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红楼主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六章红楼主人

    欧阳志远知道,再让他们拿出一个亿来,根本不可能,江宗石的面子不能不给,自己要五个亿,那是故意吓唬这两个王八蛋。

    一个亿的筹码,一个亿的赔偿,再加上一个亿的欠条,够两人喝一壶的。

    欧阳志远不知道红楼的背后,到底是谁,但从江宗石和秦剑两人焦急的神情来看,红楼的背后,隐藏着极其可怕的势力。

    自己见好就收吧。

    欠条有江宗石和秦剑做担保人,不怕他们不还。

    江宗石一听欧阳志远提出来的条件,还算可以。两个亿买条命,还算可以的。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的冷汗下来啦。

    两人虽然是各自的集团董事长,是私人企业,但是,都有董事会,是股份制的集团,筹码已经花掉了一个亿,再赔款一个亿,还要打上一个亿的欠条,狗日的欧阳志远真狠呀,可是保命要紧。

    颐秋水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只有动用一个亿的权力,他指望那个赌官作弊,赢了欧阳志远,想不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赔偿的那一个亿,在哪儿出呀?欠条可以打,以后再说。

    楚浩南的楚雄集团还可以,他的权力比较集中,自己可以周转一下。

    江宗石转过脸来,看着两人道:“楚浩南、颐秋水,意下如何?如果同意,立刻划款写欠条,我和秦剑去给你们求情,否则,你们自己处理吧。”

    楚浩南的嘴角抽搐着,艰难的道:“谢谢江大哥,就这么办吧。”

    江宗石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你不同意?”

    颐秋水可怜兮兮的道:“江大哥,我只有动用一个亿的权力,那一个亿……。”

    江宗石脸色一沉,冷声道:“放屁,动用你的小金库。”

    江宗石原来不知道颐秋水瞒着他父亲私设小金库,一次颐秋水喝醉了酒,自己说出来的,他有一个亿的小金库。当时江宗石还骂他不是东西,爷俩合伙做生意,儿子竟然克扣老爹的钱。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小金库。”

    颐秋水结结巴巴的道。

    这家伙为人阴沉,自己内心的秘密从来不告诉给别人。

    江宗石沉声道:“颐秋水,立刻办理手续,要是晚了,红楼上层的人知道,谁也救不了你们。”

    “好吧,秦大哥,我们听你的。”

    两人终于同意。欧阳志远把卡号给两人说了。

    两人快速的通过手机划账,划到了欧阳志远的卡上,然后写下欠条。江宗石和秦明月签上字。

    两个亿的筹码现金兑换后,也划到了志远的账上。

    秦剑在旁边暗乐,心道,好厉害的家伙,一个晚上竟然收入四个多亿和两个亿的欠条,真是牛逼。

    办完这一切后,江宗石和秦剑走进了一个秘密通到,去见这里红楼的负责人。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到贵宾休息室,志远看着萧眉道:“眉儿,红楼这么可怕吗?”

    萧眉看着志远道:“只要不坏了红楼的规矩,红楼并不可怕。”

    “我听说,所有的省会,都有神秘的红楼存在?”

    欧阳志远问道。

    “都有,包括直辖市。”

    萧眉点着头道。

    “他们到底是谁的势力?难道国家不干预吗?国家会允许这种超然的势力存在吗?”

    欧阳志远疑惑的道。

    “小坏蛋,这些都不是咱们考虑的,好了,明天你去给人家治病,我筹划新药的新闻发布会。”

    萧眉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的脑子还在考虑红楼的事。连江宗石这种级别的人物,都很忌惮红楼,这真是一个超然的存在呀。自己在红楼面前,还不是一只小蚂蚁?

    半个小时候后,江宗石和秦剑走进来。

    欧阳志远道:“办完了?”

    江宗石擦去脸上的汗道:“再晚去一会,就麻烦了,他们刚想向上面回报。”

    欧阳志远笑道:“回报就回报吧,反正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处理的?”

