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慌的玩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一章心慌的玩笑

    九十年代中期,国家已经取消了福利分房的政策,但各个地方的政策执行度是不一样的,特别是政府这块,他们不是企业。

    县委办公室主任这块,傅山县还是按照过去的福利待遇,房子都是装修好的,就是家具和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现成的。

    欧阳志远一听小丫头说要搬来和自己一起住,顿时头大,他看着韩月瑶在自己的新沙发上躺着,那双修长白皙,线条优美的大腿,在自己面前晃动不停,简直是在受酷刑,说不定哪天,自己的革命意志力一松动,自己就会做出来让自己后悔的事,不行,绝不能让这个小丫头来这里。

    欧阳志远连忙道:“小丫头,不会吧,你现在住的可是星级大酒店,什么设施没有?那些服务员就是你的丫鬟,你干什么都可以,我这个小窝,可是准备留着娶媳妇用的,你可不能抢先沾了。”

    “咯咯咯,哼,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就是你娶媳妇,我照样在这里住,怎么,不欢迎我,哼,要不……。”

    小丫头狡黠的眨了眨那双迷人的大眼睛,赤着一双玲珑剔透的小脚丫脚丫,噼里啪啦的跑过来,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笑嘻嘻的道:“要不,我嫁给你算了,省着你撵我。”

    小丫头说着话,又开始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晃动起来,对欧阳实行酷刑。

    欧阳志远连忙跳开,呵呵笑道:“你嫁给我,我可不敢要你这个刁钻古怪的小丫头,说不定,半夜里把我扔下楼去。”

    “切,有美女嫁给你,你竟然不要,真是个笨蛋。”

    韩月瑶冲着欧阳志远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呵呵,小丫头,你是美女吗?”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韩月瑶那张绝美精致性感的漂亮脸蛋,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说实话,韩月瑶的美和萧眉、陈雨馨、谢诗苒、黄晓丽都属于一流的美女行列,不能相比,只是气质涵养不同,唯一相同的都是从骨子里透出一种让人不可亵渎的高贵,还有一种让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韩月瑶的美,高贵健美朴实中带着野性刁钻和性感,就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带刺玫瑰,在高高的山崖上,飘舞着,缓缓开放。

    “哼?难道我不是美女?”韩月瑶再次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充满野性的眼睛,透着一丝狡黠,近距离的逼视着欧阳志远。

    淡雅的少女香气和吐气如兰的少女气息,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里。

    欧阳志远连忙后撤,嘿嘿笑道:“是个带刺的小美女,我怕扎着。”

    “哼,我就是要嫁给你,天天扎死你。”

    小丫头做了个恶狠狠的样子,两手掐向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志远决心要吓吓这个疯丫头,免得以后再和自己没大没小的,用这种酷刑折磨自己。

    “呵呵,好呀,小丫头,想嫁给我不是?我今天就娶你。”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一把抱住小丫头的娇躯,让她整个身子,贴在自己的胸前,看着小丫头眼里闪过一丝的慌乱,恶狠狠地道:“我现在就娶你。”

    欧阳志远狠狠地把小丫头放在沙发上,一下子压在了韩月瑶的身上,大声道:“色和狼来了。”韩月瑶一僵,紧接着,就剧烈的颤抖着,眼里再次闪过一丝慌乱,大脑一片空白,连忙闭上眼睛,内心狂跳不已,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欧阳志远根本不知道,远处的一个制高点,一支先进的阻击步枪的枪口,正瞄准了他的太阳穴。

    瞄准镜后面那双沉着的眼睛,闪烁着让人胆寒的死亡气息。

    杀手的手指慢慢的匀速扣动扳机,达到击发临界点的时候,那只手指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只是想吓唬一下小丫头,两手并没有再行动。

