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背后是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吴友天在前面和欧阳志远说话,赵剑的枪顶在了欧阳志远的后背,几乎的同时,所有警察的枪口,都对准了欧阳志远的要害部位。

    欧阳志远内心一惊,他感觉到,这次搜查好像是针对自己而设置好的陷阱。自己的身手再好,可是快不过那么多人的子弹,如果自己乱动,这些人肯定会开枪的。

    冷静,越是紧急的时刻,越是要冷静。

    欧阳志远迫使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没有做过任何犯法的事情。”

    欧阳志远疑惑地看着吴友天。

    “嘿嘿,你犯没犯法,要搜了才知道。”

    吴友天狞笑着用枪顶住欧阳志远的头。

    两个警察快速地扑了过来,咔嚓一声,用手铐铐住了欧阳志远的双手。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吴友天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是公务人员,你们领导是谁?”

    赵剑恶狠狠的道:“你以为自己是谁?想见我们领导,我们领导就会见你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走。”

    赵剑猛一推欧阳志远,把欧阳志远推进车里。

    远处的焦兴赞,兴奋的如同三月里的野狗,狞笑着道:“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老子要剥了你的皮,你打断了我儿子的胳膊,我要打断你的四肢,不,五肢,嘿嘿。”

    一路上车子没有鸣警笛,还专门派了两个人在欧阳志远一左一右坐着,快速地开向一个秘密地点。

    车子把欧阳志远押到一座单独的偏僻小院子,院子里有一座两层小楼。

    欧阳志远被这两个人,用枪顶着,押到一间带着铁门的房子里。

    这间房子,所有的窗户都用钢筋封死,房子中间有一堆破布,地板上、墙壁上,还有斑斑血迹,看样子,是一个经常关押人的秘密地点。

    这些人到底是谁派他们来的呢?

    吴友天和赵剑看着欧阳志远被押进这间房子里,两人狞笑着走了进来,指挥旁边的两个人道:“搜他的身。”

    两个人伸手就要去搜欧阳志远的身。

    欧阳志远猛地向后一闪,冷冷的看着吴友天道:“你们是哪里的人?你们有拘留证吗?我是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如果你们没有拘留证,你们就属于非法拘禁,这是犯法的?”

    “哈哈,犯法?你脑子进水了吧?”

    吴友天哈哈狞笑着。

    赵剑嘿嘿冷笑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老子就是知道你是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才下手逮你的。哼!”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的话,果然,这些人显然是认识自己的,而且是针对自己的。肯定有人知道自己要来龙海,这些人故意设卡查车,是在等待自己的。

    这些人是得到了谁的指使?他们抓自己有什么目的?

    自己一定要找出幕后之人。

    现在,这些警察要搜自己的身,会不会就是冲着自己怀里的那把枪?特战身份证藏在贴身的内衣口袋里,老将军吩咐过自己,特战队的身份,不能暴露。

    老将军让自己呆在傅山,就是准备随时支援驻守天台县的第五特战队队长萧风云。

    这是一部暗棋,老将军吩咐过,如果谁威胁自己的身份和生命,都可以采取非常的手段。

    欧阳志远不知道背后是谁在暗害自己,他要引出后面的那个人。

    “快搜他的身。”

    吴友天咆哮着道。

    两个人夹持住欧阳志远,赵剑快速的扑过来,两手熟练的在欧阳志远的身上搜索着。不一会,欧阳志远的那些瓶瓶罐罐、银行卡和一个手掌大小的金属手术盒子,连同那个能发射化尸水的东西,就被搜索出来,当赵剑在欧阳志远的腋下,摸到那把手枪的时候,赵剑一脸狂喜。

    哈哈,这家伙果然有枪。只要找到这把枪,欧阳志远就完蛋了。私藏枪支,可是大罪。赵剑一把掏出那把制作精良的手枪。

    当他看到这把手枪的时候,他的眼里露出疑惑的神情。工作这么多年,他什么型号的枪都见过,但这种制作精良的枪,自己还真没见过。

    男人都喜欢枪,尤其是这个职业,对好的手枪,更是极其的喜欢。

    “嘿嘿,欧阳志远,你还说你没有犯法,这把枪是怎么回事?说!这把枪你是怎么得到的?”

