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我要和你一起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章我要和你一起住

    “那行,就让王青峰先负责办公室好了。”

    两人刚拐过弯来,就看到一身火红皮衣的韩月瑶,正站在自己红色的保时捷跑车旁,看着欧阳志远。

    微风吹来,月瑶被染成红色的头发,迎风狂舞,如同飘动的烈焰,给人一种极其狂野炽热的感觉。

    十几个漂亮的小耳环,随着月瑶那张精致的娇容晃动,互相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好听声音。

    火红的保时捷跑车,火红的性感皮衣,火红的头发,欧阳志远感到,韩月瑶就是一个跳动的火焰精灵。

    韩月瑶看到何县长的车开过来,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灵动的闪烁着一抹亮光,微微上翘的性感嘴唇,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一刹那,欧阳志远感到韩月瑶极美。如果说自己的眉儿是山崖旁边的一株默默开放、散发着幽香的墨兰,韩月瑶就是沙漠从中,火山口上一抹飘动的烈焰精灵。

    何振南微笑着停下车,欧阳志远走下车来。

    “欧阳哥哥,吓死我了,我听说你的车掉进山崖了,你有没有受伤?”

    韩月瑶跑了过来,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左右上下的看着欧阳志远,一脸关心的神情。

    “呵呵,我没事,月瑶。”

    欧阳志远感觉到韩月瑶对自己的关心,心里暖暖的。

    “哼,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般,竟然把车子开进沟里,你真厉害。”

    韩月瑶一会就露出了她的本质,开始调笑欧阳志远了。

    何振南的车,开进了县政府大院。

    欧阳志远道:“呵呵,追了个坏人,不小心,车子掉进沟里了。”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是追坏人,顿时来了劲,一脸兴奋的道:“你是不是和坏人在路上飚车,然后把坏人追到沟里去了,坏人的车子连同人,都掉进山崖下,爆炸起火?”

    欧阳志远一脸的惊奇,看着韩月瑶道:“小丫头真聪明,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切,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太假了。”

    韩月瑶做了的鄙视的动作。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的话,差一点晕过去。

    “小丫头,电影里是假的,我可是真的。”

    韩月瑶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道:“晚上一块吃饭?”

    一阵好闻的少女清香,在月瑶的身上传来,欧阳志远感受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

    “那个……小丫头,现在才四点,还有一个半小时下班,我先到办公窒处理一点事情,晚上我还有一点事情。”

    欧阳志远想起来,自己要去黄晓丽家,去看黄一帆。

    韩月瑶猛地一拉欧阳志远的胳膊,靠上前笑嘻嘻的道:“什么事情?带我一起去好吗?”

    由于距离太近,小丫头嘴里吐出来的淡雅气息,飘入欧阳志远的鼻子,很是好闻

    小丫头是无意的,欧阳志远连忙向后撤了撤身子。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领小丫头去,韩月瑶肯定还会继续纠缠自己。

    “欧阳哥哥,你怎么了?天气不热呀?”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的额头开始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连忙掏出手帕,给欧阳志远擦汗。

    韩月瑶几乎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而欧阳志远向后仰着身子,抵在保时捷的车上,两人的情景极其的暧昧。

    路过的几个染着红毛绿毛的小青年,开始起哄,吹起尖利的口哨,有几辆自行车,光顾着看着两人,全都骑进了绿化带。

    韩月瑶听到几个小青年的怪叫和口哨,猛地跳起来,对着那几个小瘪三用手指头做了几个鄙视的动作。

    那几个小瘪三,开着一辆破桑塔纳,看到人家的车竟然是保时捷,知道自己惹不起,在尖利的口哨中,绝尘而去。

    韩月瑶一离开自己,欧阳志远连忙调整好自己的位置,不敢站起来,一下子跳进车里。

    “月瑶,送我到楼下。”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这一段的距离,到了再想办法摆脱小姑娘吧。

    韩月瑶冲着远去的几个小痞子跺了跺脚,然后一偏白晃晃的大腿,跳进保时捷,咯咯笑着发动了车子。

    “欧阳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程林林和导演林凡就要来傅山了。”

    韩月瑶大声道。

    “程林林?台湾最红的玉女掌门人?”

    欧阳志远看过程林林演过的电影,这个女孩子极其的漂亮清纯,如同一块美玉一般,充满着灵气,又有一种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纯净的气韵。

    而导演林凡,更是台湾最著名的导演,他拍摄的电影票旁,一只位居第一。

    这两个人来干什么?

