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五个女人一个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就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陈雨馨微笑着站起身来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陆姐姐,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绿蔬集团董事长陆海燕微笑着推开门。走了进来。

    陆海燕换了件月白色的真丝紧身旗袍,把她那高挑的身材,衬托的婷婷玉立,乌黑的秀发高高盘起,用一根青翠欲滴的老翡翠簪子别住了头发,露出白玉一般的细腻脖颈。白净秀气的瓜子脸上,那双南方人独有的妩媚大眼睛,清澈透明,如同一泓秋水,透出一种高贵典雅的贵族气息。

    好漂亮的一位女子。

    欧阳志远现在终于知道,女人在什么年龄阶段,是最雍容华贵、最漂亮的。那些青涩的女孩子,根本不能和陆海燕这种成熟的女人比。

    这种淡定的雍容华贵和成熟的韵味,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陆姐姐,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欧阳志远,志远,这位是绿蔬集团董事长陆海燕陆姐姐。”

    陈雨馨微笑着给两人介绍。

    mso-ascii-font-family:”timesnewroman”;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英俊潇洒的阳光男子。一米八以上的魁梧身材,乌黑的小平头,饱满的额头,浓黑的眉毛,明亮深邃的眼睛充满着督智,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嘴角微微上扬,自信中透着一丝顽皮。

    mso-ascii-font-family:”timesnewroman”;陆海燕虽然是绿蔬集团的董事长,见过无数的英俊男子,却没有见过如此阳光的男人,她一时看得有点痴了。

    欧阳志远微笑道:“陆董,您好,很高兴认识您,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说着话,伸出手来。

    陆海燕一下子回过神来,脸色一红,连忙伸出手来道:“你好,志远,陈雨馨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见到你很高兴。”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陆董,有没有兴趣去看看我们的老工业园?”

    欧阳志远看着陆海燕道。

    陆海燕微笑着道:“不是说,明天签完约再看开发区的工业园吗?”

    欧阳志远道:“呵呵,那是原来的计划,我想带着您和雨馨看看现在的工业园,为了配合你们投资,我和何县长规划了一个新的工业园蓝图,报告已经递上去了,您先看看新的工业园规划图。”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那份规划图递到了陆海燕的手里。

    陈雨馨一听欧阳志远和何县长规划了一个新的工业园规划蓝图,连忙走过来观看。

    两人刚看了一会,陈雨馨就不禁赞叹道:“不错,志远,新工业园的布局合理,配套设施一流,而且里面设置了几大板块区域,电子中心城、食品加工城、和生物制药中心城,再加上一个备用城区域,和世界上最先进的香港工业园区,有点相似。很好,这个规划,很适合我们红太阳果饮基地的建设,也适合陆姐姐的蔬菜深加工、屠宰加工。”

    “不错,是有点象香港工业园的味道,志远,你是不是借鉴了香港工业园的规划?”

    陆海燕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陆董,这个工业园得设想规划,我确实借鉴了世界上几个著名工业园的设计,再结合傅山县具体的情况设计的,所以会有香港工业园的一点影子。”

    欧阳志远道。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的工业园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规划图吗?到现在还没有批准吧?志远,一个工业园的建设,不是几个月能建设好的,就是现在批下来了,一年内,能建设好吗?我们合同签完后,就会立刻建设厂房,我的蔬菜加工和肉类食品加工,三个月内就要生产,你的新工业园建设能来得极吗?雨馨的果饮生产线更是不能等,新鲜水果一下来,立刻就进行生产,这些,你们都不能满足我们,如果不能满足,明天签约就是个问题。”

    陆海燕把这些情况摆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让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沉。是呀,如果老工业园不能满足绿蔬集团的要求,而新工业园又不能批准,人家陆海燕凭什么给傅山县签约?如果不能签约,整个县政府前期做的工作,都将付之东流。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冷汗下来了。

    欧阳志远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微微一思考道:“这些我们都考虑过了,我们找最好的几个建筑集团,加快建设,而你们的工厂选址,就在规划图之内,然后和我们的工业园同时建设,当你们的工厂建设好后,我们的工业园,也会和你们同时竣工。”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有些事情,并不是和你预测想象的一样顺利,都充满着曲折的变数和风险,我们还是先看看你们的老工业园再说吧。”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陆董,要带您的员工一起吗?”

