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以前的云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七章以前的云儿

    欧阳志远看着周副厅长道:“你的枪伤,已经有五六年了,动过手术,但不能活动的太厉害,活动厉害枪眼就会疼痛,阴天下雨,疼痛更加剧烈。”

    周江河的内心震惊了,欧阳志远说的这些都对。

    自己右胳膊这一枪,是在五年前发生的,当时自己还担任刑侦一处的处长,带领干警追击贩毒分子,不小心中了一枪。可是当时在医院已经把弹头取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枪眼里面还不时的疼痛,而且最近有点加剧,不能活动剧烈,特别是阴天下雨,疼得更加厉害。

    周副厅长来到龙海医院后,听说何文婕脸上的烧伤,用的是欧阳志远自己私人配制的中药,而且没有转到烧伤科,在外科住院。周厅长就很担心,一直在批评何文婕是乱弹琴。

    周副厅长对中药不是太了解,他认为,中医不如西医的疗效快,而且中医有很多都是庸医,没有什么真本事。因此,他不看好中医。

    但现在,欧阳志远只是和自己握了一下手,就知道了自己的病根,难道,欧阳志远事先知道?但又不可能,就是何文婕也不知道自己负伤的事。自己负伤,何文婕还没调到公安厅。

    周副厅长连忙道:“志远,能治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取子弹在哪个医院做的手术?”

    周副厅长道:“在山南省的武警总医院,他们的技术很高的。”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医院,按道理说,做这个手术,不会出现这种失误的。

    “周副厅长,你的胳膊上的枪眼,肯定没有长好,而且近来疼痛加剧。”

    欧阳志远说这话,挽起周厅长的小臂上的袖口。

    果然,周副厅长小臂上,一个枪眼,还醒目的露在那里,抢眼的肌肉皮肤,还是黄红色,没有变成和周围的肌肉一个颜色。

    旁边的何振乾看到欧阳志远和周副厅长一握手,就能知道他的伤痛,顿时感到很惊奇。

    “这是怎么回事?志远?”

    周副厅长看着欧阳志远道。

    “周副厅长,你中的子弹,在击中你手臂的时候,有点破碎,里面还有碎片没取出来,所以,弹孔一直没有长好,而且隐隐作痛,现在碎片可能压制神经了,必须把碎片取出来。”

    周副厅长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失声道:“这怎么可能?手枪子弹一般不会破碎的。”

    “呵呵,破碎并不是我们用平常看到的那种很厉害的破碎,这颗子弹的碎片极小,大概有比芝麻粒大一点的碎片,可能当时做手术的大夫,忽略了,没有清洗干净。”

    周副厅长听了,脸色一沉,折磨了自己五年的疼痛,竟然是没有清理干净的子弹碎片,自己回去后,一定要找他们算帐。

    “周厅长,要不,您在龙海医院先做个ct看看。”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我还是会山南再找武警总医院吧,他们的院长,我很熟。”

    周副厅长道。

    “文婕,今天换药了吗?感觉如何?”

    欧阳志远说着话,握住何文婕的手,手指搭上了她的脉门。

    何文婕的脸色微红,偷看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眼。欧阳志远没有想这么多,何文婕在自己眼里,是病人,自己拉住何文婕的手,是正常的。

    “呵呵,恢复的不错。”

    欧阳志远笑着道。

    “早上萧眉姐给我换了药了,也说恢复的很好,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欧阳大哥,不会留下疤痕吧。”

    何文婕有点担心自己的脸会留下伤疤。

    “文婕,不会留下伤疤的,你恢复的很好。”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自己配置的治疗烧伤的药,疗效会这样的神奇。看来,这种药也要尽快的生产。

    眉儿说的天信药业怎么还没有消息?一会问问眉儿。

    欧阳志远和众人说了一会话,就告辞。

    何老爷子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晚上到我家吃饭,振南和振乾都在,文婕也回家,咱爷几个,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本想晚上陪父母一块吃饭,但何老爷子已经邀请了,自己不能不答应呀。

    “好的,何老,我带一瓶好酒过去。”

    欧阳志远要看看周玉海,听说,周玉海马上就要出院了。嘿嘿,崔德成被停职了,难道周玉海要顶他的窝?

