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上了老将军的当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八章上了老将军的当了

    老将军谢德胜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心潮起伏,内心也是激动不已。能和自己一起回忆过去那种策马狂奔、战刀挥舞、冲锋陷阵的人已经没有了,很多人都已经走了。

    近来,自己老是在回忆过去,回忆过去的金戈铁马,回忆牺牲了的战友,他们的音容笑貌,到现在还能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是不是,老年人都喜欢回忆过去?自己老了吗?这一届世界特种兵大赛,自己一定要亲自带队,参加这次比赛。

    走廊里,有脚步声声传来。

    老将军知道,韩建国到了,这个韩大棒子,终于来了。老将军的脑子里开始想象着现在韩大棒子是什么样子?

    当年两人刚一开始合作,可都不互相服气,后来俩个人为了分出高下,狂攀天柱峰,自己竟然输了一秒,哈哈,可是后来,在袭击鬼子的神风特战队的时候,自己一气连砍36个鬼子的脑袋,结果,自己比韩大棒子多砍了一个鬼子的脑袋。

    攀爬天柱峰算什么鸟本事?哈哈哈,要比赛就要比真本事,要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比赛,嘿嘿,那才是实战,在战场上,老子赢了。

    最后一场比赛,就是渡江战役。

    韩大棒子的特战队,在和鬼子的拼杀中,还是可以的,但要和自己带领的刀锋特战队相比,就是草鸡一个。

    两方刚一接触,韩大棒子的特战队,就兵败如山倒,狼狈逃窜。

    当时的国民党的人心已经散了,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了,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谢德胜的枪口在瞄准了韩大棒子的脑袋,但在扣动扳机的时候,枪口偏到了一边。

    枪口一偏,就有了五十年后,今天的再次会面。

    脚步声近了,嘿嘿,这个老家伙的脚步声,还是那么铿锵有力,竟然没有一点拖拉的声音,只是节奏有点急促。这个老东西,还是那么硬朗。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老将军的心跳也渐渐的加速。

    五米……四米……三米……一米……

    一个身材高大的白发老人,一步跨进房门,站的笔直,如同一杆锋利的标枪,静静的站在那里。

    老将军看着站在房门正中的韩建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五十年了,老东西的脸早已不是过去那种红彤彤的大方脸了,而是一张微微消瘦的长脸,眼睛里,露出一抹让自己熟悉的亲切激动眼神。

    这个老东西的眼睛,还是那么的雪亮,炯炯有神,带着一抹谁也不服气的狂野和蛮横,就如同一只大森林的猎豹,随时准备撕咬。

    只是,头发已经白了,无情的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沧桑。

    这个老东西,鼻梁上竟然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太会装逼了吧。

    韩建国走上楼的时候,他的脚步有点急促,呼吸在慢慢的加快。

    五十年了,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五十年?不知道,谢大炮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是那么桀骜不驯吗?还是那么强横无理吗?

    自己的一生,最不服气的就是这个韩大炮,但最让自己佩服的,还是这个老家伙。

    当年国共合作,一起抗日,为了确保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两支特战部队联合起来,在天柱峰下设伏,准备伏击板恒师团的援军神风特战队。

    两支特战队,都是最精锐的部队,王牌之中的王牌,精英中的精英。

    两支部队刚一见面,都互不服气,韩大棒子部队的装备,极其的精良,全是美式装备,很多的装备,谢德胜这边的战士,根本没有见过。所以,韩大棒子的特战队员,根本看不起我们的战士,戏称我们是土八路。

    但谢德胜的特战队,可是八路军115师,罗荣恒将军亲自挑选出来的战士,每位战士的军事技能,都是百里挑一。

    两方都不服气,接下来,就是在深谷里进行大比武。

    比枪法、比刀法、比战术、比毅力。

    一番比试下来,竟然不分胜负。这就让韩大棒子这边的**大为不解,对方满脸菜色,吃的是黄豆、炒面和玉米粒子,装备更是低劣,手榴弹竟然还是土造的长把手榴弹,阻击手的阻击步枪,竟然连瞄准镜都没有,竟然能百步穿杨,和自己不分胜败。特别是这些土八路,在拼刺刀的比赛中,一拿起枪,嘴里就嗷嗷的狂叫,好像发疯一般,刺刀闪着寒芒,一气对着自己这方的士兵,连刺一百多刺,致使这边的士兵,转身就跑,害怕对方那寒芒四射的枪刺,真的刺穿自己的胸口。

