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是我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三章你是我的女人

    “那人是什么集团的人?”

    赵宗彪问道。

    潘选海微微一停顿,心道,自己可不能说出南钢集团这个名字,免得有人抄了自己的后路,把自己的代理争了去,这可是每个月有十万块的收入呀。

    “赵镇长,您知道,他们收购铁矿石也是暗暗收购的,能省很多费用,所以,他们不肯透露来路。”

    潘选海很狡猾,他连赵宗彪都敢欺骗。在利益面前,人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

    “那好吧,潘选海,你要小心,绝不能出现什么错误,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赵宗彪说完话,挂上电话后,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他拨通了检查站的电话。

    “贾站长,你看看今天有外地的什么高级轿车进来没有?”

    一号检查站,是进入白水山唯一的通道,那位南方客商进入白水山,一定会经过一号检查站。由于对方的轿车,肯定不会是一般的轿车,一号检查站肯定会有印象。

    赵宗彪知道,一号检查站就喜欢收外地车辆的过路费。

    一号检查站的站长,姓贾,叫贾庆生。

    贾庆生一看是赵镇长赵宗彪的电话,连忙道:“赵镇长,是有一辆高级进口车经过这里,不过,不是轿车,而是一辆进口的帕杰罗越野,12点左右过去的,车上是一男一女。”

    赵宗彪挂上电话,心道,南方客人竟然开一辆帕杰罗越野。真是有钱人。

    赵宗彪想到这里,脑海里一下子想起一个人来,这个人也有一辆帕杰罗。想到这里,赵宗彪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后背透出一层白毛汗。

    不会吧,欧阳志远不会来白水镇吧。那人不会是欧阳志远吧。

    赵宗彪顾不上擦去冷汗,快速的拨通父亲的电话。

    “爸爸,欧阳志远在县政府吗?”

    赵丰年正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看明天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签约的详细协约,就接到了儿子赵宗彪的电话。

    赵丰年一听儿子问欧阳志远是否在县政府,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出去的时候,赵丰年看到了。

    “宗彪,不到十点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黄县长坐着帕杰罗出去了,到现在没回来,宗彪,出了什么事了?”

    赵丰年问道。

    那边的赵宗彪一听到父亲说欧阳志远和黄县长一块出去的,心脏不由的强烈的收缩,冷汗哩哩啪啦的狂掉下来。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一块出来的,坐的是帕杰罗。现在来的这位南方客人,也是一男一女,极其的年轻,难道真的是欧阳志远和黄副县长冒充南方客人,来暗查白水镇的铁矿的?

    赵宗彪抹去了脸上的冷汗,眼里的杀机渐渐变得浓烈起来,嘴角露出狰狞的冷笑。

    嘿嘿,欧阳志远,如果真的是你,嘿嘿,你来到我白水镇,你还能活着走出白水山吗?我要让你连骨头都不剩一点。

    “父亲,欧阳志远现在就在白水山里,正在暗访这里的小铁矿,这里的情况,就怕被他和黄副县长摸得一清二楚。”

    赵宗彪的声音极冷,透出凌厉的杀气。

    赵丰年一听欧阳志远在白水山暗访小铁矿,他的眼角肌肉,猛烈的抽动着,一双眼睛的瞳孔骤然爆缩。嘿嘿,欧阳志远,你这不是找死吗?

    你事事和老子我过不去,爆打了我的小儿子,现在又暗中查我大儿子的白水镇,嘿嘿,我还能留你吗?

    赵丰年拨打了一个电话。

    “崔德成,嘿嘿,你的仇人欧阳志远就在白水山的小铁矿。”

    “赵县长,谢谢你告诉我,嘿嘿,我就在白水山。”

    电话里传来崔德成阴森森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杀意和刀锋之声。

    赵丰年一听崔德成就在白水山,不由得一愣。崔德成怎么会在白水山?

