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死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九章死地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着相机,看着三个可爱的女孩子。

    六只雪白晶莹的小脚丫子,在青石台阶上,噼里啪啦的跑着,清澈的水花,四处飞溅,银铃一般的笑声,感染着志远的惬意心情。

    月瑶的刁钻狂野、文婕的健美飒爽、琳琳的文静清纯,在嘻闹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韩月瑶一边跑着,一头火红的长发,随风飘舞,如同一道道热情的烈焰,十几枚小耳环相互撞击着,发出悦耳的清脆撞击声,小手中的泉水,如同晶莹的珍珠,洒向何文婕。

    何文婕的两条长腿,线条优美,圆润修长,在流着泉水的石阶上,跳跃着,笑着躲避着韩月瑶撩起的水珠,清澈的泉水流过她健美圆润的小脚趾,让她的脚丫和小腿,更加显得细腻雪白。

    程琳琳文纯净的如同一朵冰川的雪莲,带着灵气,透着清灵,她抿着红润的小嘴唇笑着,露出雪白细腻的贝齿,用小手撩着水,透明的水珠,如同珍珠一般,洒向韩月瑶。

    程琳琳极美,美的让志远的目光不敢在她那双晶莹剔透、如同白玉一般的小脚丫上停留。现在,欧阳志远终于知道,古代帝王为什么喜欢漂亮女人的脚丫了。

    程琳琳的小脚丫,小巧玲珑,极其的秀美,特别是脚趾上涂着的红色豆蔻,鲜艳欲滴,和她白玉一般的小脚丫,形成鲜明的对比,极其的漂亮。

    志远也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他笑着,镜头在三个小丫头面前不断的闪烁。

    程琳琳看着志远在拍照片,她微笑着,弯下腰,一串水花,在阳光下,泛着彩光,飞向欧阳志远。

    志远在刹那间,按下了快门。

    程琳琳笑的是那样的甜美,就如同天使一般,带着一种灵透的清纯,好像远离尘世的仙子。

    欧阳志远看到程琳琳,就想起了小仙子一般的谢诗苒。

    嘿嘿,不知道小丫头怎么样了。

    “啊呀!”

    程琳琳一声惊叫。

    脚下一滑,整个娇躯倒向旁边的溪水。旁边的小溪里,是无数的乱石,这要是倒在里面,将是极其危险的。

    韩月瑶和何文婕也是一声惊叫,快速的跑过来,但相救也是来不及。

    欧阳志远一看到程琳琳要摔倒,快如闪电的一伸手,一下子抱住了程琳琳的纤腰。程琳琳的整个娇躯,被欧阳志远抱在了怀里。

    程琳琳的双手,在紧张中,下意识的一下抱紧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吓得再也没有松开。

    一种好闻的,好像茉莉味道的淡雅体香,飘进了志远的鼻子里。

    小丫头的身子好软呀。

    欧阳志远看到了程琳琳修长细腻的脖颈下,那一抹带着弧度的雪白,是那样的让人惊心动魄。

    欧阳志远连忙移开自己的目光,内心砰砰狂跳。

    程琳琳家教极严,现在已经十九岁了,但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现在趴在欧阳志远宽阔的胸膛上,一种陌生好闻的男子气息,让程琳琳的呼吸急促起来。大脑一片空白,腿脚发软。

    这就是男人的味道吗?没有妈妈说的那样难闻呀?这行胸膛好温暖好宽厚呀,还有那有力的心跳,给自己一种强悍的震动。

    程琳琳禁不住的把头靠在志远的胸脯上,一种极其安全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韩月瑶和何文婕一看欧阳志远抱住了程琳琳,两人的手禁不住按在自己的心口,松了一口气。

    我的天呀,吓死人了。

    “呵呵,小丫头,快下来。”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程琳琳。

    程琳琳脸色一红,轻声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小心点,琳琳,快走吧,去晚了,护国寺的大殿别关门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头上的太阳,笑着道。

