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欧阳志远有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章欧阳志远有枪

    赵丰年心里一惊,两眼盯住马传武的眼睛,但他丝毫没有变现出来什么震惊的表情。他知道,马传武干了多年的秘书了,应该知道,没有证据,就没有发言权。

    马传武看着波澜不惊的赵丰年,心里暗暗地佩服对方的城府,但随即就知道自己的不足,自己还是不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呀,看看人家赵县长,在知道这个消息后,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不想自己,高兴的差一点忘形。

    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竟然有枪?哈哈,这可是私藏枪支的大罪。这件事捅到上面,就是周天鸿都保不住你。

    马传武狞笑着。

    赵丰年在等待马传武继续说话。

    “赵县长,当那些工人冲向铁路的时候,两千人的人群呀,欧阳志远就是神仙,他也拦不住,这家伙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天空连开三枪,这才把工人镇住。”

    马传武说的口吐白沫,一脸的兴奋。

    赵丰年暗暗地叹口气,非常失望。马传武已经跟了自己多年了,做秘书也已经很长时间了,还是不能做到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何振南为什么运气这么好?得到了欧阳志远?看看欧阳志远的那种大气的气度,那种在任何人面前,都照样谈笑风生的潇洒神韵,真让人心生妒忌。

    为什么自己没有碰到欧阳志远?

    如果没有欧阳志远的帮助,何振南早就被自己干下去了。自己这一段时间,设计了好几个套,都被欧阳志远破坏,让何振南逃脱。

    这次工人冲击铁路,绝对是一击必杀的招数,可惜,再次被欧阳志远破坏。这个计策,是自己孤注一掷,冒着很大的风险进行的,就怕要引起市长郭文化的不满。

    可惜,没有成功。

    让欧阳志远的一把枪破坏掉了。

    欧阳志远怎么会有枪?而且在那种自己镇压不住工人的情况下,向天开枪。要是他私藏枪支,他不暴露了吗?

    以欧阳志远的智慧,他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的。私藏枪支的罪名,可是不小呀。难道这里面,另有隐情?

    马传武看着赵丰年在沉思,悄悄的退了出去,他知道,赵丰年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搅。

    赵丰年想了很久,他决定要试探一下。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龙海市公安分局副局长焦兴赞的电话。

    焦兴赞和欧阳志远有仇,上次欧阳志远打了自己的儿子赵宗亿和焦兴赞的儿子焦志增,两人的胳膊都被打断。焦兴赞一直在找机会,报复欧阳志远,哈哈,今天就是个机会,自己可以利用一下焦兴赞。不论出现什么情况,自己都不会受到什么损失。

    嘿嘿,在官场,就是互相利用。

    “焦局长,您好,我是赵丰年。”

    赵丰年笑呵呵的道。

    “哈哈,是赵县长,怎么想起来和我打电话?”

    焦兴赞和赵丰年很熟悉,两人在过去一起工作过。

    “呵呵,焦局,我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能配枪吗?”

    赵丰年笑着问。

    “呵呵,赵县长,你这是明知故问吧。”

    焦兴赞呵呵笑到。

    “焦局,改天我请你喝酒。”

    赵丰年笑着挂断了电话。焦兴赞疑惑的拿着电话,心道,这个赵丰年,在做梦吧,怎么会提到枪的问题。

    焦兴赞知道,赵丰年这个人说每一句话,都能让人琢磨半天。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焦兴赞拨通了傅山公安分局的一个电话,这个人是自己过去的一名手下,现在就在傅山公安分局工作。

    “安广明,工作还好吧。”

    这个人的名字叫安广明,在傅山分局任刑侦二科科长。

    安广明还没有下班,一看是焦局的电话,连忙道:“老领导,我工作还可以,就是想再跟着您工作,自从离开老领导,我都不知道怎么干了。”

    安广明笑呵呵的道。

    “好呀,安广明,找机会,我把你调到市局,呵呵。”

    焦兴赞嘴上这样说,但他可不想把安广明调过来,安广明是自己在傅山的耳目。

    “那我谢谢老领导了。”

    安广明不由得大喜。

    “对了,你们县有什么突发情况吗?”

