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千钧一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三章千钧一发

    毒品就是一个恶魔,然何人只要沾染了它,就会生不如死,而且意志力极差,心理逐渐扭曲变态,再加上男人的另一个劣性赌博,这两种爱好,毁掉了王世强。

    一个男人,为了吸毒,竟然拿自己的女儿要挟自己过去的妻子,并把她推到,致使女儿双目就要失明,你说,这种男人还是人吗?

    黄晓丽心里很苦,她很想找个人诉说,把压在自己内心里的几年苦难,都倒出来。这几年,女儿的病,已经把她折磨的几乎崩溃,再加上王世强经常的骚扰和侮辱,让黄晓丽生不如死。但女儿的乖巧,却又让她坚强的活下去。

    可是,女儿的病已经让她绝望了。

    黄晓丽诉说着,几年的苦难,终于象打开闸门的洪水,狂泻出来。黄晓丽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瘦弱的双肩,剧烈的耸动着,泪水打湿了欧阳志远的衣服。

    她多么想找到一个宽厚的胸膛,靠在上面休息呀,哪怕就休息一会。

    黄晓丽不容易,这副柔弱的双肩,是那样的坚强,把苦难紧紧地埋在心里,还是那样乐观,一个人拉扯着几乎失明的女儿。

    欧阳志远听着黄晓丽诉说着,内心很是感动。

    “黄姐,以后会好起来的,只要那个王世强再来骚扰你,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好好的教训他。”

    欧阳志远拍着黄晓丽的后背,轻轻的道。

    欧阳志远就这样抱着黄晓丽,两人的拥抱,不含任何情yu,欧阳志远很是同情眼前这位柔弱而又极其坚强的女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晓丽轻轻的离开了欧阳志远的怀抱,脸色红红的,小声说道:“谢谢。”

    “呵呵,黄姐,不用谢。”

    黄晓丽一听欧阳志远称呼自己黄姐,脸色一红,点点头,连忙道:“饿了吧,我做饭。”

    “黄姐,一帆的眼睛,我能治。”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

    黄晓丽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吓了一跳、

    “什么?欧阳,你说什么?”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一帆的眼睛我能给她治好。”

    “真的?”

    黄晓丽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激动地有点说不出话来。黄晓丽看过欧阳志远的档案,知道欧阳是一位医生。即使欧阳志远是一位医生,但也只是傅山县的医生。自己带着一帆已经到了很多的著名的医院了。

    但黄晓丽只是高兴了几秒钟后,神情又黯淡下来道:“很多大医院都都说,治不好的。”

    黄晓丽不知道欧阳志远的中医医术极高。

    “呵呵,黄姐,我保证,一个月内,一帆的眼睛能恢复到原来的视力,我先开一副中药,给一帆喝,一天后,我给一帆扎针。黄姐,你要相信我。”

    欧阳志远诚恳的看着黄晓丽。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诚恳的样子,点点头道:“谢谢你,欧阳,那就试试吧。”

    两人做好饭后,把一帆叫醒吃饭。

    小一帆揉着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欧阳志远的方向。

    “一帆,这样看着叔叔干吗?”

    欧阳志远连忙摸了摸一帆的额头,额头很凉,没有什么。

    一帆猛的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看来,小丫头被吓得不轻。

    “呜呜呜,叔叔,我做了个梦,梦到妈妈被那个坏人抓走了,呜呜。”

    一帆哭的很厉害。

    欧阳志远拍着小丫头的后背道:“一帆,不哭,叔叔在这里呀,叔叔可以打跑那些坏人的。”

    一帆猛的停住了哭声,抬起脸来,小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欧阳志远。

    “叔叔,你做我爸爸好吗?这样,一帆就有了爸爸了,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妈妈和一帆了。”

    一帆的眼睛虽然看不到欧阳,但小丫头还是知道这位叔叔很厉害。

    欧阳志远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

    黄晓丽的脸色,变得很红,一直红到白皙的脖子。

    “那个……一帆……。”

    欧阳看了一眼黄晓丽,呵呵笑道:“我做你干爸爸可以吗?干爸爸也是爸爸的。”

