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嚣张的村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六章嚣张的村长

    袁成山和袁成海两人原来承包通向天柱峰铁锁安全带的发放工作,是和崮山镇镇政府签过合同的,但很巧的是,合同已经到期了。

    他们还没来得极续签合同,台湾恒丰集团,就已经开始开发固山72群峰的工程了。

    袁成海和袁成山原来每人一个月下来,除去交给镇政府的,还有一千多块的收入,这在当时,绝对是高收入。

    现在,台湾恒丰集团已经取得开发天柱峰的权力,袁成海和袁成山两人很是恼怒,眼看着一个月一千多块钱的收入泡汤了,两人就去找固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

    但是现在,人家恒丰集团取得了开发天柱峰的权力,这可是签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的,就是自己也不敢说什么。再说,县长政府已经下了文件,如果哪级部门,阻碍恒丰集团开发天柱峰,县政府直接问责主要部门的一把手。

    袁成军出身农村,从小就过穷日子,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对钱看得很重,他知道,在这个世界,金钱就是万能钥匙。他通过关系,终于挂上了县委书记王凤杰这条线,几年之内,他从副镇长,熬到了镇长副书记,最后熬到了镇委书记的位子。

    走关系托门子,自己的工资根本不够,袁成山和袁成海两个本家的兄弟,每个月送给自己的元钱,解决了自己的大问题。

    袁成军想进入县政府的部门,他已经积攒了一部分钱,准备疏通上面的关系,先进入傅山县。

    固山镇的一把手,按照道理,应该是自己,但是,镇长肖永成很是强势,很多事都要和肖永成商量,几个能捞钱部门的一把手,都被肖永成把持着,自己很难捞到油水。

    一年之后,就要换届了,自己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在官场之内的规则,就是找到一棵大树靠上去,然后经常给这棵大树浇水施肥。

    給大树浇水施肥,就又需要钱。现在袁成山、袁成海干不成配发安全带的工作,自己每个月就少收入块钱,虽然还有别的灰色收入,但那些只是零敲碎打。

    前几天,金鑫集团在拓宽崮山到朝云观的公路时,就和山下袁家庄的村民起了冲突。

    虽然县政府下了文件,明文规定,所有的村庄必须配合施工。但彪悍的村民嫌补偿太低,几百人的村民围住了施工队和恒丰集团的人,差一点发生械斗。

    后来,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妥协了,私下里给了袁家庄村长袁慧生一万块钱,然后,又适当的赔了每位村民几百块钱,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村长袁慧生的那一万块钱,他自己不敢独吞,送给了自己五千。

    在农村,有些事,根本不能认真,只有用钱,才能解决。

    袁成军看着两个人的熊样,他冷笑着道:“你们去找袁慧生想办法。”

    袁传海和袁传山两人一听,顿时如梦方醒,两人连忙去找村长袁慧生。

    镇委书记袁成军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抓住自己的把柄,自己能熬到镇委书记,不容易呀,千万不能丢了,自己还巴望着去县里工作呢。

    所以,他不给袁成海两人出任何主意,只是让两人去找袁慧生,嘿嘿,如果出了什么事,就有袁慧生顶着。

    自己只管拿钱,责任是一点都不能担当。

    按照辈分,袁成山和袁成海要叫袁慧生老爷。

    两人凑了200块钱,买了东西,就到了袁慧生家。袁慧生在袁家村的辈份很高,辈分高,威望也高,村长自然就要由袁慧生来担当。

    在过去,镇里曾经派来过一位村长,但上任没几天,就被村里的老娘们骂得狗血喷头,差一点被那些彪悍的老娘们拔掉了裤子。那位村长,落荒而逃。

    袁慧生正在喝酒,他喜欢一个人喝酒,不喜欢外人打搅,就像桌子上的菜一样,他要一个人慢慢的单独享受。

    家里的孩子和老婆要是吃饭,只能等到他吃饱喝足后,才能上桌子吃饭。

    这种人的性格,独断专行,而且比较阴毒。

    袁家庄的位置,就在朝云观的对面。恒丰集团要想开发天柱峰,就必须和袁家庄的人打交道。

    道路拓宽,招收工人,建筑进料,都要经过袁家庄这一道关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袁慧生已经勒索了恒丰集团五万快钱了。

