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连开三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五章连开三枪

    站在办公室窗户后面的赵敬平,看着被鼓动起来的工人,赵敬平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一颗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马传武的那张纸条上的字,就是要赵敬平鼓动工人去卧轨,作为交换条件,赵丰年帮助他抹平那八千万的贷款。

    虽然八千万的贷款,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贪污的,但上面来调查的话,自己就会蹲大狱,甚至会被枪毙。

    赵丰年不会见死不救的,自从自己当上了中药厂的厂长,厂里所有的工程,包括办公大楼的工程,自己都给了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

    八千万的贷款,有一半是用在工程建设中,几乎送给了赵宗亿,另一半除了少部分用来购买药材,剩下的全被自己挥霍了。

    办公大楼下,工人们领完钱,每个人都用颤抖的手,数着钱,眼泪差一点掉下来了。200块钱对于当官的来说,就是一瓶酒,就是赏给小姐的小费,但对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工人,200元钱可是他们一个多月的生活费呀。

    很多人顾不得什么了,他们纷纷的爬上开过来的大客车,开出工厂。

    赵敬平看着冲出工厂的大客车,他笑了,哈哈哈,只要自己能逃过这次的劫难,自己就是做赵丰年的狗,自己都愿意。

    赵敬平拿出电话,他想向马传武回报过程。

    一个诡异的人影悄悄的推开办公室门,无声无息的来到赵敬平的背后。

    赵敬平还没来得及拨电话,就感到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身后,他吓了一跳,转身一看,顿时放下心来道:“你怎么来了?”

    赵敬平的话音未落,那人一扬手,赵敬平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那人十分小心的把赵敬平放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让他做好。他狞笑着戴着手套,拿出一瓶药水,一捏赵敬平的嘴巴,那瓶药水全部灌进了赵敬平喉咙里,然后,把药瓶放在赵敬平的手里。那人小心的抹去所有自己的痕迹,就连脚印都没有放过。

    看样子,这人很熟悉公安侦查的所有环节。

    他狞笑着消失在空无一人的大楼里。

    大客车里的卢亮伟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意,两万块钱的酬劳,回去后,还有两万元在等着自己,呵呵,自己的工资只有600多块,4万元,自己要干五六年呀。

    赵敬平还许愿,自己只要把工人带到铁路,一个副厂长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哈哈,厂长,自己做梦都想当厂长。厂长可以领高工资,有上海轿车坐,每天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还可以玩女人。

    厂长办公窒里的几个女人,全都被赵敬平用了几遍了。那次自己抓了个偷铁的,想向赵敬平表功,当自己推开门后,就看到赵敬平正压在办公窒女秘书的身上。

    我靠,那女的身子真白。

    自己当了副厂长,一定也把办公室里的女人,全都用几遍,哈哈哈。

    自己办公室的一个小丫头,高傲的向一只白天鹅,那天自己摸了她一下手,这个死小丫头竟然骂自己是老流氓,嘿嘿,自己不老呀?今年才五十岁。等到自己当上了厂长,首先要用了你。

    “卢科长,还有5公里就到铁路了。”

    一个人大声喊道。

    “好,加快速度,只要我们卧了轨,引起中央和省政府的注意,我们以后就有饭吃了,大家要努力呀。”

    欧阳志远开着车,心急如焚,帕杰罗如同一道闪电,奔驰在公路上,后面的几辆警车,被自己拉开一百多米的距离。

    可是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这条公路有一段进入了相邻的雨阳县境内,然后再次进入傅山县,就到了铁路了。

    后面的警察追着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很是兴奋。负责这段公路巡逻的是交警中队长沈燕飞。

    沈燕飞对着扩音器大声喊道:“前面的帕杰罗,你狗日的立刻停下来,我命令你狗日的立刻停下来,靠在路边,接受老子检查。”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时间理会沈燕飞。

