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拿住七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六章拿住七寸

    欧阳志远在柴世强的资料中知道,他就只有柴正山一个儿子,嘿嘿,却有两个孙子,哈哈,你老小子竟公然让儿子违反计划生育,你老小子不是拽吗?我倒要查查你是怎么有两个孙子的。

    “什么?你……你是恒丰集团的韩月瑶?”

    柴世强猛然听到眼前的这个耳朵上带着十几个耳环的小太妹,竟然就是把自己儿子送进了公安局,恒丰集团的韩月瑶。

    两股阴森森的冷光,在柴世强的眼里射出来。

    他的目光如同九幽地狱下的恶魔一般,他恨不得吃了这个疯丫头。由于韩月瑶和欧阳志远的原因,自己的儿子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来,舞云端会馆也被查封,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再次公然侮辱自己,真是翻天了。你要是在财政局上班,老子灭了你九族!

    别人怕你恒丰集团,老子怕你个球?

    柴世强恶狠狠的看着韩月瑶咆哮着道:“韩月瑶,你给我听好了,别人怕你恒丰集团,老子怕你个球?你今天竟然当众辱骂我,公然侮辱一个**员?你……你想造反不成?”

    柴世强恼羞成怒,已经被韩月瑶气糊涂了,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韩月瑶一听柴世强这样说自己,禁不住冷笑起来道:“就你长的和猪一样的肥胖,一看就是个贪官,你吃自己家的东西,能吃这么胖?你是**员,嘿嘿……”

    欧阳志远一听柴世强口不择言的竟然把投资和政治扯在一块,顿时吓了一跳。

    现在全国的招商引资,进行的如火如荼,只谈经济,嘿嘿,柴世强竟然提起政治来……

    欧阳志远的两眼,立刻变得凌厉起来,他一把抓住柴世强的衣领,狠狠的撤了过来,看着柴世强那副让人恶心的贪官脸,低声喝道:“我是欧阳志远,柴世强,你想找死吗?我看你的财政局长干到头了,就凭借这一条,你就会被拿下。

    柴世强被欧阳志远一把抓住领子,扯了过来,顿时暴跳如雷,刚想发作,猛然听到对方是欧阳志远,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主任,内心禁不住一愣,又听对方提起那个投资纲要文件,立刻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说错了话。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那个内部纲要第一条就明文规定,投资期间,严禁涉及政治,违者,开除一切职务。

    柴世强立刻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两眼露出了恐惧的眼光,刚才的那种嚣张霸道目中无人的眼神,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猛一松手,柴世强一个踉跄,差一点坐到地上。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为柴世强说错了话而感到高兴。这个王八蛋终于有犯错误的时候了。人们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我……我可没说什么?欧阳主任,你可别诬赖好人,我什么都没说。”

    柴世强在经过短暂的恐惧后,一下子又恢复了他往日的强横。

    刚才虽然自己说错了话,但事情过后,自己不承认,欧阳志远能拿自己怎么样?他又没有什么证据。

    “嘿嘿,你什么都没说?我可听见了,我回去就到县委去找县委书记王凤杰。这些看热闹的人都听到了,大贪官,大胖猪,贼秃头,你等死吧。”

    韩月瑶趁机狠狠的打击着柴世强。小丫头很聪明,知道柴世强说错了话。

    柴世强一听韩月瑶这样说,只吓得魂飞魄散,脸色都绿了,后悔的要死。自己都快被这小丫头逼疯了。

    “你……你们没有证据,可别乱说,我可什么都没说,这些人更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你们听到了什么吗?。”

    柴世强说着话,两眼阴森森的看着周围那些人。

    那些看热闹的人,吓得连忙低下头,不敢和柴世强的目光接触。

    一帆的大班班主任,一个长的额骨很高的女人,风风火火的跑过,大声道:“误会,这是个误会,我们柴局长可没有说什么?你们说对吗?”

    一帆的班主任叫王继华,是个很势利的女人,她一看柴局长陷入困境,连忙出来拍马屁解围。

    “哈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欧阳主任,我根本没说什么?大家都散了吧,我也要送我的孙子上幼儿园了,呵呵,谢谢小王,你替我作证。”

    柴世强笑呵呵的看着王继华。

    王继华顿时受宠若惊的道:“应该的,柴局长。”

    韩月瑶冷冷的看着王继华道:“你身为老师,竟然当着这么多位学生说假话,作伪证,真是不知道羞耻,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教育学生的,你根本不配做教师。你为了拍马屁,竟然昧着良心说假话,那个胖秃头是你爹吗?”

