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激烈冲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九十四章冲突

    欧阳志远怀疑赵宗亿的天源集团参加了新工业园的基建项目。

    新工业园的手续已经下来了两天了,基建的工作,可能开始了,那辆出了车祸的运输水泥混凝土的罐车去的方向,就是新开发区。

    那辆罐车的水泥混凝土的比例,肯定不合格。

    嘿嘿,赵丰年呀赵丰年,一个一个的圈套,都和你有关,我虽然抓不住你的证据,我要看看你的儿子赵宗亿的天源公司,有什么猫腻?老工业园的建设中,你们父子联合在一起,肯定捞到不少好处。

    “欧阳大哥,咱这是到哪里去?”

    韩月瑶喊着志远道。

    “嘿嘿,咱们去一个地方后,我再送你回彤辉大酒店。”

    欧阳志远笑着道。

    赵宗亿的天源建筑集团,就在傅山县郊区,他们专门配制水泥混凝土的工厂,就在集团公司的左方。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水泥混凝土厂门前的时候,就看到,几辆大货车正在向里运送几台新型的水泥搅拌机。

    好家伙,十几台水泥搅拌机,全是崭新的设备,看样子,赵宗亿要在新工业园的建设中,要狠狠的挣上一笔了。

    嘿嘿,老子是新工业园的主任,没有老子点头,你狗日的赵宗亿,别想承包工程,想挣钱?没门!

    欧阳志远看着大门外五六个保安在站岗,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怎么进去?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两眼看着这个混凝土工厂,轻声道:“欧阳大哥?你想进去?”

    欧阳志远道:“是想进去,在想理由。”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跟上第三辆大货车,保证你能进去。”

    欧阳志远一愣,随即笑了。他一加油门,越野车直接跟在第三辆大货车后面,开进了水泥混凝土的大门。

    那几个保安,看了一眼越野车,眼里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我靠,看看人家搅拌机厂家的越野车,进口越野,真有钱,要一百多万吧。”

    那个保安羡慕的看着越野车。

    “嘿嘿,那个红头发的小妞,真够野的,小耳朵上,竟然带着十几个小耳环,老子要是能找到这样的媳妇,睡上一觉,死了也心甘。”

    另一个保安,一脸的淫和荡看着越野车的背影。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进了厂子之内,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好几台混凝土搅拌机,在高速的旋转着,几十号的工人在挥汗如雨的向搅拌机里添加石子沙子和水泥。

    欧阳志远停下车,并没有下车,而是仔细的观察者那些工人向搅拌机里添加沙子水泥石子的比例。

    欧阳志远看了一会,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几个工人在用铁锤敲打很多已经结块的失效水泥,然后铲到搅拌机旁。

    他们竟然在使用失效了的水泥。

    天源集团的混凝土配比根本达不到要求,那些工人们加了很多石子、沙子后,才加一袋水泥,然后又加了一些失效了的水泥。

    欧阳志远把这些的证据全都拍摄下来。

    这时候,一辆装满混凝土的罐车,开出了工厂大门。

    欧阳志远立刻跟在后面。

    果然不假,这辆车的方向,正是新工业园的方向。

    赵宗亿呀赵宗亿,这次,我绝不放过你。

    不过,按照规定,新工业园的基建,应该公开招标吧,难道是天源集团中标了?

    不一会,傅山县新工业园就到了。

    一个巨大的金属牌子,已经竖立起来。工地上,十几辆大型的推土机,在整理工地现场。

    新工业园的基建,果然开始了。

    主干道的水泥混凝土路,已经铺了很多,又宽又直。

    欧阳志远看着那辆混凝土罐车,顺着一条土路,开向前面的工地。工地上,很多工人在那里铺设着水泥路。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慢慢的走向那个工地。

    城建局质量监察科副科长孙奇军,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的太阳伞下,翘着二郎腿,喝着茶,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盯着一位漂亮女工硕大的胸部,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手里的茶水,泼到了自己的身上,还不知道。

    天源集团铺路队工头王西山看到了孙奇军流着口水的样子,嘿嘿的笑道:“孙科长,听说镜花缘夜总会来了几个温州妹子,姿色好人活络,咱们晚上去乐呵乐呵如何?”