    欧阳志远来到周玉海的病房,就看到周玉海在收拾东西。

    “哈哈,玉海,今天出院?”

    欧阳志远冲上去,打了周玉海一拳。

    “志远,呵呵,你可来了,我以为你想不起来我了。”

    周玉海给欧阳志远来了熊抱,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志远,你的药还真好,伤口都结疤了。”

    周玉海掀起衣服,让欧阳志远看自己的伤疤。果然,那两道伤口,已经结疤了。

    “玉海,虽然结疤了,但是不能剧烈运动,肉芽还很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撕裂伤口的,一定要注意。”

    欧阳志远嘱咐道。

    “出院手续办好了。”

    周副局长笑呵呵的走进来。

    “周叔叔,你好。”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

    “呵呵,志远来了,这一会,玉海正在念叨你。”

    周茂航笑着得道。

    “我算准你明天就要上班。”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眼里露出玩味的笑意。

    “你是诸葛亮吗?切。”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周茂航看了欧阳志远一眼道:“志远,崔德成昨天晚上,为什么去抓你?”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周玉海的出院,果然和崔德成的停职有关,难道真的周玉海要顶替崔德成的位置?

    欧阳志远就把前因后果,向周茂航说了一遍。

    县委书记王凤杰最恨的就是人家设计利用他。崔德成用了欧阳志远暴打王世超的锲机,利用了王凤杰,想抓起来欧阳志远,结果阴差阳错,刘振错拷了韩月瑶,惹得韩老先生打电话告状,致使王凤杰被马明远呵斥一顿。最让王凤杰恼怒的是,自己刚搭上马明远这条线,有可能被这件事情剪断了。

    这就使王凤杰恨透了崔德成,以王凤杰的强势,崔德成要想再复职,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

    周茂航在崔德成刚被停职的时候,就接到了消息。所以,今天周玉海明天就会上班。

    周芒航仔细的听了欧阳志远说的原因,心里已经有了数。

    周玉海和欧阳志远提着东西走下楼,周玉海伸手拍着欧阳志远的肩头道:“志远,晚上我请你喝酒。”

    欧阳志远笑笑道:“你预约完了,晚上已经有场了,等你明天上班,到傅山县再请我吧,对了,你的伤口,还不能喝酒,否则,伤口奇痒无比,等伤口完全康复后再喝吧。”

    周玉海点点头,和欧阳志远分别后,上了警车。

    欧阳志远回到马桂花的病房,马桂花还没有醒来。

    老将军和欧阳志远走到老将军的专门休息室,老将军盯着看着欧阳志远,看了好几眼。

    欧阳志远被看的发有点发毛,呵呵笑道:“谢老,这么看着我干嘛?”

    “志远,我想让你加入我们。”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目光猛然爆发出炽热的光芒:“我们国家的安全,需要你这种人才来保护,朱军和陈斌回来后,再次向我建议,把你吸收进来,我想了很久,今天正式邀请你进来。”

    老将军的语气很诚恳,眼里透出一种恳求。

    欧阳志远被老将军的恳求吓了一跳,自己从来没想到能参军。说实话,自己并不想离开自己的父母,也不想离开自己的眉儿。

    报效祖国,并不一定要参军,自己做医生,做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照样是为国家出力,只不过是形式不一样罢了。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道:“那啥,谢老,我以前验过兵,是扁平足,被刷下来了,不合格呀?再说,我还是色盲,分不清颜色的。”

    欧阳志远信口说道。

    “什么?你是扁平足?还是色盲?”

    老将军谢德胜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一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的样子。

    欧阳志远不敢看老将军的眼光,连忙转移话题道:“马阿姨快醒过来了,您不去看看?”

