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出去600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四章送出去600万

    他们肯定要对铁矿不利,可是手机被搜走,又不报信,这可怎么办?

    “嘿嘿,你现在正在追捕罪犯?哪有看到人,二话没说,立刻命令开枪的?”

    周玉海两眼死死的盯住田家水。

    欧阳志远看到耿剑锋控制了两辆车里的警察,并下了那几个人的枪和手机,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才敢从巨石后面走出来。

    “呵呵,耿局,你要是再晚来一会,我和黄县长就会被灭口了。”

    田家水一听欧阳志远旁边的人,竟然是新上任的副县长黄晓丽,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冷气,自己暗杀的人,竟然是一位副县长,这不是找死吗?

    “呵呵,志远,快带路,免得那些大老板跑了。”

    耿剑锋大声道。

    周玉海把田家水他们押上车,让几个特警战士看住他们,然后带领所有的警察,和欧阳志远一起快速的开着车,直奔潘选海的两个铁矿。

    车内,耿剑锋连忙伸出手道:“您好,黄县长,我是耿剑锋。”

    黄晓丽握了一下耿剑锋的手道:“一定要首先控制好人,千万不要他们通风报信,搜走他们的手机和电话。”

    耿剑锋点头道:“请黄县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照您说的办。”

    当潘选海看到十几辆大卡车开过来的时候,很是狂喜至极,连忙迎了过来。周玉海一下子用手铐铐住了潘选海的双手,押进车里来。所有的特警战士,扑向另外的人。潘选海顿时吓了一跳,就知道不好,两眼惊异的看着周玉海道:“你……你们,你们是谁?”

    周玉海快速的搜遍了潘选海的全身,竟然搜出了两个手机。

    潘选海的冷汗,哗哗直流,他知道,这下完了,彻底的完蛋了。

    自己的两个铁矿都在这里,警察查出来,肯定会炸掉的。

    潘选海一眼看到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两眼顿时露出绝望的神情,这两个人,竟然又是卧底,天哪,这还让人活吗?

    潘选海的两坐小铁矿被彻底的炸掉,就连通往这里的路,也被武警用炸药炸断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市里的警力和傅山县的警力联合在一起,对整个白水镇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洗铁厂、小煤窑,彻底的清理了一遍。

    所有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洗铁厂、小煤窑,都被安装了炸药,彻底的炸毁,通向这些矿的道路也被炸断。几十个小老板被抓了起来,押往龙海市。秘密审查。

    经过一个下午的清理整顿,白水镇的所有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洗铁厂、小煤窑,几乎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几十个小老板被抓了起来,压倒龙海市,龙海警方进入调查之中,以防傅山县的人干扰。

    赵宗彪知道,那些小老板一定会供出自己的,每年几百万的开采费呀,其中大部分被自己私分了,那些小老板肯定会咬出自己的。

    赵宗彪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驾车来到傅山新城,找到了父亲赵丰年。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回到县政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何振南一直站在县政府大楼前,在等着他们。

    今天的这场战役,何振南根本不会想到,会取得如此重大的效果,整个白水镇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洗铁厂、小煤窑,几乎全部被取缔。

    欧阳志远的功劳不小呀。

    当欧阳志远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何振南走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欧阳志远。

    “志远,辛苦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快别抱了,我的骨头都让你抱散架了。”

    黄晓丽看着两人,抿嘴笑了。

    她今天再次经历了一次生死,欧阳志远在生死时刻的不弃不离和你是我的女人那句话,让黄晓丽感动至极。

    这让她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任何男人的影子,将永远不能代替欧阳志远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志远,我爱你。

    但黄晓丽隐隐知道,欧阳志远有女朋友。黄晓丽对婚姻已经不敢奢求,她知道,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走进婚姻的殿堂,但是,自己爱欧阳志远,一帆有位让自己值得去爱的爸爸,就行了。

    “辛苦了,黄县长。”

    何振南握住了黄晓丽的手。

    “这是我的职责,是应该做的。”

    黄晓丽微笑着道。

    三个人一起回到何振南的办公室,何振南亲自给两人倒了水,端到两人的手里。

    何振南恨不得立刻知道今天下午两人行动的过程。

    欧阳志远笑着道:“何县长,我们饿死了,你弄俩菜两瓶酒,咱们喝着汇报行吗?”

