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琢磨不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九十六章琢磨不透

    龙海市长郭文画坐在沙发上,想着傅山新工业园的方案。

    现在是放下一切矛盾,全力以赴的搞好工业园建设的时候,工业园不能出现什么差错。明天自己带队去新工工业园视察,一定要把这项政绩,抓在自己的手里。

    市委书记周天鸿再怎么出力,再怎么跑省城机关,他还是为市政府服务的,功劳还是我郭文画的。

    欧阳志远和县长何振南,两人开车,刚把新工业园看了一遍后,何县长先回县政府,欧阳志远自己就在工业园继续转悠,他看到一队轿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路口。从车上下来十几个日本客人。

    柳生静一!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走在中间的那人,正是山田株式会社的对华投资课的课长柳生静一。

    柳生静一旁边,紧跟着的是他的保镖队长鸠山,东洋药师山泽一郎也跟在柳生静一身旁。

    一个神情高傲的年轻人,引起了欧阳志远的注意。

    日本人天生的矮小,而且是罗圈腿,但这个日本人的身材高大威猛,身材修长,如同标枪一般的笔直,一双眼睛里透出凌厉的杀气和高傲。

    他每走一步,全身的肌肉和骨骼,配合的极好,都在同一个节奏上,没有浪费丝毫的力气。特别是他的一双手,手指修长白皙,竟然如同弹钢琴的手一般。

    他的呼吸均匀,绵长,不带重音,一听,就知道,这人练过内功,而且内功极高。

    这绝对是一位高手。

    猛然,正走着的那个高傲的日本年轻人的眼光,如同电芒一般,向欧阳志远的方向射来。

    欧阳志远神色轻松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

    这人的目光在欧阳志远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就露出了不屑和藐视的神情,然后把目光移开。

    这狗日的日本人,看不起自己。

    欧阳志远心道。

    陪同柳生静一来开发区的傅山政府官员,是副县长江宗武和经贸委主任吴成金、招商办主任马凯军。

    山田株式会社的电子和汽车装配厂的地址,按照规划,在恒丰集团的电子城右侧,距离恒丰集团有三里路。

    但这个地址,柳生静一很不满意,今天他们就是来从新选址的,他们已经下榻在清泉大酒店。

    “柳生先生,上车吧,你们想要的地址,就在前面,但道路还没有铺设好,请先上车吧。”

    副县长江宗武看着柳生静一道。

    “好的,江县长。”

    柳生静一一抬头,看到了远处的欧阳志远。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见过两次的那个年轻人,就是这个工业园的新任主任,而且还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欧阳主任。”

    柳生静一微笑着走向欧阳志远。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欧阳志远。鸠山一看到欧阳志远,神情不由得一紧,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由于龟板老是犯错误,已经被送回国了,负责保护柳生静一的任务,就落到了鸠山身上。鸠山和欧阳志远打过两次交到,他知道欧阳志远这个人很不好对付。

    那个高傲的年轻人,感到了鸠山的紧张,他的眼神,微微露出一丝惊异。鸠山的武功已经是高手,能让鸠山紧张的人,一定是一位更可怕的高手。伊贺圣雄的眼神,再次如同刀锋一般,锁定了欧阳志远。

    这位高傲的年轻高手,就是伊贺家族的年轻高手伊贺圣雄。

    他来接替龟板的位置。

    欧阳志远感觉到伊贺圣雄的目光再次向自己罩来,他没有在意,也是微笑着走向柳生静一。

    欧阳志远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策略。

    吴处长已经吩咐自己,要仔细的观察山田株式会社的一切动静。看来,自己要尝试着和这些人交朋友了。

    柳生静一走向欧阳志远的时候,副县长江宗武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脸色变幻不停。

    他想不到,欧阳志远怎么会认识堂弟江宗石,而切还把堂弟江宗石拉来到傅山投资,建设污水处理厂。

    明天堂弟江宗石就要到龙海了,连同设备和技术人员。早知道,自己先把弟弟拉过来投资。

    “你好,柳生先生。”

    欧阳志远笑着,主动伸出手。

    “欧阳主任,想不到,您这么年轻,竟然就是这个工业园的主任了,以前多多得罪,对不起了,请您原谅。”

    柳生静一说话间,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然后伸出手,和志远握在一起。

    “柳生先生,你太客气了,欢迎你来福山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道。

    “欧阳主任,我们山田株式会社的厂址,我们不是很满意,不知道,能否调换一下。”

    柳生静一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听柳生静一要调换厂址,微微一愣,所有的厂址都是按照规划来定的。定厂址的时候,要考虑到对方是什么样的产品,是否是污染大户,管道的铺设什么的,现在柳生静一要调换厂址,有点不好办。

    “柳生先生,不知道你们想要那块地?”

