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睡着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呵呵,打死我也不相信。”

    沈朝龙和杨凯旋很喜欢乖巧的一帆,沈朝龙一下子把一帆抱了过来,呵呵笑道:“一帆,再叫一声伯伯。”

    说着话,呵呵笑着去亲一帆的小脸蛋。

    “嘻嘻,沈伯伯,你的胡子扎人。”

    一帆被沈朝龙亲了一下,连忙伸出一只小手捂住自己的脸蛋,另一只小手捂住了沈朝龙的胡须。

    一帆柔软温润的小手,抚摸在沈朝龙的脸颊,触动了沈朝龙心里最柔软的那根炫,让沈朝龙感到很温暖。

    沈朝龙这几天太忙,连胡子都忘记刮了。

    “呵呵,一帆,给,这声伯伯不能白叫。”

    沈朝龙取下自己脖子上的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玉佩,微笑着挂在了一帆的脖子上。

    那块玉佩还是欧阳志远帮助沈朝龙在古玩市场买的,花了二十块,是一件汉代的辟邪刚卯,但那是捡漏的价钱,这件玉佩,现在的价格,要在一万以上。

    刚卯玉佩,是在古代玉器中,六大辟邪玉器之首。形状为正方柱体,中心贯孔,以穿系赤、青、白、黄四种颜色的丝带。汉代刚卯、严卯均作小方柱形,上下穿孔贯通,四面有铭,一般每面8字,共32字,也有第一面10字,余面共8字的。文曰:“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在“正月刚卯”4宇下有的加“既央”两字。严卯文为“疾日严卯,帝令夔化,慎尔周伏,化兹灵殳,既正既直,既觚既方,庶疫刚瘅,莫我敢当。”文字的意思是乞求神灵保佑,辟除不祥。字体为汉录,笔道直硬,推测是用利器反复刻划上的。刚卯、严卯除玉制的外,还有其他质料的,如金、铜等。明清两代,刚卯,严卯亦有仿古、伪古作品,所仿制的除四方柱形体外,还有六棱、八棱体。铭文系用砣子砣成,与汉代作品有差别。

    传说,在雕刻刚卯的时候,雕刻的玉匠,必须是阳年阳月阳日卯时出生的壮年童身男子,在一天阳气最为强烈的卯时雕刻的,而且必须一气雕刻而成。

    这种刚卯,功能驱鬼辟邪。

    呵呵,这些都是传说而已,但作为护身符,是最好不过了。

    黄晓丽一看沈朝龙送给一帆这么贵重的东西,连忙道:“沈总,小孩子不能惯坏的,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帆不能要。”

    一帆一听妈妈这样说,很懂事的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玉佩,又戴在沈朝龙的脖子上,小声道:“沈伯伯,小孩子不能要大人的心爱东西的,你别把我惯坏了。”

    几个人一下子被一帆的话,逗乐了。

    “呵呵,黄县长,东西不贵,只花了二十元钱,还是志远帮忙买的,我和志远就好像亲兄弟一样,志远的女儿,就是我沈朝龙的女儿,一帆叫我伯伯,可不能白叫。”

    沈朝龙笑呵呵的把刚卯,又戴在一帆的脖子上。

    一帆看了妈妈一眼,又看了爸爸一眼。

    欧阳志远笑着道:“一帆,还不快快谢谢你沈伯伯。”

    一帆一听爸爸这样说,又看着妈妈。

    黄晓丽一听沈朝龙说那件玉佩是二十块钱卖的,不怎么贵,又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也就不再坚持,笑着道:“一帆,谢谢你沈伯伯。”

    一帆搂住沈朝龙的脖子,笑嘻嘻的道:“谢谢沈伯伯。”

    沈朝龙微笑着道:“不行,一帆,沈伯伯想做你的干爸爸,可以吗?”

    一帆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沈朝龙道:“干爸爸是什么爸爸?那我要问问我妈妈。”

    欧阳志远和杨凯旋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朝龙看出来,欧阳志远肯定是一帆的干爸爸,他也很喜欢一帆,也想做一帆的干爸爸。

    黄晓丽脸色一红,一帆从小没有父爱,是欧阳志远给了一帆无私的父爱,让一帆幼小的心灵中,不再有缺陷。

    “呵呵,沈朝龙,你要做一帆的干爸爸,等到一帆长大后,你可要陪送一笔丰厚的嫁妆。”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我沈朝龙有了这么一位可爱的女儿,嫁妆是少不了的,干女儿,快叫爸爸。”

    沈朝龙笑呵呵的亲了一下一帆的小脸蛋。

    一帆转脸看着妈妈。

    黄晓丽微笑不说话。

    现在,一帆的心中,志远就是她的亲爸爸,她还分不清亲爸爸和干爸爸是什么概念。在她的幼小心灵中,没有人能代替自己爸爸的位置。

    “爸爸,什么是干爸爸?”

