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恐怖的伏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章恐怖的伏击

    “眉儿,你到后面休息一下吧。”

    欧阳志远开着车,跟在于洪涛他们的警车后面,看着萧眉道。

    萧眉也累了,颠簸了几个小时,又做了手术,但由于光线不行,萧眉累的全身如同散了架一般。

    “志远,开车小心点,我在你身边打个盹吧,靠着你,心里感到踏实。”

    萧眉说着话,笑了笑,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肩头上,闭上了眼睛。

    “呵呵,眉儿,睡吧,我的肩膀,永远是你的依靠。”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眉儿的头一靠在志远的肩头,困意就上来了,她幸福的闭着眼睛,进入了梦乡。

    白云寺大隧道,有三公里长,是这条高速路最长的隧道。

    隧道的出口阴暗处,停着一辆奥迪,两个面目阴沉的男人,每人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注视着隧道出口,等待着攻击信号。

    这是一个最佳伏击点。

    由于隧道里的光线和外面的光线不一样,司机在刚一出隧道的时候,眼睛有点不适应光线的变化,眼球来不及调节焦距,这时候的视力是最差的。

    如果这时候,埋伏在暗处的奥迪车猛一打开大灯,罩住对方,对方的眼睛会立刻什么都看不见,而身体就会曝露在对方的灯光下。

    这时候,枪手就可以一枪干掉对方。

    这两个杀手,很会选地点。

    “一号注意,目标出现……不好,有警车。”

    手机里传来一个人的惊呼。

    隧道中间,还有一个负责观察报信的杀手,当他看到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时,也看到了几辆警车。

    “有警车?”

    一个杀手冷冷的看了令一个杀手一眼。

    “枪击方案取消!”

    一个杀手冷冷的道。

    “实行第二套计划。”

    这辆奥迪,慢慢的开出阴暗的角落,如同幽灵一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距离白云寺隧道出口两公里的地方,叫老鹰嘴,是最危险的地方,悬崖峭壁上,经常有巨石滚落。

    而现在,几块巨石,已经被人松动,只要轻轻一用力,那几块巨石,就会立刻掉下来,巨大的冲击力,会砸碎公路上一切。

    一个黑影,在黑暗之中,一边抽着烟,一遍用红外线望眼镜,看着路灯下,偶尔过来的车辆,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狞笑。

    “二号注意,目标出现,准备攻击,让过警车。”

    手机里传来阴森森的声音。

    这个黑影猛地扔掉烟头,看了一眼路上昏暗灯光下的那辆越野,猛地一踩千斤顶的液压装置,千斤顶自动升高,一块巨石立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向下滚去。

    这个黑影快速的跳跃着,连续在不同的地点,放下了七八块巨石。

    欧阳志远的越野,和前面的警车距离,大概有五十米,当他的越野车刚到老鹰嘴的时候,后面的一辆奥迪赶了上来,超过自己,消失在前面。

    欧阳志远有点奇怪,开车的奥迪司机,似乎狠狠地盯了自已一眼,欧阳志远顿时感觉到,那个司机的眼神,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说不出的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欧阳志远看着消失在前方的奥迪,心道,这是什么人,眼神怎么这样难看。

    他刚想到这里,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在山顶上传来,几乎的同时,上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震天轰鸣。

    不好,有巨石滚落。

    “眉儿,醒醒,快坐好。”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把萧眉叫醒,虽然萧眉身上系了安全带。

    “小心,志远。”

    萧眉也感到了强烈的危险,不由得大叫道。

    “放心眉儿,你丈夫死不了。”

    这个杀手计算的极准,第一块巨石,瞬间就砸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一看一块巨大的石块,砸了过来,欧阳志远立刻把车速提高到极限,帕杰罗瞬间发出震耳的轰鸣,猛地向里一拐头,瞬间就贴到了山体,车体几乎擦着岩石,高速向前狂奔。

    “轰!”

    大地狂震,飞沙走石。那块巨石,几乎擦着欧阳志远越野车的后尾,砸在了公路上。

    “轰隆隆!”

