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撤资风波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郭市长,您好!”

    “呵呵,秦总,欢迎你来傅山投资建厂。”

    两人握着手,走进了客厅。

    秦剑的秘书吴佳佳连忙给客人倒茶。赵丰年和王凤杰在后面陪同。

    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首先介绍了傅山县的投资环境和最优惠的政策,以及新工业园的情况。

    山南酒业集团的总经理王一鸣介绍了山南酒业集团在傅山投资的打算。

    经过昨天对欧阳志远提供的神仙醉酒质的化验和分析,他们已经研究决定,投资四个亿,在傅山县建一座大型的现代化高科技酒厂,位置就选在新工业园内。

    赵丰年和王凤杰一听山南酒业集团要投资四个亿,建设酒厂,两人的内心都是激动不已。

    郭文画知道,这又是欧阳志远的功劳。郭文画的内心,已经开始向欧阳志远倾斜,能利用就利用,但不能放任欧阳志远,否则,赵丰年就控制不了欧阳志远了。自己可以利用欧阳志远的能力,但一定要让他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只要对自己有利用价值,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利用起来。

    郭文画很想知道,欧阳志远和秦剑是什么关系,但他又不方便问。

    郭文画的秘书戴立新可是一位八面玲珑的任人物,最会揣摩领导的心思,在交谈中,他慢慢的把话题引到了欧阳志远身上。

    “呵呵,秦总,您和欧阳秘书的关系不错,如果在投资中遇到什么困难,您可以让欧阳秘书直接向何县长反映,也可以向市政府办公室反映。”

    戴立新更想知道,欧阳志远和秦剑的关系。他知道,欧阳志远是自己必须打压的对象,因为他是周天鸿的人。

    什么是秘书?秘书并不是外界看到的那样,给领导拎包、打伞、开车门,那种秘书,只是佣人,已经落到了下成。

    戴立新认为,秘书,就是领导手中的一杆枪,能替领导横扫一切,能替领导分忧解愁,更能替领导做领导不方便做的事情。

    打压欧阳志远,郭市长肯定不方便出手。

    最近,欧阳志远的风头,太盛了,再过一段时间,就怕赵丰年也控制不了他。郭市长看样子想利用欧阳志远,现在自己要考虑的是,要让欧阳志远给郭市长出力,又要让赵丰年控制住他。

    戴立新早晨通过和山南酒业的工作人员的交谈中,他已经知道,秦剑在昨天,已经和欧阳志远签了神仙醉配方合约,但他还没来得极向郭文画汇报。

    秦剑虽然只有二十五岁,但他在外面经历了很多,从小就生活在政治漩涡之中,他一听戴立新插话,提起欧阳志远,就知道,对方在这是在试探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关系。

    按照道理,戴立新在这个场合,是不能插言的.

    秦剑没有理会戴立新的这句话。戴立新是没有资格和自己说话的。秦剑不知道这位郭市长对欧阳志远怎么样,但他敢肯定,郭文画不是欧阳志远的朋友。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这时候,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走进来,小声的对着赵丰年道:“赵县长,清灵集团的人到了。”

    赵丰年连忙道:“郭市长,清灵集团到了。”

    郭文画微笑道:“你们出去迎接吧。”

    郭文画并没有出去迎接清灵集团的人。因为,山南酒业集团的人来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没能迎接秦剑,现在更不能迎接段正春,免得秦剑多想。

    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还有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县长江宗武,到门口,迎接清灵集团的人。

    房间内只剩下郭文画和秦剑他们。

    “呵呵,秦总,替我问好秦省长。”

    郭文画拜访秦剑的目的,就是拉好和秦剑的关系,好借机搭上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这条线,他的级别还够不上向秦剑的爷爷问好。

    “呵呵,谢谢郭市长的问候,父亲在我来之前,要我去拜访您,我还没来得极,您就来了。”

    秦剑微笑着道。

    “我一定要抽出时间,去拜访秦省长。”

    郭文画知道,秦剑说他的父亲让秦剑来拜访自己的话,那是客气,是秦剑信口说的。

    两人客气了一番后,郭市长就告辞了。

    一会,傅山县政府要和山南酒业协商合约协议。

    再说赵丰年和王凤杰带领官员来到彤辉大酒店前,一眼看到,欧阳志远正和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有说有笑的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里走下来,后面还有一位极其漂亮,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

    赵丰年的心里一沉,不会吧,欧阳志远怎么会和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在一起?而且段正春还从欧阳志远的车里走下来,这怎么可能?

