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替儿子报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冠才看着冯卫东那能刺透自己灵魂的阴森森目光,他害怕极了,他知道,冯卫东心狠手毒,最恨别人欺骗他。但自己如果不欺骗冯卫东,自己早就被冯卫东干掉了。横竖都是死呀,今天就怕自己过不去这道关卡了。

    这时候,一个人匆匆的走进来,在冯卫东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冯卫东的脸上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他转过脸来,目光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朱冠才。

    朱冠才感受着冯卫东那杀人的目光,呼吸几乎停顿了,冷汗顺着脊背,打湿了裤子。

    “嘿嘿,朱冠才,你是找死,你竟然敢隐瞒小鱼在你那里开房的事实,嘿嘿……”

    冯卫东一摆手,两个手下,押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踉跄着走了进来。

    朱冠才一看到这个女人,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下子瘫倒在地。

    这个女人叫赵丽丽,就是那天冯小鱼来喝酒的女领班。

    朱冠才给了这女人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被冯卫东找到。赵丽丽把冯小鱼那天和韩月瑶在一起喝酒开房后,失踪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嘿嘿,朱冠才,我今天先不杀你,留你一条命,等找到小鱼再说,要是找不到小鱼,你和赵丽丽,都要给我儿子抵命。”

    冯卫东阴森森的道。

    “老板,我错了,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的狗命吧,我一定全力配合您,找到少爷。”

    朱冠才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嘿嘿,说,那个女孩子长的什么样子?”

    冯卫东的两眼盯着朱冠才。

    “那是一个十**岁的新潮女孩子,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火红的皮衣,染着红头发……,对了,耳朵上带着十几个小耳环,那个女孩子喝醉了酒,又哭又笑,少爷抱着她开了房,进去后,我们就没看到他们出来。”

    冯卫东听着朱冠才的话,脸色狂变,脸色刹那间,一片煞白,

    韩月瑶!那个女孩子一定是恒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

    我的天哪,自己的儿子抱着喝醉酒的韩月瑶去开房!这个臭小子,老子早已吩咐你,不要去招惹那个小太妹,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恒丰集团是你能惹得起的吗?

    难道小鱼惹了韩月瑶,被恒丰集团的人带走了?

    当冯小鱼在自己面前提到过,要去追韩月瑶的时候,冯卫东就找人查了恒丰集团的内部资料。

    当他看到从香港传回来的恒丰集团的资料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恒丰集团可是亚洲最著名的电子集团之一,董事长韩建国,出身台湾军方,台湾和香港的很多道上的大人物,都是韩建国的弟子。

    自己的势力根本不可能和恒丰集团抗衡。

    冯卫东坐在沙发上,吸着烟,冷静了好一会,沉声道:“把老崔请过来,我要看看小鱼开房的那间房。”

    手下的人,去请人,冯卫东带着人,直奔快乐人家夜总会。

    冯卫东走进了冯小鱼最后开房的那个房间。他一进入那间房子,一种毫无征兆的撕心裂肺的悲伤在心头升起来。

    这种悲伤让冯卫东吓了一跳,心脏骤然暴缩,内心狂跳。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撕心裂肺的伤痛?难道儿子已经……。

    冯卫东不敢想象,他立刻带着人,对房间进行仔细地查看,希望能发现什么。

    他查看地相当细致,特别是床上的东西,但一无所获。

    当时服务员发现这房间少了床单以后,他们已经拿来了新的床单换上了。

    这时候,一个带着帽子的人,没有任何声息,如同鬼幽一般从外面走进来。

    “崔老弟,麻烦你了。”

