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彪悍的老娘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七章彪悍的老娘们

    “袁传山,我看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痛,上次打的不是你吗?你竟然再次聚众闹事,扰乱恒丰集团开发天柱峰,你这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欧阳志远从台阶上,一步步跨了过来,拦在袁传山面前,两眼死死地盯住袁传山,强大的威压和凌厉的气势,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狂涌而出。

    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震住了。

    这人是谁?怎么会替恒丰集团的人出头?

    他竟然能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把我的头都震晕了。

    这人是怎么上来的?我刚还看到他在山半腰呀?

    欧阳志远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就看到很多村民开始向山上聚集,他就知道不好,欧阳志远立刻拨打固山镇镇长肖永成的电话。

    当手下的人把袁家庄的人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事,报告给肖永成的时候,镇长肖永成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喝着茶,看着报纸。

    他一听到这件事,心里不由得笑了,嘿嘿,太好了,围攻的好。袁家庄的人可是书记袁传军的老家,袁家庄的人围攻恒丰集团,肯定暗中受到了袁传军的指使。

    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开发崮山72群峰,可是一块大肥肉呀,嘿嘿,这几天,袁家庄的人已经咬了好几口了,这些人的胃口可真是不小呀,甚至有点贪得无厌。

    “小张,今天王湾村不是和红太阳签订林果花生合同吗?咱们下乡看看。”

    王湾村,是崮山镇一个最偏远的村庄,全村很穷,县政府为了照顾这个村庄,让他们首先和红太阳集团签订了种植黑珍珠花生和黑皇后葡萄的合约。

    黑珍珠花生和黑皇后葡萄这两种农作物,都属于当年投资,当年就能收益的极好投资项目。

    肖永成他是想躲开袁家庄这件事。

    小张秘书也知道,肖镇长的目的是什么,他立刻联系了司机,替肖永成拎着包和茶杯,开车直奔王湾村。

    自己虽然是崮山镇的镇长,但袁传军在处理崮山镇的一切事物中,由于袁传军是土生土长的崮山镇人,他就占据着极强的优势,他仗着背后的靠山县委书记王凤杰,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很多事情,不和自己商量。

    今天上午袁传海和袁传山来找袁传军的时候,肖永成就看到了,他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要发生,他暗暗地用相机拍下了两人走进镇政府的照片,又让秘书小张,拍下了袁传海走进袁传军办公室的证据。

    嘿嘿,袁传军,所有的责任,你一个人担当。

    肥肉吃多了,会消化不良的。

    虽然自己是镇长,但袁成海他们,可都是你袁传军的人,县里追究下来,老子把照片就交出去,哈哈,第一个问责的就是你。

    当肖永成刚来到王湾村的村委会,正在和村长握手的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到了。

    “肖镇长,袁家庄的村民正在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施工队,请你立刻赶到天柱峰下,制止他们。”

    肖永成立刻装着大吃一惊的样子道:“什么?袁家庄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公然违抗县政府的文件,围攻恒丰集团?欧阳主任,我正在王湾村现场办公,我立刻赶过去,不过,王湾村距离天柱峰太远了,袁书记在家,您向袁书记打电话,先让他赶过去,袁家庄是他的老家,只要袁书记一句话,袁家庄的人,没有谁敢不听的。”

    肖永成打完电话,急匆匆的跑向自己的车子。

    他上了车子,把头靠在后背上,打起盹来。

    肖永成故意说袁传军的老家就在袁家庄,他这一句话,就等于告诉欧阳志远,袁家庄围攻恒丰集团的事,和镇委书记袁成军有瓜葛。

    揣摩领导的意图,是下属必修的一门功课,司机和小张秘书两人的脑子,都是很灵活的人,就很会揣摩领导的心思,他们一看肖镇长打起盹来,司机就把车开得很慢,开到半路上的时候,车子就抛了锚,坏在了路上。

    肖永成看到车子抛了锚,就打电话给派出所所长马照山,让他立刻带人赶往天柱峰。

    马照山早已接到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的电话,但他知道,袁家庄背后是谁,是镇委书记袁成军。自己去拦袁成军的人,不是找死吗?袁家庄已经多次围攻恒丰集团了,自己每次都出警,袁家庄的人每次都拿到了钱。

