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激烈的交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章激烈的交锋

    吴成金一下子软了下来,连忙向赵丰年道歉道:“赵县长,对不起,是我该死,我以为又是那些该死的南蛮子打来的电话,我可不是骂您的,我这就去您家。”

    赵丰年铁青着脸,一下子卡死了电话。等到这一阵子过去,一定把吴成金撤了,让这个狗东西,到最偏远的牛角峪乡,去当副乡长。

    嘿嘿,骂人很爽是吗?骂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赵丰年又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崔德成打个电话,让他立刻到自己家里来。

    两天后,就要和台湾恒丰集团签字,何振南,你想的到美呀,招商引资,你能绕过经贸委和招商办?我只要找到台湾恒丰集团的董事长韩建国和他的女儿,走招商引资的正当手续,由经贸委的招商办来接待,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他又能说出什么话来?嘿嘿,何振南,和我玩,你还嫩了点。

    赵丰年的家,一夜没有熄灯,赵丰年和他的手下,包括主管开发区的副县长姬广元,他们把每一步的棋局,布置的天衣无缝,这十几个亿的投资,赵丰年是志在必得。

    何文捷带领着刑警们赶到龙海文化大街的古玩市场,见到了留守在那里的田文海,所有的刑警们,立刻对监控录像进行比对。

    何文杰知道,只要孙二瘸子来文化街古玩市场,就一定要经过静雅轩的门前,只要是找到孙二瘸子和谁接触过,就可以顺藤摸瓜,展开突破。

    另外几名刑警,直奔大观园古玩城的监控点,也是比对监控点的录像。

    刑警们都兴奋无比,案子陷入僵局好几天了,省厅已经开始督促,要求每天都必须上报案情。现在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五六个人一遍又一遍的仔细的比对着监控录像的每个镜头。

    旁边的田文海心里很是紧张,但这个人城府很深,表面上风轻云淡,没有一丝的慌乱。他始终和刑警们一起仔细的比对着,态度很是认真。

    整整一个下午,刑警们在焦急的比对中,苦苦的等待。

    但最终的结果,让所有的人大失所望,镜头里根本没有孙二瘸子的一丝踪影。

    何文捷死死的的盯着监控镜头,眉头紧皱,难道孙二瘸子没来文化大街的古玩市场?大观园古玩市场也没有孙二瘸子的消息。

    欧阳志远不会看错的,她知道,欧阳志远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那个年代,十字路口上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监控镜头。

    何文捷拨通了市公安局长赵大山的电话。

    “赵局,你好,请你把龙海市内一个星期之内的,所有监控镜头的录像资料,准备好,我派人去取。”

    何文捷大声道。

    “呵呵,小何呀,我这就让人准备好,但你也别累着,你要是累坏了身体,我怎么向你父亲交代?你父亲还不吃了我?”

    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和何振乾很熟悉。

    “呵呵,赵叔叔,你要是有人,就先帮我看看,特别是傅山到龙海市路口的监控录像里,有没有孙二瘸子的镜头。”

    何文捷这一阵子,累得要死。

    “好的,小何,我马上命令他们按照你说的去办,不过,监控镜头很少,整个龙海市,就只有两条路口有监控。”

    赵大山说完话,挂掉了电话。

    如果是最近几年发生这种案子,就会直接调出来每个路口的监控,进行辨认犯罪嫌疑人,但那个年代的监控镜头很少。

    田文海看着何文捷着急的样子,倒了一杯新茶,递到何文捷的手里,轻声道:“文捷,不要着急,看你嘴角上都起满了火泡了,身体要紧呀。”

    田文海的眼里,满是关心的柔情,带着一丝爱慕的炽热火花。

    何文捷接过那杯茶,一口气喝下,看着田文海道:“田文海,你这个位置很重要,你要仔细的观察每一个可疑的人员,发现问题,立刻向我报告。”

    田文海连忙道:“保证完成任务。”

    “田文海继续比对,咱们到大观园古玩城看看。”

    说着话,何文捷带着刑警们,奔向大观园古玩城。

    看着何文捷健美挺拔的英姿背影,田文海的眼里,那种压抑不住的炽热情yu,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烈烈燃烧。