    “不用,就你和雨馨我们三个人。”

    陆海燕道。

    三个人走下楼来,来到大厅之外,欧阳志远笑道:“我来开车,坐我的帕杰罗吧。”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笑着道:“萧眉姐姐又给你配了辆越野?不错。”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苦笑着道:“雨馨,讽刺我是吧?我就不能自己买辆车吗?”

    “呵呵,你自己买?就你们县政府的那点工资?除非你贪污受贿,但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没有实权,只是跑腿的,也没有人会给你送钱吧。”

    陈雨馨笑着道。

    陆海燕一边上车道:“雨馨,抽个时间,认识一下你的萧眉姐姐。”

    “陆姐姐,我萧眉姐姐的天信药业就在开发区工业园,一会咱们去看她。”

    陈雨馨道。

    “呵呵,你萧眉姐姐的天信药业怎么会在工业园?难道她落户老工业园区了?”

    陆海燕笑着道。

    “萧眉姐姐兼并了傅山中药厂,对傅山中药厂进行改制,萧眉姐姐说,他们正在安装新的生产线,就快生产了,奥,对了,她们开发了一种最新养颜美容膏,是纯中药制品,效果要比羊胎素还要好,你那天问我最近用的什么化妆品和香水,肤色和精神这么好,就是用的那种神奇的药液。”

    “什么?你用的那个化妆品,就是你萧眉姐姐开发的最新纯中药养颜美容膏?你萧眉姐姐不是还没有生产吗?”

    ”timesnewroman””>女人永远对美容化妆品都很敏感。陆海燕虽然没有见到过陈雨馨用的什么化妆品,但最近她的肤色,漂亮的如同白玉一般,而且精神极好,神采奕奕的,充满着逼人的青春气息。但是陈雨馨已经25岁了,过了青春逼人的十**岁的年龄,怎么会表现出来那种靓丽的青春气息呢?难道真是那种神奇的养颜美容膏在起作用吗?

    ”timesnewroman””>“呵呵,陆姐姐,虽然萧眉姐姐还没有批量生产这种神奇的养颜膏,但发明配置这种药液的主人,正在给我们开车呢。”

    陈雨馨笑着看着正在开车的欧阳志远。

    “什么,你是说,这种神奇的养颜药液是志远发明的?”

    陆海燕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陆姐姐,你可别小看志远,志远以前是外科医生,他一身精湛的中医医术,无人能。这次,萧眉姐姐开发的所有新药的药方,都是志远提供的。他们还生产一种收缩伤口生长肌肉的药液,更加神奇。把这种药液涂抹在伤口上,伤口立刻就会止血收缩,生长肌肉,上次我在天柱峰,就亲眼看到这种药的效果。”

    陈雨馨道。

    “呵呵,不错,这两种药真是很神奇,有机会,我一定要亲自看看。”

    陆海燕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药液。

    “呵呵,你先看看这种美容养颜的药液。”

    陈雨馨说这话,从怀里拿出一个翠绿的小瓶子,放到陆海燕的手里。

    小瓶子刚一拿出来,一股沁人心肺、如同兰花一般的淡雅香气,在瓶盖上散发出来,让陆海燕精神一震。陈雨馨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香气,就是这个淡雅的味道。

    陆海燕这种身份的人,用过很多名贵的化妆品,单凭这种能让人神采奕奕的香气,她就知道,这种药液绝对是好东西。

    “向掌心倒出半滴,搓到脸上,一个星期内,你的皮肤就会变得白里透红,细腻得如同白玉一般,还有神奇之处,就是,你的心情也会变得极好。”

    陈雨馨微笑着道。

    陆海燕倒出半滴药液,整个车内,立刻充满着一种好闻的淡雅幽香,同时,掌心传来清凉爽快的舒服感,这种清凉的舒服感,透过自己的皮肤,就像传到自己的骨髓和灵魂一般。

    陆海燕把药液轻轻的均匀涂抹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揉搓着。

    一种如同沐浴在春风里的感觉,顿时充满了全身,全身的汗毛孔都仿佛张开,舒服得不得了。

    “怎么样?陆姐姐?很舒服吧?”

