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儿一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六章女儿一帆

    谁也没想到市委书记周天鸿,会极其强势的在现场就宣布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这个处理结果,没有通过常委会,直接由周天鸿宣布。

    周天鸿宣布完处理结果,眼光如同刀锋一般,狠狠的刺了郭文画一刀。

    虽然市长郭文化的内心很是不满,但他不想和周天鸿正面相抗,他知道这件事,绝对和赵丰年有关。

    赵丰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纵容手下的人做出卧轨的突发事件,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的阻止,整个龙海市就会陷进一个政治风暴中心,你赵丰年能脱离干系?赵丰年呀赵丰年,你做事越来越焦躁了,一个小小的欧阳志远,就让你乱了分寸?。

    政治斗争最然是不见硝烟的战场,但也要讲究策略的。这种不计后果的行动,在伤害敌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没有一个领导喜欢自己的底班,老是给自己惹事。

    这次的处理,就是给你提个醒。

    县委书记王凤杰悄悄的抹去了头上的冷汗。你狗日的赵丰年太冒险激进了,竟然用这个方法,打击何振南。简直就是没有脑子,老子的副市长位置,就怕让你连累了。王凤杰看了赵丰年一眼,他心里有个决定,以后轻易不能和赵丰年联合,这是一个不计后果的疯子,自己还是离他远点。如果自己和他走的太近,说不定会连累自己下了地狱。

    王凤杰的这个决定,是极其英明的。

    赵丰年一听周天鸿当场宣布处理这件事的结果,赵丰年的嘴角剧烈的抽动了几下,两道怨毒阴森的杀机一闪。

    周天鸿,你这是明显的偏袒何振南,用问责制度追究责任,负主要责任的应该是何振南,他是县长。老子只是一个副县长,凭什么要自己负主要责任?

    赵丰年看了市长郭文化一眼,市长郭文画摇了摇头。

    赵丰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嘿嘿,这次算你何振南走运,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欧阳志远一定要除掉。

    这时候,县公安局长耿建峰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脸色一变,但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远处的欧阳志远正在组织工人们撤走。

    保卫科长卢亮伟和销售科长钱大发,涉嫌非法组织工人集会,被依法拘留审讯。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离开后,耿建峰走到县长何振南的身旁,小声道:“何县长,赵敬平畏罪自杀。”

    何振南一听,不由的一惊。赵敬平自杀,那八千万的贷款怎么追查?这次卧轨的幕后组织者怎么追查?姬广远的自杀事件还没有查清,赵敬平竟然再次自杀,看来傅山的社会不稳定呀。

    “封锁现场,仔细的勘察,不要放过一丝的疑点。”

    何振南低声喝到。

    “是,我们先走一步。”

    耿建峰和周玉海坐着警车,呼啸而去。

    所有的工人,在警察和武警的护送下,都离开了铁路线。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看着赵丰年和王凤杰离开的背影,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何振南道:“志远,赵敬平自杀了。”

    “什么?赵敬平自杀了?”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闪现出姬广远自杀跳楼的画面,现在,中药厂厂长赵敬平也自杀了。嘿嘿,这些人下手还真快呀。

    赵敬平一死,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死人身上,就是八千万贷款,也不好再查。

    “我去现场看看。”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向萧眉。萧眉身后的夏晓璐早就看到了欧阳志远。让她想不到的是,那天晚上调戏自己的年轻人,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

    “萧总,做我的车回去吧。”

    欧阳志远想和萧眉说几句话。

    “哼,我们萧总有车,为什么要做你的车回去?。”

    夏晓璐狠狠的瞪了一样欧阳志远。

    萧眉一听夏晓璐叫欧阳志远大色和狼,微笑着道:“你们认识?”

