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提前任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提前任命第一百零六章

    “志远,我听说你受伤了,你怎么下床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刚到楼下,就看到何县长从车上走下看来。

    何县长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整个傅山县已经波涛汹涌,风云变幻。十几个亿的投资,让本来就不平静的傅山,陷入十二级台风的中心。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让崔德成通过手下,找到了正在崮山考察的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和他的孙女韩月瑶。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暗示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亲自带队,带着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和县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去迎接韩建国。

    副县长魏光海,原来抱着三股势力都不加入的思维,在县政府中左右逢源,完善自己。

    何振南的懦弱,让他对何振南不屑一顾,一位市委任命的县长,竟然让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压得抬不起头来,而且还被架空,下面的乡镇一把手,几乎都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的人,正县长何振南,就是一个空架子。

    而赵丰年的强势和专横,又让魏光海感到压抑和不满,就是自己到财政局报销应该报销的款项,必须有赵丰年的签字,才能领取,否则,一份钱都拿不到。

    而县委书记王凤杰平时很随和,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对谁都好好是是,这让他更加失望。

    副县长魏光海很快就吃到了苦头,被边缘化了,主管旅游、卫生和信访。

    傅山县根本没有旅游项目,卫生系统可是一个混乱的体制,成天医患纠纷不止,甚至有一次,死者家属竟然把花圈摆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影响极坏。

    常务副县长已经想借机把他拿下,赵丰年在等,再等他出现下一次错误

    赵丰年已经在市长郭文画面前,说了魏光海很多的坏话。

    而信访工作,更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工作。

    特别是那天,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突然爆发的强势,直接停了副县长姬广元的职务,报请市委、市人大批准的事件,让魏光海猛然惊醒。

    他没想到,平时平易近人的县委书记王凤杰为什么强势爆发?直接拿下姬广元。

    开发区工业园早就是个烂摊子,两个多亿的建设费用,大都被挪用和进了个人的腰包,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为什么现在才爆发?

    现在,魏光海终于知道,谁才是傅山县的老大。

    他原来独善其身的想法,开始动摇,他终于想找一棵大树,靠在自己的身后。

    县长何振南?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县委书记王凤杰?魏光海想了一夜,没有下决心要到那个阵营。

    台湾恒丰集团的8个亿的投资,让魏光海这个主管旅游的副县长的位置,成为了焦点。

    崮山旅游的先期投资是8个亿,后期的投资,还要有,这个旅游项目有着无限的商机,在等待着自己。

    既然魏光海不是自己的人,这个位置,他就不要做了。赵丰年已经让人在查魏光海的经济和生活作风为题。

    哈哈,赵丰年敢说,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官员,只要认真的查,没有一个不够逮捕的。

    在赵丰年的世界观里,没有人会不贪钱的,每个人都和他自己一样贪婪肮脏,所以,他用自己的世界观,去考虑别人。

    他在网上看过一句话,就是:所有局级以上的官员,拉出来,不要审讯,直接用枪打,绝对不会有冤枉的。

    他认为,这句话说出了目前官场的本质。

    卑鄙是卑鄙人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再说,就是魏光海没有经济问题,生活作风也可能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自己让人可以捏造一个生活作风问题,硬按到他身上,难道他还能洗的清?

    赵丰年变态的阴暗思维,在最后,把自己送进了地狱。他不明白,再黑暗的地方,也会有光明的,再黑暗的官场,也会有刚正不阿的清官。

    …………………………………………………………………………………………………………

    “呵呵,何县长,我已经康复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龙海医院最著名的外科主任一把刀,龙海医院的副院长——萧眉,我的女朋友。这位是傅山县的何县长。”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这样介绍自己,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大方的伸出手:“您好,何县长,我经常听到志远提到过您,说您是他的知遇恩人。”

    何振南老远就看到,一个漂亮的长发女人,和欧阳志远手拉着手,从楼上下来。

    呵呵,想不到,志远的女朋友这位么漂亮,气质温而典雅,整个身上都透出一种大家闺秀的典雅大气。

    这个女人的背景,绝不简单。一般人家的女儿,绝对没有这样大气的气质。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