    欧阳志远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两个人来傅山干什么来了,肯定是恒丰集团聘请来他们拍摄固山群峰的宣传片来的。

    “呵呵,是不是来拍摄风光宣传片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韩月瑶一听,一脸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

    欧阳志远道。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欧阳哥哥,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程琳琳可是一位大美女,很漂亮的,很多男生见到了程琳琳时,都痛哭流涕,感情失控,甚至有很多人还为了程琳琳自杀呢。”

    “哈哈,月瑶,你太夸张了,我看过程琳琳的电影,程琳琳哪有我们月瑶漂亮?我看月瑶才是你们台湾最漂亮的女孩子。”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眼睛不由得一亮,开始冒小星星,有点激动的道:“真的吗?欧阳哥哥,你认为我比程琳琳还漂亮吗?”

    小丫头一转脸,吓了欧阳志远一跳,连忙道:“喂,丫头,快转过脸去,你正开车呢。”

    门口的保安,早就认识了韩月瑶的保时捷,没有阻拦。那个年代,整个傅山,就只有韩月瑶一辆保时捷。

    欧阳志远下了车,韩月瑶摆摆手,车子滑出县政府大楼。

    刚才路过过的几个小痞子,是傅山新城天堂夜总会的老板冯卫东的打手。而坐在中间的那个身材高大,脸色阴沉,长了一个鹰钩鼻子的年轻人,就是冯卫东的小儿子冯小鱼。

    “嘿嘿,少爷,刚才那个染了一头红发的女马仔,真带劲,少爷,要不要我们把他抓来?”

    冯小鱼手下有两个坏的头上淌血、脚下流脓的王八蛋,一个叫王天虎,另一个叫李汉军。

    这两个狗东西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外号哼哈二将,和冯小鱼在一起,无恶不作,欺压百姓,很多的女孩子被他们伤害,不敢报案。

    当冯小鱼也看到了那个一身火红皮衣女孩子的时候,他的眼里瞬间就冒出了熊熊的烈焰,可是冯小鱼可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他从小就受到父亲冯卫东的熏陶,城府很深,在做每一件事后,他都要密谋一番,更要考虑后果。

    那个女孩子的身边,可是一辆保时捷跑车,可以这样说,整个傅山县,这是第一辆,就是在龙海,也没有几辆。

    那个年代,县政府的县长,才能配一辆桑塔纳。

    就是自己想要一辆丰田霸道越野,父亲都没给自己买,能买的起保时捷的跑车,人家的背景绝不简单,还有抱住女孩子的那个年轻的男人,以自己的目光看,这人更不简单,那种骨子里透出的高傲和尊贵,就是自己也不能比。

    这一对金童玉女,从哪里来的?他们就在县政府不远处,难道是那个县府官员的孩子?不可能,那些呆货,自己都认识。

    冯小鱼没有理会王天虎,他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给我查查傅山县,谁拥有保时捷跑车?”

    冯小鱼合上电话,微微的闭上眼睛,把头靠在后背上,脑海里再次现出那个红衣女子的性感倩影。

    真是漂亮呀。

    电话开始震动。冯小鱼接通电话。

    “台湾恒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韩月瑶。”

    什么?台湾恒丰集团!

    冯小鱼猛地做起来,两眼冒出极其兴奋的绿芒,心脏猛烈的跳动着。

    湾恒丰集团可亚州最大的三大电子集团其中的一家,他的分厂遍布亚洲各地。几乎垄断了亚洲电子原件的市场。

    谁能娶了韩月瑶,台湾的恒丰就是他的了。

    冯小鱼的脸色快速的变化着,一抹阴笑在嘴角慢慢的升起。冯小鱼喃喃的道:“一个游戏开始了。”

    冯小鱼拨通了一个电话。

    “从现在开始,你要监视韩月瑶,随时报告她的行踪。”

