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害怕打雷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月瑶一看欧阳志远不相信自己,连忙从厨房里端出来熬好的莲子粥。

    欧阳志远打开一看,一下子惊呆了。

    电磁锅内,一锅色香味俱全的银耳莲子粥,散发着清香,展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不可能吧?刁蛮任性、娇生惯养的小丫头,也会煲粥?

    韩月瑶脸色一红,轻声道:“欧阳大哥,我给你盛好,银耳莲子粥解酒的。”

    说话间,一碗香气扑鼻的银耳莲子粥,被月瑶递到自己面前。

    欧阳志远看着变了个人似的韩月瑶,心道,小丫头怎么了?受刺激过头了?难道是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和萧眉亲热,改变了自己的性情?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刁蛮任性的韩月瑶暗暗地喜欢自己。韩月瑶在欧阳志远眼里,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丫头。

    “呵呵,那啥?月瑶,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不错,真甜呀。”

    欧阳志远接过来韩月瑶递过来的莲子粥,喝了一口,一股香甜的清香,立刻充满在口齿间。

    欧阳志远的手指,在接碗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韩月瑶的小手,韩月瑶的身子不由得一颤,眼圈有点发红。

    欧阳志远三下五除二的喝光了一碗莲子粥,韩月瑶就像一位小妻子,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

    她又给欧阳志远盛了一碗。欧阳志远一气喝了三碗才罢手。

    “哈哈,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香的莲子粥,月瑶,手艺不错,你跟谁学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韩月瑶看着自己煲的莲子粥,几乎被欧阳志远喝光,小丫头高兴极了,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小的时候,跟奶奶学的,奶奶是台湾人,她很疼我,经常煲莲子粥给我喝,我就学会了。”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很喜欢喝自己煲的莲子粥,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月瑶,恒丰集团的所有房间,我已经让黄友平全部退了,已经搬到彤辉大酒店了,你一个星期内,不许出这房间半步,你能做到吗?”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

    “为什么,欧阳大哥?”

    韩月瑶不明白欧阳志远为什么这样做?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因为有人企图对你不利,月瑶,别的事,你不要问。”

    欧阳志远不想告诉韩月瑶,那天冯小鱼给她下药,想伤害她的事。幸亏小丫头已经喝醉了。

    欧阳志远已经让人在当天夜里,就把韩月瑶的保时捷开回来,藏起来了。

    今天冯卫东没有发现儿子失踪,三天内,他一定就会怀疑。

    虽然冯小鱼已经被那个黑衣人毁尸灭迹了,但最后和冯小鱼在一起的是韩月瑶。冯卫东一定会想法找韩月瑶的。

    再过几天,估计韩老爷子就会来了,到时候,有韩老爷子对付冯卫东就不用担心了。

    韩月瑶一听有人要对自己不利,脸色顿时一寒道:“欧阳大哥,你说,谁想对我不利?我告诉爷爷,灭了他全家。”

    欧阳志远苦笑道:“小丫头,这不是台湾,是大陆,是法治社会,最近,你不要出去。”

    “好的,欧阳大哥,我听你的。”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不再坚持。

    “天不早了,丫头,睡觉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好的,欧阳大哥。”

    韩月瑶收拾好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是她睡不着,在床上煎鱼。

    看样子,欧阳大哥和萧眉姐姐很相爱吧,自己怎么办?自己喜欢欧阳大哥呀。

    韩月瑶的脑子乱极了,迷迷糊糊的在做梦,梦里全是欧阳志远的影子。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接到了清灵药业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电话。

    “志远,我们明天早晨八点,就到傅山县。”

    电话里段正春笑呵呵的道。

    这一段时间,清灵药业的销售极好,他们的速效救心灵喷剂和清开灵注射液,已经打到外国市场,产品已经供不应求了,急需扩大再生产。还有,上次欧阳志远谈起的治疗肿瘤的药方,不知道欧阳志远研究的怎么样了。

    现在,由于环境污染,各种肿瘤已经上升到所有死亡人数中的头号杀手。世界上多少国际大财团的总裁,都死于肿瘤。

    如果欧阳志远能研究出来一种抗肿瘤药物,哪怕不能治愈,只能延长人的几年寿命,这个利润将是极其可观的。

    由于欧阳志远的药方,让清灵药业起死回生,一跃成为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制药龙头,更为了以后,能获得欧阳志远的治疗肿瘤的药方,董事会决定,把欧阳志远的股份由原来的百分之十,提高到百分之十五,并把去年不足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分红,补给欧阳志远。

    “呵呵,段大哥,明天早晨,我到城外去接您,你们下榻的大酒店,我已经在彤辉大酒店安排好了。”

    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在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进行着。

    嘿嘿,赵丰年,你不是撤了我的办公室主任吗?我让你有求我的时候。

    “好的,志远,明天上午见。”

    段正春挂断了电话。

    欧阳志远躺在床上,思考着下一步的细节。

    “轰隆隆!”