    由于袁家庄是一个大家族的村庄,整个村的人,都姓袁,就是一家人,所以,他们的人心都很齐,再加上崮山镇的党委书记袁传军,就是袁家庄的人,袁家庄的人,几乎无人敢惹。

    现在,金鑫集团的施工队,见到袁家庄的人,远远的就要递烟打招呼。

    沈朝龙不想得罪崮山镇的党委书记袁传军,他私下里,已经给袁传军送了一份厚礼。但沈朝龙发觉,这位崮山镇的党委书记太贪婪,钱他照收,但却不给自己办事。自己的施工队,老是受到袁家庄的人谩骂围攻。

    袁慧生这个人,比袁传军这个人,还要狡猾阴险,沈朝龙为了不想有麻烦,已经给这家伙送了两次礼了。

    但后来,袁慧生照样还是派人老是骚扰围攻自己的施工队,一个不好,几十个老娘们,披头散发的就冲了过来,而且后面还跟着十几个白发苍苍、拄着棍子、颤颤巍巍的老太太和老头子。

    这些人,平时见到都要躲的远远的,何况他们嗷嗷叫着冲了过来?那次,施工队和袁家庄的人冲突,当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和老头子冲过来的时候,沈朝龙吓得差一点魂飞魄散,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也是吓得落荒而逃。

    谁敢和这些老娘们、老头老太太们缠?

    沈朝龙知道欧阳志远的性格,如果自己给欧阳志远打电话,欧阳志远非活劈了袁慧生不可,沈朝龙不想把事情闹大。

    袁慧生喝了一口酒,撕下一只烧鸡大腿,慢慢地嚼着。

    这样的生活真他妈的自在呀!想喝酒有人送,想吃肉,有人递,想女人就有人脱裤子,什么是快意人生?他妈的,这就是他妈的快意人生。

    嘿嘿,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要想顺利的施工,就得给老子送钱送礼。伺候不好老子,老子就不让你们好过。

    袁慧生的老婆周红云走进来,陪着小心道:“他爹,袁成山和袁成海想见你。”

    正喝酒的袁慧生一愣,心道,这俩小子来找自己干嘛?

    “两人是空手还是带东西了?”

    袁慧生喝了一口酒,斜着眼道。任何人找自己办事,没有意思,自己直接不见。

    周红云知道,老头子这是想知道人家带礼物了没有。如果来人空着手,老头子一定会让自己说他不在家。

    “两人手里都带着烟和酒,还有烧鸡牛肉什么的。”

    周红云小声道。

    袁慧生一听两人带东西来了,哼了一声道:“让他们进来。”

    袁传海和袁传山走进来,一看袁慧生在喝酒,两人连忙把两箱子山南特曲和两包牛肉、两只烧鸡和两条红将军香烟放在沙发上,并恭恭敬敬的叫声:“大老爷。”

    袁慧生的辈份,高两人两辈,所以,两个人称呼袁慧生为老爷。

    袁慧生看了一眼两人,又看了一眼放在沙发上的东西道:“你俩小子有什么事?这可是你们第一次来看老爷我。”

    袁成海和袁成山两人都没敢坐,一听袁慧生问有什么事,袁成海忙道:“大老爷,你两个孙子的饭碗,让恒丰和金鑫的人给砸了。”

    袁慧生眼皮一翻,冷哼一声道:“人家恒丰集团已经取得了开发天柱峰的权力,你两人的那活,肯定干不成了,县里有规定的。”

    袁慧生一仰脖子,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袁成山连忙给袁慧生满上,双手端给袁慧生,轻声道:“大老爷,就是县里有规定,但这里是咱们袁家庄的一亩三分地,什么事还得您老人家做主,他们说不让您俩孙子干了,咱们就不干了?那不小瞧了咱们了?再说了,不让我们干,他们也没有和您老人家打招呼呀?我看,他们眼里根本没有您老人家。”

    袁成山的眼珠子咕噜噜地乱着,一脸谄笑。

    “哼,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个地方,还是我说了算。”

    袁慧生重重地顿了一下酒杯,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袁成山看着袁慧生的脸色,心道,嘿嘿,你个死老东西,老子再加一把火,不能让老子的钱白花。

    “嘿嘿,大老爷,他们不让我们干,跟您老人家说了吗?和您老人家商量过没?如果没有,那就是压根没有把大老爷您放眼睛里呀!”