    陈雨馨微笑着看着陆海燕陶醉的样子。

    “真是好东西,不错呀。”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志远,不错,这种神奇的药液,香港和澳门的代理权,不知道还在吗?如果还在,我想拥有这种化妆品的代理权。”

    陆海燕知道,这种神奇的药液后面,隐藏着无穷的商机,如果自己拿下香港和澳门的代理权,将会给自己带来丰厚的利润。

    欧阳志远笑道:“那你一会问问萧眉吧,我只负责提供药方。”

    “呵呵,陆姐姐,你在香港和澳门都有药品和化妆品的连锁店,你干脆,把天信药业所有药品的代理权和这个美容药液的代理权都拿过来呀,我把江南省的代理权都预订了。”

    陈雨馨微笑着道。

    “那一会问问你的萧眉姐姐吧。

    说话间,帕杰罗已经来到了开发区工业园。

    陆海燕看着开发区工业园内简陋的工业设施,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欧阳志远一眼又看到了那个老汉,赶着一群羊走了过来。

    这让欧阳志远苦笑不已。

    当陆海燕看到那群羊的时候,不仅目瞪口呆。这是开发区吗?不会是牧羊场吧。

    陈雨馨看着那群羊,也是苦笑不已。

    虽然工业园被杨尚朋整理得已经很好了,但看惯了很多设施硬件极好工业园的陆海燕,在一直摇头。

    陈雨馨也是没有看好现在的工业园。

    三个人看了半个小时,陆海燕和陈雨馨两人一直在交流意见。

    老工业园不论软件设施和硬件设施都不行,根本达不到现代化工业园的标准。上次韩建国老人也能没有相中这个老工业园。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如果这里没有合适的场地建厂房,我们将在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团建造厂房,那里的条件极好。”

    欧阳志远一听陆海燕这样说,心里顿时一沉。

    如果陆海燕和陈雨馨的工厂在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建造厂房,那招的工人,就不会是傅山县的百姓,税收也不会落到傅山县的税务局,自己这不是白忙乎了吗?

    如果陆海燕和陈雨馨不在这里建工厂,那韩建国的电子工业中心城,也不一定入住傅山县。

    欧阳志远微笑道:“陆董,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可在龙海市的古雪县,距离这里将近100公里的路程,很不方便的。”

    “呵呵,你们的老工业园不行,新工业园连批复都没有下来,别说建设了,我和雨馨的工厂,都不能等的,志远,友情是友情,不能和生意掺杂在一起。”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我明白,雨馨、陆董,给我几天时间吧,如果新工业园批不下来,你们再谈去龙海市的事情,可以吗?”

    陆海燕看了一眼陈雨馨道:“好吧,我在傅山签合同,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内,如果你们的新工业园批不下来,我们将进驻龙海市。”

    欧阳志远道:“谢谢陆董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

    帕杰罗开到天信药业门前的时候,欧阳志远给萧眉打电话。

    “萧眉,在厂里吗?”

    萧眉正在自己办公室里,听总经理王福齐回报新生产线安装的进度。

    生产各种药液的最新生产线,都已经运到了,特别是生产养颜膏和生肌膏的两种设备,都已经来到了。

    总部过来的技术人员,正在加紧安装设备。

    产品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销售人员,已经购进了大量的、品质极好的药材,就等着生产了。

    萧眉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拿起电话,走进里面的休息室,微笑着按下接听键。

    “萧眉,忙吗?”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叫自己萧眉而不叫眉儿,就知道,欧阳志远身边有人。

    “志远,不太忙,有什么事吗?”

    萧眉微笑着道。

    “雨馨回来了,我们就在药厂的门外,我们给你带来一位朋友,上午我请你吃饭。”

    欧阳志远道。

    “呵呵,志远,雨馨回来了?好呀,是什么朋友?”

