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你对我孙女有感情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124章

    崔德成一看到这张纸条,就知道不好,王志超肯定是看到韩月瑶长地漂亮,就想调戏韩月瑶,我靠,你个sb,虽然你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你就是想调戏人,也得擦亮眼睛,看看对方是谁,再下手调戏吧。

    最让人感到愚蠢可笑的是,竟然写出这种纸条,这不是让人抓住尾巴吗?你们这些官二代,到底有没有脑子?不会成天精虫上头,就想着干那一种事情吧?

    今天自己就怕要被连累。

    “嘿嘿,崔德成,人家韩月瑶本来兴致勃勃来这里在跳舞,这家伙竟然让服务生递这种纸条,你说,人家韩月瑶能不生气吗?嘿嘿,崔德成,等一会韩老先生来了,你要倒霉了,就怕你的副局长都要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的话,让崔德成心里一凉,欧阳志远真是狡猾至极,自己打了人,却借用韩月瑶的事情,咬着死死地不放,今天就怕很难办,看样子,韩月瑶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

    这张纸条就是证据!这对王世超很不利,嘿嘿,幸亏这张纸条到了自己手里,一定要销毁它。

    “崔德成,你还不快点把这个王八蛋和臭女人抓起来,你磨蹭什么?你再磨蹭,我告诉我爸爸,让你立刻滚蛋。”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王世超,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指着崔德成的鼻子破口大骂。

    王世超这一骂,顿时让崔德成极为尴尬。

    崔德成知道,现在自己要快刀斩乱麻,绝不能再让欧阳志远在这里乱说什么,先把欧阳志远带走,再想法用强制的手段,打开韩月瑶的手铐,即使韩月瑶再刁钻,手铐已经给你打开,没有证据表明,你曾经被铐住,你就是告老子,老子也不怕你。

    想着这里,崔德成一声冷笑,冲着那些干警大声道:“立刻把欧阳志远带走。”

    同时,崔达成狞笑着把那张纸条撕碎,吃进嘴里。

    嘿嘿,欧阳志远,纸条被我吃进肚子里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证据说王世超调戏韩月瑶,只要把你带到警察局,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欧阳志远一看崔德成把那张纸条撕碎吃进了肚子,不由得一愣,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崔德成,你胆敢撕碎纸条,竟然还吃掉了,你这是要毁灭证据!”

    “哈哈,欧阳志远,什么纸条?我没有看到?你们看到了吗?”

    崔德成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又看着周围的几名手下。

    “我们没有看到?哪有什么纸条?”

    几名手下回答道。

    “疏散所有的人,把欧阳志远带走,如果他胆敢不配合,进行反抗,可制裁,你们几个人打开那个女人的手铐,放她走,快!”

    崔德成不愧为混到副局长位置的人,脑子转得相当快,一下子就找到处理问题的关键处。崔德成拔出手枪,咔嚓一声顶上子弹,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他知道,欧阳志远很能打,十几个手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你的身手再好,你能快过子弹吗?你只要敢反抗,老子就敢开枪。

    所有的手下一听崔局长这样说,七八个手下冲向韩月瑶,而剩下的手下扑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崔德成要狗急跳墙,他要用强硬的手段来扭转局面,绝不能让他们打开韩月瑶的手铐。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闪电一般伸手拉过韩月瑶,并把韩月瑶护在自己的身旁,他快速掏出了电话,开始拨打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欧阳志远本来想给耿建峰打电话,但是,崔德成背后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赵丰年肯定会打压耿建峰,制止耿建峰的干预。还有一个问题,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暴打王世超的事,崔德成肯定第一时间向县委书记王凤杰回报,获得王凤杰的默许,才这样有恃无恐对付自己。