    “嘿嘿,欧阳志远一出傅山县城,我就跟了过去,他让老子丢了副局长的位置,老子今天就要了他的命,哈哈哈哈……。”

    崔德成狂笑着,卡死电话。

    上次韩月瑶事件,最后的处理结果,崔德成当了替死鬼,被撤职检查。崔德成被撤职后,对欧阳志远恨之入骨,他请了病假,就此失踪。

    但他没有远走,而是暗暗地潜伏下来,准备报复欧阳志远。

    今天,当欧阳志远刚一出傅山县城,崔德成就接到手下的消息,立刻驾车在后面跟了过来,准备在大山里干掉欧阳志远。

    可是,欧阳志远身边一直有人,没有机会下手。他在等,一击必杀。

    赵丰年知道了崔德成在白水山,脸色顿时舒展开来。他知道,欧阳志远死定了,黄晓丽也活不成。

    嘿嘿,只是可惜了年轻漂亮的黄晓丽,上任才不到一天。她将是傅山县上任最短的一位县长。

    赵丰年拨通赵宗彪的电话道:“那人就是欧阳志远,宗彪,你崔德成叔叔就跟在欧阳志远身后,欧阳志远绝对走不出白水山。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

    赵丰年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赵宗彪一听崔德成就跟在欧阳志远的身后,顿时狂喜不已。崔德成武艺高强,枪法极准,嘿嘿,欧阳志远只要被崔德成盯住,他还有命吗?

    赵宗彪想到这里,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刚才的冷汗,已经把衣服全部湿透了。

    赵宗彪沉思了一会,拨打了白水镇派出所田家水的电话。

    田家水是赵宗彪的心腹死党。

    “田家水,你记住,带上你的人,我给你看过欧阳志远的照片,你应该认得他,他和一个女人开着帕杰罗越野,现在就在白水山里的小铁矿,你们进白水山,见到欧阳志远他们,不要说话,直接干掉,你的账户上,就会多出20万。”

    田家水是一个心狠手毒的人,为了钱,任何坏事都能做出来,他一直就是赵宗彪的心腹打手。

    白水镇这么多的小铁矿和小煤窑,每年都出多起死人事故,赵宗彪首先责令矿老板用钱买通死者家属,不许声张。

    但也有不满赔偿过低的人,这些人要上访,但立刻就会遭到派出所长田家水的残酷迫害,非法关押和拘禁,甚至,杀人灭口。

    整个白水镇的人,没有不害怕田家水的。

    田家水这人的性格,就是一条咬人的疯狗,也是赵宗彪的看门狗。

    田家水一听自己账户上要多出20万,这个家伙立刻带着五六个心腹,带上武器,牵上两只大狼狗,上了白水山。

    虽然他知道,欧阳志远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但是,20万的现金,可以让自己冒险杀人了。

    他带的几个手下,也都是她的心腹,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只要给钱,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

    田家水看着自己的手下道:“每人一万,干掉两个人,然后烧掉尸体和车辆。”

    何振南在欧阳志远走后,就吩咐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建峰,暗暗的调集大批的警察和武警,悄悄的奔向白水镇。

    他把行动向市委书记周天鸿仔细的汇报了。

    周天鸿书记肯定了何振南的工作,然后又联系了市公安局局长赵大山,也调集了大量的警力和武警,随后化妆成运输车队,赶向白水山。

    下午三点钟,何振南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电话里,欧阳志远把情况详细的向何振南汇报了一遍,并让公安干警和特警开始行动。

    傅山县的警力,由公安局长耿建峰亲自带队,也是化装成运输车队,十几辆大卡车,两辆商务车,开向白水山。

    欧阳志远看完最后一家铁矿后,看着潘选海,微笑着道:“所有的铁矿,我都看完了,我们的车队就在后面,我要通知他们来拉货了,铁矿石装好车,立刻转账,你的15000吨铁矿石,优先装车。”

    潘选海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很是高兴,哈哈,囤积了很长时间的铁矿石,今天终于可以出货了,大量的资金就可以回笼,自己几年没有白干呀。

    “好,谢谢秦经理,哈哈,和你做生意,真是爽快。”

    潘选海笑道。

    “那我就通知我的车队进山了,你们的那些暗哨,你也通知放行。”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好!,我这就通知他们。”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不让潘选海通知那些暗哨,警力绝对过不来的。

