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碰到硬茬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志远算了一下,一吨沙子是160元,每辆车加水两吨,就是360元,这十几辆车,一次下来,就是五六百元,一天下来,那不是几千元吗?

    欧阳志远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了一跳。

    他直接拨通了戴立新的电话。

    戴立新没有回去,他就住在彤辉大酒店。

    戴立新跟了郭文画已经4年多了,他很清楚郭文画的为人。现在,郭文画在利用自己的能力,来筹建新工业园。他要的是这份政绩。

    要在发改委来验收20强绿色旅游大县之前,建好工业园,这谈何容易?十个亿的投资,到哪里去筹资?就算上级拨款,最多给2个亿。

    就是筹集到10个亿,这可是一块肥肉呀,各方面的势力,会疯狂地扑了过来,来分食这块肥肉的。弄不好,自己就会栽在这个新工业园上。

    任何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这个新工业园,对自己又是一个绝好的升迁机会,自己如果顺利完成这个工业园的建设,郭文画就能如愿的当上龙海市委书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郭文画绝不会亏待自己的。

    赵丰年这人不行,他的私心太重,贪婪成性,老工业园这道关口,他就怕过不去。郭文画派自己下来锻炼,很明显,已经对赵丰年失去了信任,打算把他边缘化,让他自生自灭。

    赵丰年不是傻瓜,他肯定也能揣摩出郭文画派自己下来,用意是什么?

    自己虽然和赵丰年处在同一战线上,而且还是老乡,有句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以赵丰年为人处世的狠毒劲,自己不能不防呀!

    现在,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新工业园建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欧阳志远、何振南。

    嘿嘿,自己是郭文画手里的一杆枪,欧阳志远现在就是自己手里的一把刀。

    欧阳志远现在已经是新工业园办公室主任,正好,所有得罪人的事情,都让他去处理,嘿嘿,罪过他承担,成果老子享受。

    电话铃响了,吓了戴立新一跳。

    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还没有休息?”

    嘿嘿,刚想到欧阳志远,这家伙就来电话了。

    “戴县长,我发现了一个不好的情况,您来新工业园的收料场,不要声张。”

    欧阳志远的意思,就是要利用戴立新,打击郑俊熙。

    戴立新新官上任,这第一把火,自己就要让他烧到赵丰年的势力上。老工业园的建设中,郑俊熙干净不了,赵丰年覆灭的时候,郑俊熙也跑不了。

    戴立新一听是收料场有事,心道,收料场属于城建局的工程建设科,他们现在是在提前筹备建设用料,难道这方面出了问题?

    这个收料场,是赵丰年在前几天就准备好的。

    戴立新挂上电话,走出彤辉大酒店。

    他自己开车,奔向新工业园的备料场

    在距离备料场不远处,戴立新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连忙下来,迎了过来。

    戴立新停下车,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出了什么事?”

    欧阳志远冷笑着,指着十几辆正哗哗淌水的装沙车道:“戴县长,您看,那些车上的沙子,全是运往新工业园的备料场,他们在运往备料场之前,向沙子里面注水,每辆车的注水量,多达有两吨多。”

    戴立新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今天可是自己第一天在傅山县,嘿嘿,郑俊熙,你就这一点出息?向沙子里注水?你他妈的不想干了?老子今天就拿你开刀。

    戴立新怒气冲冲的就要给郑俊熙打电话,欧阳志远小声道:“慢着,您再到料场看看,坐我的车去。”

    欧阳志远要让戴立新亲自看看料场是怎样收料的。欧阳志远要让戴立新这一把火,烧到赵丰年和郑俊熙的骨头上。

    欧阳志远要戴立新坐自己的车去,是为了安全,自己的车可是经过改装的,玻璃已经被换成了防弹玻璃,骨架已经加固。

    自己三个人如果被他们发现了,说不定就会被灭了口,不能不防呀。

    戴立新点点头,拉开欧阳志远的车门,却看到里面坐着一位十分漂亮、气质高雅的年轻女子。

    戴立新一呆,心道,好漂亮的美女。

    “呵呵,我老婆,天信药业的董事长萧眉。”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这位是新来的戴县长。”

    “你好!萧董。”

    “你好!戴县长。”萧眉脸色一红,娇嗔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两人伸出手,握了一下手。

    好家伙,欧阳志远的老婆,竟然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

    这个消息让戴立新吓了一跳。天信药业可是山南省抗生素生产的最大民营企业,他们现在准备在新工业园建设一座更大的现代化高科技制药厂,投资好几个亿。

    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她的背景极深,虽然自己还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背景到底是谁,但自己曾经在无意中听到市委书记周天鸿亲自说过,天信药业享受龙海市投资的最优惠的待遇。

    能让市委书记周天鸿亲自过问的企业,背景能不深吗?