    现在王凤杰和何振南合作,主要是看在这几项投资的面子上,但现在自己打了他的儿子,王凤杰肯定会翻脸。一来为儿子出头,二来正好乘此机会狠狠地敲打自己。

    哈哈,我欧阳志远是这么好对付的吗?你王凤杰权再大,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我上班的第一天,你的秘书苏万声就联合马传武陷害我,我没有和苏万声计较,放了他一马,已经给了你的面子。现在,你竟然不查问事情的原因,就让崔德成来抓我。你生的好儿子,竟然敢公然调戏恒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韩月瑶,老子不怕把事情闹大,闹到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那里更好,我看你丫的如何收场。

    欧阳志远不想直接给市委书记周天鸿打电话,这种事,自己能麻烦人家吗?再说,人家市委书记每天要有多少事情要处理,自己的级别也不够。

    市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和自己比较熟,先找他。

    “快打掉他的电话,不要让他打电话求救。”

    崔德成一看欧阳志远在打电话求救,立马急眼了。

    崔德成怀疑欧阳志远给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打电话,马明远负责恒丰集团的投资项目,如果马明远知道了自己铐住了恒丰集团的韩月瑶,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因此,他很害怕。

    十几个警察一听催德成让打掉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冲过来。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这些人,一脚一个,直接踹飞两个跑在最前面的警察,而韩月瑶的双手虽然被铐住,但小丫头的脚很厉害,一脚踢在一个警察的脸上。

    “哼,住手!”

    一声冷喝,从门外传来,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老人,脸色铁青,在十几个保镖的保护下,走了进来。

    韩建国接到了暗中保护韩月瑶保镖的电话,说韩月瑶被人欺负了,而且用手铐铐住了,韩建国勃然大怒,立刻带人赶了过来,正看到十几个警察围攻韩月瑶和欧阳志远,更是气愤至极。

    其实,警察们只是想夺掉欧阳志远的电话,并不是围攻他们,但韩建国老人可不这么认为。随行人员的闪光灯在闪烁,拍下了这个十几名警察围攻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的镜头。

    崔德成一见恒丰集团的老总韩建国到了,顿时傻了眼,韩建国的手下还拍下了自己手下十几个人围攻两人的照片,这下赖都赖不掉了!崔德成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冷汗哗哗直流,湿透了衣服。

    “韩老先生,您好,这是误会。”

    崔德成连忙收起手枪,跑过来,主动向韩建国打招呼。

    韩建国根本不理会崔德成,一个身材高大的保镖,一抬胳膊把崔德成推到了一边,崔德成差点摔倒在地。

    “阿黄,我就知道大陆的投资环境不行,明天咱先撤资,再把这些照片发到国际互联网上,配上:中国大陆警察,手持手枪,围攻投资商人,照片要放大。”

    欧阳志远一看到韩建国来了,他笑了,收起手机,心里暗笑,嘿嘿,韩老先生一来,就怕有人要坐不住了,好戏开始了。

    王凤杰啊王凤杰,不是我欧阳志远想挑战你,苏万声的事,我给你留了面子,崮山镇的利益分配,四个领导位置,给你留了两个,我这样尊重你,你却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敲打我,今个,非让你亲自来道歉不可。

    崔德成一听韩老先生要把自己手下围攻两人的照片发到国际互联网上去,而且要撤资,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煞白,差一点晕过去。

    韩老先生如果真这样做,自己就彻底完蛋了。

    韩月瑶一看到爷爷来了,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扑进爷爷的怀里。自己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还被铐上了手铐。

    “爷爷,他们欺负瑶瑶,呜呜呜……”

    这个宝贝孙女,是韩建国的宝贝疙瘩心头肉,就是在整个亚洲,有谁敢惹自己的孙女?现在竟然被人家给铐上了手铐,真是找死呀。这要是在台湾,自己手下的人,早就无声无息地把对方干掉了。

    欧阳志远把详细情况给韩建国老人说了一遍,韩建国愤怒了,他气得胡子整个炸开,嘴唇哆嗦着,直接拨通了龙海市常务副市长的电话。

    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还没有休息,市委书记周天鸿让自己亲自抓傅山县的这几项投资,他知道,市里对这几个项目投资极为重视。