    韩月瑶在慌乱中,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她内心说不出来对欧阳志远的感觉是什么,反正一天见不到欧阳志远,就如同缺少什么似得,见到欧阳志远,就想处处和他做对、斗嘴,每次斗嘴,都让韩月瑶感到,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亲人。

    原来韩月瑶在见到欧阳志远之前,对男人极其的厌恶,没有喜欢过任何的男人。现在,自己感觉到,离不开欧阳志远了。

    那次在野味山庄,欧阳志远撞了自己一下,正巧撞在了自己的胸部,这让韩月瑶恨不得杀了他。

    天柱峰上,欧阳志远救了自己,并治好了自己脸上的伤,这让自己不再对欧阳志远感到讨厌。

    宾馆里,自己的脚受伤,欧阳志远背着自己上楼,按摩自己的脚,和自己的打闹中,韩月瑶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是个女人。

    欧阳志远唤醒了韩月瑶的女人意识,这就让韩月瑶对欧阳志远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依赖感。这就是爱吗?韩月瑶不知道。

    韩月瑶从小就失去了爸爸和妈妈,她在梦里,无数次哭喊着妈妈妈妈。

    爸爸和妈妈,在一次空难中,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自己的亲人,就是爷爷,奶奶也早已过世了。现在,韩月瑶感到,自己又有个亲人,那就是欧阳志远。

    韩月瑶感到欧阳志远压在自己身上,不再乱动,连忙睁开眼,只见欧阳志远正一脸坏笑的盯着自己。

    韩月瑶顿时感到一阵委屈,鼻子一酸,眼泪流出来了。

    欧阳志远只是想吓唬小丫头一下,没想到韩月瑶的内心这么复杂,更没想到小丫头会哭。欧阳志远一愣。

    “啪!”

    韩月瑶抬手就是一巴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呜呜呜,死坏蛋,臭欧阳,你欺负人,呜呜呜。”

    韩月瑶呜呜的哭着,一把推开愣住的欧阳志远,哭着跑进另一个房间,呯的一声关上门。

    欧阳志远没想到小丫头会打了自己一巴掌,不由得苦笑着,摸了自己的脸,心道,自己这不是找抽吗?

    远处的那个阻击手,看着欧阳志远站起身来,他收起阻击步枪,瞬间消失。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拿出电话一看,是韩老先生的。

    “呵呵,志远呀,我们恒丰集团的人已经进驻固山镇了,明天就动工了,你帮我联系谢大炮了吗?我很想见他。”

    韩老先生笑呵呵的道。

    “好的,韩老,明天下午,你来龙海,我安排你们见面。”

    欧阳志远道。

    “哈哈,好,我要看看谢大炮五十年后,是什么样子,我还要和他比,攀登天柱峰。”

    投资的顺利签约和旅游项目看好的前景,让韩建国很是高兴。

    “奥,对了,志远,月瑶在你哪儿么?”

    韩建国好像随口问了一句,但欧阳志远心里却一动。

    韩老难道知道韩月瑶和自己在一起?他肯定知道。

    电话那边,韩建国的眼睛,刹那间透出一丝微微恼怒的寒芒。他知道,欧阳志远就和自己的孙女在一起,而且还和自己的宝贝孙女压在了一起。只要欧阳志远再有进一步的行动,一颗阻击步枪的子弹,就会穿透他的太阳穴。

    好在欧阳志远没有继续下手。

    韩建国回到台湾后,继续担任了台湾特战部队的高官,现在,很多的精英力量,都是他当年的学生。

    恒丰集团之所能躲过对手一次又一次的商业陷阱,都是他那些学生在暗地里清除了恒丰集团的对手。

    任何伤害韩老先生的独生孙女的人,都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在死神面前走了一遭。

    韩建国虽然比较喜欢欧阳志远,但要是让欧阳志远当他的孙女婿,老家伙肯定不会接受,除非月瑶自己愿意。

    自己死了以后,整个恒丰集团都是韩月瑶的,韩建国要给自己的孙女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而不是喜欢自己的钱。