    王凤杰的表情和赵丰年不一样,昨天晚上,欧阳志远不计前嫌,给足了自己的面子,把自己介绍给了秦剑,这让王凤杰和欧阳志远之间的关系,有点缓和。王凤杰看到欧阳志远和段正春在一起,心里并没有感到妒忌,只是心里奇怪,难道这项投资,又是欧阳志远拉来的吗?

    县政府文件里明确的规定,任何人拉来的投资,只要投资款项到位,县政府将按照投资额的千分之一来奖励拉来投资的人。呵呵,欧阳志远近一段时间拉来的投资,有几十亿了吧?恒丰集团的8个亿已经到位,红太阳的5个亿和绿蔬的5个亿,正在陆续投进来,如果再加上山南酒业和清灵集团,奖励肯定不少。

    恒丰集团到位的8个亿,欧阳志远的奖励,就有80万,那80万,市政府上报给省政府,已经批下来了,款项已经到了县财政局,回来通知欧阳志远去领。

    欧阳志远看到了县委书记王凤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副县长江宗武,从大酒店里迎了出来。

    “呵呵,段大哥,来,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县的县委书记王书记,王书记,这位是清灵集团董事长段董。”

    欧阳志远把两人互相介绍,巧妙的称呼段正春为大哥。

    “您好,王书记。”

    “呵呵,段董事长,您好,欢迎你来傅山投资。”

    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又把总经理康静,向王凤杰做了介绍。

    公开场合上,欧阳志远还是要给赵丰年的面子的。

    “段大哥,这位是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赵县长。”

    赵丰年听到欧阳志远在介绍自己的时候,竟然称赵丰年赵县长,这让赵丰年心里恨得痒痒的。

    这是介绍我吗?你一个小小的秘书,竟然直呼我的名字!欧阳志远,你昨天竟然敢那样侮辱我,你等着,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的。

    所有的人介绍过后,众人分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商谈投资协议。

    郭文画透过窗户,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清灵集团的董事长段正春走在一起,他的眉头紧锁着,看了一眼戴立新道:“傅山近来的几项大投资,是不是,都没有离开欧阳志远。”

    戴立新连忙道:“是的,郭市长,只有山田株式会社的汽车装配长和电子厂,是副县长江宗武拉来的,其余的所有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

    “你认为,赵丰年撤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是对是错?”

    戴立新的心里在揣摩着郭文画的心思,在欧阳志远和赵丰年之间,郭文画肯定会维护赵丰年的,因为赵丰年是郭文画的底班,更是郭文画掌控傅山县的中流砥柱。现在郭市长看到了欧阳志远的不凡能力。刚才郭市长问傅山近来的几项大投资,是不是,都没有离开欧阳志远,这句话,就说明了,郭市长想利用欧阳志远的能力,来取得自己的政绩,可是欧阳志远又不是自己战斗队列的人。

    这就让郭市长想用欧阳志远,但却又忌惮欧阳志远。

    “郭市长,欧阳志远暴打柴世强,他显然是不对的,赵县长处理欧阳志远,撤掉他的办公室主任,虽然是对的,但显然有点过激,这也说明,赵县长掌控不了欧阳志远,才出此过激的下策。”

    戴立新小声道。

    “你说,赵丰年掌控不了欧阳志远?”

    郭文画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失望,他看着戴立新道:“如果是你,你怎么处理?”