    焦兴赞笑呵呵的道。

    “有一件很大的突发事件,就是傅山中药厂的2000名职工,冲击了铁路线,但最后,却被县政府的人截了回来。但当时的情况极其的危机,是傅山县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一个人,独自拦住了2000人,真厉害呀。”

    安广明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焦兴赞一听这个名字,眼角的肌肉,禁不住剧烈的抽动着。

    这个狗东西的官升的到挺快,竟然做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自己的儿子焦志增,被这个狗东西打过,自己一直在找机会整死这个狗东西。

    哼,在龙海市,没有人敢动自己,欧阳志远竟然敢打自己的儿子,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安广明,欧阳志远有这么厉害吗?2000多名工人,他能拦的住?”

    焦兴赞问道。

    “对了,老领导,我给您说,欧阳志远有一把手枪,当时情况危急,他朝天开了三枪,这才震住了那些发了疯的工人。”

    安广明道。

    “什么?你说什么?欧阳志远有枪?这怎么可能?”

    焦兴赞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微微的一愣后,禁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狗日的怎么会有枪?老子终于抓住你的把柄了。私藏枪支,你就是市长,老子照样把你抓起来,嘿嘿,天助我也,报仇的机会来了。

    “安广明,你确定欧阳志远有枪,而且还开枪了?”

    焦兴赞为了保险,又问了一句。

    “确定,老领导,当时很多赶过来协助的交警都亲眼看到欧阳志远开枪。”

    安广明确定道。

    “呵呵,很好,安广明。”

    焦兴赞放下了电话。

    嘿嘿,赵丰年这个老狐狸,说半句话就挂了电话,他知道老子和欧阳志远有仇,他这是在向自己报信,却又不明说,真是老奸巨猾。老东西在利用自己,拿自己当枪使呀。不过,这可是个唯一打击欧阳志远的机会,私藏枪支,这个罪名,可以让欧阳志远坐牢的,他的小办公室主任,也干不长了。

    这个消息不能告市公安局长赵大山,更不能让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知道,他两人和欧阳志远的关系,都不错,自己要密密的行动,只要把欧阳志远抓过来,嘿嘿,自己有数百种方法,让欧阳志远开口认罪,就是江姐在世,我也能让她开口认罪,哈哈哈哈……。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这次你死定了。

    周玉海、李大鹏和欧阳志远早晨醒过来的时候,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呵呵笑了起来,三个人昨天夜里,都喝了不少。

    周玉海先走了,欧阳志远看着李大鹏道:“大棚,你又跟踪器之类的小玩意吗?”

    李大鹏呵呵笑道:“有呀,这些小玩意,我们多的是,你要的话,我送给你两套。”

    李大鹏说着话,拿出讲个绿豆里大小的两个发射器和一个钥匙扣,递给欧阳志远道:“这个微型发射器,能发出电子信号,放在人身上后,在三公里之内,这个钥匙扣形状的接收器,就能接收到发射器的信号。”

    李大鹏说着话,演示了一遍。

    “太好了,呵呵。”

    欧阳志远把追踪器收起来。

    “老大,你准备追踪谁?我给你办了就可以了。”

    李大鹏笑呵呵的道。

    “我是要保护一个人,要随时知道她的行踪。”

    欧阳志远是担心韩月瑶的安全。杀手想暗杀韩建国,获得恒丰集团的庞大财产,当然也会暗杀韩月瑶,他们肯定会斩草除根。

    “大鹏,回去后,注意安全。”

