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去见领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鸠山君,别忘了你的目的是什么。”

    柳生静一冷冷地看着鸠山扭曲的面孔,阴冷的双眼,透出诡异的寒光。

    鸠山点点头,对身后的一个手下道:“查查这人的来历。”

    说话间,狞笑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嗨!”

    那人鞠了一躬,上了一辆车,消失在远方。

    鸠山看着柳生静一道:“静一君,你的投资计划太慢,我们为何不……?”

    柳生静一一摆手,打断了鸠山的话,眼的目光犹如两道凌厉的刀锋,阴森森地刺向鸠山。

    “鸠山君,你的话太多了,上车吧。”

    柳生静一狠狠地瞪了鸠山一眼后,走上了自己的轿车。

    鸠山看着几个被欧阳志远打得鼻青脸肿的手下,猛地冲上前去,每人赏了一巴掌,大骂道:“饭桶……八格……。”

    日本山田株式会社,在山南省的南州有他们的高端电子设备厂和汽车装配厂,柳生静一在南洲,和江宗武是朋友,两人经常在一块喝酒。

    现在,江宗武任傅山县副县长,分管傅山县的招商引资工作,为了做出成绩,他发动了自己的一切关系,招商引资。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日本山田株式会社柳生静一。

    柳生静一在日本山田株式会社负责的就是专门考察对外投资的一切事物。

    今天,柳生静一带人,就是来考察傅山县的投资环境的,没想不到,在这里差一点撞了人。

    当他看到,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在一招之间,就放到了鸠山的两个手下,而且一拳就砸断了龟板的手腕,他的眼里猛然爆发出炽热的光芒。

    这位年轻的中国人,绝对是一位高手之中的高手。

    柳生静一是日本柳生家族的精英人物,一手柳生剑法,已经出神入化,在整个日本,几乎没有碰到过对手。

    高手看到高手,就会有种强烈的厮杀愿望。

    但柳生静一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他忍住了冲动。

    等到山田株式会社,在傅山站稳了脚再说吧。

    柳生静一坐在轿车里,脑海里再次闪现出那位年轻人在救那位小姑娘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神奇的身法。

    这是什么身法,是那样的快捷?又如同一道青烟,一道残影。

    如果换了自己,自己根本不可能在本田车下,救出那个小女孩子的。看来,这个人是劲敌,不可不防呀。

    欧阳志远让黄晓丽开着车,自己抱着一帆,坐在副驾驶座上。小一帆受到了惊吓,欧阳志远给一帆喂了颗安神的药丸,一帆已经睡着了。

    欧阳志远拨通了李大鹏的电话。

    “老大,什么事?”

    李大鹏的大嗓门,在电话里传来。

    “大棚,你给我查查日本山田株式会社的所有信息,我急着用。”

    欧阳志远沉声道。

    “好的,老大,一会我告述你。”

    李大鹏挂上了电话。

    “志远,谢谢你救了一帆。”

    黄晓丽的眼里,还闪着泪花。刚才要不是欧阳志远舍命相救,自己的女儿就危险了,这些该死的日本人。

    “晓丽,一帆是我的干女儿,我当然要救她的。就是不认识的小孩子,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我也会救的。”

    黄晓丽再没说话,她默默地伸出手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在黄晓丽的脸上,给黄晓丽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芒。

    两人都不说话,窗外的景色急促地向后退去。

    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来到山南省的省会城市南州,先住进了明湖大酒店。

    他们在酒店里休息了一下,等到晚上,周天鸿和马明远来到了明湖山庄。

    周天鸿的秘书宗鹏飞和张庆云,都留在明湖大酒店,没有跟来。

    明湖山庄里面,住的都是省委省政府的高官,门口有武警战士站岗。

    马明远看着周天鸿手里没有带任何礼物,只带着一个不太大的包,轻声道:“周书记,不带礼物吗?”

    周天鸿微笑着一举手中的包道:“礼物有,都在包里。”

    马明远一听周书记有礼物,自己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但周书记的包太小了,里面能装什么东西?不会是现金吧?

    马明远又不敢问,只能跟在周书记的后面。

    周天鸿来过几次,门口的武警战士,已经认识周书记。周书记办好手续,两人的车进去了,直奔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家。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比周天鸿要小两岁,今年才48岁,长的极其儒雅,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梳的很整齐,看年龄也就四十刚出头,很是年轻。在48岁做到副部级,这在中国,是很少的。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龙海市递上来的,关于傅山县再建新工业园的规划和报告。

    上午的时候,秦副省长,就接到了周天鸿要来拜访的电话。

    这份报告,是省纪委书记何振乾转给秦明月的。

    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恒丰集团落户傅山县,秦明月都知道,但傅山县花了2.5亿建起来的工业园,竟然不能用,这让秦明月极其的愤怒。

    两个半亿的人民币呀,就这样打水漂了?