    江宗石道:“志远,你和楚浩南怎么了?有什么过节?”

    欧阳志远苦笑道:“眉儿在空海傅山医院上班,我和眉儿已经谈恋爱,楚浩南到医院去纠缠眉儿,被我打了一顿,他又在眉儿母亲的面前告了一状,结果,眉儿的母亲开车到龙海,要抓回眉儿。”

    江宗石一听笑道:“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回来和解就可以了,你和颐秋水也没有什么,就是他说错了一句话,你可把人家整的给你下跪了,现在,两人又赔了你两个亿,我看就算了,他们两个人被禁止进入红楼一年。”

    江宗石和楚浩南、颐秋水两人一直在合作做生意,昨天,三个人又商量好了,一块进军龙海市傅山县,而欧阳志远就在龙海的傅山县担任办公室主任,他不想让三个人之间弄得太僵。

    欧阳志远道:“江大哥,我当然听你的,可是我放手了,人家能放手吗?”

    欧阳志远知道,这两个家伙,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主儿,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已经答应罢手,几天后,我们三大集团,就要进军龙海,第一站就是你们傅山的新工业园,呵呵,到时候,你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可要给我们优惠政策。”

    “你说什么?江大哥?你们要加入新工业园的建设?我的天,太好了。”

    欧阳志远狂喜至极,他没有想到,江宗石要进军傅山。傅山工业园如果能让很多建筑的集团进来,半年内建好工业园,还是有可能的。

    江宗石的江石集团可是在山南省赫赫有名呀。

    不过楚浩南和颐秋水要来,自己可是不怎么欢迎,即使两个家伙来了,一定派人盯紧他。

    “你们新工业园的手续已经下来了,我已经看过你们工业园的规划图,规模不小,但十个亿的投资,还是不行的,规模可以再做大一点,昨天,我仔细的看了你们要建设的项目,其中那座污水处理厂的规模太小,你知道,药厂的污染是最严重的,而你们制药的企业,有清灵、天信、安康,以后肯定还有别的医药企业来入住。”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

    “江大哥,你对污水处理感兴趣?”

    欧阳志远知道,一个开发区的工业园,污水处理是最头痛的事,污水处理不好,一切都免谈。

    “志远,你不知道,你江大哥的江石集团,除了做房产开发,还做污水处理,山南省下面几个市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都是江大哥承建的。”

    秦剑笑着道。

    “太好了,江大哥,我正在搜极这方面的资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呵呵,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招标的时候,肯定优先你们,江大哥。”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江宗石想做傅山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谁敢不答应?

    “呵呵,志远,,负责你们工业园的领导是谁?”

    江宗石问道。

    萧眉微笑着道:“江大哥,呵呵,你还不知道,负责人就在你眼前。”

    江宗石一听,惊奇的看着志远。

    萧眉一抿嘴道:“志远就是新工业园的主任,具体负责新工业园的承建规划,整个工业园都是志远设计的。”

    “眉儿,你就别夸我了,我一个人可做不了这些事。”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哈哈,志远,不错,我看你明天就要回去吧,新工业园的手续已经办好,你要办的事情太多了。”

    江宗石道。

    “江大哥,我明天下午就回去。”

    欧阳志远道。

    这时候,进来一位红楼的服务生,躬身道:“欧阳先生,我们经理相见您。”

    江宗石和秦剑一愣,看着服务生,心道,红楼的经理要见志远?这怎么可能?就是自己要想见红楼经理,也不是很容易的。

    萧眉的眉头,微微的皱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萧眉的手道:“没事,放心。”

    欧阳志远对红楼有着极大的兴趣,现在人家经理要见自己,呵呵,这倒是个机会,自己看看红楼到底是个什么神秘的地方。

    “志远,说话注意点。”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

    “好的,江大哥。”

    秦剑拍了拍志远的肩膀道:“没事,放心去吧,红楼并不是很可怕。”

    “谢谢,秦大哥。”