    一帆转过小脸,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干爸爸,就是……那啥。”

    欧阳志远还真不知道怎么向一帆解释。

    “呵呵,我也要做一帆的干爸爸。”

    杨凯旋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笑着道:“饿死人了,等到一帆明白了干爸爸是什么意思再说吧。”

    几个人笑呵呵的走进野味山庄。

    野味山庄竟然又扩大了店面,两边的店铺,都让王世辉买了下来。

    杨凯旋在野味山庄定了二楼的房间。

    欧阳志远刚走进大厅,野味山庄的老板王世辉正好走了过来。

    “志远,你好长时间没来了。”

    王世辉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很是欣喜。

    王世辉是位豪爽而重情义的汉子,要不是欧阳志远教了自己几样拿手的土家菜,今天,自己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呵呵,王哥,近来生意不错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哈哈,每天的客人爆满,这都是志远你的功劳。”

    王世辉笑着道。

    杨凯旋、沈朝龙和王世辉已经很熟了,他们一看志远认识王世辉,两人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呵呵,王老板,你和志远认识?”

    杨凯旋问道。

    “呵呵,杨老板,我和志远已经认识好几年了,我们是兄弟。”

    王世辉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

    “那咱们一块吧。”

    杨凯旋笑着道。

    “好,你们先上去,这桌算我的,我亲自给你们做菜。”

    王世辉看到欧阳志远,就感到很亲切,浓浓的笑意,在脸上露出。

    “呵呵,王哥,不要你亲自做菜,你的厨子就可以了,咱们一块吧。”

    欧阳志远笑着道。

    王世辉不再坚持,他亲自安排了酒菜,并搬上来一箱子茅台、一瓶红酒,两瓶牛奶。

    欧阳志远把王世辉和黄晓丽介绍认识。当王世辉听到黄晓丽竟然是副县长的时候,他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好,王大哥。”

    黄晓丽并没有因为王世辉只是一个饭店老板而看不起他,而是主动站起来,和王世辉握手。

    “您……您好,黄……县长。”

    王世辉激动得有点结巴。

    众人都善意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所有的菜,都是野味山庄的招牌菜。

    黄晓丽一看上的菜,有几样和傅山县城里,口福烤乳羊的菜,一模一样,但闻起来,还要纯正幽香。

    王世辉亲自开启茅台,给每人都到满一杯,然后又开了那瓶红酒,给黄晓丽倒了一杯。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你带来的酒,快拿出来。”

    沈朝龙在天柱峰上,和韩建国老人一起,喝过欧阳志远的神仙醉,从此以后,就念念不忘。

    欧阳志远笑着在怀里摸出两个小瓷瓶道:“每人半杯,多了没有。”

    沈朝龙一看志远竟然带来两瓶,顿时狂喜,呵呵笑着道:“不错,今天要一醉方休。”

    他一边开着酒瓶,一边道:“志远,我和山南酒业集团老总秦剑是好朋友,前不久,我把你的神仙醉和他说了,他很想和你合作,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山南酒业集团?山南酒业可是山南省最大的私人酒业集团,他们的山南特酿,可是天天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前播出。”

    王世辉笑着道。

    “呵呵,神仙醉的酿制配方,离不开傅山的泉水,山南酒业要想合作,你让他们来傅山投资建厂吧。”

    欧阳志远笑道。

    “行,最近,秦剑就要来傅山,到时候,你们自己谈。”

    沈朝龙说话间,打开了神仙醉。

    一股甘醇的酒香,飘荡在众人的鼻端。

    杨凯旋和王世辉都没有喝过欧阳志远的神仙醉,两人都好这一口,禁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好酒!”

    杨凯旋大声道。

    一瓶酒,倒了四小半杯,正好四个男人。黄晓丽喝的是红酒。

    “爸爸,好香呀,我也要喝酒。”

    坐在妈妈怀里的一帆闻到了幽香的神仙醉,居然也想喝。

    “呵呵,一帆,女孩子是不能喝酒的,你还是喝牛奶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

    “来,今天,兄弟们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咱干一杯。”

    欧阳志远微笑着先端起了那杯茅台酒,看着大家。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一帆笑嘻嘻的伸出了小手,举起了自己的牛奶道:“干杯,爸爸。”

    众人都被一帆逗乐了。

    四个男人,都是豪爽的男人,他们连干了三杯茅台,才开始品尝神仙醉。

    就在那杯神仙醉快要喝完的时候,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听说你们要建新工业园?而且要投资十个亿?而且是要自己筹备资金?”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我还没来得及给你说,呵呵,你有兴趣?。”

    “呵呵,我沈朝龙当然有兴趣了,凯旋既然答应帮你投资一个亿,我沈朝龙也是你兄弟,我也出一个亿。”

    沈朝龙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沈朝龙帮助自己投资一个亿,心里暖暖的,他伸手握住沈朝龙的手道:“谢谢沈大哥。”

    “呵呵,志远,咱们之间还要说谢字吗?咱们是兄弟。

    杨凯旋也把手伸了过来,三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王世辉一听人家一投资就是一个亿,不由得吓了一跳。我靠,一个亿呀,自己几辈子能挣到一个亿?几十辈子也达不到这个目标吧?自己最近对生意还有点沾沾自喜,每天能挣七八百多元。现在能和人家比吗?