    在台湾,曾经有几个男人为了恒丰集团的财产,想打韩月瑶的注意,但都被韩建国下令开枪,阻击手直接打爆了他们的脑袋。韩建国不会给任何人机会的。

    如果谁伤害了韩月瑶,韩建国这个脾气火爆的家伙,一定会杀了他的全家。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我分了一套新房子,我和月瑶正在看新房子。”

    “哈哈,好呀,我有时间也去看看,月瑶很调皮的,你要帮我管管她,过几天我就要回台湾了,这里的一切都有我的住手和金鑫集团负责,志远,我不在这里,有问题,你要帮我解决。”

    韩建国笑呵呵的道。

    “肯定的,韩老,我绝对会负责到底的,包括您以后的投资。”

    欧阳志远道。

    “那就好,明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

    韩建国合上电话,坐在沙发上,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自己的孙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那种刁钻古怪的脾气,收敛了很多,竟然变得懂事起来。前一阵子,韩建以为是小丫头长大了。但这一阵子,月瑶老是一个人发呆,有时候,自己坐在那里,自己傻笑,有时候,又紧皱着眉头,嘴里骂着什么死欧阳、坏欧阳。而且还在自己面前老是提起欧阳志远的名字。

    难道小丫头,喜欢上了欧阳志远。

    刚才负责暗中保护月瑶的高手来电话,说月瑶和欧阳志远到县政府宿舍去了。

    负责暗中保护月瑶的是原来跟随自己的两位已经退役的特战队员,一位是老年人,另一位是年轻人。

    虽然欧阳志远这位年轻的小伙子不错,但要是当自己的孙女婿,韩建国还不一定答应,毕竟一个是大陆,另一个是台湾。

    不行,过两天,自己就要回台湾,要把月瑶带回去,不能让她过多的接触。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挠了挠头,笑嘻嘻的走到那间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小丫头,开门。”

    韩月瑶在屋里慌乱了好一会,死欧阳、坏欧阳的骂了好一会,就听到自己的爷爷和欧阳在通电话。

    紧接着,欧阳志远就敲门。

    韩月瑶并没有不真正的生气,欧阳志远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小丫头只是本能的感到慌乱害怕紧张。当他看到欧阳志远趴在自己身上,露出坏笑的时候,小丫头终于知道,欧阳志远在逗自己玩。一种失望委屈在心头升起,她毫不犹豫的打了欧阳志远一巴掌,哭着跑进屋内。

    看到欧阳志远的脸上起了一个巴掌手印,小丫头又很心痛。

    小丫头的心,欧阳志远哪里猜的到?

    哼,小坏蛋,就不给你开门,再喊,累死你。

    欧阳志远一见小丫头不给自己开门,嘿嘿笑道:“不开门算了,有人请我吃饭,就到时间了,我自己去好了,这是新房子,天就要黑了,可能还没有接上电吧,黑乎乎很吓人的。”

    欧阳志远说着话,快速的把保险拉下来。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去按下开关,电灯果然没有亮,又听到欧阳志远的脚步声,向外走去。只吓得小丫头连忙打开门。

    欧阳志远拉下电闸,就跑了过来,看到小丫头把门打开,不仅呵呵笑了起来。

    韩月瑶知道,欧阳志远又在捉弄自己,不由得恶狠狠地道:“大坏蛋,我要打死你。”

    小丫头扬起粉拳粉脚,对着欧阳志远就是一阵狂殴。

    “啊,救命呀。”

    欧阳志远惨叫着向外逃去。

    韩月瑶咯咯笑着,关好门,追了出去。两人从三楼跑到楼下,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

    欧阳志远刚要打开自己的车门,韩月瑶笑嘻嘻的道:“你那辆旧车就留着你上班用吧,约人吃饭,坐我的车吧。”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韩月瑶的保时捷,又看了看自己的旧桑塔纳,苦笑着道:“那好吧,我开车。”