    三个小丫头连忙穿好鞋,和欧阳志远走向半山腰的护国寺。

    众人刚看到护国寺,一种古朴苍茫的肃穆气息,就迎面扑来,一阵悠扬的梵唱和木鱼声,在里面传来,让人心里变得寂静空明起来。一种超然脱俗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很多虔诚的香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程琳琳双手合掌,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随着众人走进护国寺。

    韩月瑶感到很好玩,笑呵呵的看个不停。

    在大雄宝殿的前面,程琳琳给父母请了一柱平安香,卖香的妇女竟然开口要200元。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程琳琳付了钱,走进了大雄宝殿。

    200元,我的天,这么贵,自己的工资才500块,这位妇女还真敢要。

    “这位小哥,给你父母请一柱平安香吧,父母养育了咱们不容易,不贵的,就二百,你想想呀,父母养育了咱二十几年,咱出200元,给父母请个平安,不算多吧,这也是你的孝心。”

    中年妇女快速的劝说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都被她说动了,伸手去掏钱包,是呀,父母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花上……。

    但是,欧阳志远又感觉到有点不对,父母养育自己很辛苦,自己当然要报答父母,但就是要报答父母,也不能花200元买这个平安香呀,买了平安香,好像收益的是卖香的,这和报答父母没有什么关系吧?好像自己不买这个平安香,就是个不孝顺的孩子。

    欧阳志远终于想明白了,这卖香的,在偷换概念。

    卖香的中年妇女,看到这个漂亮的小伙子拿出了钱包,知道自己又忽悠了一个,心里顿时大喜,脸上笑的和花儿一般。

    一块钱的成本,卖到200,呵呵发财了。

    但欧阳志远又把钱包放回口袋里。这让卖香的妇女很郁闷。

    “呵呵,我已经给父母请了很多的平安香。”

    欧阳志远说话间,变戏法似得从怀里拿出一盒檀香,分别给了何文婕和韩月瑶,每人一束。

    这盒檀香,是刚才在停车的时候买的,花了6元。

    “走,给父母上祈求平安香。”

    何文婕捂着嘴笑着,拉着韩月瑶走进了大殿内。

    这让那个卖香的中年父母,目瞪口呆。

    大殿之内,烟雾缭绕,很多人都在烧香叩头,很高的帐幔后面,一双恶魔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金面杀手柳九就埋伏在烟朦朦的帐幔之后。只要欧阳志远走进烧香的蒲团,烧香叩头,柳九的刀锋,刹那间就会划过欧阳志远的的脖颈。

    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五米……四米……三米……。

    进了,再近一点。柳九屏住呼吸,手腕一抖,一把锋利的枪刺已经握在手中。

    此时,隐藏在大殿房梁上的柳十,更是不敢呼吸,他在等待机会。

    只要柳九一发动攻击,自己立刻就会扑下来,从后面发动致命的一击。

    前面的柳九,只是个幌子,目的就是吸引欧阳志远的注意力。

    自己才是真正的杀招。

    柳九和柳十得到的资料里,已经表明,欧阳志远这个人,身手极好,所以负责安排杀手的蒙面人,这次安排了两位金面杀手来完成这次任务。

    佣金五千万。

    韩月瑶低着头,看着手中的香,眼圈一红,眼泪扑簌的流出来了,双肩耸动着。

    程琳琳已经上完香,走了过来。

    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连忙走到韩月瑶身边,拉住韩月瑶的手道:“月瑶,怎么了?正好好的,谁欺负你了?”

    “月瑶,怎么了?”