    一声春雷在远方的天际开始炸响。

    今年的春雷,来的很早呀。春天一过,雨季就要来临,文王峪大桥该合拢了吧,如果文王峪大桥在雨季来临之前,不建成通车,山洪下来,整个崮山镇就会和外界隔绝,道路被封,别说开发崮山群峰,所有的投资项目,都将进不去。20强旅游大县,更无从谈起。

    欧阳志远烦躁地坐起来,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今天,何振南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光平送到了龙海医院,肝癌晚期。刚回来不久。

    “志远,呵呵,你在彤辉大酒店,可狠狠地打了赵丰年的一记耳光呀,是不是有点过火?”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何振南的耳目,并不比赵丰年差,彤辉大酒店发生的一切,都有人及时的向何振南汇报。

    “反正脸皮已经撕破,现在势同水火,我本来已经发誓,以后不再打人,呵呵,谁知道马传武竟然狗胆包天,辱骂秦剑,哈哈,我只有勉为其难的替秦剑出手了,嘿嘿,赵丰年和王凤杰敢放屁吗?我打了马传武,赵丰年还使劲地向秦剑道歉,哈哈,真痛快。”

    欧阳志远大笑道。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把秦剑安排到彤辉大酒店,是有用意的。清泉大酒店作为县里定点接待的大酒店,是赵丰年亲自操办的,欧阳志远故意把山南酒业集团安排到彤辉,就是要赵丰年发怒,接着秦剑的强势,打击赵丰年。

    何振南相信,明天清灵集团,就怕也要下榻彤辉大酒店吧。这两大集团下榻彤辉大酒店,市长郭文画带来的官员,肯定也要下榻彤辉。

    呵呵,欧阳志远这次动静可不小,这小子真能闹腾呀。

    欧阳志远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他没有和自己说。他只是说,让自己看热闹,

    清灵药业集团和山南酒业集团都能听欧阳志远的,看来,欧阳志远和他们的关系不是一般呀。这厮怎么能给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秦剑,搭上关系。那条线可是能直通中央核心的。自己都没有能力搭上这条线,呵呵,这厮不简单呀。

    “何大哥,你听到雷声了吗?”

    欧阳志远的声音有点焦躁。

    “听到了,志远,怎么了?”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就知道欧阳志远有事。

    “何大哥,龙海的春季很短,春雷一响,雨季就很快的到来,如果文王峪大桥不能在雨季之前通车,崮山镇原来的老公路,就会有半年的时间被洪水淹没,咱们所有的投资项目,都将完蛋。”

    欧阳志远几乎吼了起来。他可是在龙海生活了二十年了,而且从小就跟随父亲,在大山里采药,知道傅山县的怪天气。

    何振南来到傅山县,还不到一年,他对傅山县的特别天气,可不是很清楚。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志远,你别着急,崮龙公路的通车时间,合同上是四月十日,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天都集团加紧的情况下,应该没有问题,我明天不一定能到彤辉大酒店参加签字仪式,我带着城建局和公路局的人,亲自去文王峪大桥看看。”

    何振南知道了文王峪大桥的重要性,他决定亲自去看看。

    “好的,何县长,所有的工作都能停下,就是文王峪大桥不能停。”

    欧阳志远挂了电话,他笑了,明天能正常签约吗?

    欧阳志远走到阳台前,看着远方的天际,一道闪电骤然亮起,沉闷的雷声滚滚而来。

    怀里的小瓷瓶在剧烈的晃动。

    “呵呵,小家伙饿了。”

    欧阳志远伸手从怀里掏出那个小瓷瓶,瓶盖一开,那条色彩斑斓的银背金翅大蜈蚣爬了出来,在欧阳志远的手上,亲热的爬着。

    这小家伙,被欧阳志远彻底的驯服了。

    欧阳志远打开窗户,轻声道:“去吧。”

    “吱吱!”