    “哼,那天在清泉酒店前面,他看到我们的奔驰车,用手摸了好几遍,看样子,就像个偷车贼,我打开车窗,他竟然调戏我。”

    夏晓璐的性格和韩月瑶有点相似,像个小辣椒,什么都敢说。

    萧眉知道两人之间肯定有误会,不由得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你个大男人家,竟然欺负一个小姑娘?”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嘿嘿,那啥……我不知道那车是你的,我一看到好车,就忍不住的摸了几下,这小丫头就生气了,呵呵。”

    “哼,萧总,你没看他摸着咱车时候的表情,还流着口水,恶心死了。”

    夏晓璐口无遮拦。

    欧阳志远差一点晕过去,这小丫头,怎么这么说他。

    “嘿嘿,不会吧,像我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飘逸男人,是色和狼吗?”

    欧阳志远做了个很酷的模样,惹得萧眉笑个不停。

    “呵呵,大嫂你好。”

    李大鹏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和萧眉打招呼。

    萧眉脸色一红,笑着道:“大棚,你怎么来了?”

    “别提了,我和老大正在喝酒,还没喝完,就接到何县长的电话,这不,我们老大一路狂奔,终于把这些工人拦住了。”

    李大鹏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夏晓璐伸出手来道:“您好,小姐,你真漂亮。”

    夏晓璐一看到又来了一个男人,竟然要和自己握手,而且还叫自己的董事长为大嫂,这人更可恶,我们董事长可是没结过婚的人。

    夏晓璐连忙后退一步,指着李大鹏道:“你……你叫我们董事长什么?”

    “哈哈,小丫头,你们董事长是我老大的媳妇,你说我能叫你们董事长什么?”

    李大鹏笑道。

    夏晓璐一听,不由得瞪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看自己的董事长,失声道:“董事长,真的吗?”

    萧眉微笑着点点头。

    欧阳志远看这李大鹏道:“大棚,和我一起到中药厂,看看赵敬平的现场。”

    欧阳志远说完话,伸出手,拉住萧眉的手,走向自己的帕杰罗。

    “晓璐,把车开到中药厂。”

    萧眉微笑着道。

    夏晓璐看着自己的董事长和欧阳志远并肩走向一辆越野帕杰罗,她那一双大眼睛瞪的老大。

    沈燕飞早已趁着人多,带着人溜走了。

    欧阳志远开着帕杰罗,奔驰在公路上。

    “眉儿,你那三条措施,真好,这一下,瞬间就抓住了工人们的心。”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萧眉。

    萧眉伸出手,握住欧阳志远的一只手道:“志远,你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国营企业老是垮台,而私营企业却蒸蒸日上吗?”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我没做过企业的领导,不知道这里的内情。”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把自己的员工当做人看待,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看待,让他们真正感觉到,自己就是这个企业的主人。而国营企业的领导,始终把自己看成是企业的老爷,工人的主宰。他们更不把工人当人看。你们国营企业的那句话,工人是企业的主人,我可以不客气的说,在你们国营企业里,那句话就是一句空话,假话,特别是国营企业里的工会,工会的领导本来是在工人里面产生,而工会本来是替工人说话的机构,但在你们国营单位,工会反而成为企业领导威吓工人的帮凶。我们私营企业虽然最大的目的是赚钱,但我们不克扣工人任何一分工资,相反,我们每天想到的是,怎样给员工多谋一点福利,而你们国营企业的领导,成天花天酒地,每天在办公室里,想的就是怎么多克扣工人一点钱,怎样让工人多加班干活,却不发一分钱的报酬。这种国营企业,不垮掉天理难容。”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得人心者,得天下。”

    “我这三项措施,瞬间就能把所有员工凝聚起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我敢说,我接过傅山中药厂第一个月就要盈利,工人们要有奖金。我让傅山的员工分批到省城南州的总公司去参观,一是让他们学习一下南州总部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和严谨的工作作风,第二个就是让他们看到,总部的福利待遇和工资,而且我要把他们的工资福利待遇和总部的生产车间拉平。人的潜力是巨大的,为什么外国有很多的企业都是数百年的家族企业?历经无数次风雨而不倒?每次的经济危机来临,所有的员工自动消减自己的工资,和企业紧紧地抱在一起?因为他们始终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家,如果企业垮了,自己就会失去眼前的一切。人,才是创造世界的奇迹和动力。我相信,我的天信药业,也一定会成为百年不倒的家族企业。