    欧阳志远问道。

    柳生静一道:“咱们到现场看看吧。”

    “好吧。”

    欧阳志远回答着,他又走向江宗武,伸出手道:“江县长,您好。”

    “呵呵,志远,欢迎你从南州凯旋而归,不错,你能让天都集团恢复施工,奇功一件呀,我弟弟江宗石一直在夸你。”

    江宗武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

    “呵呵,那是巧了,我救了霍天都的儿子和她的母亲,他们才答应恢复施工的。”

    欧阳志远知道,江宗武是省长江川河的侄子,也是江宗石的叔伯哥哥。

    “那也不错,说明了你的善心,得到了回报。”

    江宗武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武道:“山田株式会社怎么会突然提出来调换厂址?他们现在要的是那一块地?”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武问道。

    “他们看中了恒丰集团对过的那快地。”

    江宗武道。

    “恒丰对过的那快地,是准备留给韩国金朴电子集团的,金朴集团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厂址,他们和恒丰电子集团是合作伙伴,很多电子产品要在一起组装,所以,韩国、新加坡、恒丰的一些电子厂,都是挨在一起的,就把那块地不行。再说,山田株式会社早干嘛去了?当初选址的时候,是他们自己选得,现在竟然要改变,是不可能的。”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武道。

    “志远,如果不同意他们现在选的地址,就怕山田株式会社要撤资。”

    江宗武神情有点焦急。

    江宗武也不知道,山田株式会社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来要更换厂址,这让他也是措手不及。

    “江县长,就是我们同意,人家韩国的金朴集团能同意吗?金朴集团的投资,并不少于山田株式会社的投资,而且,金朴集团是和恒丰集团在一起的,他们这个团体投资的金额,要在一百亿之上。”

    欧阳志远道。

    “欧阳主任,你要想想办法,山田株式会社,可是我们江县长亲自拉来的投资,要是由于你的原因,让山田株式会社撤资,你吃不了兜着走。”

    江宗武身后的经贸委主任吴成金,早已对欧阳志远不满,他看到欧阳志远不同意山田株式会社交换厂址,他为了向江宗武献媚,舔江宗武的屁股眼,立刻指责威吓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心道,你个狗日的东西算个鸟?老子根本就不想理你,我和县长江宗武说话,你插什么嘴呀?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吴成金,对江宗武道:“江县长,咱们到现场看吧。”

    欧阳志远转身走向自己的越野车。

    “这个狗东西嚣张什么?不就是个小小的工业园主任吗?和老子的级别一样。”

    招商办办公室主任马凯军鄙视的道。

    吴成金道:“狗仗人势罢了,他就是何振南的一条狗而已。”

    江宗武狠狠的看了一眼两人,两人立刻闭上嘴,不再说话。

    江宗武虽然是两个人的顶头上司,但却很看不起这两个家伙,赵丰年都提拔这样的垃圾人物当自己的底班,怪不得他斗不过人家何振南。

    看看人家何振南提拔的欧阳志远,差别怎么这样大呢?赵丰年早晚要完蛋。自己以后要离赵丰年远点,免得以后连累了自己。

    欧阳志远听到了这两个王八蛋的对话,他强压住自己要冲过去暴揍这两个王八蛋的冲动。欧阳志远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他已经能够学会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他在等机会,好好的惩罚这两个狗东西一顿。

    工业园的水泥路还没有铺设好,轿车只有开在铺着碎石的土路上。

    城建局的很多职工和施工单位,还没有下班,他们在加班加点的忙着测绘、平整道路。工程建设科科长郑晓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恨不得冲向前去,把欧阳志远暴打一顿。

    自己的叔叔郑俊熙被撤职了,自己的工程建设科科长的职务,不知道还能保住吗?自己在以前,仗着叔叔郑俊熙的势力,根本不把副局长严冬临放在眼里。现在人家严冬临当了局长,自己还不完蛋了?造成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

    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车队在前面停下来,众人来到恒丰集团的厂址前。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韩月瑶的保时捷和黄友平的奔驰。

    远远望去,有恒丰集团的人在他们的厂址上忙碌着什么。

    看样子,小丫头韩月瑶,已经开始收心了。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韩建国老爷子百年之后,恒丰集团就不会再存在了,很有可能四分五裂。韩建国的四个干儿子,可都是一方霸主,如果韩建国死了,谁能镇得住他们?韩月瑶肯定不行。

