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被人耍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宁静一听自己的儿子惹了柳烟门,眉头禁不住的皱了起来。

    柳烟门是一个极其诡异凶残的杀手组织,听师傅孙金针讲,抗日战争时期,柳烟门投靠了日本人,做了日本人的帮凶,专门暗杀抗日志士。

    很多的抗日组织,被柳烟门血洗。

    有很多武林志士终于看不下去了,组织了大批的武林高手,在一个黑风雨夜中,突然发动袭击。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终于全部歼灭了柳烟门。

    可惜,柳烟门的二门主栁云生接了一桩杀人的买卖,外出没有回来。栁云生接到音信后,连夜逃到了香港。

    柳云生在海外暗暗的发展,成立了一个专门培养杀手的学校——斩杀上帝。

    影子杀手田宝文和田宝武,就是在这座学校毕业的。

    欧阳志远的金杯银翅蜈蚣咬死了田宝文,一只胳膊的田宝武带着胡三,趁机逃走了。

    栁云生的斩杀上帝杀手学校,名头极响,在香港的势力极大,无人敢惹。

    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杀死了一个影子杀手,却没有斩草除根,跑掉了一个,这是很危险的。

    嘿嘿,柳烟门,别人怕你柳烟门,我欧阳宁静可不怕你们,如果你们敢对我的儿子下手,老子一定破除誓言,灭掉你们。

    东厢房的萧眉听到欧阳志远的说话声,笑吟的走过来。

    “志远,回来了?”

    萧眉也是刚从外面回家不久,刚刚洗完澡,又黑又亮的秀发披散在圆润的肩头上。

    “呵呵,眉儿,我刚回来,正和爸妈说话呢。”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志远,我来吧。”

    萧眉走到婆婆的身后。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你虽然是医生,但按摩的技巧却不会。”

    “呵呵,志远,你不在家的时候,妈妈教过我按摩,你给爸爸按,我给妈妈按摩。”

    萧眉说完话,微笑着伸出手,给婆婆按摩着肩膀。

    “那好吧。”

    欧阳志远走到父亲的身后。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笑道:“我还没老,臭小子,看看几点了?陪萧眉说话去吧,我们该休息了。”

    秦墨瑶慈爱的拍了拍儿媳萧眉的手,站起来道:“不早了,明天还上班,眉儿,休息吧。”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走向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爸爸妈妈走进了房间,猛地一转身,一把抱住了萧眉的娇躯,嘿嘿的坏笑着:“眉儿,我们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爬床吧。”

    “小坏蛋,小声点……满脑子的资产阶级思想。”

    萧眉一指婆婆的房间,脸色早已彩霞满天。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我可是一位久经考验的高尚而纯洁的**员,没有一点的资产阶级思想。”

    “哼,看你笑的那样难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是个专门干坏事的标准坏人。”

    萧眉笑嘻嘻的道,眼睛已经开始滴出水来。

    “哈哈,标准的坏人?坏人来了,我要干坏事……”

    ………………………………………………………………………………………………

    第二天,萧眉休息,不用上班,两人一直战斗到黎明,才偃旗息鼓。

    两人一直睡到下午一点。

    就是一个上午,傅山官场再次发生了让人震惊的变化,一位江姓省政府里的副处级干部,空降到傅山县政府,顶替了姬广元的位置。

    而这位江副县长的职责,就是主抓招商引资。

    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点上了一颗烟。

    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透过窗户的玻璃,他两眼望着一只鹞子在白云间翱翔。省政府秘书处的副处长江宗武,竟然空降到傅山县担任副县长,这怎么可能?

    江宗武可是省长江川河的亲侄子,嘿嘿,恒丰集团的投资刚一到位,终于有人来傅山摘桃子了。

    过去,傅山县没有人来投资的时候,省长江川河的侄子江宗武为什么不来傅山县?龙海市市长郭文画可是省长江川河的战斗序列的人,市长郭文画终于出手了。

    这一手厉害呀,江宗武担任主管招商引资的副县长,所有的政绩,都会记在江宗武的身上,一年之内,江宗武就有可能扶正。

    这下,江宗武可以联合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打压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了。

    马明远吸了一口烟,嘿嘿,不论谁做副县长,不论你们怎么样斗,都必须向自己靠拢。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可是市委市政府安排自己,专抓傅山县招商投资的。

    市长郭文画出手,市委书记周天鸿能眼看着胜利的果实被郭文画夺走吗?

    看来,傅山县又将迎来一场暴风骤雨呀。

    恒丰集团的8个亿到位了,接下来,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约,什么时间签?江宗武的到来,肯定会打压何振南,而欧阳志远是何振南一手提拔起来的,会不会连累欧阳志远?

