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五章冤家路窄

    韩月瑶一听爷爷要把自己带回台湾,不由得撅着嘴道:“回台湾没意思,爷爷,程琳琳和导演林凡下个星期就来傅山了,你说,我要跟你回去了,程琳琳谁来照顾?”

    韩建国一听,顿时想起了这件事。

    程琳琳和林凡来傅山,就是要来拍摄景区的风光片,好做风景区宣传用。

    既然欧阳志远对自己的孙女没有意思,就让月瑶留在傅山吧。

    “那好吧,你等着程琳琳吧,一定要把风光片拍好。”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新分的房子后,一个人睡在床上,把今天发生的事,仔细的考虑了一遍。

    特别是王凤杰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神,让欧阳志远的戒心升起来了

    欧阳志远知道,王凤杰的那个眼神,已经把自己列入敌人的行列。虽然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杀意,但却让自己毛骨悚然,坐立不安。

    韩老先生直接给市委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打电话,借这个机会,就是要警告傅山县所有的官员,在协议框架内,只能配合恒丰集团来完成投资,成功开发崮山72群峰。

    正是韩老先生的这个电话,葬送了王凤杰进入马明远战斗序列的可能。

    马明远看人极准,他绝不允许自己手下的人,看不清眼前的形式,犯了原则行的错误。

    在官场,你只要犯了一次原则上的错误,你这一生,就永远的失去了迁升的机会,没有人敢再用你。

    现在官场的迁升,下属一定要让领导看到自己的强悍综合能力和督智的思维,这样,领导才能知道你的能力对他是否有用,是否对他有利用的价值。把你放到一个位置,你是否能独当一面。那些老是给自己拖后腿找麻烦的官员,没有任何的上级领导敢提拔你的。

    提拔你,就是利用你。没有利用价值的官员,没有谁想浪费自己手下的一个位置。

    虽然王凤杰最后通过别的关系,成功的得到了那个副市长的位置,但是,当马明远担任龙海市长之后,他再也没有进入马明远的视线,直到王凤杰退休为止。

    这就是王凤杰一时糊涂导致的结果。

    今天王凤杰肯定默许了崔德成对自己下手,要不然,崔德成的气焰不会这么嚣张,嘿嘿,两人都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你们可以对我欧阳志远下手,哈哈,却把韩月瑶铐起来,真是找死。

    不过,如果刘振不把韩月瑶铐起来,自己要想脱身,恐怕要费一些周折。看来自己打人的这个坏毛病,一定要改呀。

    不过,无论是谁,看到那两张纸条,和王世超说的混帐话,都会毫不犹豫的打烂他那张让人恶心的狗脸。

    谁家没有姐和妹?你就是找和小姐,最起码的也要尊重人家的人格吧?他们也是人,有很多的小姐进入这一行,都是无奈之举。

    现在恒丰集团已经入住崮山镇,所有的项目都已经准备就绪,一定要在不破坏自然环境的条件下,把固山群峰成功的开发出来。

    下个星期自己更忙,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都要签约。这两个集团的入住傅山县,就真正的把傅山建设成为有机环保没有任何污染的绿色大县了。

    所有的开发细节,自己都应该考虑的很清楚。

    陈雨馨看中的崮山镇西南面的那块几里路的空地,如果两家联合起来,建成林果蔬菜生态园,和恒丰集团的崮山旅游,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肯定能起到极大的效果。

    人们在旅游之余,可以进入大棚,进行采摘活动。

    傅山县的另外一项支柱产业,就是中药材,如果把傅山的中药材开发起来,充分利用傅山的山地和泉水,进行半人工养殖,购进大量的药材种子和根茎,在野地里种植繁殖,得到的药材品质,和自然生长的一模一样,功效并不减弱。

    欧阳志远拿起电话,拨通了清灵药业集团老总段正春的电话。

    “哈哈,志远,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电话里传来了段正春爽朗的笑声。

    清灵药业集团,现在是江南省的一个规模很大的药业集团,他们主要生产治疗脑血管疾病的清灵通中成药和治疗心脏病的速效救心液喷剂。

    在欧阳志远大二的时候,江南清灵药业集团陷入了困境,工人发不出工资,没有资金购买药材,已经进入了倒闭的行列。

    当时山南省正举办全国中药成品药展销会和中药药材供给洽谈会,两人通过关系,互相认识。

    欧阳志远当时就发现清灵药业的药品单一,没有看准市场的需求点,而且他们产品上很多的中药成分,配方错误,竟然有很多相克的药物,用在了一起,疗效肯定不好。欧阳志远和段正春很谈的来,段正春并没有因为欧阳志远的年龄小,而看不起他。通过交谈,段正春发现欧阳志远对中药的理解和配方,极其的精通,在指出自己药业缺点的时候,一针见血。