    孙奇军眼睛一亮,看了一眼王西山笑道:“你这家伙,就会出馊主意。”

    “嘿嘿,孙科长,我们这哪是馊主意呀,我看你已经劳累了一天了,就是想请你吃个饭,放送放松。我是一片诚意呀!”

    王西山媚笑着递给孙奇军一颗烟,并给他点着。

    孙奇军看着那辆正在卸混凝土的罐车道:“你们的质检员怎么没在场?水泥混凝土每辆车都要检验的,王西山,你可不能儿戏,这条路可是工业园的主干道,要过重车的,要是出现了质量问题,我拿你试问。”

    按照铺筑钢筋水泥混凝土路的规定,每辆罐车的混凝土的质量,都要检查的。但今天,孙奇军根本没看到质检员在场。

    “您放心,孙科长,你还信不过我们天源集团吗?我们董事长可是常务副县长赵县长的儿子,您还不放心吗?”

    王西山笑着道。

    孙奇军心道,不用你狗日的提醒,老子不知道你们董事长赵宗亿就是常务副县长赵县长的儿子?你狗日的是拿赵县长压我。

    孙奇军心里这样想,他可不敢说出来。

    城建局的局长郑俊熙都是赵副县长的人,自己算老几?赵宗亿一个眼神,就可以让自己完蛋。

    但有些事,自己还要提醒一下江西山,有些事情,表面上还是要做的,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自己可是城建局监察科的副科长,要是这条路出了问题,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铺筑路的钢筋是用的直径几毫米的?一定不能低于十九毫米的。”

    孙奇军看着王西山道。

    “呵呵,孙科长,你放心,我们严格按照图纸的设计来施工的。”

    王西山道。

    “那就好。”

    孙奇军喝了一口茶道。

    欧阳志远看着刚刚铺好的水泥路,脸色变得很难看。

    从路两旁露出的钢筋,竟然全是十毫米的钢筋,这不符合钢筋水泥路的铺筑要求。路面上的表层,也就加了一层水泥膜,下面的水泥混凝土全是不合格的配比。这种路,能用几年?一年就怕撑不到。

    “喂,你是谁?干什么的?”

    一位小工头看到了欧阳志远在看水泥路,顿时警惕的走过来。

    这人一咋呼,五六个正在不远处喝茶的、维护工地治安的小痞子,走了过来。

    赵宗亿为了工地的安全,他养了很多的小痞子,来给他看护工地,抢夺房地产建设的市场。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工头道:“你们是天源集团的人?这条路是你们铺筑的?”

    那个小工头看着欧阳志远,疑惑的道:“你是谁?你问这个事干吗?”

    “嘿嘿,你看看你们铺设的主干道,有水泥吗?配比的比例根本不合格,还有这细细的钢筋,你们竟然用十毫米的钢筋铺路,难道你们不看图纸?这条路水泥钢筋混凝土的质量级别,应该是c20,我敢肯定,你们连c15都达不到。”

    钢筋水泥混凝土的质量标准,是按照c10到c35区分的。

    那个小工头一听欧阳志远的话,顿时吓了一跳。

    这人是谁呀?竟然一眼看出来这些问题,得赶快把他撵走,不能让他在这里乱说。

    这个小工头脸色一冷,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不要在这里找死,快滚吧。”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狗东西,竟然这样嚣张?张嘴就骂自己,欧阳志远脸色一沉,看着小工头道:“找死的不是我,是你们吧?新工业园可是市里的重点工程,你们这样偷工减料,难道不怕被抓住?”