    沈燕飞的警车是桑塔纳,速度根本追不上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只能恶狠狠的在后面咆哮着。

    “你狗日的等着,老子抓住你,非活剥了你不可,你个王八蛋。”

    沈燕飞气急败坏的抓起电话,开始联系雨阳县负责前面路段的交警中队长张达明。

    “张队长,一辆帕杰罗超速,开向你们雨阳路段,请你拦下来,我晚上请客,醉红楼的小姐随你挑,你可以来个四飞。”

    沈燕飞和张达明很熟,经常在一起喝酒**,他们对司机的罚款,有很多都直接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

    醉红楼大酒店,就位于雨阳县和傅山县交界的春雨镇。里面有很多南方来的小姐。南方的小姐会打扮,更会情调,把这些北方的男人们,迷得一愣一愣的,分不清东西南北。南方的小姐,打遍天下无敌手。

    张达明正开着车,在路上巡逻,寻找晚饭的钱,就接到了沈燕飞的电话。

    我靠,进口的帕杰罗,有钱人!

    张达明一听沈燕飞说有一辆帕杰罗超速,开向自己管辖的路段,顿时笑了。

    抓住这个帕杰罗,狠狠地敲这个不知死活的一笔。

    “哈哈,好的,沈队长,抓住这小子,晚上的饭钱钱有了,我们一起。”

    张达明哈哈大笑道。

    “好的,我在后面堵住他,你在前面拦着,咱们来个两面夹击,绝不能让这小子逃掉。”

    “好的,就这样办。”

    张达明立刻调集警力,在前面设卡堵截。

    “一号、二号、六号、九号,立刻前来支援,发现一辆帕杰罗超速,正从傅山县方向,高速驶来,我们截住他,晚上醉红楼集体放炮。”

    那几辆警车一听,立刻调转车头,开向设卡点。

    欧阳志远一看驶进雨阳地界,知道,前面过了雨阳地界,再次进入傅山县,不远处就是铁路了。

    要快呀,千万能截住他们。

    欧阳志远把车速再次提高,脚慢慢的踩向油门。

    帕杰罗发出强劲的轰鸣声,向前飞驰。

    “帕杰罗听好了,立刻停车检查,马上靠边!马上靠边!”

    前面不远处,一辆警察红灯闪烁,高音喇叭发出震天的声音。

    欧阳志远根本不停这辆警车的警告,现在,每一秒的时间,就能决定何振南的生死。只要拦住那些大客车,何振南就有希望不被免职。

    士为知己者死。

    欧阳志远的车,如同旋风一般驰过。吓得那辆开警车的交警连忙后退,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找死!等到老子抓住你再说。”

    这两警车立刻拉着警笛。在后面追了上去。

    欧阳志远猛然发现前面有五六辆警车,警灯闪烁,并排着停在马路中间。很多警察手拿着话筒,开始对着自己喊话。

    “帕杰罗,我命令你,立刻停车检查,立刻停车检查!”

    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他妈的,这些饭桶,要是自己被拦住,何振南这次真的没有希望了。

    闯过去!

    张达明看着一辆崭新的帕杰罗高速的开过来。

    “注意,堵住他,别让这人跑了。”

    张达明兴奋起来了。

    300米……200米……150米……。

    欧阳志远没有减速,他在赌命。就像上次在固山,和那个杀手赌命一样,看看谁的意志力不行。

    近了……100米……,极限的距离到了,如果在不躲闪,帕杰罗就会撞过来。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多准了道路中间的一道缝隙,高速的奔来。

    他们一看对方不要命的撞过来,中间的那两辆车吃不住劲了,首先高速的后退,向两边闪去。

    “嗖!”

    帕杰罗如同一道高速的龙卷风,狂卷而过。

    拉起的灰尘和狂风,把好几个警察的帽子,刮出老远。

    “他妈的,这个狗日的不要命了!”