    段正春顿时大喜,立刻拉住欧阳志远,两人一直谈到半夜。欧阳志远给段正春指出了药业发展的方向。

    那就是,全球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脑血管疾病和心脏病的发病率极高,你们集团可以生产这两方面的药。

    欧阳志远给段正春写了几个治疗脑血管疾病和心脏病的药方子,并把这几个药方子的药理和段正春详细的解释了一遍,特别是速效救心的那个配方,欧阳志远不让段正春生产成过去的那种药丸,而是生产喷剂。

    心脏发病在突发的时候,极其危险,有的病人身上即使有速效救心丸,但他已经没有力气拿出药瓶,打开瓶盖,把药倒进嘴里。

    其实病人发病的时候,根本不能做到这一连串复杂的动作,但如果把速效救心药设计成为带绳的小瓶喷剂,平时有心脏病史的人,可以把小药瓶挂在胸前,好像装饰品一样,如果感到心脏不适,立刻对着嘴里喷射一下,药效立竿见影。

    这样就节省了病人自救的关键几秒时间,而且不用掏药瓶、开瓶盖,再把药丸送进嘴里。药丸的很大一个弊病,就是没有水的情况下,不好下咽,很多病人就是没有及时咽下药丸,而耽搁了抢救。

    而欧阳志远的设计,把这些缺点统统改掉了。

    两人立刻签了合同,这几种药方,欧阳志远以入股的方式,进行参股。

    结果,三个月后,这两种药品通过验收,那道批号,进行了大批的生产。

    欧阳志远参股的几个药方产品,由于疗效好,见效快,使用方便,拯救了大量病人的生命,销售很好。让江南清灵药业当年就转亏为赢,工人终于能开上工资了。

    清灵药业每年都要采购大量的中药材,但采购来的中药材,品质不一,产地不一样,而且里面掺有大量的假药。这就肯定影响药品的疗效,而切还浪费大批的药材采购人员。

    如果傅山县能针对清灵药业所需要的药材,在山野之上种植,实行统一购进种子和根茎,大批量的规模种植,统一收购,这样,对药农和药厂,都有好处。

    药农就只管种植,不再愁销售,而工厂也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不用在全国跑药材了

    前一阵子,欧阳志远和段正春交流过这方面的事情,段正春听了很感兴趣,也是大为赞赏,在和董事会研究具体的实施办法。

    “哈哈,段大哥,关于种植药材的事,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如果你们的行动再晚一段时间,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入驻傅山县,他们很有可能把整个傅山县的山林荒地全部包下,到时候你们清灵药业想种药材,都没有地方了。”

    欧阳志远在和段正春开玩笑。

    “呵呵,这两个集团可是全国有名的集团,他们的种植业很先进的,志远,你可要给我们清灵药业留一块有水有山的好地方,我们董事会已经研究通过,正式成立药材种植分公司,这几天就要到傅山实地考察。而且我们已经备足了大量的药材种子和根茎,到时候,志远,你要全力支持我们,你可是清灵药业的股东。”

    段正春笑着道。

    “好的,段大哥,什么时间过来,我等你们。”

    “十天以后,我亲自去和你会面,你拿出具体的协议细节,现在正是种植药材的时候,呵呵,对了,你去年的股份分红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你查一下。”

    两人又谈了一会的具体细节,欧阳志远又和另外几家自己参股的制药集团,打了电话,那几家药业集团,都已经做好了进军傅山的准备。

    欧阳志远刚挂上的电话,一个电话就打进来,他拿起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电话。欧阳志远连忙坐起,马市长半夜找自己有什么事?

    “马市长,您好。”

    “呵呵,志远,还没有休息?”

    马明远在电话里,口气很平易近人,就像和欧阳志远在拉家常。

    “还没有,马市长,我在想,怎样才能真正的把傅山建设成为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既然要打出这个品牌效应,我们傅山县支柱产业是什么?旅游,现在有了崮山群峰的开发,林果业有红太阳集团,养殖和蔬菜有绿蔬集团,我们还缺少一个更能代表我们傅山县的支柱产业。”

    欧阳志远道。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的话题,顿时兴趣大增,是呀,要把傅山建成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既然要打出这个品牌效应,我们傅山县支柱产业到底是什么?欧阳志远提出的第四个产业是什么?