    黄晓丽笑了,呵呵,整个县政府,就怕只有欧阳志远一个人才敢提出来在县长办公室里喝酒。

    何振南笑呵呵的给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打了个电话。

    何振南没走,整个县政府办公室的人都没走,不一会,王青峰就拎着几个菜和三瓶酒,其中还有一瓶红酒,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和高小敏快速的摆好酒菜,两人又退了出去。王青峰还想到买一瓶红酒,这个人,做事周全,思维敏捷,眼皮很活,什么事情都做得滴水不漏,他在官场上,应该会走的很远。

    “来,为我们的大功臣,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同志,胜利凯旋,干杯。”

    何振南给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各倒了一杯白酒和一杯红酒,三个人共同举杯,碰到了一起。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两人一饮而尽。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两人的酒量都极好,连干了三杯。黄晓丽看着两人如同兄弟一般,抿嘴笑了,她也跟着喝了三杯红酒。黄晓丽知道,从今天起,自己已经站到何振南的战斗序列里来了。

    三个人一边喝酒,欧阳志远一边详细的叙述自己进入白水山的过程。

    当欧阳志远得意的说道,自己用100个亿的资金,取得潘选海的信任后,何振南的眼睛瞪的如同鸡蛋一样。

    “志远,你哪里来的100亿?”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一高兴,说漏了嘴,只好笑着道:“这100亿可不是我的,是韩老先生留给人家孙女韩月瑶的嫁妆,让我代为保管。”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也禁不住的吓了一跳,欧阳志远竟然替人家保管100亿。

    何振南知道,韩建国能把100亿交给欧阳志远保管,就说明。欧阳志远和恒丰集团的老板韩建国的关系,绝非一般。

    任何人在100亿的金钱面前,都会起贪心,即使何振南自己也不一定能把握住自己。看看人家欧阳志远,在100亿面前,谈笑风生,仿佛那100亿就是废纸一般。

    “让你保管100亿?欧阳志远,你不会带着钱跑了吧。”

    何振南呵呵笑道。

    “何县长,你太小看我欧阳志远了,钱对我来说,现在只是个数字,前几天,龙海市房地产商凯旋集团的老总杨凯旋,出价50万,让我救救他父亲的命,给他父亲看病,我给他开了三副中药,今天,已经能下床了,我没有要他一分钱。钱这个东西,多了不好。”

    欧阳志远想到了韩建国老人回台湾,清理门户的事情。老人的四个干儿子中,为了财产,肯定有人想让韩建国死。

    “呵呵,杨凯旋我认识,他可是龙海市三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整个龙海市的三分之一的楼房,都是杨凯旋盖起来的。”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一个男人没有贪心,他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走的很远。官场内,有多少人,栽在一个贪字上。

    三个人继续喝酒,欧阳志远说道,两个人的车子受到袭击,左前轮被人射爆,越野车冲下山谷,而两个人抓住了一条古藤的时候,何振南都忘记了喝酒吃菜,紧张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拿出来一支签字笔,按下一个按钮,签字笔里,传来了崔德成的声音。

    “嘿嘿,欧阳志远,你的命还真大,这么高的山崖,竟然没有摔死你,哈哈,这次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哈哈哈……”

    “嘿嘿,反正你就要死了,我告诉你,所有的事情都是借口,我的目的,就是去抓你,嘿嘿,你打了王世超,我曾经请示过王凤杰,哈哈,王凤杰对你很不满,他认为你这是打他的脸,他暗示我,借我的手,来打压你,给你一个教训,让你和何振南明白,谁才是傅山县的老大。而我更要借王凤杰的手,来收拾你,谁让你老是得罪赵丰年呢?你个傻子,你以为后面有何振南给你撑腰,你就为所欲为,目空一切,嘿嘿,老子今天要慢慢的折磨死你。”

    “嘿嘿,姬广元是我推下去的,赵敬平是我派郑冠林干掉的,嘿嘿,郑冠林上了你们的当,老子又派人干掉了郑冠林,嘿嘿,欧阳志远,你问的太多了,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去死吧。”

    何振南听着里面的录音,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崔德成竟然用枪袭击你?姬广远也是他推下楼的?赵敬平是他派郑冠林杀死的,他又杀了郑冠林……”

    他抓起电话,立刻拨通了耿建峰的电话道:“立刻通缉崔德成。”

    耿建峰听到何振南愤怒的声音,他知道,何县长一定是掌握了崔德成的犯罪事实。

    “是,何县长。”