    袁成山吐沫横飞,一脸的愤愤不平。

    袁慧生的脸色开始变青。

    “嘿嘿,没有给您说,就不让我们干了,这不是打您老人家的脸吗?我们没事,脸皮厚,一咬牙就过去了,但您大老爷的脸金贵着呢,可不能被恒丰集团的人白打。”

    袁成山一边说,一边斜着眼睛偷偷观察袁慧生的脸色。

    袁慧生的眼里闪过一丝暴戾的阴芒,恶狠狠的道:“下午,咱们全庄的老少爷们,都上山,我替你们讨回个公道。”

    袁成山和袁成海一听袁慧生答应替两人出头,两人顿时大喜,连忙给袁慧生倒满酒,恭恭敬敬的双手端给袁慧生道:“大老爷,您真是我们的亲老爷呀。”

    袁慧生接过酒杯,猛一仰头,一饮而尽,沉声道:“滚吧,下午咱们要狠狠地敲他们一笔。”

    金鑫集团董事长沈朝龙和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站在天柱峰的铁锁链下,看着已经完工的特制玻璃钢之字型密封透明的走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个创意真不错,人们走在透明的玻璃钢台阶上,看着白云从身旁眼前脚下飞过,犹如踩在云端一般,自己仿佛在腾云驾雾。

    两位年轻的情侣游客突然闯了进来,沈朝龙正想制止,景区还没有正式开放,还不能游览的。黄友平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沈朝龙会心的笑了,他知道黄友平是想试试玻璃钢台阶的效果。

    两位年轻的情侣游客,走在透明的玻璃钢台阶上,胆战心惊,走两步,女孩子就连忙蹲下,仿佛在害怕,脚下的玻璃,瞬间就会破碎一般。

    男孩子十分小心的用脚在玻璃钢上试探着,慢慢的加力,脚下的玻璃钢毫发无损。男孩子微笑着拉起赖在地上不肯走的女孩子,眼里充满着鼓励。

    男孩子夸张地跺跺脚,道:“别怕,啥事没有,这玻璃结实得很。”

    女孩子看着男孩子那鼓励的目光,终于战战兢兢地随着男孩前进,当她终于确信脚下的玻璃,如同钢铁一般的坚硬时,开心得笑了,两人开始小跑起来,跑到一个拐弯处,男孩楼主了女孩的纤腰,女孩在男孩脸上吻了一下。

    沈朝龙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那对年轻人,他笑着道:“年轻真好呀。”

    黄友平点着头道:“可惜,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已经过了那种朝气蓬勃的年龄,看看现在的年轻人,真让人羡慕呀!”

    “是呀,真想再年轻一次,可惜呀,岁月不再回来。”

    沈朝龙慢慢地来到铁锁链前,看着黄友平,指着铁锁链道:“黄经理,这件事就怕还要有麻烦。”

    黄友平看了一眼山下的袁家庄,摇摇头道:“袁传海和袁传山,竟然要十万块的赔偿,真是想钱想疯了。”

    沈朝龙的眼神刹那间变得犀利起来,冷声道:“我们不能再退让了,这些人是喂不饱的饿狼,你给他们一块肉,他们还想要两块、三块、十块,没完没了。”

    黄友平苦笑道:“不给他们一块肉吃,又能怎样?想不到这里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彪悍,她们竟然敢脱下上衣,赤膊上阵,真是烫手的烙铁呀。”

    黄友平说话间,后背又沁出冷汗来。

    “一百万不是小数目,现在我们如果给了他们一百万,下次他们敢要一千万。”

    沈朝龙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看来,咱们只好向欧阳主任求援了。”

    黄友平苦笑着道。

    这时候,施工队的员工们,已经吃完了饭,他们开始施工。

    按照计划,为了满足探险攀岩者的要求,这道铁锁链不去掉,但都要加固,再加一道不锈钢的栏杆,而安全带都要是符合国家安全要求的。

    这样,老人和孩子,就可以走玻璃钢天梯,而喜欢刺激的年轻人,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可以攀登锁链。

    “你看,他们果然又来了。”