    秦明月已经让纪委书记何振乾亲自派人去调查了。

    这时,秦明月的爱人姬文娟走进来,轻声道:“老秦,龙海的客人到了。”

    秦明月一听周天鸿到了,微笑着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虽然秦明月的身份比周天鸿要高出很多,但两人是大学同学,老搭档,周天鸿又救过秦明月的命,两人之间的关系极好,现在,省里有两位副省长,在一年后就要到线了,秦明月准备推荐周天鸿。

    如果这次龙海市的傅山县,能入选全国20大绿色环保旅游大县,周天鸿进入山南省政府,自己轻松就可以办到。

    周天鸿和马明远在保姆的带领下,已经走进来了。

    “呵呵,老伙计,你有很长时间没来我这里喝酒了,快快里面坐。”

    秦明月笑呵呵的伸出了手。

    周天鸿一步跨过来,握住了秦省长的手道:“我早就想来,不是没抽出时间来么。”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后面的马明远在龙海非常的强势,但在进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家里,虽然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和周天鸿两人微笑着握手,马明远还是在秦明月身上,感到了强烈的官威和压力,特别是秦明月瞟了自己一眼,自己在刹那间,就如同在大街上,被人剥光了衣服一般。

    常务副市长和常务副省长,中间相差太远了。这中间的距离,有的人,就是穷极一生,都赶不上呀。看看人家,48岁就是常务副省长了,而自己已经46了,自己到48岁,能熬到正市长,就很不错了。

    马明远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非常的沮丧。

    等到周天鸿和秦明月握完手的时候,马明远连忙走过去,伸出双手,恭恭敬敬的道:“秦省长,您好。”

    秦明月微笑着握住了马明远的手道:“呵呵,小马,你们的周书记,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每次都夸你工作做的很到位,不错嘛,坐吧。”

    在来之前,周天鸿在电话中,就把马明远的情况和秦明月介绍了,秦明月一下子就明白周天鸿带马明远来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因此,秦明月故意在马明远前面这样说。

    马明远再来之前,经过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常务副市长秦省长背后的站着的是谁,这让他内心又激动又兴奋。

    他终于知道,周天鸿和省里领导的关系了。

    周天鸿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底班,又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是老搭档老同学,自己如果能加入他们的战斗队列,明年的市长位置,自己还愁吗?

    省委书记,再加上常务副省长的力量,这样就非常厉害了。

    现在一听秦省长这样说,马明远过去的那种想在龙海组建自己势力的想法,轰然倒塌,夷为平地。

    秦明月身后的势力,对于自己,那就是天的存在。

    既然人家周书记这样器重自己,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再迟疑的?

    靠着大树有柴烧,古人的话没有错呀。

    “秦省长,这都是周书记领导有方,我以后,一定要紧跟周书记,要把工作做好,不辜负秦省长和周书记对我的期望。”

    马明远这句话,就表示,我要加入周书记的战斗队列。

    “呵呵,坐吧。”

    秦明月和周天鸿两人,一起坐到沙发上。

    周天鸿在马明远面前,展示了自己和常务副市长秦明月的关系,达到了自己预期的目的

    “呵呵,老伙计,你说给我带来好东西,快拿出来让我看看,你带来的是什么好东西?”

    周天鸿和秦明月坐在了一起,马明远没敢坐实,在沙发上,只坐了半个屁股。

    周天鸿微笑着拉开自己的手提包,四瓶还没有拳头大的白瓷酒瓶,被周天鸿拿了出来。

    这时候,秦明月的爱人姬文娟和保姆,开始上菜。

    秦明月看着这四个小瓶笑道:“老伙计,这是什么?”

    周天鸿不说话,轻轻的打开其中的一瓶,瓶盖刚一打开,一股甘醇浓香、沁人心肺的酒香,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好酒!好酒!”

    平时很满喜欢喝酒的秦明月,说着话,急不可耐的一把抢过那瓶打开的小酒瓶,一样脖子,对准酒瓶就要喝。

    马明远平时也喝酒,他一闻到这种甘醇的酒香,是这样的悠长,那种香醇,一下子就香到了人的骨髓,就知道这种酒,绝对就是酒中的极品。

    当他看到常务副省长秦明月那种猴急的样子,禁不住目瞪口呆,差一点晕过去。

    我的天哪,这还是省长吗?

    但同时,他心里也是狂喜,秦省长和周天鸿书记,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周天鸿一把夺回那瓶酒,哈哈笑道:“老伙计,你见到酒,还是那种猴急样,这种酒,你可不能这样喝,除非你想去见马克思。”

    “什么?这种酒居然这么厉害?是什么酒?我以前怎么没有喝过?”