    一帆的两个小胳膊,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小声问道:“干爸爸和爸爸有什么分别么?”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没有什么分别的。”

    “咯咯咯,我以后有爸爸了……我以后有爸爸了,看以后张强那个小坏蛋,还在我面前夸他爸爸吗。”

    一帆高兴地在欧阳志远怀里又蹦又跳。

    “张强是谁呀?”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

    “学前班里的一个小霸王,经常欺负一帆,老是在一帆面前夸他爸爸,讽刺一帆没有爸爸。”

    黄晓丽一脸谢意的看着欧阳志远,女儿早就没有这样高兴过了。

    三个人这一顿饭,吃的很是快乐。

    欧阳志远开了一个活血化瘀的方子,交给黄晓丽。

    “按照这个方子抓三副药,先给一帆吃一副,一天后,我给一帆针灸。”

    欧阳志远道。

    一帆脑子内的淤血,在一个神经极其丰富的地方,没有人敢给小一帆动手术,只能用中药活血化瘀。

    欧阳志远怀里的电话震动起来。他一看号码,是周玉海的。

    “欧阳大哥,快来古雪县,古玩市场出现了一件西周青铜器,我发现了一个武功极高的人,那人走路就像一道烟,快来。”

    周玉海的声音很急促,好像在追踪一个人。

    欧阳志远一听,心脏骤然收缩,如果那人是那个杀手,周玉海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现在周玉海竟然跟在那人的身后,那人绝对能发现周玉海,不好,周玉海有危险!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周玉海是自己的兄弟,我欧阳志远的兄弟,决不能被别人伤害。

    “周玉海,注意安全,千万不要一个人追踪那人。”

    但这个时候,电话竟然无法接通了。

    “黄姐,我到古雪县去救人,你和韩校长说一声。”

    欧阳志远说完话,快速的冲下楼。

    “欧阳,注意安全。”

    黄晓丽虽然不知道欧阳志远去救谁?但她知道,欧阳志远要去的古雪县,一定很危险。

    …………………………………………………………………………………………………………

    傅山县刑警大队长周玉海的任务就是监控古雪县的古玩市场。

    古雪县的古雪古玩城,就在火车站的右面,人员流动性很大,情况复杂,整个龙海市的文物地下走私,几乎都在这里进行。

    周玉海首先和古雪县公安分局联系,分局的刑警队长刘杰早就等候多时了。

    两人都换好便服,开了一辆桑塔纳,直奔古玩城的监控点。在车上,刘杰把古雪县古玩城的地图和情况,详细的介绍给周玉海,并派了两位警员,配合周玉海的工作。

    刘杰到了监控点后,就告辞回去,另一个杀人案子,正困扰着他。

    周玉海带来两位警员,一个叫王卫国,另一个叫李玉山。

    刘杰给周玉海选择的这个监控点,正好就在古玩城大门的对面,任何人只要进古玩城,他的视频图像,一定就会显示在屏幕上。

    监控点旁边的房间,是休息室。

    简单的休息一会,周玉海一个人,逛起来古玩城。

    古雪县的古玩城,是龙海市最大的一个古玩城,就是下午,也有很多的文物小贩子和淘宝爱好者,在私下秘密交流。

    周玉海是一位退役的特种兵,当年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伤,不得不退出特种部队,进了傅山县公安局。

    周玉海的耳朵极好,他能根据一个人的脚步声,瞬间就能判断出一个人身高、体重,和身上带了多少东西。

    他溜达了整整一个下午,把古玩城的地形,记在了脑海里。

    天刚傍晚的时候,一个人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人长的很瘦,一身衣服如同挂在竹竿上一般,一张死人一般的马脸,很长。

    当周玉海看到那人的一双眼睛时,心脏骤然收缩,全身的汗毛根根竖立起来。

    这是一双令人恐怖的眼睛。他的眼睛竟然是灰色的。那双灰色的眼睛,显得毫无任何生机,如同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僵尸一般。

