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陷阱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月瑶微微地闭上眼睛,那种陶醉享受的憨态,惹得大家呵呵笑着。

    “来,爆烤乳全羊,大伙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整只乳羊被烤成金黄色,泛着黄橙橙的油光,让人直流口水。

    众人伸出来筷子,轻轻一戳,金黄的皮肉瞬间裂开,那种甘醇的骨香顷刻间透了过来。

    每人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细腻温滑的乳羊肉,入嘴即化,顺着喉咙流进胃里,那种骨香,让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自己是老总,一只乳羊,不一会,就被大家吃掉了一大半。

    然后,大家再喝一口羊肉汤,那种香醇爽口的羊肉汤,让人全身的汗毛孔,全部张开,舒服极了。

    “王永福!你今天要是不把风雅颂单间给我们让出来,你狗日的饭店,就别想再开了。”一声恶狠狠地叫骂声,从楼下传来。

    欧阳志远山上的菜都是老板王永福亲自掌勺做出来。他刚做完这些菜,还没来得极上来给欧阳志远敬酒,一个服务员就快速地跑过来,小声道:“老板,不好了,上次那帮人又来白吃了,其中有个很胖的秃顶老男人,好像是个头头,还带着四五个染着黄毛绿毛的女人,已经来到大厅了,您快去看看吧。”

    王永福一听,就知道不好,那个王俊山已经带着他的狐朋狗友,来这里白吃两三次了,这人从来都是记账,一次都没提过钱的事。看样子,今天又来白吃了。这些狗杂碎,自己不敢得罪他们……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招来。

    王永福连忙跑出来,老远就看到了王俊山,正在点头哈腰媚笑着和一位大腹便便秃顶的男人说话,而秃顶男人身后,站着几个穿着都露出大腿和胸脯的女人,正在和另几个男人调笑着,其中有个女的,还时不时吻另一个男人的脸。

    王永福一看到这些人,脸都绿了。十几个人来白吃,还带着女人,看来,今天又要白忙乎了。

    王永福连忙迎了上去,满脸堆笑的道:“贵人登门,您们赶快找个地方落座吧。”

    正在拍高志山马屁的王俊山,一看王永福来了,顿时脸色一拉,冷冷的看着王永福道:“王永福,你时不时不想干了,这会磨叽个啥?今天我们高局长有兴致,来捧你的场,快点安排一个最好的房间,挑最好的菜给我上。”

    王俊山要在局长高志山面前表现自己,他大声呵斥着王永福。

    “我们要吃烤乳羊。“

    一个露着大腿的小姐,嗲声嗲气的笑道。

    王永福一听,那个秃顶男人竟然是税务局的领导,为了不影响别的客人,连忙道:“都是领导,都是领导,快快请上二楼的清风阁,正好,还有一个房间。”

    高志山抬着脸,看也不看王永福。一个堂堂的税务局长,来这里吃饭,是看得起你王永福。

    王俊山一听王永福安排自己到清风阁,脸色一冷,一声冷哼道:“王永福,不骂你不舒服斯基是不是,我们十几个人,清风阁这么小,我们能坐得下吗?你们不是还有一间最大最好的房间,叫风雅颂吗?我们今天就要风雅颂那个房间。”

    王永福一听王俊山要风雅颂房间,就知道不好,欧阳志远他们正在里面吃饭呢。

    “领导您贵人移步,实在对不起,风雅颂里已经有客人了。”

    王永福的冷汗流下来了,他知道,这些人不好惹。

    孔凡超一听大房间已经有人了,很是恼怒,哥俩安排好带领导来吃饭,没想遇到这一大盆冷水,“王永福,今天来的是谁刚才也跟你讲了,要是不把风雅颂单间给我们让出来,你狗日的饭店,就别想再开了!”

