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梦境和现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九十二章梦境和现实

    阴森森的佛兰克,长的如同棕熊,高大魁梧,一个硕大而凶恶的鹰钩鼻子,长在脸的中部,却长了一双小眼睛,阴森森的冒着蓝光。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蛮横狡诈。

    身后五六名如同野人一般的壮汉,两眼透出精光,杀气腾腾,一看就是搏击高手。

    佛兰克带着保镖,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和辱骂自己、向自己泼茶水仍香蕉皮的红头发的女孩子,在悠闲自在的喝酒。佛兰克恶狠狠地一指欧阳志远道:“给我狠狠地打那个中国人。

    前面发生堵车,已经有十几里路,据说在抢修,一时半会的过不去,弗兰克被韩月瑶差一点气死,他立刻带着保镖赶了过来,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中国人。

    另外一桌子的几个司机,一看五六个美国人冲了过来,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知道,这些美国人,肯定不怀好意,几个人立刻拎起板凳椅子,站了起来。其中一位黑脸大汉,长大更是高大魁梧,身材竟然有一米八五,比欧阳志远还要高大魁梧,身材和那几个美国保镖几乎差不多。

    这位大汉叫周铁山,是这个运输车队的大队长,他们属于山南省运输联盟集团的一个私人车队。

    山南运输联盟,是一个自愿组合、信息共享的民间组合体,凡是缴纳一定数额联盟费的车队,都能加入联盟。

    联盟内部,通一管理,货源信息共享,如果出了意外伤害事故,所有的赔偿都由联盟统一支付。

    支付标准可以让司机家属和苦主,一辈子没有后顾之忧。

    这种运输联盟在民间,很是盛行。

    周铁山回头一看,这几个美国鬼子所要暴打的竟然是一对青年男女。

    那个小丫头一看到美国人冲了过来,吓得一下子躲到那个年轻俊美的男孩子身后。

    周铁山知道,一个美国保镖,就能把这一男一女打飞。

    这里是中国的地盘,不能让美国人在这里撒野,欺负我们的同胞。

    周铁山一闪身,挡在最前面的一个保镖面前,大吼一声,震的小饭店嗡嗡作响。

    “站住!你们想干什么?”

    周铁山的大嗓门把佛兰克和几个保镖吓了一跳。

    佛兰克一看,几个中国司机,在一个高大魁梧的壮汉带领下,手里拎着板凳椅子,拦在自己保镖的面前。

    弗兰克操着生硬的中国话骂道:“中国猪,滚开。”

    欧阳志远一看几个司机在这个大块头的带领下,拦在了那些美国保镖面前,知道,那个大块头恐怕美国人伤了自己,心里顿时对这位大块头极其好感。

    呵呵,还是我们的山南大汉呀,豪爽而好打抱不平。

    周铁山一看对方在辱骂自己,脸色一变,大声道:“美国狗,滚出去,不要在我们中国的地盘上撒野,小心我们打断你们三条狗腿,爬回你们的美国,断了种。”

    “哈哈哈哈!”

    司机们一听周铁山要打断他们的三条狗腿,顿时一阵哄笑。

    韩月瑶就纳闷了,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这些人都是两条腿呀?哪里还有一条腿?”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苦笑着道:“我也不知道第三条腿在哪里,呵呵……,那啥,大男人的话,小孩子不要听。”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男人的第三条腿是什么,自己可不能对韩月瑶说的。

    “切!”

    韩月瑶立刻意识到,那那定不是什么好话。

    弗兰克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一双狡诈的小眼睛,透出不屑和鄙视,慢慢的走过来,阴森森的道:“中国人,你们不行,东亚病夫,让开,否则,我们对你们不客气。”

    周铁山一听对方又把解放前的这句辱骂中国人的话,再次骂出来,立刻气的脸色铁青,他死死的盯着弗兰克,一字一句的道:“你个美国狗,再说一句,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弗兰克哈哈狂笑,看着周铁山道:“黑块头,你找死,库克,去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中国人。”

    一个块头很彪悍的黑人保镖,走了出来,两眼露出狂暴的杀气,两只大手,互相摩擦着,骨节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黑人的步法和走路的协调性,就知道,这家伙是一位搏击高手。

    周铁山一看过来一个黑人,他立刻哈哈笑道:“哈哈,过来一个烧锅炉的。”

    库克来到周大山的面前,露出了雪白的白牙,毫无征兆的一拳打在了周铁山的胸口上。周铁山虽然是大块头,但和这个叫库克的搏击高手相比,周大山要吃亏,他可没练过武功。

    周铁山立刻被打的一个踉跄,虽然没摔倒,却被打的后退好几步。

    “哈哈哈!”