    何振南一听萧眉这样说话,心里暗暗的佩服志远女朋友,这女人真会说话。

    “呵呵,你好,是欧阳志远的绝世才华吸引了我,我们的政府官员,就缺少志远这样的人才,所以,市委研究决定,让志远进入县政府工作,我听到志远受伤了,立刻赶来探望。”

    何振南微笑着道。

    “谢谢何县长,咱们去看看周玉海的情况吧,估计他应该醒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走吧,我听说,周玉海这次伤的不轻,是你200里超速驱车,二百里大营救,在杀手的刀口下救了他?你却身受重伤?”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那时事情危机,我警告过周玉海,不要让他和那个杀手发生冲突,可是,周玉海跟的太紧,当周玉海给我打电话的时侯,我就知道要坏事,立刻开车赶往古雪县,再说,只要抓住了那个杀手,西江盗墓案就会告破,没想到的是,那个杀手的武功真是变态,如果我怀里没有周玉海,我很有可能截下他,但我要救周玉海,因为,他是我的兄弟,我不能失去我的兄弟。”

    欧阳志远道。

    “呵呵,志远,能做你的兄弟,真是幸福呀,我希望能做你的大哥。”

    欧阳志远一听,呵呵笑道:“你是何县长。”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萧眉看着两人,听到了他们话中很有玄机。

    三个人来到重症监护室,周玉海已经醒过来,两人隔着玻璃门向周玉海打招呼。

    周玉海还不能动,当他看到何县长和志远站在外面,嘴角动了动,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周玉海知道,如果志远再晚来几秒,自己就完蛋了。

    欧阳志远向周玉海做着手势,意思让他安心的养伤,自己过两天再来看他。

    由于是重症监护室,两人都不能进去。

    欧阳志远把那瓶药液交给萧眉道;“再给周玉海换药的时候,用上,可以加快周玉海的恢复,我和何县长要回傅山,明天台湾恒丰集团就要签约了。”

    萧眉整理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衣襟,轻声道:“我等你回来,做事要小心。”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眉儿。”

    何振南这次来,主要是来看看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伤势,现在欧阳志远已经恢复了,他就想让欧阳志远和自己一起回去。

    虽然欧阳志远还没有从党校毕业,但何振南手里已经有了一张县委的任命书。

    任命欧阳志远为县长何振南的秘书,兼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为了这张任命书,何振南和县委书记沟通了一个晚上。

    县政府办公室有一位办公室主任,就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秘书马传武。而欧阳志远只能任命个副主任,级别副科。

    原来马传武跟的是上届县长王广忠。王广忠调到运河县,做县委书记去了,王广忠临走前把马传武提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也算给马传武衣一个交代。

    赵丰年本来认为自己能做到到县长的这个位置,没想到,空降来一位县长何振南。这让赵丰年对何振南很是气愤,他这口恶气没有地方发泄,只有发泄到初来乍到的何振南身上,他一直暗暗的打压他,就想把他挤走。

    快一年了,让赵丰年没想到的是,何振南的韧性极好,挤了几次,都没有把何振南挤走。

    何振南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已经不能等到欧阳志远从党校毕业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已经开始行动,让副县长魏光海、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和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去迎接恒丰总裁韩建国。

    他想下山摘桃子。何振南绝不能坐以待毙,他直接找到了县委书记王凤杰,要到了这份任命书。

    明天就要欧阳志远上班,进驻县政府,参与接待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和后天的签字仪式。

    赵丰年的目的,就是要让这8个亿的投资,走经贸委招商办的程序。

    如果走招商办的程序,可功劳就是经贸委和招商办的了,而经贸委和招商办都是赵丰年的人。

    这件事,经贸委要是办成了,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的功劳就大了,赵丰年就有可能把副县长魏光海拉下来,让郭成金代替魏光海,这样,自己的实力就会大增。

    欧阳志远告别眉儿,看着眉儿走向大楼。

    何振南笑着道:“别看了,你看看这个。”

    何振南那那份任命书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看,看着何县长道:“不是等到在党校毕业吗?”