    “志远,你说第四个产业是什么?”

    马明远反问道。

    “药材种植业。”

    欧阳志远微笑道。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说是药材种植业,眼前一亮。傅山县有大片的山地和树林,这些山地和树林,都很适应药材的生长,再说,傅山是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之一,主要经营天然野生的药材,全国主要的野生药材,都可以在这里买到。

    可惜的是,没有药材种植业的支持。如过能有国模强大的药材种植业的支持,全国的药材商,都会云集在傅山。

    “志远,说说你的想法。”

    马明远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马市长,我刚才和清灵药业集团的段正春老总,还有另外几个药业集团的老总商量一下,我们傅山县可以成立药材产业经济合作公司,专门为这几家大型中药厂专门种植中草药,实行统一购买种子根茎、统一管理、统一收购。这样,我们傅山县的药材种植产业,就会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设想说了一遍。

    “好,!志远,很好,你尽快写出一份把傅山县建成一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的报告写出来,其中要包括发展规划、具体实施的措施、支柱产业的前景,我后天就用,你要尽快写出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们申请的把傅山县建成一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的报告,在山南省已经通过,将有一笔数目很大的拨款经费,就要拨给你们,我现在正给你们跑着,记住,我让你写的这份详细规划报告,是报请中央发改委的,现在中央发改委要在全国设置推行十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县的试点,我已经给你们报上去了,志远,你要好好的运作一下,一年后,发改委、林业部,要亲自来考察验收,如果傅山县能通过考察验收,被评会上十个推广试点,将有一笔更大的补助资金到位,这笔资金到位,能让整个傅山县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马明远的语气带着让欧阳志远狂喜的振奋。

    好家伙,山南省委批准了这个规划,而且有一笔专项资金就要到位,好呀,傅山县缺的就是钱呀。很多的办公经费,都领不出来。有了这项专用资金,自己就可以大展宏图了。

    发改委的十大试点,那个要慢慢的来,不是要一年后才来验收吗?到时候不,恒丰集团的所有基础设施,已经完成,红太阳和绿蔬的各种投资,也可以到位,工程都可以完成,都可能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

    “好的,马市长,后天上午,我专程到龙海拜访您。”

    欧阳志远恭声道。

    “好的,志远,我等你。”

    马明远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这下更睡不着了,一年的时间,好呀,一年的时间,自己足够和何振南一起,让傅山县,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来到写字台前,透过窗户,看着满天的繁星,心潮起伏。他慢慢的静下心来,在脑海里勾画着傅山县明天的宏伟蓝图。

    在三四点的时候,一份十几页的规划蓝图报告,已经完成。欧阳志远看着自己沉甸甸的心血,他笑了。

    他睡在床上,竟然做了个荒唐而美丽的梦,这个梦,让欧阳志远一生都没有忘记。在梦里,自己竟然结婚了,而自己的新娘子,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又感到好笑。

    新娘子竟然不是一个人,竟然有有十几个之多,这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新娘子之中,有几个是能看清脸的,第一个就是自己的眉儿,第二个是陈雨馨,第三位竟然是何文婕,第四位是谢诗苒,第五位是韩月瑶,第六位是黄晓丽,黄晓丽还带着自己的干女儿。

    剩下的哪些新娘子竟然看不清脸,这……这也太那个了吧。

    欧阳志远没有睁开眼,他想着梦中的情景,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所有的男人,都有把自己有点喜欢的女人,在潜意识中,都当作自己的老婆?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问题,要到梦里去实现?

    欧阳志远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不知道睡到什么什么时候,欧阳志远猛然感到自己的呼吸几乎窒息了,身子一凉,被子被人掀开,同时,一个炸雷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起床了,大懒虫,太阳晒屁股了!”

    欧阳志远猛然睁开眼,一张精致漂亮明艳的脸庞,还有一双漂亮而调皮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而且另一只手正捏着自己的鼻子。

    欧阳志远连忙张开嘴巴,大口的喘着气,一把推开韩月瑶的小手,一脸惊异的道:“小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

    “嘻嘻,我是从门里进来的。”

    韩月瑶晃着手中的钥匙道。

    “小丫头,你留了我一把钥匙?”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爬起来。

    欧阳志远苦笑着快速穿好衣服,洗刷完毕,走到客厅。韩月瑶小丫头的脸色还是红红的,正在盯着窗户外,看着什么,呆呆的发愣,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在毫无目标的乱切。

    好家伙,小丫头太强悍了吧。

    “月瑶……”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七点了,自己送完一帆后,还要赶往龙海,参加马桂花的手术。

    “啊!”