    赵剑一边说话,一边把玩着手枪。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我劝你最好别问,否则对你没有好处,你把你们的领导叫过来,我当面和他谈。”

    “嘿嘿,欧阳志远,我就是他们的领导。”

    焦兴赞冷笑着从外面走进来。

    欧阳志远一看外面走进来的这人,他认识,正是被自己打断胳膊的焦志增的父亲焦兴赞。

    欧阳志远明白了,自己暴打过焦兴赞的儿子焦志增,这个家伙会不会是来报私仇的?今天故意在路上设计抓捕自己。

    “焦副局长,我以为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向我欧阳志远下手,嘿嘿,原来是你。”

    欧阳志远冷笑着道。

    “哈哈,欧阳志远,我焦兴赞就是要抓你,你又能怎么样?何况你私藏枪支,罪行可不小呀!这次看你怎么解释。”

    焦兴赞狞笑着道。

    “焦兴赞,我说一句,你这是想公报私仇,没有冤枉你吧!而且,你抓我,没有任何手续。你这也是知法犯法吧?”

    欧阳志远冷笑道。

    “你私藏枪支,罪大恶极,还朝我要什么手续!在你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

    焦兴赞得意忘形的笑道。

    “什么?你要杀我?”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

    “嘿嘿,不是我要杀你,是你私藏枪支,开枪袭警拒捕,我们不得已还击,只好把你击毙了,哈哈哈……。”

    焦兴赞哈哈狂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欧阳志远脸色突变,焦兴赞真是阴毒呀,这个家伙,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

    “焦兴赞,我和你没有要死要活的仇恨吧?我想知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欧阳志远看着焦兴赞道。

    焦兴赞警觉的看着欧阳志远,冷笑道:“没有人要暗害你,你私藏枪支,开枪拒捕,这就是死罪了!嘿嘿,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有个人想看看你,哈哈,你看看那是谁?”

    欧阳志远全神戒备的看着门口。

    一个戴着眼罩、脸色极其阴冷的男人,狞笑着走了进来。

    “崔德成!”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人赫然就是被自己在白水山射瞎一只眼的崔德成。崔德成竟然和焦兴赞有勾结,这怎么可能?如此看来,他俩关系不一般呀。

    怪不得,自己一出傅山县,焦兴赞就得到消息,派人在路上拦截自己。

    “崔德成,你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崔德成。

    “嘿……嘿,我很好,欧——阳——志——远。”

    崔德成一字一句的喊着欧阳志远四个字,每喊一个字,他的嘴角就抽动一下,他恨死了欧阳志远,恨得咬牙切齿,他那只独眼,透出阴森森的冷酷寒芒和越来越浓烈的杀机。

    崔德成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是欧阳志远把自己从的位置掀翻,又是欧阳志远射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让自己生不如死,是欧阳志远让自己失去了一切。

    欧阳志远,你今天必须死!

    “崔德成,没想到你出现在这里,别来无恙啊。”

    “欧阳志远,嘿嘿,我很好,但你却就要死了。”

    崔德成恶狠狠地瞪着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太阳穴。

    “好吧,我今天认栽了。但是,崔德成,你也不想我死后的冤魂缠住你不放吧?我想不明白,在傅山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矛盾,你为什么派狙击手在路上伏击我呢?”

    欧阳志远估计表现得很沮丧。

    崔德成嘿嘿笑道:“我是受人所托,至于受谁所托,我不会告诉给你的,你死后,问阎王吧。

    崔德成说完,对着欧阳志远就扣动了扳机。

    但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住了他的眼睛,当崔德成眼里凶光一闪,欧阳志远就动了,他的双手神奇的一缩,竟然瞬间从手铐里脱出来,身形如同一道电芒,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把抓住了正把玩着欧阳志远手枪的赵剑。

    “呯!”