    一股千年腐尸一般、令人恶心的臭味,在那人身上散发出来。

    周玉海的胃在猛烈地痉挛着,他想吐。但是,周玉海为了不引起那人的主意,他顽强的控制住自己的恶心,背过脸去。

    那人慢慢的走着,脚下竟然没有丝毫的声音。

    如果这个人在夜里出现在人的面前,会吓死人的。

    好高明的武功。

    周玉海,一下子就判断出,这人身上带着东西。

    古雪县古玩城最大的古玩店,就是白宇轩。白宇轩经营各种杂项,尤其是玉器和青铜器,老板康志贤一眼就能看出真假来。

    白宇轩的老板康志贤就坐在柜台后面的太师椅上,手里拿着一把茶壶,正在悠闲自得的喝着茶。

    不错呀,今天的生意很好,卖了一个明代的黄花梨笔筒。

    没有挣多,就挣了10万块钱。

    那个明代的黄花梨笔筒,是自己到乡下铲地皮的时候,在一家山区老乡家看到的,当时,人家不知道那是个好东西,正在当筷笼子使用。

    康志贤这个人,出身书香门第,极爱干净,不论到什么地方,他的车子里带着自己的碗筷。

    那个年代,农村里电视很少,更没有鉴宝节目,人们根本不懂得什么是老东西,更不知道老东西值钱。

    康志贤拿出自己带来的烧鸡、火腿肠、猪蹄子之类的吃的东西,拿出来,分给这家的小孩子,再和这家主人喝酒。这些东西,对山里人来说,都是好东西呀。

    在喝到微醉的时候,他故意打了对方家的一个不太值钱的老碗,借机把自己的那套碗筷都拿出来,非要赔给人家不可。人家不要,最后好说歹说,康志贤就把自己的那套碗筷送给了人家,他趁机把人家的筷笼子要了过来。

    那个筷笼子,就是标准的明代黄花梨的笔筒。

    好东西要卖给识货人,这个笔筒,要是卖给一般的人,最高也就是1万块钱,但是要是卖给喜欢而有识货的人,哈哈,那价格就要高出数倍。

    康志贤派人散出消息,故意让居住在龙海的一位中国著名的书法家知道。果然,今天上午,那位书法家知道这个消息后,专程赶来。当那位书法家看到这个古朴精美的笔筒,静静的放在条案上的时候,那种几百年前的文人墨客的书卷气息,让书法家几乎疯狂。

    一口价,十万。

    这是康志贤的最低价。那时候的十万,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多万吧。

    那位书法家没有丝毫的犹豫,买走了这个明代的黄花梨笔筒。

    一顿饭,给自己换回来了十万块钱的收入,那时候,龙海市100平方的房子,就是4万块钱一套。

    康志贤猛然闻到了一股子数千年腐尸的恶心味道,他的两眼顿时透出炽热的光芒。

    好,这种腐尸的味道,自己最喜欢。这人一定是个盗墓出身的,身上有好宝贝。

    康志贤等着那人走到柜台的时候,康志贤睁开了眼,他看到的是,一张很长、毫无血色的死人脸和一双充满着浓烈死气的灰色眼睛。

    这人吓了康志贤一跳。

    但康志贤什么人没见过?墓里的死人骷髅,他见得多了。

    康志贤站起身来,轻声道:“请问先生,你要出什么货?”

    那人没有说一句话,伸出手,从怀里摸出一件东西,放在柜台上。

    当康志贤看到他的那只手的时候,再次吓了一跳,那人的手,根本不象人的手,好像就是鸡爪一般,又细又尖,闪烁着刀锋一般的寒芒。

    “西周青铜鼎!”

    康志贤看着放在柜台上的东西,内心狂跳,两眼一亮,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标准器,带铭文,好东西呀。”

    可惜,这么好的东西,不敢收呀。

    青铜器是国家明令禁止交易的文物。这几天经警方查的很紧,而且古玩市场内,有很多的公安便衣在巡逻。

    傅山县的西江村的六座大墓被盗,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古雪县公安分局已经给每个店铺,下发了协查青铜器的书面通知。

    不能顶风而上呀。

    “青铜鼎!”