    韩月瑶一下子惊醒过来。

    “月瑶,你看看几点了?快走吧,别晚了送一帆。”

    韩月瑶点点头,一边起身就走,但却走错了方向,竟然走向了里面的房间。

    “喂,小丫头,你走错了方向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韩月瑶一下子明白过来,嘴里大叫道:“打死你。”

    韩月瑶闪电一般的冲过来,对着欧阳志远就是一顿粉拳痛殴。欧阳志远吓得一路狂奔,冲下楼去。

    韩月瑶关好房门,咯咯笑着,追了过来。在车里狠狠的打了欧阳志远几拳,然后有揪了欧阳志远的两只耳朵,才肯罢休。

    两人说笑着开车直奔党校宿舍。

    两人远远的就看到,朴素典雅的黄晓丽,穿了一身紫色的毛料套裙,站在晨风中,橘红色的朝阳,把婀娜多姿的黄晓丽镀上了一层金红的阳光,这让黄晓丽更加显得高贵典雅。

    晨风轻扬,秀发飘舞。

    “黄姐真漂亮。”

    韩月瑶看着朝阳中的黄晓丽,赞叹不已。

    黄晓丽身旁的一帆,打扮的如同小天使一般的漂亮。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两条羊角小辫上,扎着两个漂亮的蝴蝶结。下面是白色的学生袜,一双粉色的漂亮旅游鞋,穿在小脚丫上。

    “妈妈,是爸爸和姨姨的车吗?”

    一帆的眼睛比昨天的情况更好了,两米之内,她已经能看到了漂亮的妈妈。她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是的,一帆,是爸爸的车子。”

    韩月瑶今天的心情极好,她高兴的想跳起来,更想唱歌,想大笑。今天早晨起来,女儿竟然能看到自己了。黄晓丽当时抱着女儿就哭了。

    “妈妈,别哭,一帆能看到你了,以后,一帆可以给妈妈做饭,可以帮妈妈洗衣服,也可以帮助妈妈揉揉肩膀。”

    一帆说着话,拿出自己的手帕,给妈妈擦去了眼泪。

    两人吃过饭,穿好衣服,黄晓丽领着女儿,走到楼下,等待着欧阳志远。黄晓丽今天微微的打扮了一下,而且化了个淡妆。

    这个淡妆让黄晓丽一阵心酸,自己已经四年没有化过妆了,已经不知道一个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是什么滋味了。

    这个淡妆,黄晓丽化了半个小时才化好。她坐在化妆台前,看着镜子中,这张精致漂亮的脸,她内心如同小鹿一般砰砰直跳,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自己化个淡妆,给谁看的?刚想到这里,一帆走进来,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看着妈妈道:“妈妈,你真漂亮,化妆给爸爸看吗?”

    一帆已经把那个干字去掉了,她叫欧阳志远,爸爸。

    黄晓丽内心一震,内心狂跳了几下,脑海里出现一张极其阳光的笑脸。不可能的,自己的年龄大了,已经不再是做梦的年龄了。

    欧阳志远有他自己的生活。自己这一辈子,守着自己的爱女一帆就可以了。

    黄晓丽深深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带着一帆走下楼来。

    “一帆,姨姨来了。”

    韩月瑶笑嘻嘻的和欧阳志远快步走下车来。

    “爸爸!姨姨!”

    一帆满脸惊喜的跑过来,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双手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舍不得松开。

    韩月瑶看着一帆,惊喜的道:“一帆,你能看到姨姨吗?”

    “能看到,姨姨。”

    一帆转过身来,一下子扑到韩月瑶的怀里。

    “呵呵,不错,想不到一帆恢复的这么快,黄姐。”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心中惊叹黄晓丽的美丽典雅。

    “志远,谢谢你,是你的针灸和中药,救了一帆和我,否则,我们没有今天。”

    黄晓丽的眼里充满着感激。

    “呵呵,别这么说,一帆是我的女儿,咱们一家人有什么要谢的?”