    把傅山县建设成为一个有机环保无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这个目标,让马明远很兴奋。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能实现这个目标,自己就会拥有让自己一辈子都能享受的政绩。

    郭文画这届市长,就要到期了,他很有可能要调到别的市去当市委书记,龙海市的市长位置,自己是势在必得。

    这三笔投资,足可以让傅山县的经济腾飞起来,特别是台湾恒丰集团后期的20个亿投资,他们相中了傅山县的环境,准备把傅山县的开发区,建设成为恒丰集团的电子元件生产中心。20个亿的投资呀,再加上他们在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的合作商,有可能,就能把傅山建设成为一个在亚洲数得上的强大的电子工业基地。

    这个电子工业基地建成以后,自己的政绩,就是升任到山南省里,也是有希望的。

    马明远想到这里,禁不住豪情大发,拿起砚台上的毛笔,龙飞凤舞写下:大鹏展翅九万里。

    写完这七个字,马明远暗自嘱咐自己,一切要低调冷静。马明远能坐到龙海市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与他遇事冷静低调分不开的。

    他沉下心来,再次拿着毛笔,写下了:宁静而志远。

    哈哈,欧阳志远的父亲真会给自己和儿子起名字呀,宁静才能志远。文化人呀。马明远刚想到这里,电话就响了。

    马明远拿起了电话,里面传来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声音。

    这让马明远吓了一跳,韩老先生有什么事,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当马明远听完韩老先生的叙述,就是城府极深的马明远也禁不住暴跳如雷起来,脸色变得一片铁青。他强压怒火,连忙诚恳地向韩老先生道歉,并说,让王凤杰亲自向韩老先道歉。

    王凤杰是怎么搞的?关键的时候,竟然出这样严重的乱子,自己的儿子也管不住,怎么能管好傅山县?一个傅山县都管不好,那个副市长的位置,自己怎么能放心的交给他?我马明远的底班,都是充满智慧的将才,就你这种智慧,也想跟我马明远混,也想进入我马明远的战斗队列?你能帮助我什么?你有何能耐让我利用?我马明远从来不要废物!

    马明远面沉如水,拨打了王凤杰的电话。

    王凤杰挂断崔德成的电话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有很多的问题,他要仔细的思考。近来傅山是风云变幻,暗流涌动,姬广元的死,明摆着是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人灭口,风口浪尖,自己不得不防呀。

    欧阳志远今天为什么殴打自己的儿子?坏了!很有可能欧阳志远不知道王世超是我王凤杰的儿子,以欧阳志远的智慧,如果知道王世超的身份,肯定不会出手的。

    上次自己的秘书苏万声和马传武联合陷害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并没有为难他,事后也没有再提起,这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何振南和欧阳志远的崮山之行,干掉了赵丰年的四个班底,送给了自己两个职位,也算眼里还有自己这个县委书记。

    种种迹象表明,欧阳志远还算尊重自己。

    但今天……。

    王凤杰眉头一皱,立马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很有可能,自己和欧阳志远都被人下套了!欧阳志远肯定不知道王世超就是自己的儿子。

    儿子世超老是和郑晓水、柴正山、姬文峰他们混在一起,这些人可都是赵丰年手下官员的儿子,也就是官二代,个个猴精,不干好事。自己经常对儿子说,不要和他们在一起,但儿子就是不听。

    儿子自小由于发烧,脑子有点迟钝,和这些人搅合在一起,会不会被他们利用?

    城建局长郑俊熙的儿子郑晓水,那是个极其阴险的家伙。财政局长柴世强的儿子柴正山,也不是个善良之辈,刚刚自杀的姬广元的儿子姬文峰,肯定恨自己恨得入骨,自己的儿子和他们混在一起,能好吗?

    今天的事情,会不会和这些人有关?舞云端是柴正山开的会馆舞厅。

    公安局副局长崔德成从来没给自己打过电话,他是赵丰年的人,现在竟然给自己打电话,真是反常呀。事出反常必有妖。

    妈的,自己被别人利用了。

    想到这里,王凤杰坐不住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处理问题,被亲情蒙蔽了眼睛,没有考虑周全。

    电话铃就响了,王凤杰一看号码,是公安局内部自己的眼线打来的电话。

    “不好了,王书记。”

    电话里,那人的声音很急,而且压得很低。

    “说!”