    冯小鱼的桑塔纳不一会,就开到了天堂夜总会。

    天堂夜总会,是傅山县最大最高档的夜总会,一二三层,属于一般的消费,四五六层,是高档消费,别的消费者,无权进入,实行的是会员制,只有手持会员卡的消费者,才能进入。

    天堂夜总会的一二三层,很正规,没有任何的黄赌毒,所有的服务小姐,都不做台,只陪舞,不卖身。

    而四五六层,全是秘密暗道,外人根本进不去,只有店里的管理人员,在验明会员卡后,再通过秘密暗道,进入四五六层。

    冯小鱼在打开一道门又一道门的时候,直奔父亲的办公室。

    冯卫东今年52了,他长得身材非常的魁梧,身高在一米八之上,一头的黑发,向后梳着,没有一根白发,很是整洁。

    他看着手里的营业额表,眼里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没有任何人知道,傅山县最大的清泉大酒店,背后的老板,就是我冯卫东。就连自己的儿子冯小鱼都不知道。

    清泉大酒店的营业额,近来急剧增长,特别是台湾恒丰集团来傅山投资,恒丰集团包下了整个二楼,金鑫集团包了三楼,别的楼层也住满了前来傅山观光旅游,洽谈投资的客人。

    今天下午,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已经预订了四楼和五楼的所有房间。

    苏卫东知道,傅山县的腾飞年代来临了。所有有远见的商家,都疯狂的开始抢购傅山县的地皮。特别是赵宗亿,他的东源集团,已经拿下了十几块地,沈朝龙的金鑫集团,在承包了恒丰集团的所有基建的基础下,也拿下好几块地,天都集团的总经理王天祥也开始圈地了。

    自己也暗暗地出手,拿了几块地,自己的不能和赵宗亿相比。

    “冯总,小鱼上来了。”

    扬声器里传来了门卫的声音。

    “让他进来。”

    冯卫东把所有的表格都锁好,等候自己的小儿子冯小鱼。

    冯卫东一直为自己的两个儿子,感到自豪。特别是自己的大儿子冯海天,大学毕业后,竟然进入了山南省政府工作,虽然现在还没有混出什么名堂,但凭借自己雄厚的财力,进入仕途,是早晚的事。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钱的。

    自己的这个小儿子,虽然调皮一点,但脑子很聪明,所有富二代的坏毛病,在冯小鱼身上,几乎没有。小家伙办事滴水不漏,城府比他哥哥还要深一些。

    但小家伙还是有一个不小的缺点,就是男人的通病,寡人有疾。如果小家伙没有这个毛病,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低于自己。

    “碰碰!”

    冯小鱼在轻轻的敲门。

    “小子,进来吧。”

    冯小鱼推开父亲的办公室,慢慢的走进来。

    “爸爸。”

    冯卫东看着身高一米八二的儿子,眼里透出欣喜和慈祥。冯卫东对待孩子要求很严,他把自己所有的智慧,都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很多的事情,都让他们自己去办。锻炼他们的思维和智慧。就像大儿子冯海天进入山南省政府一样,全凭他自己的能力。当然,钱是自己供应的。

    “儿子,什么事?

    冯卫东看着自己的儿子。

    冯小鱼给父亲倒了一杯水,双手端给父亲后,看着父亲,一字一句的道:“我要追恒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韩月瑶。”

    “什么?你要追韩月瑶?”

    儿子的话把冯卫东吓了一跳。冯卫东看着自己的儿子冯小鱼,神情变幻不停。

    恒丰集团的背景,冯卫东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们可是亚洲最大的电子原件生产集团之一,财力极其的雄厚,人家的一个小小的分公司,就比自己所有的资金还要雄厚。这可是门不当、户不对呀。

    韩月瑶那个小丫头,刁钻任性,脾气火爆,自己的儿子能降的住吗?恒丰集团,在台湾和香港无人敢惹。那几个黑社会的帮会头子,都和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有说不清的关系。

    虽然恒丰集团不进入灰色行业,但他们和黑社会的关系,相处的很好。

    “小鱼,我不反对你追韩月瑶,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权力,但你要记住一点的是,恒丰集团动动一个小手指头,就可以灭掉我们一百次。你追韩月瑶,只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段,绝不能伤害她一根汗毛,韩建国,在台湾和香港,无人敢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冯卫东看着冯小鱼道,神情极其严厉。

    冯卫东知道,自己必须警告儿子冯小鱼,如果他伤害了韩月瑶,后果将是极其的可怕。

    冯小鱼点点头道:“爸爸,您放心,如果韩月瑶不喜欢我,我不会动她的,我也可以和她做朋友,这对我们冯氏集团,也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你明白就好,儿子,你要记住今天对爸爸的承诺,你要的丰田路霸越野,明天就会来到。”