    欧阳志远看着何县长道:“崔德成还请来了两个杀手,那两个杀手,掉进了山谷里,崔德成让我射瞎了右眼,逃走了。”

    何振南听完欧阳志远的叙述,他知道,欧阳志远差一点就回不来了,自己差一点失去了一位好兄弟。

    “来,志远,大命不死,不由后福,咱兄弟再干一杯。”

    两人呵呵笑着,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黄晓丽给两人倒满酒。

    “何县长,白水镇所有的各种小矿,都和赵宗彪有关系,都是赵宗彪暗中支持,嘿嘿,赵宗彪绝对不干净。”

    欧阳志远黑黑的冷笑道。

    “有没有问题,明天就会知道,市局的周茂航副局长亲自审问大小几十个小老板,肯定会有人说出来的,不论是谁,是什么人,只要涉案,就是天王老子,也照样抓起来。”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次,周书记亲自过问,只要有证据,就怕赵丰年也脱离不了干系。”

    何振南道。

    两人喝光了两瓶酒后,各自回家。县政府给黄晓丽配了一辆新的桑塔纳和司机。欧阳志远本来想送黄晓丽,但王青峰已经留了司机。

    欧阳志远开着车,直奔中药厂,半路上,他接到了老将军谢德胜的电话。

    “老将军,马阿姨出院了?”

    “呵呵,志远,你马阿姨出院了,我们全家,都在石头城,再过两天,我就要回燕京了,志远,我要好好的谢谢你,是你给了我谢德胜一个家,是你给了我老婆、儿子和孙子孙女,所以,我要好好的感谢你。”

    老将军谢德胜说着话,眼睛湿润了。

    “老将军,不用谢我,好人都会有好报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志远,石头城的路,已经修通了,你在我回去前来一趟,带着你的酒,咱爷俩好好的喝一顿。”

    老将军道。

    “哈哈,老将军,你是又算计我的酒了吧,好,我给您多带几瓶,你到燕京后,自己慢慢的喝。”

    欧阳志远和老将军开着玩笑。

    “好,我等你。”

    老将军笑着挂上了电话。

    老将军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石头城,他的到来,引起了整个石头城的轰动。谁也没有想到,疯疯癫癫的马老太太,竟然看好了病,而且还找到了失散50年的老伴。

    虽然老将军要低调进入石头城,但警卫们的十几辆车,却不能不跟着进来。

    淳朴善良的石头城里的人们,都为马老太太全家团聚而高兴。

    欧阳志远的第二辆车再次掉到了山谷里,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当欧阳志远开着那辆旧桑塔纳停在制药厂大楼前的时候,萧眉透过窗户,看着灯光下,欧阳志远从车里走下来,就知道那辆帕杰罗肯定出事了。

    欧阳志远十分喜欢那辆越野,没有什么事的情况下,他不会开别的车的。

    这个小马驹,就喜欢开车乱闯,不会又把车开到山谷里了吧。

    天信药业总部来的所有人,都在三层和第四层办公,他们带来了四条最新的中药生产线,现在,都还在现场安装调试着,没有下班。

    工厂的工人们,士气很高涨。萧眉他们,不光补了所有工人的三个月的拖欠工资,并且为每位工人长了三级工资。虽然三级工资只是几十块钱,但这让工人们看到了希望,更看到了天信药业对他们的体贴关怀。

    最重要的是,原来所有横行霸道的领导,全部换下,下了车间劳动,所有生产第一线的中层领导,都由工人们,自己选举产生。

    萧眉的策略是,让工人们自己领导自己,让他们知道,自己就是这家工厂的主人,集团的领导只是指引他们行走的方向。

    所有的员工们都感到,天信药业把自己当人看待。

    第一批到南州总部学习的工人,在今天上午就出发了,为期一个星期。萧眉要让所有的员工,学习到总部的先进工作经验和集团文化的灵魂精髓。

    等他们回来后,他们就会真正的成为天信药业的员工。他们会为自己是一位天信药业的员工而自豪。

    欧阳志远走向萧眉的办公室,楼下的保安和楼上的保安都已经被萧眉的秘书夏晓璐吩咐过,不许过问欧阳志远。

    夏晓璐看到欧阳志远走来,微笑着站起身来道:“欧阳先生,您好。”

    欧阳志远笑着道:“你好,夏晓璐,萧懂在吗?”

