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暴打冯小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七章暴打冯小鱼

    mso-di-font-family:宋体;mso-font-kerning:0pt”>江宗武毕竟年轻气盛,虽然在是省政府工作过,但他都是在他叔叔江川河的光环下做官的,整个省政府的官员,在他面前,全是恭维的话语,没有一个人敢惹他。这就让他养成了一副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的性格。

    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哥哥,也就是江宗武的爸爸,生病死的早,他母亲改嫁,结果,江宗武从小就遭遇了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

    这就让江宗武的性格有点扭曲。江川河只好把侄子收养在身边,那个时候,江川河还不是山南省的省长。等到江川河担任了山南省的省长之时,江宗武的母亲改嫁之后,过得并不好,她来认儿子。

    江宗武再次受到了刺激,他心里恨极了母亲,恨她在自己最需要母爱的时候,她抛弃了自己。

    江宗武没有认母亲,他的性格变得更不稳定。江川河把江宗武调到了省政府工作。

    江宗武在省政府工作一段时间后,江川河就和侄子谈话,希望他有机会,到下面锻炼一下,以便以后更好的迁升。

    江宗武早已把江川河当作自己的父亲看待,他明白叔叔对自己的苦心。他欣然接受了到傅山县来锻炼自己一下的决定。

    省长江川河知道,自己侄子性格的缺陷,如果他再继续在省政府里待下去,他将一事无成。只有在下面锻炼一段时间,才能让江宗武的性格,变得完善起来。

    但江宗武在官场混得时间太短,他根本不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对手。

    江宗武一听王凤杰下面要讨论自己主管的招商引资,就停下了脚步,狠狠地看了一眼王凤杰,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情景,欧阳志远和何振南都笑了。

    他们知道,虽然江宗武背后有省长江川河,可是,江宗武的做官经验太有点嫩了。

    接下来的讨论,就是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接待问题和谈判的细节,以及合约内容。这个问题很快的通过,每个人都没有都没有什么异议。

    关于建立新开发区工业园的问题,何振南刚一提出来,就遭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激烈反对。

    0pt”>欧阳志远在常委会上,没有发言权,他没有资格说话,但他会用脑子思考问题,他看到赵丰年在听到何振南已经把报告递上去了的时候,赵丰年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的惧意。这丝惧意被欧阳志远看得一清二楚。

    赵丰年为什么这么激烈地反对建立新开发区工业园?这个老工业园得建设,其中猫腻肯定不小,老工业园可是花了两个多亿呀。

    可惜的是,参加工业园建设的姬广元已经死了。欧阳志远曾经查过,参与工业园建设的主要领导者就是原来的县长王广忠,现在已经升任到运河县当了县委书记。但直接参与建设的,就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姬广元,再向下就是城建局长郑俊熙。

    欧阳志远刚一想到城建局长郑俊熙,就想到郑俊熙的两个儿子郑晓波和郑晓水。

    这两个人都不是好东西,郑晓波和赵宗亿拧在一起,想侵犯妹妹欧阳娜,被自己打断了胳膊。郑晓水这家伙开着佳佳超市,那天,自己暴打了王世强,郑晓水竟然叫来几十个小痞子围攻自己,那天又和柴正山、姬文峰他们一起下套,让自己出手打了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

    嘿嘿,城建局长郑俊熙参与了开发区的工业园的建设,内幕他肯定知道,自己一定找机会查一下他们。

    如果按照当时开发区的造价,2.5亿能建成两个开发区的工业园。那一半的资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让这些人私分了?

    嘿嘿,如果再建立一个大型现代化设施的新工业园,只花费两个亿,那么,就会暴露出来老工业园的问题。

    其实,很多人也知道,老工业园的建设绝对有问题,但是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就像被强压着的脓疮,就是如果这个脓疮一旦被挑破,真相就会大白。

    欧阳志远让金鑫集团的董事长沈朝龙,初步估算了一下,建设一个大型的配套设施一流的工业园要多少资金,沈朝龙的预算就是两个亿。

    十一点的时候,争论结束,没有形成统一意见。

    王凤杰宣布,这个问题等一段时间再议,看看市委市政府怎么决定,再等等恒丰集团的电子中心城的投资怎么样,何时签约,还有恒丰集团介绍来的外国电子元件制造商,他们的投资怎样。

    欧阳志远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就接到了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的电话。

    “志远,我们的车队下了高速路了,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达傅山县。”

    电话里,传来陈雨馨的声音。

    “呵呵,雨馨,我去接你们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不用,你在清泉大酒店等我们就可以了,到时候,我给你介绍绿蔬集团的董事长陆海燕小姐认识,保证迷死你。”

    陈雨馨在电话里,和欧阳志远开起来玩笑。

    “小丫头,再乱说话,看我不打你。”

    电话里,传来一句极其甜美温糯的声音,这个声音带有南方婉转的韵味。

    绿蔬集团的董事长,难道是南方人?怪不得他们的蔬菜都出口到香港、新加坡和澳门。

    “志远,一会见。”

