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打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世超没有想到,在傅山县竟然有人敢暴打自己?自己每天看到的都是献媚的笑脸,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收到的都是一箱子又一箱子的礼物,今天自己就写了两个纸条,竟然有人打自己?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两个人脑子进水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上次,自己在这个酒店玩了一个来跳舞的少妇,虽然自己在玩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sao货拼死不从,但当他听到自己就是王凤杰的儿子之后,竟然变得热情似火,和自己主动的纠缠在一起。

    那位少妇的丈夫,就在傅山县一个局里工作,她想借助王世超,把丈夫提升一下。

    现在自己只是写了两张纸条,竟然挨了一顿打,真是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

    欧阳志远连忙拉住韩月瑶,轻声道:“别打了,人家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

    韩月瑶立刻大声道:“王凤杰的儿子犯法就不能打吗?你们大陆上,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王子犯法,和老百姓一样治罪吗?”

    小丫头打人竟然打得理直气壮。

    “嘿嘿,月瑶,那是电视剧里瞎掰的,演给老百姓看的,当官的儿子是不能打的,快走吧。

    “不会吧,大陆的电视剧是骗人的?”

    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崔德成在欧阳志远暴打王世超的同时,就接到了郑晓水的电话,他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哈哈大笑。

    欧阳志远,你这不是找死吗?你虽然是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可你打的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嘿嘿,你这不是打王凤杰的脸吗?就凭借王凤杰强势的性格,他能饶了你吗?哈哈,真是找死呀。

    上次自己派人在天柱峰下,想干掉欧阳志远,结果让这家伙跑了。嘿嘿,我现在就光明正大的抓你,你别以为,你是办公室主任,老子就不敢动你,老子连副县长姬广元都敢审讯,别说你的科级小干部?

    崔德成快速拨打负责110指挥中心的大队长刘振的电话,让他立刻带着人赶往舞云端,一定要把欧阳志远抓回来。老子要好好地玩玩你,这回,就是何振南也救不了你。

    崔德成又给县委书记王凤杰打了电话。

    “王书记,耽误您休息了。”

    王凤杰坐在沙发上,正在考虑傅山县今天发生的事。

    在台湾恒丰集团签字的同时,竟然出现有组织有预谋的冲击县政府的非法集会,而且所有的媒体记者,都接到了这个消息。

    这是有人想搞乱傅山县呀。

    虽然这次非法聚会针对县政府,针对何振南,但是,如果真正出了流血事件,何振南受到处分,被拿下,自己这党委书记,傅山县的第一把手,绝对脱不了干系,自己的那个副市长计划,也会化为泡影。

    无论是谁阻碍自己的迁升计划,自己绝不能放过他。

    王凤杰狠狠地攥住手中的茶杯,骨节都攥得发白。

    自己要的是傅山县的安定和谐平衡,经济高速发展,甩掉经济倒数第一的耻辱帽子,而不是一个风波四起的傅山。

    只有傅山县的经济高速发展,自己的政绩,才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再加上自己的活动,自己才能更上一城楼。

    崮山铁矿的堕笼事件,一死五重伤,如果被定性为安全事故,何振南和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发现破绽,找出破坏分子,市委市政府一定会责罚傅山县的。

    可惜那个破坏分子,竟然掉下悬崖摔死了。

    冲击县政府的那几个策化分子,在最后开了口,竟然是有人在公用电话亭唆使他们这样做,每人的报酬是一万块。

    这两起恶xing事件,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王凤杰喝了一口水。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自己没有证据,不能怀疑任何人。

    欧阳志远给傅山县带来了投资,也给傅山县带来了不安定的因素。

    这种年轻人没有任何的城府和阅历,竟然误打误撞冲进了官场,所有的行动都不按常理出牌,简直是不可思议。但就是这个人,竟然拉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投资。

    傅山的经济,就要在这个人手上腾飞了。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去一趟崮山镇,就敲掉了崮山工商、税务、卫生和派出所的四个领导,而这四个人都是崮山镇长肖永成的人,肖永成却是赵丰年的底班。