    王凤杰沉声道。

    “郑晓水教唆世超,在舞云端舞厅,公然调戏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孙女,致使欧阳志远出手打了世超,110报警中心的刘振和崔德成带着警察赶到,围攻欧阳志远,而且亮出了手枪,刘振还用手铐铐住了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现在,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带着保镖赶到了,他们拍下了干警们拿着手枪围攻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的照片,扬言要发到国际互联网上,而且韩建国已经给常务副市长马市长打电话了。”

    那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王凤杰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果然出事了,自己被崔德成利用了。

    你狗日的崔德成胆子真大,敢利用我,你后面就是有赵丰年,老子照样开了你个王八蛋。

    一招不慎,全盘皆输。

    崔德成这个王八蛋,胆子也太大了,竟敢用手铐铐住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真是找死呀,这几十个亿的投资,要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泡汤,老子一定要灭了你全家。

    王凤杰立刻给值班司机打电话,他要亲自到舞云端向韩老道歉。司机立刻开车过来。还没等他上车,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王凤杰一看,冷汗唰的一下湿透了全身。是常务副市长的马明远副市长的电话。

    “马市长,您好,我正赶往舞云端。”

    王凤杰的声音,有点颤抖。

    自己刚搭上马明远这根线,就被崔德成无情的剪断了。崔德盛,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凤杰,你太让我失望了,如果因为你儿子的原因,台湾恒丰集团撤了资,你这县委书记也干到头了。”

    “咔嚓!”

    马明远挂断了电话。

    王凤杰手里握着电话,全身如同掉进万丈冰窟一般。

    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孽子,竟然给自己惹下了滔天的大祸。郑晓水,柴正山,你们明知道我的儿子反应迟钝,竟然教唆他调戏韩月瑶,好歹毒呀!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

    王凤杰一边赶往舞云端,一边打电话给耿建峰。

    耿建峰这时候,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也正往舞云端赶。

    “王书记,您好,我就要到舞云端了。”

    王凤杰冷哼一声道:“把所有涉案人员,包括郑晓水、柴正山、姬文峰,全部拿下,等着我过去。”

    “好的,王书记,一定按照您的意思去办。”

    王凤杰又给税务局、工商局负责人打了电话,立刻对舞云端会馆和郑晓水的佳佳超市,进行大检查。

    你们不是给老子下套吗?老子先废了你们!

    县长何振南是最早得到了消息的,他的车就停在舞云端前面的路口暗处,他看到了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他们过去了。

    何振南知道消息后,他知道,现在自己不必要出面,他相信,以欧阳志远的智慧,他绝不会吃亏的,相反,肯定有人要倒霉了,王凤杰不露面,自己也不会露面。这次事情的结果,崔德成和刘振,肯定要受到处分,而王凤杰的政治前途,绝对会受到影响。

    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现在整个县的所有部门都围绕恒丰集团转动,人家的资金8个亿,直接到位,一分不欠,有的工程,在签字的同时,都动工了,以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组成了崮山风景建设指挥部,就驻扎在天柱峰的脚下。

    而龙海市委市政府极为重视这次投资,市委直接派了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亲自主抓这次投资建设。

    嘿嘿,这时候,你王凤杰竟然因为你的儿子,闹出了这一场大戏,谁也救不了你呀。

    何振南看到王凤杰的车过去了,他知道,事情会圆满的解决,自己没有必要再去了,自有人向自己汇报事情的过程和结果。

    何振南的车,消失在黑夜中。

    郑晓水一看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带着保镖冲了进来,他的脸色一变,他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当他看到韩建国给常务副市长打电话时,他就想开溜,但欧阳志远早就盯着他了。

    “崔德成,教唆王世超的就是郑晓水,你不能放他走,你要是把他放走了,这次的黑锅,你来背吧。”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郑晓水。