    高志山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阴冷,鼻子里冷哼一声道:“咱们先到清风阁等一会,让王老板把风雅颂腾出来。”

    高志山说完,径直走向二楼。

    办公室主任郭振峰连忙跟在后面,那几个女人也跟上了楼。

    王俊山两眼如同恶狼一般,盯住王永福道:“傻了?快去腾地方,否则,老子这就封了你的店。”

    王俊山说着话,拖着王永福,一气把王永福扯到二楼风雅颂房间的门前。

    王永福冷汗直流,连忙道:“这样不好吧,风雅颂房间的客人正在吃饭,我……我怎么撵人家?”

    孔凡超恶狠狠的道:“王永福,今天我们领导高兴,亲自来给你捧场,你别给脸不要脸,要是惹的我们局长生气,嘿嘿,告你个偷税漏税,你就等着坐牢吧,今天这事,你看着办吧。”

    “您收下留情,每个月的税,我可都交了的,我可不敢偷税漏税呀……”

    王永福几乎快要哭了,他知道孔这次真是动怒气了。欧阳志远可是自己侄子的恩人,自己的饭店是人家欧阳志远救活的,自己能恩将仇报的撵人家吗?

    “永福老板,我知道你是三好公民,也没有太为难你的意思,唯一要做的呢,就是快把那些人撵走,知道么?”

    孔凡超一边说话,一边一脚揣在风雅颂的房门上。“让他们滚,知道么!”

    “嘭!”

    欧阳志远早就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了,但眼前五位美女正吃得津津有味,欧阳志远不想败了她们的兴,就没有出去看。

    今天他把黄晓丽请来,就是想让黄晓丽和陈雨馨、陆海燕多交流一下,以后在谈判和签订合约中更能达成默契。

    中国社会上很多的友情,都是在酒桌上建立起来的。

    美女们还没有吃完,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猛地站起身来,看到门外,一个身材高大的凶狠男人,正拎着王永福的脖子,嘴里辱骂着王永福,而另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门前,两只三角眼,在五位美女的脸上,扫来扫去。

    “你们是谁?干什么踹开我们的门?”

    欧阳志远冷冷地看着孔凡超。

    孔凡超一脚踹开房门,让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竟然是五位美女在吃饭,正欣赏着美女们的容姿,一个男人,居然站起来责问自己,真是不知死活!

    孔凡超平时对待自己的工作,向来都是飞扬跋扈,目空一切,嚣张惯了,现在一看这个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当面指责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嘿嘿,年轻人,你问老子是谁干嘛?相识的就赶快结账走人,我们领导要用这间风雅颂吃饭唱歌。”

    旁边的王俊山也看到了五位大美女,这家伙的两眼顿时发直,烁烁放光。

    我靠,太漂亮了,看完这几位美女,瞅瞅身边几个,简直就是垃圾,乖乖,看看人家这些女人,人家这才叫漂亮,极品呀。

    王俊山一看这年轻男子有几分气概,还和五个美女一起吃饭,想必也有点家底,万一大水冲了龙王庙就不好了,赶紧去叫领导过来镇镇场子,万一真有什么事,也有人顶着。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看着气焰嚣张的孔凡超,冷声道:“你们领导是谁?叫他过来讲话,我们正在吃饭,为什么要让你们?”

    “嘿嘿,我们领导是谁你都不认识,你还想在傅山县混么?赶紧撒泡尿淹死自己算了?美女们,听好了,我们领导一会来了,你们每个人都要和我们领导喝一杯交杯酒,来陪罪,不然谁也别想出这个包间的门,要是喝好了,我们领导高兴,没准你们就不用出来陪这样的小白脸公子哥出来吃饭了,给你们一个体面的工作……”

    孔凡超目光扫过五位美女,早忘记了对方可能是什么神仙。

    陆海燕、陈雨馨、萧眉、韩月瑶和黄晓丽他们,都是什么身份,她们几时听到过男人无理的污言秽语,早已气得柳眉倒竖。

    “啪!”