    “老子要抓住你,活剥了你的皮,你个王八蛋。”

    “这个狗日的真不要命了,自己要是再晚半秒后退,还有命吗?”

    两个开警车的交警,趴在方向盘上,全身哆嗦,手脚发软,狂喘不止,心脏差一点蹦出来,冷汗早已把全身的衣服湿透了,全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张达明一看没截住这辆帕杰罗,晚饭没有着落了,顿时暴跳如雷,恶狠狠地骂道:“你们两个胆小鬼,立刻回去关禁闭,一个星期之内不许出来。”

    两房交警司机根本没有听见张达明在说什么,两人还没有缓过气来。

    “快追!截住那个小子。”

    几辆警车连忙掉转头,在后面狂追不舍。

    “卢科长,看,那就是铁路,还有一公里就到了。”

    一个人指着远方的防护林大声道。

    呜呜呜呜呜……

    一列火车,高速的开过了。

    哈哈,到了铁路,自己就成功了,四万块钱就到手了。

    卢亮伟心里狂喜至极,大声道:“加快速度。”

    这辆大客快速的向前开去。

    但这时候,一辆帕杰罗越野车,如同闪电一般的在后面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终于看到车队的影子,但他也看到铁路上,列车的影子。真是危险呀,自己只要再耽搁一会,这些人就会赶到铁路了,后果不堪设想呀。

    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快速的追到最前面的那辆大客车。

    “立刻停车!立刻停车!”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逼向大客车。

    卢亮伟一见有人竟然敢拦大客车,卢亮伟狞笑着道:“把那辆车撞倒一边去,我给你一千块钱。”

    虽然一千块钱很有诱惑力,但那个司机可不傻,他可不想进监狱,自己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

    大客司机连忙停下车来。

    欧阳志远把越野车横在路中间,这时候,车队距离铁路交叉口,还有几百米的距离。

    卢亮伟一看有人拦住车队,不由得暴跳如雷,一步走下大客车,阴森森的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面目阴森森的男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位次非法卧轨事件的策划教唆者。

    “你又是谁?你就是这次非法卧轨事件的策划教唆者吧?”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刀锋一般,刺向卢亮伟。

    后面的客车都停了下来,很多的工人都快速的走下车来,围了过来。几十辆大客车,大概拉来了一千多口子人,黑压压的一片。

    卢亮伟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知道事情就怕要暴露了,他狞笑着猛一回头,咆哮着大声道:“工友们,铁路就在前面,我们只要占据了铁道的交叉口,中央和省里的领导都会关注我们,我们的生活就会有着落,为了我们能生活,冲呀!”

    卢亮伟说完,带头冲向铁路的交叉口。

    这小子说的话,极具有煽动性,很多的工人刹那间就骚动起来,准备向前冲。

    欧阳志远好容易截住他们,哪里轻易的让他们向前冲。欧阳志远一步拦在卢亮伟的前面,提足自己的功力,一声长啸,大声道:“我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大家有什么事,我给你们现场解决,冲击国家铁路,可是犯法的事情。”

    欧阳志远的声音很大,声若洪钟,传出老远。

    什么,他就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欧阳志远?

    这么年轻呀,就能当上了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听说,他连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都敢打。

    嘿嘿,那天还打了县委书记赵丰年的儿子,县公安副局长崔德成,就是他搞下去的。

    不会吧,只是传说吧,谁亲眼见过?一个小小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能干什么?还不是听吆喝的?他能给我们解决什么?就是县长何振南都没办法解决我们的事呀,不要听他的,咱们冲。

    人们议论纷纷,但向前冲的速度,如同潮水一般,竟然在加快。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工友们,你们不要听信谣言,天信药业没有撤离,天信药业不会抛弃你们的,天信药业的老总和总经理马上就到了,你们相信我。”

    这一声,欧阳志远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向前冲的工人们,一下子被欧阳志远的洪亮的声音震住了,人们慢慢的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立刻跳上自己的越野车大声道:“工友们,你们耐心的等一会,天信药业总经理和总裁即刻就到,他们会给你们个交代。”

    欧阳志远一边说一边快速拨打萧眉的电话。

    “萧眉,我是欧阳,请你立刻对工人们说话,快!”