    萧眉一边打电话,一遍打开自己的衣橱,找到一身紫色的羊绒套裙。

    “绿蔬集团的董事长陆海燕。”

    欧阳志远道。

    “绿蔬集团的老总?”

    萧眉知道,山南省绿蔬集团,可是山南省最大的蔬菜和养殖集团,他们在整个山南省拥有好几个大型现代化的蔬菜和养殖基地,所有的产品,都出口韩国新加坡,而香港和澳门的蔬菜和肉类,主要由绿蔬集团供应。

    “萧姐姐,我是雨馨,志远请客,你快出来,我们狠狠地宰他一顿。”

    陈雨馨对着电话大声喊道。

    萧眉听到陈雨馨的声音,不由得笑了。

    “小丫头,回来了也不给我打电话。”

    “萧姐姐,这不,我刚回来就来找你,你快下来,我们到你楼下去接你。”

    陈雨馨大声道。

    欧阳志远把车开进中药厂。

    门卫认得这辆车,更认得里面的欧阳志远,他们直接打开门放行。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看着萧眉身穿一身名贵得体的紫色羊绒套裙,微笑着走下办公楼。这身紫色的羊绒套裙,把她那种高贵典雅大气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萧姐姐。”

    陈雨馨和陆海燕走下车来,陈雨馨早已跑了过来。

    “呵呵,雨馨。”

    陈雨馨和萧眉抱在了一起。

    陆海燕被萧眉那种骨子里透出的高贵典雅大气的美丽气质,吸引住了,心里暗道,好漂亮的年轻女子,萧眉出身绝不是一般的家庭,天信药业在山南省可是最大的药业集团之一,他们生产的抗生素,在全国占领很重要的份额。这么一位年轻的女子,竟然能有一份这样庞大的集团,真是不容易。

    同时,萧眉也看到了陆海燕。

    陆海燕身穿一件月白色贴绿边的真丝苏绣名贵旗袍,把她挺拔高挑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把一位成熟女性的优雅高贵,无声无息的透露出来。

    陆海燕的气质和萧眉的气质,都透出一种高贵典雅,几乎很接近,但萧眉的高贵典雅中透出倔强和强大的自信,而陆海燕的高贵典雅中却带着一种南方女人的清丽温柔。

    “您好,我是萧眉。你好,我是陆海燕。”

    两位风姿卓越的绝世美女,几乎同时微笑着伸出手来,握在了一起。两人都被对方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吸引住了。

    “呵呵,走吧,三位美女,我请你们吃我们傅山县最终名的烤乳羊。”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timesnewroman””>陆海燕、萧眉和陈雨馨三人,说着话,微笑着坐进欧阳志远的帕杰罗,三位美女都坐在了后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欧阳志远给小吃一条街的口福烤乳羊食府的老板王永福打了个电话,预订了一个最好的房间。

    ”timesnewroman””>王永福的口福烤乳羊食府,原来的生意,只是一般化,那天欧阳志远和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在这里吃饭后,欧阳志远才知道,王永福是王青峰的亲叔叔。

    王青峰很感激欧阳志远的提拔,他和叔叔王永福把欧阳志远当亲人看待。欧阳志远来这里吃了两次饭后,就教给王永福几道用秘方做的菜,其中有几道菜,就是和陈雨馨在崮山野味山庄吃的那几道菜,而且,欧阳志远把王永福的烤乳羊材料加以改进,增加了几种中草药和香料,让本来一般化的烤乳羊,变得香气四溢。还有傅山县的羊肉汤,欧阳志远更是手把手的教会王永福。

    王永福凭借香椿角皮鸡蛋、百花烤馍野鸡、银鱼鳞虾、香辣手抓羊肉几个菜和五香烤乳羊、羊肉汤,让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

    特别是最近,原来的店面已经不能满足顾客的要求,王永福把相邻的一家饭店盘过来,重新装修,扩大了店面。

    现在每天的生意都火爆之极。

    王永福这个人是位豪爽的山南汉子,他为了感激欧阳志远,把欧阳志远交给自己的秘方,打成干股,送给欧阳志远,但欧阳志远说什么都不要。

    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订房间,立刻把最好的那间风雅颂单间,留给了欧阳志远他们。