    何文捷,我一定要得到你。

    龙海市郊区的一幢别墅下,胡志鹏手里拿着一件制作精美的青铜鼎,用放大镜仔细的看着青铜鼎上的纹饰和铭文,脸上露出贪婪的笑意。

    多么精美绝伦的青铜器呀,嘿嘿,古代王侯使用的东西,老子现在同样拥有,可惜呀,古代的美人,老子却不能拥有。

    胡志雕看着手中的这件青铜器,阴冷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狞笑,嘿嘿,想查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老子是谁?老子是横行天下的苍雕。

    这件青铜器虽然也是极其的精美,但和那42件青铜器相比,就不行了。

    这些青铜器要尽快的运出去,免得夜长梦多。

    局自己已经布置好了,嘿嘿,没有人能破了自己的局。

    胡志雕一摆手,一道影子仿佛凭空出现,站在胡志雕的身旁。

    “把这件青铜器,让人在古雪县的古玩市场抛出去,记住,要价一百万。”

    胡志雕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狞笑。

    影子接过那件青铜鼎,毫无表情的消失在门外。

    胡志雕要把何文捷所有的警力,都吸引到龙海市的古雪县。

    古雪县是龙海市最西面的一个大县,靠近铁路大动脉,和国家级的高速路,经济在龙海市,第二名。古雪古玩城,更是龙海市最大的古玩城。

    古雪县紧靠着北辛文化遗址,春秋战国时期,孟尝君就在这里建国,境内到处都是名胜古迹。

    只要那件青铜鼎在古雪古玩市场一露面,立刻就会引起古玩界的轰动,警方那上就会知道,所有的警力都会奔向古雪县,这样,自己就可以趁机运出那四十二件价值炼成的青铜鼎了。

    哈哈哈,等到这些青铜鼎到了香港,老子就洗手不干了。

    第二天,欧阳志远还没有醒,就被电话铃声惊醒,欧阳志远一看表,才五点,我靠,是哪个家伙在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老子决不饶了他。当他一看电话号码时,连忙起来,竟然是何县长的电话。

    “志远,马上陪我到开发区的工业园看看,我们要做好准备,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肯定要参观开发区的工业园。”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要去开发区的工业园,心道,副县长姬广元要倒霉了。自己昨天晚上,刚看过,投资两个多亿的工业园,简直就是个烂摊子,姬广元绝对有经济问题。

    欧阳志远看了看刚刚蒙蒙亮的天,连忙道:“何县长,你几时到?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开发区工业园前面见面碰头。”

    何振南微笑道,

    “好的!”

    欧阳志远连忙起床,他给李大鹏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李大鹏才接。

    “我靠,老大呀,这才几点,你老人家就给我打电话,你要陪我个漂亮的美人。”

    李大鹏差一点骂人,他要不是看到号码是欧阳志远的,早就破口大骂了。

    任何人都不喜欢,早晨被人在梦中叫醒。

    李大鹏正在做梦,梦见自己抱着一个美女,眼看着自己就亲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人嘴上,就被欧阳志远的电话惊醒了。

    “呵呵,李大鹏,你肯定在做春梦。”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

    “老大,你怎么知道我做春梦?快说什么事,我还得回到梦里,去找那个美女。”

    李大鹏抗议着。

    “制药厂的钱大发和崮山药材市场安康药行的老板安在喜的假药,调查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问道。

    “呵呵,你办事、我放……,不,嘿嘿,我办事,老大你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给你调查的一清二楚,资料和证据我都等着你来拿。”

    李大鹏得意地道。

    “好,大鹏,谢谢你,你从今天开始,暗中调查傅山县副县长姬广元的财产,包括他的行踪、情人和住房,以及最近和什么人接触,我要详细的资料。”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这些社会蛀虫,贪污腐化。

    “哈哈,老大,你什么时候能进入县政府呀,找机会,把我也调进去,让我找找当官的感觉。”

    李大鹏开起了玩笑。

    “嘿嘿,好,县政府还缺少个看大门的保安,你要是想来,我马上给何县长打电话,你起床后,就可以来上班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那啥……我还是到梦里去找我的美人吧。”

    李大鹏连忙挂上了电话。

    呵呵,有位无话不谈的兄弟,真好呀,嘿嘿。

    欧阳志远连忙洗刷,十分钟后,欧阳志远开着车,直奔开发区的工业园。

    就那个破工业园,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能看上吗?