    想到这里,马明远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欧阳志远开着帕杰罗,来到了龙海市市政府。

    龙海市的市委和市政府不在一起,分为两座楼,两个院子。市政府的门卫不再是保安,而是龙海市的武警在执勤。

    欧阳志远的车上,没有市政府的通行证,武警红旗一摆,拦住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把自己的工作证递给武警战士。武警战士仔细的检查完欧阳志远的工作证后,又让欧阳志远登记。

    所有的手续办完后,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开进了市政府的院子里。

    欧阳志远下了车,直奔一楼大厅。

    市政府秘书长戴立新下午来的很早,他的办公桌就在窗户前。他看着一辆帕杰罗越越野开了进来。

    不错,好车,这是谁的车?这辆越野帕杰罗,是最新出的吧。

    整个市政府,都没有一辆这种进口车。自己什么时候,能开上这种越野?嘿嘿,就是自己能买帕杰罗,自己敢在龙海市开吗?这人可够张扬的。

    当帕杰罗停下来后,一位身穿西装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下来。

    “欧阳志远!”

    这小子原来不是开的雅阁吗?怎么又换了一辆新出的帕杰罗?

    自己让人调查过欧阳志远的背景,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父母没有一位是官员,他的父亲只是一个澡堂子的按摩师,这小子怎么能开上进口车?

    他干上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只有几天吧?难道他的经济有问题?嘿嘿,经济没有问题,哪里来的钱买车?

    想到这里,市政府秘书长戴立新给纪委书记戴宝南打了个电话。

    欧阳志远是郭市长的心头大患,下面的几次交锋,傅山县的赵丰年都处在下风,郭市长对赵丰年极其的失望。

    这次江宗武到了傅山县,将会改变傅山县的不利局面。自己看看能否帮助江宗武,除掉欧阳志远,扫清江宗武前面的道路,为郭市长尽自己的一份力。

    龙海市纪委书记戴宝南,是戴立新的一个远房弟弟。

    纪委书记戴宝南一看是戴立新的电话,连忙按下接听键。

    “大哥。”

    纪委书记戴宝南要喊戴立新大哥。

    “你查查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的经济来源,他在几天内,把雅阁换成了帕杰罗,我怀疑他的经济有问题。”

    戴立新低声道。

    “大哥,不如直接暗地里抓起来,还要调查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弄死他就等于碾死一只臭虫,我有十八般方法,让他开口。”

    戴宝南狞笑着道。

    “不可鲁莽,欧阳志远背后是周天鸿,周天鸿那只老狐狸,你敢惹吗?嘿嘿,只要查出他一点经济问题,直接双规,异地审查。”

    戴立新嘿嘿冷笑着。

    “好的,大哥。”

    戴立新挂上电话,又给第一道门卫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小张,欧阳志远来干什么?”

    门卫办公室的小张,一听是秘书长戴立新的声音,连忙站起来道:“秘书长,欧阳志远来找常务副市长马市长汇报工作。”

    戴立新一听,眉头一皱,深思中挂上电话。

    他知道,马明远想扶植自己的班底,嘿嘿,欧阳志远可是周天鸿的人。想挖周天鸿风格的人,马明远,你一直不是很精明吗?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周天鸿能答应你吗?

    戴立新冷笑着给一楼大厅办公室值班员马振兴打了个电话,吩咐了几句。

    嘿嘿,老子要玩玩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来到市政府一楼的大厅,两位武警再次检查了欧阳志远的证件,就让欧阳志远进来。

    一楼大厅值班的马振兴微笑着站起身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同志,你找谁?过来登记。”

    欧阳志远看到,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正向自己打招呼,就知道,这是办公室的值班人员。

    市政府的管理要比县政府严格的多呀,人家竟然由武警执勤,看看自己的县政府,就只有几个破保安,县政府老是受到人家的冲击,真是不能比呀。

    欧阳志远感叹着,走向那个叫住自己的年轻人。

    “请您填个表。”

    另一位年轻人,递过来一张表格和一支笔。

    欧阳志远快速的填好表,马振兴看了看表格,微笑道;“很不巧,欧阳主任,马副市长还没有来,你到休息室里等一会好吗?”

    欧阳志远一听,禁不住一愣,马市长和自己约好的呀?难道马市长忘了?还是没有过来?

    “同志,马市长下午还来吗?”

    欧阳志远问道。

    “来的,你先等一会吧。”

    马振兴道。

    欧阳志远只好走进旁边的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等候。

    马振兴只是办公室的一位值班员,他接到戴秘书长的电话,说有个年轻人来找马市长,就说,马市长还没有来到。

    马振兴的值班员工作,是戴秘书长去年,在人才市场招来的,马振兴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戴立新的战斗序列。他知道,在市政府里工作,如果没有靠山,你就是熬白了头,也没有人提拔你。

    自己刚一参加工作,就碰到了贵人,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呀。自己现在是办公室科员,再熬一年,送送礼,看看能不能买个副科干干。

    戴秘书长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呀,父母只是给了自己的生命,但戴秘书长给了自己政治前途。戴秘书长让自己干什么,自己就要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狗一样的祈求人生,蛇一般的蜿蜒爬行。