    接近两千名工人的压力,欧阳志远就是神仙,也为受不了的,他几乎要崩溃了。

    萧眉已经来到了雨阳县,也就是雨阳县设卡的那个地方。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那边的情况危急,立刻对着电话道:“你打开免提。”

    欧阳志远立刻按下免提,大声道:“工友们,天信药业的老总和你们说话。”

    人们一听是天信药业集团老总的电话,大多数人都进下来了。

    “工友们,我是……”

    还没等萧眉说完,刺耳的警笛声在后面传来,交警中队长沈燕飞和雨阳县的中队长张达明到了。

    将近十几辆警车冲了过来。

    警察来抓人了,快上铁路!

    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狂喊了一声。

    将近2000名工人顿时如同炸营一般,人们如同疯狂一般,冲向不远处的铁路。

    这些王八蛋早不来晚不来,关键在这个时候来,这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就是再厉害,他也阻止不了乱了营的2000名工人。

    这时候,一列火车正在远处高速的奔来。

    欧阳志远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了,把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怎么办?怎么办?

    工人只要上了铁路,这场突发事件,就会升级,整个龙海市都会受到牵连。

    人们如同疯了一般,狂涌而来。

    欧阳志远的手,无意识的碰到怀里的东西。欧阳志远顿时狂喜,现在不能考虑的太多了,他伸手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天空就是几枪。

    “呯!呯!呯!”

    凄厉而震耳欲聋的枪声,划破天空。狂乱的人们被枪声瞬间惊醒了,全都愣在了原地。

    还有比工人更吃惊的是那些交警,他们虽然没配枪,但对枪声极其的敏感。枪声一响,十几名交警吓得魂飞魄散,全部趴倒在地。

    中队长沈燕飞和雨阳的中队长,两人刺溜一下,钻进警车地下,再也不肯出来。

    欧阳志远一看枪声震住了这些工人,就知道好办了。欧阳志远鄙视的看了一眼正趴在地上打哆嗦的卢亮伟,一把把他拎了起来,刀锋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住卢亮伟,冷声道:“你等着坐牢吧。”

    这时候,又是大批的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呼啸着开了过来,近百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警察,在周玉海和耿剑锋的带领下,冲了过来。

    县长何振南、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市县委书记王凤杰的车也到了,后面是萧眉的奔驰和李大鹏的桑塔纳。

    整个现场,很快被警察们控制住。

    欧阳志远连忙把枪收回腰间。

    周玉海跑过来,大声喊道:“志远,受伤没有?”

    欧阳志远看着疾驰而过的列车,擦去脸上的冷汗道:“还好,两千人一起向前冲,可真厉害呀。”

    周玉海仔细的把欧阳志远检查了一遍,确实没有受伤,只是全身的冷汗已经把衣服湿透了,好像在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欧阳志远想起来就感到后怕,自己要是没有这把枪,工人们就会冲到铁路上,拦截列车,造成这条铁路大动脉瘫痪。这场突发事件立刻就会升级成非法冲击铁路,这是犯罪,这将逮捕多少人?

    “志远,伤到没有?”