    几个美国鬼子哄笑不已。

    周铁山没想到这个美国黑鬼出拳的速度这么快。他大吼一声,呼呼两拳,打向库克的下颚。

    库克一声冷笑,连出两拳,打在了周铁山的下巴上。

    这两拳打的很重,只打的周铁山一声闷哼,踉跄的向后猛退,但他咬着牙没有倒在地上。

    库克看着就是一头牛,都能被自己打死的三拳,竟然没有打倒这个中国人,这让库克很没面子,这个狗东西一声嚎叫,猛然挑起,一脚踹向周铁山的面门。

    这一脚又快又狠又重,带着风声,如同铁柱子一般。这要是踢中周铁山的脸上,周铁山一定会受重伤。

    所有的司机都愤怒了,他们拎着板凳冲了过来。但他们的速度太慢了。

    欧阳志远一看不好,拿起一个菜盘子,扔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菜盘子正打在库克的脸上。

    “啊!”

    辣椒水和菜汤,泼了库克一脸,他如同中弹的小鸟一般,直接掉了下来。

    “噗通!”

    摔了个狗啃呢,眼冒金星,半天没爬起来。

    “哈哈,黑头狗,真不撑打,喝了我的剩菜汤。”

    韩月瑶一看这个黑人,被志远一菜盘子打下来,掉在一个水汪中摔了满脸是泥水,顿时欢呼起来。

    那几个司机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一菜盘子把这个黑鬼打趴下,顿时一片欢呼,同时眼里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周铁山也大为惊奇。呵呵,这位年轻人不简单呀。

    几位司机连忙上前扶住周大山。

    欧阳志远两步跨了过来,微笑着抱拳道:“谢谢几位大哥的打抱不平,等我把这几个美国狗赶走,咱们一起喝酒。”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了出去。

    佛兰克一看自己的保镖库克,竟然让人家一菜盘子打倒,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咆哮着道:“打死这个中国人。”

    那几保镖狞笑着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听说你们美国人是世界警察,老子今天就专打世界警察。

    “嘭!”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最先冲过来的那个保镖的脸上,这个保镖惨叫着,带着一脸的鞋底印子,就飞了出去,砸向弗兰克狗熊一般的身子。

    佛兰克想躲,根本来不及。

    “噗通!噗通!”

    两声闷响,这个保镖和弗兰克一起倒在泥水里,把地砸了两个大坑。

    欧阳志远快速的冲进剩下的几个保镖群里,拳打脚踢,噼里啪啦一阵爆响,剩下的四个保镖,惨叫着,倒在泥水里。

    公路上停了很多的车,人们都被欧阳志远的伸手惊呆了。

    好家伙,五个保镖大汉,竟然让一个年轻的小白脸,在不到五分钟内放倒,厉害呀。

    “好呀,大的好!”

    很多人噼里啪啦的鼓气掌来。

    周铁山看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这也太厉害了吧,人家在扮猪吃虎呢。

    “滚!”

    欧阳志远看着佛兰克大声喝道。

    欧阳志远手下留情了,只让这些家伙受点皮肉伤,没有伤到他们的骨头,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打击一下他们嚣张的气焰。

    几个保镖立刻扶住弗兰克,站了起来。

    弗兰克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咆哮着道:“我要向你们政府提出抗议,抗议!”

    “抗议你妈个比,抗议有屁用,只有拳头硬才是真的,滚!”