    潘选海立刻打了一的电话,有一个电话,让他们见到车队,就放行。

    欧阳志远立刻通知了何振南,让耿建峰和市局的警力进山。

    欧阳志远看着潘选海道;“潘矿长,你准备好装车的矿石吧,我们去迎接一下我们的车队。”

    潘选海连忙道:“好的,秦经理,一会见。”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坐上帕杰罗,沿着山路,向外开来。

    一直跟在欧阳志远身后的崔德成,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现在,他们就埋伏在一个山口的一块巨石后面。

    他带来了两个助手,都是他请来的杀手。

    他们分了两个阻击点,一左一右。

    这个山口,道路极其狭窄,又险又陡,是个大下坡,一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乱石。

    如果欧阳志远的车回来,由于地势是个很陡峭的下坡,欧阳志远的车速,就会很快,这时候,只要一枪打爆他的左前轮,哈哈,左边就是万丈深渊。

    只要左前轮被打爆,帕杰罗的方向就会改变,冲下山谷,掉进万丈深渊,车毁人亡。

    哈哈,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崔德成狞笑着,拿起望远镜,看着欧元志远回来的方向,嘿嘿冷笑不止。

    那两个杀手,负责打爆欧阳志远的左前轮,自己负责以防万一欧阳志远不死,再补一枪。

    两支阻击步枪,加上一流的杀手,就是神仙也跑不了。

    欧阳志远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赵宗彪识破,不知道赵宗彪已经派来田家水,暗杀自己。他更不知道,崔德成就在前面埋伏好了,两支阻击步枪,在等着自己的到来。

    前面已经挖好了陷阱,就等着欧阳志远去跳。

    欧阳志远看着车,看着黄晓丽道:“呵呵,黄姐,想不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

    “是呀,是很顺利,志远,你看看,一座风景优美秀丽的白水山,被挖的千苍百孔,风沙遮面,还有洗矿石的污水,特别是洗铁粉的小工厂,放出的污水,能臭几里路,赵宗彪都干了什么?这样的镇长,不撤职,留着干什么?”

    黄晓丽冷风笑着道。

    “现在县委书记王凤杰已经和赵丰年、江宗武联合在一起,几乎架空了何县长,常委会上,肯定不会通过,你还是把情况向周书记汇报完后,再作定夺,先取得周书记的支持再说。”

    欧阳志远道。

    黄晓丽道:“王书记是一位很和善的书记,怎么会和赵丰年联合在一起?”

    “新来的副县长江宗武,是从省里空降的干部,他的后面是省长江川河,县委书记王凤杰当然要向省长江川河靠拢了,和江宗武联合了,而江宗武和赵丰年都是市长郭文画战斗序列的人,所以,王凤杰联合江宗武,就是联合赵丰年。”

    欧阳志远向黄晓丽介绍道。

    “这……也太复杂了吧。”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黄晓丽道:“给你,这是何县长和赵丰年、王凤杰的势力人员表,里面详细介绍了,整个傅山县所有官员,三方势力的人员划分,你要记住呀,免得在别人面前说错话。”

    黄晓丽接过纸片,看了一遍,叹了口气。

    “志远,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所有投资项目,一个都不能落户到白水镇,你看看这里的污染,根本不能种植那些要求严格的作物,即使种植了,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也不会收购的。”

    黄晓丽看着高志远道。

    “如果把所有的铁矿、石膏矿和小煤窑都关闭,明年才能考虑,一年的时间,这些污染可能就会消失,如果赵宗彪担任白水镇的镇上,我一个项目都不会给他。”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

    “小心,下陡坡了。”

    黄晓丽大声道。

    欧阳志远知道,这段路不好走,连忙全神贯注的把握好方向。

    “噗!”