    崔德成手里的枪响了,子弹正打在了赵剑胸口上。

    赵剑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欧阳志远抓住,而且会死在崔德成的枪下。赵剑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张嘴喷出一道血箭,正喷在崔德成的脸上。

    欧阳志远一伸手,夺下自己的手枪,对着崔德成就是一枪。

    “呯!”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简直就是电光石火。

    崔德成和焦兴赞根本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的双手能从手铐里脱出来,更没有想到,自己一枪会打死赵剑。

    崔德成刚想再开第二枪,但却被赵剑临死前,喷了一脸的污血。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欧阳志远的枪响了。

    崔德成一声大叫,猛地躲闪。

    “噗!”

    欧阳志远的子弹,打进了崔德成的肩膀,污血狂喷。

    崔德成一声哀嚎,滚了出去。

    就在欧阳志远向崔德成开枪的时候,焦兴赞和吴友天对欧阳志远发动了猛烈的射击。

    “噗噗噗!”

    所有的子弹,都被赵剑的身体挡住,刹那间,污血四溅,还没有死定的赵剑被打成了筛子。

    欧阳志远一枪打在崔德成的肩膀上,同时,手腕一抖,一到寒芒打进了吴友天的眉心。

    吴友天一头栽倒在地,眉心上插着一根银针,全身剧烈地抽动着。

    焦兴赞一看欧阳志远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放到了赵剑、崔德成和吴友天,他害怕了,猛一转身,对着欧阳志远连开几枪,身形冲到了门外。

    欧阳志远一看焦兴赞想跑,不由得一声冷笑,猛地推开赵剑的尸体,追了出去。但当欧阳志远的身形刚一出现在门口时,远处有一点光芒一闪,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在欧阳志远心里升起。

    不好,有阻击手。那个光芒的闪烁点,就是阻击步枪的瞄准镜。

    欧阳志远一个倒栽葱。

    “呯!

    一声极其沉闷的枪声响起,一颗阻击子弹,贴着欧阳志远的头皮,打在了后面的墙上,噗的一爆响,墙上出现了一个杯口粗细的弹坑。

    我靠,远处还有阻击手!

    但欧阳志远不想让焦兴赞跑掉。欧阳志远一个翻滚,猛一蹬墙,身形贴着地皮,射了出去。

    这时候,焦兴赞已经拉开了路边车子的车门,就要正向车里钻。只要焦兴赞钻进车里,欧阳志远再想抓他,就不可能了。

    欧阳志远抬手就是一枪。

    “呯!”

    子弹瞬间打进了焦兴赞的腿里。

    “啊!”

    焦兴赞一声惨叫,但仍旧窜进了车里,立刻发动车子,向外冲去。

    欧阳志远不敢站起来,对着那辆警车的轮胎连开几枪。

    “噗!”

    一个后轮胎被欧阳志远打爆,飞了出去,那辆车一歪,改变了方向,一头撞在了大门垛子上。

    “呯!”

    又是一闷响,远处有飞来一颗阻击子弹。这颗子弹并没有打向欧阳志远,而是打在了车子的油箱上。

    “轰!”

    一声爆响,那辆车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整辆车化作烈焰,飞上了天空。

    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翻滚着倒回来,去找被自己打伤的崔德成,但崔德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让崔德成跑了。欧阳志远极其的恼怒。

    这时候,几辆特制的轿车,无声无息的开了过来,十几位身穿迷彩服的战士,如同猎豹一般敏捷地包抄过来。

    这些人的动作,干净利索,配合极好,一看就是经过千锤百炼训练出来的精英。

    欧阳志远一看这几个人的服装,顿时放下心来。

    龙海特战队的援兵到了。

    当欧阳志远被夹持上车的时候,欧阳志远就发出了求救信号。

    这种求救信号,是特战部队内部特有的装置。欧阳志远怕这些人,泄露了自己的身份,只好向特战部队求救。

    欧阳志远感到远处那个阻击手危险的气息,已经消失。

    十几位特战部队的人冲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从这些战士身上透出的浓烈血腥杀气,让欧阳志远不敢乱动。这些战士都是身经百战的精英,只要自己做出一丝的危险动作,他们会立刻开枪的。