    站在玻璃窗外的周玉海,一眼也看到了柜台上那件神秘的青铜鼎。

    好家伙,这人身上真有好东西呀。

    周玉海离开玻璃窗户,立刻给何文捷打电话,称在古雪县古玩城发现了一件精美的青铜器。

    由于田文海删减了监控录像的镜头,何文捷在两个古玩市场,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何文捷不由得垂头丧气。

    她和队员刚刚吃过晚饭,正准备分析案情,就接到了周玉海的电话。

    “何处长,发现线索,我在古雪古玩城,发现了一个人手里有一件精美的青铜器,正在出售,请马上支援。”

    何文捷一听,顿时精神一振,大声命令道:“所有的队员,立刻赶往古雪古玩城。”

    何文捷带领着警员们,冲下楼去。

    同时,龙海市的大批警力,赶向古雪县。

    而古雪县公安局,终于接到一个古玩店的报警,大批的警力也赶了过来。

    周玉海想起了欧阳志远的话,他虽然不敢判定,这个人就是那个无声的那杀手,但这个人的武功佛极高,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他立刻向欧阳志远求援。同时通知自己的手下王卫国和李玉山,马上赶来。

    康志贤把目光依依不舍的从青铜鼎上艰难的离开,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你到下面的店铺去看看吧。”

    那人没有言语,伸手把那件青铜器,收入怀里,转身走了出去。

    康志贤没有报警,他不想得罪这个可怕的恶魔。

    这个人拿着这个青铜鼎,又走了数家,但没有一家敢收的。

    这人冷笑着收起铜鼎,转身看了一眼周玉海藏身的方向,脸上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狞笑。

    几辆警车,出现在古玩城的门口,如同旋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那人看到四五辆警车冲了过来,身上的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气,那双灰白色的双眼,在刹那间,变得血红,如同要吃人的恶魔一般。

    周玉海、王卫国和李玉山掏出了手枪,闪电一般的逼了过去。

    但那人突然发动,身形如同一道电芒,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冲过来。手中寒芒一闪,划向王卫国和李玉山的咽喉。

    这人的动作极快,王卫国和李玉山竟然来不及开枪。

    周玉海毕竟是特战部队出身,枪法极快,对着那人冷静的扣动了扳机。

    “呯呯呯!”

    枪声划破了夜空,传出了老远。

    远处的警车停下来,十几名警察,快速的冲了过来。

    但那人的身形如同一道烟雾,竟然能躲过周玉海的子弹,身形穿过王卫国和李玉山的身旁,冲向了黑暗。

    “嘶嘶!”

    两声刀锋划过肌肉的声音,两位年轻的刑警,捂住自己的咽喉,慢慢的倒在地上。

    热血喷洒出来。

    “王卫国!李玉山!”

    周玉海看到两人咽喉处喷射出来的鲜红热血,不由得呲目欲裂,手枪的子弹,如同火山喷发一半,射向那人。

    “砰砰砰!”

    周玉海看到很多的警察冲过来。

    “快打120救人。”

    周玉海声嘶力竭的哭喊着,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追了下去。

    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战友,现在就倒在血泊之中,自己只有抓住这个吃人的恶魔,才能让战友的鲜血不能白流。

    周玉海发疯一般的追了下去。

    那人站在墙头上,仿佛在挑衅所有的公安战士,嘴里发出喋喋的怪笑,冲下墙头。

    周玉海毫不犹豫的上了墙头,追了下去。

    影子杀手的目的,就是要把龙海市的大部分警力都吸引到古雪县。所以,这个变态的恶魔,不惜杀害我们的公安战士。

    影子杀手在前面,周玉海在后面,再后面就是十几名警察在追。

    古玩城北面就是火车站,再往北就是是郊区,龙海市到古雪县的一级公路,就在这里通过。

    再往北,就是一座大山,叫千头山。

    影子杀手直奔千头山而去。周玉海紧紧地跟在不远处,双眼喷出分女的烈焰,他要替自己亲爱的战友报仇雪恨,自己兄弟的热血不能白流。

    影子杀手看着后面紧跟而来的一个男子,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狞笑。

    嘿嘿,你死定了。

    影子杀手手腕一动,一个制作精巧的喷雾装置,拿在手中,里面装的是奇毒无比的化尸水。

    “哈哈,去死吧!”