    虽然何振南请示了自己,又把另外的两个位置给了自己的手下,但仍旧有先斩后奏的嫌疑,在那个时候,自己能不同意吗?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联合起来,就怕要打破傅山的平衡,上次,自己就借机撤了赵丰年手下的副县长姬广元,结果,姬广元自杀身亡。

    这两个人联合起来,恐怕要威胁到自己,自己的秘书苏万声,就被欧阳志远设计停了职。找机会,要敲打一下这两个人,让两人清醒一下,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傅山县的一把手。

    王凤杰看到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崔德成的电话,他沉思了一下,就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王书记,耽误您休息了。”

    电话里,崔德成很客气。

    “小崔,什么事?”

    王凤杰喜欢直接说事情。

    “我们接到报警,欧阳志远在舞云端打了王世超大哥,我向您请示汇报一下,怎么办?”

    崔德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嘴角露出了浓烈的杀意。

    王凤杰一听,欧阳志远打了自己的儿子,心里不禁一跳。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经常去舞云端跳舞。怎么会和欧阳志远发生冲突?

    王世超是王凤杰唯一的儿子,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才生王世超,但由于小时候发烧,长大以后,反应就有点慢,一般的看不出来。王凤杰及其疼爱自己唯一的儿子。

    现在,欧阳志远竟然打了自己的儿子,他是不是想翻天?这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怎么着,自己还是傅山县的党委书记,傅山县的一把手。

    何振南太不会约束自己的手下了。自己正想敲打一下他,现在就送上门来了。

    王凤杰愤怒了,他冷哼一声道:“按正常手续办。”

    说完话,王凤杰直接把电话关机。

    “哈哈,太好了。”崔德成不由得狂笑。

    有县委书记王凤杰这句话,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按照手续办了。

    崔德成又给赵丰年打了电话。

    赵丰年一听欧阳志远打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虽然他已经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内心也是狂喜不已。

    嘿嘿,欧阳志远,你这不是找死吗?你打了我的儿子,我没有办法制你,哈哈,你今天打了王凤杰的儿子,王凤杰可敢动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崔德成,这是个机会呀。”

    赵丰年说完,挂上了电话。

    崔德成知道赵丰年是什么意思,他立刻开车,直奔舞云端。

    欧阳志远拉住韩月瑶刚要走,柴正山一声冷哼,拦在欧阳志远面前,看着欧阳志远,冷冷的道:“你打完人,就想走吗?”

    在天柱峰上,柴正山被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打过一次,这次两人又在自己开的舞厅里,暴打了王凤杰的儿子,自己说不定会受到牵连,谁都知道,王凤杰极其疼爱这个儿子。

    欧阳志远一看柴正山拦在自己前面,嘿嘿冷笑道:“你想怎样?难道你想留下我管饭不成?上次在天柱峰打得还不舒服?螳臂当车,就凭你个脓包,能拦住我们吗?”

    欧阳志远的眼里充满着嘲弄和不屑。

    柴正山一听欧阳志远这样羞辱自己,不由得暴怒不已,立刻咆哮着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柴正山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听,外面的警察来了,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郑晓水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阴险地盯着欧阳志远道:“我们不阻拦你,但我们可以作证,是你故意殴打县委书记的儿子王世超。”

    郑晓水恶毒地狞笑着,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欧阳志远冷笑道:“郑晓水,我明白了,你知道我不认识王世超,是你故意教唆王世超写那两张纸条,来激怒我的,让我殴打王世超,挑起我和王书记的矛盾的?你真阴险呀。”

    郑晓水阴笑着,把声音压得极低,贴近欧阳志远道:“呵呵,欧阳志远,你说对了,我就是让你爆打王世超,你又能怎样?反正你上当了,你以为王书记会放过你吗?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想和老子斗,你还差得远呢……。”

    欧阳志远笑了,没等他说完话,一巴掌就抽在郑晓水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欧阳志远的这一掌,直接把郑晓水抽出数米开外。

    “啊!”