    又是一块巨石砸啦下来。

    欧阳志远猛一打方向盘,越野车猛地向公路边的外延横移,车子一沉,外面的两个车轮,已经到了公路的外延,两个车轮几乎悬空。

    萧眉的心脏几乎蹦出来了,但她紧紧地闭着嘴,两手死死的抓住座椅,就是不能发出惊恐的喊声。如果自己的尖叫分了欧阳志远的心神,两人今天就完蛋了。

    “轰!”

    有时一声震天的巨响,那块巨石正砸在越野车里面的路面上,震得越野车几乎跳了起来。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冒险,那车开到公路的外沿,越野车就会被砸扁。

    欧阳志远顾不上擦去冷汗,一声怒吼,再次把车狠狠地开向里侧。

    “轰!轰!轰!”

    这下是几块巨大的石头一起滚下来。

    欧阳志远再次把车速提到极限,越野车好像利箭一般,窜了出去。

    但前面的一辆减速的警车,立刻让欧阳志远陷入了绝地。

    最后面的这一辆警车,听着后面巨石砸在公路上的声音,惊天动地,这名警察司机减速后,想看看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他这一减速不要紧,从后面高速开上来的欧阳志远,不得不减速。但如果自己减速,头上的几块巨石,会立刻把欧阳志远砸为肉泥。

    情况极其的危机。

    欧阳志远一声大吼,猛打方向,让越野车高速贴向悬崖峭壁,一下子两轮着地,整个车身几乎立了起来,贴着悬崖,高速的向前冲去。

    “轰轰轰!“

    连声巨响,整个高速公路如同塌方一般,那几块巨石,狠狠地砸在了公路上,那辆警车已经被砸成扁铁,埋在几块巨大的石块之中。

    车里的那个警察,已经没有救了。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终于找了一个伸向悬崖里面的停车点,立刻熄火停车。

    前面的几辆警车也立刻停下来,处长于洪涛带着警察冲了过来。

    所有的人看到,昏暗的路灯下,最后的那辆警车,已经被砸扁。

    里面的那位警察,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

    “快扒石头!”于洪涛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看着刚刚还和自己一起战斗的兄弟,转眼间就被埋在巨大的石头中,所有的警察都流着泪,冲了过来。欧阳志远也立刻下车,冲向巨石。

    但每块巨石都有几吨重,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搬动的。

    众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根本搬不动石头。

    所有的警察看着巨石下,被砸扁的警车,都流着泪脱下了警帽,向牺牲的警察默哀。

    欧阳志远流泪了,一位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

    萧眉走下车来,抽泣着,靠在欧阳志远的身上。

    很长时间后,救援的车辆和吊车才来到,当吊车把巨石搬走后,那辆警车的惨样,已经目不忍睹。

    整辆警车被砸的扁扁的。

    欧阳志远向上看着高高的山崖,心道,那些巨石针对的是谁?是自己吗?如果是针对自己,是谁要杀了自己?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眼里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气。不论是谁,要想杀老子,老子首先干掉你。

    整个车队开出高速路口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天信药业所有的高层都在高速出口的路上,来迎接天信药业董事长萧眉。十几辆高级轿车,排满了公路出口旁边的小广场,而且还有一个大型乐队。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都是你的手下?”

    萧眉微笑着点着头道:“都是天信药业的高层管理人员。”

    欧阳志远停下车来,萧眉从车里走出来,一位年龄在46左右的贵妇人微笑着带领着人迎了过来。

    “欢迎董事长归来。”

    “哗哗哗!”