    影子杀手猛一转身,手里的化尸水,喷向周玉海的面门。

    欧阳志远的轿车,出了龙海市,沿着这条一级路,化作一道电芒,冲了出去。他已经顾不上超速的问题了。那人如果是影子杀手,周玉海就出在极端的危险中。

    欧阳志远的雅阁轿车,不一会就出现在交警大队的监视屏上。那辆轿车,就如同一道白发光,高速飞驰。

    “天哪,快看,那是什么车?速度这么快?立刻通知前面的巡警拦截。”

    一位交警勃然大怒,咆哮着站起身来。

    说话间,这个交警开始联系路上的巡警。

    “1号、3号、6号8号巡逻车,逼停那个超速的小子,不要放人,我们在后面,随后就到。”

    几位巡查交警,兴奋起来,开着警车,拉起了刺耳的警笛,旋风一般的在后面跟了上来。

    “那辆雅阁听着,你已经超速,请你立刻减速,停在路边,接受检查罚款。”

    一辆桑塔纳巡逻轿车,在很远就用高音喇叭,对着欧阳志远喊着,并慢慢的逼过来。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功夫给这些人废话,猛加油门,雅阁轿车发出轰鸣,如同电芒一般冲了过去。

    开巡逻车的交警吓得猛一打方向盘,桑塔纳巡逻车,擦着栏杆,冒着火花,歪倒一边。

    “变态呀,别让我抓住你,否则,老子扒了你的皮。”

    这位交警连忙倒回车,在后面高速追来。

    就这样,后面是七八辆警察一路狂追,前面一辆接着一辆的巡逻车不停地逼过来。

    这样不行呀,救人如救火。前面逼过来的巡逻车,虽然不敢直接撞过来,但他们很有经验的慢慢的逼过来,严重的影响着自己的速度,自己晚到一会,周玉海就增加一分危险的成分。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按下接通键。

    “志远,古雪县古玩城发生血案,和周玉海在一起的两位刑警被杀害,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你说的那个影子杀手,请你立刻支援。”

    电话里传来何文捷焦急的声音。

    “什么?牺牲了两位警察?”

    欧阳志远的心脏猛烈地收缩着,一种极其危险不安的感觉在自己的心头升起。

    和周玉海在一起的搭档,是王卫国和李玉山,两人身手极好,竟然为国牺牲了,以周玉海的热血性格,他绝度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和那个杀手拼命。

    可是,那个杀手,杀人不眨眼,周玉海又不是他的对手。只有自己快速的赶到,才能救下周玉海。时间就是生命呀。

    “何文婕,我正在去古雪县的一级路上,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心急如焚,再次猛加油门。

    “这个王八蛋疯了,立刻通知前面的收费站,升起拦车墙。”

    一位交警大声喊道。

    三公里外的收费站,接到通知后,立刻缓缓升起一座拦车墙。

    欧阳志远知道,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废话了,自己不能失去周玉海这个朋友。欧阳志远掏出电话,直接打到了周玉海老爷子的手机上。

    龙海市公安局接到古雪县公安局的求救,说是一位极其危险的恐怖分子,在古雪古玩城,杀害了傅山县两位年轻的警察,正在逃向千头山。

    龙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周茂航正在快速的派出武警和警力,亲自带队,赶向古雪县。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就在古雪县的古玩城执行任务,而牺牲的两位警察,就是儿子的搭档。

    儿子危险呀。这小子看到自己的战友牺牲了,肯定会拼命的。

    而那个冷血杀手的身手极高,虽然儿子是特种部队退役的,但儿子毕竟受过伤,就怕儿子吃亏。

    周茂航心急如焚的刚上一级路,就接到一个电话。

    周副局长打开电话,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这是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陌生的电话打进来,真是岂有此理。

    周茂航的电话,还是周玉海给欧阳志远的,说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给他父亲打电话。

    周副局长就想关上电话,但他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欧阳志远一看电话接通,立刻大声道:“周局长,我是你儿子的朋友欧阳志远,我现在正高速行驶在通往古雪县的一级路上,现在你的儿子正在追踪那个冷血杀手,情况极其的危险,我要去救他,你马上让公路上的巡警不要阻拦我,要快,否则,你的儿子就没命了。”

    最后几句话,欧阳志远已经有点声嘶力竭了。

    “欧阳志远!”