    欧阳志远点了那四个菜和爆烤乳羊,等到自己一到,就上菜。

    下午,马明远市长还要开签约前的座谈会,时间不能耽搁太长。欧阳志远想了一下,又给黄晓丽和韩月瑶打了电话。

    副县长黄晓丽和何振南他们刚谈完工作,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黄姐,中午我请你吃饭,小吃一条街的口福烤乳羊食府。”

    欧阳志远笑道。

    “志远,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

    黄晓丽微笑道。

    “介绍几位朋友你认识,你们以后肯定要在一起打交道的。”

    欧阳志远把黄晓丽叫过来,就是想要黄晓丽和陈雨馨、陆海燕认识一下。黄晓丽主管农业和林业,所有的签约项目,都要黄晓丽签字。

    “是谁呀?志远。”

    “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天信药业老总萧眉,还有韩月瑶,呵呵,快来,一会菜凉了。”

    “什么?志远,你竟然请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天信药业老总萧眉,还有韩月瑶吃饭?”

    黄晓丽一听欧阳志远说有这些人,顿时吓了一跳。

    志远和韩月瑶认识,黄晓丽知道,但另外三位老总,欧阳志远竟然都认识,这让黄晓丽很吃惊。

    “呵呵,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黄姐,快来吧。”

    欧阳志远说完,又给韩月瑶打了电话。

    小丫头一听欧阳志远请客,高兴地跳了起来,开着她的保时捷,就直奔小吃一条街。

    黄晓丽开着自己的新桑塔纳,也赶了过来。

    当欧阳志远的帕杰罗来到口福烤乳羊食府的门前,竟然找不到停车的地方,好家伙,食府门前停了很多的轿车。欧阳志远只好把车停到旁边一个偏僻的地方。

    欧阳志远看着三人道:“几位老总,平时吃惯了大酒店,你们三位今天改改口味,看看我们傅山县的特色小吃如何?”

    陆海燕笑道:“我平时也不喜欢到大酒店吃饭,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先逛一遍地方小吃街,一气吃个够。”

    萧眉看着陆海燕笑着道:“傅山县的羊肉汤,具有天下第一汤的美名,入口滑润,香气四溢,喝一口,补虚益气,陆姐,你一会要多喝点。”

    陈雨馨道:“要说羊肉汤,我和志远在崮山镇的野味饭庄喝的羊肉汤,才不愧为是天下第一汤的美名。”

    欧阳志远笑道:“美女们,是不是天下第一汤,你们喝了就知道了,还有几样你们绝对没有吃过的美味佳肴,你们看看饭店门前的小车,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话音还没有落,就看到韩月瑶的保时捷快如闪电一般的开过来。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领着三位美女,正站在台阶上说话。

    “欧阳哥哥,我来了。”

    韩月瑶一边停好车,一边大叫着:“雨馨姐姐,想死我了。”

    韩月瑶一边叫着,一下子扑进了陈雨馨的怀里。

    “呵呵,月瑶,我也想你。”

    两人笑呵呵的搂在了一起。

    陆海燕看着这位开着保时捷,身穿一身火红的皮衣,头发也染成火红色的小丫头,还有耳朵上发出悦耳的十几个小耳环,心道,好漂亮的靓丽小丫头。

    陈雨馨连忙把陈雨馨介绍给陆海燕和萧眉。

    当两人听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是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唯一的孙女,两人都大吃一惊。

    恒丰集团可是亚洲三大电子元件制造的三大集团之一。

    韩月瑶早已萧姐姐、陆姐姐的叫个不停。

    这时候,黄晓丽的桑塔纳到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最后一位到了。”

    几位美女心道:“最后一位是谁呀?”