    崔德成一听,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郑晓水,冷声道:“把这几个人都请到局里去。”

    五六个警察冲了过去,把郑晓水、柴正山和姬文峰控制住。

    郑晓水的眼里,透出如同毒蛇一般的怨毒寒芒,冷冷地盯了一眼欧阳志远。

    崔德成连忙亲自拿着钥匙,来到韩建国的面前道:“韩总,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我代表傅山县公安局向您道歉,我立马替韩小姐打开手铐。”

    韩建国一声冷哼,看也不看崔德成。

    韩建国的助手,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冷笑着看着崔德成道:“崔局长,你还不能代表傅山县公安局吧,你只是个副局长,打开黄小姐的手铐,你还不够资格。”

    崔德成一听人家的话,脸色顿时变成紫茄子。

    这时候,大批的公安干警在耿建峰的带领下,冲进了舞云端。

    耿建峰狠狠地瞪了一眼刘振,低声喝道:“下了刘振的枪,隔离审查。”

    刘振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冷汗如雨。

    他刚想要辩解,崔德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刘振硬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刘震知道,自己到什么时候,都不能乱说,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姬广元的死,让他知道了,要想活的长远,自己什么都不能说,什么罪过都应该揽到自己的身上,这个黑锅,自己背定了。

    如果自己乱说,崔德成随便按一个罪名,自己就会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耿建峰看了一眼崔德成,自己没有权力停崔德成的副局长职务,但王凤杰有权力。

    耿建峰走到韩建国老人前,给韩建国老人鞠了一躬道:“对不起,韩总,是我的工作失误,让韩小姐受委屈了,我向你真诚的道歉。”

    韩建国知道,耿建峰是欧阳志远的朋友,自己不能不给欧阳志远面子。

    “耿局长,你太客气了,我是看到傅山县的投资环境很好,治安也不错,才决定在傅山投资的,没想到,今天会出现这种事,太遗憾了。”

    “是呀,韩总,请您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耿建峰可不想主动提出来给韩月瑶打开手铐,他知道,自己的级别不够,人家在等人,如果自己提出来给人家打开手铐,人家肯定会不答应,自己一定也会碰一鼻子灰。

    这时候,王凤杰终于赶到舞云端。

    王凤杰快步走进大厅,一眼就看到,怒气冲冲的韩建国和可怜兮兮的被铐着手铐的女孩子。

    王凤杰连忙走过来,很远的距离就面露惭愧地伸出手来道:“韩总,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让月瑶受苦了。”

    韩建国看到王凤杰亲自来给自己道歉,而且还主动伸出双手,自己的面子也挣足了,人家毕竟是一个县的县委书记。

    韩建国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下,伸出手,和王凤杰的手握了一下道:“王书记,我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很多的台湾和香港商人,为什么中途从大陆撤资,我想,傅山县的领导们,会从中间吸取教训的。我的二十几个亿,可以在任何地方投资。”

    “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王凤杰狠狠地瞪了一眼崔德成。崔德成连忙拿出手铐的钥匙,双手递给王凤杰。

    王凤杰道:“我给月瑶打开手铐吧。”

    韩月瑶小嘴一撅,狠狠地瞪了一眼崔德成道:“那个姓崔的最坏,他不光辱骂欧阳大哥,而且还要把欧阳大哥带回警察局,还扬言要修理欧阳哥哥,他还故意把王世超写给我的纸条撕碎吃进肚里,消灭证据,爷爷,这种坏人,绝对不能放过,这个人要是再做公安局长,爷爷,他肯定会暗中向我们使坏,他们不把这个人撤掉,这个手铐,今天就别打开了,明天咱就撤资,回台湾。”

    韩月瑶不愧是刁钻古怪的小丫头,他这几句话,彻底把崔德成送进了深渊。

    崔德成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

    王凤杰知道,今天不处理崔德成,韩月瑶不会答应的,看着耿剑锋道:“鉴于崔德成同志所犯的错误,崔德成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傅山县公安副局长的职务,交出配枪,停职检查。”