    周茂航大吃一惊。自己早就经常听到儿子提起欧阳志远,儿子说,自己交到了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叫欧阳志远。这人极富有正义感,身手高绝。

    傅山县的县长何振南很是欣赏他,正准备让欧阳志远进入县政府。

    后来,又听说,欧阳志远暴打了赵宗亿,就连自己局里的焦兴赞的儿子焦志增也打断了胳膊。

    打的好呀,周茂航知道,这两个家伙,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欧阳志远要去救自己的儿子,这些家伙竟然阻拦,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好,你快点去救玉海,我立刻命令他们停止拦截你。”

    周茂航立刻把自己警车上的话筒调到公路巡警的频道上,大声道:“我是副局长周茂航,所有的公路巡警听着,立刻停止拦截那辆白色雅阁轿车,立刻停止拦截,不许设置任何路障,让他畅通无阻,否则,立刻卷铺盖滚蛋。”

    公路上那几辆从后面狂追不舍的警车,一听副局长周茂航亲自下令,不需阻拦那辆白色雅阁,大家顿时一愣,连忙减速,如同泄气的皮球。

    最然他们纳闷,这辆车到底是谁?这么牛逼?副局长周茂航竟然亲自下命令不许拦截。前面准备再次逼停欧阳志远的那些警车们,也听到了副局长周茂航的咆哮,连忙把车靠在一边。

    上面早已传来消息,局长赵大山就要升迁到省厅,局长的职位,就是常务副局长周茂航的,现在谁敢惹他老人家生气。

    公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一听,连忙放下公路墙。公路拦截墙慢慢的向下收缩,但这时候,欧阳志远的雅阁,早已如同一道闪电,高速飞驰而来。

    “快!加快回缩公路拦截墙。”

    所有的人看着那辆白色的雅阁车,如同一道白光,狂射而来。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辆车完蛋了,公路拦截墙还有一米半的高度,一定车毁人亡。

    人们连忙闭上眼睛,拦截墙附近的交警,亡命一般的向一边逃去。

    欧阳志远知道前面有一个收费站,但他并没有减速,雅阁车子直奔收费站高速冲来。就在马上冲到收费站的时候,欧阳志远猛然发现,收费站前面竟然立起了一道一米多的拦截墙。

    我靠,不会吧?

    欧阳志远知道,即使现在自己刹车,也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刹车,一定会车毁人亡。自己不能死,自己还有爱自己的眉儿,还有爱自己的爹娘,还有周玉海要去救,还有赵大鹏在等着自己喝酒。陈雨馨、谢诗苒、何文婕、黄晓丽,这些都是自己的朋友,还有可爱的小一帆,等着自己来治疗她的双眼。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嘴里猛然发出震荡云霄的长啸,猛踩油门,雅阁轿车猛然一抬车头,腾空而起,发出震天的轰鸣,如同利箭一般,从拦截墙上面冲了过去。

    我靠,太变态了吧?这也能行?根本不可能呀?

    所有的交警和收费站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

    欧阳志远冲过收费站,连忙擦去脸上的冷汗。好险呀,真是危险至极。前面就是古雪县。

    欧阳志远快速的按了一下别再口袋里的那支签字笔的一个按钮,签字笔立刻发出嘟嘟的声音,小液晶屏幕上,一个亮点在跳动不停,向一个方向移动。

    这种能拍照录音录像,而且还能卫星定位的签字笔,是李大鹏在外国带回来的,这种笔是专门给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连锁店,专门设计的,功能极其的先进。

    在北方。

    欧阳志远高速的扑了过去……

    影子杀手猛地一转身,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古怪东西,对准了周玉海。

    周玉海虽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诡异的东西,但那个东西散发出来的杀气,让周玉海全身冰冷。周玉海知道,自己躲不过这种东西对自己的伤害,但自己也不是吃醋的,大不了,一块同归于尽,为自己的战友报仇。