    十几位管理高层,拍着手掌,欢迎着萧眉,乐队开始奏乐。

    警察里的于洪涛看着那些高级轿车,又看了一眼隆重的欢迎仪式,心道,好家伙,欧阳志远厉害呀。

    于洪涛和欧阳志远握着手道:“志远,谢谢你的帮助,要不是你的话,这两名罪犯,我们根本抓不到,在南州,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笑道:“你客气了,于哥。”

    两人握手告别。

    萧眉看着副董事长冯秀梅走过来,萧眉的眼睛湿润了。

    “冯姨……”

    萧眉一次子扑进了副董事长冯秀梅的怀里,抽泣着。

    萧眉当年创业的时候,就是冯秀梅一直在帮助自己,冯秀梅在萧眉的眼里,如同妈妈一般。五年前,萧眉离开南州,就把天信药业交给了副董事长冯秀梅。

    五年过去了,副董事长冯秀梅已经把天信药业做大做强了,成为山南省最大的制药集团企业。

    “呵呵,萧眉,回来就好,你一回来,我就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冯秀梅一直把萧眉当作自己的亲女儿看待。

    “嘻嘻,冯姨,那可不行,天信药业,离不开您。”

    萧眉抱着冯秀梅的胳膊,笑嘻嘻的道。

    “老了,该退休了,以后呀,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冯秀梅抚摸着萧眉的脑袋,笑呵呵的道。

    “呵呵,冯姨,你可不能老,这不,咱们发明养颜美容膏的高手,我都给您请来了。”

    萧眉微笑着指着志远道。

    “呵呵,萧眉,给我介绍一下吧。”

    冯秀梅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位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年轻人。

    萧眉趴在冯秀梅的耳边,红着脸道:“冯姨,他叫欧阳志远,我的未婚夫,以后,您就把他当儿子吧。”

    冯秀梅经历坎坷,一直没有结婚,无儿无女,萧眉就是她的女儿。当年萧眉抗婚出走,就是冯秀梅给萧眉出的主意,可惜,萧眉的未婚夫林志远,还是没能逃脱楚浩南的魔爪。

    冯秀梅一听萧眉这样说,她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

    “萧眉,我哪里有这种福气,能有这么一位英俊潇洒的儿子呀?”

    冯秀梅心里酸酸的。

    萧眉抱着冯秀梅的胳膊,眼睛亮亮的小声道:“您认个干儿子吧,我以后,也就多了一位妈妈了,我也可以喊您妈妈了。”

    冯秀梅一听萧眉这样说,不由得有些心动,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心里充满着一种。

    自己无儿无女,无依无靠,如果能有一位干儿子,再加上如同亲女儿女儿一样的萧眉,自己这辈子也就没有白来人世一趟。

    “志远,这位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冯姨,也是我的干妈。”

    萧眉抱着冯秀梅的胳膊,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经常听到萧眉在自己面前说起这位如同萧眉的妈妈一般的副董事长,他知道,老人家一辈子经历坎坷,没结过婚,无儿无女,一直把萧眉当自己的女儿看待,又给萧眉把天信药业经营的蒸蒸日上,成为山南省最大的制药企业,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感动。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灵,功力深厚,早已听到了萧眉在冯秀梅耳边说的话,他就想成全冯秀梅和眉儿的心愿,微笑道:“眉儿,既然是你的干妈,那也就是我欧阳志远的干妈了,带着一个干字不好听,我以后就叫您妈吧。”

    欧阳志远说道这里,恭恭敬敬的看着冯秀梅,鞠了一躬道:“妈妈,您好。”

    欧阳志远这一声妈妈,把冯秀梅叫的泪流满面,激动不已,就连旁边的萧眉,眼泪,也流了出来。

    “我的好孩子。”

    冯秀梅一下子把欧阳志远抱在怀里,她过去的那些所有坎坷经历,在欧阳志远这一声妈妈之中,灰飞烟灭,全部化为乌有。

    周围的管理高层们,都被这一戏剧的变化惊呆了。呵呵,董事长的男朋友,一下子成了副董事长的干儿子。

    理解冯秀梅的人们,都为冯秀梅认了一位干儿子而感到高兴,人们禁不住的鼓起掌来。

    “呵呵,好孩子,你这一声妈妈,我不能让你白叫,给,这是妈妈给你的见面礼。”

    冯秀梅说着话,把一张卡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我有钱,不能用您的卡。”

    “你这孩子,怎么不能用妈妈的卡?你是我的儿子,用我的卡,不是该用的吗?”