    萧眉微笑着道。

    “不错,听了眉儿的话,胜读十年书呀。”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你们国营企业每当垮台的时候,领导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工人的素质太低,依我看,说这种话的领导,他们的素质还不如工人,比工人更低劣。每位员工的素质都不会太低,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都是很强大的,所以,以后傅山药业的所有一线领导,都将从工人里面选出来,集中培训上岗,充分发挥他们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这样,一个企业才能突飞猛进的发展。”

    萧眉的思维确实很有一套。

    “眉儿,我也想到你们企业工作,我要辞职。”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萧眉握住欧阳志远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道:“等我累了,整个集团就交给你。”

    欧阳志远道:“我可没有那本事,你还是交给我们的儿子吧。”

    “儿子?嘻嘻嘻。”

    萧眉脸色红红的,笑了起来,一脸幸福的样子道:“是呀,我们该要儿子了。”

    欧阳志远握握萧眉的手道:“眉儿,要不,咱今天晚上,就要个儿子?”

    “呸,小坏蛋,你说要个儿子,就能有儿子?说不定要个女儿呢?”

    萧眉一脸的幸福娇羞。

    “呵呵,要不,一儿一女。”

    欧阳志远笑道。

    “呸!”

    萧眉妩媚的啐了欧阳志远一口道:“很神圣的事情,到你嘴里,怎么就会变味了?”

    欧阳志远一脸无辜的道:“我是很纯洁的。”

    “哼,就你,你还纯洁?”

    萧眉说完,就知道说错话了,脸红的向一抹彩霞。

    “呵呵,不是我一个人一夜不闲着,而是咱俩一夜不闲着。”

    欧阳志远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眉的龙爪手,已经掐了过来。

    来到中药厂的时候,门卫开始严格检查进出车辆。李大鹏他们也随后来到。

    欧阳志远没有让萧眉进入赵敬平的那间办公室。赵敬平的办公室在三楼,一二楼就作为恒丰集团的临时办公室。

    欧阳志远和李大鹏给周玉海打了个电话,两个警察接到周玉海的电话,把两人带进了赵敬平的办公室。

    周玉海带领着警察,还在现场。

    “玉海,有什么线索?”

    欧阳志远问道。

    “没有发现他杀的任何痕迹,初步勘察,是服毒自杀。”

    周玉海无奈的道。

    李大鹏进来后,立刻戴上手套,在他的包里取出一架奇怪的照相机。他用镊子翻开赵敬平的眼皮,对着赵敬平的眼球,仔细的拍摄着。

    “大鹏,你这是什么机器?”

    周玉海看着李大鹏对着赵敬平拍摄了好一会,那个好像是照相机的机器,又射出两道红光,锁住赵敬平的眼球,射出道道神奇的光波。

    李大鹏道:“这是我们福尔摩斯侦探所总部的最新发明,这种机器叫眼球光谱成像仪,他的功能就是,能把死者临死之前所看到的任何影像,分析出来,汇集成图。”

    “眼球光谱成像仪?”

    刑警副队长郑冠林失声道。

    “对,这是我们总部的最新发明,死者在临死之前看到的一切事物,特别是凶手的面貌,都会印在死者的眼球上。人的眼球是个奇怪的精密仪器,它具有一种外人所不知道的功能,就是能把看到的影像,转成光谱信号,储存在眼球深处和大脑里。我们的光谱仪器,就能把死者眼里的光波,再次转化成为图像,反映出来。这种仪器帮助我们破了无数件大案,任何人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李大鹏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扫描。

    “什么时间能把图像分析出来?”