    欧阳志远现在知道,韩建国把那一百亿美元的家产,交给自己是什么意思了。那就是韩建国留给韩月瑶的遗产。

    他这次去台湾,肯定充满着让人不可预测的危险。

    恒丰集团的电子城,面积很大,他们要在这里建起十几个电子厂。五六台推土机,发出强劲的轰鸣,在整理着这片土地。还有几台大型设备,在挖掘着什么。

    柳生静一看了一眼恒丰集团那边的人,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狞笑。而鸠山的双十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似乎一把抓住了怀里什么似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了过来,他们有看到柳生静一和鸠山刚才诡异的一幕。

    柳生静一把脸转过去,看着恒丰集团对过的那一大片空地,对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我们山田株式会社,希望在这片土地上,建设我们的电子厂和汽车装配厂。”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柳生先生,这块地不行,韩国的金朴集团和恒丰集团他们的电子产品要在一起组装,所以,他们的厂房,都是靠在一起的,再说,金朴集团这几天内,就要开始基建,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柳生静一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愿意出三倍的土地租金,你们的工业园不是还缺少资金吗?我们山田株式会社,愿意提供两个亿人民币的无偿赞助。”

    柳生静一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露出一丝得意。

    他知道,在中国,不论什么事情,只要用钱来开道,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中国人都缺钱,政府更缺钱。

    欧阳志远一听柳生静一愿意出三倍的土地租金,另外提供2亿的无偿赞助,他心中不由得一愣。

    为什么山田株式会社非要这块地?两个亿的无偿赞助,代价不小呀,难道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江宗武一听,山田株式会社要无偿赞助工业园两个亿,不由得吓了一跳。

    山田株式会社,为了要这一块地,竟然白送两个亿,厉害呀,不知道,欧阳志远答应吗?

    经贸委主任吴成金一听山田株式会社要无偿赞助工业园两个亿,不由得狂喜。如果这两个亿赞助成功,招商办就能获得近百万的奖金。嘿嘿,经贸委去年欠的吃饭的钱,到现在还没有还上,这些奖金可以用来还饭店的帐,剩下的,还可以做招待费用。

    招商办主任马凯军也是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柳生静一道:“柳生先生,金钱并不是万能的,有些事,用钱是办不到的,我们工业园的规划,不是可以轻易修改的,你提的条件虽然很优厚,但是,诚信第一,这块地既然是金朴集团先选的厂址,很抱歉,我们不能答应你。”

    柳生静一一听欧阳志远没有答应,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鸠山和伊贺圣雄两人对欧阳志远不禁怒目圆瞪。

    就是副县长江宗武,一听欧阳志远一口回绝了柳生静一,脸色也是变幻不停。

    “欧阳主任,你明白,山田株式会社,是江县长亲自从南州引过来的日本大型投资企业,他们的投资,将近十个亿,现在,又无偿的提供2个亿的赞助,如果你还不答应,我们将去县政府告你,告你破坏招商引资,阻碍日本企业入住工业园。”

    吴成金恶狠狠的威吓着欧阳志远。

    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大声道:“你不答应的话,我们招商办的损失更大,这可是2个亿的无偿赞助。”

    欧阳志远一听这两个王八蛋在威胁自己,不由得冷笑道:“吴成金,你是不是有点越权了?在这里,我是工业园的一把手,我说了算。如果你想说话,等你当上工业园的一把手再说,你现在给我住嘴。”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吴成金。

    吴成金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被气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柳生静一看着中方的人吵了起来,内心高兴至极,他看着欧阳志远,决心再次施加压力,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如果欧阳主任不同意,我们将不会在傅山投资了,我们走吧。”

    柳生静一说话间,走向自己的轿车。

    副县长江宗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没有说话,跟在柳生静一身后,走向自己的轿车。他知道,自己再和欧阳志远说话,欧阳志远仍旧不会同意把这块地给柳生静一。

    吴成金和孙凯军一听柳生静一果然要撤资,两人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

    如果柳生静一不投资的话,招商办可就损失惨重。

    欧阳志远看着柳生静一的背影,心里快速的运转着。

    柳生静一对韩国的金朴集团这块地,势在必得,提出白送两个亿的赞助,看来,他们非常想得到这块地,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柳生静一只是再给自己施加压力。这个日本鬼子,早干么去了?为什么不早来选地址?为什么非要这块地?真是个迷呀。