    秦明月呵呵笑着道。

    “这酒叫神仙醉,是傅山县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自己酿造的,我求了四瓶,给你都带来了,这可是千金难求的珍品,你喝了这种酒后,什么茅台、五粮液,那就是白开水,这酒一瓶二两,你和我的酒量,只能喝小半杯,嘿嘿,你要是多喝一点,去见了马克思,我可担当不起。”

    这四瓶酒,是欧阳志远专门送给周书记的,周天鸿知道,秦明月什么都不缺,就喜欢喝酒,他就把这四瓶酒全带来了。

    马明远一听周书记说,这酒是欧阳志远自己酿的,他笑了,这个小家伙,怎么不给我送几瓶?回去一定狠狠的敲他几瓶,来过过酒瘾。

    秦明月一听周天鸿这样说,笑道:“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

    “嘿嘿,你尝尝就知道了。”

    周天鸿看着秦明月,就要给他倒酒。

    马明远站起身来,轻声道:“周书记,我来吧。”

    周天鸿道:“好,明远来吧。”

    马明远双手接过酒瓶,恭恭敬敬的给秦明月倒了小半杯,然后又给周天鸿倒了小半杯,就把酒瓶盖上。

    “小马,自己也倒上呀。”

    秦明月看着马明远道。

    “明远,倒半杯。”

    周天鸿笑着道。

    马明远连忙道:“谢谢秦省长,谢谢周书记。”

    马明远小心的给自己倒上小半杯。

    “来,明远、老伙计,你们尝尝这酒怎么样?”

    周天鸿和秦明月的酒杯碰了一下,秦明月呡了一小口琥珀色的酒,慢慢地咽下。那种绵长爽口的甘醇幽香,顺着喉咙滑进胃里,在刹那间,就香到骨髓,顿时让自己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来,让人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

    “好酒呀,好酒。”

    秦明月感受到那种透进自己骨子里的甘醇和绵长,禁不住的连声赞叹。

    马明远也抿了一口,他立刻感觉到,这是自己从会喝酒到现在,喝到的最好的酒。

    小半杯酒,三个人喝了一个多小时,才喝完。

    在喝酒的时候,周天鸿和秦明月讨论了傅山县新工业园建设的规划和设计,审批手续以及投资规模。

    “老伙计,你明天再去拜访萧书记,只要萧书记支持,中央国土资源部的用地审批手续,我给你办好。”

    秦明月当场就表了态。

    马明远一听秦省长答应帮助跑中央国土资源部的手续,不由得大喜。

    以秦省长的家庭背景,跑国土资源部的手续,应该不成问题。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开到崮山镇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由于是早春三月,前来旅游的客人很多,整个崮山古镇,灯火通明,人来人往,饭店和旅馆都满了。

    当欧阳志远的车子停在野味饭庄门前的时候,杨凯旋和沈朝龙从大厅里微笑着走了出来。

    “志远,现在几点了?一定要罚你三杯酒。”

    杨凯旋大声道。

    一帆早已醒了,由于吃了欧阳志远的药,小丫头已经好多了,只是赖在志远的怀里,不肯下来。欧阳志远抱着一帆和黄晓丽一起下了车。

    沈朝龙和杨凯旋看到,欧阳志远居然抱着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小女孩,身旁还跟着一位端庄典雅的漂亮女人,两人吓了一跳。欧阳志远身边的女人,好漂亮呀!那种高雅大方的气质,立刻吸引住了两人。

    “呵呵,志远,这位漂亮的女士,是谁呀?”

    沈朝龙微笑着问道。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女士,就是我们傅山县主管农业和林业的黄副县长。这位是龙海市最大的建筑集团之一,金鑫集团的董事长沈朝龙,那位也是龙海最大建筑集团之一,凯旋集团的董事长杨凯旋。”

    沈朝龙和杨凯旋一听,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女士,竟然是傅山县唯一的一位女县长黄晓丽,两人连忙上前握手,大家都客气了一番。

    “爸爸,还有我呀,怎么不介绍我呀?”

    一帆瞪着他那双漂亮的漆黑大眼睛,搂着欧阳志远的脖子,大声道。

    几个人都被这个漂亮的小丫头逗乐了。

    “呵呵,这位是我的宝贝女儿一帆,一帆,这是你沈伯伯,那位是你杨伯伯。”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介绍着。

    “沈伯伯好,杨伯伯好。”

    乖巧的一帆,小嘴很甜。

    杨凯旋和沈朝龙都吓了一跳,他们都知道欧阳志远还没有结婚。没结婚,孩子就这么大了?没有听志远说过呀?

    欧阳志远看着这两个家伙,吃惊的样子,笑道:“怎么?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