    戴立新心里一动,小声道:“郭市长,任何体制内,讲究的是在平衡中化解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除非对方是犯了国法。傅山体制内,欧阳志远是一匹黑马,这几个大的投资项目,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赵丰年却不会安抚利用欧阳志远,以至于,欧阳志远和赵丰年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我接到消息,昨天晚上欧阳志远狠狠地打了赵丰年一记耳光。”

    郭文画坐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的眼睛,眉毛一跳。

    戴立新看了郭文画一眼,继续道:“清泉大酒店本来是傅山县定点的接待酒店,欧阳志远为了报复赵丰年撤了他的办公室主任,他玩了一个手腕,把山南酒业集团的房间和清灵集团的房间,全部定在了彤辉大酒店,而且,连夜指使恒丰集团的总经理黄友平,退掉了清泉大酒店的房间,改住彤辉,致使我们原来在清泉大酒店定的房间,也改在彤辉,而且,傅山县政府的房间,也只能跟着挪到了彤辉。这一记耳光打得无声无息,让赵丰年失去了理智。赵丰年带着秘书马传武去兴师问罪,马传武这个人,更不适合官场,他只是仗着他的叔叔,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势力,当上了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他在辱骂欧阳志远的同时,辱骂了秦剑。欧阳志远利用了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的强势,在赵丰年的面前,再次暴打马传武,致使赵丰年当面向秦剑道歉。赵丰年本想进客厅,和秦剑拉好关系,可是,被欧阳志远以私人宴会为由,把赵丰年挡在门外。欧阳志远不计前嫌,反而把县委书记王凤杰让到客厅,介绍给秦剑。这记耳光彻底把赵丰年打蒙,堂堂的一位常务副县长,竟然被人挡在门卫,这让赵丰年的颜面,彻底丢尽。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一直想联合王凤杰,打压赵丰年,但王凤杰比较圆滑,在赵丰年和何振南之间,左右摇摆,起到了平衡的作用。如果我是赵丰年,我决不会把打压欧阳志远放在前面,而是要利用欧阳志远的长处,和欧阳志远一起把傅山的经济搞上去,但适当的时候,限制他的权力。”

    戴立新说完,看着郭文画。

    “可惜呀,利用欧阳志远的能力的同时,他的羽毛会渐渐变得丰满,等到傅山的经济上去了,他已经能飞翔了。”

    郭文画沉声道。

    段正春和欧阳志远来到定好的房间,两人再次紧紧地拥抱。

    康静在旁边,抿着嘴笑,她的心里热乎乎的。

    “好小子,23岁的正科级,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不错,我23岁的时候,还在制药厂当学徒呢,比我有前途。”

    段正春哈哈大笑道。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着道:“段大哥,别提了办公室主任了,让赵丰年给撤了。”

    “你说什么?你的办公室主任被撤了?为什么?”

    段正春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

    “撤啦,赵丰年手下的财政局长柴世强故意卡着补助款不放,耍我,让我打了一顿,这不,就把办公室主任给打丢了。”

    欧阳志远道。

    “这些王八蛋,大贪官。志远,你不当办公室主任,老子还来投狗屁资,我哪里不能投资建厂?老子的几个亿,投到哪里,那里的县长不给我兄弟个办公室主任当?你干脆不干这鸟差,跟大哥到江南清灵集团,副董事长的位置,我一直给你留着,年薪500万,比这强多少?”

    段正春一听欧阳志远被撤下来,他的火猛地燃烧起来

    康静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很冷,吩咐手下的员工道:“收拾好东西,准备退房。”

    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王友山带着所有的材料协议,和经贸委主任吴成金、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刚走进来,就听到了段正春的怒吼和康静让员工准备退房的声音。

    王友山在昨天,就恢复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他终于等到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了,他看到了欧阳志远走进了清灵集团董事长的房间。

    本来是王青峰要来和清灵集团商谈合约协议,准备下午签约,可是,王友山为了要羞辱欧阳志远,他主动要来资料,带着经贸委主任吴成金、招商办主任马凯军,趾高气扬地走进了段正春的房间。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不好的消息,清灵集团不准备投资了,而且要退房。

    这让刚刚一脚跨进来的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和王友山,尴尬不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欧阳志远一听段正春这样说,不由苦笑道:“段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带着这么多人来,不能百来一趟,这里的药材和水质,都是一流的……。”

    “嘿嘿,志远,你不要说了,你不做办公室主任,我绝不投资。我缺这点钱吗?我们江南省的经济,比山南省要强十倍,我们那里的开发区工业园,闭上眼随便摸出来一个,就比傅山县的工业园强一百倍,志远,我来这里投资,就是要帮你,而且,你们的新工业园,我准备投资两个亿,没有你的帮助,我段正春就没有今天,就傅山现在这种体制,老子把钱扔了,也不投在这里。”

    段正春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康静面沉如水,看着王友山和吴成金,大声道:“请你们出去,我们已经决定,撤销在傅山投资的决定。”

    这下,吴成金和王友山傻了眼。

    王友山结结巴巴的道:“这……这从何说起,有事好商量……。”

    “滚!”