    冯秀梅笑着道,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萧眉一眼。那意思就是说,萧眉,快点劝劝志远收下。

    萧眉一看那张卡,她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冯姨就有一张卡,她的所有收入,都存在了那张卡里,卡里有冯姨的工资和分红。

    当年冯姨帮助自己创建天信药业的时候,她的股份是百分之十,那张卡里的资金,绝对有几个亿。

    以后,整个天信药业,都是冯姨,自己和志远的。

    “呵呵,志远,干妈给的,你就收下吧。”

    萧眉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挠挠头,一看萧眉让自己收下,只好收下,连忙道:“谢谢妈妈。”

    呵呵,所有的人都笑了。

    “上车吧,回天信药业总部。”

    冯秀梅看着自己刚刚认的干儿子。

    “我开车吧。”

    志远坐在了驾驶室上,萧眉和冯秀梅都上了越野,冯秀梅的司机,开着奥迪,在后面跟着。

    整个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向天信药业集团的总部。

    ^^^^^^^^^^^^^^^^^^^^^^^^^^^^^^^^^^^^^^^^^^^^^^^^^^^^^^^^^^^^^^^^^^^^^^^^^^^^

    楚浩南在后半夜接到了伏击欧阳志远失败的消息,还有一个更让他生气的消息就是,杀手推下来的石头,砸死了一位省厅六处的公安干警。

    这个消息让楚浩南十分的生气。

    他知道,死了省厅的公安,省厅一定会排出最好的破案精英,来追查凶手的。他不想让任何麻烦牵扯到自己。

    楚浩南拨通了一个电话,阴森森的道:“你的行动,很让我失望。”

    “对不起,少爷!”

    电话里传来一位老年人沙哑的声音。

    “切断所有的线索。”

    楚浩南恶狠狠的对着电话道。

    “我知道,少爷。”

    楚浩南卡死了电话。

    “少爷,颐秋水求见。”

    跟班楚环园小心意义的走进房间。

    楚浩南一听颐秋水来见自己,微笑道:“客厅里见吧。”

    颐秋水可是江南省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集团——万通集团的副董事长,他的父亲颐长江白手起家,在十年前,创办了万通集团。颐长江是经商奇才中的奇才,经过十年的打拼,万通集团已经成为江南省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集团。

    颐秋水和自己是燕京大学的同学,而且同一班级,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

    今天,颐秋水来找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现在不是在江南省中了好几段高速公路的标吗?

    楚浩南快步走向客厅,还没进门就笑着道:“颐秋水,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你不在江南修你的高速公路,跑到山南省干嘛?莫非想来抢我的山南高速公路?”

    客厅的沙发上,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长的文质彬彬的二十**的男人,连忙站了起来。

    就是这样的一位美男子,却长了一副深眼窝、鹰钩鼻,这一下子就破坏了这人的文雅和高贵,反而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呵呵,浩南,我的江南高速路都修不完了,哪里有时间来抢你的山南高速?

    颐秋水大笑着伸出手,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一位少女端来了两杯茶,放在了两人前面,退了出去。

    “说说你们江南省高速路建设的怎么样了?”

    楚浩南笑着看着颐秋水。

    “呵呵,还能怎么样,和你们的进度差不多,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联合建设一个工业园的项目。”

    颐秋水微笑着道。

    “喂喂,颐秋水,贪多嚼不烂,挣不了的钱,咱们的高速路建设,都够我们忙乎的了,你还想搞什么工业园?”

    楚浩南苦笑着道。

    “呵呵,浩南,要是别省的工业园,咱们不插手就不插手了,但这是咱们自己地盘上的工业园,你不会让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把钱挣走吧。”

    颐秋水笑道。

    “自己的地盘上?最近想建新工业园的,就是龙海市傅山县的那个投资十亿的小工业园,哈哈,颐秋水,你做生意,是不是连一只小蚯蚓也不放过?一个小小的十亿工业园,你也要不放过?”