    欧阳志远不等孔凡超说完话,一巴掌就扇在他的脸上。

    欧阳志远这一掌,只打得孔凡超打了一旋,身子飞出三米开外。

    小丫头韩月瑶早已气得脸色透红,一看欧阳志远动手,顿时兴奋不已,一步冲了出去。

    孔凡超在平时耀武扬威,有谁敢打他?现在竟然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不由得暴怒至极,嘴里哇哇的咆哮着,刚刚在地上爬起来,韩月瑶赶到了,一脚就揣在他的肚子上。

    “嘭!”

    “嗷……嗷!”

    孔凡超被韩月瑶一脚踢飞三米开外。

    陆海燕、黄晓丽和萧眉一看韩月瑶一脚把一个大男人踢飞,三个人心道,好厉害的小丫头。王永福一看欧阳志远这边打人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高志山此时正在小包间里看菜单,想着这王永福确实有点不识抬举,自己的面子都不给。

    “领导,隔壁风雅颂吃饭的是几个美女,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儿,我们让他们让出房间来,他们不肯。貌似也有点来历。”

    王俊山低声在高志山耳边道。

    高志山一听有美女,而且对方有点来历,顿时精神一阵,哈哈笑着站起身来道:“走,看看去,要是有点来历,我们现场开展以下工作,也未尝不可嘛。”

    高志山站起身来,几人快步走向风雅颂包间。

    那几个红毛绿毛怪一听风雅颂包间里有美女,个个都撇着嘴,眼里露出不屑的表情,尾随着跟了过去。

    高志山还没走到风雅颂包间,就看到自己手下的孔凡超,被人一脚踢飞三四米远,正砸在自己的脚下。

    高志山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阴冷,两眼死死地盯着韩月瑶。

    韩月瑶一身紧身的火红皮衣,把整个青春逼人的娇躯,勾勒的凹凸有致,让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你个老色鬼,看你姑奶奶干嘛?恶心死了,你居然吞口水,我呸!”

    韩月瑶看着眼前的这个秃顶胖男人,恨不得把他那张恶心胖脸一脚踢烂。

    高志山平时上班,高高在上,受到的都是吹捧和尊重,没有一个人敢对自己无理,现在被一个陌生女人骂为老色鬼,高志山气得差一点晕过去。

    “你居然敢辱骂我们领导,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郭振峰开始打电话叫人。

    欧阳志远看到高志山,心里一动——居然是税务局长高志山!

    高志山,是赵丰年的亲信,他所管辖的税务大厅,所有的窗口都在贪污国家的税收。这次自己一定要好好彻查,看这家伙的手下都那样嚣张跋扈,这当局长也不好好管管,说不定还在起反面带头作用。

    欧阳志远知道他是高志山,但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而高志山却不认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步跨了出来,挡在韩月瑶的面前,看着高志山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我们给你让地方?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我们正吃饭,凭什么给你让地方?”

    高志山一看到对方连续责问自己,真是无理呀!顿时恼羞成怒,沉声道:“我是谁?你问问饭店老板吧,我看你还是识相点比较好。否则……哼!”

    此时屋里的黄晓丽已经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把情况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何振南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

    高志山呀高志山,你今天闯大祸了!

    何振南立刻把情况向县委书记王凤杰汇报了一遍。王凤杰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高志山真是昏头了,闯下这样的大祸,那几位都是自己的财神爷,弄成了,自己就可以凭借这些投资政绩,来竞争下次选举。可不能让混球高志山给搅黄了!

    王凤杰立刻给纪委书记张建设打电话,让他和何振南立即亲自去处理。

    何振南和张建设开着车,直奔小吃一条街开来。

    这时候,十几个没有穿制服的男人,挥舞着警棍嗷嗷叫着从楼下冲过来。

    被打倒在地的孔凡超一看自己的援兵到了,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冲着那些人狂喊道:“快,他们袭击咱们的高局长,给我狠狠地收拾那个王八蛋,打死了,老子花钱给摆平。”

    冲来的人一看,孔凡超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高局长在一边气得脸色煞白。顿时都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萧眉、黄晓丽和陈雨馨、韩月瑶都知道欧阳志远的身手,但陆海燕却不知道,现在一看,十几个人挥舞着警棍冲了过来,不由得脸色一变。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一步冲了出去,一脚就踹翻了最前面的挥警棍的男人。

    韩月瑶早已兴奋地冲了过去,一拳就放倒了一个。

    “住手,高志山,你想干什么?”