    欧阳志远感激的看着秦剑。

    服务生带着欧阳志远,走了一道走廊,又一道走廊,如同迷宫一般。

    ………………………………………………………………………………………………

    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墙壁上的监控视频,在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欧阳志远赌博是的视频。

    一位面目冷酷的中年男人,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的一双手,当他看了几十遍的视频后,镜头终于定格在欧阳志远用手指敲击桌子的那一瞬间。

    中年男人身后的一位三十左右的的男子,留着寸头,显得极其的彪悍机警,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死死地盯住了欧阳志远手指敲击在桌面的瞬间。

    他的眼睛一亮,沉声道:“好高明的内劲,嘿嘿,不错,竟然能用内劲穿过桌面,达到骰盘里,震动骰子,达到自己所要的点数。”

    中年男人身后另一位身体高挑,二十四五的长发漂亮冷艳的女子,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们都能做到,什么不错,这有何难?”

    三十多岁的男子道:“李玫,我知道你能做到,但你能准确的听出来瓷杯里的骰子是几点吗?你能用内力无声的任意震动骰子旋转吗?你能做的无声无息吗?”

    “王超然,我也能做到。”

    这个叫李玫的冷艳女子,漠然的看了一眼这个叫王超然的男人。

    “你们看。”

    脸色冷酷的中年人再次把视频调到刚才贵宾室的镜头。

    特写镜头下,嘴角露出诡异神情的赌官,在拿起瓷杯的刹那间,小手指一伸,在瓷杯还没有离开盘子面的时候,赌官的手指已经拨动完了那粒骰子,闪电一般的缩了回来。

    这个赌官的动作真快,用了0.3秒的时间,就完成了拨动骰子岁的动作。

    这时候,镜头再次定格在欧阳志远的手指上。

    只见欧阳志远的手指又是敲在了桌面上。

    中年男人道:“欧阳志远的速度更快,他在发现赌馆作弊的同时,竟然把那粒骰子,又拨了回去。”

    “吴处,我们去试试他的斤两。”

    王超然看着中年男人道。

    吴处点点头。

    王超然和李玫互相看了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这两人每迈动一步,全身竟然极其的协调,迈步抬腿呼吸,极其的自然,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破绽和多费一丝的力气。

    所有的动作,如同电子计算机计算好了一般。

    ………………………………………………………………………………………………

    欧阳志远跟在服务生的后面,左转右转,绕了好一会,服务生竟然不见了,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我靠,这里竟然和迷宫一般,他们想干吗?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猛然感到一双凌厉的眼睛,在死死的盯住自己,让人毛骨悚然,几乎的同时,一股强烈的血腥气和让人窒息的杀气在左边狂涌而出。

    “嗖!”

    刀芒一闪,一道刀光如同毒蛇的獠牙,凭空刺到欧阳志远的心脏。

    这一刀,又快又准,刀芒一闪,刀锋就切到欧阳志远的左胸肌肤,那种痛彻骨髓的寒意,让欧阳志远的心脏骤然收缩。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他只有退,没有任何的反击机会。

    他已经感觉到了,冰冷的刀锋,已经刺破了自己的肌肤,欧阳志远的冷汗,瞬间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欧阳志远的身形简直就是一道残影,闪电一般的高速后退。他知道,只有自己躲过这一刀,自己才有生存的希望,才能反击。

    这一刀的速度太快了,就是自己,竟然仍旧被划破了肌肤。这是自己自从练武以来,第二次被划到。

    快了,在给自己五秒的时间,自己就能摆脱这一刀的控制。

    欧阳志远脚步加快,还没等他再次加快速度,右面猛然又出现一把刀,无声无息的刺向他的右肋。

    这一刀,比刚才的那一刀,更诡异歹毒。

    没有刀光、没有杀气、没有预兆,就从自己右边刺来。这才是必杀的一刀。

    原来左面的这一刀,竟然是为了迷惑自己,把自己逼到右边,右边的那把刀,才是致命的一刀。

    “嘶!”