    一个身材高大、穿着迷彩服队长模样的人,手里有个很小的仪器,最后定格在欧阳志远的身上。

    那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在确定了欧阳志远的身份后,露出了一丝笑意。那人向战士们做了个手势,所有的战士都放下了枪口。

    剩下的人,全部被那些特战队押到了车上。

    “您好,刺芒特战小组组长张立国向您报道。”

    张立国向欧阳志远敬了个礼。

    欧阳志远回敬了一个标准的礼,轻声道:“谢谢你们及时赶过来。”

    张立国看到了吴友天眉心上的那根几乎全部射进去的银针,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好内力!好手法!好眼力!

    欧阳志远伸手一抹,那根银针消失在他的掌心。

    所有的后事,都由这些人处理。

    欧阳志远开车迅速离开了这座偏僻的院子。

    又是内部的人对自己下手,看来,不论是在哪里,里面都可能有人想要干掉自己。

    但这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特别是刚才的阻击手,差一点要了自己的命。到底是谁派来的?欧阳志远抚摸了一下被子弹犁了一道沟的头顶,后背还是湿漉漉的。

    如果不是对方的瞄准镜的反光,暴露了阻击手,自己现在已经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

    欧阳志远找到一家理发店,让理发师把自己的头发从新理好。

    那个把自己的头发染成好几种颜色的理发师,看到欧阳志远很有个性的那道沟,顿时激动起来道:“我说哥们,你这头型太酷了,要是理平了,真是太可惜了,你在哪里理的?我抽空也去理个你这样的头。”

    欧阳志远心道,你要是被子弹在头顶理了一道沟,我保证你一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欧阳志远一瞪眼道:“理发,别说废话。”

    那个理发师被欧阳志远这样爷们的一瞪,顿时感到毛骨悚然,连忙闭嘴,把欧阳志远的头理平。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办公大楼。在车上,欧阳志远拨通了市委办公室主任兼周书记的秘书占宗鹏飞的电话。

    宗鹏飞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按下接听键。

    “宗主任,你好,我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不想再登记处等候。

    “呵呵,志远,你好,你在哪里?叫我宗大哥吧。”

    宗鹏飞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和宗鹏飞在一起喝过酒,两人很对脾气。

    “好的,宗大哥,我就在你们办公楼下,我想见周天鸿书记,不知道他有时间吗?”

    欧阳志远道。

    宗鹏飞知道,欧阳志远没有预约。但他还是道:“志远,你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

    欧阳志远自己也知道知道,没有预约,一般是很难见到周天鸿的。

    宗鹏飞就在周书记办公室的外间。周天鸿正在听取古雪县的王跃升汇报工作。

    宗鹏飞等了好一会,看到王跃升走了出来。

    他敲了敲门,轻声道:“周书记,欧阳志远想见您。”

    周天鸿一愣,志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有什么急事?马明远就在傅山县,明天就要主持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的签约,今天下午肯定还要举行签约之前的谈判,欧阳志远不在傅山,跑到这里干嘛?

    周天鸿微微沉思了一下,轻声道:“让他上来吧。”

    “好的,周书记。”

    宗鹏飞退了出来,给欧阳志远打了电话,让他上来。

    欧阳志远把车停好,在一楼大厅登记,工作人员已经接到了办公窒主任宗鹏飞的电话。工作人员把欧阳志远带到二楼的办公窒前,宗鹏飞打开门,笑呵呵的道:“志远,进来吧。”

    “谢谢宗大哥。”

    欧阳志远道。

    “谢什么,我们是兄弟。”

    宗鹏飞的话,让欧阳志远的心里很温暖。

    宗鹏飞带着欧阳志远走进办公室,宗鹏飞轻轻地敲了敲门,小声道:“周书记,欧阳志远来了。”

    “呵呵,进来吧。”