    这次,接到的是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的报警,马照山不敢不出警,但速度极慢。

    欧阳志远一听肖永成说崮山镇党委书记袁传军的老家,就在袁家庄,欧阳志远立刻就知道,如果没有袁传军的背后指使,袁家庄的人,就是有两个胆,也不敢围攻恒丰集团。

    袁传军,你没有老糊涂吧?你竟然敢公然违抗县政府的文件,指使袁家庄的人,破坏崮山群峰的开发,你的书记做到头了?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就看到前面,几十个壮汉,驮着十几位老头和老太太,在快速的向山上跑去。

    我靠,这些人还有人性吗?竟然拿这些老年人当枪使,真是畜生呀。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他快速越过那些人,靠近一个个壮汉,手指在他们的身上一拂。等欧阳志远走出老远后,几十个壮汉,只觉得全身发麻,腿脚发软,呼吸困难,再也迈不动半步,全部坐在地上,狂喘不已。那些老太太和老头们,本来都不想上山,现在一看后生小伙子们都走不动了,也都坐在台阶上,开始休息起来。

    欧阳志远解决了那些壮汉,快速地冲上来,正看到那些村民冲向沈朝龙和那些施工的工人。

    欧阳志远立刻向前阻止,他一看,领头的竟然是被自己打过的袁传山和袁传海,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两个狗东西,还在这里作恶,今天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袁传山、袁传海一看是欧阳志远,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袁传山竟然要出十万块钱摆平自己,嘿嘿,小子,你这两年发财了是不?今天,我就让你把坑害人的钱,全部吐出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身形如同电芒一般,一个起落,一把抓住袁传山的衣领子,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从人群中,如同拎小鸡一般,把他扯出来。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的速度,禁不住的笑了,好个擒贼先擒王。

    “袁成山,你今个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脑袋被驴踢了?竟然敢带头再次围攻恒丰集团,看来,你离进监狱不远了。”

    欧阳志远冷冷地盯着袁成山。

    袁成山根本没想到欧阳志远上来就一把抓住了自己,上次,就被欧阳志远打了一顿。他一被欧阳志远抓住,顿时就有点害怕,但他还是色厉内茬,大声道:“你……你敢把我怎么样?”

    “快放下我丈夫!”

    那十几个老娘们中,袁成山和袁成海的老婆都在里面,个个壮得如像母牛一般。袁成山的老婆蒋祥莲一看到自己的丈夫被人家拎了出来,顿时暴怒不已。

    “放下我们村的人。”

    村长袁慧生一看到一个年轻人抓住了袁传山,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道:“他就是袁家庄的村长袁慧生。”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五十多岁,有点秃顶,面目极其阴险的老男人,瞳孔爆缩起来,好一个阴毒的男人。

    “嘿嘿,你又是谁?”

    欧阳志远故意装着不知道他是谁的样子,沉声问道。

    “袁家庄村长袁慧生。”

    袁慧生两眼一翻,露出不屑的眼神,看着天,根本不看欧阳志远。

    “嘿嘿,不会吧,你怎么可能是袁家庄的村长?袁家庄还是属于崮山镇党委领导吧?崮山镇的党委更应服从县委县政府领导吧?县委县政府早已下了文件,不论哪个部门,都必须毫无任何条件的协助恒丰集团开发崮山群峰,不论哪个部门胆敢破坏干扰恒丰集团开发崮山群峰的,第一把手就会被追究责任的,你如果是袁家庄的村长,那份文件你一定会接到,如果你是袁家庄的村长,你这是明知故犯,后果怎么样,你比我清楚,如果你不是袁家庄村长,冒名顶替,嘿嘿,将要受到什么处罚,你也应该很清楚,嘿嘿,今天你是霉运当头,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那双犀利的如同刀锋一般的目光,狠狠地刺向袁慧生的双眼。

    欧阳志志远说的没错,袁慧生当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自己背后有党委书记袁传军撑着,要来的钱,有党委书记袁传军的份,自己怕啥!