    欧阳志远不简单呀。戴立新曾经仔细看过欧阳志远的简历,当时,看得他目瞪口呆。欧阳志远从一个小医生,当上了何振南的秘书,再坐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竟然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怎么可能呀?而且他在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三上两下。

    欧阳志远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做到了科级,这简直就是在坐火箭。

    乡镇的官员,能做到科级,本来就极少,有的人穷极一辈子,也就做到副科级。自己已经四十多了,现在才是个处级,就怕这辈子,也升不到厅局级了。

    欧阳志远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竟然得到市委书记周天鸿的赏识,周天鸿很有可能升迁到山南省担任副省长,那么,欧阳志远的前途无量呀。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戴立新在想什么,他把车开到收料场的一个黑暗之处,让萧眉在车里不要下来,他和戴立新顺着墙根,快速地接近过磅处。

    欧阳志远指着过磅处小声道:“戴县长,你看!”

    戴立新早已看到了,雪亮的灯光下,司机在给过磅处好处之后,哗哗淌水的卡车,一辆又一辆的经过电子磅。

    有的司机直接塞钱,有的扔一条好烟,王明乐身后的一个大纸箱子,已经装满了香烟了。

    戴立新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他刚想走出来,就觉到,脑后一股急风,一根手臂粗的木棍,高速地砸向他的后脑。

    戴立新脸色狂变,他知道有人袭击自己,想要躲开,根本来不及了。

    完蛋了,没等到明天正式报道,今天就被人袭击了。

    戴立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一股大力猛地一拉,戴立新被拉到欧阳志远的身旁。

    “嘭!”

    一声闷响,粗大的木棍,一下把地上的的两块青砖,砸的粉碎,砖屑横飞,其中,一点碎片蹦到了他的脸上,戴立新只觉得有液体在脸上流下。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猛拉戴立新,戴立新知道,今天自己就交代了。

    五六个大汉,光着脊梁和上身,两眼露出极其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戴立新和欧阳志远。

    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恶狠狠的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老子的地盘偷东西,找死吗?来呀,把这两个王八蛋,抓起来,打断他们的狗腿。”

    剩下的几个大汉,挥着木棒就扑了过来。

    “住手,我是副县长戴立新,马上让你们的领导来见我。”

    那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听戴立新说他是副县长,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你狗日的胡咧咧,傅山县什么时间有个副县长戴立新?我还是县长他爹呢,给我狠狠的打。”

    几个凶恶的大汉,根本不听戴立新说话,几根木棒发出尖利的怪啸,砸向戴立新。

    戴立新就是一个书生,他玩阴谋诡计可以,但在这些凶徒面前,就毫无办法。

    只吓得戴立新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欧阳志远看着戴立新害怕的样子,知道自己该出手了。

    眼看着木棍打下来了,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拉戴立新,把拉到自己的身后。欧阳志远知道,今天要过过打人的手瘾了。

    欧阳志远身形如同闪电一般,一脚踢在最前面的那个大汉的胯下。

    “嗷!”

    那个家伙一声惨叫,被欧阳志远一脚踢成个大虾米,弓着腰,倒在地上,翻滚着,惨叫不止。

    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被一个小白脸一脚踢倒在地,不由得勃然大怒,咆哮着道:“给我往死了打,打死了老子用钱摆平。”

    五六个大汉,恶狠狠的挥舞着木棒,扑向欧阳志远。

    戴立新一见欧阳志远一脚踢到一个壮汉,又看到几个大汉扑向欧阳志远,连忙大叫道:“志远,小心。”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这几个饭桶,我还不放在眼里。”

    说话间,欧阳志远一个外摆腿,一脚扫在一个大汉的腮帮子上。

    “嘭!”

    一声闷响,那个黑大汉,张嘴喷出一口血水和几颗牙齿,惨叫着砸进一个水汪里。

    “哈哈,就你们这些饭桶,想和老子打架,哈哈,还差得远呢。”

    “碰!碰!”