    老将军一脸的失望,看着欧阳志远,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他看出来,欧阳志远是不想当兵,人家不想当兵,自己能强求吗?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走出房间,小声道:“谢老,能当个业余的特战兵吗?”

    老将军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走向病房。

    欧阳志远苦笑道:“要是不让我离开龙海,自己照样做自己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再当各业余的特战队员,配上枪支,那该多好呀。”

    欧阳志远想起自己捡到的那两把手枪,心道,还是回来交给周芒航局长吧,免得惹祸上身。

    欧阳志远跟在老将军身后,走进了马桂花的病房。

    根据麻药的时间,马桂花就要醒过来了,时隔五十年了,马桂花还能认识谢老将军吗?如果他能认识谢老,她还认得谢抗日吗?会不会想起原来的事,忘记现在的事情。

    以前有过这种例子。失去记忆的病人,在康复后,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但却忘记了眼前近一段时间的事情。但愿马桂花能记起来五十年以前的事情,也不会忘记这些年的事情。

    病房里,章教授和萧眉都在,他们在等待马桂花的苏醒。

    老将军握着马桂花的一只手,眼里充满着一种强烈的渴望。欧阳志远看着老人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没有退休,还在为自己的国家安全而战斗,自己内心又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答应老将军的请求。

    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离不开父母,离不开眉儿?可是,如果让自己长时间离开父母和眉儿,自己真的做不到。

    马桂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她的脑海里,现在如同放电影一般,闪烁着无数个炮火连天的画面。

    五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鬼子,脸色狰狞的嗷嗷叫着,端着最新式的德国造冲锋枪,疯狂的冲了过来。自己和十几名战士,趴在是石头后面,对着敌人射击着。

    另外三十多名特战队的战士,在丈夫谢德胜带领下,快速的掩护着首长撤退。

    这五十几名鬼子,是敌人的一支特战小分队,他们专门偷袭我军的首长指挥部。他们战斗力极强,武器十分先进,清一色的德国造冲锋枪,还带着最先进的改良掷弹筒。

    十几名掩护撤退的战士,在不到十分钟的长时间,全部壮烈牺牲。

    马桂花看到丈夫谢德胜提着一把冲锋枪,快速的奔来。

    “云儿,快撤退!云儿,快撤退呀!”

    但鬼子的火力太猛了,掩护谢德胜返回救马桂花的两名战士,被鬼子的掷弹筒发射的炮弹,炸上了天空,热血在空中的洒下。

    马桂花提着枪,就想和丈夫汇合,但是,马桂花怀着谢抗日已经八个月了,根本跑不快。

    一发鬼子的炮弹落到了马桂花的身边,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马桂花失去了知觉。

    几十名鬼子嗷嗷叫着冲过来,远处的谢德胜,亲眼看到自己的爱人在炮弹的烈焰中,失去了踪影,不由得呲目欲裂,对着敌人,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几天后,谢德胜返回马桂花牺牲的地方,只找到了一顶马桂花戴的军帽和一只婴儿老虎鞋。

    马桂花的脑海里继续闪烁那遥远的画面,自己被爆炸的气浪掀翻抛起,滚进了一个深沟里,不知到什么时候,自己慢慢醒来,但脑子迷迷糊糊,好像在流血。

    马桂花不记得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走到了一座好像是古代的城市里面,一位老人收留了自己。从此,马桂花的记忆,就开始不连贯起来,她依稀记得,自己有了孩子,孩子大了,自己有了孙女和孙子,但刚能想到这里,自己的思绪,转眼又回到了那炮火连天的年代,有时侯,自己又来到儿时的年代,慈祥的母亲抱着自己,摇着扇子,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

    马桂花的脑子太乱,无数的思绪交织在一起。

    欧阳志远看着马桂花闭着眼睛,但睫毛在剧烈的抖动着,而眼珠在眼皮下来回的乱动,他知道,马桂花在做梦,在回忆过去的一切。

    谢德胜更是紧张不已,汗水顺着老将军的脸颊流下来,他顾不上擦一下。

    猛然,马桂花全身剧烈的颤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扭曲着,全身颤抖不已,张开嘴狂喘不已。

    谢德胜吓了一跳,连忙看着欧阳志远。

    “马姨就要醒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果然,马桂花一声大叫。

    “啊!德胜!”