    还没等工头说话,几个小痞子,手里拎着橡皮棍冲了过来。

    一个小痞子头,恶狠狠的骂道:“妈个逼,快滚,否则砍死你个王八……。”

    还没等他骂完,走过来的韩月瑶,一掌打在他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爆响,那家伙被韩月瑶打的转了一个圈。

    这是一个极其凶残小痞子头目,平时靠着给赵宗亿卖命看场子,无人敢惹,现在竟然让一个红毛丫头,打了一巴掌,顿时暴跳如雷,恶狠狠地道:“抓住这个臭婊女子,每人**十遍。”

    几个小痞子一看自己的小头目被一个小丫头打了一巴掌,顿时人狠狠的冲了过来。

    “嘻嘻,欧阳大哥,你不要动手,免得那些贪官又找你的毛病,这几个坏蛋,我对付的了。

    惟恐天下不乱的韩月瑶,笑嘻嘻的大叫着,兴奋的冲向那几个小痞子。

    “乒!乓!”

    一阵爆响,小丫头的战斗力,也是非常的强悍,几个小痞子全部被韩月瑶打的东倒西歪,鼻青脸肿。

    “呵呵,太不禁打了,简直是饭桶。”

    韩月瑶兴奋的大叫着。

    欧阳志远冲着韩月瑶竖起了大拇指道:“用了一分钟,厉害。”

    这边一动手,就惊动了城建局监察科的副科长王奇军和铺筑队的队长王西山。

    王西山的眼睛猛然变得阴毒起来,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狗日的是谁?竟然敢到天原集团的工地来撒野?真是不知死活。

    王西山快步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竟然敢到天源集团的工地来捣乱,打伤我的人,你想找死不成?”

    欧阳志远看着王西山,看样子,他是一个小头目,冷冷的道:“不要问我是谁,让赵宗亿来见我。”

    “我呸!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玩意?竟然想见我们的董事长?你脑子进水了?”

    那个小头目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韩月瑶一听对方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嘿嘿的冷笑道:“你们嘴里再不干净,别怪老娘暴揍你们!”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的话,差一点晕过去。小丫头越来越彪悍了。

    王西山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不善,竟然敢让赵宗亿来见他?这个小白脸难道是记者?不会的,就是记者,也不会这样嚣张的,这家伙也就二十多岁,难道是那个当官的?嘿嘿,这么小的年纪,能当什么毛官?

    欧阳志远看着王西山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这里的负责人?

    王西山看着这个年轻人身上透着一种让自己心悸的官威,他心里一惊道:“我叫王西山,是这里的筑路队的队长。”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是筑路队的队长,就知道找对人了。

    “王西山,你们天源公司可真大胆,竟然偷工减料,主干道钢筋水泥路的主筋应该最低是十九毫米的钢筋,你们竟然敢用十毫米的,你看看你们用的混凝土,有水泥吗?我命令你们立刻停工,接受处理。”

    欧阳志远大声道。

    王西山心里一惊,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小痞子的头目,这个狗日的怎么没看好工地?让这个小白脸闯了进来?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路?难道他不知道,天源公司的背后,就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嘿嘿,后面有赵县长顶着,老子怕谁?过去有很多想找毛病的人,全部被董事长找人摆平了,打的腿断胳膊折,嘿嘿,这小子竟然让我们立刻停工,真是脑子进水了。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就要狠狠地打,打的他不敢说话不能说话为止。这个世界上,只有拳头才能解决一切。

    这时候,又有十几个小痞子跑了过来。

    王西山一看自己这边来人了,他的口气立刻强硬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是严格按照图纸施工的,我让你立刻滚,否则,我不客气了,这里的人,脾气都不好。”

    这小子在威胁欧阳志远。

    那个被韩月瑶打了一巴掌的小痞子,早已不耐烦了,他一看自己的人来了,立刻咆哮着道:“打死这两个狗娘养的。”

    十几个小痞子,手持钢管和木棍,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王西山看着这下小痞子冲向欧阳志远,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年轻人,这就是多管闲事的后果。”

    欧阳志远不想和这些小痞子动手,可是人家冲过来了,自己不动手们肯定会吃亏。

    射人先射马,擒人先擒人。

    欧阳志远向着这些小痞子,直接的冲了过去。一脚就踹在了这个小痞子头目的肚子上。只疼得这个小痞子一声惨叫。

    “嘭!啊!”