    欧阳志远道。

    这句话说的黄晓丽脸色一红,内心一跳,本来就很漂亮的脸色,更加增添了妩媚。欧阳志远一呆,连忙静下心来,轻声道:“黄姐的气色,比以前好看多了。”

    黄晓丽垂下漂亮的睫毛,不敢看欧阳志远的眼睛。

    “爸爸,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妈妈再见,晚上别忘了来接一帆。”

    一帆从车窗喊着欧阳志远,和妈妈再见。

    “你上班坐公共汽车?太不方便了,接一帆也不方便。”

    欧阳志远道。

    “我买了一辆自行车,今天没骑。”

    黄晓丽低下头。黄晓丽已经没钱了,所有的钱,都给一帆看病了,她昨天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准备以后接送一帆。

    欧阳志远看着从公路上飞驰而过的一辆漂亮的木兰踏板摩托,轻声道:“自行车接送一帆不方便,为了庆祝一帆的眼睛复明,我要送给一帆一件礼物,呵呵。”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黄晓丽,转身走进车,发动保时捷,直奔机关幼儿园。

    幼儿园八点开门,欧阳志远的车刚到,幼儿园的门就打开了,一帆走下车来,站在幼儿园门口,东张西望。

    欧阳志远知道,小丫头在等那个小霸王柴晓斌。

    机关幼儿园的家长,都是傅山县政府和各大局的领导,虽然也有用轿车来送孩子的,但大都是上海轿车和桑塔纳。

    当他们看到一辆崭新的保时捷跑车停在幼儿园门口的时候,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还有很多人根本不认识这种跑车。

    这时候,一辆崭新的上海轿车,飞驰而来。欧阳志远的跑车正好挡住了这辆上海轿车的去路。

    “谁的破车停在这个的地方,快点开走。”

    一各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司机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十分嚣张的大声叫着。

    这位司机还真没见过保时捷跑车,也不认得这种只有在大城市里才有的跑车。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就站在一帆的身边,看了一眼那个司机,没有说话。

    那个司机见没有人说话,顿时感到自己好没面子,立刻打开车门,跳下车来,对着保时捷的后车轮就是两脚。

    “碰碰!”

    “谁的破车,再不开走,我给砸了。”

    周围有人认得这个司机,是柴世强的司机孙三立,他肯定是来送柴世强的孙子柴晓滨上幼儿园的。

    “哈哈,孙三立,亏得你还是开车的司机,要是人家是破车,你的上海轿车,更是破铜废铁,你认得好车吗?人家那是最高级的跑车保时捷,就是整个傅山县,就这一辆吧,能买你的破上海轿子好几辆。”

    “哈哈,孙三立,快走吧,能开这种车的人,是你个狐假虎威的小司机能惹的起的吗?还不快跑?等会被人抓住,打断你的小腿。”

    “孙三立,你长了一副母猪眼,这样的好车都不认得,快回接抱孩子去吧。”

    几个和孙三立关系不好的司机和同时,趁机狠狠的打击着他。

    “哼!”

    一声冷哼在车里传来。

    所有的人一听这声冷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四处逃散。

    人们没想到,柴世强竟然在车里。柴世强这个人,在傅山县无人敢惹,把持着傅山县的财政大权,所有的款项和各种补助,都要到财政局去领。

    很多的款项,就是由主管领导签完字,只要碰到柴世强不高兴,一句话没钱,就能让你等上半年。

    昨天,自己的儿子柴正山得罪了欧阳志远和恒丰集团韩总的孙女韩月瑶,被县委书记王凤杰亲自下令,带进公安局,连同舞云端都被查封,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

    自己找到了赵丰年,但赵丰年让自己等待,他在想办法。

    今天早晨,柴世强顺便来送孙子柴晓滨来上幼儿园,没想到,自己的司机竟然收到这些人的讽刺打击。

    打狗还要看住人吧,哼,真是翻天了。

    柴世强走下车来,看着孙三立道:“记下所有讽刺打击你的人名,一会给我,以后这些人和他们的亲属,到财政局报销款项,一律压倒半年后,嘿嘿,老子不发威,你们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是,局长,坚决不给这些狗东西报销。”

    “爷爷,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汪汪。”

    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从车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柴世强立刻满脸堆笑道:“孙子,这个天能吃冰淇淋?爷爷给你买汪汪吧。”

    “不,我就要冰淇淋,我要两盒,你立刻给我买去。”

    小男孩立刻用手指着柴世强,大声道。

    “好好,我孙子要吃两块冰淇淋,小孙,快去买。”

    柴世强连忙道。

    “好的,局长,我这就去买。”

    孙三立一路小跑,冲向旁边的小卖部。

    不一会,孙三立拿着两盒冰淇淋跑了过来。

    柴晓滨立刻接过来,撕开一盒,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走向幼儿园。柴世强在后面拎着柴晓斌的书包,好像管家一般,跟了过来。