    程琳琳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掏出手帕,给韩月瑶擦去泪水。

    “呜呜……你们都有………爸爸妈妈,我……没有。”

    韩月瑶说完话,呜呜的哭着,冲出了大殿,向外跑去。

    程琳琳一愣,顿时明白了月瑶为什么哭泣。

    韩月瑶小的时候,父母在一次空难中遇难,她失去了双亲。现在那个中年妇女为了赚钱,而向几个人推销父母平安香,这让韩月瑶想到了已经去世的父母,韩月瑶再也忍不住,哭泣起来。

    “月瑶没有父母了,快去追她。”

    程琳琳大声喊道。

    欧阳志远也想起了这件事。自己在和韩建国喝酒的时候,韩建国曾经给自己说过这件事,自己现在到是忘了,真是罪过呀。

    欧阳志远转身就向外冲去。

    柳九和柳十经过精心的策划,埋伏在大雄宝殿,两人要突然发动袭击,一击必杀。可是欧阳志远还没烧香,就要冲出去,两人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何文婕一看欧阳志远向外冲去,碰了何文婕一下,何文婕一个踉跄,一转脸,猛然看到房梁上竟然伏着一个带着金面具的人,那人正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啊!”

    何文婕一声惊叫。

    房梁上的柳十知道自己的踪迹已经暴露,刀芒一闪,如同弹簧一般,爆射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急,寒芒一闪,刀锋已到,刺骨的杀气已经刺进了欧阳志远的皮肤。

    柳十是一位高手,他埋伏在房梁上,竟然能闭住呼吸,一点威压和杀气都没有流露出来。

    如果不是何文婕发现了他的行踪,柳十这次不会动手。

    既然行踪已经暴露,如果不动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次的任务就会失败,失败了就会和金面毒蜂一样——死。

    柳十立刻发动攻击。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一道刀光,如同电芒一般直刺自己的咽喉。刀光后面,是一张狰狞的金面人。

    欧阳志远一声爆叫,身形急退。

    这人的刀锋真快呀,欧阳志远已经感到,对方的刀锋就贴在自己的咽喉上。欧阳志远没有躲闪的时间,他只有爆退,柳十的刀锋,再想进半分,但已经达不到速度。

    但柳十要把欧阳志远逼到蒲团附近,欧阳志远就死定了。

    旁边的何文婕一看欧阳志远受到袭击,下意识的去掏枪,但她摸了个空,今天自己不执勤,没有带枪。

    何文婕一把拉着吓呆的程琳琳,闪到了一边。她知道,先把程琳琳保护起来。

    当欧阳志远的身形退到蒲团上的时候,一道如同毒蛇一般的刀锋,猛然从布幔里射出,扎向他的后心。

    这一招才是致命的杀机,无声无息。

    何文婕猛然看到又是一道刀光从布幔里飞出,扎向欧阳志远的后心,何文婕一声爆喝,手中的那束檀香,化作一道乌光,扔向电射而出的柳九。

    何文婕的身手也不错。

    柳九由原来的诱饵,变成必杀的一击。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刀锋已经刺进了对方的后背。他笑了,笑的极为诡异,他就想在把刀向前刺去,但十几道乌光刺向自己的咽喉。

    何文婕的这一束檀香,救了欧阳志远的命。

    柳九一声怪叫,一掌拍在飞来的檀香上,在拍碎射来的檀香的同时,柳九就分了心,刀速一慢。但这就给了欧阳志远一个机会。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身子一扭,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极致,如同一条游鱼,从两人的刀光中滑出。

    “嘶嘶!”

    虽然欧阳志远的身子脱出了两人的刀光,但欧阳志远的胸前背后,被柳九和柳十的刀锋,划破了两道血口子。

    “志远,你受伤了!”

    何文婕大声喊道。

    柳十和柳九一招失手,两人一声怪叫,身影化作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保护好琳琳。”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追了出去。

    这一段时间,欧阳志远已经遭受到数次暗杀,他急切的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想害自己,现在竟然有两个金面人在大殿里伏击自己,自己一定要抓住他们,逼出幕后者。

    柳九和柳十的身形极快,如同一道残影,飞也似的奔向一个山谷。

    “影子身法!柳烟门!”