    “在,您进去吧。”

    夏晓璐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近来。”萧眉轻声道。

    欧阳志远推开门,看到萧眉正站在窗户前,看着什么。

    “眉儿,看什么呢?”

    欧阳志远轻轻的环住萧眉的纤腰,亲了她的耳垂一下。

    萧眉的娇躯一颤,看着欧阳志远的旧桑塔纳,笑道:“你不会把那辆帕杰罗又开到山谷里了吧?”

    欧阳志远一愣,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眉儿,你还真说准了,对不起,那辆帕杰罗,真的让我又开进山谷里了。”

    “你说什么?志远,受伤没有?”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又把车开进山谷里了,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我看看,伤着了吗?这么大人了,开车还不小心。”

    萧眉一边说着话,一边围着欧阳志远,仔细的查看着。

    欧阳志远感受着萧眉对自己的关心,心里暖暖的,感到幸福极了。欧阳志远转过身,抱着萧眉道:“没事,你丈夫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萧眉感受着自己爱人的温暖怀抱,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轻声道:“下次小心,省的眉儿担心。”

    “是,老婆,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欧阳志远笑道。

    “小坏蛋,你看,那几辆越野,有帕杰罗、路霸和悍马,你挑一辆吧,都是新买的。”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天信药业每年都要到山里选购药材,订货和进货,集团里有很多的越野车。

    “呵呵,眉儿,不好意思,老是让你送给我车。”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小坏蛋,什么你的我的?眉儿整个都是你的,这里的所有的车,都是你的,天信集团,也属于你的。”

    萧眉转过身来,凝视着欧阳,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欧阳志远。

    “眉儿,谢谢。”

    欧阳志远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轻轻的在眉儿娇红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喝一杯吧。”

    萧眉嫣然一笑,转身走到酒柜,拿出一瓶路易十四红酒和两只高脚杯,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自己的也满上。

    这时,如水的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两人的脸上,朦朦胧胧的。

    “干杯!”

    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志远,爸爸来电话了,他说,很想我,并为过去的事,向我道歉了。”

    萧眉低下了头,眼泪流了出来,肩膀微微的颤抖着。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几年前离开家庭的原因。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眉儿搂在怀里道:“眉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任何人都会犯错的,你爸爸毕竟是你爸爸,父女之间,没有解不开的疙瘩,必经血浓于水,抽时间,回去看看伯父和伯母。”

    萧眉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抽泣了好一会,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能陪我一块去看爸爸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毛脚女婿早晚要上门的,嘿嘿,晚去不如早去。”

    “呸,什么毛脚女婿,小坏蛋,难听死了。”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的话,禁不住破涕为笑。

    “眉儿,你父亲平时喜欢什么?我可不想空手过去,得找让老爷子开心的一件礼物。”

    欧阳志远和萧眉碰了一下杯。

    “呵呵,我爸爸什么都不缺,他就喜欢喝一点酒,喝一点茶,下下围棋什么的。”

    萧眉笑嘻嘻的道:“这几项,都是你的强项吧?”

    “呵呵,没想到,老爷子的爱好,竟然和我一样,呵呵,我和你爸爸有缘呀。”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呸,小坏蛋,什么和我爸爸有缘?你是和眉儿……有缘。”

    萧眉最后的声音,如同呻吟一般,脸色红红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当然和我的眉儿有缘了,你爸爸有三个爱好,我就送给你爸爸三样东西,保证让老爷子欢喜万分。”

    “呵呵,我爸爸从来不收人家的礼的,你小心点,他和我的脾气一样倔,我记得小时候,人家给他送礼,他立刻就会翻脸,指着人家鼻子骂,而且还把送的东西,从楼下扔下来。”

    萧眉笑嘻嘻的道。

    “眉儿,你可别吓我,我胆小,你爸爸不会连女婿送的礼,都会扔到楼下吧。”

    欧阳志远夸张的打着哆嗦。

    萧眉的手早已伸到了欧阳志远腰间的软肉上,使劲的一掐。

    “啊!”欧阳志远惨叫着跳开了。

    “救命呀,谋杀亲夫了。”

    过了好一会,眉儿才清醒过来。欧阳志远一看眉儿进了浴室,他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跑到浴室,一推门,萧眉在里面插上了。

    欧阳志远顿时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躺在沙发上。

    当萧眉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看到欧阳志远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今天欧阳志远太累了,虽然他身手极好,武功高强,但毕竟在那根古藤上,吊了很长时间,历经生死磨难。现在一放松,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萧眉坐在欧阳志远身旁,仔细的看着他。她不忍叫醒志远,从里间的休息室里,拿出来一床毛毯,轻轻的盖在欧阳志远的身上。

    萧眉关上灯,轻轻的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闭上眼睛,想了很多很多。

    自己离开爸爸好几年了,过几天就要回去,爸爸老了吗?