    双双比赛互有胜负,最后相约,战场上见。

    在伏击板恒师团的神风特战队战斗中,韩大棒子终于服气了谢大炮的这支部队了。他们那种根本不怕死的强大气势,吓破了小鬼子的苦胆。

    如果没有谢大炮的这支部队和自己联合,自己的特战队,绝对会全军覆没。在战斗中,是谢大炮的战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鬼子的刺刀,自己的部队才有机会重创神风特战队。

    当神风特战队的鬼子们,看到中国人端着刺刀冲过来的时候,他们笑了,他们的笑脸中,包含着不屑和蔑视。

    拼刺刀,是他们的强项。这些小鬼子,从小就练习用刺刀刺杀,再加上他们的三八大盖的枪身很长,刺刀也长,这些土八路虽然彪悍,但他们的枪身短,在他们的刺刀还没有够到自己的胸脯时,自己三八大盖的枪刺,就会戳进他们的胸膛。

    但当这些身穿土黄色粗布的土八路和他们刚一交手的时候,这些鬼子就错了,这些土八路竟然一手持枪,另一只手,扯出后背上让人胆寒的大刀片。

    刀光寒芒一闪,咔嚓一声,对方的大刀片,就砍断了自己的枪刺,然后刀光一抹,鬼子的脑袋就飞了起来。

    拼刺刀,不是韩大棒子部队的强项,但他们躲在八路军身后,进行点射的枪法极准,几乎一抢一个。

    韩大棒子和谢德胜,两人一人一把小铡刀一般的大片战刀,狂叫着,冲向鬼子,刀芒一闪,血光中,鬼子的刺刀、双手和脑袋,就飞上了空中。

    这一仗,一百多名神风特战队的鬼子,全军覆没,回了老家,一个没有跑掉。

    谢德胜砍掉了36个鬼子的脑袋,韩建国砍掉了35个鬼子的脑袋。谢德胜赢。

    想到这里,韩建国禁不住豪情万丈,热血沸腾。脚步加快,一不跨进天象台大厅。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如同一座山岳,那双深邃的眸子,透出一丝欣喜和激动,正望着自己,有点白的眉毛和嘴唇,微微的颤抖着。

    那张饱经风霜的脸,还隐隐的闪现出年轻时的痕迹。

    谢大炮,虽然谢大炮变得自己几乎认不出来了,但那双眼里的桀骜不驯和深邃的神情,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

    老将军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两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哈哈,谢大炮,你还没死呀,你想做乌龟王八吗?”

    “哈哈,韩大棒子,你还是那样会耍酷装逼,竟然戴了一副破金丝眼睛,你当年和我见面的一刹那,故意站在我身旁,用你那一身黄屎呢子军大衣,故意寒碜我的土棉袄。”

    两人在五十年后,见面的第一句话,还是互相挖苦揭短。

    但两人眼里激动的泪花,终于掉了下来。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狠狠地打了对方一拳。

    五十年了,弹指一挥间!

    人的一生,如同白驹过隙,眨眼间就会化为尘埃,没有任何人能想到,两人在五十年后还能相见。

    两人哈哈大笑着看着对方,携手坐在桌子旁,互相看着对方,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都老了。

    服务员很快的上齐了菜和酒。

    欧阳志远打开一瓶茅台,倒满三杯酒。

    谢老将军端起酒杯,哈哈大笑道:“韩大棒子,记得咱两人在天柱峰上拼酒的情景吗?”

    “呵呵,怎么不记得?咱两人一人一坛子高粱烧,嘿嘿,谁先趴下,谁学驴叫,哈哈,最后谁学的驴叫?”