    儿子在自己面前,提到过一次,自己想要一辆丰田路霸,自己没有答应,现在,儿子要去追韩月瑶,没有一辆好车是不行的。这辆车,就当自己对儿子的鼓励。

    冯小鱼一听父亲终于答应给自己买一辆路霸,内心不由得狂喜。

    “谢谢爸爸。”

    ……………………………………………………………………………………………

    欧阳志远来到办公室,看到王青峰和办公室的几位科员,正在起草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投资协议的细节。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小王,过来一下。”

    “好的,欧阳主任。”

    王青峰跟在欧阳志远的身后,走进欧阳志远的办公室,毕恭毕敬的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小声道:“欧阳主任,您请。”

    欧阳志远接过杯子,看着王青峰道:“小王,坐吧,最近工作做的不错。”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微笑着道。

    “谢谢欧阳主任,是在您的领导下,我们才取得不错的成绩。”

    王青峰没有敢坐。

    “呵呵,不要紧张,坐吧,你们起草的恒丰集团投资的协议细节,就做的很好,能做到面面俱到,让恒丰满意,又没有让傅山县的人民吃亏,何县长很高兴。”

    欧阳志远曾经很仔细的研究了恒丰集团投资协议的细节,很佩服县政府办公室的几位年轻人的思路,他们在政策的允许下,给了恒丰集团最大的优惠,同时,又为傅山县的百姓,争取了很多的补偿政策,让老百姓得到了最大的实惠。

    王青峰很小心的做在沙发上,他只敢做了半个屁股,还是有点紧张。

    “小王呀,今天咱就是拉拉家常,谈谈心,不要紧张。”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王青峰看着自己的主任,很平易近人,并没有马传武背后让人胆寒的阴风,也没有王友山的当面严厉呵斥,始终微笑着和自己拉家常,他的紧张情绪慢慢的消失。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小王,谈谈你对县政府办公室这个科室的理解。”

    王青峰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那平易近人的微笑,王青峰终于慢慢的放开了。

    “欧阳主任,我认为,县政府办公室并不是过去的那种管家式的办公室,他的职能并不是为领导配配车、管管后勤,办公室的职能,应该是起着承上启下的中枢作用,是联系各个乡镇和领导的中枢,也是起草政府文件细则的具体操作室,甚至就是政府的智囊团。所有的政策、文件和反馈信息,都要在办公室里汇总、回报、下发。而下面反映的问题,也都会通过办公室,回报给领导,而领导的批示,也都是通过办公室,下发到各个乡镇。政府办公室的运转是否到位,直接影响政府的对外形象。所以,现在我们要转变思维,不能让县政府办公室成为管家婆,而是让县委办公室,成为政府的运转中枢,政府的智囊团。”

    “好,县政府办公室,就应当成为政府的智囊团,呵呵,小王,好好干,我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的一切,都由你负责。”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

    王青峰一听欧阳主任这样说,内心顿时狂跳不已。自己在别的科室干了一年,又在县政府办公室干了两年多了,一直就是个科员,没有什么进步,和自己一同毕业的同学,很多人已经是副科和正科了,看看自己,真让人着急呀。

    现在,欧阳主任,让自己负责县政府办公室的工作,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谢谢欧阳主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王青峰走出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内心极其的兴奋,他有种想对天长啸的强烈冲动。自己出身农村,没钱没势,想要在县政府出头,比登天还难,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找到。想起自己过去的女朋友,由于自己的工作没有什么起色,终于离开了自己,这让王青峰几乎陷入了绝望。

    现在欧阳主任找自己谈话,临时让自己负责县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了。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县委的任命文件就下来了。

    任命王青峰同志为傅山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当王青峰看到这份任命文件的时候,他忍不住,一个人跑到后面的山上哭了。他知道,自己终于出头了。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办公室,就在县政府办公室的斜对过。

    赵丰年坐在办工作后面,微微的闭上眼,把头靠在椅子的后背上。

    嘿嘿,何振南和欧阳志远的运气真好,农民冲击县政府和崮山铁矿两大事件,竟然都没有撼动两人。

    这么大的突发事件,竟然没有引起冲突,真是不应该呀,要是死伤几个人该多好。

    崮山铁矿到是死了一个,重伤五个,可惜,派去的人是个新手,没有什么经验,竟然让欧阳志远发现漏洞,引出刑事案件,好在那个人已经掉到山崖下摔死。死的好呀,死了死了,一死百了,省得再派人干掉他。