    冯卫东看着戴着帽子的来人。

    那人点点头,取下帽子,露出一张阴森而狰狞的脸来。

    这人竟然就是被欧阳志远射瞎了一只眼睛,原傅山县公安分局副局长崔德成。

    这家伙,自从在白水山,被欧阳志远射瞎了一只眼之后,就一直在冯卫东这里养伤。养好伤后,他一心想着干掉欧阳志远,以报射瞎他眼睛之仇。

    冯卫东一直和崔德成相互勾结在一起。

    崔德成可是公安局出身,能做到公安副局长的位置,也不是吃素的。他对勘察现场,极其熟练细致。

    他仔细搜索着一切可疑的东西。床上已经被服务员换了新床单和被褥,没有任何的线索。当崔德成搜索到床对面的墙壁,他微微抽动着鼻子,脸色一变。

    墙上有种化学药品的味道。这是一种专门用来消除痕迹的最新化学制剂,很多间谍和黑道的人,都会用这种制剂。

    这种制剂一喷,什么气味、血迹,都会发生化学反映,被分解,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用这种高级的新型制剂,看来,对方的人绝不简单。

    当崔德成在墙壁和房门的缝隙之间,发现了一点东西的时候,他一种特制的工具,把那点东西取出来,放在一个微型放大镜下,仔细地观察着,看了好一会,他叹了口气,看了冯卫东一眼,沉声道:“不用再查看了,你儿子估计已经遭了毒手了。”

    “你说什么?”

    冯卫东一听自己的儿子已经遭了毒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把抓住了崔德成的胳膊,哆嗦着嘴唇,两眼死死地盯着崔德成。

    崔德成看着冯卫东道:“处理现场的人很老练,是个绝顶高手,墙壁上,被人喷了消痕制剂,消除了所有的痕迹,但墙壁上和门缝之间,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没有注意到,化学制剂没有喷到,那里面残留了一丝碎骨和脑组织,这是人的脑袋,在中枪后,喷溅出来的。你儿子在床上中枪后,压力和惯性,血液和脑组织就会喷溅到后面的墙上。处理现场的是一位高手,但门缝里,他没有注意到,也许是夜里,灯光太暗,被忽视了。”

    冯卫东的脑子嗡嗡作响,眼泪下来了,喃喃的道:“不可能吧?我儿子竟然中枪了?”

    冯小鱼是自己的小儿子,竟然被人杀了。

    崔德成看着冯卫东,疑惑的道:“你得罪谁了?”

    冯卫东哆嗦着嘴唇道:“我儿子和恒丰集团的继承人韩月瑶在这里开房,就失踪了。”

    “恒丰集团!”

    崔德成的脸色一变,嘴角剧烈地抽动着,他那只独眼的瞳孔如同猫一般,骤然暴缩。。

    嘿嘿,冯卫东和恒丰集团结仇,你冯卫东不是找死吗?你儿子看来白死了,你儿子肯定看到人家韩月瑶长的漂亮,想侵害人家,被恒丰集团的人给杀了。

    这趟浑水,自己还是不要趟的好,自己,绝不敢招惹恒丰集团的人。

    香港和台湾很多道上的朋友,过去都在军队里干过,他们都是韩建国手下的兵。

    “冯卫东,我劝你别查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的势力就是再大一千倍,也不能和恒丰集团为敌,恒丰集团动一动脚指头,你就会灰飞烟灭。”

    崔德成看着可怜的冯卫东道。

    “那我的儿子不是白死了?”

    冯卫东恶狠狠地道。

    “嘿嘿,这个世界上,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每天都会白死很多人,死了就是死了,就如同死了一只蚂蚁一般。你想报仇?嘿嘿,我劝你想也别想,恒丰集团的可怕程度,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

    崔德成冷笑着。

    冯卫东的两眼透红,充满着血丝,看着崔德成道:“我想请你帮我找到韩月瑶,并帮我报仇。”

    “嘿嘿,你找韩月瑶干什么?你儿子侵害人家,还想找人报仇?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帮你的,我还不想死。”

    崔德成嘿嘿冷笑道。

    “一百万!”

    冯卫东看着崔德成,嘴里喊出一百万,他要用钱来砸崔德成,让崔德成来帮助自己。

    “嘿嘿,一百万不少了,但要是没有命花这一百万,那可就亏本了。”

    崔德成嘿嘿冷笑道。

    “二百万!”