    小痞子头目直接飞出五六米开外。

    欧阳志远如同虎趟羊群一般,拳打脚踢,左右开弓。

    王西山看着这个小白脸这样能打,不由得大吃一惊,立刻把施工小头目叫来,趴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小头目立刻跑到那些施工的工人面前大声道:“兄弟们,有人阻碍我们施工,这人想把我们好不容易承包下来的工地夺走,这个工地一被夺走,咱们就没有活干了,都没有饭吃了,你们看,他们正在打我们的人,我们怎么办?”

    这个王八蛋还真会鼓动人心。

    这些不明真相的工人们,一听有人来抢工地,又看到欧阳志远在打人,顿时都愤怒了,一百多口子人,立刻拿着手里的工具,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这人竟然敢来抢我们的工地,打死他!”

    “他还打伤了我们的人,绝不能放过这个人,刚他滚蛋。”

    “打死这狗日的,老子好不容易找了个工作,可不能丢了。”

    每个人都恶狠狠地冲了过来。

    那边欧阳志远转眼间,就把十几个小痞子放倒在地,猛然看到,黑压压的一百多名施工的工人,手里挥舞着铁锨木棍,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顿时苦笑不已,这些不明真相的工人和小痞子们不一样,欧阳志远胆子再大,也不敢殴打这些工人。就是现在,自己亮出新工业园主任的身份,也不能彻底的解决天源集团的问题。

    他一拉韩月瑶,低声道:“走吧,快跑。”

    欧阳志远拉着韩月瑶冲向自己的越野车,立刻发动车子,冲了出去。

    王西山看着逃走的欧阳志远,他嘿嘿的冷笑着,拨通了赵宗亿的电话。

    赵宗亿正在自己的天源集团办公室里,得意的喝着茶。

    自己通过父亲的关系,走通了市长郭文画这条路,承包了新工业园所有的混凝土路的工程。呵呵,六千万的项目呀,这次赚大了。

    虽然为了承包这项工程,自己花了一百万,嘿嘿,一百万能换来几千万的工程,还是很划算的。

    六千万的工程,老子最低能赚两千万,嘿嘿,这个生意坐的不错。

    副县长戴立新开始不同意,嘿嘿,当30万的支票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个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副县长,眼睛都红了。

    没有人和钱过不去,戴立新在没收钱之前,是那样的慷慨陈词,廉洁奉公,我呸!30万支票就轻松的击倒他的意志。

    六千万的的钢筋水泥路只是个开头,近百家的投资企业的厂房和办公楼房,接下来都要招标,哈哈,几百亿的建设项目,自己可以轻松搞到几十亿的项目,老子有的是钱,一定要用钱,把这些道貌岸然的官员们俘虏喂饱。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赵宗亿一看,是筑路队王西山的电话。

    赵宗亿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王西山的电话。

    “赵懂,我向您报告一个情况。”

    王西山不敢瞒报刚才发生的事,他把具体的情况,向赵宗亿仔细的汇报了一遍。

    赵宗亿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到自己的工地去找碴?还打了自己的人?竟然叫自己去见他,真是岂有此理。

    “说说那人的模样?”

    赵宗亿沉声道。

    王西山道:“那人是个小白脸,长的很英俊高大,开着一辆越野帕杰罗。”

    小白脸?开着一辆越野车帕杰罗?那是谁?

    赵宗亿的脑海里,快速的搜索着自己知道的人物。

    猛然,赵宗亿的脸色一变,失声道:“欧阳志远!”