    欧阳志远一挥拳头,吓得几个保镖,连忙扶住弗兰克就逃走。

    “呵呵,小兄弟厉害,真他妈的爽快,我们看走眼了,谢谢你,我叫周铁山。”

    周铁山哈哈大笑着伸出了手。

    “呵呵,周大哥,谢谢你开始的援手,我叫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也大笑着,伸出手,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两人都是豪爽之人,更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欧阳志远把车里最后一箱子玉春露拎了出来,看样子,一时半会不能走,雨天正是喝酒的好时候。

    欧阳志远和周铁山坐到了一个酒桌上,欧阳志远把韩月瑶介绍给众人,只是说是自己的妹妹。几个司机看着韩月瑶一头火红的头发,还有每只耳朵上那十几个发出叮叮咚咚清脆声音的小耳环,都笑了。

    欧阳志远看着几位司机道:“周大哥,刚才多谢诸位大哥出手,呵呵,我带了一箱子好酒,但不能喝多,大家尝尝。”

    欧阳志远说着话,,打开两瓶玉春露。

    瓶盖刚一打开,那种淡雅的清香,就扑鼻而来,沁人心肺。

    十个司机,九个喝酒。这几个人都是喝酒的行家,一闻这酒香,几个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酒?这么清香。好酒,绝对是好酒。

    周铁山禁不住大声赞道:“好酒,志远,这是什么酒?”

    欧阳志远笑道:“这酒叫玉春露,是我父亲自己酿的。”

    “好酒,你父亲竟然会酿酒?不错呀。”

    周铁山笑道。

    欧阳志远给每个人都倒上一碗酒。

    “欧阳大哥,我也要。”

    韩月瑶笑嘻嘻的拿过来一个碗。

    欧阳志远给月瑶倒了半碗道:“女孩子不能喝酒。”

    周铁山端起酒碗道:“好兄弟,来,干一气。”

    欧阳志远道:“现在不能多喝,都开车。”

    “哈哈,你放心,都是二斤多的量,每人两碗吧”

    周铁山笑道。

    欧阳志远一听周铁山这样说,也就没坚持。

    几个司机对欧阳志远大为佩服,竟然几招内,就把几个大汉打的屁滚尿流。

    第一碗酒,一会儿就喝干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铁山道:“周大哥,你们向哪里送货?”

    “欧阳老弟,我们到龙海。”

    周铁山回答道。

    欧阳志远一听,笑了。

    “真巧,周大哥,我也要到龙海,你们卸了货后,我请你们喝酒,不醉不归如何?”

    欧阳志远道。

    “志远,你也到龙海?”

    周铁山问。

    “周大哥,我家就在龙海。”

    欧阳志远道。

    “哈哈,太好了,不错,我们经常跑这条线,那我们以后,就有酒喝了。”

    周铁山笑道。

    两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几个人正喝着酒,前面猛然传来一阵沉闷的轰鸣,大地都在颤抖。

    “不好,又有塌方的地方。”

    周铁山大声道。

    这一时期,雨水不少,春雨绵绵,竟然引起地质灾害。

    “不好了,快去救人,前面埋了几辆车。”

    公路上一阵骚乱,几十个人纷纷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大声道:“月瑶,在屋里不要出来,我去救人。”

    欧阳志远说完话,冲向自己的越野车,带上一个药箱,快速的冲向前面的出事地点。

    周天山几个人一看,也连忙跟在后面,冲了过去。

    雨已经停了,但天阴的还是很厉害

    欧阳志远赶到了出事现场,不由的大吃一惊,心里一沉。

    这段路的山崖竟然塌下来十米长的土方,几辆轿车已经被砸下万丈深渊,根本没法救了。塌方路段的两边,有七八辆轿车被埋。

    很多人冲向拉煤炭的车,拿下铁锨,拼命的在挖被埋的车辆。

    更巧的是,凯迪斯集团有三辆车被埋,其中,就有凯迪斯集团对华投资总经理威廉斯。弗兰克带领七八个保镖和员工们,在拼命的挖着。

    “挖出来一辆,这里谁是医生,快救人呀。”

    有人声嘶力竭的狂喊着。

    欧阳志远快速的跑过去。

    这辆车的前半部被压扁了,整个车已经变形,车内是一对女孩子,一个女孩子已经折断了脖颈,窒息而亡,这个女孩子也已经停止了呼吸。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这个女孩子清理呼吸通道的口腔和鼻腔,女孩子的鼻腔和口腔里有很多泥土和血液的混合物,如果不再及时的抢救,这个女孩子就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时间就是生命。