    银背金翅大蜈蚣一声欢叫,飞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之中,小家伙自己出去觅食。

    “咔嚓!”

    一个炸雷在天空炸响,整个天际一片雪白。

    “啊!”

    韩月瑶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闪电一般地冲进韩月瑶的房间。

    刚一冲进房间,身穿睡袍的韩月瑶就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全身剧烈地颤抖着。

    “欧阳大哥,我害怕。”

    欧阳志远这才放下心来,小丫头怕打雷。

    “呵呵,别怕,只是打雷。”

    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的小脑袋。

    韩月瑶修长白皙的胳膊,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整个火热的身躯,全部依偎在他的怀里,股股淡雅诱人的少女体香,飘进欧阳志远的鼻子里。

    这是对欧阳志远的忍耐力和控制力,有着极大的挑战。

    欧阳志远是个男人呀,而且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欧阳志远知道,韩月瑶只是个小丫头,自己可不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他强稳住自己的心神,咬着自己的舌尖,一阵剧痛在舌尖传来,翻腾的血海,慢慢平息下来,但是浑身已经汗津津了。

    “小丫头,快回被窝,我看着你睡觉,别着凉了。”

    韩月瑶看着满头是汗的欧阳志远,连忙从欧阳志远的怀里下来,伸出小手,摸了摸欧阳志远流汗的额头,失声道:“欧阳大哥,你怎么了?流了这么多汗?”

    欧阳志远连忙把韩月瑶推向床边道:“快进被窝。”

    小丫头抬腿钻进了自己的被窝,欧阳志远转过头,强迫自己不再看小丫头。

    “那你不能走,一会再打雷怎么办?”

    韩月瑶可怜兮兮地望着欧阳志远。

    还没等欧阳志远回答,老天已经回答了韩月瑶的问题。

    整个天际猛然一片雪白。

    “咔嚓!”

    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震得窗户嗡嗡作响。

    “啊!”

    韩月瑶一声尖叫,从被窝里弹起,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抱。

    这一下,让欧阳志远猝不及防,重心不稳,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欧阳志远正好压在了韩月瑶的娇躯上。

    那种温热的柔软和幽香,让欧阳志远呼吸几乎窒息了,心跳如同外面的急雨。

    欧阳志远再是正人君子,但男人的本能在刹那间就有了反应。

    “啊!”

    韩月瑶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两人的身体在刹那间都僵住了,谁也不敢乱动。

    欧阳志远猛地一咬舌尖,一阵剧痛在舌头上传来,这剧痛让欧阳志远的脑子顷刻间清醒。

    自己不能做出伤害韩月瑶的事情,自己已经有了萧眉,绝不能再招惹小丫头韩月瑶。

    “咔嚓!”

    又是一声炸雷响起,让欧阳志远的内心一惊,欧阳志远猛然离开了韩月瑶的娇躯,站起身来。

    “小丫头,睡吧。”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

    韩月瑶的身子缩进了自己的被窝,一种委屈失望在心头升起,眼泪流了出来,微微抽泣着。

    欧阳志远给韩月瑶盖好被子,就想离开,但炸雷一个接着一个,响个不停。

    韩月瑶掀开被窝,小声道:“欧阳大哥,进来吧。”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没敢进。韩月瑶拿出一个枕头,放在自己的身旁,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了笑,钻进了韩月瑶的被窝。两人互相看着,中间隔了一个枕头。欧阳志远伸手捏了捏韩月瑶的小鼻子,小声道:“睡吧。”

    黑夜中,韩月瑶的眼睛又黑又亮。欧阳志远可不敢再看韩月瑶,他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两人之间的枕头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韩月瑶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趴在自己的怀里,睡的正香。她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正缠在自己的腿上。

    欧阳志远连忙查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没有脱掉,这下,欧阳志远松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看着怀中的韩月瑶那甜美的睡相,内心再次怦怦直跳起来。

    小丫头长的真漂亮呀!可惜,自己不能再招惹了,嘿嘿,自己的抵抗力和革命意志还是可以的。

    欧阳志远悄悄地把小丫头的两条雪白的美腿,从自己身上拿起放好,然后十分小心的站起身来,轻轻地给韩月瑶盖好被子。

    欧阳志远走出韩月瑶的房间,这才感觉到,自己全身又酸又痛,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自己的胳膊腿,让小丫头压得又酸又麻。