    县政府的官员里,只有欧阳志远是个小白脸,而且还开着一辆帕杰罗越野。

    欧阳志远从南州回来了?这个狗日的,来到就找老子的茬。

    不好,要是欧阳志远发现了自己偷工减料,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

    赵宗亿立刻吩咐王西山道:“立刻恢复水泥沙子石子的配比,钢筋改用20毫米的,铺设双层钢筋网,按照图纸施工。”

    王西山一听赵宗亿这样说,立刻明白了,刚才来的那个小白脸,绝对不好惹,就连赵宗亿都改变了计划。

    那人是谁?这么牛逼?赵宗亿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竟然害怕这个小白脸?

    城建局的孙奇军走了过来,看着王西山道:“刚才那人是谁?这么厉害?一个人竟然能打倒这么多的人?”

    王西山眼珠子一转道:“这个人是想和我们争工地的一个家伙,被我们打跑了。”

    孙奇军经常见到两个公司争工地的事件,而且大打出手,他见的太多了,他都见怪不怪了。

    王西山可不敢说,刚才那个小白脸,就是连赵宗亿都害怕这个人。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你跑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你,竟然逃跑,嘻嘻,这不是你的性格吧?”

    欧阳志远苦笑道:“那些人,都是不明真相的工人,我又不能和他们打斗,我只有退让了,月瑶,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彤辉大酒店,你不能成天想着玩,你要帮助黄友平经理开始对恒丰电子城的基建,做好准备。”

    现在,只要新工业园的水泥路铺设好,各个投资的企业,就可以开始基建了。

    “好的,欧阳大哥,我一会就去找黄经理。”

    韩月瑶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她逐渐的收起了玩心,有点成熟起来。

    欧阳志远把韩月瑶送回彤辉大酒店,开车直奔县政府办公大楼。

    文王峪大桥的恢复施工,让县长何振南终于从危机中走了出来,这让何振南终于放心了,县政府前期的工作,没有白做。文王峪大桥只要一通车,崮山镇的所有投资,都不在受到雨季的影响。崮山镇再也不会被洪水围困三个月了。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的功劳。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福星。昨天山南新闻里的欧阳志远,更是引起了整个龙海市的强烈震动。在一亿美元的诱惑下,欧阳志远竟然不为所动,拒绝了先抢救那个美国人的要求,继续抢救那个小男孩。

    这个镜头让全龙海市的人民,都感到自豪。

    整个龙海市的人们,甚至整个山南省的人们,都在谈论这件事,进而引起了大讨论,如果是你,你能做到拒绝这一亿美元吗?

    何振南看着新工业园的规划图,心潮起伏,他知道,自己仕途关键的时期到了。如果新工业园在半年内,顺利投产,并经过验收,而傅山县再成功进入全国20强的绿色有机旅游大县的名额,自己就有可能直接晋升为龙海市的副市长。

    只要进入仕途的人,没有人说,自己不想升迁。

    这几天,何振南绞尽了脑汁,一直在考虑,怎样在半年内建好新工业园的办法。

    志远今天就应该回来了,到现在怎么还没有回来?

    何振南抬起头,看了一眼县政府大门,一辆帕杰罗正从外面开了进来。

    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何振南拨通了秘书高小敏的电话,让欧阳志远来自己的办公室。

    高小敏一听欧阳志远回来了,她连忙走出办公室。

    高小敏这几天,心情非常的好,欧阳志远送给自己的美容养颜膏,效果非常的好,自己的皮肤变得更见细腻白皙,用它洗过澡后,全身都感到极其的清爽,非常的舒服,身上的皮肤,更加细腻洁白,如同白玉一般。

    这家伙,昨天还上了电视新闻,真是个男人呀。

    在美国人面前,表现的那种不为金钱所动的凌然气质,让高小敏在看电视的时候,高声叫好。

    欧阳志远刚走到楼梯拐弯处,就看到高小敏在微笑着看着自己。

    “高小敏,你越来越漂亮了,呵呵,不错,我都认不出来你了,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电影明星呢。”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主任,你的小嘴越来越甜了,谢谢你的化妆品,何县长让你到他的办公室去。”

    高小敏听到欧阳志远在夸自己,心里非常的高兴。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让他到办公室里一趟,苦笑道:“我刚来到,还没来得极休息,真是命苦呀。”