    黄友平看到山下,黑压压的村民手持扁担棍棒,快速地沿着台阶,冲了上来,顿时脸色大变。

    沈朝龙一看黄友平变了脸色,他赶紧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把情况向欧阳志远说了一遍。

    这边黄友平开始打电话报警。

    沈朝龙为了工地的安全,他早已把公司的保安大队调了过来,十几名的保安人员,看到黑压压的村民冲了上来,他们立刻把沈朝龙和黄友平保护起来。

    袁成山和袁成海,每个人手里拎着一条又粗又长的木棍,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的身后,是几十名身体彪悍的老娘们,嘴里骂骂咧咧甩着膀子,老娘们清一色体态健硕,晃动着巨大而肥硕的ru房,杀气腾腾,气势汹汹。

    村长袁慧生一脸得意,看着村民们杀气腾腾的向上冲去,他知道,又有一笔大收入会进入自己的腰包了。

    嘿嘿,这个发财的机会,不能错过呀。

    望山跑死马,从山下跑到天柱峰下面,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袁慧生看着渐渐近了的天柱峰,他笑了,看着杀气腾腾的村民,大声道:“老少爷们,大家今天辛苦了,一会大家听我的号令,我说砸,大家就狠狠的给我砸,要来钱后,所有的人都有一份。”

    村民们一听村长说,要来的钱,每人都有,他们顿时嗷嗷叫了起来,爬山的劲头更大了。

    “向后面的人传话,让他们尽快跟上,别拉下太远,我们还指望那些老太太和老头子们要钱呢。”

    袁慧生嘎嘎大笑道。

    “后面,近百名青年壮汉,两个人轮换着班,驮着几十名老头和老太太,就跟在队伍的后面不远。

    沈朝龙看着就要冲上来的村民们,他的脸色一片铁青,看来,自己以前的忍让是错误的,对这些贪得无厌的人,一分钱都不能给他们。

    黄友平看着这些彪悍的村民,就要冲到近前,他的脸色有点白了。他毕竟是台湾人,他对这些彪悍的村民们,还是有点害怕。

    “袁传海,袁传山,你们想干什么?”

    沈朝龙看着冲上来的袁传海大声吼道。

    袁传海看到十几名保安把沈朝龙和黄友平护在中间,这家伙哈哈狂笑道:“我操,沈朝龙、黄友平,你们也害怕了不是?既然害怕,就让老子继续在这里干,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修你们的,老子照旧在这里收钱,哈哈,否则,这么多的老少爷们上来,棍棒可不长眼,有的人要是被打断了胳膊腿,这可是自己找的,哈哈哈……”

    袁传海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他的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气。

    “嘿嘿,你说的好听,我们施工建设,你在这里收钱,你是做梦吧,恒丰集团已经取得了72群峰的开发权,人家投入8个亿,你来收钱?有可能嘛?你再闹事,就怕有的人,要进监狱了。”

    沈朝龙嘿嘿冷笑道。

    “你妈个沈朝龙,你吓唬谁?老子以后就在这里干,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惹急了老子,老子这就敲碎你的脑壳。”

    脾气火爆的袁成山破口大骂道。

    “袁成山,住口,所有的规定都是恒丰集团和县政府签的约,你要是有种,是个男人,就去县政府发威,你敢吗?

    沈朝龙一脸鄙视地看着袁成山,这种跳梁小丑,要是在龙海,自己一个电话,就能让这家伙牢底坐穿。

    “你狗日的沈朝龙,你就是恒丰集团的一条狗,老子找恒丰集团要钱,关你屁事?谁的裤裆破了,露出了你?”

    袁成海破口大骂。

    沈朝龙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沈朝龙是谁?他可是龙海和杨凯旋齐名的三大建筑商之一,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辱骂?

    “袁成海,祸从口出,你会为今天的言行,付出代价的。”

    沈朝龙的两眼猛然变得凌厉起来,透出浓烈的杀机。

    “哼,是谁这么厉害呀?不想好了吗?竟然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吓唬我们袁家庄的人?存心找死不成?”

    袁慧生阴森着脸,走出人群,两眼看着天,根本不看沈朝龙一眼。

    “嘿嘿,我道是谁?原来是袁村长,你今天带领这么多的人来,想干什么?你不会也和袁成山他们一样,公然违反县政府的规定,来阻碍我们开发天柱峰吧?”

