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中了圈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给柴世强打个电话,让他直接办理。”

    何振南把电话打到柴世强的办公室。

    此时的柴世强,刚给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通过电话,他把欧阳志远来提款的事告诉给了赵丰年。

    赵丰年一听,他微微一沉思,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嘿嘿,自己得做个套让欧阳志远钻。

    “世强,一切按照规章办事。”

    赵丰年嘿嘿冷笑着放下电话,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副县长江宗武,小声道:“好戏开始了,我们这次,一定要把欧阳志远拿下来。”

    江宗武看着赵丰年道:“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就在省城南州,他们找到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看来,工业园的项目手续,以秦明月的能力,一个星期内,就会办好,你把以前的事,要做干净。”

    赵丰年神情一愣,看了一眼江宗武。

    江宗武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但那双眼睛里,却露出警告的目光。

    赵丰年的脑子快速的运转,难道江宗武知道老工业园的事?他是在提醒警告自己?想到这里,赵丰年的冷汗下来了。

    他知道,新工业园只要一开始建设,一定就会有人查老工业园。新工业园的开建,已经不可阻挡。

    所有的证据,都要全部消灭。好在自己已经提前行动了。

    赵丰年看了江宗武一眼,上次儿子赵宗彪的事,儿子花掉了一生的积蓄600万,其中,200万,就给了江宗武,虽然没有保住儿子的镇长位置,但儿子的政治前途没有受到损害,在江宗武的安排下,已经到别处任职了。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欧阳志远,嘿嘿,欧阳志远,这次一定要拿下你,砍掉何振南的左膀右臂。

    江宗武听到,赵丰年要拿下欧阳志远,他明白了赵丰年要柴世强按照规章办事,后面隐藏了什么。

    以欧阳志远的性格,那笔款子急着用,但柴世强却不放,呵呵,欧阳志远会干什么?后面的发展,可想而知。

    赵丰年又做了一个套,等着欧阳志远钻。

    “走吧,回县政府看热闹。”

    江宗武和赵丰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微笑着走下楼去。

    柴世强一听赵丰年让自己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他明白了赵丰年的意思。按照规章制度,这么大额的提款手续,必须有县长何振南和主管财务的常务副县长两人签字才能生效,哈哈,就是说,没有赵丰年的签字,欧阳志远就别想拿着手续,到银行提款。哈哈,欧阳志远,这次老子要玩死你,就是何振南亲自来,这个款,老子也不放给你,嘿嘿,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老子要玩死你。

    柴世强刚想到这里,电话铃就响了。

    柴世强一看号码是何振南办公室打过来的,他就知道,这一定是何振南打过来的电话。

    柴世强一把拉过庞文娟,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庞文娟迟疑了一下,柴世强低声河道:“快去接电话。”

    庞文娟只好拿起电话。

    “柴局长,我是何振南。”

    电话里传来何振南的声音。

    “您好,何县长,我是柴局长的秘书,柴局长刚刚出去了一趟,一会就回来。”

    庞文娟道。

    何振南一愣,接着道:“你给柴局长说,那笔补助款,先按照紧急调拨程序走,手续后补。”

    “好的,何县长,我一定告诉柴局长。”

    庞文娟连忙道。

    何振南放下电话,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去吧,办好手续,明天你直接到崮山镇的农业银行提款,尽快赶回来。”

    欧阳志远道:“好吧,我再跑一趟。”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财政局。

    柴世强看到庞文娟放下电话,轻声道:“文娟,你可以下班了,回宿舍好好休息吧。”

    庞文娟连忙道:“谢谢柴局长。”

    庞文娟连忙离开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柴世强看着庞文娟漂亮的背影,他的眼光,仿佛是钩子一般,恨不得立刻勾破庞文娟的衣服,把庞文娟扒光。

    女人呀,真是好东西,小丫头,真够倔强的,不过,嘿嘿,还没有女人能逃过老子的手掌心。

    当欧阳志远来到柴世强的办公室时候,没有见到柴世强,工作人员说,柴局长马上就要回来,先让欧阳主任等一会。

    欧阳志远看着柴世强办公桌上的那杯茶,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欧阳志远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难看。

    这个王八蛋在玩自己,茶水还冒着热气,他肯定刚走。

    难道这狗日的故意不放款给自己?他在报复自己过去打过他?你狗日的超生一个孙子,老子还没有查你,你竟然敢玩我,嘿嘿,柴世强,老子不打你,你还是不长记性,你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等了一个小时,柴世强才从外面回来。

    “啊呀,欧阳主任,让你久等了?我刚才出去了一下,手续办好了?”