    欧阳志远快速的用工具清理着她的口腔和鼻腔,然后毫不犹豫的捏住女孩子的鼻子,含住了女孩子的嘴唇,猛吸一口气。

    一口血腥极浓的混合物,被欧阳志远吸进了嘴里。

    周围的人哇哇的呕吐起来。

    一阵强烈的呕吐心翻,让欧阳志远冷汗直流。他转身吐出赃物,快速的给女孩子做起人工呼吸。

    “咳……咳……咳……。”

    十分钟后,这个女孩子,终于恢复了呼吸心跳。

    欧阳志远一转身,猛烈的呕吐起来。虽然他是医生,但污血和泥土的混合物,还有不少,在他嘴里。

    “哗哗!”

    周围的人们,见证了欧阳志远抢救这位女孩子的整个过程,他们流着泪,拼命的鼓掌。

    韩月瑶并没有留在饭店,她就跟在欧阳志远的身后。韩月瑶立刻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欧阳志远快速的漱了漱口,仔细的给女孩子检查了一下身体。

    女孩子的右胳膊断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用中医的接骨技术,给她接好骨,然后固定。

    整个过程很多人在拍照。

    “把她抬到干净的车里,不要关车门,保持呼吸通畅。”

    欧阳志远大声道。

    女孩子是和同学出来旅游的,别的同学立刻小心的把这个女孩子抬到别的车上。

    这时候,又有一辆车被挖了出来。

    众人拉开车门后,发现这是一家三口,小男孩子才六七岁。

    旁边,两位老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众人小心的把三个人抬出来,平躺在地上。

    “快帮助清理他们的口鼻,给他们做人工呼吸像我刚才那样,不要让老人哭,影响我抢救。”

    欧阳志远大声喊着。

    这三口之家,全都是窒息。那一对老夫妇,可能是这一家人的长者。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先抢救那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

    那边,凯迪斯集团总经理威廉斯的车,在咱们的人帮助下,已经挖了出来。

    欧阳志远快速的清理这孩子的呼吸道,他的动作快捷纯熟,毫不犹豫的用嘴再次吸出来孩子口鼻中的污物。

    威廉斯被人从车里抬出来。他满脸血污,呼吸几乎停顿。

    弗兰克立刻跑过来,大声喊道:“中国人,先抢救我们的总经理,我给你一百万美元,快。”人们一听一百万美元,顿时吓了一跳,那个年代的一百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十倍,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人们立刻盯住欧阳志远。孩子的爷爷和奶奶一听对方出了一百万美元,要求正在抢救自己孙子的这名医生,先抢救那个美国人,两位老人吓得脸色都白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小孩子做着人工呼吸。

    “中国人,一千万美元,我给你一千万美元。”

    弗兰克大声咆哮着。

    人们都被这一声一千万美元惊呆了。一千万美元就是将近一个亿人民币。

    老百姓就是一百辈子,也挣不到一千万美元。有的人眼里已经开始冒小星星,心中暗暗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是医生。

    一千万美元呀。

    但是,欧亚志远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仍旧给小男孩做着人工呼吸。

    “一亿美元,你只要立刻抢救我们的总经理,我出一亿美元。”

    弗兰克大声狂喊着。

    正后悔自己不是医生的几个人,一听美国人出到了一亿美元,嗷的一声晕了过去。

    小男孩的爷爷和奶奶及其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一亿你马戈壁!”

    早已怒火中山的韩月瑶,一脚揣在弗兰克的肚子上,把佛兰克踹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快,把他抓过来,抢救我们的总经理。”

    弗兰克嚎叫着。他知道,如果威廉斯死了,自己也就完蛋了,威廉斯可是总裁的亲弟弟呀。

    “咳……咳……咳……咳……咳……。”

    小男孩子终于恢复了呼吸。

    那对老夫妇,顿时狂喜之极,泪流满面,砰砰砰的给欧阳志远磕头。

    “谢谢您,医生,谢谢您……。”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威廉斯,心中有数了,看着弗兰克道:“有钱,也不能先来后到,你再说一句话,我绝不抢救你们的总经理。”