    一声闷响传来,欧阳志远只觉得车子一震,左前方一塌,越野车的方向顿时偏左,整辆越野车快速的冲向左边的万丈深渊。

    “不好,车子失控了。”

    黄晓丽大叫着,吓得她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

    看着车子高速的滑向左边的,欧阳志远知道,车子的左前轮爆胎了。这段路是下坡,自己只能全力掌握住方向盘,慢慢的踩制动,千万不能立刻踩死制动,否则,整个车子都会翻下去的。

    但这段路的宽度太窄了,下坡又陡峭。虽然欧阳志远全力紧握方向盘,调整车子的方向,但车子仍旧高速的滑向左边的万丈深渊。

    冷汗一下子把欧阳志远的衣服全部打湿。

    当欧阳志远的车子刚一下坡的时候,一个杀手,毫不犹豫的一枪打在帕杰罗的前左轮上。

    崔德成看着欧阳志远的车子,快速的滑向左边的万丈峡谷,不由得哈哈大笑,手里拎着一支阻击步枪,站了起来,对着帕杰罗就是一枪。

    “呯!”

    子弹发出凄厉的厉啸,打在欧阳志远的车门上。

    这下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左前轮是被人用枪打的。他抬头一看,一块巨石上,崔德成一脸狞笑的正看着自己,他的手里,拎着一支阻击步枪。

    但即使欧阳志远看到了崔德成,已经晚了,帕杰罗最终没有转过方向,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冲下了山谷,发出沉闷的爆炸。

    整辆车子被摔得粉身碎骨,烈焰冲天。

    崔德成和两个杀手,慢慢的走了过来,看着冒着浓烟,烈烈燃烧的帕杰罗,三个人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诡笑。

    崔德成看了一眼爆炸起火的车子,嘿嘿冷笑道:“欧阳志远,你和老子做对,只有死路一条。”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上一颗烟,吸了起来。

    距离悬崖上面三米的地方,欧阳志远的一只手,死死地攥住藤条,藤条上尖利的毒刺,已经刺进了他的掌心,鲜血顺着掌心流了出来,让自己的手掌变得更滑起来。他的另一只胳膊,紧紧地抱住了黄晓丽。

    黄晓丽两只胳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腰。

    原来,就在越野车冲出山崖的那一瞬间,欧阳志远打开了车门,抱着黄晓丽冲了出来,但强大的惯性,欧阳志远没有能抓住什么东西,两人翻滚着抱在一起,掉下了山崖。但欧阳志远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了,他信手一抓,抓住了一根古藤,但惯性还是让两人掉下了三米,古藤上尖利的毒刺,几乎刺穿了欧阳志远的掌心。

    欧阳志远的手已经开始有点麻木,欧阳志远知道,那是古藤上毒刺的毒性开始发作了。而且流下来的鲜血,让自己的手掌变得越来越滑。而上面的崔德成还没有离开,只要他们向下一伸头,就能看到欧阳志远他们。

    欧阳志远的冷汗,顺着脸颊额头,噼里啪啦的流下来,他感觉到,自己撑不了多长时间。难道自己真的就这样死去?

    抱着欧阳志远的黄晓丽,感觉到了欧阳志远的身子在颤抖,看着他渐渐下滑的手掌,她知道,欧阳志远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志远,是我连累了你,你松开我吧,你自己上去,我不怪你,我不想连累你。”

    黄晓丽知道,再过一会,欧阳志远坚持不了的时候,两人都会掉下去,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上去。

    欧阳志远一听黄晓丽这样说,连忙压低声音道:“别出声,崔德成就在咱们头顶,让他发现,咱们就完了,我还能坚持一会,等他们走了,我再想办法上去。”

    欧阳志远说话间,脸上的汗珠在噼里啪啦的向下掉,嘴角剧烈的抽动着,手上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滴到黄晓丽的脸上。

    “咔嚓!”

    藤条猛然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断裂声,一道裂纹在藤条上出现,慢慢的裂向欧阳志远的手掌处。

    欧阳志远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心脏骤然收缩。这根藤条经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如果再吊一会,两人都会掉下去的。

    黄晓丽看到了那道渐渐在扩大的裂缝,脸色变得苍白,眼里露出坚毅的神情。她知道,这根古藤,顷刻间就会断掉,到时候,两人都会死。

    “咔嚓!”