    高小敏一听欧阳志远诉苦,笑着道:“你知道,每天想要见何县长的县政府官员和乡镇的官员有多少?欧阳主任,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是劳碌的命,刚从南洲回来,还没有休息呀。”

    说话间,欧阳志远来到了何振南的办公室。欧阳志远自己敲门后,就进去了。

    “呵呵,志远,辛苦你了,快坐下,喝口水。”

    何振南一看欧阳志远走进来,连忙站起来,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高小敏看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县长亲自给自己的秘书倒水,并递到秘书手里,这……这……。

    欧阳志远接过何振南递过来的水,一气喝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道:“何县长,累死我了。”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有点憔悴的脸,轻声道:“志远,辛苦了。”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南洲之行,仔细的向县长何振南汇报了一遍。当然,自己加入国安的是不能说。

    来回路上的惊险程度,就是何振南也听的惊心动魄。

    “志远,下子再去南洲,一定要坐飞机去,千万不能再开车去了。”

    何振南道。

    “呵呵,打死我也不开车去了。”

    欧阳志远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茶,何振南又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

    “志远,你看咱们的新工业园,怎么能在半年内建成,投入使用。”

    何振南问道。

    欧阳志远道:“第一,要把新工业园的办公室,移到新工业园,现场办公,你把王青峰调给我,让他当新工业园的办公室副主任。”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根本忙不过来,王青峰的办事能力,欧阳志远心中有数。

    “可以,但他的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继续兼任。”

    何振南道。

    “对了,省委萧书记给我说了,要把老工业园和新工业园合在一起,很好的利用起来,统一归新工业园管理,指导文件就要下来了。”

    欧阳志远道。

    何振南一听老工业园要和新工业园合并,立刻想到,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还兼任老工业园的主任,老工业园一撤,杨尚朋的老工业园主任,就没有了。

    欧阳志远现在可是省书记萧远山的女婿,这个身份,几乎没有人敢轻易的招惹欧阳志远了。

    “这个主意不错,老工业园和新工业园挨在一起,可以利用起来。”

    何振南道。

    “第二,就是要把新工业园的所有权力,包括基建、以后各种项目的招标,城建局要服从新工业园的调度。”

    欧阳志远知道,天原集团铺筑的新工业园主路,进行偷工减料,这和城建局的监察不力有直接的关系。

    “为什么要让城建局归新工业园的调度?”

    城建局的级别要高于新工业园的级别。

    “因为,我不相信城建局,我更不相信城建局局长郑俊熙,他的儿子郑晓波的佳佳超市,就是违章建筑,我还没有精力去找他理论这件事,我先给你看一段视频。”

    欧阳志远把签字笔里的内存卡,插进何振南办公室里的电脑上。

    不一会,电脑上,先出现了天源集团的牌子,紧接着,画面一闪,很多工人在配制混凝土的画面。

    画面上,混凝土的配制,竟然极其的随意,而且还向里面掺着失效的水泥。何振南看着这个画面,脸色很难看。

    当画面转到新铺好的水泥路上的时候,几个特写镜头,更让何振南大吃一惊。

    新铺好的水泥路,质地酥松,水泥很少,露出来的钢筋,竟然只有十毫米。

    接下来的镜头,就是工地上的小痞子,在围攻欧阳志远。

    何振南看完画面,脸色顿时气的铁青。

    天原集团竟然敢偷工减料,这可是新工业园的第一条主干道。

    “这条水泥路铺设成这样,和城建局的监管力度不到位,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城建局那些人,我根本不相信。所有的工程,我们都要亲自招标,工程的质量,我们自己安排人监督,这样,才能确保半年内,让新工业园真正的快速建立起来,而且不会出现任何的质量事故。”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们没有这么多的人手。”