    柴世强微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王八蛋肥硕的脸,恨不得一拳打爆他。

    “柴局长,常务副县长不在,只有何县长的签字,何县长说,按照紧急提款预案,先把手续办好,回来再补手续。”

    欧阳志远强压怒火,沉声道。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何振南的签字单放到柴世强的面前。

    柴世强看着欧阳志远阴沉着脸,心里高兴得要死,哈哈,你个王八蛋,老子就是不给你放款,气死你。

    柴世强拿起何振南的签字,看了一眼道:“欧阳主任,签字单上只有何县长的签字,上面没有何县长说要按照紧急提款预案,先把手续办好,回来再补手续的字样。”

    柴世强冷笑着,把签字单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什么,你的秘书,刚才没有给你说?”

    欧阳志远的脸色阴沉着。

    “欧阳主任,我没看到我的秘书呀?我刚进来。”

    柴世强笑呵呵的道。

    “刚才,何县长亲自给你打电话,你不在,你的秘书接的电话,何县长让这笔款走紧急用款预案,后补手续。”

    欧阳志远强压着怒火,两眼盯住柴世强。

    柴世强笑道:“我没看到秘书,小丫头干什么去啦?何县长亲自打电话过来,我肯定同意,但是,提款单上,必须有何县长亲笔写明走紧急提款预案的字样,呵呵,这是规定,欧阳主任,您还要跑一趟,这次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亲自给你办理。”

    柴世强笑呵呵的坐在了自己的老板椅上,眼里露出了不屑的蔑视和报复人的强烈快意。

    欧阳志远一听,还要让自己再跑一趟,当他看到柴世强眼里露出了不屑的蔑视和报复人的强烈快意的时候,欧阳志远再也忍受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欧阳志远完全确定,柴世强在玩自己。

    “你他妈玩我,是不是?”

    欧阳志远一脚踢在柴世强的办公桌上。

    “轰!”

    一声闷响,整张办公桌被踢翻在地,砸在了柴世强的身上。

    欧阳志远一步跨到柴世强的身旁,大骂道:“你个狗日的,敢玩我?你超生一个孙子,还没有彻查你,现在你竟然还敢刁难,何县长亲自打电话,你都不办,你真是找死。”

    “啪!”

    欧阳志远一掌打在了柴世强的脸上,柴世强顿时鼻血长流。

    财政局的工作人员一听里面打起来了,五六个人冲了进来,连忙拉开欧阳志远。

    柴世强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竟然敢在财政局里打自己。

    柴世强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流着血,对着欧阳志远狂叫道:“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你竟然敢殴打国家公务人员,老子要到县政府去告你。”

    柴世强捂着脸,跑下楼去,坐上自己的车,开向县政府的办公大楼。

    欧阳志远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柴世强的车冲出财政局。

    “告去吧,老子怕你告?”

    欧阳志远冷笑着坐上自己的越野,跟了上来。

    何振南等了欧阳志远很长时间,都没有等到欧阳志远回来,再过半小时就下班了。家里苏晓红已经做好了饭。

    刚才,妻子苏晓红告诉了他一个好的消息,苏晓红怀孕了,他要当爸爸了。

    这让何振南高兴得几乎发狂。自己结婚已经十几年了,由于自己在一次抗洪抢险中,下面受了伤,就一直不能尽人事,妻子跟着自己等于守活寡,更别提怀孕生子了。

    就连北京的医院,都毫无办法让自己恢复,说只有做试管婴儿。

    但自己太忙了,没有时间去,再说,自己的这个**,何振南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不想让人喊自己是太监。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一个县长的尊严何在?