    周玉海一听,连忙问道。

    “八个小时以后才能分析出来。”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现在四点,八个小时后,正好是夜里十二点。

    警察们勘察完现场后,就把赵敬平拉走,进行解刨分析。

    周玉海看着李大鹏道:“大鹏,今天夜里你住局里,今夜我在局里值班,图像出来后,立刻通知我。”

    “没问题,周大哥。”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李大鹏分别后,准备回县政府,就接到了恒丰集团韩老的电话。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清泉大酒店。到了大酒店,欧阳志远直奔二楼韩老先生的房间。

    韩老先生一看欧阳志远,微笑着站起来道:“志远,快坐。”

    韩月瑶早已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道:“欧阳哥哥,你干嘛去了,这两天也不来看我,寂寞死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我这两天有事,你不到固山看看基建怎么样了,你竟然还寂寞?”

    “哼,工程有黄友平他们负责,我爷爷也在,我还去干嘛?”

    韩月瑶走了出去,又回过头来道:“欧阳哥哥,一会到我房间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小丫头说着话,笑嘻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道:“韩老,找我有事?”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位正直的年轻人,我明天就回台湾处理私事,我不在这里的时候,月瑶就托付给你了。”

    韩老先生说的郑重其事。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他知道,韩老先生回台湾,一定有什么急事。那天老将军和韩老会面的时候,竟然有杀手,想暗杀韩老先生,难道韩老先生的四个干儿子,要造反不成?

    “韩老,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月瑶的。”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知道你的武功极高,如果有人对月瑶不利,你不要留情,做的干净一点。”

    韩老的眼里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意。

    欧阳志远知道,韩老在交代后事。

    “您放心韩老,月瑶就是我的亲妹妹,任何人试图对月瑶不利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欧阳志远道。

    “好,志远,这我就放心了,这里有两张卡,你先记住密码,是我在大陆开的。”

    韩老说着话,递给欧阳志远两张银行卡和密码条。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密码,点点头。

    韩老先生用打火机烧掉密码纸条道:“这张卡,是你的酬劳。另一张卡,是我留给月瑶的嫁妆,崮山投资的八个亿,我已经转到月瑶的名下,这是所有的手续,志远,你保管好。”

    欧阳志远看着两张卡道:“月瑶是我的亲妹妹,酬劳我不会要一分的。”

    韩老先生笑道:“那就当作月瑶的零花钱吧。志远,月瑶就托付给你了。”

    “好的,韩老,我等你回来,我会把月瑶完美的交给你的。”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道。

    “呵呵,这样我就放心了,志远,去陪月瑶吃饭去吧。”

    韩老先生笑着道。

    “那我先出去了。”

    欧阳志远走出韩老的房间,去了月瑶的房间。

    一老一少两人站在韩老的身后,年轻人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小声道:“老爷,欧阳志远能可靠吗?”

    韩建国点点头道:“我看人不会错的,欧阳志远是一位正直的年轻人,月瑶交给他,我很放心。”

    老人看了一眼韩建国道:“老大,你看四位少爷,不也是说看的很准吗?但四位少爷之中,有人要杀你。”

    “嘿嘿,老二,我还没有老,有人要杀我,就怕要付出代价的。”

    韩老先生嘿嘿冷笑着道。

    “老大,我跟你回去吧。”

    老人一脸关切的看着韩建国。

    韩老先生的脸色一沉道:“没有人能杀的了我韩大棒子,你们还是留在大陆,保护月瑶要紧。”

    傅山党校这一届学习班,办的是最不成功的一届。一个班五十名学员,已经请假三十多个,只剩下十几个学员。就是这十几个学员,再过几天,也会跑的一干二净。

    红太阳集团的新型林果开发和黑米花生的种植,绿蔬集团的现代化大棚蔬菜和绿色养殖业,再过几天,就要签约,进驻傅山县。所有的乡镇都在行动,为自己所在的乡镇多拉一点项目,而努力奋斗。

    黄晓丽给这十几位学员上完课,刚回到办公室,校长韩永信喜气洋洋的走进来道:“黄副校长,请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些。”

    黄晓丽看着老校长神秘的笑意,心道,自己从来没见过老校长笑过,今天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喜事吗?老校长今天上午还因为这些学员的请假而气的脸色铁青。

    黄晓丽忐忑不安的走进老校长办公室,看到两位神情严肃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

    “韩校长。”

    黄晓丽向老校长打招呼。

    “呵呵,黄副校长,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市组织部一处倪井泉处长。这位就是黄副校长。

    老校长指着一位中年男人道。

    黄晓丽一听心里一愣,市组织部的倪井泉处长长找自己干嘛?