    刁钻的韩月瑶对着王继华一阵炮轰,狠狠的扇着王继华的脸。

    王继华想不到韩月瑶说话这样犀利,脸色不由得一红,恼羞成怒,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这是什么家长?怎么这样没有素质?你这不是骂人吗?”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王继华道:“对你这种没有素质的老师,怎么能让你继续为人师表?学生会被你教坏的。”

    欧阳志远手里举起了那只录音笔,按下按钮,里面传来柴世强刚才说的话:““韩月瑶,你给我听好了,别人怕你恒丰集团,老子怕你个球?你今天竟然当众辱骂我,公然侮辱一个**员?你……。”

    谁也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能录下柴世强的声音。

    王继华的脸色,顿时一阵青紫,目瞪口呆。

    “去把园长周玉琴叫过来。”

    周玉琴从里面快步走过来,连忙道:“您是……”

    “我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王继华同志,不适应再担任幼儿园教师的工作。”

    欧阳志远严肃的看着周玉琴。

    机关幼儿园正是属于县政府办公室下面的后勤处管辖,周玉琴听到这些,不让王继华再担任幼儿园的教师。

    周玉琴连忙道:“好的,欧阳主任。”

    王继华顿时脸色苍白,他想不到,自己的溜须拍马,竟然拍掉了自己的工作。

    柴世强一听欧阳志远把自己的话录了下来,吓得腿肚子一软,差一点跪在地上。

    “你……你真卑鄙。”

    “呵呵,你不是说我没有证据吗?柴世强,饭可以多吃,但话不能说的太满,嘿嘿,我问你,你一个儿子,怎么会有两个孙子?你不会是双胞胎吧?”

    欧阳志远一脸坏笑的看着柴世强。

    柴世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一愣。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生的第二胎,是自己买通关系,才生的,本来大孙子一直由儿子接送,但昨天儿子被关进了公安局,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自己只好亲自送了。想不到让欧阳志远发现了。欧阳志远可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划生育就属于他管辖,只要他查自己,自己就完蛋了。

    柴世强这下被拿住了七寸。计划生育是一票否决权,任何单位的人,包括领导在内,只要违反计划生育,立刻拿下。

    虽然是自己的儿子违反计划生育,可那些手续,都是柴世强利用关系办成的,欧阳志远如果认真查起来,自己根本脱离不了干系,而且还要连累别人。

    柴世强立刻服软,满脸堆笑道:“欧阳主任,这个……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乱说话,对不起了,韩小姐,我向你道歉。”

    柴世强说着话,向韩月瑶低下了头。

    所有的人都吃惊的看着柴世强,这个极其霸道嚣张的局长,今天竟然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服软,真是太阳从东面出来了。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么年轻呀。

    柴世强想和人家碰,这不是找死吗?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sb一个。

    欧阳志远阴森森的看着柴世强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你的孙子老是欺负我的女儿黄一帆,喊她小瞎子,骂她是野孩子,我希望你能管好你的孙子,你确保不再发生这种事。”

    柴世强一听欧阳志远现在不追究自己的事,只是让自己的的孙子不再欺负黄一帆。这个老小子顿时放下心来,连忙拉过来自己的孙子道:“快向一帆去道歉,以后可不能这样喊人家了,你们都是同学。”

    柴晓滨这小家伙,早已看出,自己的爷爷得听人家的,现在,爷爷让自己给黄一帆道歉,柴晓滨连忙道:“黄一帆,对不起,以前是我的不对,我以后再也不喊你的外号了,你的爸爸真棒,我的爷爷都怕他,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谁欺负你,我打他,咱们一起上幼儿园吧。”

    黄一帆笑了,小丫头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爸爸,姨姨再见!”

    一帆向自己的爸爸和韩月瑶招招手。

    “一帆再见。”

    一帆和柴晓斌走进了幼儿园

    幼儿园园长周玉琴看着黄一帆走路很正常的样子,顿时高兴的道:“欧阳主任,一帆的眼睛治好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已经治好了。周园长,过去柴晓斌老是欺负我的女儿一帆,一帆多次向王继华反应情况,但王继华不管不问,反而怪一帆多事,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王继华的工作,一定要调开。”

    “欧阳主任,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不会让一帆再受一点委屈。”

    “你要保证所有的孩子,都不受一点委屈才行。”

    欧阳志远的眼神极其的严肃。

    “一定,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看着柴世强道:“柴局长,我还有事,这些事我先不给你计较,望你好自为之。”