    想到这里,袁慧生不由得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哪根葱?老子在自己的地盘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相识的,快滚,别挡住老子发财。”

    袁慧生说着话,看着黄友平和沈朝龙,恶狠狠的道:“一百万,恒丰集团出一百万,这根锁链的维修费和维护费,我们就不要了,否则,金鑫集团和恒丰集团,立刻给我滚蛋。”

    “哈哈,好大的口气,一百万,你还真敢要,我告述你,一分钱你都得不到,而且你的村长也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

    袁慧生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他一指欧阳志远道:“乡亲们,这家伙竟敢阻挡咱们袁家村的财路,给我狠狠地揍这个王八蛋。”

    袁慧生话音未落,袁成山的老婆蒋祥莲大声叫到:“姐妹们,和他们拼了。”

    她说着话,如同男人一般,猛然脱去上衣,狠狠地摔在地,只穿着一件小背心,晃动着那双肥硕的巨ru,冲向欧阳志远。

    那十几个健壮的老娘们,一看蒋祥莲脱去了上衣,顿时都扯下了自己的褂子,晃动着肥硕巨大的ru房,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黄友平、沈朝龙和欧阳志远看着这些白花花的肉山,疯狂的冲过来,只吓得目瞪口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香艳霸道而诡异的场面。

    欧阳志远哪里肯跟这些老娘们对决,身子一闪,一手拎着袁传山,已经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但沈朝龙那十几个保安倒霉了,在这些白花花的肉山中,就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了,更不敢还手,脸上立刻被梅超风的白骨爪,挠了几道血印。

    几个老娘们冲破了保安的护卫,眼看着抓向沈朝龙和黄友平。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把拎起袁传山的一条腿,冲到一处断崖上,下面就是一道万丈深渊。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着,拎起袁传山的裤腿,倒提着袁传山,让袁传山的身子,伸出悬崖。

    一块碎石,被欧阳志远踢下去,掉进山谷,发出瘆人的轰鸣,只吓得袁成山脸色煞白,一声惨叫:“救命呀!救命!”

    正冲向沈朝龙的那些老娘们和蒋祥莲,一看对方倒拎着袁传山,袁传山吓得脸色煞白,颤抖着身子在山风中来回的晃动,只要对方一松手,立刻就会掉下去,摔成肉饼。

    “都退回去,你们再有什么轻举妄动,我一害怕,要是一松手,袁成山就会掉下去,嘿嘿……”

    欧阳志远说话间,猛一松手。

    “啊……”

    袁成山感到自己正向下掉,立刻吓得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音都变了调了。

    袁成山的老婆蒋祥莲吓得腿脚一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那些老娘们立刻不敢再轻举妄动。

    欧阳志远手一紧,再次抓住了袁成山的脚脖子,冷笑道:“都退回去。”

    蒋祥莲连滚带爬的和十几名老娘们,都退了回去。

    欧阳志远这一手,震住了所有的村民。愣得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现在袁传山的命捏在人家的手里,谁敢保证,对方不敢撒手?谁都不敢,就连袁家庄村长袁慧生也不敢轻举妄动,这要真闹出什么人命来,自己不说,说不定还会连累镇委书记袁传军。

    自己这次围攻恒丰集团,目的就是要点钱,他内心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嘿嘿,年轻人,把成山放下来吧。”

    一位白眉皓须的老人,领着一位机灵漂亮、五六岁的小女孩,从台阶上走了上来。

    “袁老伯?香妮?”

    欧阳志远一眼就认出来,这位老人,就是上次自己和陈雨馨一起来天柱峰,卖稀饭和煎饼的老人家,那个小女孩,正是雨馨送给她巧克力的乖巧女孩香妮。

    香妮还认的欧阳志远,她一边迈着小腿,跑向欧阳志远,一边笑嘻嘻的大声道:“嘻嘻,欧阳叔叔,你在玩荡秋千吗?我也想玩。

    沈朝龙一听小姑娘说欧阳志远在玩荡秋千,差一点晕了过去,天哪,这是荡秋千吗?

    欧阳志远连忙把袁成山拎上来,扑通一声,扔出老远,转身抱起向香妮,在香妮胖胖的小脸蛋上,亲了几下。

    “香妮,呵呵,几天没见,又漂亮了,快告诉叔叔,想叔叔了吗?”