    欧阳志远洗刷了一下,看了看冰箱里,还有很多的东西。就给韩月瑶留了一张纸条,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然后走下楼。

    磅礴的阳光,在东面照射过来,整个傅山水库,变得一片橘红。昨天夜里的春雨,让空气变得更加清新。

    新的一天开始了。

    欧阳志远在一个小摊上简单地吃过早点,开着帕杰罗,出了傅山县城。

    当清灵药业集团的车队,出现在欧阳志远的视线里的时候,欧阳志远笑了。

    他站在路旁,看着段正春的奥迪开了过来,笑得十分开心。

    自己和段正春是难兄难弟,当年,段正春的企业几乎倒闭,已经走投无路。而欧阳志远的家庭,更是困难至极,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也许是同病相怜,两人在药品器械交流会上,一见投缘。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笑了,当时的段正春,十分的落魄,头发没理,胡子也没刮,他们的药品展台,就是普通的感冒药和治疗胃病的大路货药品,根本没有什么特色,他们的柜台,几乎无人问津。

    挣钱的中成药,他们没有一样。

    段正春当时虽然落魄,但他眼里的那种坚忍不拔和倔强的眼神,让欧阳志远感到震惊,他知道,这人绝对是一位能干出一番事业的男人。

    欧阳志远毫不客气地指出了他们药品的缺陷和不足,以及配方的错误。这让当时他们的销售人员很不服气。

    欧阳志远那时候,由于营养不良,早晨没钱吃饭,长得虽然高大,但十分的瘦弱,好像豆芽一般,几乎所有的销售人员和工作人员都哄笑起来,只有副厂长康静,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没有笑话自己。

    段正春听了欧阳志远的话,眼睛亮了起来。他立刻拉着欧阳志远,和康静,在附近的小饭店,炒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

    欧阳志远当时,确是狼狈,他已经几天没吃饱过饭了,正饿得头晕眼花。

    欧阳志远在干掉了六个馒头,三盘子菜和一瓶酒后,才和段正春说话。

    副厂长康静看着眼前这瘦弱的孩子,狼吞虎咽吃着饭,她的眼睛湿润了,这孩子肯定很久没吃过饱饭了。

    当段正春看到欧阳志远如同喝凉水一般,喝光了那瓶酒,而脸上毫无酒意的时候,段正春又笑了。

    好小子,是个爷们。

    三人在小饭店谈了一下午。欧阳志远帮助段正春分析了市场的前景,指出了中成药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发展的领域。

    段正春被眼前这位瘦弱的男孩子的分析惊呆了,欧阳志远的分析让段正春找到了自己中药厂为什么会濒临倒闭的原因。

    段正春邀请欧阳志远到江南制药厂去做客。欧阳志远欣然接受。段正春带着欧阳志远回到了江南制药厂。

    欧阳志远帮助段正春修改了他们正在生产的现有药品的药方和工艺,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瘦弱的年轻人,但段正春相信,康静更是相信。

    欧阳志远写了几个治疗脑血管和心脏病的古老药方,亲自帮助段正春设计生产工艺。

    那一个月,是欧阳志远的落魄生涯中,吃得最饱最好的一段时间。

    所有那些做好后,康静把财务科仅有的2000元钱,全部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只要了200元。

    这让段正春和康静十分的感动。

    半年后,欧阳志远帮助段正春开发的新药和修改药方的老产品,由于疗效显著,开始供不应求,江南制药厂终于起死回生,开始壮大发展。

    段正春带着欧阳志远原来定好的分红,再次北上,找到了欧阳志远,亲自把欧阳志远接到了江南制药厂。

    欧阳志远的到来,受到了全厂职工的热烈欢迎。原来那些看不起欧阳志远的人,全部对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

    欧阳志远让段正春把企业集团化,组建股份制企业,并拿出了自己最新研制的治疗脑血管病的新药,清开灵注射液和治疗心血管病的速效救心喷剂。

    江南制药厂正是改名为清灵药业集团。

    这两种新药一上市,就受到了广大患者的欢迎,产品很快销售一空,清灵药业集团再次飞速发展。

    可以这么说,没有欧阳志远,就没有现在的清灵药业集团,就没有江南省这最大的中成药制药集团。

    所以,董事会决定,把欧阳志远所占的技术股份由原来的百分之十,提高到百分之十五。

    这次段正春来傅山,就是要在傅山县投资建厂,扩大再生产,建立对口的大型中药材基地。

    车里的段正春看到了路旁微笑着的欧阳志远,他也笑了。

    奥迪车停下来,段正春从车里走出来。

    “段大哥。”