    冯卫东再次加价,他决心为儿子报仇。谁杀了我儿子,我一定要他死。

    崔德成摇了摇头,开始向外走。

    冯卫东的脸色开始惨变,他咬了咬牙。

    “五百万,外加这座快乐人家夜总会。”

    冯卫东咬着牙,喊出了自己的底线。

    但崔德成还是没停住脚步。冯卫东知道,如果崔德成不帮助自己,自己根本没有希望给儿子报仇。

    “嘿嘿,韩月瑶经常和欧阳志远在一起。”

    冯卫东看着崔德成的后背大声道。

    他知道,崔德成和欧阳志远有仇,这仇恨是不能化解的仇恨,崔德成的副局长,是被欧阳志远弄下来的,他的一只眼睛,也是被欧阳志远射瞎的,这仇不共戴天。

    只要自己说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经常在一起,崔德成肯定会感兴趣的。

    崔德成停住了脚步。他一听到欧阳志远这四个字,他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眼里猛然爆出股股让人毛骨悚然可怕的杀气。

    是欧阳志远毁了自己的一切,又射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

    这个人,该死。

    冯卫东一看崔德成停下了脚步,他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

    崔德成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自己可以冒这个险。现在自己居无定所,如果有了这份快乐人家的家业,自己就有了落脚的地方。再加上,自己还可以找欧阳志远报仇。

    “嘿嘿,一千万,外加这家夜总会,我负责给你找人杀人。”

    崔德成盯着冯卫东。

    “好,成交。”

    冯卫东咬着牙,答应了崔德成。

    崔德成看了看房间的几个人,眼里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机,他走到冯卫东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些人,要全部杀掉,免得走漏消息。

    冯卫东狞笑着点点头。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喝完酒,天已经不早了,两人走出了县政府大楼。

    漫天的星光飘洒下来,让人心情舒畅。

    “戴立新来担任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看来,郭文画掌管傅山县的力度,变得更大了,我们以后要更加小心。”

    何振南看着漫天的星光道。

    “江宗武、赵丰年、戴立新都是郭文画的人,他们的势力,空前暴涨,但我们和王凤杰联合,也不一定输给他们,就是王凤杰也会看出形势危急,他也会想到,和我们联合,还有一条出路,如果不联合就会完蛋。”

    欧阳志远道。

    “现在,郭文画已经给戴立新下了死命令,就是在半年内,一定要把新工业园建立起来,他是要捞政绩,一年后,就到了换届的时间了,赵书记可能要到省政府担任副省长,郭文画的目光,已经盯到市委书记的位置,他早已在省里活动了,目前,他的目标和我们的一样,就是尽快的把工业园建好,加快几个投资项目的顺进行,让傅山县进入全国20名绿色环保旅游的大县的行列,所以,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可能很好做,估计没有什么问题。”

    何振南微笑着道。

    “志远,十个亿的资金,筹集得怎么样了?”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红太阳、绿蔬、金鑫、凯旋他们都投资一个亿,清灵集团投资2个亿,这就有6个亿了,再加上你筹集来的1.5亿,就是7.5亿。手续办下来后,省里肯定还会下拨资金,再加上市里再给一点,估计资金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半年内要把工业园建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

    “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明天就以新工业园办公室和县政府办公室开始发布消息,公布招标,只要手续下来,立刻动工。但在建设的过程中,绝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质量要严格把关。”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我一定会把质量放在第一的。”

    欧阳志远道。

    “对了,志远,你的招商引资奖励的奖金下来了,恒丰集团的八个亿,已经能够到位了,你的奖金,有八十万,呵呵,不少呀,你要请客。”

    何振南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这八十万奖金,是不少,这钱我不会装进自己腰包的,我要捐给傅山县第一中学,设立贫困学生助学基金。”

    欧阳志远想起贫穷而好强的王雪,一个人靠卖花养活自己的奶奶,还要上学。这件事,对欧阳志远触动我很大。

    “设立贫困生助学基金?八十万不要一分钱?全都捐出去?”