    欧阳志远再次两拳轰飞了两个大汉,然后猛一转身,一个撩阴脚,把最后的一名大汉踹飞。

    戴立新只看得目瞪口呆,我靠,欧阳志远的战斗力,太强悍了吧!好,打得好,以后我到哪里去,一定咬带着欧阳志远。

    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看自己的手下,竟然让一个小白脸放倒了,不由得勃然大怒,嗷嗷的狂叫道:“快来人呀,打死人了。”

    负责收料的王明乐看到了自己请来看场子的人,竟然被人放到了,立刻暴跳如雷,大声叫道:“哪里来的野种?敢到老子的地盘撒野,给我狠狠的打。”

    王明乐一下命令,三十多个看场子的大汉,连同车上下来的司机,挥舞着铁锨木棍,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其中,两个司机,竟然发动起来大卡车,高速地撞向自己。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要是自己,自己还能应付一会,但戴立新还在自己身后,自己不能让戴立新受伤。

    欧阳志远一拉戴立新道:“快走。”

    他拉起戴立新就向外冲去。

    “截住那两小子,给我往死里打。”

    王明乐一看欧阳志远和戴立新两人的打扮,就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是不是什么小偷,就怕是那些没事找事的记者。如果他们拍下来自己收礼的镜头,还有像沙子里加水的镜头,自己就完蛋了。

    所以,王明乐恶狠狠的叫着,截住欧阳志远和戴立新。

    这些壮汉,都是王明乐雇来的,专门看护城建局的工地和料场的,他们都是小痞子出身,平时就喜欢打打杀杀,现在一听王明乐截住那两个人,那些大汉,从四面包抄过来。

    欧阳志远知道,情况危急,他不怕这些大汉,害怕的是,两辆大卡车,现在,那两辆卡车,高速地一前一后,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一个大汉,拉着戴立新冲向暗处的越野车。

    “轰轰轰!那辆大卡车,怒吼着,还有五六米就撞到了自己和戴立新了。

    欧阳志远冷笑着,一边跑,弯腰捡起了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向大卡车的玻璃。

    “碰!”

    一声巨响,砖头狠狠的砸到了那辆大卡车的挡风玻璃上。

    欧阳志远用了狠劲,这辆大卡车的玻璃,被打得粉碎。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猛地在黑暗中开了出来,冲向了欧阳志远。

    “快上来!”

    萧眉打开车门。

    “别让他们跑了,截住他们,每人500!”

    王明乐一看,对方开来一辆越野,就知道他们要跑,他知道,要是让这两人跑了,自己就麻烦了。

    那些大汉们,一听只要截住这两个人,每个人就有500块钱,所有的人如同吃了兴奋药一般,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其中好几个人,由于距离远,追不上,这几个王八蛋毫不犹豫的冲着欧阳志远和戴立新扔出了手中的木棒。

    七八根木棒,发出尖利的怪啸,砸向两人的后背。

    戴立新看着几根木棒砸向自己,吓得腿一软,扑通一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欧阳志远一个虎扑,护在了戴立新的身上,并把内力和劲气运在后背。

    “砰砰砰!”

    几根木棒狠狠地砸在了欧阳志远的后背上。

    “咔嚓!咔嚓!”

    两根木棒被欧阳志远的后背震断。

    “志远!”

    戴立新一声大叫,感动得眼泪流下来了。欧阳志远竟然舍身救下自己。

    “噗!”

    欧阳志远猛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天哪,欧阳志远为了救自己,受伤了。

    “上车!”

    萧眉大声叫道。

    欧阳志远一扯戴立新,上了越野车。

    萧眉开动越野,向外冲去。

    “志远,你受伤了!”

    萧眉一声尖叫,脸色变得煞白。

    戴立新的眼睛湿润了,他叫着道:“志远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没事,死不了,萧眉,不要向外开,掉头向里开,抓住那个收料的小子,对了,快报警。”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要趁热打铁,抓住那个收受贿赂的家伙,一定要做到,人赃俱获。

    萧眉大声:“刚才我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到。”

    “好,立刻抓住那小子。”

    这时候,戴立新快速的给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王凤杰打电话,第一时间向他们汇报了眼前的状况。

    萧眉猛一调转车头,向里冲去。

    越野车不逃跑,反而冲了进来,这让王明乐吓了一跳。

    我靠,这两名记者被吓疯了不成,哈哈……

    “快把门关上,逮住这两个小子,打断他们的狗腿。”

    王明乐哈哈大笑着。

    几个大汉嘎嘎大笑着,把大门锁死,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停车!”