    这就是在机关里混的准则。人要象狗一样的对上级领导无限的忠诚,对人要象蛇一般,弯下身子,左右逢源。

    那个递给欧阳志远表格的年轻人一听马振兴说马市长不再,刚想说话,就被马振兴瞪了一眼。

    年轻人连忙低下头。

    欧阳志远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不一会,就睡着了。昨天的战斗,自己发起的冲锋,有十几次,一直战斗到眉儿投降缴械为止。

    嘿嘿,快意人生呀。

    马明远在办公室里看了看表,现在都快四点了,欧阳志远怎么还没有来?马明远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四点半的时候,欧阳志远醒了,他一看表,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连忙走出休息室,原来两个值班员已经不在了,又换了两个值班员。

    “同志,马市长在吗?”

    一个值班员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看了看那张表格,点点头道:“马市长在,我给你打电话。”

    值班员把电话打到了马明远的秘书张庆云的办公室里。

    张庆云一听欧阳志远来了,心里也是微微的恼怒,约好的时间是两点,现在已经四点半了,欧阳志远怎么会这么不遵守时间?

    张庆云沉声道:“让他上来。”

    值班员道:“请随我来。”

    欧阳志远跟着值班员来到了张庆云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

    值班员推开门道:“张秘书,欧阳主任到了。”

    值班员说完话,退了出去。

    张庆云的脸色很难看,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你也是一名办公室主任,约好的两点,现在是几点了?一名官员,连时间的观念都没有,你怎么能干好工作?马市长对你非常失望。”

    欧阳志远被张庆云莫名其妙的狠狠地批了一顿,心道,不到两点我就来了,不是马市长没来吗?怎么会怨我?

    “张秘书,我不到两点就来了,一直在休息室里等着,值班员说马市长还没来到。”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什么?志远,你说你不到两点就来了?”

    张庆云一听,吓了一跳。马市长上午就没下楼,饭还是自己送进去的,值班室怎么会说马市长没来呢?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登记表应该有记录吧,我不到两点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

    欧阳志远看着张秘书道。

    “志远,你确定你不到两点来的?”

    张庆云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他要知道,欧阳志远到底说没说谎。如果欧阳志远没说谎,那欧阳志远就被别人玩了。

    张庆云看了一眼值班表,两点的时候,是马振兴值班。马振兴是秘书长戴立新的人,秘书长戴立新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敢问吗?

    从欧阳志远的表情看来,欧阳志远真的被别人玩了。

    张庆云给一位武警打了电话。张庆云和执勤的武警关系不错。

    巧了,那位武警正在休息,正是检查欧阳志远证件的那位武警。

    武警证实了欧阳志远是不到两点进了市政府的大院。

    那位武警对欧阳志远的那辆帕杰罗,记忆很深。

    张庆云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轻声道:“马市长一直就在办公室,午饭在办公室里吃的,你被人耍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两股凌厉的杀气,在眼里喷射出来。市政府的一个小小值班员,竟敢戏耍自己,老子见到他,非打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张庆云看着欧阳志远暴怒的样子,提醒欧阳志远道:“市政府比你们县政府,要复杂一万倍,马振兴是秘书长戴立新的人,你不要轻举妄动,人家一个眼神,就能敲掉你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饭碗。走吧,去见马市长。”

    秘书长戴立新?自己没有得罪过这个人呀?一个小小的值班员,绝对不敢私下里戏耍自己,嘿嘿,一定是受了别人的指使。难道是戴立新?戴立新是市长郭文画的人。“马振兴,戴立新,老子记住你们了。”

    张庆云的办公室,就和马市长的办公室就紧紧地挨着,里面是相通的。

    张庆云打开马明远的办公室,外面是会客厅,再向里面,才是马明远的办公室和休息室。

    张庆云敲了敲门,轻声道:“马市长,欧阳志远来了。”

    马明远微微的停顿了一下道:“让他进来。”

    张庆云打开房门,回过头来道:“你先进去,回头,我给马市长解释。”

    欧阳志远走进马明远的办公室。马明远没有抬头,他正在看海岛市青阳县、朝霞市马珊县的资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两个县的实力厉害呀。

    虽然欧阳志远分析了傅山县的优势,但傅山县毕竟是个穷县,底子太薄了,没有钱呀。马明远知道欧阳志远进来了,他没有抬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没有抬头,他知道,马明远在生气,他想让自己多站一会,以示惩戒。

    要是换成别人,那人一定会站在那里,不敢乱动,冷汗直流。可是,现在进来的是欧阳志远。

    就是在山南省纪委书记何振乾和省厅副厅长周江河面前,欧阳志远照样神情自若,谈笑风生。

    欧阳志远轻轻的坐在沙发上,等着马明远。

    马明远没有看欧阳志远,等到他看完那些资料后,用眼角瞟了一眼欧阳志远,这下让马明远差一点背过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