    两人上了车,欧阳志远看着保时捷,直奔党校宿舍黄晓丽的宿舍。

    黄晓丽这两天很忙,天天忙着给学生上课。

    欧阳志远的中药,在女儿一帆的身上,发生了奇迹。过去女儿的眼睛,只能对光有感觉,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而今天早晨,女儿一帆起床后,站在阳台上,兴奋的大声喊着,妈妈妈妈,我看到了朝阳,我看到了火红的太阳。

    女儿的呼喊声,让黄晓丽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了。她快步跑到女儿房间的阳台上,看着女儿激动的透红小脸,一把抱住女儿,大声问道:“一帆,我的孩子,你真能看到了太阳?就看到了朝阳?”

    “妈妈,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我能看到火红的大圆球。”

    一帆也是很激动。

    “快看,一帆,这是几?”

    黄晓丽颤抖着伸出三个手指头。

    “妈妈,是三个吗?”

    黄晓丽的内心狂喜至极,禁不住的泪流满面,她还是不放心的伸出五个手指头,放在女儿的面前。

    “快说,一帆,这是几?”

    黄晓丽屏住呼吸,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一帆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模糊中,妈妈的五根手指,自己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妈妈,是五根手指吗?”

    一帆还是不该太自信,视力还是模糊,不过比以前只有光感,要好多了。

    “我的宝贝女儿,妈妈的好孩子,你终于恢复一点了。”

    黄晓丽一下子把自己的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放声痛哭。

    “呜呜……女儿……你终于能……看到一点东西了……呜呜呜。”

    这两年来,黄晓丽带着女儿走遍了全国各地,只要听到什么地方,能看眼睛,她都毫不犹豫的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花尽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可是,自己女儿的视力,越来越差了,她已经绝望了。

    她甚至想到了带着女儿一起死,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每当她看到了六岁的女儿,反过来懂事的安慰自己的时候,黄晓丽感到了自己的懦弱,为自己的懦弱逃避而羞愧。

    自己一定要看好自己女儿的眼睛,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苍天有眼,自己遇到了欧阳志远。

    买回来的中药奇苦无比,但是女儿还是咬紧牙关,在剧烈的呕吐中,一次又一次的把中药喝下去。

    想不到,今天早晨,女儿的眼睛有了好转。

    今天晚上,是和欧阳志远约好的时间。欧阳志远来给女儿针灸。

    黄晓丽没有想到,欧阳志远来上了一天的课,就被县委县政府任命为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何县长的秘书。

    当黄晓丽正为欧阳志远高兴的时候,到了下午,欧阳志远突然被停职,而且还下了文件。

    黄晓丽敢说,欧阳志远是一位任职最短的办公室副主任。

    但到了第二天早晨,就再次传来一个让人不敢相信的消息,欧阳志远不但官复原职,而且被扶正,主要负责恒丰集团的投资。

    这个消息,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这就是官场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五点半下班,黄晓丽早早的把女儿接回来,顺便到菜市场卖了菜,晚上好招待欧阳志远。

    公共汽车站,就在党校宿舍的前面。

    黄晓丽领着女儿,下了车,走向自己的家,丝毫没有发现,远处正有一双恶毒而淫邪的眼睛,如同一条毒蛇,正死死地盯着母女两人。

    黄晓丽的前夫王世强为了吸毒,再次借了高利贷。所有吸毒的人,都丧尽天良,毫无人性可言。

    王世强没有能力还高利贷,被黑社会的人,剁掉了一个手指头,要他在三天内还上两万块钱的高利贷。

    那个年代,两万块钱,能买半套房子。王世强就是一分钱都没有。他再次打起了黄晓丽的注意。

    他已经忘掉了上次被欧阳志远暴打一顿。

    王世强在暗处,跟着黄晓丽和黄一帆。他看着自己前妻漂亮的背影,两眼露出了**的目光,自己的前妻,就是自己的目标。

    这个毫无人性的狗东西,看着黄晓丽拿出钥匙在开门,他毫无声息的扑过去。

    “嘀嘀嘀。”