    萧眉下了车,就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一脸关切的检查欧阳志远。

    “萧总,我没事。”

    欧阳志远在人多的地方,当然不能喊萧眉的爱称。

    “没事就好。”

    萧眉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志远,对亏了你,没有受伤吧。”

    何振南一步跨过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再次救了自己。如果工人们上了铁路,自己的县长就干不成了。

    “呵呵,我命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好小子,立了大功了。”

    耿剑锋听到了那三声枪响,那三枚弹壳被他悄悄的收起来。上次在崮山铁矿事件中,耿剑锋就知道欧阳志远身上有枪。

    刚才的那三声枪响,肯定是欧阳志远在对天鸣枪,好样的,一比二千的对决。

    “呵呵,老大,你真厉害,真牛逼,一个人对决两千人。”

    李大鹏一脸羡慕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差点被他们踩死。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不得不赶过来,因为他们知道,市长郭文画和市委书记周天鸿就在后面,正在赶过来。

    这件事闹大了。

    这时候,近两千的工人们开始慌乱骚动起来,他们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不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何振南找了一个稍微高的地方,看着这些工人,大声道:“工友们,我是县长何振南,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县政府反应,可不能被坏人利用,冲击铁路?你们知道吗,只要你们冲向了铁路,中断了铁路的运行,你们就触犯了刑法,就是犯罪呀。”

    所有的工人听着何振南的话,都鸦雀无声。人们虽然害怕,但都在用沉默回答欧阳志远的问题。

    何振南等了好一会,见没有人说话,何振南道:“今天,我在这里现场办公,大家可以畅所欲言的说话,把你们的困难,都说出来,我何振南不会追究的。”

    但是,工人们,没有人敢说话,他们都知道,在中国,秋后算账的事,经常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工人们中间,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单身汉,叫吴元山,这人脾气火爆,敢说敢当,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知道,自己不说,就没有人说了。

    吴元山慢慢的走出来,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我记得上次我们到县政府上访,不是找过你吗?找你们县政府,有用吗?当时你答应尽快解决我们中药厂的事,这么长时间,你们给我们解决了吗?你们领导有吃有喝,你们想过我们吗?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过一分钱了,我们有的家庭都断顿了。我们有要看病的老人,有要上学的孩子,我们就指着这点可怜的工资生活,我问问你,你们县政府的工资,欠了三个月了吗?你们大鱼大肉的天天吃着,公家的车坐着,你们考虑到我们老百姓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你们考虑到我们的死活吗?你们没有考虑我们!我不客气的告诉你何县长,今天如果你们不解决我们厂的事,我明天一个人去卧轨。”

    吴元山的话音未落,一个头发花白,满脸沧桑的老工人,走了出来,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我今年四十六了,别人看到我,都以为我快六十了,我们家已经半年没见过肉了,我父亲住院,没有钱看病,被傅山医院撵了出来,我用业余时间,天天去捡垃圾卖钱,给我父亲治病。上个月,由于我实在没钱买药,我父亲病死在家里。

    何县长,我们三个月没见过钱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天信药业,人家天信药业不嫌弃咱,人家想接受这两千名老弱残疾的工人,你们县政府竟然要把八千万的债务,强加给人家,人家能同意吗?要是你,你能同意吗?你们县政府都钻进了钱眼里了吗?你们还是人民的政府吗?你们还是人民的公仆吗?我看你们是人民的老爷!“

    老人说着话,禁不住老泪横流。

    旁边的赵丰年和王凤杰两人的脸,变得十分难看,被说的一阵白一阵红。

    何振南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自己上任将近一年了,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到位。他感到对不起这些工人,对不起人民。

    何振南看着这些满脸菜色、一片沧桑的工人,内心羞愧的很。何振南沉声道:“工友们,是我们县政府没有做好工作,我代表县政府,向你们道歉,对不起了,工友们。”

    何振南说完话,深深的向两千名工人鞠了一躬。

    何振南的道歉让两千名工人一片沉默。

    远处赵丰年的脸色很是难看,可惜呀,只差一步就成功了,只要那些工人冲向铁路,何振南就完蛋了。

    又是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阻碍了自己的计划,这个人一定要除去。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着何振南在向那些工人鞠躬,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但随之就消失。进入仕途之中的人,绝不能有同情心,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权力和阴谋的私生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像自己原来和何振南联合打压赵丰年,现在又联合赵丰年架空何振南一样。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何振南鞠躬以后,抬起脸道:“现在,经过我们县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努力,那八千万的贷款,先挂起来,不再强加给天信药业,从今天起,天信药业正式进入傅山中药厂。”