    “你不用去了,我已经和韩校长打招呼了,他负责你的毕业证,你一会就到县政府报道,明天参与签字仪式。”

    “为什么这么快?”

    欧阳志远知道这里面有事。

    “副县长魏光海、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和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已经去迎接恒丰总裁韩建国。他们想下山摘桃子,如果恒丰总裁和经贸委招商办签了字,走招商办的程序,功可就是经贸委和招商办的了,而经贸委和招商办都是赵丰年的人。这件事,经贸委要是办成了,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的功劳就大了,而赵丰年的功劳更大。呵呵,你就白拉这次投资了,替别人做了嫁衣,什么事都没有你的了。”

    何振南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不由得冷哼一声道:“我拉来的投资,功劳就是我的,任何人都夺不走的。”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走吧,我们马上到傅山县,看看恒丰集团的人到了吗。”

    欧阳志远感到怀里的电话震动,拿出电话一看,是何文婕的号码。

    “欧阳大哥,你说,孙二瘸子会到哪个古玩市场?为什么两个古玩市场,都没有孙二瘸子的身影?你和陈雨馨都看到他了,而从龙海分局公安系统转过来的录像中,在最外面的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了孙二瘸子进了龙海市。”

    西江盗墓案没有丝毫的线索,还牺牲了两位警察,周玉海重伤。

    欧阳志远道:“文婕,孙二瘸子百分之七十到了文化街古玩城,你在仔细的查看一下监控录像,你们那个监控点,正好锁住了入口,怎么会没有孙二瘸子的身影?”

    “确实没有,我们几个人看了一上午,没有看到孙二瘸子的影像,欧阳,你对文化街熟悉,你能来一趟吗?”

    何文婕道。

    “那好吧,我去看看。”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何振南道:“咱们一起去帮你侄女一下,小丫头都要愁哭了。”

    何振南笑笑道:“我给你两个小时,你下午一定要到县政府报到,我先走了,我在县政府等你。”

    何振南说着话,钻进了自己的专车,开出了龙海医院。

    欧阳志远开着雅阁,直奔古玩街文化市场。

    ……………………………………………………………………………………………………

    影子杀手田宝文看到弟弟田宝武的时候,禁不住大吃一惊。

    自己的亲弟弟,少了一条胳膊,瞎了一只眼睛,全身是血的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

    影子杀手田宝文的心早已冰冷的如同万年寒冰一般,他冷冷的盯着床上的弟弟。

    田宝武看到自己的哥哥回来了,虽然哥哥的表情还是那样的冷酷冰冷,但他知道,哥哥能在几百公里外的地方,快速的赶回来,就说明哥哥心中还有自己。

    “是我大意了,那人的武功和我差不多,他很狡猾,上来就隐藏了实力,故意让我打的口喷鲜血,正当我要用化尸水结果了他的时候,大批的警察赶到,我受到了外界枪声的干扰,那人趁机发出了绝招,五根银针,我躲过了四根,最后一根扎进了我的眼睛,他夺去了化尸水,对着我喷了过来,我躲闪的慢了一点,被喷到胳膊上,我砍掉了自己的胳膊,逃了回来。”

    田宝武把经过诉说了一遍。

    “武功和你车不多?龙海还真有高手?想不到。”

    田宝文的眼睛里,放射出凌厉的寒芒。

    “好,我要和你一战。”

    胡志雕走了过来,看着田宝文道:“影子,我负责查清楚那人是谁,你不要轻举妄动,所有的青铜器运出去后,我分你们三成。”

    田宝文看了一眼胡志雕,躬身道:“主人,我们的命是你救的,我们不要钱。”

    “我不问你要不要,四个亿的青铜器,有你们一个多亿,我直接打到你的账户上,那个警察和伤害你弟弟的凶手,一定要死。”