    “欧阳先生,您好。”

    东洋药师山泽一郎走过来,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你好,山泽先生。”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小泽一郎,只是没有机会说话。

    “呵呵,想不到,欧阳先生竟然是傅山县的办公室主任,还是新工业园的主任,真是幸会。”

    小泽一郎又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看着小泽一郎连续鞠躬,心里很奇怪,日本这个民族,表面上这样彬彬有礼,但骨子里为什么这么阴暗卑鄙,表面上和心里,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欧阳先生,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能下一盘棋?或者交流一下你们的中国医术。”

    小泽一郎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小泽一郎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反正现在没有时间,你们就要走了,还交流什么?”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就用话试探一下小泽一郎,看看柳生静一是真走还是假走。

    “呵呵,欧阳先生,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打交道的。”

    小泽一郎又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去,走向自己的车。

    欧阳志远一听小泽一郎这样说,不禁笑了。他知道,小泽一郎这句话,就告诉了欧阳志远,柳生静一不会走的。

    欧阳志远走向恒丰集团的工地,一眼就看到,身穿工作服,带着安全帽的韩月瑶和经理黄友平,在看着图纸,商量着什么。

    韩月瑶很投入,仿佛已经长大了一般,竟然透出一股女强人的成熟气质。

    欧阳志远心里为韩月瑶感到高兴。小丫头终于不再是那个横冲直闯的小太妹了。

    黄友平经理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放下图纸,走了过来。

    “欧阳大哥!”

    韩月瑶也看到了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道:“欧阳大哥,你怎么来了?”

    欧阳志远伸出手,刮了一下韩月瑶的小鼻子道:“呵呵,看不出来,我们的小月瑶,已经长大了,竟然能帮助爷爷在工地上看图纸了。”

    “嘻嘻,欧阳大哥,你不知道,我可是台湾最终名的建筑大学毕业的,建筑是我的特长。”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小丫头,不可能吧,你今年才十八岁?能大学毕业?”

    欧阳志远根本不相信韩月瑶说的话。

    黄友平笑着道:“不错,月瑶没有骗你,她从小就很聪明,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连跳几级,高中更是只读了一年,就考上了大学,去年就大学毕业了。”

    “怎么样?欧阳大哥,我没骗你吧?嘻嘻。”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看着笑嘻嘻的韩月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丫头,这么聪明?真还看不出来,十八岁就大学毕业。”

    欧阳志远拍了拍月瑶的小脑袋。

    黄友平看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么融洽友好亲密,心里很是惊奇。

    韩月瑶从小就是个假小子,性格火爆怪癖,在小学和中学的时候,经常把男同学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在大学里,对任何男同学,都极其的反感,如果哪个男同学向她发出约会邀请,他都会把人打的狼狈逃窜,鼻青脸肿。

    后来再也没有男同学敢和她说话,见了她都躲的远远的。

    同学们私下认为,韩月瑶可能是玻璃。就连韩建国也对自己的孙女很是头疼,她这个婆家怎么找。

    现在,黄友平看到韩月瑶和欧阳志远这样亲密,感到很奇怪。

    难道小丫头喜欢上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黄友平道:“黄经理,你们的电子厂房和大楼,是你们自己招标还是怎么办?”

    黄友平看着志远道:“韩懂还没有回来,所有的建设图纸,都在我这里,志远,如果你有时间,你给找一个信誉好的建筑集团,开始基建吧。”

    “呵呵,黄经理,给你们建设崮山群峰的金鑫集团,可以给你们建设工厂和大楼呀。”

    欧阳志远道。

    “金鑫集团,现在有七八个工地,我怕他们忙不过来。”

    黄友平道。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明天江宗石就要来了,如果沈朝龙忙不过来,可以让江宗石接手恒丰集团的厂房和大楼的建设。

    “黄经理,你们的工程,交给我了,我明天就给你个准信。”

    欧阳志远道。

    “月瑶,晚上不要乱跑,我有事,先走了。”

    欧阳志远道。

    “欧阳大哥,晚上你请我吃饭吧,好不好。”

    韩月瑶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

    “月瑶,晚上我回龙海有事,明天吧。”

    欧阳志远道。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要回龙海,立刻撅着嘴道:“好吧,明天你别忘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沈朝龙他们也快来了。他开着车直奔县政府。

    越野车刚开出工业园,欧阳志远就看到黄晓丽站在自己的桑塔纳前,抱着一帆,在看着自己,眼睛里的柔情和炽热,让欧阳志远的心很暖。

    “晓丽、一帆!”