    老人猛地坐了起来,满头的白发都乍起来了,冷汗狂流,胸脯剧烈的起伏,张开大嘴狂喘不已,猛地睁开眼睛。

    周围是雪白的墙皮,很多人都在围着自己。马桂花的思绪,刹那间回到眼前。

    “这是在哪?这是在哪?”

    马桂花喃喃的道,眼睛迷惑的看着众人。

    老将军紧张的差一点晕了过去。

    马桂花的目光,迷茫的扫过众人的脸,最后慢慢的停留在老将军谢德胜的脸上,思绪如同狂潮一般,再次涌进自己的脑海里。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孔,就在自己的面前。这是谁呀?怎么有种熟悉的气息?好象是宝儿?

    老将军紧张的呼吸都几乎窒息了,他看着自己的云儿那熟悉的眼神,眼泪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云儿,云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宝儿呀。”

    欧阳志远连忙挥着手,让所有的人都退了出来。

    欧阳志远关上门,看着谢抗日道:“千万不要弄出声音,这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候,大家都离开,到对过的房间去休息。

    谢抗日虽然不放心,但他看到,欧阳志远就站在门前,他知道,有欧阳志远在,自己的母亲不会有事。

    萧眉小声道:“都走吧。”

    谢诗苒拉着小虎子的手,和爹爹、娘,走到对过的连椅上坐下来,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对过的房门。

    马桂花听着这熟悉的呼唤,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眼前的这张写满沧桑的老脸,慢慢的和自己心目中的那张永远年轻而坚毅的脸重叠在一起。

    马桂花的思绪,又飞回一座开满鲜花的山谷。

    自己的宝儿抱着自己,坐在一匹雪白的战马上,如同旋风一般,奔驰在开满鲜花的大峡谷内,无数的蝴蝶,围着两人,翩翩起舞。

    “云儿,我要娶你。”

    自己的宝儿,嘴里哈着热气,亲着自己的雪白的耳垂,痒痒的,麻麻的。

    “宝儿,你真的喜欢我吗?现在打仗呀,他们说,要等到抗战胜利后,才能结婚的。”

    云儿的脸色红的象远处的桃花儿,内心砰砰直跳,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云儿,他们是他们,我现在就想娶你。”

    宝儿说着话,双手慢慢的向上移动,隔着衣服,握住了云儿饱满的胸脯。

    “啊,宝儿……宝儿……。

    云儿转过脸来,宝儿炽热的嘴唇,一下子亲在云儿的娇唇上。

    “云儿,我要娶你,我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永远只娶你一个人。”

    马背上的云儿感觉到,自己飞到了云端。

    “你……你是……宝儿?

    病床上,马桂花哆嗦着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扑簌的流下,颤巍巍的伸出手,把掌心靠在谢德胜的脸上和白发上。

    “云儿,你想起来了?我是宝儿,我是你的宝儿……”

    老将军人忍不住泪流满面。

    “宝儿……你真是我的宝儿吗?你的头发怎么都白了?宝儿,真的是你啊!”

    “云儿,是我,我就是你五十年前的宝儿呀。”

    “宝儿……呜呜呜呜……

    两人终于抱在了一起,失声痛苦。

    门外面,欧阳志远已经泪流满面了。欧阳志远的心里,有个决定了。

    两位老人痛哭了一会,互相凝视着,凝视着,两人的眼光再也不忍分开。

    “宝儿,我们都老了,我们真的是五十年没有见面吗?真的自从鬼子那次的伏击,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了吗?我居然好像给你有了孩子,好像还有孙子和孙女,宝儿,这是真的吗?”