    欧阳志远亲笑嘻嘻的问道。

    “想,还想雨馨姨姨。”

    蒋祥莲一看欧阳志远把自己的丈夫丢了上来,连忙跑了过去,扶起袁成山。袁成山吓得脸色蜡黄,说不出话来。

    那十几个老娘们一看族长袁茂水来了,顿时都吓得退出老远。

    “滚,丢人现眼的东西。”

    袁茂水一声低喝,那是几个老娘们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连忙跑回来,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村长袁慧生一见老族长袁茂水来了,吓得一缩脖子,就想走,但袁茂水早已看到了袁慧生,老人家冷哼一声道:“你滚过来。”

    袁慧生连忙走过来,低着头小声道:“大伯,您老怎么来了?”

    “啪!”

    袁茂水一巴掌打在袁慧生的脸上,把袁慧生打得一个踉跄。

    “没出息的东西,袁家庄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袁慧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吓得不敢说话。袁传海一看到自己的亲老老爷来了,吓得早就钻进人群,不敢再出来。

    袁茂水是袁家庄辈分最高的唯一老人,今年已经九十二岁了,是袁家庄的族长,也是镇委书记袁成军的亲老老爷,也是袁成山、袁成海的亲老老爷。整个袁家庄,没有一个人不尊重害怕袁茂水的。

    当袁茂水听到,袁家庄的人,再次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老人家立刻赶了过来。

    这时候,崮山镇派出所长马照山,带领十几个警察赶到了。

    警察一来,所有的村民都开始慌乱起来了。

    但几个警察把住了唯一的路口,那些慌乱的村民都不敢冲过去。

    “马所长,你是从外国赶回来的吗?”

    欧阳志远的脸色,冷的如同万丈寒冰一般,死死地盯住马照山的眼睛。

    马照山根本不知道欧阳志远在山上,当他听到欧阳志远在责问他的时候,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这个煞星怎么会在这里?派出所的副所长郑盛水,就是让欧阳志远弄下来的,今天自己撞枪口上了,他妈的,真倒霉。

    “啊,欧阳主任,我的警车,半路上坏了,您在这里,这太好了,是谁在闹事?我去抓起来,狠狠修理这些泼妇刁民。”

    马照山的目光,冷冷扫视着这些村民。他妈的,老子要是受到处分,一定把你们全部抓走,每个人都用电棍狠狠的整,整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袁成山、袁成海,还有村长袁慧生,明知故犯,带头冲击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这三个人全部抓走。”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

    他知道,如果不好好的处理这三个人,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还会受到他们的围攻骚扰。自己又不能天天在这里盯着。

    马照山一听欧阳志远下了命令,连忙带着警察,亮出了手枪,冲进人群,直接把这三个人抓了出来,戴上了手铐。

    当袁慧生看到崮山派出所所长马照山带着警察赶到的时候,他虽然心里有点乱,但他知道,马照山还要看镇委书记袁传军的脸色行事,但当他看到,派出所所长马照山,被这个和自己作对的年轻人呵斥得流着冷汗的时候,心里一沉,就知道不好。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马照山见到他,怎么会点头哈腰?难道是上面来的干部?但上面下来的干部,从来没有这么年轻的呀?

    当他听到马照山喊对方欧阳主任的时候,他猛然想到,自己在电视里看到过县政府办公室有位主任,就叫欧阳志远,这个人不会就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吧?

    想到这里,袁慧生的双腿开始打颤,冷汗顺着后背流了下来。

    如果就是那个欧阳主任,今天自己就死定了,听说,这个主任连县委书记、县长的儿子都敢打,自己在人家面前,不就是一根野草?

    他刚想到这里,几个警察拎着手枪,就冲了过来,喀嚓一声,一副手铐,死死地铐住了自己的手腕。

    袁传山和袁传海也被警察们用手铐铐住,押了出来。

    警察铐人,那些村民都是欺软怕硬的东西,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袁成山的老婆蒋祥莲早已失去了悍妇的模样,吓得全身打哆嗦。

    袁茂水不知道,欧阳志远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但他看到,欧阳志远呵斥着马照山,吓得马照山冷汗直流,就知道,欧阳志远绝对是县上的干部,镇里的干部,自己都认识。

