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我们是兄弟、不离不弃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四章我们是兄弟、不离不弃

    由于牺牲了两位年轻的公安战士,整个龙海市都震动了。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公安分局局长赵大山联合起来,亲自调动武警和警察,以及救护车,赶赴古雪县城。

    整个通往古雪县的一级路上,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

    龙海市郊区的地上下室内。

    胡志雕通过自己安装的监控设备,看着一批又一批持枪荷弹的武警和警察,在道路上飞驰,他禁不住笑了。

    “好,影子干的好,都去吧,整个龙海市的警察和武警全都去,自己的货更安全,哈哈哈哈……”

    胡志雕疯狂的大笑着。

    “货物装好了吗?”

    胡志雕看着一个蒙面大汉。

    “主人,就等您发出出发命令。”

    那个大汉连忙道。

    胡志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他一摆手,一个诡异的人影,如同烟雾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

    天哪!又是一个影子杀手。这个影子杀手的容貌,也是灰色的眼睛,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只有及其冰冷的冷酷杀意。

    “影子,都安排好了吗?”

    一丝笑意在胡志雕的嘴角露出来。

    影子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嘿嘿,出发。”

    三辆神秘的轿车,在别墅里秘密的开了出来,直奔沿海大县天台县。

    天台县是龙海市最大的一个沿海县,而且有一座极其优良的不冻港口——明珠港。

    明珠港口的南面,就是我们东海舰队的军用港口,停泊着我们最新式的导弹驱逐舰和最先进的静音潜艇。

    影子的车队刚一出了龙海市,远处一辆神秘的轿车,悄悄地跟在后面。

    轿车内,一个脸上长着一到恐怖的刀疤的人,打打开了手机。

    “七爷,苍雕已经出动,三辆车,目标天台县。”

    刀疤脸连忙报告。

    远处的一座地下室内,一位身材高大,头戴一张神秘青铜面具的人,静静地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嘿嘿,苍雕,给我玩花招,你还差的很远。”

    青铜面具人站起身来,按下一个电钮,一张电子地图,出现在墙上。整个龙海市的地貌都出现在电子地图上。

    青铜面具人仔细的看着电子地图,眼光最后落到一个地方,停止不动。

    “黑风口,好个杀人越货的地方。”

    这个地方,一边是万丈悬崖,另一边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杀完人,就可以毁尸灭迹。

    青铜面具人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狞笑。

    “苍雕,你的货,是我的,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一个瘦弱的蒙面人看了一眼铜面人,小声道:“七爷,苍雕?”

    说着话,那人的眼里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意,并做了一个割喉的动嘴。

    “不……不,杀了苍雕,谁给我们继续寻宝?他那个墓团队,都是人才精英呀,国家的考古队算个屁,啧啧,一夜之间,盗了六座王侯级别的大墓,了不起呀。”

    青铜面具人看了一眼蒙面人道:“押送货物的人,全部做掉,货物运送发到天台县出海,公海上有人接应,去吧。”

    蒙面人躬身道:“是,七爷。”

    青铜面具人看着黑衣人的背影,狞笑着道:“苍雕,你的所有东西,都是老子的,包括你的命,”

    ……………………………………………………………………………………………………………

    欧阳志远一看到对方的指甲如同刀锋一般的,发出嘶嘶的厉啸,鬼幽一般的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咽喉前。

    好诡异好快的速度!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一拳狠狠地砸向他的手掌。

    这一拳的速度更快,拳头高速撕裂空气,发出尖利的怪啸,转眼砸到。

    “轰!”一声闷响,影子杀手的手掌和欧阳志远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猛烈撞击。

    影子杀手一声闷哼,感到自己的手掌如同撞到一柄铁锤上一般,剧痛如折。

    “噔噔噔!”