    一辆红色的漂亮跑车开了过来。

    王世强吓了一跳,快步跑向上一层楼的楼梯,藏了起来。

    “呵呵,到了月瑶。”

    两人停好车,走进了楼道。

    黄晓丽刚打开房门,就听到身后传来汽车的声音。她没有想到,刚才自己逃过了一次劫难。

    黄晓丽转过脸来一看,就看到欧阳志远和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从一辆很新的跑车上走下来,那位漂亮的女孩子,手里拎着一大包礼物和水果。欧阳志远手里拿着几套包装精美的衣服。

    “黄姐,呵呵,你好。”

    一帆听到自己干爸爸的声音,连忙转过身来,楼道前,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影,隐隐约约的站在楼道前。

    “爸爸!”

    一帆喊了一声爸爸,踉踉跄跄的扑了过来。

    韩月瑶一眼就看到,楼道中,一位极其漂亮、气质高雅,双眼微微带着一丝忧郁,书卷气极浓的女人,和一位六七岁漂亮的小女孩,站在自己的面前。

    韩月瑶一下子被那位小女孩的漂亮惊呆了。

    一帆今天扎了两条漂亮的羊角小辫,每个羊角小辫上都系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小姑娘竟然长着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清澈透明,如同清泉一般,但和她妈妈一样,带着一丝让人心疼的忧郁和倔强。

    韩月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位漂亮的小丫头。

    当一帆嘴里喊着爸爸,扑进欧阳志远怀里的时候,韩月瑶吓了一跳,欧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女儿?

    “干爸爸,你怎么才来看我呀,我都想你了。”

    一帆的双手,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没有松手。

    欧阳志远感受到,小一帆对自己的依赖,心里一颤,眼睛有点湿润。

    “一帆,爸爸也向你呀,这不,今天,爸爸来看你了,还给你带来漂亮的裙子。”

    欧阳志远忍不住亲了一帆的小脸蛋一下。

    “我不要裙子,我要爸爸,爸爸,你能陪我到幼儿园去一趟吗?”

    一帆用小手抚摸着欧阳志远的脸,他多么想看清楚爸爸的脸呀。

    “一帆,妈妈不是天天去接你吗?为什么让爸爸去一趟呀?”

    欧阳志远感到纳闷。

    “爸爸,马晓滨老是欺负我,说我没有爸爸,是个野孩子,你明天陪我上幼儿园,我要告诉他,我有爸爸。”

    一帆说着话,眼睛里含着泪水,但小丫头倔强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欧阳志远心里一颤,轻轻的亲了一下小一帆,轻声道:“好,明天爸爸陪你去上幼儿园,咱要告诉马晓滨,咱一帆有爸爸。”

    “拉钩。”

    一帆伸出小手,拉住爸爸的手指,轻轻的拉着道:“拉钩上轿,一百年不变。”

    当一帆喊欧阳干爸爸的时候,韩月瑶知道,这个漂亮可爱的小丫头,是欧阳哥哥的干女儿。

    藏在楼上楼梯口的王世强,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上次暴打自己的男人,王世强吓得一哆嗦,连忙藏好。

    但当他听到一帆叫那个男人为爸爸的时候,王世强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贱女人,什么时间勾搭上的这个小白脸,死丫头片子,竟然喊这个野男人爸爸,好,你们等着,老子找机会,一定把你个贱女人打死。

    王世强在上面恨极了。

    当一帆向欧阳志远诉说自己受欺负的时候,看到一帆小丫头忍着泪水,就是不让泪水流下来的时候,韩月瑶的心在痛。

    “欧阳哥哥,明天早晨,咱一块去,教训教训那个坏小子马晓滨。”

    韩月瑶非常气愤。

    “你好,我是一帆的妈妈黄晓丽。”

    黄晓丽走过来,微笑着看着漂亮的韩月瑶,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欧阳哥哥的朋友,叫韩月瑶,今天和欧阳哥哥来这里看看一帆”

    韩月瑶说着话,伸出了手,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两人都要被对方的漂亮吸引住了。

    韩月瑶青春靓丽,英姿逼人,黄晓丽成熟高雅,那种从容不迫的高贵书卷气,让韩月瑶感到很亲切。

    “我叫你黄姐姐可以吗?”