    楚浩南哈哈嘲笑着道。

    “浩南呀,你只知道,工业园投资十个亿,但你知道他们的工业园面积有多大吗?都是谁来投资建厂?投资多少?呵呵,这可是一块大蛋糕,如果我们不分吃了,晚了的话,就被别人分了。”

    颐秋水道。

    能让颐秋水动心的投资,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秋水,说说听听。”

    楚浩南被勾起了兴趣。

    “现在,我们得到可靠消息,台湾恒丰集团要投资20个亿,建立电子工业城,和恒丰有关联的日本山田株式会社、川崎株式会社、本田株式会社,南韩的金朴电子集团、仁川电子、新加坡的金城电子、智能电子,都要来投资,这些集团可都是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和汽车集团,光这些集团的投资,我算了算,就有一百多个亿。国内的制药厂,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清灵集团、安康集团、三九药业,还有你们南州的天信药业、山南酒业、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都已经在新工业园,选好了厂址,手续一下来,他们立刻动工建厂,还有,美国的几家电子企业和制药业,也是看中了傅山县的水质和没有污染的环境,很快就要到傅山考察,如果这些企业都进入傅山县工业园,你说,傅山县城的地皮,会不会翻番?那个小县城会急速的膨胀,龙海市更会急速的扩建,到那时候,哈哈,浩南,这可不是十个亿的投资了。”

    颐秋水大笑道。

    楚浩南一听颐秋水这样分析,也是笑了起来。

    “好,我们就进军傅山县的工业园。”

    楚浩南呵呵笑道。

    “还要拉进来一个人。”

    颐秋水笑道。

    “谁?”

    “江石集团的董事长江宗石。”

    颐秋水呵呵笑道。

    “好,有了江宗石的参与,傅山县和龙海市,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

    楚浩南大笑道。

    江宗石,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石集团的董事长。

    颐秋水和楚浩南联合,他看中的是楚浩南的父亲楚晓宇,是山南省的副省长,他的爷爷楚夫勇,是中组部的副部长。

    而要江宗石加入,颐秋水看中的是他的父亲,山南省省长江川河。

    他们三个人已经多次联手进军很多城市的房地产开发。

    而楚浩南和江宗石看中的是颐秋水的智慧。

    江宗石、楚浩南对颐秋水的智慧,极其的佩服。所有进军的方案和策略,都是由颐秋水策划,楚浩南和江宗石实施。

    这次高速公路的分段招标,三个人联合在一起,江宗石和楚浩南拿下了山南省境内三分之二的路段,而颐秋水通过楚浩南爷爷的关系和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的父亲,江南省省委书记陈超然的关系,拿下了江南省的三分之一的路段。

    颐秋水给江宗石打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参加红楼举办的周末舞会。

    这个周末舞会,参加的人,都是山南省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全是山南省上层社会的年轻一代的精英,每个人都持有红楼金卡。

    ………………………………………………………………………………………………

    萧眉坐在越野车的后面,依偎在冯秀梅的身旁,看着前面开车的欧阳志远,脸色红红的,抱着冯秀梅的胳膊,小声道:“干妈,您看怎么样?”

    冯秀梅看着萧眉娇羞的模样,忍不住的拍了拍萧眉的头道:“眉儿,不错,我女儿有眼力,小伙子英俊潇洒,眼睛里充满着智慧,思维敏捷,呵呵,对我的眉儿肯定不错的。”

    “呵呵,干妈,志远一声妈妈,把您叫的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在您眼里,他什么都好。”

    萧眉系笑呵呵的道。

    “眉儿,抓住属于你的幸福吧,志远这孩子真的不错。”

    冯秀梅拍着萧眉的脸蛋道。

    “呵呵,干妈,你看志远什么都好,你竟然把你养老的钱都给了他,你就不怕他带着你的钱跑了?”