    古藤上的那道裂缝又一次发撕裂的声音。

    黄晓丽的眼泪流出来了,她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志远,帮我照看咱们的女儿一帆,志远,我爱你……志远……我爱你,松开我吧,否则,咱们都得死,一帆就会成为没有人照看的孤儿,志远,我求求你了,松手吧。”

    黄晓丽泪流满面,他知道,是志远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是志远救了一帆,让自己的女儿重见光明,是志远一次又一次的救了自己。自己不能再次连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连累自己爱的人。

    欧阳志远已经不敢再说话,他的力气在减少,手掌的麻木在扩大,他只用行动在回答黄晓丽,那只抱着黄晓丽的手,死死地不松开。

    欧阳志远的一双眼睛,盯着黄晓丽,一字一句的道;“黄晓丽,你是我的女人,我决不会放弃你,要死,一块死。”

    黄晓丽听着欧阳志远的话,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心里暖暖的,凄惨的道:“谢谢,志远,有你这句话,我这辈子来到这个世上,已经没有遗憾了,求求你了,快松手,要不,一帆就没有人照顾了。”

    黄晓丽说完话,两手猛地松开欧阳志远的腰,张嘴咬向欧阳志远的手腕。

    一阵痛彻入骨的剧痛在自己的手腕上传来,鲜血顺着黄晓丽的嘴角流了出来。黄晓丽想咬开欧阳志远的手,让自己掉下去。

    但是,欧阳志远没有吭一声,胳膊扔就死死的抱住黄晓丽的腰,就是不松手。

    黄晓丽感到炽热的血,流进自己的嘴里。

    “别动,丽儿,我看看周围有什么裂缝吗?

    欧阳志远仔刚说到这里,几只乌黑的铁背金线毒蝎子,和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在旁边爬了出来,嘴里发出嘶嘶的怪叫,快速的扑了过来。

    我的天,这是老天不让自己活吗?古藤还没断,竟然又爬出来毒蝎子和毒蛇,任何一只毒蝎子和毒蛇,只要咬了自己一口,两人都会完蛋。

    自己两只手都不能松开,这……这可怎么办?

    欧阳志远第一次感到自己无能为力了。

    那几只剧毒的蝎子和那条色彩斑斓的毒蛇,顺着古藤扑了过来,其中那几只毒蝎子,甩着巨大的毒尾巴,疯狂的敲击着古藤,每敲击一下,欧阳志远的心脏就强烈的收缩一次。

    黄晓丽也看到了那几只毒蝎子和那只毒蛇,这下黄晓丽彻底的绝望了,她立刻松开嘴,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腰部,把头贴在欧阳志远的胸脯上。

    志远,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吧。

    这时候,那只剧毒的斑斓蛇,如同弹簧一般,猛然暴起,张开獠牙,咬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条毒蛇的速度,简直就是闪电。

    “抱紧我。”

    欧阳志远一声低喝,抱住黄晓丽的手一动,一根银针如同电芒一般的射出。

    “噗!”

    银针闪电一般,射进那条毒蛇的七寸。那条毒蛇嘴里发出如同婴儿一般的惨叫,掉下万丈深谷之内。

    毒蛇刚一跳起,那几只剧毒的蝎子,嘴里发出嘶嘶的怪叫,剧毒的尾巴,闪电一般的勾向欧阳志远的手背。

    黄晓丽吓得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的手腕再次抖动,又是几根银针射出,把那几只毒蝎子死死地钉在古藤上。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长出了一口气。欧阳志远看到了山崖上一条裂缝,就是刚才毒蛇和蝎子爬出来的地方。

    “丽儿,我们有救了,你看那道裂缝。”

    这几只毒蝎子和那条毒蛇的出现,让欧阳志远看到了生的希望,那道裂缝,一直伸向山崖顶部,自己可以用手指扣住,慢慢的爬上去。

    黄晓丽也看到了那道裂缝,轻声道:“能行吗?”