    “志远!”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周围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清灵集团的所有的工作人员,走下车来,拍着手掌,看着这位年轻的大救星。

    总经理康静捧出一大束鲜花,走了过来,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志远,美女给你献花了。”

    段正春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一股清香飘过来,欧阳志远转脸看到,总经理康静抱着一大束鲜花,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呵呵,康大姐,你好,这么长时间没见,康大姐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欧阳志远笑吟吟的看着清灵药业集团的总经理康静。

    “呵呵,志远,你的小嘴,越来越甜了,给,送你的鲜花。”

    康静把鲜花递给欧阳志远。

    “呵呵,康大姐,我回来买一束玫瑰送你。”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呵呵,玫瑰可是送给小姑娘的,我老了。”

    康静微笑着道。

    “康姐,你还很年轻的,给,康姐,给你的礼物。”

    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个小瓷瓶,一股淡雅的清香,在瓶盖上散发出来。

    “呵呵,好香呀,志远,这是什么?”

    康静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瓶盖。瓶盖刚一打开,一股淡雅的清凉幽香,如同兰花一般的香味飘了出来。

    “美容膏,比外国的羊胎素还要好的美容化妆品,康姐,谢谢你过去对我的关心。”

    欧阳志远笑吟吟的道。

    唐静微笑着道:“谢谢志远,你总能想着姐。”

    “上车吧,到了彤辉大酒店,咱们好好说说话。”

    段正春笑呵呵的道。

    “好的,上车。”

    欧阳志远走向自己的越野,段正春和康静没有上他们的专车,两人相视一笑,都上了欧阳志远的帕杰罗。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上了自己的车,欧阳志远的心里感到很温暖。

    欧阳志远经常回忆那一个月,三个人在车间里反复配药和研究工艺的快乐日子。

    早晨七点钟的时候,市长郭文画带领的官员们,就已经来到了彤辉大酒店。果然向欧阳志远预计的那样,龙海市的官员们,都下榻在彤辉大酒店。

    傅山县官员们的休息房间,也只能全部挪窝。

    这让赵丰年的脸色,一片铁青。

    市长郭文画的房间。

    傅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站在郭文画旁边,详细地汇报了傅山县近来的工作,特别是近来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的投资情况,还有山田株式会的汽车装配厂和电子厂的谈判情况。

    县委书记王凤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郭文画的秘书戴立新忙着记录着所有谈话。

    市长郭文画听完赵丰年的回报,微笑着道:“丰年,不错呀,近来傅山县的工作做的很到位,特别是恒丰集团开发崮山群峰的资金已经到位,一定要加快建设,早日完工开放。红太阳集团和绿蔬的投资,还要加快步伐,每个投资项目,都要有专门的副县长靠上去。”

    “郭市长,我们县委县政府始终按照您的指示,一丝不苟的执行,崮山群峰的开发项目,副县长魏光海就在崮山镇,日夜坚守在那里。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副县长黄晓丽靠在那里,已经四天了,所有的合约和补偿款都已经到位。现代化的蔬菜大棚和养殖基地,都在快速的建设,很多的珍奇果木,都在栽植。”

    赵丰年仔细的回答着郭文画的问题。

    “很好,不过,速度还要加快,下半年,发改委可要亲自下来考察验收,20强旅游环保大县,必须通过验收,你要明白,这是省重点的挂牌项目,通过验收后,我亲自给你颁奖,但是,如果谁胆敢阻挠这项工作,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能姑且迁就。”

    郭文画知道,如果傅山县能顺利通过验收,这项政绩,对自己来说,极为重要。上面传言,市委书记周天鸿有可能升任副省长,龙海市委书记的位置,自己势在必得。

    如果傅山县的绿色环保旅游大县,通过验收,再加上自己省里的关系,市委书记的位置,自己就有八分把握。

    虽然赵丰年是自己的班底,但自己要敲打他一下,免得赵丰年出现差错。

    赵丰年连忙道:“一定按照郭市长的指示办。

    “新工业园的所有准备工作,一定要提前做好做足,手续下来,立刻动工建设,同时,所有的投资企业的工厂,一起开工,力争在发改委来之前竣工。”

    郭文画大声道。

    赵丰年一听,冷汗下来了,还有半年的时间,半年的时间能把新工业园建好?不是作梦吧?