    小孩子的爸爸和妈妈,已经被众人清理好了呼吸道,抢救过程大大的缩短。

    好在两人都没有什么厉害的外伤,都让欧阳志远抢救过来了。

    当这对夫妇苏醒过来后,雷鸣一般的掌声,在四周响起来。

    欧阳志远快速的跑到威廉斯的面前,仔细的检查着他的伤势,欧阳志远心里一沉,肋骨断了三根,有一根肋骨,竟然刺了出来,露出了白森森的锋利岔口,右腿大腿骨折,还有内伤。

    需要立刻手术。

    可是,自己的手术盒子太简单。救护车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来到。如果不立刻动手术,这个人就完蛋了。如果自己给他动手术,威廉斯死了,自己就有推不掉的责任。怎么办?怎么办?

    冷汗把欧阳志远身上发的衣服都湿透了。

    弗兰克能出一亿美元救这个人,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低。

    如果他死在手术中,自己将会吃不了兜着走。

    欧阳志远快速的用英语向弗兰克阐述了手术的危险性,以及不立刻动手术的危险性。

    弗兰克更不敢自己做主,他立刻拨通了凯迪斯总部的电话,把电话打到了总裁乔治的电话上。

    乔治一听弟弟遇到了塌方,受了重伤,要立刻在现场抢救。

    他毕竟美国最大的电子集团总裁,他立刻让弗兰克把电话给医生。

    “你好,我是凯迪斯集团总裁乔治,您能把威廉斯的情况给我说一下吗?”

    欧阳志远立刻用熟练的英语向弗兰克阐述了手术的危险性,以及不立刻动手术的危险性,并把自己的行医资历告诉了乔治。

    乔治沉思了一下道:“我相信你,欧阳医生,你开始手术吧。”

    欧阳志远立刻指导众人,把威廉斯抬到那个小饭店,临时建了一个建议的手术台。

    这是自己第二次在这个小饭店里动手术了。

    欧阳志远只留下韩月瑶和弗兰克在场,其余的人,都被赶了出去,灯泡再次换成了大灯泡。

    欧阳志远严格的按照手术的步骤进行消毒,各种针剂都给威廉斯用上。

    这个手术,欧阳志远做了两个多小时。万幸的是,断的肋骨,并没有刺进威廉斯的心脏和肝脏。

    欧阳志远把断骨复位,清除碎骨,在确保内脏没有破裂的情况下,进行缝合。

    弗兰克看着欧阳志远镇静熟练的手法,他不禁暗暗地佩服这个年轻人来。

    就是自己,也不能忍受住一亿美元的诱惑,而这个中国的年轻人,竟然不为所动。

    一个人,竟然能做这样复杂的手术,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

    欧阳志远敢一个人做这种手术,因为他会中医,他仔细的搭过威廉斯的脉,这人的生命力极强,再加上自己的五行神针,欧阳志远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确保威廉斯无事。

    欧阳志远掏出一瓶新的生肌膏,均匀的抹在伤口上。

    弗兰克看着欧阳志远在给威廉斯的伤口涂抹药液,这是什么药夜,竟然透着一种清凉的药香。

    接下来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一双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我的天哪,这……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我的天。

    佛兰克嘴唇哆嗦着,连忙揉了揉眼睛,死死的盯着威廉斯的伤口。

    欧阳志远缝合后的伤口,在缓缓地收缩。

    “你……你用的是什么药?这样神奇?”

    弗兰克结结巴巴的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贪婪的目光。

    欧阳志远非常厌恶弗兰克,他也看到了佛兰克眼里贪婪的目光。

    欧阳志远知道,回到傅山后,让李玫和王超然把生产这两种药液母液的实验室,再加强保密和防范措施。

    这时候,外面传来直升飞机的强烈轰鸣,山南省立医院的医生乘坐直升机赶了过来。

    带队医生,正是外科主任兼副院长张宗天。

    威廉斯慢慢的清醒过来,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在给他换好输液瓶。

    “谢谢您救了我。”

    威廉斯用英语道。

    “不用谢,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责。”

    欧阳志远熟练的用英语说道。

    张宗天带着医生快速的走进来,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

    “志远,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给威廉斯做的手术?一个人做的?”