    袁茂水不知道欧阳志远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但他看到,欧阳志远呵斥着马照山,吓得马照山冷汗直流,就知道,欧阳志远绝对是县上的干部,镇里的干部,自己都认识。

    “欧阳主任,能否听我一句话。”

    袁茂水也跟着马照山喊欧阳志远为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比较尊重老人家,轻声道:“袁老伯,请讲吧。”

    欧阳志远弯下腰,把香妮放下来,香妮跑到老爷爷的怀里。

    “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了他们吧,我回去好好地教训他们。”

    袁茂水恳求地看着欧阳志远。

    袁传山、袁传海和袁慧生一听老族长替自己求情,眼里顿时露出了希望。

    欧阳志远面露难色,他想不到,老人家会替这三个人求情。

    “袁老伯,袁家庄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了,他们已经勒索两个集团五六万块钱了,如果放了他们,明天他们还会再勒索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

    欧阳志远看着袁茂水道。

    袁传山、袁传海、袁慧生这次真害怕了,三个人连忙齐声道:“放了我们吧,欧阳主任,我们以后绝不再骚扰围攻两个集团了,勒索的六万块钱,我们一定退出来。”

    他三个人,从派出所长马照山的眼里看到了可怕的杀气,如果三个人进了派出所,最低也要一顿暴打,是跑不了的。就是好人,进了派出所,都会被打出神经病的。

    袁茂水连忙道:“欧阳主任,我一定会好好的管教他们,钱,也一定退回来,以后,我保证,袁家庄的人,绝不再围攻刁难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了,欧阳主任,我保证。”

    欧阳志远看着袁茂水,他知道,袁家庄和崮山风景区靠得太近,两大集团还要和他们相处,不能把关系过于搞僵,只要不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就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袁茂水道:“袁老伯,你只要能保证袁家庄不再骚扰刁难围攻两大集团,把勒索的钱全数退回,可以放了他们,不过,袁慧生不能再担任村长了,你们选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报给崮山镇政府吧。”

    袁成山和袁成海一听,顿时大喜过望,袁慧生的脸色变得一片灰白,嘴角剧烈的抽动着,眼里露出怨毒的眼神。

    自己好容易混一个村长当当,现在竟然丢了,以后,谁还会给自己送礼?

    欧阳志远看着马照山道:“放了他们。”

    几位警察把三个人的手铐打开。

    “谢谢欧阳主任。”

    袁成山和袁成海揉着手脖子,连忙感谢欧阳志远,袁慧生低头不语,转身走进人群。

    “谢谢欧阳主任,都散了吧。”

    袁茂水看着欧阳志远,抱着拳道。

    袁家庄的人一哄而散,走下山去。欧阳志远看着袁茂水道:“老人家,不用谢,袁成山和袁成海以后不敢了,但袁慧生以后敢不敢,还说不定。”

    袁茂水道:“他以后当不成村长了,他也反不了天。”

    马照山向欧阳志远告辞,欧阳志远阴沉着脸道:“马所长,你把你今天出警为什么这么晚的原因,写出来,交给县公安局,耿局长会调查真假的,你走吧。”

    欧阳志远知道,恒丰集团以后还要麻烦马照山,欧阳志远故意用耿局长狠狠地敲一下马照山,免得他以后在延误出警。

    马照山脸色很不好看,但他可不敢说什么,连忙点头道:“好的,欧阳主任,我一定照办。”

    马照山带着警察下山了。

    袁茂水再次对欧阳志远感谢后,抱着香妮也下了山。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志远,哈哈,真有你的,对付那些老娘们,你竟然差一点把袁传山丢下山谷,嘿嘿,我真怀疑,你真敢松手?”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那些老娘们,光着半截身子,我又不敢打他们,嘿嘿,只好用袁传山威胁他们了,狭路相逢,勇者胜,我的气势,吓破了他们的胆,再说了,我是正义,他们心虚,所以,他们心虚妥协。”

    恒丰集团黄友平伸出手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也是感激不已。

    员工们恢复了施工。

    “志远,晚上不要走了,崮山镇野味山庄我订了房间,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沈朝龙笑着道。

    “好呀,杨凯旋也在,他也说在野味山庄请我吃饭,我看,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休,黄经理也一起去。”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什么?杨凯旋来了?好,今天晚上就一醉方休。”

    沈朝龙大笑道。

    欧阳志远想起来,今天上午,说晚上把一帆接出来,看来,今天晚上不行了。他拿出电话,走到一边,拨通了黄晓丽的电话。

    “晓丽,你那边进行得顺利吗?”