    他也想把手伸过去,但王世辉知道自己在人家眼里,简直就是微不足道,自己有何资格把手和人家握在一起?

    黄晓丽一听沈朝龙和杨凯旋,每人帮助欧阳志远投资一个亿,不由得暗暗点头,志远能交到这样肝胆相照的朋友,真是很难得。

    十亿的投资,不是这么好筹集的。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伸手把王世辉的手抓过来,放在三人的手中间。黄晓丽微笑着,也把手伸出来,放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这个动作,让王世辉的内心极其温暖,他的眼睛湿润了。

    一帆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大人把手握在一起,也把小手伸过来,可是,她的小手太短,根本够不到。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众人的手挪到一帆的面前,一帆的小手,终于能放到了大人的手上。

    五只大手和一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来,我们兄弟姊妹五人,干一杯。”

    欧阳志远大笑道。

    “爸爸,是兄弟……姊……妹六人。”

    小一帆笑嘻嘻的道。

    一帆的这一句话,差点让众人笑翻。

    “呵呵,干女儿,你……你笑死我了。”

    沈朝龙笑得差一点背过气去。

    这一顿酒,沈朝龙和杨凯旋都喝高了,当两人走出野味山庄的时候,两人竟然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沈朝龙的手下,开车把两人接到一家酒店,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也到了这里。

    这家酒店,已经被沈朝龙买下来。

    沈朝龙非常有长远眼光,他知道,崮山72群峰开发成功后,崮山古镇将会十分的繁荣。地皮将会猛涨翻番,他花了将近一个亿,一气买下了二十几家沿街店铺和十几块民宅。

    这些都不要上级审批手续。

    沿街的店铺,都属于明清时期的建筑,县委县政府早已做好规划,所有的古建筑群,坚决不能动一砖一瓦。

    沈朝龙买的那十几块民宅,就在恒丰集团崮山群峰风景管理处的斜对面,沈朝龙要在那里建一座一流的星级大酒店。

    几年后,崮山群峰被国家评委aaaa级国家森林风景区的时候,沈朝龙的这些投资,为他赚了五六个亿。

    沈朝龙的手下的一位副经理,给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杨凯旋安排好了最好的房间。

    小丫头一帆早早的就睡着了。

    欧阳志远给一帆盖好被子,看着小丫头可爱的睡相,忍不住的亲了一下一帆红扑扑的小脸蛋。

    欧阳志远看黄晓丽脸上露出了倦色,走到黄晓丽的背后,轻轻的给黄晓丽按摩着太阳穴、脸颊和肩膀。

    黄晓丽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把头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胸前,小声道:“志远,手法不错,跟谁学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跟我父亲学的,我三岁就跟着爸爸背汤头歌,学习中医。”

    “怪不得你的中医医术这么好,三岁就开始学医了?那时,你比一帆还小呢。”

    黄晓丽惊奇的看着志远。

    “一帆现在五岁,我三、四岁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带着我从江南迁到龙海,那时候,我爸爸就开始教我医术,一直到我大学毕业。”

    欧阳志远道。

    “你老家在江南?怎么会迁到龙海的?”

    黄晓丽惊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三四岁时候的记忆,只是断断续续的,爸爸一直没跟我说。”

    欧阳志远的父亲,并没有给欧阳志远说过去的事情。只有自己的师傅魏半针和自己说了个大概。

    两人说着话,黄晓丽竟然睡着了。

    黄晓丽工作了一天了,她现在太累了。

    欧阳志远轻轻地抱起黄晓丽,把她放在一帆的身旁,盖好被子。欧阳志远没有困意,他静静地坐在床前,看着熟睡中的一帆和黄晓丽,脑海里想着工业园的事情。

    陈雨馨、陆海燕、沈朝龙、杨凯旋,四个人答应了自己,每人投资一个亿,自己现在已经筹集了4个亿了,还差六个亿,真是头痛呀。

    这六个亿,自己上哪筹集去?韩老先生一直没来电话,不知道他在台湾怎么样了?这让欧阳志远很担心。

    但愿韩老先生能平安回来。

    欧阳志远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他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陆海燕、陈雨馨他们在各大乡镇,连续工作了三天,把所有的政策和措施,都落实到位,很多承包户,欧阳志远都要亲自到家去看看。

    第三天,欧阳志远、陈雨馨、陆海燕在崮山镇政府,和镇长肖永成,书记袁传军见了面。

    这次见面,欧阳志远和崮山镇长肖永成、书记袁传军主要商讨的是生态园的项目建设具体实施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