    一声低喝在下面传来。这声低喝,高志山很熟悉,连忙抬头一看,只见何振南和纪委书记张建设,两人正铁青着脸,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刑警队长周玉海带着十几个警察在后面跟了过来。

    高志山一看是县长何振南和纪委书记张建设,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何……何县长,张书记……您……您们怎么来了?”

    税务局长高志山看着何振南,结结巴巴的道。

    何振南脸色铁青的看着高志山,沉声道:“高志山,你在干什么?”

    高志山连忙道:“何县长,我正在带领税务部门收税,却意外发现这个男人和房间里的女人,有不轨行为……”

    高志山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月瑶一听这家伙不说人话,一掌打在高志山的脸上,把高志山打得一个踉跄。

    黄晓丽和陈雨馨他们,气得差点吐血。

    “不轨行为?”都到了秃顶的年纪了,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任意信口雌黄,这种人渣,韩月瑶打得好。

    “高志山,你别信口胡说,你知道房间里是谁在吃饭吗?他们是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天信药业老总萧眉,还有恒丰集团的韩月瑶,副县长黄晓丽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

    何振南盯了一眼高志山,一字一句的道。

    高志山一听,风雅颂房间里吃饭的人居然都是大有来头,是来傅山县投资的财神爷们和黄副县长,那个年轻小伙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这……这怎么可能?

    高志山的冷汗流下来了,他知道,这次自己的篓子捅大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周队长,你立刻把那四个女人控制起来,有不轨行为的,怕是你高志山的包间吧!”

    欧阳志远知道,光凭高志山大白天的找人喝花酒,就可以拿下他。自己手里还有和李大鹏一起在税务征收大厅里,拍下那些窗口贪污的证据。

    四个风尘女子一听要抓自己,都慌了,其中一个拿出手机,就想报信,但周玉海一个箭步冲上来,把那个小姐的电话,一把夺过来。几个警察立刻把那四个女人控制起来,并没收了她们的手机,还在包里搜出来很多的安全套。

    高志山一看警察直接上手铐带人走了,顿时慌了手脚。

    “何县长,你们这儿的工作人员,竟然嚣张到这种程度,大白天的居然明目张胆地逼迫我们过去喝交杯酒,还让手下的人来围攻我们。你们这样投资环境太差劲了,谁敢来投资呀。”陆海燕拉着陈雨馨走出房间,郑重的着看着何振南。

    何振南连忙道:“对不起,陆总,我们一定要严肃处理好这件事,我在这里,代表傅山县,向你们道歉。”

    “我等着你们处理的意见,这种低素质的人,还是堂堂一个领导,我很担心我们落户之后税收政策是不是透明的?”

    陆海燕狠狠地瞪了一眼高志山。陆海燕对高志山那句诬赖“不轨行为”的话,很是愤怒。

    欧阳志远把李大鹏复制好的那些在税收大厅拍下来的录像,递给张建设道:“张书记,里面有一些东西,您会感兴趣的。”

    张建设接过欧阳志远手里的录像带,问道:“志远,这是什么?”

    欧阳志远趴在张建设的耳朵上,压低声音道:“私吞国家税款的罪证。”

    张建设脸色一变,把录像带放进自己的公文包内。

    何振南沉声道:“先把高志山带走,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到底。”

    几个警察立刻把高志山带走了。

    一个小时后,傅山县公安分局局长耿建峰亲自带队,带领大批的警察,突袭冯卫东的天堂夜总会,抓获了十几名正在从事非法交易的失足妇女。

    欧阳志远把详细的情况,向何振南汇报了一遍,并把录音放给何振南听。

    何振南气得脸色铁青。

    这一顿饭没有吃好,欧阳志远向陆海燕他们再次道歉。

    陆海燕笑呵呵的道:“这不是你的错,我相信在你们的领导下,这种事会越来越少,社会会越来越安定的,别让我们失望哟!”