    欧阳志远拍着李大鹏的肩膀道。昨天晚上,要不是自己定下计,自己这位兄弟就危险了。

    “你放心,老大,昨天那个杀手再厉害,还是中了我的眩晕闪光弹,对付一个人不只是要用武力,而是要用脑子,计谋,我在外国学习几年的侦探,可没有白学,我打不过,可以跑,而且我还有很多的小玩意,让人防不胜防,可以发动攻击。对了,你不是要保护人吗?我送给你两件能保护自己的小玩意。”

    李大鹏说着话,拿出两支漂亮的签字笔,微笑着道:“你看好了。”

    李大鹏说着话,一按笔帽。

    一声轻微的机簧撞击声传来,一道寒芒打在对过的墙上。

    一根很细的钢针,已经打进了墙皮,只露出来一点尾部,发出嗡嗡的颤抖声。

    好强劲的力量,这要是打在人的脑门上,人还能活吗?

    “呵呵,这种签字笔,还能喷射毒物,发出让人炫目的强光,还能录音和拍摄,我就不演示了,是上次送给你的加强改进版,这两支送给你了,这些都是我们福尔摩斯总部最设计的,你可以送给红颜知己了。”

    李大鹏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接过来两支签字笔,笑呵呵的道:“什么红颜知己呀,就是朋友。”

    李大鹏道:“你和萧眉嫂子进行的怎么样了?想不到,她竟然是天信药业的老总,厉害呀,山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资产几百亿吧?老大,你是怎样追到手的?教我几招吧,你弟弟我还打光棍呢。”

    李大鹏笑呵呵的道。

    “切,什么老总和几百亿,我认识你萧眉嫂子,我根本不知道她有这些光环,就知道她是一位医生,别的我可没有考虑。”

    欧阳志远道。

    两人说笑着告别。

    李大鹏还有急事,开车去了龙海。

    欧阳志远给黄晓丽和韩月瑶分别打了个电话,就开着车,直奔中药厂。

    欧阳志远在外面吃完饭,首先来到傅山中药厂,他想看看萧眉整改中药厂的进度怎么样了。现在的傅山中药厂,已经改名为天信傅山制药公司,厂区内,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整个厂区几乎焕然一新。

    欧阳志远来到萧眉的办公室,正看到萧眉的秘书夏晓璐走了过来。

    “夏晓璐,萧总在吗?”

    欧阳志远连忙和夏晓璐打招呼。

    夏晓璐已经知道,欧阳志远是董事长的男朋友,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欧阳志远,但自己可是给人家打工的。

    “萧懂在办公室,我给你带路吧。”

    夏晓璐回答道。

    萧眉的办公室在二楼,第三层楼由于赵敬平死在那里,已经封死了。

    欧阳志远看到有两个保安坐在萧眉办公室前的一个导引接待台,一看到夏晓璐带着人过来,两位保安连忙站起身来道:“夏秘书,您好。”

    夏晓璐点点头,对着导引接待台上的传话器,轻声道:“萧总,欧阳志远到。”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来了,脸上露出了笑意,轻声道:“让他进来。”

    欧阳志远推门走进萧眉的办公室,正看到萧眉微笑着站起身来。

    今天的萧眉,比以前更加漂亮,一身合体的银灰色毛呢套裙,穿在她高挑修长的娇躯上,一头漆黑的青丝高高的挽起,盘在头上,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一根晶莹碧绿的翡翠发簪插在头上,显得极其典雅高贵,那张绝美精致的脸颊,化了个淡妆,更加明眸皓齿,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微微笑道:“眉儿,你今天真漂亮。”

    说话间,一伸胳膊,把眉儿搂在怀里。

    萧眉把身躯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听着欧阳志远强劲有力的心脏跳动声,感到自己很幸福。

    两人静静的抱着,抱着。

    “志远,我准备把中药厂原来生产的所有中成药,都加以改进,你看看这些药方。”

    萧眉把娇躯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一遍拿出很多药方给欧阳志远过目。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萧眉抱在自己的腿上,仔细的看着药方。