    刀锋穿透了欧阳志远的衣服。

    欧阳志远猛然发射出一声刺耳的厉啸,身形化作一道青烟,左右一扭,五行步和影子,刹那间发挥到了极限,身子一扭,如同游鱼一般,神奇的从两把刀脱了出来。

    “咦!”

    一声惊呼在左边传来。

    刀锋一缩,一位身穿红衣的冷艳女子,手里握着一把如同秋水一般的尖刀,两眼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李玫看着这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竟然能躲过自己致命的一刀,让她大为惊奇。

    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自己这一刀之下。

    这年情人的身法真快,而且极其的诡异,好象一道青烟。

    “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

    欧阳志远手里暗暗的扣了两根银针,只要这个女人再向自己发动攻击,自己手里的银针,会毫不犹豫的射进她的的眉心。

    欧阳志远不敢大意,他知道,右边还有一把刀,待等着自己。

    “很好,不错,你可以去见你要见的人了。”

    红衣女子说完话,一闪身,消失在黑暗中。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身上的两点血丝,连忙擦去脸上的冷汗。

    我靠,红楼竟然是一座杀手组织,这个红衣女人真厉害,自己差一点伤到她的刀上。但右边的那把刀,更让人可怕,竟然无声无息的就刺了过来。

    如果不是自己把五行步和影子身法结合在一起,今天自己就会死在这里。

    好可怕的女人,还有那个没露面的男人。

    欧阳志远看了看四周,连忙沿着走廊,快速的向前走去。

    那个叫吴处的中年男人看着自己墙上的视频,眼里露出了一丝惊奇。

    欧阳志远竟然能躲过李玫和王超然联合在一起,发出的致命一击。这个年轻人不错,如果他能加入我们,我们的战斗力绝对会提高一个崭新的层次。

    “吴处,这人的身手不错,反应极其的敏捷,我和李玫没有留情,全力合击,竟然被他躲过。”

    王超然站在吴处的身后,小声道。

    “你们下去吧。”

    吴处淡淡的道。

    王超然和李玫互相看了一眼,走了下去。

    欧阳志远走到一座豪的房门前,四周没有出路了。他看着前面们,严神戒备,伸出手,轻轻的敲了一下。

    “进来吧。”

    一声淡淡的声音在里面传来。

    欧阳志远推开门,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如同标枪一般的站在那里,股股凌厉的威压,透着一种让人窒息浓烈血腥气,狂涌而来。

    欧阳志远的身形猛地一顿,噔噔的后退两步。

    好浓烈的血腥之气。

    这人一定是个杀手,而且是杀手之中的绝顶高手,他近来一定杀过人,要不然,他身上的血腥味,不会这样新鲜浓烈。

    这人的眼神透出一种凌然的正义和厚重。杀手的眼神怎么会这样厚重呢?

    “你就是红楼的主人?”

    欧阳志远看着那人道。

    “我不是,我是吴处。”

    那个叫吴处的中年人,说话间,他身上的浓烈血腥气和威压,刹那间,如同潮水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坐吧。”

    中年人示意欧阳志远坐下。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看着中年人。

    这时候,一位年轻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漂亮的卡,走了过来。

    那个叫吴处的男人,点点头。

    年轻人走到欧阳志远前轻声道:“欧阳先生,赌官的事,对不起,这里有一张卡,就当我们红楼赔礼了。”

    年轻人说完话,把那张卡递到欧阳志远手里。

    这是一张镶着一颗钻石的红楼卡。

    欧阳志远不知道这张卡有什么用,连忙道:“谢谢。”

    “送欧阳先生出去吧。”

    那个中年人摆摆手,脸色有点疲倦。

    欧阳志远看着他的脸色一变,轻声道:“您有内伤和外伤?”

    中年人一惊,在停顿了两秒钟后,点点头。

    “能让我给您看看吗?”