    韩建国脸上露出了最得意的笑容。那次比赛,谢德胜输了,但最后,谢德胜就是不学驴叫,两人就继续比喝酒。

    当两坛子高粱烧都进了两人的肚子里之后,山顶上,传来了两人震动九霄的驴叫声,结果,把山顶上农家的一头母驴引了过来。

    那次,两人都喝多了。

    “呵呵,韩大棒子,最后是你学的驴叫,而且你学的最像,哈哈,那只母驴就是你引来的。”

    “明明是你谢大炮引过来的,你学的驴叫最象,结果,人家老农硬说你偷了人家的驴,人家揪住你的领子不丢,还是我给了一块大洋了事,嘿嘿……”

    欧阳志远差一点背过气去。

    天哪,这还让人活吗?一位是开国的将军,一位是亚洲三大电子集团的总裁,竟然互相揭短,过去都学过驴叫,而且还引来母驴,这……这可能吗?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只有现在,老友相聚,将军已经不再是将军了,集团总裁,也不再是集团总裁了。

    “哼,再比,谁先喝趴下,谁再学驴叫。”

    “比就比,谢大炮,老子五十年前就不怕你,现在还怕你不成?”

    欧阳志远咳嗽了一声。

    两人猛然发现,旁边还有欧阳志远。

    两人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两人互相指着骂道:“你个老东西,还是那样倔。”

    这顿酒,两人喝的极其畅快,两人谈过去,谈过去的友谊,过去的兄弟之情,又谈现在的投资,再谈以后两岸的发展前景。

    “韩大棒子,我听志远说,你投资开发崮山72群峰,然后,再准备投资20个亿,把你的电子元件生产中心移到傅山?不错嘛。”

    谢老将军和韩建国碰了一杯酒。

    “谢大炮,崮山是我的故乡,我当然要为自己的家乡,办点实事吧,如果开发崮山群峰顺利的话,那20个亿的电子项目,很快就会签约。”

    韩老喝了一口酒道。

    “你放在心,有志远给你保驾护航,你开发72群峰的投资,绝对顺利的,整个傅山县的老百姓,都会感谢你的。”

    老将军笑着道。

    “哈哈,但愿如此,我也看好志远。”

    韩建国道。

    “韩老先生投资,为的是回报自己家乡的父老乡亲,我一定要竭尽全力的让韩老的投资项目,顺利进行。”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志远,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要好好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月瑶就怕要吃亏。”

    韩建国还没有机会向欧阳志远说声谢谢。

    “呵呵,是韩老赶来的及时,否则,就会有点麻烦。”

    欧阳志远道。

    “志远,有人欺负你?”

    欧阳志远就简单的把事情向老将军说了一遍。

    “哈哈,韩大棒子的孙女好厉害,我也有位孙女,性格正好和你孙女相反,回来让她们认识一下。”

    老将军说着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志远的位置太低,很多人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打击的志远毫无还手之力,如果给欧阳志远一个特殊的身份,欧阳志远在危机的时候,就可以转危为安。

    龙海市现在不平静呀,特别是沿海的天台县。

    自己一直没有回去,一方面是自己的老伴要做手术,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天台县的最新式的潜艇军事港口。

    我们的战略核潜艇,就停在天台县的明珠港基地,而第五部队的刀锋特战队,就守护着我们的核潜艇基地。

    如果欧阳志远答应加入特战队,就会给刀锋特战队,增加一份强大的力量。

    可惜,这小子不肯加入。

    下午三点的时候,韩建国老人和谢老将军携手走出民族饭店。两位老人,每人喝了将近一斤茅台,但却没有喝多。

    “韩大棒子,你那个20个亿的投资,别什么屁没出来,你那个屎就出来了,男子汉大丈夫,办事干净利索点,你两个项目一起投资,我和志远都保证你的利益,不受损害,这总可以了吧?你口口声声要感谢人家志远,,就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那个招商引资人,都要算在志远身上。”

    谢老将军想给志远捞点政绩。

    “呵呵,谢大炮,不用你说,所有的政绩,我都已经放到志远身上了,那20个亿的投资,我已经答应志远,在我从台湾回来后,就签约,谢大炮,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只要龙海市和傅山县不卡我,我还可以把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的投资商,都介绍过来,让傅山县形成一个新型的电子工业基地。”

    韩建国老人呵呵笑着道。

    “好呀,韩大棒子,过一阵子,我来龙海的时候,我们俩要一醉方休,我等你的电子工业基地的建成。对了,我和市委书记周天鸿,是朋友,你要是有什么难事,就打电话给周天鸿,就说是我谢德胜来办的,我保证你马到成功。”

    谢德胜道。

    “呵呵,你认识市委书记周天鸿?”