    别的医生,快速的给威廉斯安装各种检测仪器,当他们看到已经开始收缩的伤口时,都惊得目瞪口呆。

    “张院长,你们来了,呵呵,还好,我车上有药箱,抢救的及时,威廉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欧阳志远微笑道。

    “真没想到,你一个人竟然能做了这样复杂的手术,志远,你不做医生,实在太浪费人才了。”

    张副院长看着各种仪器上的数据。

    “呵呵,我现在虽然不做医生了,可我的车上,带着各种药品和手术器械,只要碰到病人,我还是义无反顾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威廉斯先生,你的命真大呀,要不是欧阳医生正巧在这里,我们就是赶过来,也来不及了。”

    张院长看着威廉斯,用英语道。

    威廉斯点着头道:“谢谢欧阳医生。”

    “呵呵,志远,这是第二次在这间饭店给人做手术了吧?我听霍刚说,他的腿也是在这个房间里取出的子弹。”

    张院长道。

    “巧了,是在这间房子做的,对了,张院长,我还抢救了四个伤员,能一块带走吗?他们都是窒息,肯定对肺部造成了伤害,虽然被我抢救过来了,但还有隐患,最好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可惜塌方对过救出的那些人,由于没有医生,都还是死掉了。”

    “还救了四个?志远,你真了不起,可以带走。”

    这时候,众人拿过来担架,把威廉斯转移到担架上,抬进了直升机,欧阳志远救得那四个人,也被送了过来。

    所有的病人都上了直升机,直升机腾空而起。

    “歇会吧,欧阳大哥,你都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

    韩月瑶递给志远一瓶水。

    欧阳志远接过水道:“天就要黑了,看来,今天回不去了,要在这里过夜了。”

    “月瑶,把我的牙刷拿过来,我洗一洗,吃点饭睡觉。”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累了。

    月瑶连忙跑到车上给志远拿来洗刷用具。

    “欧阳大哥,我真佩服你,你竟然用嘴,给那个女孩子吸那么脏的东西。”

    韩月瑶看着志远道。

    “月瑶,你不做医生,不知道生命的珍贵,我不吸那口,那个女孩子就活不过来,再晚一会,她就不行了,你没看到她的同伴,那个折断了脖颈的女孩子,是那样的年轻,也就十**岁,可惜了,青春年华。”

    欧阳志远的眼睛有点湿润。

    “欧阳大哥,刷牙吧。”

    月瑶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欧阳志远默默的刷牙洗脸,老板对欧阳志远佩服的五体投地,专门为欧阳志远炒了几个菜。

    这时候,周铁山他们回来了。

    周铁山和所有的司机,都知道了欧阳志远救人的事,更知道,佛兰克出了一亿美元,来让欧阳志远放弃抢救中国人,先抢救美国人威廉斯,但遭到了欧阳志远的拒绝。

    什么是爷们?这就是中国的纯爷们。

    塌方这边的司机,都慢慢的聚集到这个小饭店的广场上,想和欧阳志远说一句话。

    欧阳志远救人的事迹和拒绝一亿美元的报酬,没有放弃抢救中国男孩的新闻,在山南电视台新闻播出了,而且还有视频和图片。

    这是现场的人,用电脑发出去的。

    这让所有看电视的人,都敬佩至极。

    萧眉和冯秀梅正巧看了今天的新闻,母女两人都流泪了。视频中,还有欧阳志远抢救那个女孩子,用嘴吸出对方喉咙里的血污泥土、独自一个人给威廉斯做手术的镜头。

    这个新闻,让整个山南省都震动了。年轻的小伙子,竟然不为一亿美元所动,长了我们中国人的志气呀。

    所有领导都有看新闻的习惯。

    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也看到了这些画面。

    就是市长郭文画,也暗暗的佩服欧阳志远。

    有几个人能忍受住一亿美元的诱惑?自己就不能。

    欧阳志远刚刷完牙,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你真棒,不愧为是我萧眉的男人。”

    萧眉说完这句话,就哭了。志远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一个人做了这么大的一个手术,累的脸色煞白,真不容易呀。

    “呵呵,眉儿,谢谢夸奖,怎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昨天晚上……嘿嘿。”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自己再次上了山南省的电视台。

    他误会了萧眉的意思。

    “呸,小坏蛋,瞎说什么?你在塌方现场,抢救伤员的视频,在山南省的新闻里播出了,全省的人都在看你。”