    欧阳志远轻声喊道。

    一帆从妈妈的怀里下来,张开小手,跑向欧阳志远。

    “爸爸……爸爸……爸爸!”

    一帆喊着爸爸,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一帆!”

    欧阳志远一下子把一帆抱在怀里,伸出嘴,狠狠的亲着一帆的小脸蛋。

    一帆的两只小手,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舍不得松开。她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爸爸,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我做梦梦到你好几次了,爸爸,你不要一帆和妈妈了吗?”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

    “一帆,爸爸也想你,爸爸出了一趟远门,爸爸怎么会不要一帆和妈妈呢?一帆是爸爸的乖女儿,爸爸也想一帆。”

    “那你以后不要离开一帆这么长的时间,好吗?爸爸。”

    一帆伸出手,捧着欧阳志远的脸道。

    “好的,爸爸一定不会离开一帆这么长的时间。”

    “拉钩。”

    一帆伸出小手指头,勾住了欧阳志远的粗手指头。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帆稚嫩的声音,在欧阳志远的耳边响起。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走到黄晓丽面前,看着憔悴的黄晓丽,轻声道:“什么时间回来的?你瘦了。”

    欧阳志远的这句你瘦了,让黄晓丽的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旋转着。

    但她强忍住没有流下来,还是笑着道:“刚回来,听说你在这儿,一帆吵着要爸爸,我就在这儿等你。”

    欧阳志远知道,不光是一帆想自己,黄晓丽同样想自己。

    “走吧,回家吧。”

    欧阳志远轻声道。

    两人开着车,欧阳志远在路口的集市上,买了很多的菜,来到了黄晓丽的家。

    一帆黏着欧阳志远,爸爸、爸爸叫的欧阳志远心酸不已。

    欧阳志远快速的做了两个菜,用豆浆机,打了三碗豆浆。

    “晓丽,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一会我要回县政府,何县长在县政府等我,晚上我们回龙海,去拜访市委周书记。”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

    “喝了豆浆再走吧。”

    黄晓丽给欧阳志远盛了一碗豆浆,端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两人的手指轻轻的接触了一下,黄晓丽脸色一红,内心怦怦直跳,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黄晓丽急促的呼吸,轻声道:“晓丽,吃饭吧。”

    “爸爸……爸爸……好爸爸,我的好爸爸,今天上班,你辛苦了,我给爸爸搬张板凳,请你坐下吧,我的好爸爸。”

    一帆唱着修改了的儿歌,给爸爸搬了一个小板凳,放在欧阳志远的身边。

    “谢谢一帆。”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一帆的小脸蛋。

    “爸爸,你炒的菜真好吃,豆浆也好喝。”

    一帆坐在另一张小板凳上,笑嘻嘻的看着爸爸。

    “谢谢一帆的夸奖,以后,爸爸经常给你做饭,可以吗?”

    欧阳志远扭了扭一帆漂亮的小鼻子。

    “谢谢爸爸,可以的。”

    一帆笑嘻嘻的喝着豆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两人默默的吃着。

    当欧阳志远吃完饭后,看着一帆道:“一帆,爸爸晚上还要上班,一帆已经长大了,好好的在家陪着妈妈好吗?”

    “爸爸,晚上还加班?我和妈妈送你下楼吧。”

    一帆搂住志远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脸。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黄晓丽,黄晓丽抱着一帆,送欧阳志远下楼。

    “爸爸,再见。”

    一帆在妈妈的怀里,冲着爸爸挥着小手。

    “一帆再见。”

    黄晓丽站在楼前,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消失在黑暗中,叹息了一声。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来到县政府大楼前,很多办公室都亮着灯,就是何振南的办公室,也亮着灯。

    看这样子,何县长和很多人都在等着沈朝龙和杨凯旋他们。

    欧阳志远拎着一箱子玉春露,刚走下车,就看到,沈朝龙的车和杨凯旋的车被门卫拦住。

    “让他们进来!”