    何振南笑着问道。

    “是的,我再想法多筹集一点,找个时间,送到傅山一中。”

    欧阳志远知道,傅山一中里的学生,大都是山里的孩子,他们都很贫苦,很多学生根本上不完学,就辍学回家种地去了。

    如果自己设立这项助学基金,就可以帮助很多的学生,完成他们的学业,来实现他们的梦想。

    “也算我一份吧。”

    何振南点点头道。

    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韩月瑶打来的电话。

    “月瑶,你在家吗?”

    欧阳志远问道。

    “呵呵,欧阳大哥,我在龙海市,程琳琳和导演林凡到了,他们现在住在龙海大酒店,明天一早我们直接到崮山天柱峰去拍风景宣传片,你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可以到天柱峰找我们。”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小丫头终于还是偷跑出来了,欧阳志远一想起,有高手在暗中保护韩月瑶,小丫头的安全,自己可以放心了,欧阳志远就不再说什么。

    “丫头,注意安全,别让我担心。”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这话话,咬了一下嘴唇,眼泪在眼前打转。

    “谢谢欧阳大哥,我没事。”

    韩月瑶关上了电话,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没有开灯,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让烟雾在自己的肺部里多循环一会。

    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死!要你死!

    赵丰年狠狠地把茶杯摔在地上。堂堂的常务副县长,在昨天晚上,竟然让欧阳志远关在门外,今天去拜访段正春,再次被撵了出来,耻辱呀,耻辱。

    欧阳志远再次担任办公室主任,而且还担任了新工业园的主任。欧阳志远真够狠的,脸市长郭文画都奈何不了他,只能乖乖就范。不过郭文画,你想清楚没有?欧阳志远可是你的敌人周天鸿的人,你养肥了他,自己也该倒霉了!你这是饮鸩止渴,让跟着你出生入死的手下心寒呀。

    十个亿的投资,这可是大块肥肉。

    自己本来想亲自主抓新工业园,狠狠地捞一笔,这下,已经不可能了。欧阳志远,为什么,你老是和我赵丰年做对?

    戴立新担任副县长,主管傅山县的工业。戴立新可是郭文画的秘书,眼前的红人,郭文画派来戴立新的目的是什么?

    赵丰年想起,郭文画看自己的那种失望的眼神,这让赵丰年吓了一跳。不会吧?难道郭文画要放弃自己?把自己边缘化?

    想到这里,赵丰年的眼角剧烈的抽动着,眼睛透出一种凌厉的恨意。

    哼,郭文画,你敢放弃我吗?我量你也不敢。

    戴立新这个人好象和自己不太对路,这家伙更加阴险狡诈,自己虽然和他都是郭文画的人,但要小心他,卖了自己。

    嘿嘿,雨季就要来了,欧阳志远、何振南,你们的死期,也快到了吧。

    赵丰年诡异的笑了……。

    清灵药业集团董事长段正春已经返回江南省,总经理康静和七八名药材技术人员,留了下来,她要在崮山镇药材市场,组建清灵集团药材合作社,免费向农民合作社员,提供种苗和技术指导。

    山南酒业集团的秦剑,在签完约后也回去了,他要等新工业园的手续。临走前,欧阳志远送了秦剑一箱子神仙醉,让他送给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感谢秦省长的帮助。秦剑吩咐,欧阳志远有时间来省城,自己一定带着欧阳志远好好的玩遍南州。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分开后,开车直奔天信药业中药厂。

    萧眉正想给欧阳志远打电话,就看到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已经开到了自己办公室的楼下。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美容养颜膏系列产品和生肌膏今天已经生产出来了,萧眉要让欧阳志远鉴定一下。

    欧阳志远推开萧眉的办公室,萧眉正站在桌子前,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呵呵,眉儿,那啥……我不会是这么的迷人吧?”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臭美,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快看看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

    萧眉微笑着在产品专用柜里,拿出生产出来的样品。

    “呵呵,礼盒外包装设计的不错。”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拿出来的漂亮包装盒,不禁眼前一亮。