    两大事件虽然没有搬倒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但和恒丰集团签字,是我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代表傅山县政府签的字,招商引资的程序,走的是经贸委的招商办。

    哈哈,何振南、欧阳志远,你们白忙了,给老子做了嫁衣。

    宣传部长张成林做的不错,几乎所有的电视镜头,都对准了自己,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也只几个侧面镜头。整个山南省的人,都看着自己拿起那支笔,签上自己赵丰年的大名。

    呵呵,市长郭文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肯定了自己的工作,并告诉了自己一个好消息,龙海市交通局长,就要到年龄了。

    这是个好消息,这个交通局长还真能活,以前就听说,这家伙得了癌症,竟然没有死,奇迹一般的治愈。嘿嘿,怎么会能治愈呢?为什么不早早的死了?

    恒丰集团的投资,已经告一段落,下面就是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投资了,哈哈,这次没搞掉你们,下次我还有一个更大的坑,让你们跳,你们就瞎折腾吧。你们就是把崮山镇的人,都换成你们的人,又能如何?这次一定要让你们死。

    嘿嘿,眼下就有一道坎,就怕你何振南过不去,你还是等死吧。哈哈哈……。

    快下班的时候,王青峰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递给了欧阳志远一串钥匙。

    欧阳志远看着这一串钥匙,微笑道:“这是什么?”

    “欧阳主任,这是分给您的房子。”

    王青峰道。

    “国家不是取消福利分房的政策了吗?”

    欧阳志远处的那个年代,正好就是国家取消福利分房的年代。

    “这些房子,都是以前盖得,还有没分完的,现在是半卖半分,按照您应该享受的待遇,这套住房,要在您的工资里分期扣除一部分房款,直到扣完为止。”

    “呵呵,不知道要扣多少房款?”

    欧阳志远问道。

    “一共要扣五千六百。”

    “好吧,就扣吧,呵呵,正好我没有地方住。”

    “欧阳主任,县政府的十号车,归您使用,这是钥匙,您收好。”

    王青峰说完话,退出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不错,呵呵,自己正愁没地方住,就分了一套房子,一会去看看,没有车,就给了一辆,不知道十号车,是什么样子的车。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韩月瑶的保时捷开了过来。

    这小丫头,还真赖上自己了,真准时呀。

    欧阳志远拿好钥匙,锁好门,走下楼去。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看着欧阳志远拿着房子的钥匙走下楼,他的内心禁不住笑了。嘿嘿,房子很不错,每人一套呀,公家的房子,有这么好住的吗?

    “欧阳哥哥,上我的车。”

    韩月瑶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晃手中的钥匙道:“我配车了,也分了房子,先跟我看看房子去,然后我在带你去人家蹭饭。”

    “哇,你配了车,也分了房子,真不错,我看看你配的什么车?”

    韩月瑶笑嘻嘻的走下车,跟在欧阳志远后面,走向旁边的车库。

    当欧阳志远打开车库的时候,一辆旧桑塔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韩月瑶早就捂着嘴,笑弯了腰。

    “呵呵,那啥……这也是党给我配的车,油钱不用花,呵呵,你的车再好,还得自己花钱买油。”

    欧阳志远知道,按照自己的级别,不一定能配得上车,有一辆旧桑塔纳,也不错了。

    “欧阳哥哥,坐我的车吧。”

    韩月瑶笑着道。

    “不了,明天我要回龙海,正好,我开着它回去。”

    欧阳志远说着话,发动起车,慢慢的把车子倒出来。车子的性能还可以,就是有点旧,噪音大了点。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直奔县政府宿舍。

    县政府宿舍就坐落在傅山水库的西面,紧靠着风景秀丽的傅山水库旁边,环境优雅。

    当两人打开房门的时候,韩月瑶不由得惊叫起来。

    好漂亮宽敞的房子!

    这套房子宽敞明亮,竟然有100多平方,三室两厅,装修的朴素大方,最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房子里摆满了崭新的家具,沙发和席梦思,就连被子也铺的整整齐齐,一台20英寸的福日彩电,正摆在客厅的电视柜里。

    天哪,这不是进来就可以居住吗?

    韩月瑶尖叫着,笑嘻嘻的跳在沙发上,又蹦又跳道:“你们县政府不光发房子,竟然连家具电视也发,政府真好我要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