    影子杀手后退了数步,才站稳身形。

    欧阳志远更不好过,恐怖的撞击让欧阳志远一个踉跄,差一点栽倒在地,他只觉得肋下剧痛,冷风嗖嗖,连忙低头一看,肋下的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正在急速的扩散。

    欧阳志远连忙封住了穴道,快速的止血。

    这个杀手真是恐怖至极。

    猛烈地撞击,让周玉海清醒过来。周天还看到,自己竟然被欧阳志远抱在怀里,胸口剧烈的疼痛。他知道,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

    他猛然发现了欧阳志远的肋下,撕裂了一道口子,伤口还在隐隐的向外渗血。

    “欧阳大哥,放下我,你受伤了。”

    周玉海艰难的道。

    “没事,不要乱动,以免分了我的神。”

    周玉海一听,顿时不敢再动。

    他知道,这个杀手的身手极高,自己一招就没有撑过去,就被对方放倒,自己绝不能让欧阳志远分神,否则,两人就死定了。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绝不能放下周玉海,这个杀手的速度极快,自己根本拦不住他,如果自己放下周玉海,周玉海的生命就会很危险。

    但愿那些警察快点赶来。

    “嘎嘎嘎嘎!”

    影子杀手发出夺人心魄的怪笑,他那双灰白的死人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眼睛渐渐地变得炽热起来,让人恐怖的杀意,如同一座巨大的冰山,狂压过来,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几乎窒息。

    “好……好,我很长时间没有碰到对手了,好……,今天你们都得死……”

    影子杀手的眼睛猛然发出惨碧的光芒,一怪啸,身形如同鬼幽一般的冲来,瞬间就出现在欧阳志远的左侧,两手狂舞,十几道寒芒劈向欧阳志远的咽喉、胸口和眼睛。

    好歹毒的招式。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猛然用胳膊夹住周玉海,双拳幻出数道拳影,狠狠地砸向影子杀手的双掌。

    “轰轰轰!”

    连声爆响,尘土飞扬。

    “哼!”

    一声闷哼,欧阳志远的身形飞了出去。

    “啊!”

    欧阳志远只觉得胸口剧痛,嗓子一甜,哇的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快放下我!”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口喷鲜血,不由得呲目欲裂。

    “再不放下我,都要死在这里。”

    周玉海声嘶力竭的狂喊道。

    “我们……是兄弟……,不弃不离。”

    “哇!”

    欧阳志远刚说完话,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全身剧烈的颤抖,脸色灰白,嘴唇发青。

    看样子,欧阳志远已经受了伤。

    周玉海一把死死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嘴角流着鲜血,一字一句的道:“好!我们……是兄弟……,不弃不离。”

    被震退数米开外的影子杀手,哈哈狂笑,一步一步的欺来,狞笑着道:“好吧,我就成全你们,去死吧!”

    影子杀手狞笑着,再次扑了过来,右手寒芒爆闪,袭向欧阳志远的咽喉,左手多了个化尸水的喷雾装置,喷嘴对准了欧阳志远的面门。

    危险呀,极其的危险,只要这家伙按下喷射按钮,两人就会化为一滩水啧,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欧阳志远口中发出毁云裂日的怒吼,双拳狂舞,幻出十几道拳影,砸向影子杀手。

    “轰轰轰!”

    连声爆响,两人手掌和拳头互相撞击了近十次。尘土飞扬,血水四溅。

    “去死吧!”

    影子杀手疯狂的狂叫着,化尸水对准了欧阳志远的面门,就要按下按钮。

    “呯呯呯!”

    十几名警察在何文婕的带领下,出现在月光下,何文婕立刻对天鸣抢,快速的冲来。

    在近十次的撞击中,欧阳志远喷出了一口鲜血,正喷在影子杀手的脸上。、

    枪声和欧阳志远的这一口鲜血,拯救了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命。

    影子杀手被这密集的枪声惊的一愣,这给了欧阳志远一次绝好的机会,五根银针出现在欧阳志远的手里。

    “叮!叮!叮!”

    欧阳志远食指猛弹,五道寒芒飞了出去。

    影子杀手一看五道寒芒飞了过来,猛一点头,躲过四根银针,但最后一根没有躲过,那根银针直接打进了他的左眼。

    “啊!”

