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重拳出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夕阳下,火红的野杜鹃,随风摇曳,一帆口中那让欧阳志远心酥的叫爸爸的声音,让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这对母女。

    “一帆,太阳公公下山了,咱们还上车吧。”

    黄晓丽手里拿着几束火红的杜鹃,看着一帆在花丛中,追逐着一只漂亮的蝴蝶。

    欧阳志远看着典雅的黄晓丽,头上带着一圈用野杜鹃的花枝编成的一个漂亮的小花环,给黄晓丽增添了一份妩媚。

    黄晓丽感觉到了欧阳志远的目光,在看自己,她抬起头来,漆黑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轻声道:“看什么?都老了。”

    说话间,黄晓丽深深地叹了口气。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妩媚的娇容,伸手揽住了黄晓丽纤细的腰肢,轻轻的拥进了怀里。黄晓丽的身躯颤抖了一下,脸色红红的,小声道:“一帆在看。”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松开黄晓丽的腰肢。

    黄晓丽笑着离开了欧阳志远的怀抱。

    不远处的一帆,手里拿着一枝杜鹃,笑嘻嘻的跑过来,兴奋的道:“爸爸……爸爸,我要那只蝴蝶。”

    一只漂亮的大蝴蝶,在花海里翩翩起舞。

    “呵呵,一帆,爸爸给你捉。”

    欧阳志远一声轻笑,身形猛然变得轻飘飘的,如同一道青烟,越过几从野杜鹃,但却快如闪电,伸手一捏,那只漂亮的大蝴蝶,已经被欧阳志远捏住。

    这个情景,看着黄晓丽目瞪口呆。天哪,志远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志远最近,仔细琢磨了影子杀手那神奇的青烟影子身法,他试着把五行门中的五行步和影子杀手的青烟影子身法结合在一起,空闲的时候,就练习一下,居然被他摸出了门道。

    五行门身法的快捷和影子杀手门中的青烟影子身法的飘渺,结合在一起,竟然比五行步还要快捷飘渺。

    两种身法结合在一起,这就让欧阳志远的身法更加神奇。

    “嘻嘻,爸爸好棒呀!爸爸好棒!我要蝴蝶……”

    一帆大声叫着,拍着小手。

    “呵呵,给你,一帆。”

    欧阳志远用一根细线,系住了蝴蝶的尾巴,然后又在细线上,拴了一根小树枝,交到了一帆的手里。

    这根细线,是一种极其坚韧的特制尼龙丝,是欧阳志远在影子杀手田宝文身上搜出来的,能承受住两个人的重量,而且另一头还有一个特制的合金钩。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影子杀手用这根线干什么用的。

    蝴蝶在空中飞着,但却有根线系着它。

    “一帆,走吧。”

    欧阳志远抱起一帆,黄晓丽手里拿着几支盛开的野杜鹃走向越野车。

    这时候,远处有几辆本田和三菱轿车,快速的驰来。

    “爸爸,你说蝴蝶有妈妈吗?”

    一帆抬起脸来,看着爸爸。

    “有呀,不论小动物和人,都有妈妈和爸爸的。”

    欧阳志远轻轻捏了一下一帆的小鼻子。

    “那我们把蝴蝶系住,它妈妈会找它吗?”

    一帆看着妈妈道。

    “会的,一帆。”

    欧阳志远看着一帆道。

    “爸爸,咱们把蝴蝶放了吧,蝴蝶妈妈找不到小蝴蝶,她会哭的。”

    一帆看着在飞的蝴蝶。

    “好吧,一帆,爸爸给它解开。”

    欧阳志远解开了蝴蝶尾巴上的细线,把蝴蝶放在一帆的手里,笑着道:“一帆,让蝴蝶去找妈妈吧。”

    一帆一边高兴的大叫着一边向前跑去,手指一松,那只漂亮的蝴蝶一下飞出老远。

    “快去找妈妈吧,小蝴蝶。”

    一帆话音未落,远处的那对车队已经快速地开了过来,最前面的那一辆本田车上的司机,被路两边的景色迷住了,他一边开车,一边左顾右看,没有发现前面正在奔跑的小一帆,轿车高速地撞向正在看着蝴蝶的小一帆。

    “一帆!”

    黄晓丽的嘴里发出一声变了音的凄厉惨叫。

    她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女儿,当黄晓丽发现那辆本田一点都没减速,高速撞向一帆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身形,早已化作一道电芒,冲了过去。

    但欧阳志远距离一帆太远,就算欧阳志远赶到,一帆肯定也会被车撞飞的。

    欧阳志远脸色狂变,一声长啸,右手一扬,手中的那根细线飞了出去,一下子勾住了一帆后背的衣服,猛地向后一带。

    这时候,本田司机才发现,自己车前有个吓呆了的小女孩。司机连忙刹车,但根本没起作用。

    就在本田车就要撞到一帆的时候,欧阳志远终于知道,田宝文的这根细线有什么用途了。

    一帆的身子被欧阳志远的细绳高速地撤了过来,一把抱在怀里。但没有刹住车的本田,发出刺耳的声音,高速撞向欧阳志远。

    这下,欧阳志远已经来不及躲闪了,本田直接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大吼,身形猛然弹起,双腿微屈,狠狠地蹬在本田车的前车头。

    “嘭!”