    欧阳志远小声道。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你是医生出身,看看吧。”

    说着话,他微微的咳嗽了一声,一丝血迹在嘴角流出。

    欧阳志远神情一变,猛地伸手去抓他的手腕。中年人的手腕奇妙的一缩,欧阳志远竟然一把抓空。

    “好手法。”

    欧阳志远赞叹道。

    自己的这一抓,看似平常,但是里面含有五行门的擒龙手。竟然被这位中年人奇妙的手法躲过去。

    “呵呵,我给你看看脉象。”

    叫吴处的中年人一欧阳志远这样说,笑了笑,把手腕递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把手搭在吴处的手腕上,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你受了严重的内伤和刀伤,如果再不及时的治疗,就怕有生命危险。”

    欧阳志远看着中年人道。

    “呵呵,死不了。”

    中年人沉声道。

    “我能治,现在就治疗。”

    欧阳志远看着这人的眼睛道。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凌然的正气和铮铮铁骨,就算他是杀手,也绝不是滥杀无辜的人。

    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人该死,但却被法律判为无罪。就是行凶强和奸杀人,也被可耻的法官,不判死刑了。

    中年人看了欧阳志远一眼,点点头道:“好,你给我治疗。”

    “脱下上衣,你的刀口虽然只在心脏的外表,但强劲的刀气却震伤了你的心脉。”

    欧阳志远道。

    中年人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自己组织里,刚才通过特殊渠道,调集了欧阳志远的资料,知道欧阳志远是医生出身,会点中医,但没想到,他一按手腕,就知道了自己的伤情。

    年轻人走过来,帮助中年人脱光了上衣。

    欧阳志远一看到中年人的胸口,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的胸口上,密密麻麻的排满十几道蚯蚓一般的旧伤。

    一道让人恐怖的反卷新伤口,就在他的左胸口上。

    这道伤口,是被对方快速劈的,如果再深一点,中年人的心脏,就会被劈破。真是危险至极。

    这一刀的速度极快,又快又准又狠,绝对是个高手干的。

    虽然伤口经过了处理包扎,但没有处理到位,而且有点感染。

    欧阳志远摸出来手术盒,看着年轻人道:“你帮我把他放平,伤口感染了,需要重新清创消毒缝合,内伤也要治疗。”

    欧阳志远说着话,开始准备手术。

    中年人和年轻人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年轻人帮助中年人脱掉上衣,平躺在沙发上。

    欧阳志远先给他消毒,在消毒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中年人腰里有一把枪。

    清创的时候很痛,中年人硬是没有吭声。欧阳志远给他上了局麻膏药。

    这一刀的力量很大,把周围的皮肉都震个向外反卷,很是恐怖,有的地方竟然露出了白骨。

    欧阳志远先用刀把所有发炎的腐肉,全部割掉,露出新鲜的创面,然后再快速的缝合。中年人听着肠线穿过自己的皮肉,脸上竟然一副坦然。

    年轻人看着欧阳志远那熟练的刀法和手法,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半个小时候,欧阳志远把他的伤口缝合好,拿出生肌膏,涂到伤口上。

    药液刚涂到伤口上,整个伤口一股清凉。

    “呵呵,好药!”

    中年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拿出银针,快速的消毒,手指一捻,一根银针扎进中年人的心经。

    紧接着,欧阳志远快速的捻动手指,一根根银针在手里飞出,眨眼间,中年人身上,布满了二十几根银针。

    每一根银针扎进自己的身上,中年人的身体就感到从针眼出传来极其舒服的酸麻。

    二十几针下完,欧阳志远已经是大汗淋淋。

    年轻人连忙递过来毛巾。

    欧阳志远接过来擦干汗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休息了一会。

    用笔写了一个药方子,递给年轻人道:“三副药,当茶喝,就可以了。”

    “谢谢您。”

    年轻人接过药方。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十五分钟到了。

    欧阳志远手掌一拂,二十几根银针被他收起,所有的针眼出,都沁出一粒淤血。

    “好了,三副药喝了,内外伤一定痊愈。”

    欧阳志远看着中年人道。

    吴处站起身来,只觉得全身舒服通泰,伤口已经不痛不痒了,过去那种说上一句话就气喘吁吁的胸闷症状,完全消失。

    “呵呵,不错,欧阳先生,谢谢你了。”