    陈雨馨挂断了电话。欧阳志远的电话刚一挂断,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欧阳志远一看,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电话。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志远,你下班了吗?我们已经来到清泉大酒店了。”

    马明远笑呵呵的道。

    “马市长,我马上去见您。”

    欧阳志远合上电话,敲开黄晓丽的门道:“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市长到了,咱们去见他。”

    黄晓丽分管农业和林业,欧阳志远让黄晓丽去见马明远,就是想让黄晓丽和马明远认识一下,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这次来,就是来参加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签约仪式的。

    黄晓丽一听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到了,微笑着道:“好的,我们一块去拜访马市长。”

    两人说着话,收拾好东西,直奔清泉大酒店。

    两人来到清泉大酒店,直奔二楼马市长的房间。

    欧阳志远还没走到二楼的楼梯,就看到了韩月瑶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二楼下来。

    欧阳志远第一眼就看到,这个陌生男子的眼睛有点阴森,而且不停地在转动。

    眼睛阴森,就说明这人行事不会光明磊落,喜欢搞阴谋诡计。眼睛乱动,就表示这人心术不正,心怀鬼胎。

    这个年轻人,绝不是好人,怎么会和韩月瑶在一起?等有时间,一定要问问韩月瑶,这个年轻人是谁?

    “欧阳大哥,你来了?”

    韩月瑶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过来打招呼,拉住了他的胳膊。

    “呵呵,小丫头,告诉你了,上午不许出来,干嘛不听话?又跑了出来?”

    欧阳志远故意板起脸来。

    “嘻嘻,欧阳大哥,我刚出来,到我的房间里来拿我的东西,咦?这位姐姐好漂亮,欧阳大哥,介绍一下。”

    没等欧阳志远介绍,黄晓丽微笑着就伸出了手道:“我叫黄晓丽,和你欧阳大哥一起在县政府工作,你以后就叫我黄姐可以了。”

    黄晓丽看着这个把头发染成火红颜色、耳朵上带着十几个小耳环的小姑娘,心道,好青春靓丽的女孩子。

    “嘻嘻,黄姐姐,我叫韩月瑶,是欧阳大哥的小妹妹,你以后叫我月瑶就可以了。”

    韩月瑶抱住黄晓丽的胳膊,摇晃着道。

    欧阳志远一把拉过韩月瑶的手,把她拉到一边道:“别回头看那个年轻人,他是谁?”

    如果欧阳志远不吩咐韩月瑶,欧阳志远一问那个年轻人是谁,韩月瑶肯定会回过头来看冯小鱼的。

    “他叫冯小鱼,是天堂夜总会冯卫东的儿子。”

    韩月瑶小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那个年轻人,竟然是天堂夜总会冯卫东的儿子,欧阳志远心里有数了。

    冯卫东的天堂夜总会,可不是什么好场所,里面光小姐就有几十个。

    “小丫头,冯小鱼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不要和这种人纠缠在一起。”

    欧阳志远提醒韩月瑶。

    韩月瑶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调皮的道:“欧阳哥哥,你不会吃醋吧?”

    欧阳志远看着小丫头那调皮的神情,伸手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道:“小丫头,说什么呢?我是关心你,把你当亲妹妹看,坏人想接近你,我当然要提醒你保护你,否则,我怎么向你爷爷交代?”

    “嘻嘻,不吃醋就好,欧阳哥哥,对了,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把耳朵伸过来。”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远处的冯小鱼看到韩月瑶和欧阳志远那种亲密无间的神情,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妒忌的寒芒。

    他妈的,老子追了这小ao子好几天了,连手指头都没有摸到,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看情景,和这个臭ao子关系不一般,不会给老子戴一顶绿帽子吗?

    老子要下手快一点,先找机会干了这臭ao子再说,老子要人财两得,别让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拔了头筹,嘿嘿……。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吧。”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月瑶说,清泉大酒店的背后老板竟然是冯卫东,这怎么可能?

    韩月瑶小声道:“那天,冯小鱼在我面前吹嘘他家多有钱,我故意气他,说他家就一个破夜总会,又什么了不起?还不如我爷爷投资天柱峰的十分之一,冯小鱼恼羞成怒,脱口就说,清泉大酒店就是他家的,他爸爸就是后台老板,还说,要把我们恒丰集团的房间费用全部免掉。”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丫头,那小子是不是想追你?”