    萧眉笑着道。

    “呵呵,志远不是那样的人,我看出来了,这孩子的心地善良,嫉恶如仇,孝心很重,而且很顾家,眉儿,幸福就在你眼前,你年龄不小了,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

    冯秀梅笑呵呵的道。

    “干妈,不忙,志远才23岁,他刚进入仕途,等他变得成熟起来再说吧,如果结婚早了,我怕把他约束住了,反而不好。”

    萧眉微笑道。

    “呵呵,眉儿,善良的男人,都会多情,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对感情优柔寡断,很有可能到处留情,也许不是他的本意,但世事难料,所以呀,你要看紧点。”

    冯秀梅是过来的人,她看人极准。

    “干妈,志远不是那样的人,他一直爱我,我相信他的。”

    萧眉看了一眼冯秀梅,又看了一眼在开车的欧阳志远。

    虽然萧眉和冯秀梅两人咬着耳朵说话,但欧阳志远听的很清晰,他听着自己的眉儿对自己是这样的相信,志远的冷汗流下来了。

    眉儿,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犯错误了。

    天信药业集团的总部,坐落在南州高科技园,十几层白色的主体办公楼拔地而起,红旗飘飘,很是气派。

    整个环境干净整洁,繁花似锦,到处流露出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办公大楼前,停满了很多来洽谈业务的车辆。

    萧眉走进自己原来的办公室,眼睛湿润了,自己的办公室和原来一模一样,任何地方都没有动过,只是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

    萧眉做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微微的把头向后仰着,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猛地睁开。

    志远看到萧眉的双眼,刹那间变得炯炯有神,明亮起来,一种强大的自信,在萧眉的脸上流露出来。

    欧阳志远知道,那个自信、倔强、阳光的萧眉,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呵呵,还真像个女强人。”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嘻嘻,志远,我不是什么女强人,我是你的妻子萧眉。”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走到欧阳志远的身旁,依偎在志远的怀里。

    “咕噜!”

    志远的肚子发出一声轰鸣。

    “眉儿,呵呵,我饿了。”

    欧阳志远呵呵的笑着。他们开了一夜车,早饭还没吃。

    萧眉亲了一下志远的嘴唇,小声道:“小坏蛋,走,一起去吃早饭,吃过饭你休息,午饭我们约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吃饭。”

    欧阳志远一听午饭的时候,约了霍天都,连忙道:“眉儿,你认识霍天都?”

    “呵呵,我不认识霍天都,但干妈认识,干妈已经替你约好了,12点,明湖大酒店。”

    萧眉微笑着道。

    “谢谢干妈了。”

    志远在心里感激冯秀梅。

    “不要在我面前说谢谢干妈,她老人家,无儿无女,无依无靠,你是他的干儿子,你要给她养老送终。”

    萧眉低下头道。

    “眉儿,我知道,干妈很可怜,我一定象我的亲妈妈一样,好好的孝顺他老人家的,给养老送终。”

    志远握住萧眉的手道。

    刚要进来喊萧眉和志远来吃饭的冯秀梅,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冯秀梅的眼泪扑簌的流了下来。

    吃过饭后,萧眉安排好欧阳志远休息,自己回到了办公室。

    她微微的沉思了一下,坐在了办工作前,慢慢的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我是……萧眉。”

    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并不在南洲,他在燕京开会,开会的内容就是进一步加快步伐,推进改革开放的进程,会议的实质内容,就是要把改革的步子,再迈的大一些,特别是要加快贫困县的改革步伐,发展经济,让贫困县腾飞起来。

    会议上,第一副总理秦天涯总理亲自做了会议报告。

    昨天的会议日程是,每位省委书记,都要结合自己本省的实际情况,理论联系实际,列举出自己省里的一个贫困县,怎样让这个贫困县的经济,腾飞起来。

    萧远山的秘书王封国给准备的贫困县,就是龙海市的傅山县。

    全国20强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的名额预选,山南省报了三个,一个是海岛市的青阳县,这个县是以花卉产业为基础的大县,现在已经脱贫,第二个就是朝霞市的马珊县,这个县以生产有机无公害的大棚蔬菜为产业,现在也已经脱贫,第三个就是还处在贫困县里面的龙海傅山县。

    傅山县正好符合这个要求,而这一时期,傅山县正开始加快改革开放的步法,积极招商引资,近一个时期,招商引资取得极大的好成绩,特别是台湾恒丰集团开发崮山72群峰的八个亿,一次到位,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绿色环保有机林果业和现代化大棚蔬菜的投资,以及大力发展药材种植,清灵集团筹建的药材合作社,还有新工业园的申请,都被王封国给列举出来。