    黄晓丽走下桑塔纳,看到欧阳志远身旁,竟然站着四位大美女,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自己见过,但没有握手,在清泉大酒店门口欢迎的时候,自己没有资格上前握手,镜头都照在了市领导身上,所以自己只是看到了两位老总。韩月瑶自己认识,但另外一位身材高挑,身穿一身名贵紫色羊绒套裙的漂亮女子,自己不认识,但黄晓丽一下子被萧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高贵典雅,吸引住了。

    漂亮已经不能形容这位美女的气质了。

    “黄姐姐,你才来呀,我都饿死了。”

    韩月瑶看着黄晓丽大叫道。

    黄晓丽微笑着道:“小丫头,你不能再吃了,你要减肥了。”

    韩月瑶笑嘻嘻的抱住黄晓丽道:“黄姐姐,我可不减肥,再说我根本不胖。”

    欧阳志远连忙把黄晓丽介绍给大家。

    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一听对方就是傅山县、主管农业和林业的副县长黄晓丽,两人都微笑着互相握手。

    萧眉也禁不住的心中暗暗赞叹,副处级的副县长,真年轻呀。

    黄晓丽和萧眉,两人都被对方的美丽惊呆了。

    “哈哈,志远来了,快快有请,楼上最好的客厅风雅颂,我留出来了。”

    王永福笑着走了出来。

    “呵呵,王老板,我们一共六位,你上菜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五位绝色的美女和欧阳志远走在一起,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我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美女,真漂亮。

    我的天哪,今天总算开眼了,看看人家是怎么长的,仙女下凡了。

    我要是能和其中的一位美女拉一下手,死了也心甘。

    这小子真有福呀,一个人竟然领着五个漂亮的女人吃饭,真他妈的艳福不浅呀。

    大厅里吃饭的人,顿时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忘记了吃饭,也有的人把菜送进了自己的鼻子里,也有的人把酒杯里的酒灌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傅山县税务局局长高志山,今天还没下班的时候,办公室主任郭振峰就走了进来,轻声道:“高局长,今天上午咱到哪里**一下呀?”

    **这个词,是内部的语言,是吃喝玩乐的代名词。

    监察科的科长王俊山媚笑着道:“小吃一条街的口福烤乳羊重新开张后,生意十分火爆,每天的小车停满了街道,他们做的菜和烤全羊,简直绝了,局长,要不,今天咱去那里**一下?”

    “是的,我也听说过那个饭店,做的菜很好,咱们今天就吃他了。”

    征收科长孔凡超接口道。

    每天到吃饭的时候,局长高志山的心腹们,都来约局长出去吃饭。他们几乎把整个傅山的饭店都吃遍了,每天都为没有新地方吃饭而发愁。

    监察科长王俊山道:“我去过一次,口福烤乳羊的菜做的好是不错,可惜没有小姐,吃着没有滋味。”

    孔凡超嘿嘿笑道:“咱先去**一顿,要是真像传说的那样好吃,咱们就给老板提个建议,让他招几个陪酒的小姐,要是这家伙上道,眼皮子活,咱就把税给他免了。”

    “我给天堂夜总会的冯卫东打个电话,让他派几个美女过来,陪咱吃饭。”

    王俊山说着话,开始拨打冯卫东的电话。

    高志山笑道:“让冯卫东安排几个漂亮的,别像上次,派的什么玩意,歪瓜裂枣都派过来了。”

    “嘿嘿,局长,上次的事,我没有饶冯卫东,那个月的税收,我让他多交了2000块,嘿嘿,想和我们税务局的耍花招,我整死他们。”

    征收科长孔凡超冷笑着道。

    冯卫东一听是税务局监察科长王俊山打来的电话,他可不想得罪这些政府人员,连忙答应,派四个最漂亮的美女到口福烤乳羊饭店。

    高志山道:“走吧,今天咱们就去尝一尝烤全羊。”

    几个人开着小车,直奔口福烤乳羊。

    欧阳志远和众人来到风雅颂包间,刚坐好,欧阳志远点的菜,就上来了。除了欧阳志远点的几个菜外,王永福又上了几个拿手的好菜。

    菜一上来,整个房间内顿时香气四溢。

    “哇,欧阳哥哥,太香了。”