    韩建国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谢德胜道:“周天鸿是我的晚辈,呵呵,我能说的上话,你有事,尽管找他,但违法的是,你不能找他。”

    “我们台湾商人,都是守法经营,绝不会干违法的事情,你放心就是了。”

    韩建国笑着道。

    “韩大棒子,这次没喝好,下次咱们再见面的时候,喝完酒后,一定要一起比赛攀登天柱峰。”

    谢老将军握住韩建国的手道。

    “谢大炮,当年你可是输了,好,不服气的话,有时间再爬。”

    两位老人握手告别。

    谢老将军看着韩大炮上了车,对着司机道:“送韩大炮一程。”

    司机道:“好的,将军。”

    两辆车一前一后,快速的奔向郊区。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老将军。老将军好像喝多了,微微的闭上眼睛,在闭目养神。

    前面是红灯,两辆车子在等到绿灯后,慢慢的向前开去。

    当韩建国老人的车子行驶到十字路口中心的时候,对面的一辆车,猛然加速,高速的贴了过来。

    欧阳志远心生警兆,瞬间打开了车窗。

    对方的车子刹那间就靠近了韩建国的车子,车窗后面,露出了一张狰狞的人脸,同时,一支乌黑的枪口从车窗里伸出来,对准了车里的韩建国,扣动了扳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韩建国没有带保镖,司机一看事情不好,猛打方向,但已经晚了。

    “呯!”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子弹高速的打进了那个杀手的车窗。

    “轰!”

    欧阳志远开枪的速度,比那个杀手快了一点,子弹抢先击中了那个杀手的眉心,那个杀手的枪也响了,但他中枪在先,他那一枪,已经失去了准头,打在了韩建国车身的后半部,整个车窗都被震碎。

    欧阳志远这一枪,又快又准,如果自己有一丝的犹豫,死的将是韩建国。

    杀手的车子猛地一拐弯,撞到了旁边护栏上,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欧阳志远开枪的声音,惊动了谢老将军,谢德胜看到欧阳志远竟然有枪,眼中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按道理,欧阳志远不应该有枪的,但欧阳志远拔枪到开枪,一枪击中对方的眉心,老将军看的一清二楚。

    好快的拔枪速度,好准的枪法。

    几个交警快速的奔来。

    后面的警卫陈斌在快速的处理后面的事情,老将军的车和韩建国的车都没有停,继续向前开去。

    老将军后面的几辆防弹车,在后面赶上来,护住了韩建国的车和老将军的车。

    这次袭击,竟然是针对韩建国的,是什么人竟然袭击韩老先生?

    谢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收起了手枪,沉声道:“志远,你怎么会有枪?”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上次我救了朱军和陈斌,干掉了一个影子杀手,捡到的,我就留着防身了,还好,今天就用上了,如果没有这把枪,今天韩建国就死定了。”

    欧阳志远怕老将军知道自己有枪,难为自己,就说是救朱军、陈斌时捡的,嘿嘿,看在救了你两位手下的面子上,你不会难为我吧。

    老将军一眼就看穿了欧阳志远的把戏,沉声道:“你私下持有枪支,毕竟是犯法的,你还是加入我们吧,这样,你就可以合法的持有枪械了。”

    “谢老,你知道,我不想离开父母,所以,如果你让我做个业余的特种队员,我可以考虑。”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哼,全国就没有一个业余的特战队员,加入特战队是保家卫国,无上光荣的事,你竟然还谈条件,哼,真不知道你是怎样入的党。”

    老将军的脸色冷的很可怕。

    欧阳志远知道,老将军是故意沉下脸的,他想逼迫自己。

    “嘿嘿,我们校长的父亲有胃病,看了无数的医生,都没有看好,包括他自己也没有看好他父亲的病,嘿嘿,我自告奋勇的去给校长治病。嘿嘿,一个月后,校长父亲的病好了,校长就同意了,我就加入了。”