    “嘿嘿!,就是能行,你们也会死的。”

    一张狰狞的男人脸和一支枪管,在山崖顶上伸了过来。

    黄晓丽的那声惊叫,终于被还没有抽完烟的崔德成听到。他伸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欧阳志远竟然没有死,正一只胳膊抱着一个女人,另一只手,死死地攥住一根古藤。

    欧阳志远一听到崔德成那恶魔一般的声音,他知道,今天自己和黄晓丽,都活不成了。可惜呀,自己不能孝敬自己的父母了,在也见不到自己的眉儿了。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心脏,剧烈的抽动着,眼睛有点湿润了。

    爸爸、妈妈,眉儿,再见了,下辈子再见了。

    虽然黄晓丽不认识崔德成,但她感到了崔德成的狰狞杀气,更感到了欧阳志远的绝望和颤抖。

    黄晓丽紧紧抱住欧阳志远,把脸贴在欧阳志远的胸口,轻声道:“小馋猫,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一辈子也值了。”

    “嘿嘿,欧阳志远,你的命还真大,这么高的山崖,竟然没有摔死你,哈哈,这次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哈哈哈……”

    崔德成哈哈笑。

    “崔德成,咱们有仇?”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得意忘形的崔德成。

    “有仇,老子好不容易熬了个局长,谁知,竟然让你个狗日的给搅合了,把老子给撤了,嘿嘿,你说咱们有仇吗?”

    崔德成的两眼在喷火,死死的盯住欧阳志远,恨不得咬欧阳志远一口。

    “崔德成,那次事件,根本不怨我,是郑晓水挑起事端,你们拷了韩月瑶,才惹到韩建国在市里的领导面前告了你一状,你才被撤职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

    “嘿嘿,不错,不怨你,可是这笔帐还是要算到你的头上。”

    崔德成狞笑着道。

    “既然不怨我,为何还要算到我的头上?”

    欧阳志远反问道。

    “嘿嘿,反正你就要死了,我告诉你,所有的事情都是借口,我的目的,就是去抓你,嘿嘿,你打了王世超,我曾经请示过王凤杰,哈哈,王凤杰对你很不满,他认为你这是打他的脸,他暗示我,借我的手,来打压你,给你一个教训,让你和何振南明白,谁才是傅山县的老大。而我更要借王凤杰的手,来收拾你,谁让你老是得罪赵丰年呢?你个傻子,你以为后面有何振南给你撑腰,你就为所欲为,目空一切,嘿嘿,老子今天要慢慢的折磨死你。”

    崔德成说话间,嘴角露出诡异的变态微笑,噌的一声,在怀里掏出一把一边是刀刃,一边是锯齿的军刀。

    “慢着,反正我要死了,我问你一个问题。”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姬广元和赵敬平的死,是谁下的手。欧阳志远一直怀疑是内部的人干的。

    “嘿嘿,反正你就要死了,有屁快放。”

    崔德成说着话,蹲下身来,伸出那个带锯齿的刀锋,狠狠的锯了一下那根古藤。

    崔德成的举动,让欧阳志远下了一跳。

    “姬广元是谁推下楼的?赵敬平是谁毒死的?是你下得手吗?”

    欧阳志远大声问道。

    崔德成嘿嘿的冷笑,看着欧阳志远,噌的一声,又锯了一下那根古藤,古藤立刻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撕裂声音。

    “嘿嘿,姬广元是我推下去的,赵敬平是我派郑冠林干掉的,嘿嘿,郑冠林上了你们的当,老子又派人干掉了郑冠林,嘿嘿,欧阳志远,你问的太多了,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去死吧。”

    崔德成狞笑着用手里的锯齿状刀锋狠狠的锯向马上就要断裂的那根古藤。

    “咔嚓!”

    一声脆响,那根古藤被崔德成一下子锯断。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猛一瞪山崖,身形一个旋转,手里多出了一个给人看舌苔的扁形金属条,死死地插进那道裂缝中。断掉的古藤,掉进万丈深谷。

    崔德成一见欧阳志远竟然把一根金属条插进了一道裂缝,用胳膊死死的家住了那根金属条,崔德成狞笑着拿起了阻击步枪,对准欧阳志远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那里敢让他扣动扳机,一根银针射了出去。

    “噗!”

    银针带着一道寒芒,射向崔德成的咽喉。

    崔德成连忙一躲。

    “噗!”

    那根银针射进了崔德成的右眼睛里。

    “啊!”