    包装盒上,一位青春靓丽的美丽少女,站在碧绿青翠的竹海前面,在眺望远方,漆黑的长发,迎风飘舞。

    美容养颜膏,欧阳志远给萧眉设计的是系列产品,包括护肤增白蛋白蜜、养肤保湿靓丽蜜、香浴护肤沐浴液和黑发靓丽洗发水,一盒四瓶。

    欧阳志远打开每一瓶的产品,仔细的鉴别着。

    股股好闻的淡雅清香,飘荡在整个房间。

    “呵呵,眉儿,不错,很好。就按照这样生产,先不要卖,你这包装盒上的美女虽然漂亮,但影响力不行,这个美女,要换成影视界里最有人气的玉女明星,这样,销售才火爆。”

    萧眉笑道:“我们正打算请台湾最红的纯情玉女程琳琳做代言人,可是,人家说没有档期,再加上我们天信药业在国际上并没有什么影响,人家不肯接手。”

    “什么?眉儿,哈哈,你想聘请台湾的程琳琳,做广告代言人?”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是呀,人家不接。”

    萧眉叹了一口气。

    “眉儿,我要是能请到程琳琳给你拍广告,做咱们的产品代言人,你怎么谢我?”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萧眉。

    “嘻嘻,志远,别吹牛了,我们天信药业托了北京一家很著名的,和程琳琳关系很好的传媒广告公司,程琳琳都没答应,你说你能请到程琳琳,我不信。”

    欧阳志远嘿嘿笑着,看着萧眉道:“眉儿,不吹牛,我能请到程琳琳。”

    “哼,你要是能请到程琳琳,志远,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萧眉根本不相信欧阳志远能请到程琳琳。

    “嘿嘿,眉儿,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把程琳琳奇请来……”

    欧阳志远趴在萧眉的小耳朵上,坏坏的笑着,说了一句话。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的话,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呸,小坏蛋。”

    萧眉一把揪住欧阳志远的耳朵,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救命……谋杀亲夫了……。”

    欧阳志远惨叫起来。

    “晚上,那啥……那小丫头不在傅山了,咱们回家吧。”

    欧阳志远把家的那个字,咬的很重。

    “哼,别提上次那件事了,小丫头闯进来,差点把我吓死,我可不敢再被吓着了。志远,我今天给你一个惊喜。”

    萧眉轻轻的在志远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什么惊喜呀?”

    欧阳志远一听眉儿给自己一个惊喜,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志远,你就不能高尚一点嘛?走吧。”

    萧眉咬着牙,又一把掐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在办公室里传来。

    “眉儿,你吃饭了吗?”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看着萧眉道。

    “这不等你吗,小坏蛋。”

    萧眉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肩膀上,柔软的头发,拂过欧阳志远的脸颊,痒痒的,麻酥酥的,很是温馨。

    欧阳志远伸出手,揉了揉萧眉的秀发,道:“靠近新工业园的那个地方,有家南方人做的排骨米饭,味道不错,我请我老婆吃饭。”

    “谢谢,小坏蛋。”

    越野车停在米饭屋前。

    “眉儿,到了,就在这里。”

    欧阳志远走下车,看着眉儿道。

    “抱我下来。”

    眉儿调皮的垂下长长的睫毛,一丝笑意挂在嘴角上。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把眉儿抱下来。

    “下来了,我的宝贝眉儿。”

    萧眉闪电一般的在志远的唇上亲了一下,小声道:“奖励一下。”

    “呵呵,真香。”

    欧阳志远有点陶醉。

    “快点,晚了就没有了。”

    欧阳志远拉着眉儿的手,走进了米饭屋。

    米饭屋,很干净,没有几个人。

    “老板,来两份小排和两碗米饭。”

    欧阳志远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小桌子坐好,萧眉很喜欢欧阳志远宽厚温热的大大手拉着自己的手,那种感觉,幸福极了。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小声道:“小坏蛋,我要你天天带我出来吃饭,天天拉着我的手。”