    一声闷响,欧阳志远的身形飞出了**米开外,那辆本田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停了下来。

    “志远!”

    黄晓丽一声尖叫,发疯一般冲向欧阳志远。

    “志远,你没事吧,志远。”

    黄晓丽看到,一帆被欧阳志远紧紧地搂在怀里,而欧阳志远测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妈妈……哇……哇……爸爸……爸爸……”

    吓坏了的一帆,嘴里叫着妈妈和爸爸,放声大哭。

    一帆没有受到伤害,但欧阳志远脸色煞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志远……!”

    黄晓丽的心脏强烈的收缩,眼泪刹那间,狂流而下。

    志远为了救一帆,竟然被车撞飞了**米。

    “志远……志远,你醒醒!”

    黄晓丽抱起一帆,流着泪,拼命的喊着欧阳志远。

    这时候,那辆本田的司机,连忙下来,绕过车头,看着自己的本田车竟然有两只深深的脚印子,塌了下去,顿时暴跳如雷,咆哮起来。

    “八嘎雅鹿!八嘎雅鹿!”

    这个司机,是一个日本人。

    本田司机怒火冲天,嗷嗷叫着冲了过来,狞笑着破口大骂:“八嘎……八嘎,中国猪,撞坏了我的车。”

    这个王八蛋一边骂着,一脚踢向躺在地上的欧阳志远的脸。

    “住手!”

    黄晓丽一看这个卑鄙的日本人,撞了人,不但不道歉,竟然还骂人,而且还要用脚踢昏迷中的欧阳志远。

    黄晓丽心中一股怨气,猛然爆发起来,她抡起手掌,一掌打在那个人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爆响,黄晓丽这一掌正打在那个日本人的脸上。

    那个日本人的脚还没有踢到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哭泣的中国女人会突然发飙,这一掌结结实实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

    “嗷!”

    这个日本人被打得一声惨叫,打着旋,转了一圈,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来个狗吃屎。

    倒在地上的日本人,恼羞成怒地从地上爬起来,嗷嗷叫着骂着:“中国的花姑娘,八嘎雅鹿。”

    这个王八蛋狞笑着,恶狠狠地扑了过来,一拳打向黄晓丽的脸颊。

    “你个坏蛋,不许打我妈妈。”

    一帆看着这人狠狠地打向妈妈,小一帆大声喊着,一口咬在了那个日本人的腿上。

    “啊!”

    那个日本人疼得惨叫了一声,顾不上打黄晓丽,一脚恶狠狠踹向小一帆。

    “哼,找死。”

    一声冷哼在这个日本人的耳边响起,这人还没来得极反应,一只大脚就揣在他的肚子上。

    这个日本人被站起身来的欧阳志远,一脚踹出四米开外。

    “志远,你没事呀!”

    黄晓丽的泪水,再次狂涌而出,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刚才救下一帆,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把一帆抱在怀里,但那辆本田也到了,欧阳志远根本没时间躲避。但越是危机的时刻,欧阳志远的脑子转的越快,他猛然双腿微曲,猛蹬撞过来本田。

    虽然微曲的双腿,卸掉了大部分的撞击力,但由于本田的车速过快,欧阳志远还是被撞出了好几米。

    他不敢松开怀里的一帆,落地的时候,由于双手抱了一帆,肩膀和头部着了地,立刻被撞击得晕了过去。

    但是欧阳志远的体质极好,就是昏迷,也是处在半昏迷之中,对外界还是有点感觉。

    那人用脚踢他的脸,殴打黄晓丽,欧阳志远好像能看到一般。

    黄晓丽的哭泣声和一帆的大叫声,让欧阳志远在刹那间,就清醒过来,他看到,那个日本人恶狠狠的一脚踹向一帆时候,欧阳志远猛地站起身来,一脚就把那个变态的王八蛋踹出数米开外。

    “爸爸……你没死……呜呜……。”

    一帆呜呜的哭喊着,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

    “志远!”

    黄晓丽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流着泪,喃喃的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这种劫后余生的狂喜,让黄晓丽泪流满面。

    这时候,车子上下来几位身穿黑衣的日本保镖,他们看了一眼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日本司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脸色最难看的那个留着板寸头的保镖,叫龟板,是六个保镖中的组长,身手极其了得,是山田株式会社中,身手极好的一位保镖。

    龟板看见了欧阳志远一脚踢飞了自己的司机,他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殴打我们的人,撞坏我们的车,我要你立刻向我们道歉。”

    这个日本人的汉语,竟然说的十分流利。

    龟板说着话,两只小眼阴森森地盯着欧阳志远,露出一丝不屑。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王八蛋要自己向他们道歉,不由得冷笑道:“是你们开车撞人在先,又殴打我们,道歉的应该是你们。”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

    龟板的脸色一冷,狞笑着道:“我们是日本山田株式会社的考察人员,受到你们江县长的邀请,前来傅山考察投资建厂,嘿嘿,你竟然敢殴打日本客人,我们要向上面控告你,让你们的警察把你抓起来坐牢。”

    欧阳志远一听是日本山田株式会社的人,来傅山投资建厂,竟然还是江县长邀请的,江县长就是江宗武了?