    ………………………………………………………………………………………………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他的一双眼睛,布满了红丝,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小山一般的烟头。

    赵宗彪就坐在父亲的对面,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给父亲说了。

    赵丰年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在操纵着白水山的各种小矿山,但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每年竟然有一百多万收入的时候,只吓得赵丰年头晕目眩,全身冒冷汗。

    一年一百多万,自己的儿子做镇长,已经做了五年了。

    那些小老板们,能不把自己的儿子咬出来吗?

    几十个铁矿老板,全被押解到了龙海市的秘密地方,没有人知道,到底压在什么地方,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儿子,就是市长郭文画。

    “宗彪,你手里有多少钱?”

    赵丰年看着儿子道。

    “所有的钱,我都没有存银行,都放在车子里的后备箱里,总共600万。”

    赵宗彪看着父亲道。

    “好,你把钱分成三分,放进我的车里,我要到龙海找人,要快,否则,没有人能救你。”

    赵丰年站起身来。

    “好的,父亲。”

    当天下午,赵丰年的车子,就去了龙海。

    回来的时候,600万已经空空如也。

    赵宗彪看着空空的后备箱,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两眼透出恶魔一般的杀机。

    欧阳志远,你害的我倾家荡产,只要我赵宗彪活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丰年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沉声道:“先渡过这道关卡再说吧,你自己也要反思,身为白水镇的镇长,你不能光想着钱,你做不出来政绩,你再想向上走一步,根本不可能,好在钱都送出去了,事情还有转机,你明天一早就回去,防止有人趁机发难,背后算计你。”

    “谢谢您,爸爸。”

    赵宗彪看着赵丰年。

    赵丰年笑了笑道:“谢什么,我是你老子。”

    第二天天刚一亮,欧阳志远睁开眼,就看到,萧眉如同一只小猫,蜷在自己的怀里,睡的正香,一滴晶莹的汗珠,挂在她漂亮的鼻尖上。

    欧阳志远不敢动,看着娇媚的眉儿,浓烈的爱意,在心里升起。

    时针已经指到六点,萧眉长长的漂亮睫毛微微颤抖着,慢慢的睁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正深情的看着自己。

    “小坏蛋,你不谁觉,看我干吗?”

    萧眉揉着眼睛,娇嗔的道。

    “眉儿,你真漂亮。”

    欧阳志远看的有点呆了。

    “漂亮啥,再过几年,我就成了老太婆了,难看死了,就怕你不要我了。”

    萧眉说着话,伸出手,抚摸着欧阳志远的脸颊。

    “嘿嘿,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太婆。”

    欧阳志远说着话,亲了萧眉一下。

    “小懒猫,快起床了,涮牙洗脸。”

    萧眉笑嘻嘻的站了起来,伸着懒腰,走向洗手间。欧阳志远跟着走进来,萧眉拿出一套新的牙刷牙膏,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离开中药厂后,开了一辆新的帕杰罗,直奔自己的宿舍。

    当他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下子被室内装修的富丽堂皇惊呆了,他以为自己是走错了房间,连忙退回来,揉揉眼,看着门牌号,对呀,是自己的门牌号。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韩月瑶小丫头说过,找人装修了自己的宿舍,难道是小丫头找人装修完了?

    欧阳志远走进客厅,感受着地板上名贵地毯的柔软,和头顶上豪华水晶吊灯的晶莹璀璨。当他看到自己的家具变成了名贵红木家具的时候,更是目瞪口呆。

    客厅内,竟然还增加了动态的山水瀑布,几条名贵的金鱼,在大型鱼缸里自由自在的游动。

    好家伙,这要多少钱呀。

    欧阳志远走进自己的卧室一看,顿时哭笑不得,自己原来的单人床,竟然换了一个双人的席梦思床。

    这个小丫头,还真装修了。

    欧阳志远轻轻的敲了敲韩月瑶的房间门,没有人回应,他推开了韩月瑶的房门一看,脸色一红,神情一下子呆住了。

    小丫头韩月瑶,抱着一个枕头,睡的正香,竟然把被子,蹬到了床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