    “眉儿,现在这个社会,是个浮躁不安、压力极大的社会,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沉重的压力下生活,暴饮暴食,酗酒抽烟,十人九胃,就是说,十个人中间,有九个人得胃病的,还有,心脏病、脑血管病和肿瘤,都在高速的增加,所以,我们天信药业以后的主打产品,就在胃病、脑血管、心脏病、肿瘤上做文章,再加上养颜美容和生肌收缩伤口的两种秘方,所以,我建议,砍掉原来中药厂所有的产品,清除药库里的那些假药,全力开发新产品。”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呵呵,小坏蛋,你分析的很对,这几个领域的产品,你贡献药方,我们天信生产,给你干股分成。”

    萧眉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伸手握住眉儿那饱满的胸脯,笑嘻嘻的道:“眉儿本身就是我的,天信药业更是我的,还给我干股干嘛?”

    萧眉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并没有把欧阳志远不老实的手打掉,轻笑道:“天信药业,可是股份制,我只拥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剩下百分之四十的药业股份,都是省城南州的社会名流他们入的股,里面还有我母亲的股份,所以,该你拿的,我一定给你,按照董事会中的规定去做。”

    欧阳志远道:“就听眉儿的吧。”

    萧眉起身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递给志远。

    欧阳志远经过仔细的斟酌,在胃病、脑血管、心脏病、肿瘤四大领域,写了十几个药方。

    “眉儿,所有的药品名前面,都加上天信两个字,你让你的智囊团,把药名起的响亮一点,做好广告,最好能上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另外,生肌膏和养颜美容的设备尽快运来,手续办全,特别是生肌膏,老将军已经答应,准备在部队里推广,中国有多少部队?你比我清楚,这个市场,是极其庞大的,和部队做生意,我们能得到很多的优惠政策,你要把握好。”

    萧眉一听老将军准备在部队里推广生肌膏,心里顿时大喜。萧当然明白整个部队的销售量,这将是个庞大的销售市场,而且不用自己营销,直接和部队订货。

    “眉儿,我写的这些药方,要列为核心商业机密,你要自己掌控,绝不能泄露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志远,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萧眉微笑着,把药方放进自己随身的公文包里。

    “奥,对了,眉儿,李大鹏送了一个防身的玩意,我送给你。”

    欧阳志远拿出一支签字笔,放到萧眉的手里。

    萧眉看着手中的签字笔笑道:“一支签字笔能防身么?”

    欧阳志远道:“你可别小看这支签字笔,它能录音、拍照录像,更能发射一种钢针,能让敌人顷刻间丧命,还能发射强光和毒雾,你不论到哪里,把这支笔插在上衣口袋上就可以了,把录音和录像调到自动,你每天说的话和视频,都能记录下来。”

    欧阳志远交给萧眉使用方法。

    萧眉很是聪明,一学就会,然后,微笑着把签字笔插在自己的上衣口袋上。

    “谢谢,小马驹。”

    萧眉说着话,亲了一下欧阳志远的嘴唇。欧阳志远趁势拥抱住萧眉。

    欧阳志远笑着趴在萧眉的耳朵上,咬了一下萧眉白皙的耳垂,哈着热气,小声道:“眉儿,晚上等我,我去找你。”

    女人的耳垂可是最敏感的,萧眉的娇躯一软,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一听欧阳志远晚上要来找自己,顿时想起来这家伙从窗户翻越进来的情景,脸色不由得一红,眼睛要滴出水来,小声道:“小坏蛋,走大门,不准翻越窗户。”

    欧阳志远嘿嘿坏笑道:“走窗户更刺激,我喜欢玩那个啥……游戏。”

    “呸!”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那不怀好意的坏笑,呸了他一声,腿脚一软,连忙扶住桌子。她感觉自己有点湿了。

    “董事长,集团总部的人到了。”

    传话器里传来秘书夏晓璐的声音。

    “让他们到会议室里等我。”