    影子杀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急忙向后退。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你被骗了,你打不过我的。”

    说话间,欧阳志远手指划到了杀手的脉门上。杀手只觉得手腕一麻,那个喷射化尸水的装置,就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对准影子杀手,按下了按钮。

    一股液体喷向影子杀手的面门。

    影子杀手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猛一转身,化尸水喷到了他的胳膊上。

    那人的整条胳膊,在刹那间,就开始融化冒烟融化。

    影子杀手不由得亡魂皆冒,肝胆欲裂。他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竟然阴沟里翻船,自己被对方,射瞎了一只眼睛,现在,自己的胳膊再次被化尸水喷到。

    眼看着这条胳膊冒烟融化,再不砍掉,整个身子就会化了。

    一道寒芒一闪,影子杀手再次发出惨叫,一条胳膊被他自己砍掉,身形化作一道烟雾,消失在黑暗的夜中。

    好厉害的化尸水。

    欧阳志远看着地上,那条被影子杀手砍下来的胳膊,转眼就化为一滩水啧。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欧阳志远在必死的情况下,竟然意外翻盘,射瞎了对方一只眼睛,干掉了他的一条胳膊。

    欧阳志远上来就知道,自己绝不是这个人的对手,这个变态家伙的速度太快了。所以,欧阳志远上来就和他硬碰硬,让这家伙没机会施展他的诡异速度,虽然欧阳志远受了伤,但成功阻止了对方对自己的快速攻击。

    在最后的强烈撞击中,欧阳志远再次被撞的吐血,但欧阳志远灵机一动,用内劲把那口献血,射到影子杀手的脸上。正在这时,后面的警察赶了过来。

    警察们看到两人正打的难分难解,立刻开枪威慑对方,并通知后面的武警、特警和警察,围住这座山。

    影子杀手的武功再高,他也怕子弹。剧烈的枪声,干扰了他的心神。欧阳志远趁机发射了他的绝招——银针。

    这个杀手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种绝招,好在他身手了得,躲过了四根银针,但最后一根银针,还是射瞎了他的眼睛。

    欧阳志远趁机夺去了他的化尸水喷射装置,干掉了影子杀手的一条胳膊。

    影子杀手一逃,虽然欧阳志远想追,但已经力不从心了。

    欧阳志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随后赶来的何文捷一看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和血人似的,立刻大叫:“欧阳志远!周玉海。”

    龙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担心儿子的安危,也赶了过来,一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全身是血,另一个血人,肯定是欧阳志远,他大声道:“立刻抬上救护车抢救。”

    随后赶来的医生,连忙把两个人抬到了救护车,高速奔向龙海医院。

    …………………………………………………………………………………………………………

    黑风口,是通往天台县最险要的一个关口。公路如同古代的栈道一般,镶嵌在悬崖峭壁上,一便是万丈高的悬崖峭壁,另一边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胡志雕的车队,就要到达黑风口的时候,远处,一架红外望远镜,正看着这三辆慢慢的开来。

    “来了!”

    两个面色阴冷的阻击手,正隐藏在一块巨石后面,阻击步枪上的红外瞄准镜,死死地瞄准了第一辆车和第三辆车的油箱。

    胡志雕的另一位影子杀手,坐在最后面的车上,一双灰白的眼睛,如同饿狼一般注视着周围一切可疑的地方。两辆车之间的那辆车,就拉着货物。

    2000米……1500米……1000米……。

    “开枪!”

    一个蒙面人发出了射击的命令。

    “呯呯!”

    两个阻击手的阻击步枪,喷出了烈焰,两颗爆炸穿甲阻击子弹弹,发出尖利的厉啸打向前后的两辆车。

    “轰!轰!”

    两声震天的爆炸声响起,前后两辆车的油箱,被爆炸阻击子弹击中,爆炸起火,前面那一辆,被炸得腾空而起,掉下大海。

    后面那一辆车,就在爆炸的前一秒钟,一个人影,如同鬼幽一般,从车窗户,射了出来,贴着地皮,消失在角落里。

    后面的车子猛烈地燃烧着,再次爆炸,把天空照的一片雪亮,载到大海里。

    七八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冲了出来,手里所有的枪,对准了中间那辆车的驾驶员,开了枪。

    “噗噗!”

    驾驶员顷刻间,被打成了筛子一般。

    “快,看看货物。”

    七八个人冲进了中间的微型集装箱。车厢内,几个密封的木箱子,就躺在车子的中间。

    “打开看看!”

    一个蒙面人大声道。

    另外两个蒙面人拿出撬棍,嘎吱吱的打开一个箱子。箱子里面全是砖头瓦块。

    七八个箱子每一个都被打开,里面全市砖头。

    “不好,上当了!”

    话音未落,隐藏在远处的影子杀手,狞笑着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埋藏在集装箱车下面的炸弹爆炸了。

    “轰!”