    韩月瑶忍不住大叫起来。

    众人都被韩月瑶的夸张叫声逗乐了。

    当陈雨馨看到香椿角皮鸡蛋、百花烤馍野鸡、银鱼鳞虾和羊肉汤时,顿时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这里的菜怎么会和崮山野味山庄的菜一样?难道是他们的分店?”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我把这些菜的秘方和做菜的方法,告诉了这里的老板王永福,他就能做出这些菜来了。”

    坐在欧阳志远身旁的萧眉,一听这些菜都是欧阳志远教给这里的厨子做的,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会做菜?我怎么没听说过?”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会做菜,但我知道秘方、菜谱和火候,我把这些秘法和菜谱教给厨子,结果,他们就能做出这些美味佳肴,哈哈,美女们,先吃菜,我这里有一瓶路易十四红酒,由于下午还有任务,每人只能喝一杯。”

    欧阳志远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瓶红酒,给每位女士倒上一杯。

    “来,为今天的聚会,干一杯。”

    几个人都高兴地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呡了一口红酒。

    “来来,大家尝尝第一道菜,这叫香椿角皮鸡蛋,是用山泉旁边的野生香椿第一茬碧绿的嫩叶尖,和采自山崖灵泉旁边的厚实的褐色地角皮,再加上放养的土家笨鸡的蛋,精炒而成。整盘子菜,金黄色的鸡蛋和翠绿的香椿,以及褐色的地角皮,再加上几丝野生的红辣椒,真是色香味俱全,香气扑鼻,大家尝一尝。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每人夹起一块金黄色的鸡蛋放进嘴里,一种香醇的清香顿时充满着自己的口齿之间。

    “好香呀,不错!还是那个味道。”

    雨馨连忙又夹了一块鸡蛋,送进了嘴里,顿时赞不绝口。

    欧阳志远用公筷给萧眉夹了一块金黄的鸡蛋,放在他面前。又给黄晓丽夹了一块。

    “谢谢志远。”

    萧眉高兴的把那块鸡蛋放进嘴里。

    “欧阳哥哥,我也要。”

    韩月瑶大叫道。

    欧阳志远连忙给韩月瑶也夹了一块,放在她的小盘子里。

    陆海燕和萧眉、黄晓丽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醇的鸡蛋,还有鸡蛋里的那种褐色的地角皮,味道极其鲜美。

    “呵呵,来,大伙再尝尝这百花烤馍野鸡。

    这份百花烤馍野鸡做的更是漂亮好看,五谷杂粮做的烤馍,均匀的分布在盘子的周围,嫩黄嫩黄的。野生辣椒爆炒出来的野鸡块,颜色竟然如同金黄的糯米一般,泛着油光。

    众人把那块野鸡放进自己的嘴里,鸡肉入口即化,一种带着百花香味的肉骨香,立刻充满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天哪,这种肉香,怎么会带着花香?

    “呵呵,吃一块百花馍。”

    欧阳志远又给萧眉和黄晓丽,韩月瑶加了块周围的五谷杂粮烤出来的百花馍。

    百花馍一入口,那种松、脆、酥、淳,夹杂着五谷和肉香的味道,让所有的人陶醉。

    天哪,这五谷烤馍,竟然比鸡块还要香醇,还要好吃,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韩月瑶禁不住又吃一块。

    欧阳呵呵笑道:“大家,再尝尝银鱼鳞虾,这种透明的小鱼和鳞虾,都是生长在山泉寒潭里,银鱼肉质极其细嫩,没有刺,鳞虾更是及其鲜美。”

    欧阳说着话,用公筷给萧眉夹了银鱼鳞虾。

    这种傅山县的特产,味道更加鲜美,和泰山的银鱼,是同一的口味。

    “呵呵,不错,志远,傅山县真有好东西,如果把这种美味菜肴引进到香港和澳门,生意绝对会火爆,这里的厨子手艺真不错。”

    陆海燕吃着这些菜,赞不绝口。萧眉和黄晓丽也是第一次吃到这种美味,五星级大酒店的菜,也做不出来这种天然的味道。

    这时候,服务员把压轴菜,爆烤乳全羊和乳白色的羊肉汤端了上来。

    爆烤乳全羊刚一端上来,那种香醇的肉香,一下子钻进大伙的鼻子里。

    “好香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