    萧眉大声道。

    “好的,董事长。”

    萧眉说完话,狠狠的掐了一把欧阳志远腰间的软肉,踉跄的跑进了洗手间。

    欧阳志远惨叫着看着萧眉跑进洗手间,顿时嘎嘎的笑了。小丫头肯定湿了。

    欧阳志远辞别萧眉后,直奔县政府办公大楼。

    到了办公大楼,欧阳志远感到,今天的办公大楼,极其的整洁,很多人说话都不敢大声说话。

    欧阳志远心道,今天怎么了?不会是上级领导来检查吧?但外面没有什么欢迎标语呀?欧阳志远一眼看到县政府办公室的小丫头柳青,手里提着暖壶,走了过来。

    “小柳,上面什么人来检查了?”

    柳青一看是欧阳主任,连忙道:“欧阳主任,咱们县政府为了贯彻中央的文件,县级领导必须要有一位女领导,今天,咱们县来了一位女副县长,市委组织部长姜黎明姜部长亲自送来的,现在,就在会议室里开会,你快点去吧。”

    小丫头说完话,笑嘻嘻的走向会议室。

    新来一位女副县长?自己怎么没听说?

    欧阳志远快步走进会议室,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主席台上,何振南正在发言,致欢迎词。正中间,坐的正是市委组织部长姜黎明。

    当欧阳志远的目光落到那位新任副县长的脸上之时,顿时大吃一惊,不由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

    黄晓丽!坐在市委组织部上旁边的竟然是黄晓丽。天哪,这……这不是在作梦吧。

    欧阳志远连忙掐了自己一把,一阵剧痛在腿上传来。

    今天的黄晓丽,穿了一身紫色羊绒套裙,头发新做的,微微的烫了一下,显得干净利索简洁,脸上带着一丝微微笑意,一改过去的那种柔弱中混合着一种淡淡的忧郁,取而代之的是,是一种明朗向上的坚毅自信。

    特别是黄晓丽的那双眼睛,已经看不出来任何的柔弱和孤独,目光在闪动中,流露出来的竟然是很强大的智慧强势。

    人一夜之间真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吗?欧阳志远知道,一个全新的黄晓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自信、坚毅、强势和智慧。

    一阵淡雅的少女香味飘了过来。欧阳志远一看,是办公室的柳青,悄悄的坐在自己的身边。

    “欧阳主任,黄副县长,是市委书记周书记亲自提拔上来的,人大常委会投票选举通过,直接公告,听说要负责傅山县的农业和林业这块,所以市委组织部长姜黎明亲自送来上任。黄县长的办公室,王副主任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你的办公室左边。”

    柳青小声道。

    柳青是山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就被分到县政府办公室工作。小丫头聪明上进,思维敏捷,写的一手好文章。

    这时候,何振南代表县政府致完欢迎词,人们都站起来,拍起了手掌。

    组织部长姜黎明看着何振南和黄晓丽道:“我代表周书记把黄县长送到了,以后,我希望,傅山县在你们县政府的领导下,真正的建设成为一个绿色环保的旅游农业大县,好了,我也该回去了。”

    何振南忙道:“请姜部长放心,我们县政府一定会按照周书记和您的吩咐去做的。”

    何振南连忙表示决心。

    “呵呵,这我就放心了,再见吧。”

    姜部长和大家握手后,和几位随行人员,走出了会议室。

    众人把姜部长送到楼下,看着姜部长的车开出县政府。

    欧阳志远回到办公室,王青峰走进来,小声道:“欧阳主任,您看,给黄副县长,要配个秘书,您看办公室谁合适?”