    何振南道。

    “可以上网,公开对外招聘质量监督人员,条件就是建筑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的人优先。同时,在网上,公布所有建设的项目,进行招标有实力的建筑集团,同时施工,但让他们垫资,我们也把自己的资金公开出来,好让这些建筑公司,放心施工,要和他们签订质量合同,只有能通过质量验收合格的情况下,才能拿到资金,这样,质量就有了保证。”

    欧阳志远把自己这几天考虑的办法,向何振南自习的汇报了一遍。

    何振南一听,呵呵笑道:“不错,这是个很好的办法,志远,你晚上把这些要详细的办法,做个计划,就按照这个方法执行。”

    何振南说完,把视频复制下来,立刻拨通了城建局长郑俊熙的电话,让他立刻到办公室来,并让高小敏去请副县长戴立新。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新工业园的水泥路,怎么会让天原集团承包的?按照规定,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要公平公正的招标吗?”

    何振南苦笑着道:“赵丰年通过市长郭文画,取得了新工业园的一些基建项目,想不到,天原集团立刻就偷工减料,志远,晚上咱们回龙海,把你的设想仔细的向市委书记周书记回报,取得周书记的支持,对了,你把王青峰带上,明白吗?”

    欧阳志远一听,就明白了何振南的意思。

    自己这一方只要取得周书记的支持,他们何惧市长郭文画,带上王青峰,何振南就是让欧阳志远在培养自己的班底。

    按照级别,王青峰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市委书记周天鸿。

    不光欧阳志远欣赏王青峰,而且何振南同样欣赏这个年轻人。王青峰话语不多,文质彬彬,但思维周密敏捷,处事老练,滴水不漏,任何事情交给他办,都能很好的完成,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心地光明磊落正直,能知恩图报。

    任何人都喜欢这种人做自己的的下属。

    欧阳志远估计,王青峰只要有人提拔,他的仕途,绝对能走的很远,并不比自己差。自己可是一身的毛病。

    正巧,周书记治疗偏头痛的最后几副药,欧阳志远已经给配好了。

    这时候,满头大汗的郑俊熙,一路小跑,来到何振南的办公室外。

    何县长找自己有什么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郑俊熙敲敲门。

    “请进。”

    高小敏大声道。

    郑俊熙走进来,看着高小敏,小声道:“高秘书。”

    “郑局长来了,我给您通报一声。”

    高小敏说着话,敲了敲和县长的办公室,小声道:“何县长,郑局长到了。”

    “让他进来。”

    何振南大声道。

    高小敏看着郑俊熙道:“何县长让您进去。”

    郑俊熙敲敲门,心里怦怦直跳,走进何县长的办公室。

    他看到何县长正在看一份文件,沙发的另一端,竟然是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在喝茶。

    “何县长,我来了。”

    何振南冷冷的看了一眼郑俊熙,把电脑的显示器对准郑俊熙,冷冷的道:“我给你看一段视频。”

    郑俊熙一听,心道,给我看什么视频。

    视频上竟然是天源集团公司的混凝土配制厂。郑俊熙的心脏一收缩,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头升起。

    天原集团董事长赵宗亿是干什么的,他很清楚。

    新工业园里面的所有水泥路面,都被天原集团承包了,难道赵宗亿的混凝土出事了?

    他不会偷工减料,被发现了吧?

    当他看到下面的镜头时,冷汗顺着额角哗哗流下来。

    赵宗亿果然在偷工减料,而且换掺失效的水泥。当他看到新铺筑的钢筋混凝土路面,水泥很少,而钢筋只有十毫米的时候,他几乎晕了过去。

    赵宗亿你个王八蛋,这下让你害惨了。

    “郑俊熙,你立刻调两台钩机,带着破碎冲击锤,在新工业园新铺设的水泥路上等候,把你城建局所有的官员都带上,谁缺席,立刻开除。”

    何振南两眼死死地盯住郑俊熙道。

    欧阳志远知道,何振南要出手了,他要立威,他要发飙。

    郑俊熙吓得腿肚子都在颤抖,哆嗦着嘴道:“是,何县长。”

    说话间,郑俊熙踉跄着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