    沈朝龙嘿嘿冷笑着看着袁慧生。他要上来就拿帽子扣死袁慧生。袁慧生再强横,量他也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违抗县政府的文件。

    “嘿嘿,沈朝龙,我今天是来给袁成山他们讨回公道的,天柱峰的铁锁链,腐蚀的很严重,袁成山和袁成海两人承包期间,人家补焊这条铁锁链,就花费了几十万,再加上加固维修,这几年,一百万都砸进去了,你们说不让人家干就不让人家干了?你们还讲不讲理?你们不是还乡团土匪吧?你们还让老百姓活吗?嘿嘿,你们不拿出一百万,谁也别想动这条锁链,更别想施工!今天我这话就撂在这。”

    袁慧生嘿嘿冷笑着看着沈朝龙。嘿嘿,小子,你想喷倒老子?你还毛嫩,老子吃的盐,比你喝的水就多。

    “嘿嘿,袁慧生,一百万,有点少吧,你应该把恒丰集团投的8个亿,都要走,可惜的是,8个亿能砸死你。你立刻带着你的人快走,否则,警察来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朝龙恨不得一巴掌劈死这个狂妄的家伙,他还真敢要,竟然要一百万。

    “嘿嘿,你这这狗日的,拿警察吓唬我们?老娘怕警察吗?恒丰集团要是不拿出一百万,别想动工!”

    一个高大健壮的老娘们,恶狠狠地大声叫道。

    “就是,我们怕谁?今天不赔钱,老娘就不走了,咱看看谁能耗过谁?”

    一个老娘们卷起了袖子,喷着吐沫星子,大声吼道。

    “是呀,谁敢不赔钱,老娘一人一泡尿,淹死他们。”

    “对呀,淹死他们,夹死他们……嘎嘎嘎嘎!”

    那些老娘们们,摇晃着硕大的ru房,如同肉山一般,放肆地大笑起来。

    沈朝龙看了一眼这些老娘们,鄙视的看着袁慧生道:“嘿嘿,真是好手段,连老娘们都带来了,袁慧生,这次,你又把那些老太太和老头子带来了吗?”

    袁慧生冷冷的一指下面道:“知我者,沈朝龙也,你看看谁来了。”

    沈朝龙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和老太婆,被几十个年轻人,背了上来。

    “嘿嘿,袁慧生,我真替你感到丢脸恶心,你就会拿着这些老人替你出力?我敢说,这里面,绝对没有你爹,更没有你娘?你还是人吗?你还有人性吗?简直就是畜生。”

    沈朝龙暴怒了,袁慧生再次用老人当起了武器。

    袁慧生被沈朝龙骂得老脸一红,顿时恼羞成怒,恶狠狠的道:“狗日的沈朝龙,老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以为老子是病猫,所有的老少爷们听好了,把沈朝龙的施工工具,全给我丢下山谷,谁敢阻拦,给我狠狠地打。”

    几百个村民一听村长袁慧生下达了命令,全都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其中,十几个彪悍的老娘们,怒吼着,冲向沈朝龙。

    沈朝龙身后的黄友平立刻吓得脸色蜡黄。

    护在沈朝龙周围的那十几个保安,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顿时被这些彪悍的老娘们吓呆了。

    十几个老娘们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对着十几个保安,又抓又挠,极其的凶悍。

    “住手!”

    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如同炸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欧阳志远从山下冲了过来。

    沈朝龙一看欧阳志远及时的赶了过来,顿时放下心来,但后背的衣服,也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那些刚刚冲过来的老娘们,顿时被这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吓了一跳,连忙站住了。那些冲向工人的村民们,也都被这声怒吼,吓了一跳。

    袁传山和袁传海一听这声音,两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其狰狞,如同恶魔一般。

    上次,就是欧阳志远把自己暴打了一顿,两人找人准备狠狠的报复这个家伙,可是竟然没找到人,嘿嘿,今天竟然送上门了,真是找死呀。

    袁传山立刻咆哮着大声道:“兄弟们,这人就是上次打我们兄弟的那个人,快来干了他,打死了,老子出十万块钱摆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