    谢老将军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心道,自己当年是火线入党,出生入死,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才被批准加入,现在,这小子给人看好了一场病,就入了党,真是不能比呀。

    老将军的脸色变化不停,看着欧阳志远道:“好,我答应你,你是全国第一位业余的特战队员。”

    老将军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您说什么?您批准了我当业余的特战队员?这……这怎么可能?不会吧。”

    欧阳志远绝没有想法到,自己故意说相当业余的特战队员,是想推脱的,因为这个业余的特战队员,根本没有,更不会批准。

    但想不到,老将军竟然会答应自己,这……太那个啥了吧。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的那张苦瓜脸,老将军心里暗笑,呵呵,小子,想和我玩花招,哈哈,你还嫩呢。

    “男子汉大丈夫,所话算数,这是你的所有证件,呼救电话,联系方式和所在部队的番号、枪支、特制的手机。”

    老将军把很多的东西,放在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这下傻了眼,他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些证件,人家早就做好了,还卡上了钢印,到时候,军令如山倒,命令一下,还要分业余的不业余的吗?。不过,这把手枪真好,比自己捡到的那两把,制造的精致多了。

    “欧阳志远,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光荣的特战队战士,直属第五部队的刀锋第一大队,主要任务,就是保卫我们的战略核潜艇明珠军港,现在,你记住所有的电话号码、联系方式,看过后,立刻销毁。”

    一丝笑意在谢老将军的眼里一闪而没。

    “是!”

    欧阳志远挠着头,小声问道:“将军,这业余的,不会让我辞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吧?”

    老将军微笑道:“小官迷,你那个芝麻粒大的办公室主任,不要辞去,你还gan你的办公室主任,而且不要穿军装,但有任务的时候,有人来联系你,如果不执行命令,将有军事法庭审判你,你的身份是秘密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不能泄漏,半年后,你要到燕京参加一个培训班,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吧。”

    老将军说完话,又闭上了眼睛。

    韩建国知道,这个杀手,是针对自己的。

    嘿嘿,看来有人等不急了,想要我死呀,想得到恒丰集团呀,哼哼,想的到美。

    谢大炮竟然还没有退休?从后年跟过来的那几辆高级防弹车来看,都是高级警卫,看来,谢大炮的级别真高呀。

    谢大炮和欧阳志远坐在那辆车里,难道是欧阳志远开的枪?那一枪真准,一枪命中杀手的眉心,又快又狠,真是高手呀。

    这一枪救了自己的命,自己有欠了欧阳志远一个人情。

    看来自己内部有鬼呀,自己的保镖离开自己,肯定有人通风报信。

    自己四个干儿子,到底是谁想要自己的命?

    韩建国的脸色变得铁青,凌厉的杀气,在身上狂涌而出。嘿嘿,老子杀了一辈子人,我到了晚年,仍旧要大开杀戒了。

    七八辆保镖的车赶了过来。

    老将军的司机看到对方的保镖来到,慢慢的开始减速。

    韩建国的车子慢慢的停下,欧阳志远摇下窗户道:“韩老保重。”

    韩建国摆了摆手,在保镖的簇拥下,开出了龙海市。

    “看来,韩大棒子有麻烦了。”

    老将军轻声道。

    “呵呵,没有事,我看了韩老的面相,虽然眉心隐现黑线,但下面紫气升腾,只是有惊无险,20亿资金的投资,很快就会签约的。”

    欧阳志远从小就跟父亲学习相面,相面的造诣,已经和父亲不分上下了。

    “呵呵,志远,你还会相面?”

    老将军惊奇的问道。

    “嘿嘿,懂得一点,我自小就跟随父亲在街上给人相面,看得多了,也就知道一点。”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车子很快来到龙海医院。两人来到马桂花的病房外面,就听到病房里传来了阵阵的笑声。

    看来,马桂花已经醒过来了。

    老将军的步法明显的加快,一步跨进病房。正在和自己孙女孙子说话的马桂花,抬头看到自己的老伴会来了,脸色微红,双眼再也不会离开谢德胜。

    “桂花,你醒来了?”