    马桂花留着泪,喃喃的道。

    “云儿,这些都是真的,咱们的孩子,就在外面,我这五十年来,一直等着你,寻找你!”

    “宝儿,你……你说……你一直在等我?你没有再找?”

    马桂花的眼睛里露出狂喜,眼泪再次狂流而下。

    “云儿,你记得在桃花谷的马背上,我对你的诺言吗?”

    马桂花和谢老将军两人一起念出当年谢老的那句话:云儿,我要娶你,我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永远只娶你一个人。

    “所以,云儿,我一直带等你,直到我死。”

    “宝儿!呜呜呜!”

    两位老人再次抱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一听马桂花说出来这些话,终于放下心来。

    马桂花想起了过去,没有忘记现在。

    欧阳志远冲着谢抗日、谢诗苒和小虎子做了个手势,一家人早就冲了进了病房。

    “娘,我是您的儿子谢抗日。”

    “娘,我是您的儿媳。”

    “奶奶,我是您的孙子小虎子,呜呜呜,奶奶。”

    “奶奶,我是您的孙女谢诗苒,呜呜呜。”

    “儿子、儿媳、孙子、孙女……”

    马桂花这一会又哭又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早已哭的和泪人一般。章教授的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志远搂着萧眉,小声道:“不能让马桂花兴奋过度,我去让她睡觉。”

    萧眉点点头,她也知道,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欧阳志远走进病房,轻轻一掌拍在马桂花的后背。扶着马桂花慢慢的倒在床上。

    “马姨不能太激动,否则对她的健康不利,诗苒,你们看好马姨吧,老将军也不能太激动。”

    谢抗日点点头道:“志远,兄弟,谢谢你。”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谢大哥,恭喜你全家团聚,恭喜马姨康复。”

    “哈哈,志远,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我谢德胜要好好的谢谢你,一会咱出去喝一杯。”老将军哈哈大笑。

    老将军高兴的合不笼嘴,一把拉住欧阳志远,走出病房。

    欧阳志远看着眉儿道:“我出去有事。”

    萧眉点点头道:“快去快回。”

    欧阳志远和老将军刚走下楼来,欧阳志远的电话就响了。

    欧阳看着号码,微笑着道:“谢老,你的老友韩建国到了。”

    老将军笑呵呵的道:“渡江战役,我那一枪打到了空地,呵呵,我要看看韩大棒子,五十年后,是什么样子。”

    韩建国的车来到龙海,他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保镖们道:“你们都在这里等候吧,有人来接我。”

    韩建国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我到了。”

    “韩老,你的车不要拐弯,朝前开,直到龙头路尽头的民族饭店,二楼天象台厅,我们立刻就到。”

    民族饭店的房间,欧阳志远早就订好了。那个饭店干净而且清静,是个喝酒谈心的好地方。

    “好的,志远,咱一会见。”

    韩建国把保镖们都留在了龙海的郊区,司机开着车,直奔民族饭店。

    欧阳志远他们距离民族饭店比价近,欧阳志远坐的是老将军的防弹专车,速度极快,很快就到了民族饭店。

    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天象台大厅。

    整个天象台装修的朴素典雅,干净漂亮。

    老将军和欧阳志远点好菜和酒,欧阳志远看着谢老道:“我去迎接韩老。”

    老将军点了点头,欧阳志远走下楼去。

    韩建国的车子到了民族饭店。就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在站在大厅外面。

    “志远,我到了,谢大炮来了吗?”

    韩建国走下车来,笑眯眯的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韩老,谢老就在天象台等着您。”

    韩建国一听,内心禁不住的狂跳起来,谢大炮呀,咱们已经五十年没有见面了,呵呵,你还好吗?

    渡江战役,你放了我一次,我韩建国都记在心里,没有忘记。现在,我们就要见面了,你的脾气还是那样火爆吗?谢大炮?

    韩建国跟现欧阳志远走向二楼的天象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