    耿剑锋局长一挥手,两位干警下了崔德成的配枪,把崔德成押了下去。

    王凤杰把儿子王世超拉了过来,大声道:“快去向韩小姐道歉。”

    王世超的脑子反应有点慢,但现在他也知道对方不好惹,看到父亲,堂堂的县委书记,都向人家道歉,知道自己闯了祸了,连忙道:“对不起,韩小姐,请你原谅我对你的冒犯。”

    韩月瑶心里对王世超极其的厌恶,看到王世超向自己道歉,狠狠地瞪了王世超一眼,没有吭声。

    王凤杰红着脸道:“世超在小时候生病发烧,伤到了大脑,所以才会受别人唆使,冒犯了韩小姐。也怪我平时管教不严,请韩老先生和韩小姐原谅。”

    韩建国一听王凤杰的儿子脑子不好使,禁不住有点同情王凤杰了。

    “都是郑晓水让我这么做的,他说韩小姐是坏女人,可以陪人睡觉,一百元就可以,二百元可以包夜,还说免费给我提供房间。”

    王世超指着郑晓水大声道。

    人们一听王世超这样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被警察看管住的郑晓水。

    韩建国的脸色刹那间一冷,双眼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机,背后几个保镖的双眼,立刻喷出烈焰。

    他们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韩月瑶的名声。

    韩月瑶一声尖叫,就要冲过去,和郑晓水拼命,却被韩建国一把拉住。

    郑晓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绿,他知道,如果这些人相信了王世超的话,自己就涉嫌诽谤,韩建国绝不会放过自己的,王风杰也不会放过自己。

    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呀。

    “王世超在说谎,他仗着他父亲王凤杰是县委书记,经常对我们指手画脚,吆三喝四。平时他就好和色成性,专门破坏良家妇女,我们是敢怒不敢言呀!他自己坏事做绝,现在却来诬赖我。”

    郑晓水狂叫道。

    郑晓水不会想到,他慌乱中的这番话,把他自己陷进了死地,还连累了他的父亲,城建局长郑俊熙,致使后面,他父亲在被查出问题之后,王凤杰痛下杀手,直接把他父亲送进了监狱,最后死在监狱里面。

    “郑晓水,王世超冤枉你?你真会狡辩呀,听听这个吧。”

    欧阳志远拿出一支笔,按下了一个按钮。里面传来了清晰的声音:郑晓水,我明白了,你知道我不认识王世超,是你故意教唆王世超写那两张纸条,来激怒我的,让我殴打王世超,挑起我和王书记的矛盾的?你真阴险呀。

    郑晓水阴笑声:呵呵,欧阳志远,你说对了,我就是教唆王世超故意写那两张纸条的,让你爆打王世超,你又能怎样?反正你上当了,你以为王书记会放过你吗?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想和老子斗,你还差的远呢……。

    欧阳志远录音笔里的对话,让郑晓水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指着欧阳志远,气急败坏地叫道:“欧阳志远,你……你好阴险卑鄙,竟然偷偷录音……”

    王凤杰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死死地盯住郑晓水道:“卑鄙的人是你!耿局,把郑晓水带走,让工商税务卫生和消防,检查他的佳佳超市。”

    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按住郑晓水的脖子,扣住了他的手腕。

    郑晓水使劲仰起头,双眼狠狠地盯住欧阳志远,如同毒蛇一般,透出怨毒的寒芒。

    “查封柴正山的舞云端会馆,带走柴正山去问讯。”

    极其强势的王凤杰终于出重手了。

    他看了一眼姬文峰,没有理会他,转脸看着韩月瑶,柔声道:“月瑶,我给你打开手铐吧。”

    韩建国点点头,韩月瑶伸出了双手。王凤杰打开了手铐。

    一场闹剧落下了帷幕。

    王凤杰在临走之前,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的眼睛里,包含着深深的戒备。欧阳志远知道,如果王凤杰抓住自己什么过错,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死手。