    段正春一声低喝。

    王友山和吴成金还有招商办主任马凯军,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尴尬地退出房间。

    欧阳志远知道,段正春的性格,极其的倔强,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更改的。

    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正在看傅山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送来的合约协议,秘书吴佳佳走进来,轻声道:“秦董,清灵集团拒绝投资了,他们要退房。”

    “什么?你说什么?”

    秦剑一听自己的秘书吴佳佳这样说,不由得一愣。

    “清灵集团的董事长段正春,是欧阳志远当年的患难兄弟,他一听说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撤掉了,气得暴跳如雷,已经准备打道回府了,而且要聘请欧阳志远做副董事长,年薪500万。”

    吴佳佳道。

    秦剑猛然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动了几个来回道:“要不,咱们也帮助志远一下?”

    总经理王一鸣笑道:“可以,这个人情必须送。”

    秦剑呵呵笑道:“通知沈朝龙、杨凯旋,让他们也帮欧阳志远一下,他的办公室主任,被撤得太冤了,那就是个圈套。”

    秦剑说着话,拨通了沈朝龙和杨凯旋的电话,把情况和沈朝龙、杨凯旋说了一遍。

    “呵呵,秦总,一切听你的,我们再通知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让他们一起向市长郭文画施加压力,恢复欧阳志远办公室主任的职位。”

    杨凯泉呵呵笑着道。

    “好吧,就这样做。”

    秦剑放下电话,微笑着,看着手里的合约条款,摇摇头。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副县长江宗武,正在讨论下午签约的事,办公室副主任王友山和经贸委主任吴成金,脸色煞白,走进来。

    “王书记、赵县长,不好了。”

    王友山的神情非常的气愤,刚一进来,就大声咋呼着。

    县委书记王凤杰一声冷哼。

    “王友山,有话慢慢说。”

    王凤杰非常不满王友山的大嗓门。身为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王友山,竟然这样大呼小叫的,这样的素质,根本没有做公室主任的资格。

    王友山听到县委书记的冷哼,吓得连忙小声道:“清灵集团不准备投资了,他们要退房。”

    “什么?王友山,你说什么?清灵药业不投资了?还要退房间,这怎么可能?”

    县委书记王凤杰沉声道。

    “我们和吴成金、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刚一走进清灵药业董事长的房间,就看到欧阳志远在向段正春诉苦,发泄他对县政府撤掉自己办公室主任的不满,挑拨段正春不要在傅山投资。结果,段正春立刻暴跳如雷,叫嚷着要撤掉几个亿的投资,而且准备投资新工业园的两个亿,他们也不准备投了,而且辱骂我们,让我们滚。”

    王友山趁机诬陷欧阳志远。

    赵丰年一听,也吓了一大跳,欧阳志远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他竟然敢挑拨投资商撤资?如果清灵集团撤资,市长郭文画绝对会迁怒自己的。

    “王友山,你不要胡说,欧阳志远不会挑拨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撤资的。”

    县委书记王凤杰知道欧阳志远的为人。

    “嘿嘿,王书记,你不信看看去,清灵集团在收拾东西,正准备退房呢。”

    王友山灰头土脸的道。

    几乎的同时,市长郭文画也知道了清灵集团要撤资的消息和原因。郭文画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极其难看,一片铁青。

    “为什么?”

    郭文画看着一位工作人员道。

    “清灵药业集团的董事长段正春,一听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撤,他立刻翻了脸,他不光撤回几个亿的建厂投资,而且准备投资傅山新工业园的两亿,也不准备投资了。”

    那个工作人员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