    一声山摇地动的猛烈爆炸,那七八个人连同集装箱车,被炸得粉身碎骨,支离破碎,掉进了大海深处。

    隐藏在远处的两个阻击手,只看得目瞪口呆。

    不好,中计了。

    一个阻击手,站起身来,就想跑。一个灰色眼珠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一只手诡异的出现在自己咽喉前。

    这个阻击手刚想躲开。

    “噗!”一声刀锋划过肌肉的怪响,传进阻击手的耳朵里。

    他只觉得咽喉一凉,炽热的液体从自己的咽喉里,如同喷泉一般,激射而出。

    另一个阻击手,对着那个灰眼珠的人,抬手就是一枪。

    然那人如同一道青烟,身体诡异的扭曲着,子弹好像穿透了他的身体。但那人竟然一扭,一只手就按在自己的咽喉上。

    “咯吱!”

    一声让自己毛骨悚然的骨头爆裂声传来,这名阻击手的脖子扭了过来,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和屁股。

    天哪,这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屁股和后背?

    这是他的最后意识,眼前一黑,永远的掉入黑暗之中。

    影子杀手抬脚把两个阻击手的尸体,踢下山崖,掉进大海之中。

    “主人,七爷果然在路上拦截,我已经全部处理掉了,货物该出发了。”

    影子杀手用手机向胡志雕报告。

    “影子,计划取消,你立刻回来,你弟弟身受重伤。”

    胡志雕沉痛的道。

    “主人,你说什么?我弟弟身受重伤?”

    影子杀手吓了一跳,两人自从出道以来,没有遇到过敌手,今天夜里,自己的弟弟,去古雪县吸引警方的警力,竟然身受重伤?龙海市来了高手?

    “是的,影子,你快回来。”

    胡志雕沉痛的道。

    影子杀手,身体如同一道青烟,飘下山崖,把路面清理的干干净净。

    影子杀手是一对双胞胎的杀手,两人经常互相配合,杀人无数。

    老大叫田宝文,受伤的叫田宝武。

    远处一辆出租轿车在动,车灯射的老远。

    这辆出租车是天台县的,车主孙凯瑞今年二十六,为了多挣点钱,他在上午接到一件活,把一个人送到龙海市。

    老婆住院了,就要生孩子了,缺钱呀。现在就是生个孩子,也生不起了。

    天台县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说老婆的胎位不正,要剖腹产。

    这就让孙凯瑞有点不明白了,老婆明明的一直在天台医院做的检查,说是胎位很正常,但昨天住院的时候,就被大夫叫到办公室,一个妇产科的大夫说,你老婆的胎位不正。

    最后一句话,就是要剖腹产。

    老婆一听,早已吓得晕了过去。孙凯瑞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答应剖腹产,说不定,更恶毒的什么病,都会被大夫说出来,强加到老婆身上。

    再说,老婆怕疼,本身也想剖腹产,自己就很感激的答应了刨腹产。

    “到住院处交钱,五千块押金。”

    孙凯瑞直接就晕了过去。

    自己下岗了,刚凑了钱,租用了出租公司的车,才开了不到十天,家里只有四千块钱的积蓄。

    上午11点钟的时候,一个熟人给自己打电话,让他送一个朋友到龙海市办急事,出租费给。

    那时候的,可是钱呀。

    孙凯瑞虽然想挣这元钱,但他妻子马上就要生了,他没答应。天台县到龙海市的路很远,又极其的险要,路不好走,经常有车掉进大海里。孙凯瑞的开车技术很好,那人不敢坐别人的车,就又加了200,变成了1000。

    这个世界上,几乎很少有人能经受住金钱的诱惑,再说,孙凯瑞就缺那1000块钱。

    自己在路上开快点,8个小时能回来。

    孙凯瑞在妻子不舍得目光中,开车上路。现在他回来了,他看到了整个车队被袭击,爆炸起火掉进大海的过程。

    孙凯瑞吓坏了,不由得手忙脚乱,他就想把车倒回逃走。但却在慌乱中,打开了车灯。

    影子杀手田宝文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车灯,在慌乱中好像倒车的样子。

    田宝文一声冷哼,身形如同一道残影,飘了过去。

    孙凯瑞刚把车掉过头来,车门的玻璃碎了,一只手伸了进来,一把那自己拉了出去。孙凯瑞看到一双让人毛骨悚然毫无生气的灰色眼睛,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啊!”