    韩建国、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走在大街上,后面是十几个保镖在远处跟着。

    “呵呵,志远,谢谢你替月瑶出头,他们差一点把你抓走。”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

    “我欧阳志远哪会这么容易被抓走?就是月瑶被手铐铐了一会,我没有保护好月瑶,对不起了。”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哼,算你还有良心,得了,看在你道歉的份上,这次我就饶了你,哼哼,下次我再跟你出去玩,如果我再被人家铐起来,我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

    韩月瑶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呵呵,志远为了救你,差一点被抓了起来,小丫头,不能这样不讲理呀。”

    韩建国微笑着道。

    “哼,爷爷,我叫他哥哥,他就应该保护我,你说,我被人铐起来,他这个哥哥还有面子吗?”

    韩月瑶晃着爷爷的胳膊道。

    “呵呵,确实是我没有保护好月瑶,月瑶白叫我哥哥了。”

    “嘻嘻,这还差不多,有错要改,我原谅你,明天去送我们的女儿上幼儿园,你可别忘了。”

    小丫头的话,把韩建国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们共同认了一个干女儿,嘿嘿,小丫头在幼儿园里老是受人欺负,月瑶要给自己的干女儿讨回公道。”

    韩建国一听,微笑道:“志远,你可要把月瑶看住,别让她惹祸,打了人。”

    韩月瑶听爷爷这样说自己,做了一个鬼脸道:“爷爷,我虽然喜欢打人,但我从不打好人,打的都是坏人。”

    欧阳志远和韩建国都笑了起来。

    “对了,志远,你明天回龙海吗?我是不是下午才能见到谢大炮?”

    韩建国老人恨不得立刻见到自己在五十年前,和自己一起战斗打鬼子的老伙计。

    欧阳志远知道,谢德胜老将军的身份特殊,而且要保密,而韩建国出身是台湾的特战部队高官,现在他身后的保镖,就有可能是特战队下来的人员。老将军的警卫和暗哨便衣,在数百米开外,就可能拦住韩建国的保镖,不让那些保镖接近老将军。如果协调不好,就有可能引起冲突。

    “韩老,明天和谢老见面,我负责保护您的安全,您所有的保镖,都要留在龙海的郊区,如果您同意,下午我安排您们见面,你看可不可以?”

    欧阳志远慎重的道。

    韩建国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疑惑地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难道谢大炮还没有退休?他不会还是军方人吧?他可是和我一样大的年纪。”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韩建国,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好,明天下午我到龙海郊区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来接我,我所有的保镖,都在龙海郊外等候。”

    “好,一言为定。”

    两人握手大笑。

    “对了,志远,后天我和月瑶就要回台湾了,以后恒丰集团的事,你要帮助我的助手黄友平,等我忙过这一阵,崮山景区的基础建设建设好了,我们恒丰集团就进驻傅山开发区的工业园,我和月瑶再过来。”

    韩建国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他仔细地看着欧阳志远的表情。

    “好的,韩总,恒丰集团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我主要负责的就是恒丰集团的投资项目,恒丰集团的任何事,只要黄友平说一声,我保证让他满意。”

    欧阳志远笑道。

    韩建国担心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孙女有感情发生,所以,他在说把月瑶带回台湾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欧阳志远,他看到欧阳志远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韩建国终于放心了。如果欧阳志远的眉目中现出不舍,韩建国就不会再把韩月瑶带回大陆。

    他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婿是大陆人。

    他心目中的孙女婿已经有人选了,就是一直跟随自己的干孙子王朝阳。

    王朝阳这个人,头脑灵活,功夫极好,是个经商的天才,当特战队员的时候,就在自己的老部队。他退役后,就跟随韩建国学习经商,深得韩建国的喜欢。

    台湾所有的电子厂,都交给了王朝阳管理。不过,韩建国一直没有透露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他的一丝意思。

    韩建国还要进一步的考察了解王朝阳。恒丰集团的几千亿资产,不能落到坏人的手里,自己一定要让月瑶找上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