    郑晓水一声惨叫,沉重的身子直接砸在姬文峰面前的一张桌子上,整张桌子哗啦一下碎掉。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欧阳志远在这时候突然发飙,还敢打人。郑晓水更没想到。

    郑晓水一声嚎叫,在地上爬起来,拎起一张椅子,咆哮着冲了过来。

    惟恐天下不乱的韩月瑶一脚踹在拎着椅子的郑晓水脸上,直接把郑晓水踹到在地。

    就在这时候,十几名警察冲了进来。

    “住手!”

    110报警中心大队长刘振带领着十几名警察及时赶到。所有的警察,用枪口指着欧阳志远,并把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围了起来。

    刘振认得欧阳志远,这家伙可是崔德成的心腹,崔德成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欧阳志远抓回去。

    刘振一指欧阳志远,冷冷的道:“把这人和那个红毛拷走。”

    刘振认识欧阳志远,却不认识韩月瑶,他看到韩月瑶打扮的好像一个小太妹,立刻就认为,韩月瑶不是什么好人,他就叫韩月瑶红毛。

    两个警察拿出手铐,冲向欧阳志远。

    “嘿嘿,刘振,有你这样办案的吗?”

    欧阳志远直视着刘振。

    刘振阴沉着脸,冷冷的道:“我接到报警电话,说你在这里行凶打人,而且我确实亲眼看见了你当场行凶。不要狡辩了,跟我到警局走一趟吧。”

    “嘿嘿,真是冠冕堂皇呀,你是在按照程序办案是吧?那你为什么要用枪指着我们一方?而你对另一方却没有问一句话?还要给我们上手铐?明摆着你办案不公,故意袒护对方。”

    刘振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话,不由的失去了耐性,冷笑道:“欧阳志远,你不要太嚣张,我怎么办案还要你来教吗?老子今天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老子今天就是来抓你的,相识点,乖乖地跟老子走。”

    “哈哈,刘振,你还嫩了点,你要是不做现场笔录,敢不问青红皂白的把我们带走,我立刻就废了你。”

    欧阳志远两眼猛然爆发出强大的威压气势和凌厉的杀气。

    刘振吓得后退一步,欧阳志远身上好强的气势,这个家伙真不好惹呀,不过崔局马上就到,老子就做个现场笔录,等崔局到了,我看你一个小小的干部,敢向崔局撂蹶子不?

    刘振连忙低头哈腰的跑到王世超面前,献媚的道:“王大哥,请你做个笔录吧。”

    王世超狠狠地瞪了一眼刘振,大声骂道:“你脑残啦?让我做笔录?”

    刘振的年龄要比王世超大好几岁,这个王八蛋竟然称呼王世超为大哥,真是无耻至极。

    旁边的韩月瑶小丫头看出了门道,禁不住大声道:“那个姓刘的,是个傻子吧,明明那个傻大个王世超的年龄要比他小,他却叫他大哥?你说他是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刘振被王世超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又被韩月瑶讽刺打击,他的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这家伙顿时恼羞成怒,转身恶狠狠的道:“把那个女的铐起来。”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敢说,你要是把她铐起来,你一定会后悔终生。”

    “嘿嘿,别说一个小太妹,在我手里处理的坏女人,每年都有近百个,我还怕她不成,把这个小太妹铐起来。”

    刘振看着几个警察咆哮着。

    五六个警察一拥而上,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别铐那个女的。”

    崔德成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但就在崔德成大喊的同时,喀嚓一声,一副手铐已经把韩月瑶的双手铐住。

    韩月瑶人狠狠地看着刘振,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崔德成大步跨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刘振,冷笑道:“你铐的是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老的唯一孙女韩月瑶,你就等着卷起铺盖卷滚蛋吧。”

    刘振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脸色变得煞白。

    不会吧,这个小太妹竟然是台湾恒丰集团老总的孙女?这……这怎么可能?