    韩月瑶一下就拉住了黄晓丽的手,微笑着看着黄晓丽。

    “呵呵,当然可以了,月瑶,你真漂亮。”

    “黄姐姐更漂亮。

    女人到一起,永远的话题就是漂亮。

    “姨姨您好!”

    一帆对着韩月瑶的方向叫着。

    “一帆,你也好,一帆好漂亮呀。”

    韩月瑶说着话,就去抱一帆,但是,一帆只能看到韩月瑶的模糊身影,她感到这位姨姨好像要抱自己,连忙伸出双双手,但却伸到了旁边。

    这个动作让韩月瑶的心脏骤然收缩,心里剧烈的颤抖。天哪,一帆的眼睛,竟然看不见吗?这怎么可能?

    “一帆的眼睛看不见,今天我来,就是要给一帆针灸的。”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

    韩月瑶一下把一帆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睛湿润了。

    上天真是不公,竟然让这么漂亮的小女孩眼睛看不见。

    “欧阳大哥,有希望能看好吗?”

    韩月瑶抱着一帆,焦急的看着欧阳志远。

    “能治好,我感觉到,一帆的眼睛比过去强多了,一个月内,我保证一帆的眼睛,能和正常人的视力一样。”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化解淤血的中药起作用了。

    “真的?太好了,欧阳哥哥。”

    韩月瑶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翡翠项链,戴到一帆的脖子上道:“一帆,姨姨这个护身符给你戴上,保证咱们一帆的眼睛能很快的治好。”

    黄晓丽一眼就看出韩月瑶给自己女儿的那个翡翠项链,价值不菲。

    一帆连忙摇头,拿下那个翡翠项链,摆着手道:“谢谢姨姨,妈妈说,女孩子不能

    要别人的东西。“

    黄晓丽道:“谢谢月瑶,但不惯坏孩子,这个项链不能要。”

    “月瑶,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帆不能要呀,咱进屋说话吧。”

    欧阳志远道。

    几个人走进房间内。

    楼梯上的王世强一看到众人走进房间,连忙跑下来,快步走出楼道。

    他看着那辆保时捷跑车,眼里露出极其贪婪的的目光。

    我靠,好漂亮,真有钱,这辆车要是我的,该多好呀。

    王世强抚摸着这辆保时捷,一个念头在心里蹦出。偷走他卖掉。

    他看看四周无人,快速在怀里掏出一件微型螺丝刀,开始动手。远处的一辆车里,一位老人冲着一位年轻人道:“这人在打小姐车的主意,你过去教训他一下。”

    年轻人点点头,走下车,无声无息的走到王世强的后背,一把拎起他的领子,手中的拳头打在了王世强的脸上。

    “砰!”

    一声闷响,这一拳把王世强打出五米开外,王世强一声惨叫,身子落在花池子里,压倒一片花花草草。

    “滚,再让我看到你,我打死你。”

    王世强连忙从花池子里爬出来,看到一个大汉,正阴森森的盯着自己,巨大的拳头再次挥起,吓得王世强一声惨叫,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色中。

    他妈的,这是什么人?竟然打自己?今天真倒霉,本来想找一次自己的女人,却被人无缘无故的打了一拳,真晦气。

    嘿嘿,今天没有成功,老子过两天再来。

    王世强的眼里,露出了毒蛇一般的寒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