    孙凯瑞一声惊叫。

    田宝文一用力,孙凯瑞惨叫着腾空而起,掉向波涛汹涌的漆黑大海。

    孙凯瑞知道,自己死定了,自己永远都不会再看到自己亲爱的妻子和还没有出生的儿子。

    现在,妻子已经进了手术室了吧,妻子一定在眼巴巴的盼望自己回来。

    自己多想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呀。

    孙凯瑞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放不下的东西。

    影子杀手田宝文,任意妄为,随便杀人,真是丧尽天良呀。

    天宝文看也不看孙凯瑞一眼,发动起来桑塔纳,开向龙海市。

    …………………………………………………………………………………………………………

    欧阳志远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他主要是和影子杀手,硬碰硬的疯狂撞击,让他脱力了。

    当第二天,早晨的阳光照到病房的窗口的时候,欧阳志远醒了过来。

    欧阳志远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温柔绝美的脸蛋,和一双担心焦虑的湿润眼睛。

    “眉儿!”

    欧阳志远轻声的叫着萧眉的名字。

    萧眉陪同老将军在傍晚的时候,就回来了。半夜的时候,萧眉接到院长张延清的电话,说有急病号。

    萧眉心道,夜里医院里有急诊室呀,半夜叫自己干嘛?

    萧眉立刻开着车,来到医院。张延清立刻告诉萧眉,欧阳志远为了救人,受伤住院,还在昏迷当中。

    萧眉一听,吓了一跳,志远不是在傅山党校学习吗,怎么会受伤?想到这里,萧眉换好衣服,快速的给自己消毒,冲向抢救室。

    抢救室外,何文婕、公安局长赵大山、副局长周茂航和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都在。

    周茂航知道,要是欧阳志远再晚到一会,自己永远就别想再见到自己的儿子。

    那个杀手真厉害,几十名警察和特警,竟然没有围住他。那人的速度,简直就是一道烟雾,快若闪电。

    这一仗,牺牲了两位年轻的刑警,周玉海重伤,欧阳志远受伤。这是龙海市警察的耻辱。

    “文婕,志远怎么样?”

    萧眉一眼看到了何文婕。

    “眉姐,欧阳大哥在抢救室。”

    何文婕大声道。

    萧眉冲进抢救室,看到十几名医生正在抢救两个人。她一眼看到欧阳志远全身是血,躺在手术台上,几位医生清洗志远肋下一道恐怖的伤口。

    手术台旁边,放满了从欧阳志远怀里拿出来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奇怪的东西。

    这时候的萧眉,反而镇静下来,走到手术台前道:“我来吧。”

    一位医生道:“好的,萧院长。”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肋下的那道恐怖的伤口,眼泪流下来了。萧眉知道,欧阳志远的身手极高,是什么人伤了志远?

    萧眉快速的给欧阳志远清创、消毒,然后缝合。

    在给欧阳志远上药的时候,萧眉猛然想到,志远给自己看过的那种专门治疗伤口的药液。萧眉很快的在那些瓶瓶罐罐中找到了那瓶药液,仔细的辨认后,仔细的给志远抹上,并包扎好。

    萧眉仔细的检查了志远的全身,没有再发现什么伤口,萧眉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一半。萧眉把欧阳志远那些瓶瓶罐罐都放在一起,一个年轻的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十分奇怪的金属装置,好像是个极小的喷雾器,在玩弄着,双眼看着那个喷嘴,正要扣动那个按钮。

    “别动!是在这里面拿出来的吗?”萧眉知道,欧阳志远的东西绝不能乱动。

    “是的,萧院长。”

    那个年轻的一声脸色一红。

    “放下,你怎么能随便拿病人的东西?立刻回去写检查。”

    萧眉严厉的看着那个年轻的医生。萧眉的话,无意识的救了这个年轻人的性命。如果他按下那个按钮,顷刻间,他就会化成一滩水啧。

    那名医生羞愧的放下那个要命的东西,去写检查去了。

    萧眉把志远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和护士一起把志远推到特护病房。

    何文婕、公安局长赵大山、副局长周茂航和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连忙走过来。

    “眉姐,欧阳大哥怎么样?”