    胡志雕之所以能在龙海屹立不倒十几年,主要是这个人很会收买人心,出手大方,所有跟着他干的手下,工资开的很高,如果死了,给的补助很高,足以保证他们的后人,不会为钱发愁。

    现在,胡志雕就对影子杀手,许下了一个多亿的报酬。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虽然田宝文说不要钱,他的心里很是感动,这就更让田宝文对胡志雕死心踏地。

    再说欧阳志远开车来到文化街古玩城,来到何文婕的监控点。

    何文婕在二楼给欧阳志远打电话,让他上来。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地点,然后就来到了那个监控点。

    整个监控点有几个便衣警察。

    “欧阳大哥,你来了,伤势没事了吧。”

    何文婕迎了过来。

    “呵呵,文婕,只要你一个电话,我就是伤势没好,我也会立马赶到,谁让我们是好哥们呢。”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哼,贫嘴,快看看我们的监控视频。”

    何文婕打开电脑,掉出来案发前后的几天视频。

    欧阳志远坐下来,仔细的检查着所有的视频。

    田文海看到欧阳志远来了,很是紧张,他虽然对自己的电脑技术和自负,但毕竟心虚呀。他看着欧阳志远在仔细的查看视频,在旁边不停地喝水。

    欧阳志远的电脑技术在学校的时候,就是高手,后来又跟李大鹏学了很多外国侦探的先进技术,最后,就连李大鹏也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欧阳志远在检查第二遍的时候,就发现了视频有两个极其细微的断点,那两个断点的时间很短,几乎发现不了。要不是欧阳志远跟赵大鹏学过电脑的侦破技术,自己也发现不了。有人动了这段视频,而且是偷偷地抹掉了那几秒钟的影像。

    难道警察内部有内鬼?是谁抹去了那几秒钟?为什么抹去了?那几秒钟的影像,难道里面就是孙二瘸子的影响?

    欧阳志远又把视频看了一变,慢慢的站起身来道:“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孙二瘸子没有来文化街古玩城。”

    何文婕顿时大失所望。

    田文海在旁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暗笑,这也是一个笨蛋,什么电脑高手,我呸。

    “文婕,咱们到下面的店铺看看,走访一下,看看能发现什么线索?”

    欧阳志远想让何文婕跟着自己下去,避开这几个值得怀疑的警察。

    “欧阳大哥,我们都走访了无数次了,就是没有人见过这个人。”

    何文婕不耐烦的大声道。

    “呵呵,那好,我自己下去看看。”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走下去,看也不看何文婕。

    “好好,我陪你去,这行了吧。”

    何文婕走下楼梯,去追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走下楼,心里笑了,呵呵,小丫头,你还差的远呀。

    两人装着闲逛古玩市场的淘宝的人,慢慢的来到静雅轩的前面,瞟了一眼暗藏的监控镜头,欧阳志远知道那个镜头正好对准这里,只要孙二瘸子过来,就会拍摄到。

    欧阳志远站在静雅轩的前面,逆着方向,向前看着。

    他这一眼看完,内心不由得狂喜,他看到了对过街道有一家中国银行。

    银行前面一般都安有监控镜头,这里离中国银行不远,他们的监控镜头,绝对能拍到这里的影像。

    “文婕,快走。”

    欧阳志远一拉何文婕的手,小声道:“到对过的银行看看。”

    何文婕本身就很聪明,一听到欧阳志远要到对面的银行看看,立刻知道欧阳志远想的是什么?心里不由的有点懊恼,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对过有监控镜头?但不知道,对过的镜头能照到这么远吗。

    两人快速的来到银行,找到大堂经理,何文婕亮出了省厅的工作证,并要求查看银行的监控。

    大堂经理不敢做主,就打电话向总经理请示。总经理连忙亲自跑过来,带着欧阳和何文婕来到监控室。

    两人快速的调出来当天的录像,一眼就看到孙二瘸子出现在镜头里。两个人惊喜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