    宗鹏飞和欧阳志远走进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办公室。

    “周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恭敬地向周天鸿问好。

    “呵呵,志远,坐吧。”

    宗鹏飞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递给欧阳志远,然后走出去了。

    欧阳志远小心地坐在沙发上。

    “志远呀,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明天就签约了,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

    “不瞒您说,我正是为这事来的。”

    欧阳志远道。

    “那就说说看。”

    “台湾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对傅山县的老工业园,都不很满意,他们都认为,老工业园规划不合理,软硬件的设施,都很落后,根本不适应他们的发展和建厂规模。”

    周天鸿,两眼精芒一闪,看着欧阳志远,强大的气场带着让人窒息的压力,罩向欧阳志远,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几乎停顿了。

    “花费了2.5亿,建设竣工还不到两年的工业园,竟然不能用?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连忙暗暗地调整自己的呼吸,整了整身子,在周天鸿眼光的逼视下,面不改色,轻声道:“傅山工业园的设计,根本不适合这些大集团公司建设厂房的要求,2.5亿的投资,存在着极大的漏洞,我和很多投资集团计算过多次,就目前那个老工业园,一个亿就能建设起来。”

    周天鸿的脸色阴沉的如同寒冰一般。

    欧阳志远接着道:“台湾恒丰集团,准备投资20个亿,在傅山建立一个亚洲最大的电子中心城,总裁韩建国老先生,准备邀请韩国、新加坡、日本和台湾所有和他有合作关系的集团公司,一起进驻傅山工业园,可惜的是,老工业园的规模根本不行。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在上午也参观了工业园,他们否定了在工业园建厂的决定,并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傅山县的新工业园不批下来,他们就不在傅山建厂,更有可能,他们要消减在傅山县的投资,而傅山县在下半年,发改委的领导就要来检查验收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的验收工作,如果他们减少投资,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不在傅山工业园建厂,恒丰集团的电子中心城也肯定不能投资,这对傅山的经济腾飞,将会是致命的打击,所以,我们建议,建设新的电子工业园。”

    周天鸿思考着欧阳志远所说的话,他沉思着。

    如果台湾的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不在傅山投资建厂,这将对傅山县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但是,再建工业园,谈何容易。

    上次常委会上,已经讨论过了傅山县新建工业园的提议,但遭到了市长郭文画的强烈反对。

    如果不建新的工业园,这三大集团要是减少投资,不在傅山老工业园投资建厂,那么,傅山经济想要腾飞,就是痴人说梦了。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谈谈你对新工业园的打算。”

    欧阳志远一听周天鸿让自己谈谈新工业园的打算,他连忙取出自己规划好的新工业园的规划和软硬件设施的构思,并把自己的想法,详细的向周天鸿讲了一遍。

    周天鸿听完欧阳志远的讲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估计新工业园建成要多少资金?”

    欧阳志远一听周天鸿书记这样问,心里一阵狂喜,连忙道;“两个亿到三个亿之间。”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知不知道新工业园的建设,肯定会让老工业园的漏洞暴露出来,所以,有的人就会拼命的阻止新工业园的审批,要想向上面要资金,根本不可能的事,如果你能自己解决资金,所有的手续,我亲自到省里给傅山县跑这个事。”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的话,顿时苦笑起来道:“这可是两三个亿的投资呀,上面不批资金,我到哪里去解决?”

    周天鸿微笑着道:“你能拉来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几十亿的投资,区区三个亿算什么?我保证所有的手续都给你跑成,你保证筹集出来三个亿的资金,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就能建成。”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这样说,心里一动。

    自己如果开口,恒丰集团的韩老,不会拒绝自己的,但是,自己怎么开这个口?交情是交情呀,生意归生意,不能混在一起呀。

    “那如果有人愿意出资建设新工业园,您能给最优惠的回报吗?”