    当柴晓斌快走到一帆的面前时候,一帆第一次看到了柴晓斌的模样,一帆大声道:“柴晓斌,你好,我爸爸今天送我上幼儿园了,你爸爸来送你上幼儿园吗?”一帆想要证明,自己是有爸爸的。

    正吃着冰淇淋的柴晓斌猛然看到小瞎子黄一帆拦在自己面前,说自己有爸爸了,却耽搁自己吃冰淇淋了,不由得很生气,一把推开黄一帆,大声道:“小瞎子,滚远点,你就是个野孩子,你哪里有爸爸?你就是没有爸爸的小丫头,就是个野种。”

    一帆没有想到柴晓斌会狠狠的推自己一把,一帆被推的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欧阳志远和韩月瑶也没有想到柴晓斌会狠狠的推倒一帆。

    两人连忙扶着一帆。一帆眼里全是泪水,但强忍着没有流出来,倔强着站起身来,对着柴晓滨大声道:“柴晓滨,你以后不要叫我小瞎子,我的眼睛已经让我爸爸治好了,我不是个野孩子,我有爸爸,我爸爸就是他。”

    一帆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小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但眼泪就是没有流下来,两眼死死的看着柴晓滨。

    欧阳志远把一帆搂在怀里,看着柴晓滨,轻声道:“小朋友,你好,我是黄一帆的爸爸,我已经治好了一帆的眼睛,小朋友,你们是同学,请你以后不要叫黄一帆小瞎子,也不要说她是野孩子,可以吗?”

    祡晓滨一看有大人拦着自己,并不让自己叫黄一帆小瞎子和野孩子,柴晓滨很生气,手中的冰淇淋,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的脸,并大声道:“我就要叫她小瞎子,就是要喊他野孩子,我打死你。”

    欧阳志远连忙一闪,冰淇淋正打在一位家长身上。那位家长知道这个小胖孩子,就是财政局长柴世强的小孙子,那位家长知道,只要别的单位有人得罪柴世强,那个单位再想报销和领各种补助,比登天还难,柴世强两个字:没钱。

    那位家长吓得连忙逃走,没敢说话。

    后面的韩月瑶只气的全身发抖,可自己又不能打这个小孩子。

    柴世强一看到有人拦住自己的孙子,并要求自己的孙子不要喊什么,顿时冷哼一声道:“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力,要求我孙子不喊她小瞎子?我孙子想喊她什么就喊她什么?小丫头原来没有爸爸,没有爸爸的孩子,不是野种是什么?你是谁?你是哪个单位的?你单位以后不想报销什么了?不想领扶贫款了?”

    柴世强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绝对是个贪官,会来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他的经济来源。

    后面的韩月瑶终于忍受不了了,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大声道:“你个矮冬瓜,贼秃子,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人家小丫头的眼睛看不见,你也不能让你孙子喊人家小瞎子呀?人家爸爸已经回来了,你还让你孙子喊人家野种,你还是人吗?你这一大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你个老棺材嚷子?你再说一遍,本小姐打烂你的秃头。”

    韩月瑶突然的一顿臭骂,一下子把柴世强骂晕了。

    整个傅山县,有几个人敢惹柴世强的?更没有人敢当面骂他。柴世强每天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的话,谁敢当面骂他矮冬瓜?贼秃头?

    柴世强长的又矮又胖,而且敗顶秃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矮胖二字,秃头这两个字,更不能说。胖和秃头,在财政局,就如同皇帝的名讳一般,绝对没有人敢说出来,但今天竟然有人当着柴世强的面,大骂柴世强是矮冬瓜和秃头,而且要打爆他的秃头。

    柴世强差一点气晕过去,顿时暴跳如雷,大声道:“你是谁,你是哪个单位的?我要找你们领导谈谈,非开除你不可,你单位的各种款项别再想报一分钱。”

    “你个老王八东西,真不是人,报复心还真强,我告诉你,你家姑奶奶的领导,你还没有那个级别和他说话,我现在,看到你就极其的恶心,我告述你,你的孙子再欺负一帆,小心我把你孙子卖到非洲去让野人吃了。你听好了,你家姑奶奶,就是恒丰集团老总的孙女,也就是在昨天把你儿子送进监狱的韩月瑶。

    “爷爷。我上学快晚点了。”

    上海轿车里竟然还有人。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正在伸出头来,嘴里喊着爷爷。

    欧阳志远一看那个小男孩,他禁不住笑了,知道自己有办法搞柴世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