    萧眉的脸色红红的,连忙看了一眼妈妈,冯秀梅还在看电视里志远在抢救病人的镜头。

    “呵呵,是吗?当时我们这里没有记者呀?怎么上了新闻了?记者当时来的很晚”

    欧阳志远笑着道。

    “你救人的现场,肯定有电脑,人家不会传过来?志远,以后来南州,我不许你走高速了,看看,多危险,下次来,要坐飞机。”

    萧眉现在很是后怕,上次山上掉巨石,这次又塌方。万丈深渊里,肯定掉下去不少汽车。

    “好的,老婆。”

    欧阳志远的心暖暖的。

    “累了一天了,你们今天肯定过不去那个地方了,早吃饭,早休息,睡觉的时候,把车开到饭店门前,不要再公路上,车窗户开一点,别关的太严,保护好月瑶。”

    萧眉一一交代着。

    “呵呵,老婆,遵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走到前面,就看到店老板准备了一桌子菜,月瑶已经把车上所有剩下的酒都拿了过来。

    小饭店坐不了这么多的人,门外站了很多的人,他们都想看看这位不为一亿美元所动的医生。

    欧阳志远累了,他记不得和周铁山他们喝了多少酒,反正今天不能走了,都要睡在车里。他们都放开了量。

    韩月瑶把车开到了饭店门口,欧阳志远反正迷迷糊糊的进了自己的车,把后面的座位放平,他就进入了梦乡。

    志远累了。

    韩月瑶看着睡着了的欧阳智,眼泪流出来了。

    欧阳大哥,你知道吗?月瑶喜欢你,可是,你有了萧眉姐姐……呜呜……。

    韩月瑶无声的流着眼泪。

    寒月瑶想了很多,哭了很长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依偎在志远的怀里,睡着了。

    欧阳志远做了很多的梦,梦见了萧眉、梦见了爸爸妈妈、梦见了陈雨馨、韩月瑶、黄晓丽、谢诗苒,还有康静。

    他竟然做了一个好梦,仿佛回到了古代,自己再和萧眉、陈雨馨、韩月瑶、黄晓丽、谢诗苒一起拜堂,而且最后又梦到了自己的初恋齐雯。

    欧阳志远在梦里,就知道这个梦是假的,但在梦里,自己开心的大笑着,抱着每位新娘子,高兴的转着圈,旋转着……旋转着。

    当他梦见齐雯的时候,又进入了那个该死的梦,折磨了他几年的梦。

    又梦到自己看到了齐雯在洗澡,齐雯穿着漂亮的半透明的睡衣,走出了浴室。

    欧阳志远在梦中还是那样的激动起来,呼吸同样变得急促,刹那间,同样就有了反应,而且反应极其的强烈。

    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出尘味道,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一丝妩媚诱人的红润,洁白的真丝浴袍没有系紧,精美性感,让人**的精美锁骨下,那美的让人惊心动魄的饱满,露出的弧度,如同白玉一般的细腻。

    还有那神秘的能淹死人的沟壑,透出强烈的,这让欧阳志远脸色红的特别厉害。

    “雯儿,我爱你!”

    看到雯儿刚刚沐浴出来,欧阳志远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但此事,欧阳志远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萧眉的面孔。

    不,自己爱的是萧眉,雯儿已经成为过去,不……

    欧阳志远挣扎着,使劲的想睁开眼睛,但就是睁不开,他猛地推开怀里的齐雯。

    但怀里的齐雯儿,一下子又变成了萧眉,眉儿红润而性感的小嘴唇,整个娇躯变得火热,醉眼如丝,一双雪白修长,如同白莲藕一般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致远的脖子,微微的张开娇唇。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欧阳志远内心狂跳,把手伸进萧眉的洁白浴袍。

    这个梦境和原来做的一样,但就是齐雯变成了萧眉,欧阳志远知道是假的,但是,自己朦胧中,双手握住的的浴袍里,是那样的真实,而且还有温度,梦中竟然能闻到少女的幽香。

    我的天哪,这个梦怎么还是那样的,和真的一样。

    欧阳志远试图睁开眼,但眼皮极其的沉重,就是睁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