    七八辆轿车,看来,这次山田株式会社,来的人不少呀。

    这些王八蛋真张狂,来到中国的地界,居然那样蛮横傲慢无礼。

    “既然你们是山田株式会社的人,就应该懂得礼仪,你们撞了人,非但不道歉,还要我们赔车,甚至动手打人,这就是你们日本人的素质吗?”

    欧阳志远很是气愤,心中更加反感眼前的日本人。

    “嘿嘿,废话少说,你不道歉,我们就把你抓起来,交给你们的警察。嘿嘿,只要我们向你们的政府施加压力,你就会完蛋了。把他们抓起来!”

    龟板说着话,一挥手,狞笑着道。

    几个保镖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向后一退,让黄晓丽抱着一帆躲在自己身后。

    “爸爸,打死这些坏蛋。”

    一帆大声叫道。

    一个日本保镖,快速地冲到欧阳志远的背后,一拳狠狠地砸向他的后脑。

    这个卑鄙的东西,直接从背后偷袭。

    欧阳志远一闪身,同时一勾前面的那个保镖的小腿,前面的保镖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冲了过来,这时候,后面的那个保镖的拳头到了,一拳就砸在了自己人的脸上。

    “嘭!”

    那个保镖被砸得一头栽倒在地,鼻血喷溅出来。

    欧阳志远一个后摆腿,正扫在后边保镖的脖子上。

    “噗通!”

    一声闷响,这家伙被打得飞出三米开外。

    欧阳志远一招就打倒了两个。

    “爸爸,打得好,打死这些日本鬼子。”

    一帆在妈妈的怀里大声叫喊着。黄晓丽完全放心欧阳志远强悍的战斗力,她见过欧阳志远一个人狂战四五十个小痞子的壮观场面。

    另外三个保镖一看自己的人,被人一招放到俩,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分三个方向,猛扑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体如同一道烟雾,眨眼间,脱出三个人的包围圈,又是一个后摆腿,一脚扫在一个保镖的脖子上,这个日本人惨叫着砸向另外两个日本人。

    三个家伙惨叫着,倒在地上,乱转一团。

    “哼,找死。”

    龟板一看自己五个手下,被人家转眼间,全部打趴下,不由得十分恼怒,一声怒吼,一掌劈了过来。

    这家伙的掌风,发出凄厉的怪啸,十分的沉重。

    欧阳志远知道,日本人的性格,有明显的缺陷,那就是,如果你把他揍得吐血,哭爹喊娘,他就会彻底的服气你,就会对你摇尾乞怜,奴颜婢膝。但你要是对他们宽厚仁爱,把他当人看,他就会对你呲牙咧嘴,恨不得咬你一口。

    欧阳志远知道,只有彻底的打服这些王八蛋,他们才会对你彻底的服软。

    因此,欧阳志远毫不犹豫地运足劲气,一声长啸,一拳打在龟板的手掌上。

    龟板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如中重锤,咔嚓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让他痛彻心扉。

    龟板的手掌立刻垂了下来。欧阳志远一拳就砸断了他的手腕。

    只疼的龟板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从手腕,后退了好几步。

    “住手!”

    一声阴冷的声音在车里传来。一个头发染得乌黑,用定型摩丝梳得光亮可鉴,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下车来,他两眼透出暴戾的寒芒,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伸出一个手指头,指着欧阳志远的脑门道:“你个王八蛋,你倒霉了,你竟然敢打日本人,要是惹起外交争端,政府一定把你抓起来,判个无期徒刑。”

    这个人一看就是中国人,居然帮着日本人说话,标准的吃里扒外的汉奸。欧阳志远最恨汉奸了,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这个人的手指头,用力一扭。

    “咔嚓!”

    一声脆响,那个家伙的手指头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扭断。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那个人嘴里发出,这个王八蛋痛得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把他踹飞五六米远。

    “滚,别让我看到你个败类。”

    另一辆三菱轿车里面,山田株式会社对外投资课长柳生静一看到了外面的情景,眼角剧烈的抽动着,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中国人真厉害,一拳就砸断了龟板的的手掌,龟板可是忍者里面的高手,竟然没有扛过人家一招,真是丢人。

    旁边的一位暴戾的男子,两眼变得血红,他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沉声道:“课长,让我出去干掉他。”

    柳生静一嘿嘿冷笑道:“八格,鸠山,你忘了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鸠山一听,连忙点头道:“对不起,课长,我错了。”

    “哼!”

    柳生静一一声冷哼,走下车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对不起了这位先生,都怪我手下人鲁莽,让您受惊了,我代表山田株式会社向你道歉。”

    柳生静一说着话,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并双手送给欧阳志远一张名片,恭声道:“请多关照。”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拉着黄晓丽,走向自己的越野车,发动起来,扬长而去。

    鸠山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远去的车影,脸上的杀机,越来越浓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