    欧阳志远心中感到一热,微笑着眉儿道:“眉儿,放心,我永远会拉着你的手的。”

    欧阳志远说着话,握住了萧眉的两只小手。

    “米饭来了,两份排骨。”

    一股肉香和菜香飘了过来。

    服务员用托盘送过来两碗米饭和两份排骨。

    “真香,眉儿,吃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排骨和米饭放在眉儿面前。

    “呵呵,小坏蛋,吃吧,吃饱了回家。”

    萧眉小声道。

    欧阳志远扒了一口米饭,看着脸色红红的萧眉,小声道:“呵呵,回家?”

    “嗯,回家。”

    萧眉的声音低的像蚊子,眼睛好像要滴出水来,让人迷醉。

    两人刚吃完饭,就看到几辆大卡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车上装满了沙子,停在前面的一片空地上。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不远处停了十几辆装着沙子的大卡车,几个人在用水管子向沙子上注水。

    我靠,有注水肉、注水鸡,竟然还有注水的沙子。

    欧阳志远结完帐,拉着萧眉走了出来。

    这些是哪里的车?沙子送到什么地方的?竟然趁黑向沙子里面注水?不会是送到新工业园的备料场的吧。

    欧阳志远和萧眉悄悄走近那些大卡车。

    每辆车的车门上,写着天源集团的字样。

    赵宗亿的天源集团?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志远,他们在向沙子里面注水?这里距离新工业园很近,难道是送到新工业园备料场的?咱们跟着看看。”

    萧眉小声道。

    “好的,等他们开车,我录好证据。”

    欧阳志远把身上的签字笔,调好角度,拉着萧眉慢慢的向前走去。十几辆大卡车,都在用水管子,向沙子里面喷水。

    过了好一会,整个车队开始启动。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上了越野车,跟在后面。

    果然,车队开向了新工业园的备料场。

    为了在半年内把工业园建好,赵丰年在前几天,就已经让城建局长郑俊熙开始大量的备料了,整个备料场,堆满了小山一般高的沙子、水泥和石子,一辆又一辆的大型卡车,进进出出。

    负责进料的是城建局长郑俊熙的侄子郑晓山。郑晓山在城建局担任工程建设科科长,他今天没在备料场,在现场负责收料的是负责基建项目的王明乐副科长。

    王明乐一看来的车队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小儿子赵宗亿的送料车队,连忙站起来,走了过来。

    “呵呵,王科长你好,天源集团的送料车队到了。”

    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汉子,在驾驶室里,伸出头,看着王明乐,随手扔出来两条硬盒云烟。

    王明乐伸手接住两条云烟,又看了一眼哗哗向下流着水的车厢,点点头道:“过磅去吧。”

    “呵呵,谢谢。”

    十几辆大卡车,缓缓的开向过磅处。

    过磅的工作人员早已接到通知,看也不看那些如同瀑布一般的流水车厢,一辆又一辆的过着车的重量。但那个壮汉司机,还是扔给了那位工作人员一条云烟。

    不一会,十几辆大卡车,过完了重量,把流着水的沙子,卸到了巨大的沙堆上,一辆铲车,快速地把那些湿沙子推进了巨大的沙堆里。欧阳志远看到这一幕,脸色冷峻起来。

    一辆车的沙子,一般只能拉30吨,但加上水后,每辆车竟然能增加两吨多的重量。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欧阳志远已经变得理智沉稳起来,他并没有立刻上前制止这种行为。他要拍好证据,让戴立新看看,嘿嘿,好戏还在后面呢。

    戴立新现在新官上任三把火,正一心扑在新工业园的建设上。

    欧阳志远知道,戴立新和郑俊熙都属于赵丰年那边的人,乘此机会,挑起戴立新和郑俊熙两家的矛盾,让他们互相攻击,两败俱伤

    过了一会,又是十几辆大卡车,哗哗淌着水,开了过来,卸下他们车里的黄沙。

    萧眉看着外面的情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会吧?花花的流着水的大卡车,也能过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