    前一阵子,苏晓红抓了几幅中药,让自己天天喝。

    这几年,自己不知道喝了多少中药,没有一次见效的。何振南已经对自己和中药失去了信心。

    但看着妻子幽怨的眼神,何振南的心被刺痛了。

    十几年来,妻子苏晓红,守在自己身边,一句怨言都没有。

    何振南只好天天喝苏晓红熬的中药。

    一天夜里,自己竟然做了一个春梦,这让何振南大吃一惊,自己多年没有做过这种荒唐的春梦了。

    正当自己在梦里,和妻子苏晓红在翻云覆雨的时候,何振南的耳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这声带着强烈狂喜的尖叫,把正在做春梦的何振南惊醒。

    何振南睁开眼一看,只看到,苏晓红激动得泪流满面,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下面。何振南低头一看,也是大吃一惊,只见自己的那活,竟然趾高气扬的站立起来,而且还在有节奏的跳动。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小家伙自从受伤后,已经多年没有站起来了。

    这让何振南狂喜至极,天哪,自己的病好了!

    何振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从那里传来的麻酥和坚挺,让何振南知道,自己终于又是男人了。

    两人大叫着,流着泪,一下子抱在了一起。

    多少年了,苏晓红都怀疑自己,还是不是女人?现在,两人在狂喜的叫喊中,苏晓红又做回了女人,而何振南也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

    该来的大姨妈没来,上午的时候,苏晓红就到医院做了检查,当医生告诉苏晓红怀孕了的时候,苏晓红再次哭了。

    整个下午,苏晓红就处在极度兴奋之中,她想给丈夫一个惊喜,等何振南下班后,再告诉给何振南,但苏晓红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她要让丈夫早知道一会,让丈夫早高兴一会。

    何振南流泪了,他今年已经38了,是一个快40的人了,现在,自己终于要做爸爸了,爸爸,是一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呀。

    何振南立刻给在省城的父亲何渡江老爷子打电话,并把苏晓红怀孕的事,告诉给父亲和母亲。

    何老爷子和老伴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高兴的立刻就要来,被何振南劝住了。

    老人刚从龙海回到南洲,要是再赶回来,非得累坏不可。

    何振南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高兴得不得了,猛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人带着哭腔的咆哮声。

    何振南眉头一皱,心道,这是谁在县政府里哭喊?保安干什么去了?

    秘书高小敏快速地走进来,小声道:“不好了,何县长,欧阳主任打了柴世强,柴世强来到县政府告状了,你快去看看吧。”

    何振南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事情坏了。赵丰年在瞪大眼睛瞪着自己犯错误呢,欧阳志远在这个时候打了赵丰年的人,赵丰年一定不会放过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这个喜欢打人的坏毛病,什么时间能改掉?

    何振南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他看到,满脸是血的柴世强,正站在纪委书记张建设办公室的门前,咆哮着咒骂着什么。纪委书记张建设正好声安慰着柴世强,并把柴世强向屋里让,但是柴世强就站在张建设办公室的门前,故意不进去,高声叫嚷着。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欧阳志远打了他。

    何振南刚想过去说话,楼梯口,赵丰年和江宗武、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主任李茂田五个人,一前一后走过来。

    何振南的心,一下子骤然收缩,他知道,欧阳志远今天是在劫难逃。

    赵丰年一方的五个常委,走在一起,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柴世强不放款,就是一个圈套,人家赵丰年就等着欧阳志远钻这个圈套。

    “柴局长,大呼小叫的,是怎么回事?”

    何振南看着柴世强,沉声道。

    “何县长,你可给我做主呀,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他提款的手续不全,我按照县财务规定,让他再找您写明按照紧急提款预案的字样,然后给他办理相关手续,他就打人,您看看,何县长,我的头和脸,都被他打破了,何县长,你可要给我做主呀。”

    这时候,120的急救车到了,几名医生冲了上来。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脸色变得铁青,看着柴世强道:“先去医院包扎再说。”

    柴世强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我靠,这也太假了吧。

    张建设鄙视地看着假装昏倒在地上的柴世强。

    这狗日的装得是在太假了。

    赵丰年转身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我建议,鉴于欧阳志远同志的错误,欧阳志远已经不再适合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赵丰年的眼色极其的冰冷,如同刀锋一般。他终于再次向欧阳志远开刀。

    何振南看着赵丰年道:“没有这么严重吧。”

    副县长江宗武冷冷的道:“严不严重,常委会表决。”

    江宗武说完话,几个常委,走向会议室。

    何振南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纪委书记张建设、政法委书记耿建峰,他有点傻眼,副县长黄晓丽不在,自己这一方,只有三票,而赵丰年他们,竟然有五票。不知道县委书记王凤杰他们的几票能否帮助欧阳志远渡过难关。

    所有的常委们都走进了会议室。

    何振南的眼光,看向县委书记王凤杰。王凤杰的脸色,看不出什么来。现在是工业园筹建的关键时刻,如果工业园的手续办下来,招商引资成功,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的政绩也会不小,但愿王凤杰的那几票,能保住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

    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主持会议。

    “下面,关于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的任免问题,请大家举手表决。”

    杨尚朋大声道。

    “同意免去欧阳志远同志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请举手。”

    杨尚朋大声道。

    赵丰年带领的副县长江宗武、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主任李茂田四个人,连同赵丰年,五个人,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来。

    五票!