    欧阳志远一声冷喝。萧眉连忙停车。

    “你们在车上别下来。”

    欧阳志远推开车门,冲了下去,如同闪电一般,扑向嗷嗷叫着的王明乐。

    王明乐猛然看到,车上冲下来一个小白脸,扑向自己。

    “快,抓住他。”

    王明乐狞笑着指着欧阳志远咆哮着。

    七八个大汉,挥舞着铁锨,劈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欧阳志远手脚并用,转眼间,踢飞了三个大汉,两拳擂在了另外两个大汉的肚子上。

    “嗷嗷!”

    两个家伙,惨叫着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瞬间逼在了王明乐的面前。

    “你……你想干什吗?”

    王明乐看着欧阳志远冒火的眼睛,吓得直向后退。欧阳志远一把抓住了王明乐的衣领子,扯了过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同时,一把把他身后的那个盛满高档香烟的纸箱子拉过来。

    我靠,这个大纸箱子拉出来,后面竟然还有两个箱子,里面全是高档香烟。

    “哼,你叫什么名字?城建局让竟然让你这种人在这里收料。你收受贿赂,收下注过水的沙子。这下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王明乐。

    王明乐脸色一变,知道不好,立刻嗷嗷叫道:“快来人,抓住这小子,砍死他,每人5000。”

    刚刚跑过来的几个大汉,手里立刻多出来了明晃晃的砍刀和西瓜刀,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手腕一翻,多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军刀,抵在王明乐的咽喉上,一滴污血珠,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他们再靠近一步,老子捅了你。”

    欧阳志远一顶,王明乐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在向外流血。

    “别……别靠前……”

    王明乐知道碰到硬茬子了。

    戴立新和萧眉走下车来,走到欧阳志远的身旁。

    这时候,刺耳的警笛声在远处传来。

    “轰!”

    一声闷响,几辆警车冲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到警车冲了进来,微笑着收起了刀子。

    王明乐只吓得脸色蜡黄,已经站不住了,一下子瘫倒在地。

    十几名警察拎着手枪扑了过来。

    “志远!”

    已经荣升新城派出所所长的王志良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

    欧阳志远道:“快把这小子铐起来,他放纵这些司机,向车里加水,而且公然索取贿赂,弄虚作假。”

    几个警察拿出手铐,咔嚓一声,铐住了王明乐。那些手持明晃晃砍刀、西瓜刀的家伙,一看警察来了,连忙扔下砍刀,抱头蹲在地上。看样子,这些家伙是惯犯了。

    “王大哥,这位是咱们新任的戴副县长,戴县长,这是新城派出所所长王志良。

    王志良一看,这位戴县长,脸上露出一道血口子,满脸的鲜血。而欧阳志远的嘴角上,也有血迹。

    “戴县长,我们来晚了,让您受苦了。”

    王志良一边说话,一边拨打120急救。

    戴立新道:“没事。”

    戴立新说着话,走向欧阳志远,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连忙道:“你是我的领导,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几辆轿车快速地开进来,停在了磅房前,何振南和王凤杰从车子上跳了下来,最后面,是脸色苍白的城建局长郑俊熙。

    “戴县长、志远,没事吧。”

    何振南一看戴立新满脸是血,欧阳志远的嘴巴也是血,不由得吓了一跳。

    王凤杰也连忙跑过来,关切地拉住两人的手。

    “我没事,受了点轻伤,戴县长的腮帮子被拉开了一道口子。”

    欧阳志远道。

    “郑俊熙,看看你手下的人干的好事,公然向沙子里注水,收受贿赂,被戴县长和欧阳主发现后,竟然关起大门,想要灭口,我看你的城建局长干到头了。”

    县委书记王凤杰暴怒了。

    工程建设副科长王明乐吓得早已瘫软在地,全身哆嗦着。

    城建局局长郑俊熙,冷汗早已把衣服湿透了。

    “王书记,我……我一定好好的彻查这件事。”

    郑俊熙结结巴巴的道。

    “不用你查了,公安局的同志会介入的。”

    何振南冷冷的道。

    所有看护场子的大汉和天源公司的司机,都被公安局的警察带走。

    120急救车拉着警笛,开了进来。

    “王书记,何县长,我没事,志远为了救我,伤的很重,被这些人打了几棍,都打吐血了。”

    戴立新大声道。

    “快,把欧阳主任和戴县长扶上救护车,立刻到医院检查。”

    何振南连忙招呼医生。

    萧眉和医生连忙扶着欧阳志远躺在了救护车的担架上。萧眉看着嘴角还有血丝的欧阳志远,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欧阳志远看看没人,向萧眉眨了一下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小声道:“我装的,没事……”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说的话,顿时一呆。