    赵丰年一时愣住了,就连旁边的县委书记王凤杰,也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但郭文画要的是政绩,捞的是资本。如果你赵丰年不能完成,我可以找别人。

    市长郭文画看着赵丰年,脸色一沉道:“有困难吗?”

    赵丰年感到了一种让自己窒息的无形压力,狂压过来。

    “没有困难。”

    赵丰年回答道。

    “还有四天,手续就要有结果,这四天内,你要把工业园所有需要的建筑材料,给我准备好,我只看结果。”

    郭文画的口气很强硬。

    县委书记王凤杰站起来道:“郭市长,新工业园按照最新规划,要十个亿,这十个亿从哪里来?”

    郭文画看着王凤杰道:“如果手续能下来,省里的拨款,大概有两个亿,市里大概能筹集到一个亿,还有七个亿的缺口,再让银行解决一部分,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办法,你们可以借鉴龙海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方法,进行筹集资金。”

    赵丰年和王凤杰的脸色很难看,七个亿的缺口,到哪里去筹集七个亿?这不是让公鸡下蛋吗?龙海高科技工业园,那是鸿翔集团一家投的资,谁有本事再找出一个能投资的鸿翔集团来?

    “说说山南酒业集团的事,我一会就去拜会董事长。”

    郭文画看着赵丰年道。

    虽然郭文画是龙海市的市长,他要拜访的不是秦剑,而是秦剑的家庭背景。如果秦剑只有他老爷子秦明月,郭文画也不可能来拜访,他来拜访秦剑,其实是拜访的是秦剑的爷爷。

    “山南酒业集团是昨天晚上来到的,他们准备在傅山投资建厂,这次,来的是董事长秦剑。”

    赵丰年道。

    郭文画看着赵丰年道:“是谁介绍山南酒业集团来的?”

    “是何县长的秘书欧阳志远。”

    赵丰年道。

    欧阳志远?郭文画心中一愣,眼皮子一跳。近一阵子,欧阳志远的名字,老是在自己的耳边绕来绕去,自己很熟悉。

    欧阳志远和市委书记周天鸿走的很近,治好了周天鸿的头痛病,他也算是周天鸿的人吧。

    “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吧?”

    郭文画看着赵丰年。

    赵丰年想从郭文画的语气中,揣测出什么,但郭文画的语气很平静。

    “是的,郭市长。”

    郭文画的脑子在思考着给欧阳志远定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这三大集团的投资,将近十五个亿,现在,再加上山南酒业、天信药业、清灵药业,这几个集团的投资,大概也有二十几个亿,这将对傅山的经济,起着极大的推进作用。

    没有长久的对立,只用永远的利益。

    现在,自己需要的是傅山县能进入全国20强绿色有机旅游大县行列的这个政绩。所有的一切,都是欧阳志远的招商引资带来的,自己何必要打压他?即使他是周天鸿的人,又能怎样?周天鸿就要高升了,自己看中的是龙海市委书记的那个位置。

    自己为何不利用欧阳志远的才能,来实现自己的目标?这一点,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前面。

    “让欧阳志远来见我。”

    郭文画沉声道。

    郭文画这一声,把赵丰年吓了一跳。郭市长怎么会想见欧阳志远?

    “郭市长,欧阳志远犯了错,这两天没上班。”

    不管郭市长出于什么目的,赵丰年并不想让欧阳志远见到郭文画。

    “犯了错误?犯了什么错误?”

    郭文画的眉毛一跳。

    “欧阳志远痞子作风成性,好勇斗狠,一点党性都没有,前天,竟然暴打了县财政局局长柴世强,县委县政府已经撤掉了他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他在家反省,没来上班。”

    赵丰年不会在郭文画面前,说欧阳志远的好话的。

    郭文画的耳朵里,早就听到,有管欧阳志远喜欢打人的事情。自己有机会见到欧阳志远再说吧。

    “咱们去拜访秦剑。”

    郭文画看着赵丰年道。

    几个人簇拥着市长郭文画,秘书戴立新连忙先先行一步,找人去约秦剑。

    守在外面的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一看郭文画的秘书戴立新出来了,连忙迎了过来道:“戴秘书,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替郭市长约山南酒业的董事长。”

    “好的,戴秘书。”

    王青峰连忙去联系。

    当秦剑听到市长郭文画想要见自己的时候,秦剑连忙迎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