    欧阳志远把萧眉送回天信药业后,回到了清泉大酒店,把陆海燕和陈雨馨的话,向马明远汇报了一遍。

    马明远一听陆海燕和陈雨馨果然没有看上傅山县的老工业园,马明远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陆海燕只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一个星期内,新工业园没有批下来,人家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要到龙海市的高科技工业园投资建厂,自己的功夫就白费了,给别人做了嫁衣。

    虽然龙海市的高科技工业园也是龙海市的,但直接管辖那个高科技工业园的是另一位副市长,而那人的政绩已经很多,如果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要到高科技工业园投资建厂,功劳政绩就是他的了。

    那么一年后,就是换届的时刻,自己的离目标就越来越远了。

    一定要想办法,让新工业园尽快的批下来。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下午我走不开,志远,你立刻到龙海,详细的把情况向周书记回报,请他想办法,一定要把新工业园批下来。如果批不下来,我们都为别人做了嫁衣。”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道:“好,我立刻就走。”

    何文婕站在医院的镜子前,内心砰砰的剧烈的跳动,如同一面战鼓一般。

    龙海医院的院长张延清,亲自小心的给何文婕取着面部的纱布。

    何文婕的身字,由于紧张而剧烈的颤抖着。

    何文婕的妈妈李翠华和爸爸何振乾,特意从山南省的省会南州,赶了过来。

    何振乾和王翠华一边一个,握住自己宝贝女儿的手,两人也是紧张不已。

    何老爷子和老伴王正红,更是紧张得不得了。

    张延清微笑着道:“文婕,你应该相信你欧阳大哥的药和我的医术,不要紧张。”

    张延清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心,也是沁满汗水。

    他虽然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和药液神奇,但万事无绝对,前几天换药的时候,何文婕的脸部还有一部分没长好,现在不知道,那个地方愈合了没有。

    随着纱布的慢慢减少,所有人的心脏都在狂跳。

    院长张延清屏住呼吸,慢慢地把纱布取下来,何文婕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镜子。纱布取下来,众人的眼睛都紧张地盯住何文婕的脸。

    “妈妈,爸爸,我的脸怎么样了?”

    纱布取下后,一层褐色的膏药,盖住了原来伤口的地方,看不到脸部的皮肤。

    何文婕的妈妈李翠华握住女儿的小手道:“文婕,没事,脸上还有一层膏药。”

    “那就快点洗去膏药吧,别再折磨我了。”

    何文婕大声道。

    张延清接过护士递过来专门洗去膏药的特制药水,轻轻的擦拭着何文婕脸上的膏药,随着膏药被一点点擦干净,露出了细腻白嫩的皮肤。

    何振乾和李翠华两人看着露出来的光洁皮肤,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那种狂喜,几乎让两人有种想狂喊的想法。

    何老爷子老两口,也是激动万分。这要感谢欧阳志远的膏药呀。

    随着最后一点膏药被洗干净,何文婕的整个脸部终于露出来了,所有的烧伤位置,都已经长得完好如初,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张院长笑呵呵的道:“小丫头,睁开眼吧,比原来还要漂亮。”

    何文婕闭着眼睛,却不敢睁开眼,大声道:“妈妈,真的长好了吗?”

    女孩子还是和妈妈走得近。

    “呵呵,文婕,睁开眼吧,我的女儿比以前还要漂亮。”

    李翠华轻轻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眼里充满着浓烈的爱意。

    “呵呵,文婕,你妈妈不会骗你的,我们的文婕,更漂亮了。”

    何振乾笑着道。

    何文婕颤抖着眼皮,终于鼓足勇气,慢慢地睁开眼,镜子中,一张皮肤细腻得如同白玉一般的俏脸,出现在镜子中。

    何文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中是自己吗?何文婕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高兴的眼泪流出来了。

    “妈妈,我太高兴了,我的脸终于好了。”

    何文婕一下子扑进妈妈的怀里。

    何文婕再大,在妈妈面前,仍旧是妈妈的孩子。

    她高兴的跳着,把爸爸、爷爷和奶奶,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包括张延清院长。

    所有的人看着何文婕高兴的样子,都拍起了手掌。

    何文婕拿出电话,她笑着,眼角上还挂着泪花。她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的车刚出傅山县城,自己的手机就响了。他一看号码,是文婕的号码。

    “文婕,快出院了吧?”