    赵丰年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意,嘿嘿,欧阳志远、何振南,和我赵丰年斗,你们还毛嫩,差得远了。

    何振南心里的希望,刹那间燃烧起来,呵呵,赵丰年有五票,自己现在有三票,只要王凤杰支持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还能保住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好在,今天在崮山镇,欧阳志远没有处理崮山镇党委书记袁传军,大概,王凤杰不会反对欧阳志远吧。

    “不同意免去欧阳志远同志办公室主任职务的同志请举手。”

    县长何文婕、纪委书记张建设、政法委书记耿建峰举起了手,何振南的脸色刹那间有点苍白。

    县委书记王凤杰他们,同样没有举手。

    这个老狐狸,竟然选择弃权,谁也不帮。在这种情况下,王凤杰谁也不帮,实际就是帮了赵丰年他们。赵丰年他们五票,何振南只有三票。

    赵丰年和江宗武他们都笑了,赵丰年吃定了王凤杰他们不会帮助何振南他们的。因为,新工业园的手续,就要下来了。十个亿的投资,是一块肥硕的大蛋糕。

    虽然原来说的,山南省和龙海市都不投资,由傅山自己筹集资金,但是,工业园项目一批下来,省里和市里绝对会拨款的。因为傅山县要想进入全国20名绿色环保旅游大县的名单,他的经济必须上去。

    而能带动经济飞速发展的就是新工业园。

    十个亿投资的规模,绝对会让人眼红的,巨大的利益,让赵丰年和王凤杰两人,都想先除去欧阳志远这个最大的威胁,然后,两人再分利益。

    欧阳志远想对固山党委书记袁传军下手,县委书记王凤杰已经得到消息。袁传军这个党委书记,可是自己费尽苦心,按在崮山镇的。崮山镇可是傅山县三大镇中最大的一个乡镇,而经济也是最好的。傅山县还缺两位副县长,王凤杰正在托关系,让袁传军上来,充实自己的班底。现在,赵丰年他们已经有五票了,自己这边的常委票数,已经落后了。再不充实自己的班底,自己在常委会上,就会失去发言权。既然欧阳志远想拿掉袁传军,自己要不动声色的先拿掉欧阳志远。自己的心血不能白费。

    “经过投票决定,欧阳志远同志,不再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杨尚朋大声宣布。

    何振南自己非常的恼怒,关键的时候,自己这方,竟然只有三票,而赵丰年他们有五票。关键的时候,没有人帮助自己。

    靠人不如靠自己呀,自己的底班人员太少了。

    何振南站起身来,大声道:“我保留我的意见。”

    何振南甩手走出了会议室。

    王凤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赵丰年,也走出会议室。

    赵丰年没有动,他在思考,由谁担任新工业园的筹建者。2.5亿的老工业园,自己就弄了一个亿,这次投资的是十个亿,自己不弄三个亿花花,自己就不叫赵丰年。

    现在,自己不怕任何人来查老工业园的底帐,所有的线索,自己都让人抹掉,已经万无一失。

    何振南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眼看到,欧阳志远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心没肺地笑着,看着自己。

    “把我拿掉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问道。

    何振南点点头,脸色很难看。

    “好呀,无官一身轻,正好,天信药业就要出产品了,我这两天去给萧眉帮忙。”

    欧阳志远笑着道。

    “嘿嘿,想走?想撂下挑子不干?哪有这么容易?欧阳志远,这不是你的风格吧?再说了,你还是我的秘书,秘书没给你拿下。”

    何振南冷笑着道。

    “呵呵,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吗?我以后,天天给你拎着包,打着伞,给你打开车门就行了。”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表,下班的时间到了。

    “你去接萧眉,我在家等你。”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好呀,怎么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欧阳志远笑着回道,但嘴角上却露出一丝苦涩。

    “志远,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嫂子怀孕了。”

    何振南想用这个好消息,让欧阳志远高兴一下。

    “哈哈,好呀,恭喜了,何县长。”

    欧阳志远心里很高兴,自己的那几副药,还真起了作用了。呵呵,自己以后开个私人诊所,妇科男科,外加中医,哈哈,一年就能成为一位百万富翁。

    欧阳志远说着话,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下班了?”