    何振南话音刚落,两千名工人在停顿几秒钟后,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很多工人都哭了,他们流着泪,拼命的拍着巴掌。

    天信药业是傅山中药厂的希望。

    “下面,请天信药业集团总裁萧眉女士讲话,大家欢迎。”

    “哗……哗……”

    两千名工人开始拼命的鼓掌。

    萧眉微笑着走到众人前面,看着这些工人,眼里露出强烈的希望,萧眉的心震动了,她微微摆了摆手道:“员工们,今天,天信药业正式进入傅山中药厂,我首先宣布三项决定。”

    所有的工人一听领导宣布三项决定,顿时鸦雀无声。

    萧眉看了一眼员工们道:“第一,明天上午,天信药业将全部补齐傅山中药厂拖欠你们的三个月的工资。”

    萧眉的话音未落,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骤然响起,久久不停。

    很多的工人流泪了。

    现在的社会,已经进入了金钱为主的社会,虽然金钱不是万能的,但离开金钱谈一切,都是不能的。

    医院里已经不再是救死扶伤了,医生已经不再是白衣天使,账面上没钱,立刻停针停药。

    学校也不是人人能上的起学的,没有钱,你只能上个没有人进的学校了,所有的好老师,都调到要钱的贵族学校了。

    工人的那点工资,只能糊口了。

    “第二,傅山中药厂更名为天信傅山药业,所有的领导岗位,将在工人中选出,将和总集团派来的干部,联合领导天信傅山药业,成立药业工会,工会领导将从工人中选出,一切为工人说话服务。”

    “哗哗哗……”

    工人们兴奋了,他们知道,自己就会有可能成为领导,领导自己的工厂,替自己工人说话。而过去的国营工会,就是企业领导的狗,不光不向工人说话,而且还勾结领导,欺压本厂的工人,做厂领导的走狗。

    “第三,所有天信药业的员工,除了工龄补贴不同之外,所有的待遇都和集团总公司工人的待遇拉平。所有的员工,都将要分批次的到集团总公司南州学习,学习期间,待遇和总公司的员工一样。”

    萧眉的这三条措施宣布完了以后,所有的工人都沸腾了,他们欢呼着,跳跃着。

    “好,萧总的措施不错呀,我都想到你们的公司上班了。”

    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微笑这走了过来。

    “周书记、郭市长,您们好。”

    萧眉微笑着和周天鸿、郭文画握手。

    王凤杰、何振南、赵丰年连忙过来,没敢伸出手,都低下了头。

    “周书记,我没有做好工作,对不起党和人民。”

    何振南连忙承认错误。

    王凤杰和赵丰年也立刻在周天鸿面前检讨。

    周天鸿看着三个人,脸色一沉道:“傅山县何振南县长,工作失误,造成傅山中药厂2000名工人企图卧轨的突发事件,影响恶劣,对何振南行政记大过处分,党内警告。傅山县县委书记王凤杰,监管不力,行政记过处分,党内警告。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主管工业,对突发事件处理不周,没有及时预测出突发事件的隐患,负主要责任,行政记大过处分,党内警告。”

    周天鸿极其强势的现场宣布处理结果。

    郭文画的嘴角暗暗地抽动了几下,脸色很难看,但他没有说什么。虽然按照问责负责制,何振南是县长,他应该负主要责任。但赵丰年是主管工业的常务副县长,工业方面出现的错误,当然要赵丰年负责。郭文画说不出来什么。

    再说,这次赵丰年做的太过火,如果这些工人冲上了铁路,铁路一断,中央和山南省立刻就会擦觉,整个龙海的领导班子,就怕要全部换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