    周玉海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这个冷血射手,就是一枪。

    “呯!”一声爆响。

    影子杀手根本想不到,对方竟然想和自己同归于尽。这家伙只气的嗷嗷爆叫,血红的双眼透出暴戾的寒芒。

    如果自己按下喷射化尸水的按钮,干掉对方,把对方化掉,但对方的子弹,也会穿透自己的胸口。这个家伙可不想和周玉海同归已经。

    影子杀手嘴里发出喋喋的怪笑,身形如同一道烟雾,闪开了周玉海的子弹,同时,周玉海也脱离了那个装置的喷射范围。

    “嘎嘎嘎嘎!”

    影子杀手发出如同猫头鹰一般的恐怖笑声,身形如同一道电芒,扑了过来,一只手突然就伸到了周玉海的咽喉。

    周玉海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人的手是怎样,从什么角度,伸过来的。

    影子杀手手指一紧,捏向了周玉海的咽喉。

    周玉海毕竟是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特种兵,身手极好,反应更是一流。周玉海猛一侧身,就想让过自己的咽喉。

    可是这个杀手,成名及早,杀人的速度快如闪电,周玉海的咽喉躲过去了,但这家伙的指甲猛然如同刀锋一般的划出。

    “哼!”

    周玉海一声闷哼,感到胸口剧痛,鲜血急射而出。

    一道恐怖的伤口,出现在周玉海的胸口上,如果不是周玉海闪得快,周玉海的心脏,就会被对方掏出来。

    “嘎嘎嘎嘎!”

    影子杀手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笑,嘴唇一张,用嘴咋啦咋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发出让人恶心的啧啧声。

    周玉海感到自己的血液在狂喷,手里的枪如同万斤巨石一般,双眼模糊,身体晃动不止。

    不,我不能死,我要替王卫国、李玉山报仇。

    “嘎嘎噶,去死吧!”

    那个影子杀手,狞笑着,扑了过来,手指再次划向周玉海的咽喉。周玉海嘴里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他拼尽了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举起了手枪,扣动了扳机。

    “呯!”

    虽然枪是开了,但已经失去了准头,子弹早已飞上了天空。

    “哼!”

    周玉海再次发出一声闷哼,胸口上,再次添了一道恐怖的伤口,鲜血狂喷,一头栽倒在地。

    影子杀手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情,这个人的身手很好,居然能躲过自己的两次进攻,这要是换了别人,咽喉早就被捏碎了。

    但这个人,还是要死。

    影子杀手狞笑着,张开十指,刀锋一般锋利的指甲,划向周玉海的咽喉。

    “嗷嗷嗷!”

    猛然然,远处传来一声毁云裂日的震天长啸

    “不……许……伤……害……我……的……兄……弟……”

    声音由远而今,第一个字还是老远,最后一个字发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影子杀手的面前。

    “好强劲的内力!”

    影子杀手脸色一呆,他迟疑了一下,眼中凶光一闪,指甲划向周玉海的咽喉。

    “王八蛋,你敢!”

    一颗石子发射出尖利的破空厉啸,打向影子杀手的眉心。

    影子杀手知道来人厉害,连忙一闪,石子发出强烈的轰鸣,擦着自己的耳朵飞过,激起的猛烈罡风,让自己的耳朵火辣辣的剧痛。

    一道人影闪电一般的射来,一掌劈向影子杀手的胸口。

    影子杀手嘎嘎的怪笑,也是一掌劈来。

    “轰!”

    一声巨响,两人对了一掌,欧阳志远一个跟头翻了出去,怀里已经抱着周玉海。

    欧阳志远连忙封住了周玉海的穴道,止住了狂喷的鲜血,快速的取出两颗药丸,送进周玉海的口中。

    影子杀手一见对方一个照面,竟然用计救走地上的敌人,不由的哇哇爆叫,身形化作一道烟雾,十指狂舞,竟然闪烁着十几道,刀锋一般的寒芒,发出嘶嘶嘶的声音,抓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