    吴处伸出了手。

    欧阳志远微笑着也伸出了手,两人握在了一起。

    “在山南有什么事,找我,打这个电话。”

    吴处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在欧阳志远眼前一晃。欧阳志远记下了。

    吴处手指一捻,那张纸条化为纸屑。

    “宏泰,送欧阳先生。”

    吴处微笑着道。

    看着欧阳志远园区的背影,吴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错,一定想法设法让欧阳志远加入我们。想不到欧阳志远的医术,竟然如此的精湛神奇。

    ………………………………………………………………………………………………

    萧眉、江宗石、秦剑他们等的如同热锅蚂蚁一般。欧阳志远去了快一个小时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来。真是急死人了。

    萧眉看着江宗石道:“江大哥,志远会不会出事?”

    江宗石道:“以志远的心智,他不会有社么麻烦的,萧眉,放心吧。”

    秦剑看着江宗石道:“红楼经理,找志远干吗?赌官的事,我们已经交涉完了,怎么么会又把志远叫了过去?要不要报警?”

    江宗石道:“不能报警,再等一会吧。”

    两人刚说完话,就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过来。

    “志远,你可回来了,我担心死了,怎么才来?”

    萧眉一声大叫,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志远,回来了,怎么到现在才来?”

    江宗石和秦剑也走了过来,满脸关心的问道。

    “谢谢江大哥。秦大哥,我没事,红楼经理就送给我一张卡,说了一会话,我就回来了。”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被伏击和给吴处治伤的事,都不能说。

    “一张卡?我看看什么卡?

    江宗石道。

    欧阳志远把那卡递给江宗石。江宗石一看,脸色狂变,不由得大吃一惊。

    “至尊钻石卡!”

    江宗石失声道。秦剑和萧眉一听,也是吃了一惊。

    红楼的卡,有一种镶嵌钻石的卡,叫至尊钻石卡。拥有这种至尊钻石卡的客人,就是红楼的最尊贵的客人,年费全免,可以在全国的红楼,任意免费消费。

    就是整个山南省,就怕只有这一张至尊钻石卡。

    “红楼经理给你的?”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这还有假吗?”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不可思议,志远,祝贺你呀,拥有至尊钻石卡的人们,不论有什么困难,只要找到红楼,红楼都会全力以赴的帮助持卡人,呵呵,志远,你发了。”

    秦剑笑呵呵的道。

    “志远,收好这张卡,别让外人看到,走吧,天不早了。”

    江宗石看着几个人道。

    “十一点了,走吧。”

    四个人走出了贵宾休息室。

    一楼大厅,人们已经散尽,只有秦萌萌、游思雨、王俊青和周杰,在休息室里还在等他们。

    “欧阳大哥,你们可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秦萌萌连忙跑了过来。

    “是呀,欧阳大哥,我们都急死了。”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道。

    王俊青和周杰,也连忙走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几个人这样关心自己,心里很感动。

    “呵呵,不早了,谢谢萌萌、思雨、俊青、周杰,咱们回去吧。”

    几个人走到红楼门口,欧阳志远拎出一箱子神仙醉和玉春露,送给了王俊青和周杰。

    王俊青和周杰在品酒会上每人都喝了一杯,立刻就喝上了瘾,正打算向欧阳大哥要一瓶,拿回家孝敬自己的老爷子,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送给两人一箱子,两人分了酒后,高兴的离开了。

    欧阳志远又领出两箱子送给了江宗石和秦剑,自己留了两箱子,给萧眉的父亲吧。

    欧阳志远和江宗石秦剑他们道别。

    ………………………………………………………………………………………………

    不远处的黑暗之处,一辆高级奔驰车,楚浩南和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离开红楼,两人的眼里闪出凌厉的杀机。