    会议上,萧远山结合了傅山县的具体情况,洋洋洒洒的讲了一个小时,获得了领导们的认可。

    会议后,秦副总理在探望大家的时候,亲自让人把萧远山请到了自己的房间,仔细的询问了傅山县的现在情况,以及以后改革开放的方向和细节。当秦副总理知道傅山县引进了大量的外资,正等着审批新工业园的事后,亲自给国土资源部打了一个电话,只要符合政策,尽快批复。

    秦副总理勉励萧远山,要在全省竖立起来一个贫困县,加快改革的步伐、脱贫致富的典型,让全省县市进行学习,具体的进程,要向自己回报。

    萧远山强忍内心的激动,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会议在昨天下午结束,他今天上午,就是在等傅山县新工业园的批复手续。

    有了秦副总理的那个电话,国土资源部昨天就研究了,说是今天上午就批复,手续就能下来。

    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就在龙海驻京办事处住着,在等这个手续。当他们知道,手续就要下来的时候,所有来的官员,都极其的激动。

    这时候,他接到了女儿萧眉的电话。

    当他听到女儿萧眉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萧远山的眼泪流出来了,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五年来,自从女儿离家出走,自己每时每刻都处在自责之中,特别是,他知道林志远出了车祸的时候,萧远山知道,女儿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叫自己爸爸了。

    萧远山现在看开了,他知道自己再向上升,已经不可能了。自己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有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内,一定要让傅山这个贫困县,富裕起来。

    今年,他曾经试着给女儿打电话,每次,女儿都是拒接,这让萧远山几乎绝望,但就在自己前一个月给女儿打电话的时候,女儿竟然接了。虽然女儿很冷淡,但自己从女儿那颤抖压抑的呼吸之中,还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是爱着自己的。

    这让萧远山高兴的发狂。

    妻子魏海娟和儿子肖秋鹏到龙海去找萧眉的这件事,萧远山到现在还不知道。

    最近几次的通电话,女儿萧眉的口气已经不再冷淡,渐渐的关心起来自己的身体,让萧远山想不到的是,今天,女儿萧眉,竟然给自己打电话。

    萧远山强忍主激动,轻声道:“女儿,我是你爸爸。”

    萧眉听到了爸爸颤抖的声音,眼泪流出来了。

    她沉默了好一会,擦了一下眼泪,轻声道:“爸爸,我在南州。”

    “什么?女儿,你……你来南洲了?”

    萧远山不由得大声道。他知道,女儿回到南洲,就说明,自己的女儿已经原谅了自己。

    “是的,爸爸,我在南洲?你在家吗?我带一个人去看你。

    萧眉知道,要把志远介绍给爸爸。

    萧远山一听女儿要回家看自己,顿时喜极而泣,连忙道:“女儿,爸爸现在就在燕京开回,估计下午就要回去。”

    萧眉一听爸爸在燕京开会,要下午才回来,心道,父亲要来到南州得瑟话,就怕要半夜了。

    “那好吧,我等您来电话。”

    萧眉挂上了电话。

    萧远山恨不得马上会南州,和自己的女儿见面。

    从燕京到山南省的南州,开车要用五个小时,如果坐飞机,不知道有没有航班。

    萧远山放下电话,猛然想起,萧眉说和一个人一起来看自己。那人是谁?是女儿新交的男朋友吗?

    ………………………………………………………………………………………………

    上午十一点半的时候,萧眉、冯秀梅和欧阳志远来到了明湖大酒店的预定房间。等待天都集团的董事长霍天都的到来。

    “干妈,我查了一下天都集团的资料,他们是近几年才成立的集团公司,您知道他们背后的背景吗?”萧眉看着冯秀梅道。

    “查不出来,萧眉,但我怀疑他们和燕京的霍家有关系。”

    冯秀梅道。

    “燕京的霍家?我的天哪,干妈,他们要真的和燕京的霍家有关系,我们这次就怕要失望了。”

    燕京霍家,无人敢惹。

    虽然霍老已经退下来了,但霍老的影响力,就怕十年内,还是没有人能超越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