    萧眉温柔的声音在电话里传了出来,让欧阳志远冰冷的心,感到温暖。

    “眉儿,一会我去接你,出来吃饭。”

    欧阳志远小声道。

    “好的,志远,我等你。”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下班了,我去接萧眉。”

    说着话,欧阳志远站起身来,走出何振南的办公室。

    高小敏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小声道:“欧阳大哥。”

    高小敏的眼里,满是关切担心的神色。

    “小高,没事,奥,对了,我配制了一瓶美容膏,送你一瓶,早晚各一次,保证永远的年轻貌美,青春永驻。”

    欧阳志远说着话,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是雪白膏状的养颜膏。

    这批养颜膏,是改进产品,是欧阳志远按照给萧眉的配方,最新配制而成的养颜膏,是自己给眉儿用的翠绿色原液的稀释产品,功效虽然比眉儿和陈雨馨用的差一点,但也是拿钱都买不到的绝顶化妆品。

    以后,天信药业就生产这种雪白膏状的养颜膏。

    “嘻嘻,欧阳大哥,是真的吗?”

    高小敏笑着道。

    “你打开闻闻。”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高小敏打开了瓶盖,一股淡雅清香的清凉纯净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的神情一爽,如同春风扑面一般。

    “欧阳大哥,好东西,不错,你在哪里买的”

    高小敏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她用的化妆品,可都是高档之中的高档,当她一闻这种雪白的养颜膏,就知道,这瓶化妆品,绝对是精品。

    “哈哈,天信药业的最新产品。”

    欧阳志远说话间,已经走下楼去。

    欧阳志远之所以送给高小敏一瓶千金难买的化妆品,是觉得小丫头为人不错,本质善良,刚才对自己关切的神情,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

    一个人在落难低谷的时候,真正关心爱护自己的人,才是自己的朋友。

    欧阳志远刚拐过楼梯,就看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江宗武迎面走来。

    欧阳志远昂起头,丝毫没有想让,走向楼梯。

    赵丰年和江宗武不想给欧阳志远让路,也是毫不犹疑地走了过来。

    嘿嘿,欧阳志远,你还毛嫩呀,你一个小毛娃子能斗过我吗?嘿嘿,老子信手下一个套,就能把你干下来,哈哈,你完蛋了,我看你还拿什么和老子斗?

    赵丰年的眼里露出蔑视得意的眼神,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了赵丰年眼里对自己的鄙视。

    哼,赵丰年,你伙同你儿子赵宗亿,城建局局长郑俊熙,在老工业园的建设中,贪污了多少?现在你就得意吧,等到老子查出来,一定把你爷俩送进监狱。

    欧阳志远丝毫没有气馁,走向前去。

    如果三个人都不相让,那一定会撞在一起。

    所有下班的官员都看到了这一幕,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眼看着三个人就要撞到一起的时候,一股股如同火山爆发的强大气势和让人窒息的威压,在欧阳志远身上,如同钱塘大潮一般,狂涌而出。

    这种强大而无形的威压,让赵丰年和江宗武的呼吸几乎窒息,头晕眼花,两人脸色一变,一个踉跄,腾、腾、腾……退出几步。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两人,走下楼梯。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威压和气势?竟然让自己无法呼吸?这怎么可能?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副县长江宗武两人的脸色煞白,呆呆的站在那里发愣。

    远处的何振南看到了这让人难以相信的一幕,欧阳志远好强大的威压,竟然能让赵丰年和江宗武两人退却让步,这怎么可能呀?

    刚走出办公室的县委书记王凤杰也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王凤杰的内心怦怦直跳,他不知道,自己在常委会上,没有支持欧阳志远,到底是对还是错?

    欧阳志远开着帕杰罗,把音乐放到最大,高亢有力的水手歌曲,在音响里爆出。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铿锵有力的歌声,强有力的撞击着欧阳志远的心灵。

    今天,是自己进入仕途后,再次被狠狠打击。欧阳志远仔细的回想着,自己自从进入仕途的点点滴滴。

    自己的位置还是太低了,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能和谁来抗衡?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人家一个小小的圈套,就能拿下自己。

    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才能拿下赵丰年这类的蛀虫。变强!一定要变强!