    何文婕很是担心欧阳志远的伤势。

    “没事了,你们放心吧。”

    萧眉说完话,再次进入抢救室,和医生一起,抢救周玉海。

    周玉海的伤势,要比欧阳志远严重的多。特别是他胸前的两道伤口,已经露出了白色的胸骨和肋骨,如果再向里一点,周玉海的心脏和内脏,都会被击碎。

    这么恐怖的伤口,血液却流的很少,这让萧眉很是纳闷。但有一点就是,这人有着强劲的生命力和顽强的意志。萧眉不知道,要不是欧阳志远给周玉海止血,三个周玉海早就流血流死了。

    抢救周玉海用了两个多小时。护士和医生把周玉海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副局长周茂航快速的跟了过来,一脸担心问道:“萧院长,玉海的伤势怎么样?”

    “周局长,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你们在这里没有,都回去休息吧。”

    萧眉看着他们道。

    “何处长、赵局长、耿书记,谢谢你们来看望志远和玉海,现在两人都脱离了危险期,您们回去把。”

    周茂航道。

    何文婕、赵局长和耿剑锋三人看到周玉海和欧阳志远,都脱离了危险期,也就放下心来,看着周茂航道:“周局长,那我们回去了。”

    三人也几乎忙了一夜,都累了,留下两位警察值班,守护在重症监护室外,和剩下的警察,都回去了。

    萧眉看着周茂航局长那布满血丝的眼睛道:“周局长,你也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医生,有事我们叫您。”

    周茂航透过重症监护室,看到儿子还在熟睡,眼圈有点红了。

    “我在外面的椅子上躺一会就好了,萧院长,你忙去吧。”

    看到儿子这样,周茂航不想回去。儿子受伤,自己没敢告诉给老伴。老伴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受不得半点刺激。

    萧眉没敢把欧阳受伤的事,告诉给婆婆和公公,免得婆婆和公公担心,等到明天再说吧。

    萧眉走进特护病房,两个护士忙碌着,特护病房有护士和医生24小时值班。

    “萧院长,你累了半夜了,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你放心吧。”

    一位医生看着萧眉道。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不那么苍白了,呼吸也很平稳,各种仪器的的指标也很稳定。

    萧眉摇摇头,找了一张凳子,坐在欧阳志远的面前,拉住志远的手,她要看着志远苏醒过来,她要让志远在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

    萧眉一夜就坐在志远的身旁,看着志远。萧眉累了,她打了一个盹,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阳光也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猛然发现志远的睫毛在动。

    她的内心禁不住狂喜,志远就要醒来了。萧眉一把拉住了志远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眼泪流下来了。

    志远终于醒来了,他昏迷了一夜,萧眉就担心了一夜,就守在他身旁一夜。

    “眉儿!”

    欧阳轻声的叫着对萧眉的爱称。

    “志远,你醒了,我好高兴。”

    萧眉不知道说什么好,紧紧地握住志远的手,泪水再次湿润了自己的脸颊。

    “眉儿,不哭,我没事,呵呵!”

    志远的嘴角终于能再次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欧阳一摸自己的胸前,顿时下了一跳,连忙道:“我身上的东西哪?”

    欧阳志远身上有很多别人不能动的东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其中就有那条金背银翅蜈蚣,自己用药在一个瓶子里养着,并训练它,用时,只取一点毒素就可以了。但如果有人打开瓶子,把它放出来,这条蜈蚣一口就能咬死一个人。

    对了,还有那个化尸水的小喷雾器,千万不能乱动的,还有师傅送给自己的那本五行门的药方和练功秘籍,都不能丢失的。

    萧眉一见欧阳志远找身上的东西,连忙道:“我给你收拾起来了。”

    “眉儿,快拿给我,里面有危险的东西。”

    萧眉连忙跑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来欧阳志远的那些东西。欧阳志远看到养金背银翅蜈蚣的瓶子还在,五行门的书也在,那个能发射化尸水的东西也在,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哪里知道,有一个医生差一点把他自己化掉。

    “眉儿,我记得,你的办公室里还有我的衣服,你拿过来吧。”

    欧阳志远想换下身上的病号服。

    萧眉点点头,拿出一套欧阳志远的衣服,欧阳志远站起来,萧眉帮助欧阳换好衣服。欧阳把所有的瓶瓶罐罐的收拾好。

    “周玉海的情况怎样?”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周玉海的伤,比你的要重的多,就怕他要躺在床上一个星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