    痛彻骨髓的剧痛,让崔德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倒在地上。

    欧阳志远有了借力的地方,嘴里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胳膊猛一用力,身形如同大鹏一般向上窜出。

    另外两个杀手猛然看到崔德成惨叫着倒在地上,就知道不好,两人猛然把枪口对准山崖下,就想开枪。但欧阳志远的身形闪电一般的窜了上来,手中多了一把手枪,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呯呯!”

    两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子弹打进了两个杀手的眉心。

    污血和脑浆在两个杀手的眉心急射而出。

    “噗通!噗通!”

    两具死尸栽进了万丈深谷。欧阳志远再找崔德成,崔德成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眼前一黑,一下子栽倒在地。

    欧阳志远脱力了。“别说话,防止崔德成回来。”

    欧阳志远搂着黄晓丽,倒在地上,张着嘴狂喘,全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一般。

    黄晓丽狂喜至极,我的天哪,这也能绝处逢生。

    欧阳志远感到崔德成早已逃走。黄晓丽喜极而泣,一把抱住欧阳致远,炽热的嘴唇,一下子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疯狂的亲吻着、亲吻着。

    两人不知道亲吻了多久,被两辆警车的声音惊醒。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只见两辆警车快速的开过来。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你怎么会有枪?”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但我持有这把枪,是合法的,我有持枪证。”

    黄晓丽疑惑着道:“你说你有持枪证?”

    欧阳志远手掌一翻,一个持枪证出现在手里,但没有翻开里面的内容。

    “呵呵,警察来了,你要给我守住秘密,包括刚才有杀手的事。”

    欧阳志远把枪放进怀里。

    两辆警车在快速的开过来,透过车窗,欧阳志远看到一双杀气凌厉的眼睛。同时,一种强烈不安的危险气息,在车里传来。

    不好,这人身上的杀气,怎么这么可怕。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拉住黄晓丽,扑到一块巨石后面。

    “呯呯呯!”

    两辆警车上的警察,一起对着欧阳志远猛烈的开枪。

    田家水带领五名伪装成警察的混混,终于赶了过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一个女的在一起,这家伙二话没说,就下达了开枪的命令。

    十几发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射向欧阳志远,只打的乱石横飞。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些警察是什么人,怎么刚一见面就开枪?”

    “丽儿,他们不是警察,是伪装的,大概是派来杀人灭口的,我敢肯定,这些人奉了赵宗彪的命令。”

    欧阳志远道。“我给耿剑锋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到了哪里了?”

    欧阳志远刚想打电话,就看到两辆商务车,带着十几辆大卡车,顺着路口,快速的驶来。

    “耿局长他们来了。”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耿剑锋的电话。

    “耿局,快点来,你看到了两辆警车了吗?他们要杀我灭口,快点来。”

    耿剑锋猛然接到欧阳志远的电话,果然看到,两辆警车上的假警察,正在向一块巨石后面的人开枪,耿剑锋不敢惊动那两辆车上的警察,他怕那些人给铁矿老板的人报信,他让两辆商务车快速的包抄过来。

    田家水正带领假警察们,疯狂的对着欧阳志远射击,猛然看到十几辆大卡车在两辆商务车的带领下,开了过来。

    田家水知道,在这些人面前,再想杀人灭口,是行不通的,他连忙命令停止射击。

    “你们是哪里的车队?”

    田家水大声道:“你们别过去,那块巨石后面,有凶恶的罪犯,我们正在追捕他。”

    两辆商务车在田家水面前停下来,耿剑锋地方带领着几十个警车和武警,闪电一般的冲下来,所有乌黑枪口,对准了田家水。

    “耿局长!”

    田家水一声惊呼,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警察们和武警,快速的下了这几个人的枪,把他们的手机,全部搜出来,全都看管起来。

    “耿局长,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正在追捕罪犯。”

    田家水是白水镇派出所的所长,他经常到分局开会,当然认识耿剑锋了。他一看到公安局长耿剑锋从商务车里出来,就感到不妙。

    傅山县公安分局局长,竟然从这个车队下来,并下了自己人的枪和手机,他们来干什么?竟然假扮车队,大事不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