    “您好,倪处长,见到你很高兴。”

    “你好,黄校长。”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这位是市组织部一处的王纪平副处长。”

    老校长继续介绍着。

    “您好,王处长。”

    “你好,黄校长。”

    老校长点头示意了一下,关好门,退了出去。三个人坐好后,倪处长看了一眼王副处长,点头道:“开始吧。”

    王副处长点点头,看了一眼黄晓丽,郑重的道:“黄校长,为了完善我市县级行政单位的编制,为了更好的做好县政府的基层工作,市委书记周天鸿推荐,市委常委研究决定,市人大常委投票选举,黄晓丽同志,你被任命为傅山县副县长。”

    黄晓丽听到这个消息,神情顿时一呆。

    这……这怎么可能?市委怎么会推荐自己当副县长?事先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算是谈话吗?

    倪处长微笑道:“黄副县长,一会将发布公告和红头文件,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姜黎明明天将亲自送你上任。”

    黄晓丽回过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简直就是做梦。

    “祝贺你,黄副县长。”

    王纪平副处长握住黄晓丽的手道。

    “谢谢倪处长,谢谢王处长。”

    两位处长走后,黄晓丽久久的不能平静,自己八年前离开省城南州,跟随王世强来到傅山闯荡,想不到,当年誓言旦旦的王世强,在取得经商成功后,竟然吸食毒品,背叛自己,堕落到丧尽天良的地步。

    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现在命运再一次给自己开玩笑,自己一个小科级副校长,竟然直接被人大常委会任命副县长,真是天方夜谭。

    老校长笑呵呵的走进来道:“我现在已经不能再叫你黄副校长了,要叫你黄副县长了。”

    “韩校长,这些年来,我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做到副校长,都是您的帮助,我才能有今天的,我要谢谢您。”

    黄晓丽说完话,深深的向老校长鞠了一躬。

    “呵呵,黄县长,说哪里话?你刚来时,还没有一帆,还是一个小姑娘,想不到呀,八年转眼就过去了,你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女县长了,呵呵,希望你到新的岗位,更好的为人民出力。”

    韩校长道。

    “韩校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黄晓丽看着韩校长道。

    “黄县长,你回家准备一下吧,明天就要上任了,正好,下午没有课。”

    黄晓丽上午的时候,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傍晚,她到幼儿园去接一帆回家。

    一帆的眼睛已经完全康复了。

    小丫头一看妈妈来接自己,高兴的叫道:“妈妈……妈妈。”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黄晓丽抱着女儿,感到心里温暖极了。

    “妈妈,我今天学了一首新歌,我唱给你听:我的好妈妈,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妈妈妈妈快坐下,

    妈妈妈妈快坐下,请喝一杯茶,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我的好妈妈,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我的好妈妈,让我亲亲你吧。

    一帆一边唱着歌,一边搂着妈妈的脖子,亲了妈妈一下。

    黄晓丽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但黄晓丽并非没有注意到,远处正有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母女俩。

    王世强的右手,少了一个手指头,他借的高利贷到期了,却没有钱还,被人砍了一根手指,如果今天晚上弄不来钱,他的小命就没有了。王世强已经借不到一分钱了,他又想到了黄晓丽,想到了自己的女儿黄一帆。

    他认识一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正想给一户人家买个女儿,买价一万块。

    他今天就要把自己的女儿抢走,卖给那个人贩子,交货的地点,两人已经谈好,人贩子的车就在黄晓丽的楼下等候。

    王世强就跟在黄晓丽不远的身后,一双眼睛露出了恶狼一般的绿芒,为了吸食毒品,他已经没有人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