    黄晓丽那边,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明天还要继续签约。秘书已经把一帆提前接回来了,小丫头这两天吵着说,想爸爸了。

    “志远,今天的签约已经完成了,我正要回去。”

    黄晓丽微笑着道。

    “晓丽,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去接一帆了,有两位朋友在崮山,晚上不能回去了。”

    欧阳志远给黄晓丽道歉。

    站在黄晓丽身旁的一帆,听到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的声音,连忙道:“妈妈,我想和爸爸说话。”

    “志远,秘书已经把一帆接回来了,一帆给你说话。”

    黄晓丽说着话,把电话放在一帆的嘴边。

    “爸爸,我想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一帆对着电话,撒着娇。

    欧阳志远一听一帆想自己了,心里一暖,眼睛有点湿润。是呀,好几天没见小丫头了。

    “一帆,爸爸也想你,你和妈妈一起来崮山镇,我去迎你们。”

    欧阳志远轻声道。

    一帆一听爸爸来迎接自己,顿时高兴得跳起来。

    “妈妈,爸爸一会就来迎接我们,太好了,我终于能见到爸爸了。”

    欧阳志远从电话里,听到一帆高兴的声音,轻声道:“晓丽,你让人送你过来,我去迎你们。”

    黄晓丽点点头,轻声道:“好的,志远。”

    红太阳集团的人,连同陈雨馨他们,都住在唐槐乡招待所,这几天都不能回酒店。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沈朝龙道:“我下山去接两个人,咱们野味山庄见。”

    “好的,志远,不见不散。”

    沈朝龙点着头。

    欧阳志远开着自己的越野帕杰罗,在半路上,接到了黄晓丽和一帆。

    “爸爸……爸爸……”

    一帆欢快地叫着爸爸,扑到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爸爸,你怎么不来接一帆呀?一帆都想你了。”

    一帆的两只小胳膊,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亲了欧阳志远一口,再也不松开。

    “一帆,爸爸也想你。”

    欧阳志远把一帆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黄晓丽看到父女两人的模样,泪水在眼里打着圈。

    一帆从小没有得到过父爱,看来,她已经离不开志远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微笑道:“你开车,我和一帆说会话。”

    黄晓丽点点头,坐到驾驶室上,欧阳志远抱着一帆,坐在副驾驶。

    一帆赖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再也不肯下来。

    “爸爸,我给你唱首歌好吗?”

    一帆搂着爸爸的脖子,清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着看着欧阳志远。

    “好呀,一帆,爸爸最喜欢一帆给爸爸唱歌了。”

    “呵呵,真的,爸爸?”

    “真的,一帆。”

    欧阳志远忍不住亲了一下一帆的脸蛋。

    “我的好爸爸,下班回到家,

    劳动了一天,爸爸辛苦了!

    爸爸、爸爸快坐下,

    爸爸、爸爸快坐下,请喝一杯茶!

    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

    我的好爸爸!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一听歌词,两人差点笑晕过去。一帆竟然把好妈妈这首歌里的妈妈,都改成了爸爸。

    当一帆唱到爸爸、爸爸快坐下,请喝一杯茶的时候,把自己的小水壶,递到了爸爸的嘴里。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一帆的水,高兴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爸爸,快看!”

    一帆兴奋的大声叫喊着。

    欧阳志远顺着一帆的手指,看到一大片漂亮火红的杜鹃,在山坡上怒放盛开,如同一片火焰,放射着强大的生命力。

    黄晓丽停下车,打开车门,一帆和黄晓丽两人兴奋的尖叫着,冲向山坡的那片野杜鹃。欧阳志远拿起dv,微笑着跟在后面,镜头追逐着母女的身影。

    “爸爸,快来呀。”

    火红的杜鹃花从中,一帆和黄晓丽的笑脸,定格在镜头里面。

    三人在花丛中,尽情的笑着,闹着,黄晓丽又给欧阳志远和一帆两人拍了好多的视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