    欧阳志远说着话,和韩月瑶看着保时捷,直奔自己的宿舍。

    柴世强看着远去的保时捷,这才敢擦去脸上的冷汗。这个年轻人真厉害,自己以后还是少惹他为妙。

    韩月瑶想和欧阳志远一起到龙海,但欧阳志远怕韩月瑶给自己惹事,说什么都不让小丫头跟着去。

    欧阳志远看着表,开着桑塔纳,直奔龙海市。

    马桂花的手术细节,章教授和萧眉在一起继续讨论了一次,终于定了下来。在十点钟的时候,所有的手术前的准备,都已经做好。

    老将军和马桂花的气色都很好,通过这几天的接触,马桂花对老将军很是依赖,虽然她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但她感觉到,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自己的亲人,而且是最亲的那种亲人。

    小虎子这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爷爷,每天赖在爷爷的怀里,谢诗苒很喜欢自己的爷爷,爷爷的饮食起居,谢诗苒全包了。

    谢抗日和自己的妻子,更是笑逐颜开,特别是谢抗日,他跟们没想到,自己来和娘看病,竟然找到自己的亲爹。

    不散言谈的谢抗日,每天看到爹爹和自己的亲娘有说有笑,他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手术室里,萧眉看了一眼手表,还差十分钟十点。当萧眉从窗户向外看的时候,一辆旧桑塔纳开了医院,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下车,向萧眉打招呼。

    “眉儿,准备的怎么样?”

    欧阳志远来到手术室的时候,萧眉微笑着迎了出来。

    “志远,你很准时。”

    欧阳志远一把拉住眉儿的手,微笑道:“快告诉哥哥,想我了吗?”

    萧眉脸色微红,垂下长长的睫毛,轻声道:“很想你,小坏蛋。”

    欧阳志远一听这句话,感到心里暖暖的。

    “快告诉我,什么地方想我了?”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萧眉拥在怀里。

    “呵呵,眉儿,我看看手术方案。”

    欧阳志远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微笑着道。

    萧眉把手术方案,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从头看了一遍,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又仔细的看了所有的ct片子和三维图像。轻声道:“不错,走,到病房看看。”

    萧眉把白大褂给欧阳志远换好,两人走向病房。

    马桂花的病房里,章教授和医生们正在给马桂花做最后的检查。

    老将军谢德胜的全家,都在病房里。

    欧阳志远刚一进入病房,就被眼尖的小虎子看到了。

    “欧阳叔叔。”

    小虎子好像一只小猴子,一下子从爷爷的怀里钻出来,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哈哈,小虎子,又惹爷爷生气了嘛?”

    欧阳志远扭了扭小虎子胖乎乎的小脸。

    “嘻嘻,没有,我可听爷爷的话了,爷爷很疼我,我的爷爷是天下最好的爷爷。”

    小虎子自豪的看着欧阳志远。

    老将军看到欧阳志远,呵呵笑着道:“志远呀,我们在都等你。”

    “老将军,你的气色真好,好像年轻了十岁,真不错。”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把握住了老将军的手,给老将军搭了一下脉。

    老将军的脉象,跳动有力,很有节奏。

    “呵呵,我老头子原来是孤家寡人,现在,我一下子有了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和孙女,我有后了,志远,你说我的气色能不好吗?我做梦都没想到呀。”

    老将军满面红光的笑着。

    “老将军是老来有福呀,您现在是子孙满堂呀。”

    欧阳志远道。

    “志远,这都是你的功劳,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主动把你马姨接过来看病,如果不是你这么喜欢小虎子,带小虎子见到我,我们一家人怎么会团聚呀。”

    老将军拉着欧阳志远的手。

    “谢老,这都是你们自己的福气。”

    欧阳志远笑道。

    谢诗苒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欧阳大哥,你好吗?”

    欧阳志远道:“诗苒,你好。”

    谢诗苒看到欧阳志远,一下子忘记了欧阳志远的辈分,还是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大哥。

    章教授给马桂花检查完,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章教授,您好。”

    “呵呵,志远来了,手术就要开始了,咱们开始准备吧。”

    “好的,章教授。”

    护士们把马桂花推向手术室。

    老将军依依不舍的松开自己老伴的手,又一把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你马阿姨就托付给你了。”

    老将军的眼里闪烁着一丝担心。

    “谢老,您放心,有我在,马阿姨不会有事的。”