    何文婕听到欧阳志远的声音,眼泪下来了,她微微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听到电话里传来何文婕的抽泣声,心里吓了一跳,连忙道:“文婕,快说话,你怎么了?”

    何文婕听到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焦急的声音,抽泣着道;“欧阳大哥,我一会就出院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终于说出话来,而且说要出院了,顿时很高兴,连忙大声道:“文婕,你的脸好了吗?”

    “谢谢你,欧阳大哥,我的脸好了。”

    何文婕道。

    “祝贺你,文婕。”

    欧阳志远为何文婕的康复,感到高兴。

    “欧阳大哥,明天我就要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回省城南洲了,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何文婕的工作,已经有人接替了。胡志雕和他的儿子胡三,连同影子杀手田宝武和那些青铜器,如同在龙海市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呵呵,文婕,我正在去龙海的路上,我办完事,就去你家。”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就在来龙海的路上,顿时很高兴,道:“欧阳大哥,我等你。”

    李翠华看着女儿神采飞扬,就连眉毛都在动的和欧阳志远打电话,一拉自己的丈夫何振乾的衣袖,两人来到病房外,李翠华小声道:“你看文婕和欧阳志远打电话的神情,我怀疑文婕爱上了欧阳志远。”

    何振乾一愣,小声道:“不会吧,欧阳志远不是有女朋友吗?叫萧眉,是位医生,文婕怎么会爱上那个傻小子。”

    何振乾和李翠华来工作的时候,萧眉早就来到了龙海市,俩人都不认识萧眉,更不知道萧眉的身世。

    “文婕明天就要回来上班了,你可别瞎猜。”

    何振乾看着李翠华道。

    龙海市公安分局。

    焦兴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吸着烟。公安局长赵大山就要调往省厅工作了,第一副局长周茂航,担任公安局长是铁定的事了,他腾出来的第一副局长的位置,会是自己的么吗?另外的几位副局长,是不是会跟自己想想的一样,开始发疯一般的跑关系花钱铺路呢?此时政绩会发挥多大作用呢?

    腰间的电话在震动,焦兴赞一看号码,是赵丰年的号码。

    “赵县长,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去了龙海,现在就在路上。”

    赵丰年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焦兴赞一听欧阳志远就在来龙海的路上,猛然站了起来。嘿嘿,欧阳志远,你终于来龙海了,这次要让你有来无回。你竟然敢私藏枪支,老子一定要逮住你,只要在你身上搜出那把枪,你就死定了。

    焦兴赞立刻给自己的手下吴友天和赵剑打电话,办好秘密逮捕欧阳志远的手续。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快到龙海的时候,他看到,前面几辆警车在布控查车。

    欧阳志远放慢越野车速度,慢慢地开了过去。

    焦兴赞看着欧阳志远的车过来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吴友天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向赵剑暗暗地打了一个招呼。赵剑也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吴友天的脸上,透出一丝诡笑,示意欧阳志远停车检查。

    欧阳志远看到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检查每一辆过往的车辆,心道,难道又有什么人犯越狱吗?

    欧阳志远看到一个人,在向自己招手,示意停车。

    欧阳志远把车慢慢停了下来。吴友天给欧阳志远敬了个礼,大声道:“请您下车,配合我们检查,谢谢。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让自己下车,虽然心里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走下车来。

    吴友天立刻亮出一张执行公务的批文道:“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要搜身。”

    欧阳志远刚想说话,一把手枪已经从后面顶住自己的脊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