    现在全县的所有部门都在围绕着恒丰集团的投资转,县委县政府已经下了文件,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恒丰集团的一切,现在自己竟然把恒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铐起来,这……天哪,自己这不是在找死吗?说不定,自己真会为此滚蛋。

    崔德成脸色铁青地走进来,两眼死死地盯住刘振,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自己晚来一步,刘振这个狗东西,就给自己惹出来这么大的祸事。

    现在傅山县委县政府已经下了死命令,整个傅山县的所有部门,都放下一切,全力支持恒丰集团的投资。八个亿的旅游投资,再加上后面20个亿的电子中心投资,可以让傅山县整个经济转动起来。哪个部门出了问题,哪个部门的责任人,就会被直接拿下。

    现在刘振这个狗东西,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把恒丰集团未来的继承人铐起来,这不是找死吗?弄不好,自己都会被牵连。

    “刘振,我命令你,立刻给韩小姐打开手铐,否则,我立刻开除你。”

    崔德成一脸怒气,看着刘振,语气极其的严厉。

    刘振脸色一变,心里骂道:你个王八蛋,是你让老子来抓人,我又不认识这个小太妹,居然是恒丰集团的未来继承人,现在竟然要开除我,这还有天理吗?

    刘振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他知道,这次自己确实闯了祸,连忙道:“快快,给韩小姐打开手铐。”

    几个警察拿着钥匙,就要给韩月瑶开手铐。

    欧阳志远可是一个不好惹的主,嘿嘿,铐人好铐,但要打开手铐吗,嘿嘿,有这么容易吗?

    欧阳志远一步拦在韩月瑶的面前,看着崔德成道:“嘿嘿,哪有这么容易?说铐就铐?说开就开?”

    崔德成知道欧阳志远不好惹,但今天自己有县委书记王凤杰的默许,自己一定要把欧阳志远抓回去,好好地修理一翻。

    “嘿嘿,欧阳志远,韩小姐的事,你最好不要搀和进来,你现在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等一会我处理完了韩小姐的事,欧阳志远,我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你。”

    崔德成冷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在崔德成的眼里,看到了凌厉的杀机,不禁冷笑道:“崔德成,嘿嘿,就怕你的官小,你处理不了韩小姐的事,那副手铐,就是赵丰年来了,也不一定能打开,我等着你来收拾我,哈哈,你收拾不了我的,你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你……”

    崔德成只气得暴跳如雷,但他知道,今天确实惹祸了。

    “哈哈,崔德成,我知道你今天想把我抓回去,可是你没有这个能耐,一会韩老先生亲自赶来的话,就有你的好果子的吃了,恒丰集团的投资,可是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亲自抓的,哈哈,他要是知道你的手下把韩小姐拷上了,嘿嘿,崔德成,你的小小副局长,还想干么?。”

    崔德成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冷汗一下子湿透了衣服。

    这件事,如果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知道,马明远一撅嘴,自己真还得滚蛋。

    “嘿嘿,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殴打王世超吗?”

    欧阳志远冷笑着盯着崔德成。

    到现在,崔德成还真不知道,欧阳志远到底为什么殴打王世超。

    “嘿嘿,你明知道王世超是县委王书记的公子,你还殴打他,就算你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打人,更何况打的是王书记的公子,今天,我不能不办你。”

    崔德成强硬的道。

    “嘿嘿,我殴打王世超,是因为王世超调戏韩月瑶小姐,并说下流的话,所以,我不仅是见义勇为,更是救了王世超。”欧阳志远道。

    “你说什么?王世超调戏韩小姐?这怎么可能?你有什么证据?”

    崔德成一听,吓了一跳。

    “这是王世超那个坏蛋写给韩小姐的纸条。”

    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张纸条,冷笑着看着崔德成。

    崔德成的脸色不停的变幻,他知道王世强这个人极其的好和色,再加上脑子有点不好使,他绝对能干出来这种写纸条的事情。崔德成从欧阳志远手里接过那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小姐,500元,我包你一夜,可以吗?”

    崔德成一看这张纸条,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这王世超真的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写出这样的纸条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