    欧阳志远冲着门卫大声道。

    门卫一看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发话了,他们连忙放行。

    沈朝龙和杨凯旋两人走下车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还好,紧赶慢赶,两个小时赶来了,志远,没让你久等吧。”

    “呵呵,你们很准时,上楼吧,看样子都没下班,在等着你们签合同。”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人道。

    “志远,我们两个集团的设备,已经开始运送了,还有水泥、沙子、石子、钢筋,我们保证明天上午开工,两天之内完成任务。”

    杨凯旋微笑着道。

    “好呀,你们铺完路后,我给你们联系几家投资的厂家,他们的办公大楼和厂房,都要动工,到时候,你们要组织好人力和设备,全力以赴的进入新工业园的建设之中去。”

    欧阳志远道。

    沈朝龙和杨凯旋一听,两人的内心都狂喜。两个人在龙海,都有竣工的项目,正好下来几个分公司的人,这下,可以把他们拉过来。

    “志远,谢谢你。”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道。

    “谢什么呀,我们是兄弟,再说了,你们的建筑质量和信誉都摆在那里,沈大哥,你明天有时间去找恒丰集团经理黄友平,我把恒丰集团的办公楼和电子厂的建设,就交给你们金鑫集团了,图纸在他们那里,具体的合约,你们自己谈。”

    欧阳志远道。

    沈朝龙一听,心里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感谢欧阳志远才好。恒丰集团的电子城投资,有二十多个亿,办公大楼和厂房的建设,也要有几个亿,自己刚下来的几个建筑公司,都可以开到新工业城。

    崮山群峰的开发,再加上新工业园的建设,可以让自己的金鑫集团,在很短的时间内,腾飞起来。

    沈朝龙一把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

    欧阳志远又看着杨凯旋道:“凯旋,你明天道天信药业集团去找总经理王福齐,我把天信药业的新厂房和办公大楼,交给你了。”

    杨凯旋一听,欧阳志远把天信药业的新厂房和办公楼交给自己,杨凯旋很是感动。

    三个人刚来到二楼,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就迎了过来。

    “欧阳主任,何县长、戴副县长在小会议室等你们。”

    王青峰道。

    “走,到三楼的小会议室。”

    欧阳志远带着两人,走进了三楼的会议室。会议室们,何县长、副县长戴立新和有关官员,都在那里等待。

    欧阳志远三个人一走进会议室,所有的人,都拍着手掌欢迎起来。

    欧阳志远连忙互相介绍,现场的气氛很是热烈。

    何县长握着沈朝龙和杨凯旋的手道:“沈懂、扬懂,新工业园的混凝土工程,就拜托给你们了。”

    接下来,双双把合同仔细的看着,然后有交流了一会,把合同微微的修改了几项,双双签了字。

    工作人员端来了高脚杯盛着的玉春露,走了进来。

    顿时,股股沁人心肺的淡雅酒香,充满着整个房间。所有的人精神一震,好酒呀。

    沈朝龙和杨凯旋端起了酒杯,和欧阳志远、何县长、副县长戴立新干杯,庆贺签约成功。

    签字结束后,沈朝龙和杨凯旋下榻彤辉大酒店,其余的工作人员下班。

    欧阳志远看着忙碌着的王青峰,微笑着道:“青峰,你不要收拾了,跟我和何县长,到龙海去拜访市委书记周书记。”

    正在收拾文件的王青峰,猛然听到欧阳主任让自己陪同何县长,到龙海去拜访市委书记周书记,顿时一愣,紧接着,那种狂喜,立刻充满着自己的心头。

    王青峰感激的看着欧阳志远,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眼里充满着感激的神情。

    自己本来就是个没有出头之日的小科员,背后没有任何背景,混吃等死,升官无望。是欧阳主任把自己提拔起来,当上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现在,欧阳主任要带着自己去拜见市委周书记,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呀,自己这种低级别的的小主人,想要见到市委书记周天鸿,根本不可能。

    自己现在和何县长、欧阳主任去见周书记回报工作,周书记一定会记住自己的,自己就有机会得到注意和提拔。

    “青峰,别紧张,到时候,你向周书记回报新工业园建设思路的时候,就把我给你说的思路,仔细的回报就行了。”

    青峰的眼睛有点湿润。

    “欧阳主任,谢谢您。”

    王青峰没有在欧阳志远面前表示什么决心,只是说着谢谢。有些话,不要用嘴说出来,记在心里就行了,说出来,就显得苍白无力。

    虽然王青峰没有表示什么,但他早已下定了决心,这辈子,跟定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王青峰和何县长,开了两辆车,直奔龙海。

    王青峰坐在欧阳志远的越野车里,一路上,欧阳志远把新工业园的建设思路,又一次的给王青峰说了一遍,两人还谈论了傅山县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结果,王青峰的很多思路,都和欧阳志远不谋而合,这让两人都很兴奋。

    九点钟的时候,三个人来到了龙海市委宿舍大院,保卫人员再仔细的检查完三人的证件后,放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