    给县长配秘书,都是办公室要做好的工作。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把办公室的人过滤了一遍,猛然想到,柳青那个小丫头,反应机敏,思维灵活敏捷,办事周全,可以担任黄晓丽的秘书。

    “青峰,就让柳青做黄副县长的秘书吧。”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

    王青峰一听欧阳志远这么说,眼睛一亮,露出一丝惊喜。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的表情,心里笑了。看来,王青峰很喜欢柳青这个小丫头,呵呵,自己送了个人情呀。

    “欧阳主任,何县长让你到他办公室里去一趟。”

    秘书高小敏走进来。

    “好的,我马上过去。”

    欧阳志远看着高小敏道。

    高小敏最近很郁闷,欧阳志远可是县长何振南的秘书,自己早就该交接了,可是,没有人再提交接的事,结果,自己继续担当何县长的秘书,但欧阳志远做何县长的秘书,是下了文的。

    欧阳志远天天忙的,不进办公室,就连县政府办公室的所有工作,都有副主任王青峰全面负责。

    欧阳志远来到何振南办公室前,敲敲门。

    “请进!”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推开门,看到黄晓丽坐在沙发上喝着水,何振南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看样子,两人在谈工作。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进来,眼睛里传来一丝笑意,柔柔的,让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暖。

    “呵呵,志远,不用我介绍了吧?黄副县长可是你的老师吆。”

    黄晓丽微笑着站起身来,大方的伸出手道:“欧阳主任,你好。”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黄晓丽的手道:“黄老师,想不到,呵呵。”

    何振南笑着道:“黄副县长是周书记亲自提拔上来的副县长,志远,我准备把农业和林业交给黄副县长,你们办公室,要全力配合黄副县长的工作,明天,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人就到了,所有的洽谈细节,都要由黄副县长和你们办公室来完成。志远、黄县长,你们的担子不轻呀。和这两个集团签完约后,你们都要亲自到下面的乡镇去考察,节气不等人呀。”

    欧阳志远连忙道:“何县长,请您放心,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签完合同,我立刻下到各个乡镇去考察他们申请的承包项目,一定做到把合约签到每个人身上。”

    “好,志远,到时候,林业局、农业局、水利局的同志,都会跟着你下去,协同你工作。”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好的,何县长。”

    “对了,你们给黄副县长配位秘书。”

    何振南道。

    “何县长,已经配好了,就让办公室的柳青,担任黄副县长的秘书。”

    欧阳志远道。

    “柳青?不错,山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思维敏捷,办事周全,好,就这样吧,一会你们拟文件,我签字。”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离开何振南的办公室,来到了黄晓丽的新办公室。

    “呵呵,黄姐,真没想到,你竟然被选拔做了副县长,祝贺你。”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笑着道。

    黄晓丽的副校长,是科级,担任副县长,就是副处级了。整整提高了一个级别。有很多人,一辈子就卡死在科级干部上,直到退休等死。

    黄晓丽道:“我是昨天得到消息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今天就上任了,志远,我要你帮助我。”

    黄晓丽两眼露出了强烈的渴望。

    欧阳志远握住黄晓丽的手道:“我一定全力以赴。”

    这时候,王青峰敲着门道:“黄副县长,所有的资料,我都带来了。”

    “进来吧。”黄晓丽道。

    王青峰抱着一大摞资料,后面跟着的是一脸激动的柳青。

    “黄副县长,这是下面所有乡镇报上来的,申请各个项目的资料,和各个乡镇的水文地理、特产的资料。”

    王青峰道。

    “好的,青峰,放在办工桌子上。”

    黄晓丽道。

    “黄副县长,这就是柳青,她以后就担任您的秘书。”

    王青峰指着柳青道。

    柳青连忙伸出手道:“黄县长,我叫柳青,我以后就做您的秘书了,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

    黄晓丽点点头,和柳青握了一下手。

    黄晓丽的办公室和和何振南的办公室,是一样的布局。中间是客厅,用来会见客人,里面是黄晓丽的办公室,外间是秘书柳青的办公室。

    柳青和黄晓丽握完手,就给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每人倒了一杯水,然后,和王青峰就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