    姬广元,你个王八蛋,你还真敢这样做。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几乎同时到达开发区工业园。

    “志远,昨天第一天到党校报到,感觉怎么样?”

    何县长看着欧阳志远,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那天晚上,欧阳志远到自己的家,何振南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雅阁轿车。

    现在私人轿车,几乎没有,欧阳志远怎么会有一辆雅阁?这车要比自己的桑塔纳好多了,这家伙哪里来的钱?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一般和自己说话,一边盯着自己的轿车。

    欧阳志远道:“还可以,何县长,你看我的轿车干吗?是不是想给我几张汽油票?我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在哭穷,微笑着在车的前台,拿出几张油票道:“拿去吧。”

    “呵呵,谢谢了,我可没钱买车,这是我女朋友的车,借给我用几天。”

    两个人说着话,开着车,进入了开发区的工业园。

    何振南当然不能问欧阳志远,你的女朋友是谁?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两个老汉,赶着一群羊,吸着旱烟,正在悠闲的走着,几百只羊在水泥路两旁的草丛中,吃着草。

    远处的草丛中,两只狗,嗷嗷叫着,在肆无忌惮的交配。

    何振南的脸色,在极度震惊之余,刹那间,就变得一片铁青,冷的如同万年寒冰一般。

    这就是投资两个多亿,建起来的开发区工业园?去年自己来视察的时候,开发区还干的热火朝天,现在这是怎么了?

    欧阳志远昨天是晚上看的,很多的地方,根本没有看到,现在天已经大亮,周围的环境,看的清清楚楚,到处是残埂断壁,荒草长的一人多高,稀稀落落的几家工厂,露出败落的情景,显然,早已人去楼空。

    越向里走,里面越是荒凉,其中几根电线杆,竟然已经折断。道路上,到处堆满石头砖头杂物。整个开发区,到处死气沉沉。

    何振南气的嘴唇哆嗦着,掏出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电话。

    “王书记,我现在,就在开发区工业园,请您赶过来好吗?您来看看我们的工业园,是什么样子。”

    何振南死命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说话的语气,却在颤抖。

    县委书记王凤杰正在家里的院子里,练习太极拳,猛然接到何振南的电话,而且听出何振南在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语气。

    大清早的,何振南在开发区工业园干嘛?

    这要是以前,县委书记王凤杰根本不理会何振南这个要求,但是,昨天晚上,两人已经绑在了同一条战船上了,王凤杰要重新考虑两人的关系。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面前的利益。

    何振南在开发区的工业园,肯定遇到了什么让他很愤怒的事情,难道他去视察开发区的工业园了?工业园一直由副县长姬广元负责的,原来的开发区主任病故了,这个位置,县委还没有安排好人,暂时由姬广元负责。

    县委书记王凤杰打电话给司机和秘书苏万声,三人快速赶向开发区的工业园。

    当县委书记王凤杰看到开发区的情景时,他的脸色比何振南还要难看,一头白发,根根倒数,嘴唇都在哆嗦。

    王凤杰对着秘书苏万声咆哮着道:“立刻通知县委常委、副书记和县政府所有的副县长,马上来开发区工业园开现场会,所有的人,都不能以任何的理由缺席,除非出差学习的,否则,就永远别来。”

    王凤杰暴怒了,吓得司机一哆嗦,苏万声连忙打电话。

    何振南看到王书记的车到了,连忙走过来打招呼:“王书记来了。”

    王凤杰看了一眼何振南,脸色阴冷着道:“何县长,你多少时间没来开发区工业园了?”

    何振南知道,王凤杰看到工业园这个样子,肯定会责怪自己,自己是县政府的直接责任人,开发区的工业园,现在弄成这个样子,自己要负主要领导责任。

    “王书记,对不起,我请求组织处分。”

    何振南的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王凤杰看到欧阳志远在自己面前检讨,请求处分,他心中的怒火,慢慢的平息下来。

    “小何呀,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开发区工业园,两个多亿呀,都干什么去了?就开发了这几座破厂子?就给人家台湾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看这种开发区工业园?如果是你,你还在这里投资建厂?如果这十几个亿的投资,因为工业园而流失,何县长,你第一个引咎辞职吧。”

    王凤杰说得十分的严厉。

    “大后天,台湾恒丰集团就要来签约,市里要来人,最低也会是副市长,省里和市里的的电视台更会来大量的记者,就给人家看这些吗?”