    老将军知道,桂花醒过来,有人的时候,自己不能再喊桂花的小名云儿。

    欧阳志远捂着嘴退了回来,人家一家人可以好好的说话了。

    欧阳志远刚退出病房,就看到萧眉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眉儿!”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看着自己的眉儿。

    “小坏蛋,走,我送给你一件礼物。”

    萧眉拉住欧阳志远向楼下走去。

    “眉儿,什么礼物?这么神秘?”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

    “到了你就知道了。”

    萧眉笑呵呵的道。

    两人来到楼下的时候,萧眉一指,小声道:“志远,送给你的。”

    欧阳志远顺着萧眉的手指一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一辆崭新的帕杰罗越野车,静静的停在那里。

    欧阳志远很喜欢车,更喜欢带着霸气的越野,想不到,那辆雅阁掉进了山崖下,萧眉又给自己买了一辆帕杰罗。

    眉儿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钱?她可是和家里早已闹翻了。欧阳志远看着萧眉,轻声道:“眉儿,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坏蛋,你放心,你的眉儿,不会做违法的事,这些钱的来路都很堂堂正正,到时候,我就会告诉你,试试车吧。”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知道萧眉不会欺骗自己。

    “呵呵,我试试新车。”

    欧阳志远接过钥匙,发动了这辆最新潮的越野车。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看着车,出了医院的门,心里是很高兴。

    这时候,萧眉的电话铃响了。萧眉一看电话号码,按下接听键。

    “萧总,我们到了。”

    萧眉对着电话道:“你们现在龙海住下吧,明天再去傅山县中药厂考察。”

    “好的,萧总,傅山中药厂的一切,我们已经暗中调查清楚了,他们管理极其的混乱,进的原料中药材,掺进大量的假药材,几乎接近停产了,而出货更是混乱至极,有的甚至没有出货单,直接把产品拉出工厂,而门卫不管不问。”

    “好的,晚上细谈吧,你们抓紧写出傅山中药厂改制的细节,和谈判的框架协议,以及改制后的管理办法。”

    “好的,萧总。”

    萧眉挂上电话,喃喃的道:“我也该辞职了。”

    不一会,欧阳志远看着帕杰罗回来了。

    “志远,感觉怎么样?”

    萧眉笑呵呵的问道。

    “不错,劲力极其的强劲,提速快、很平稳。”

    欧阳志远很喜欢这款越野。

    “呵呵,你以后就开着它上班吧,你那辆旧桑塔纳,还是还给县政府吧。”

    “是不是有点太招摇了?县长才坐桑塔纳?要是纪委调查,就麻烦了。”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谁调查你,你就说你老婆萧眉送的,谁又能把你怎么样?”

    萧眉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嘿嘿,我老婆……,你还没嫁给我……”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

    “小坏蛋,我早晚要嫁给你的,对了,天信药业来人了,明天,他们要去你们县政府,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

    “常委会上,已经全体通过,天信药业和县政府签约后就可以进驻中药厂,正式接收中药厂,所有的职工,都归天信药业安排,具体的买断价格,在签约之前谈。明天我下午才能回去,上午要去拜访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汇报傅山县的工作。”

    欧阳志远道。

    “拜访马明远?志远,马明远这个人很精明,更是很强势,他是介于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郭文画之间的第三方势力,大有和周天鸿、郭文画形成鼎立之势,但马明远不知道周天鸿和郭文画背后的势力都很强大,所以,我并不看好马明远。何振南是周天鸿的心腹底班,而你是何振南的秘书,又是何振南提拔起来的干部,今天,何振南的哥哥,山南省纪委书记何振乾来看何文婕,志远,你对何家有两次救助之恩,我看何振南这个人不错,今天,何老爷子又邀请你到他家吃晚饭,所以,你应该属于周天鸿的战斗序列,和马明远不要走的太近,免得你有脚踏两只船的嫌疑。在官场,最忌讳的就是脚踏两只船。”

    萧眉看着欧阳道。

    “眉儿,我有分寸,晚上我尽量的早回来陪你。”

    欧阳志远握住眉儿的手。

    “我洗好澡等你。”

    萧眉的这句话,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刹那间变得急促起来。

    “呵呵,小坏蛋,你的革命意志太不坚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