    欧阳志远道。

    “呵呵,志远,你还不知道,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就是私人投资建设的,鸿翔集团投资了15个亿,一年就建成使用,你有时间借鉴一下他们的规划和软硬件设施的精华,让傅山县的开发区的新工业园的规模软硬件设施,50年不落后,你就是投资10个亿,我也支持,任何投资商,我都可以让他们享受到和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投资商们的同等待遇。这几天,你要在做好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的签约问题,还要和恒丰集团的老总沟通一下,再借鉴台湾的工业园,把规模做得再大一点,让你们傅山县新工业园的软硬件,向高科技方向发展,真正的把电子中心城做起来,不要约束自己,步子迈得再大一点。”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听完周天鸿的话,脑子豁然开朗,思路再次打开。他知道,自己原来的思路,被老工业园的模式约束住了,看看人家的思路。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不是怕你不做,就是怕你的步子迈得太小。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激动的看着周天鸿道:“周书记,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做好我的工作。”

    周天鸿接了一个电话,看了欧阳志远一眼,脸色变得极其阴沉。

    “志远,你来的路上,有人伏击你?”

    周天鸿严肃的看着欧阳志远。

    “焦兴赞带着人把我绑到一个偏僻的小院,试图杀我灭口,多亏龙海特战队的人赶到,救了我,但焦兴赞反而被人灭了口。”

    欧阳志远道。

    “哼,真是太嚣张了,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志远,以后要多加小心,你们筹建新工业园,肯定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你要小心。”

    周天鸿拍了拍欧阳志远的肩膀。

    “谢谢领导的关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殷切期望。”

    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在周天鸿那里不光吃到了定心丸,而且开扩了自己的思路。是呀,步子迈得再大一点,三亿元的工业园,几年后就会落后,自己为什么没想到,要建就要建成一个10年不落后的工业园呢?

    欧阳志远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身形,都染上了璀璨的金黄色。

    何文婕终于出院了。

    院长张延清亲自给何文婕办的出院手续。

    一家人坐上车,快快乐乐的回了家。但她绝没有想到,一张狰狞的脸,在暗中,已经偷窥了她好几天了。

    这人从医院到何老爷子的家,已经追踪了他们多次。

    这人看着何文婕从医院大厅走了出来,他狞笑着道:“何文婕,你今天跑不了了,我非要当着你父母的面,给你难堪!”

    那人冷笑着开着车,消失在医院前的大街上。

    何老爷子和老伴,为了庆贺孙女出院,他们买了何文婕爱吃的蘑菇和草鱼。

    何老爷子的老伴和儿媳李翠华在厨房忙碌着。

    何振乾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文婕,你现在的工作太危险了,我给你换个工作行吗?”

    这次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相救,何文婕早已不在人世。警察的工作太危险了,何振乾不想让女儿继续呆在那了。

    “爸爸,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公安干警,什么工作没危险?你女儿以后机灵着点,不会有危险的,你就放心吧。”

    何文婕给爸爸倒了一杯水,递到爸爸的手中。

    何振乾以前也说过给女儿调动工作,但女儿却不同意,一直没办成。现在女儿受伤出院了,女儿还是不同意调动,这让何振乾感到很无奈。

    明天,五口人都要回山南省的省会南州了。

    何老爷子和老伴也要回南州过上一段时间。明天何县长要留在傅山县签约,他不能来送自己的父亲。

    天渐渐的黑了,何文婕的奶奶和妈妈已经做好了菜,何文婕跑进厨房里,把菜都端了上来。

    何振乾看着何文婕道:“文婕,欧阳志远怎么还没有来?你打电话问问他在哪里?”

    “好的,爸爸。”

    何文婕给爸爸倒上一杯水,端给爸爸。这时候,爷爷奶奶和妈妈,都走了过来。何文婕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端给了爷爷、奶奶和妈妈。

    然后,何文婕就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已经快到了。

    “文婕,我快到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快来吧,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都在等着你。”

    何文婕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乾夫妇来接自己的女儿,心里一动,自己可以把新建工业园的事情,向何振乾坤汇报一下,何振乾可是山南省的常委,他手里可有一张票。

    “好的,文婕,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大声道。

    一家人看着电视,等待着欧阳志远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