    欧阳志远用力的握了一下老将军的手,走向手术室。

    龙海医院的张院长带着五六位医术精湛的医生,亲自来给章教授、萧眉配合。

    十点半,手术开始。

    老将军、谢抗日他们,都站在手术室外等候。

    主刀大夫是章教授,欧阳志远和萧眉做副手。

    这场手术,历经了3个小时才做完。

    当护士们推着马桂花出来的时候,谢老和谢抗日都围了过来,紧紧地跟随马桂花,进入病房。

    欧阳志远和萧眉神采依旧,但章教授毕竟年龄大了,神色非常疲倦。欧阳志远拿出一颗药丸递给章教授道:“大补元气。”

    章教授知道欧阳志远的中医医术精湛,他接过药丸,微笑着放进口中。

    药丸刚一入嘴,化为一股暖流,流进肚子里,一股清新的药香立刻充满了喉间,让人精神一震,倦意全消。

    “好药,志远,真不错。”

    欧阳志远掏出一个小瓶,微笑着放到章教授的手里道:“章教授,你感到疲倦的时候,吃一粒,但每个月不能超过十粒,你就可以精力充沛,纯中药的,对人体没有伤害。”

    章教授接过药瓶,满脸欣喜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明天我就回去了,你如果到燕京,一定给我打个招呼,我要请你喝酒。”

    “呵呵,章教授,如果我有机会到燕京,一定去拜访你。”

    “好,一言为定。”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上了四楼,他要看看何文婕的伤势愈合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走进何文婕的病房,就看到,何文婕正和何老爷子说着话,脸上还包着纱布,不过,神色已经恢复过来了。病房的旁边,还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位四十多岁长的很儒雅的中年男子,和一位很漂亮的中年女人,正坐在何文婕的身边,满脸挂满关切。还有一位满脸精悍的中年人,坐在旁边。

    “何老,文婕,感觉怎么样”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进来。

    “志远,你来了,你的药真不错,那些主治烧伤的大夫,他们都想见你,准备向你讨教药方的问题。”

    何老爷子呵呵笑着,站起身来。

    “欧阳大哥,你可来了,我以为你忘了我了。”

    何文婕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文婕,我怎能忘了你呢?我们可是共同出生入死的战友呀。”

    坐在何文婕身边的那对中年男女,本来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但一看自己的父亲站了起来,连忙跟着站起来,当听到自己的女儿喊对方欧阳大哥时,那个长相儒雅的男人脸上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

    自己女儿口中的欧阳志远,竟然如此的年轻英俊,而且现在已经做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还兼任自己弟弟的秘书,真是不错。虽然自己今年四十六了,做到了山南省的纪委书记,如果欧阳志远到了自己这个年龄,绝对比自己走的还要远。

    而那位漂亮的中年女人看到欧阳志远微笑的样子,脸上更是欣喜。

    好一位英俊高大潇洒阳光的男孩子。自己的女儿,今天在自己面前已经不下十几次提到这个叫欧阳志远的男孩子了,难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这个阳光的小伙子。不错,确实很优秀。

    何文婕的母亲都误会欧阳志远了。

    “欧阳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

    欧阳志远一听这两位中年人是文婕的父母,连忙伸出手来道:“何书记您好,阿姨您好。”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的爸爸,就是山南省纪委书记何振乾。但他想不到,何文婕的父亲,竟然如此年轻儒雅。

    “呵呵,志远,我多次听到文婕提到你,谢谢你救了我父亲,又救了文婕,还给她的脸上了药。

    何振乾微笑着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

    “呵呵,何书记,救何老,是我碰巧赶到,救文婕,因为她是我朋友,是人都会这样做的。”

    何振乾微笑着指着另一位中年男子又道:“志远,这位是省厅的周副厅长周江河。”

    周江河来看望负伤的何文婕,是沾了她父亲的光。

    省厅的人,听说纪委书记何振乾来看自己的女儿,就派来了周江河副厅长,来看望何文婕。

    周江河在省厅就是主管刑侦工作,省厅下设四个处,何文婕就属于刑侦一处。

    由于何文婕受伤,省厅又派来了刑侦二处的同志们,来接手西江盗墓案。

    这个案子,省厅已经挂牌督办。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竟然是一位副厅长,连忙伸出手,心道,何文婕的面子真大呀。

    “您好,周厅长,见到您真高兴。”

    周江河看着欧阳志远,也伸出手,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道:“呵呵,志远,见到你很高兴。”

    欧阳志远握住周江河的手,手指很下意识的就搭上了周江河的脉门。

    欧阳志远眉头微皱,看着周江河道:“周厅长,你的胳膊受过枪伤?”

    周江河脸色一变,失声道:“志远,你怎么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