    欧阳志远,我一定不让你走出南州。

    楚浩南阴森森的咬牙切齿。

    “你的人准备好了吗?”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

    “已经埋伏好了,嘿嘿,就等着欧阳智远上套了,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志远,你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红楼经理没难为你吧?他为什么送给你一张至尊钻石卡?”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眉儿,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是给我的补偿,呵呵,就是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不想把自己怀疑红楼是杀手集团的事说出来,免得萧眉为自己担心。

    “眉儿,新工业园马上就开始建设了,我明天晚上回去,你在南洲?”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

    “志远,我这几天要在南州进行新药宣传,我忙完这几天,就去傅山找你。”

    萧眉把头靠在肩膀上。

    “明天程琳琳、林凡导演,还有韩月瑶就要到了,你们做好接待。”

    欧阳志远道。

    “那是肯定的。”

    “志远,你走了,我会想你的。”

    萧眉抱住了欧阳志远的一条胳膊,拥在自己的怀里。

    志远的胳膊感到了萧眉胸前的温暖。

    “眉儿,我也会想你的。”

    欧阳志远轻声道。

    “那,今天夜里,我要和你一起睡。”

    眉儿的眼睛充满着浓浓的柔情。

    “呵呵,那啥……,干妈会说的,会笑话我们的。”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道。

    “小坏蛋,你不会别弄出这么大的声音?喘气的声音像大象,哼,楼下都能听见。”

    萧眉恶狠狠的道。

    眉儿一这样说,欧阳志远一下子就有了反映。

    “眉儿,那时候,呵呵,在战斗,能不用力喘气吗?再说了,有人的叫声,比我喘气的声音还要响,哈哈……。”

    欧阳志远笑着道。

    眉儿的脸色一红,伸手扭住了志愿的耳朵,急声道:“小坏蛋,再乱说,看我不扭掉你的耳朵。”

    “哈哈,饶命吧,眉儿,你叫的再响,我也不敢说了。”

    欧阳志远连忙求饶。

    “哼,在乱说,我……”

    萧眉的脸红红的,做了个切的动作。

    “啊,救命呀,这下没有了。”

    “啊!”

    萧眉一声惊叫,她感到了志远强大的生命力,在猛烈的跳动着,是那样的雄壮有力。萧眉感到自己的身子一下子软了起来。

    车子转过一个弯,街道中间,一辆被撞的变形的自行车倒在地上,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倒在路中间。

    “不好,有人撞到人了。”

    欧阳志远一声惊呼,快速的把车停到路边,打开车门,跑向中间的那个人影。

    萧眉一看到出了车祸,也立刻跑了下来。

    欧阳志远快速的来到那人的身旁,低下头去看那人的伤势,但黑暗看不清。欧阳志远连忙再低下头,想看个究竟。

    猛然,一包刺鼻雪白的石灰粉,从这个人手里撒了出来,直奔欧阳志远的两眼面门。

    这个距离太近了,欧阳志远发现石灰粉撒过来的时候,再想躲,根本来不及。

    倒在地上那个人,计算的及其准确,角度更叼。这种生石灰粉,极其的歹毒,只要洒进人的眼睛里,眼睛立刻就会被烧瞎。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

    “志远!”

    萧眉一声尖叫,扑了过来。

    萧眉看到了那包石灰粉打在了欧阳志远的脸上。她知道人的眼睛要是被石灰粉迷住,那双眼睛就会被烧瞎。

    这是谁这样歹毒阴险?

    在旧社会,小痞子瘪三,在暗杀人的时候,就喜欢先用石灰包砸人的脸,把人的眼睛迷得看不见的时候,立刻动手杀人。

    想不到这种事情,竟然在现代社会上发生。

    这时候,地上那个装死的男人,狞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手里多出了一把寒芒四射的西瓜刀,闪电一般的砍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几乎的同时,黑暗之处,十几个黑影,挥舞着砍刀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不要呀!”

    萧眉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手里猛然多出来一把西瓜刀,砍向欧阳志远的咽喉,只吓得一声尖叫。

    萧眉这一尖叫,立刻引来五六个小痞子,挥舞着砍刀,奔向萧眉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