    欧阳志远对这种身法极其熟悉,田宝文和田宝武就是这种身法。

    自己干掉了田宝文,就是田宝武也被自己射瞎了一只眼,砍掉了一支胳膊,难道这两个金面人,就是香港斩杀上帝派来的杀手,来替田宝文报仇的?难道一直袭击自己的就是他们?

    嘿嘿,王八蛋,这次你们跑不了了,老子一定要抓住你们。

    欧阳志远的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极限,山石树木快速的向后退去。眼看着三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三人快速的冲进了一条山谷。

    猛然,身后传开一声诡异的冷哼和韩月瑶的大叫。

    “欧阳大哥,救我!”

    这声音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身来一看,欧阳志远不仅瞳孔爆缩。

    “田宝武!”

    只剩下一只胳膊的田宝武,正用他那暴戾血红的独眼,阴森森地盯住欧阳志远,股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机,在他的身上,狂涌而出。

    田宝武竟然劫持了韩月瑶。

    原来田宝武并不知道柳九、柳十接受的人物,是去杀欧阳志远。

    当两个家伙走后,田宝武才得知两人要去伏击欧阳志远。田宝武立刻暗中跟了过来。

    柳九和柳十商量在大殿里伏击欧阳志远,田宝武听的一清二楚。他知道凭借柳九和柳十两人,就怕杀不了欧阳志远。

    田宝武暗暗地跟在欧阳志远身后,寻找机会伏击。当他看到和欧阳志远在一起的何文婕冲出大殿后,他立刻劫持了韩月瑶。

    当他看到柳九和柳十刺杀失败而逃出来的时候,他立刻扛起韩月瑶,在后面跟上来,等来到这个山谷的时候,田宝武知道,这个山谷,就是欧阳志远的葬身之地。

    柳九和柳十听到了那声熟悉的冷哼,两人心里一惊,连忙回头一看,竟然是仅次于门主的副门主,具有独眼恶魔之称的田宝武。

    我的天哪,副门主怎么会跟来了?

    两人知道,自己绝不能再跑了,现在,只有全力配合,干掉欧阳志远才行。

    两人立刻停下身来,倒射而回,并肩立在欧阳志远的背后不远处,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现在,三个人死死地把欧阳志远围住,准备干掉欧阳志远。

    三比一,情况对欧阳志远极为不利。

    欧阳志远看着凶残的田宝武,竟然劫持了韩月瑶,冷冷的道:“田宝武,你竟然还敢回来,而且还敢劫持了韩月瑶,田宝武,嘿嘿,你真卑鄙,我劝你还是放了韩月瑶,你知道你劫持的是谁的孙女?”

    欧阳志远知道,韩建国在香港的势力极大,整个香港黑道,有一半的人,曾经跟韩建国干过,自己报出来韩月瑶的身份,可以让田宝武投鼠忌器,不敢伤害韩月瑶。

    “嘿嘿,欧阳志远,咱们又见面了,我今天要给我大哥报仇,今天你死定了,我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她也一定死。”

    田宝武的一只眼里,透着冷酷的暴戾。

    “独眼鬼,我爷爷是台湾恒丰集团的韩建国,你快把我放了,否则,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韩月瑶大声的叫到。

    “什么,你……你爷爷是韩建国?”

    田宝武一听,顿时吓了一跳。台湾恒丰集团,在台湾和香港,无人敢惹,台湾和香港的几大势力里面的高层人物,很多都在韩建国的手下当过兵。韩建国的大干儿子刘钟书,控制着香港一半的黑势力,黑白两道对他是闻风丧胆。就是门主栁云生,也不敢招惹韩建国,这下自己是摸到了老虎的屁股上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田宝武在犹豫,他知道田宝武也不敢招惹韩建国,他正想再说话,看看能不能让他先放了韩月瑶,自己好放手和他们放手一搏,但接下来韩月瑶的话,把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推进了绝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