    韩月瑶撇撇嘴道:“他追我?嘻嘻,冯小鱼还不够格,他要是长的和欧阳哥哥这么英俊潇洒,这么有本事,我才能考虑,就怕他这一辈子没有希望了。”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说着话,冯卫东就站在四层楼的栏杆前,看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清泉大酒店的设计,很是独特,设计的就像天井,所有的房间,都在天井的四周,所以,冯卫东在四楼的栏杆前,能清楚的看到欧阳志远。

    冯卫东明白,儿子冯小鱼并不是真正的喜欢韩月瑶,只是想玩玩而已,自己的儿子想象太简单了,亚洲三大电子集团之一的恒丰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哪有这么好追的?冯卫东没有阻拦冯小鱼,他就是想让儿子做一个尝试,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的挫折在等着他,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一帆风顺的。

    至于儿子想把韩月瑶追到手,来继承恒丰集团的家产,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个过成,就当锻炼一下吧。

    很多的父亲,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冯卫东把自己的儿子想得太简单了,他绝对会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惹出塌天大祸。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这样说,顿时很臭美的笑呵呵的道:“真的吗?我真是那么英俊潇洒吗?

    “嘻嘻,臭美,说你英俊潇洒,那是表扬小学生,你还当真了。”

    韩月瑶撇着嘴,笑嘻嘻的道。

    冯小鱼看着韩月瑶和欧阳志远没完没了的说着话,而切神情亲密,不由得醋意大发,心中的火,如同火山爆发一般,腾腾地乱窜。

    mso-ansi-langua:en-us;mso-fareast-langua:zh-cn;mso-di-langua:ar-sa”>欧阳志远还急着要去见马市长,他刚想离开,冯小鱼走了过来,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然后看着韩月瑶道:“月瑶,你不是要和我们去赛车吗,快走吧。”

    欧阳志远看到冯小鱼瞪了自己一眼,心道,这小子这是干嘛?老子又没有惹你?

    韩月瑶本来就是很贪玩的小丫头,今天和冯小鱼那些富二代们,约好到后面的盘龙山去飙车,想不到碰到了欧阳志远,就和欧阳志远多说了几句话。

    韩月瑶也看到冯小鱼瞪了欧阳志远一眼,心里就有点不高兴,韩月瑶对冯小鱼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反感,可是对欧阳志远却很依赖信任,除了爷爷,就是欧阳志远。小丫头说不清楚对欧阳志远到底是什么感觉,反正她的脑子里,经常出现欧阳志远的影子,在梦里,更是经常出现。现在一看到冯小鱼狠狠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韩月瑶就很生气。

    韩月瑶可是一个任性的小辣椒,脾气火爆,有点暴力倾向。

    “今天不去了,我要和欧阳哥哥在一起。”

    韩月瑶说话间,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就往回走。

    副县长黄晓丽看着韩月瑶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了过来,微笑着道:“志远,快走吧,马市长在等着我们。”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黄姐。”

    在整个傅山县,没有人敢拂了冯小鱼的面子。现在韩月瑶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拒绝冯小鱼,这无疑是打了冯小鱼的脸。

    冯小鱼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铁青,嘴角剧烈抽动着,眼里露出骇人的寒芒。

    “韩月瑶,你怎么能变卦呢?快跟我走吧,很多人都在等着你。”

    冯小鱼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去抓韩月瑶的手腕。

    韩月瑶正在生冯小鱼的气,一看冯小鱼来抓自己的手腕,韩月瑶手腕一缩,冯小鱼抓了个空。

    这下,冯小鱼的脸上更挂不住了,一声低吼:“臭ao子,真是不识抬举。”

    说着话,冯小鱼一掌扇向韩月瑶的脸颊。

    刚才冯小鱼瞪了欧阳志远一眼,欧阳志远就很生气,不过,没有和冯小鱼一般见识而已。现在冯小鱼这个纨绔子弟,竟然辱骂韩月瑶,而且伸手打人。

    不论什么人,在欧阳志远面前撒野,欧阳志远会毫不犹豫的踢飞他,何况,欧阳志远本来就对这小子没有好感。

    黄晓丽一看那个年轻人竟然动手,就知道事情要坏了。这个年轻人不是找死吗?欧阳志远一个人狂战四十多个小痞子,黄晓丽是亲眼看过的,他的强悍战斗力,打趴下这个小青年,不费吹灰之力。

    四楼的冯卫东,一看自己的儿子伸手打人,就知道要坏事,儿子肯定会吃亏的。

    这边,还没等到冯卫东反应过来,欧阳志远一转身,一巴掌打在了冯小鱼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冯小鱼一声惨叫,身子打着旋,飞了出去,扑通一声,砸在一旁的沙发上。

    旁边的服务员和领班,都认识欧阳志远,知道他是办公室主任,但却不知道,冯小鱼是他们的少东家。

    几个保安一见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发怒了,就知道不好。他们知道,傅山县政府把清泉大酒店作为县里专门接待官员和客人的首选酒店,就是县政府办公室决定的,如果在酒店里,有人得罪了欧阳志远,县政府办公室,要是取消了清泉大酒店的接待,那,清泉大酒店就完蛋了。旁边的四星级彤辉大酒店,早已在公关县政府办公室,一直想取代清泉大酒店。

    几个保安,为了讨好欧阳志远,一拥而上,对着冯小鱼拳打脚踢,一阵暴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