    欧阳志远恨不得大声喊出来。他打开窗户,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救命呀!有人抢包了!”

    一声呼救,在很近的地方传来。

    两个光着上身的男子,骑着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在后面大喊着,追了过来。

    很多路人冷漠地看着两个强盗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没有人敢出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猛一加速,超过那辆摩托车很远,欧阳志远猛地一推车门。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车门重重地打在两个强盗的身上。

    高速的摩托车拖着一溜火星,滑出老远。

    两个强盗嗷嗷叫着在地上爬起来,两眼血红,如同恶魔一般死死盯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道:“你他妈的管闲事,找死!”

    两人嗖的一声,拔出寒芒四射的弹簧刀,恶狠狠地扑了过来,寒芒一闪,两把刀,一前一后,狠狠的扎向欧阳志远的前胸和后背。

    所有看热闹的人,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年轻人,小心!”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掌劈在前面那个亡命徒的手腕上,双手再一交错。

    “咔嚓!咔嚓!咔嚓!”

    三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爆裂声传来,这个亡命之徒的胳膊,被欧阳志远折断了三截,以后再也不能行凶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种凶恶的歹徒,就是抓进监狱,也根本改造不好,每次进监狱,就等于又进修了一次,出来的时候,变得更坏,更加凶恶。

    就像现在,如果自己不会武功,是一位普通的路人,那两把寒芒四射的刀子,早已穿透了自己的心脏。

    所以,欧阳志远对这一类穷凶极恶的坏人,下手毫不留情。

    “啊!”

    这个凶徒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倒在地上,翻滚着。

    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个虎尾脚,右腿发出尖利的破空之声,如同一根巨大的铁柱子,狠狠的蹬在那人的胸脯上。

    “咯吱!”

    这个凶徒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五米开外,口喷鲜血,胸骨断了几根,倒地不起。

    这两人,以后再也不能为恶了。

    “好呀,打得好,打死这两个狗日的。”

    欧阳志远弯腰拾起女人的包,递给那个在后面追上来的女人,女人很漂亮,三十多岁的样子。

    “你的包,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上街。”

    “谢谢!”

    那女人不像一般人家的女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而且极其的犀利。

    欧阳志远没有多想,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自己还有急事。他跳上越野车,快速地离开。

    那个女人拿着包,看着欧阳志远车的背影,两眼露出炽热的光芒,好厉害的身手。

    欧阳志远打残了两个歹徒,心中的恶气也发泄出来了,他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车子进入了老工业园,来到了天信制药的大门前。

    门卫早就看到欧阳志远的车了,他们知道,这辆越野车上坐着的是谁?他们一按电钮,不锈钢伸缩门快速地打开。

    欧阳志远的车直接开到天信药业的办公楼下。

    萧眉在车里,看到欧阳志远的车进了大门,她打开奔驰车门,走下车来。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萧眉今天打扮得极其漂亮高雅。

    漆黑的青丝,高高的盘起,头上插着欧阳志远送她的那支碧绿的翡翠簪子,露出了修长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的脖颈,精致的淡妆,漆黑的大眼睛,温润的嘴唇,整个面容显得更加典雅高贵。

    一身紫色镶嵌绿色裙边的真丝旗袍,让萧眉的身材,婷婷玉立,如同春风里的一棵迎春白杨。

    欧阳志远看得痴了。

    他走上前去,轻轻揽住萧眉,凝视着萧眉的娇容,轻声道:“眉儿,你真漂亮。”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那炽热的爱意,轻声道:“回来帮我吧,志远,我是你的,整个天信药业都是你的。”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充满着柔情的眼睛,心里感到暖暖的,拉起萧眉的手小声道:“好,明天我就把秘书辞了。”

    萧眉的眼睛一亮,抿着嘴笑道:“说话算数?骗人是小狗。”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小声道:“那啥……我就是小狗,现在就想咬你。”

    萧眉脸色微红,嗔道:“就会贫嘴。”

    欧阳志远笑道:“何县长请客,咱们上他家吃饭去。”

    欧阳志远拉起眉儿的手,坐进了自己的越野,开出天信药业,直奔县政府宿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