    “你个小坏蛋,担心死我了,回家再给你算账……。”

    萧眉狠狠掐了一把欧阳志远。

    “下去开车,过一会,我就出院,咱们回家。”

    欧阳志远眨着眼,调皮地笑着。

    萧眉也破涕为笑。

    这时候,医生又把戴立新扶上来。萧眉连忙下车,开着越野车,跟在救护车后面。

    欧阳志远知道,戴立新这个人心机极重,又是市长郭文画的心腹,而自己却是他们对立战斗队列的人,以后在工作中,就怕自己会处处受到戴立新的打压。

    欧阳志远掩护戴立新而受伤,是他故意装出来的,那几根木棒,根本不能伤害到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就是要让戴立新对自己心存感激,放松警惕。

    欧阳志远的身手极高,逼出一口鲜血是很容易的。

    何振南和王凤杰的车,在后面跟着,开进了新城医院。

    经过仔细的检查,戴立新就是皮外伤,腮帮子上那道伤口,是被砖头飞起来的碎屑割伤的。

    但在检查欧阳志远的时候,可就把大夫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利用内功,让心律变得不齐,一会快,一会慢,血压升高到260。

    大夫立刻就开出了住院单。

    何振南和王凤杰亲自把院长找来,把欧阳志远安排到最好的病房治疗。

    住院就要挂针,让萧眉绝没想到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欧阳志远,竟然害怕护士给自己打针。

    萧眉就不明白了,欧阳志远在给别人做手术的时候,是怎样下刀的?

    当一个漂亮的小护士,给欧阳志远扎针的时候,欧阳志远由于紧张,皮肤变得僵硬,小护士竟然把针头都扎弯了,也没能扎进欧阳志远的血管。

    萧眉在旁边差一点笑晕过去。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两人偷偷地逃出了医院,萧眉开着车,直奔自已经装修好了的别墅。

    “呵呵,小坏蛋,你竟然装的这么像,还喷了鲜血,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

    萧眉狠狠掐了一把欧阳志远的大腿。

    “啊!”

    欧阳志远嘶嘶的吸着冷气道:“眉儿,轻点,我可不是故意骗你,嘿嘿,我是为了以后的工作,才在这样做的。”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我知道了,你是想改善你和戴立新的关系?故意示好,是吗?”

    萧眉笑道。

    “嘿嘿,还是我老婆聪明。”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哼,谁是你老婆?小坏蛋,你别忘了,戴立新可是郭文画的秘书,他的心机并不比你差,你不一定能骗过他。”

    萧眉道。

    “呵呵,我做得天衣无缝,而且我救他又是实事,没有掺假,只是我在承受木棍的打击力度时,装着受伤,他就是神仙,也不会察觉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这时候,车子来到了一片风景优美的别墅区。

    这个地方,极其的漂亮,月光下,翠绿的杨柳,在岸边随风摇曳,傅山水库,清澈透明,一片朦胧。

    “眉儿,这是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看着一座座豪华的别墅,惊呆了。

    “呵呵,进去就知道了。”

    萧眉说缓缓停下车来,掏出一张卡在机器上一划,四个保安身边的不锈钢伸缩门自动打开。

    当萧眉把车停开在六号别墅前的时候,按下遥控器,别墅的不锈钢大门缓缓打开。萧眉直接把车开进院子里。

    “呵呵,到了,小坏蛋,这就是咱们的新家,我要把你娶过来。”

    萧眉伸出手臂,轻轻的抱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在欧阳志远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眉儿,这是你买的别墅?要娶我?”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是的,小坏蛋,我不想被别人打搅,这就是咱们的新房,志远,我爱你,抱我进去吧。”

    萧眉的眼睛,如同天空上面的星星,闪着亮光,清澈透明,柔情似水,含情脉脉。

    欧阳志远心里一热,轻轻的抱起自己的眉儿,看着眉儿的眼睛,轻声道:“眉儿,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抱着萧眉,萧眉把钥匙递给欧阳志远。

    当两人走进房子的时候,欧阳志远惊呆了。

    好漂亮宽敞的房子。

    房子内的装修,清新明亮,格调自然明快,一进这房间,就如同来到了春暖花开的三月一般,温馨惬意。

    “呵呵,真是不错,眉儿,我很喜欢。”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志远,爱我吗?”

    萧眉呢喃着,长长的睫毛颤抖着。

    “眉儿,我爱你。”

    欧阳志远亲了一口萧眉的红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