    王凤杰知道,市里来人,如果看到眼前的情景,自己这个县委书记,一定会受到处分,那个副市长的位置,自己还能想吗?

    何振南的冷汗下来了。

    “王书记,您好,现在补救,还来的极。”

    欧阳志远看着何县长被县委书记王凤杰训斥的低着头,连忙上来解围。

    王凤杰猛然看到,一位长得很阳光英俊的年轻人,上来说话,不由得冷哼一声,冷冷地道:“你是谁?”

    何振南连忙道:“王书记,忘了介绍了,这就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双手,去和王凤杰握手,并微笑着道:“王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你就是欧阳志远?”

    县委书记王凤杰,根本没有想到,能引来十几亿投资的欧阳志远,竟然这样年轻。

    王凤杰的脸色缓和下来,伸出右手和欧阳志远的双手握在一起。

    “欧阳志远,不错,很不错的年轻人。”

    王凤杰从来没有当面夸奖过人,今天破例了。

    “呵呵,王书记,谢谢您的夸奖。”

    欧阳志远连忙表示感谢。

    “说说你的看法,志远。”

    王凤杰看着欧阳志远道。

    “王书记,由下表面的现象,还是要做的,现在,立刻叫人,把整个开发区工业园的道路清理出来,禁止进来放羊,那些野狗野猫全部赶走,所有的杂草垃圾,全部清理干净,两边的墙壁,修理后粉刷,撤资不干的那些破旧的厂房,全部推倒,尽量把开发区的工业园的外貌,整理出来。特别是路两边的路灯,全部换成新的,倒地的电线杆,全部换下来。两天后,恒丰集团只是签字开发72群峰,他们不一定要来工业园看,而十几天后的红太阳集团,要投资建厂,他们一定会来工业园看的。”

    欧阳志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王凤杰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说得这些,今天立刻行动起来,县委常委和所有的副县长们,马上就来到,我要开个现场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台湾恒丰集团在没有签字前,他们绝对会来开发区看的。”

    欧阳志远一听王书记这样说,脑子快速运转,眼前猛地一亮,连忙道:“您是说,恒丰集团投资开发72群峰是次要的,而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来投资建厂,扩大电子元件的生产规模?”

    “呵呵,志远,你很聪明,不错,他们投资72群峰的8个亿的速度,会放得很慢,在投资过程中,会观察我们的信誉和办事效率,如果我们不能达到他们的满意,我敢说,他们立刻就会撤资。”

    王书记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心里明白了韩建国的意思了。这个老狐狸,真会耍心眼呀,逗我玩那?嘿嘿,你不是逗我玩吗。

    “呵呵,王书记,你这一说,我才茅塞顿开,恒丰集团真是不简单呀。”

    欧阳志远心道,王凤杰这人,更不简单。

    首先赶过来的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他的秘书马传武,紧接着,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也赶了过来。纪委书记张建设、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耿剑锋、组织部部长乔万春、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党组书记王左平、副书记邱少湖、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胡夫军,副县长姬广元、副县长魏广海,都坐着轿车,赶了过来。

    当主管开发区的副县长姬广元,接到电话时,立刻吓得脸色煞白,全身打哆嗦。县委书记王凤杰,怎么会突然要在开发区工业园开会?自己虽然主管开发区,但工业园一直由开发区主任病死的蔡大伟负责,自己怕个球?自己兼任开发区主任,是临时安排的。

    招商,招商,招商来的,都跑了,能怨自己吗?

    嘿嘿,所有的责任,老子都推到死人身上,你王凤杰能把我怎么样?

    再说,自己是赵丰年的人,赵丰年不会见死不救的,自己给赵丰年送了多少东西,嘿嘿,你王凤杰想干什么?想动我?赵丰年也不会答应的。

    副县长姬广元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快速的来到了开发区地工业园。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一听,县委书记王凤杰要在开发区的工业园开现场会,他就知道姬广元犯事了。自己曾经多次警告过姬广元,让他把开发区的工业园搞上来,手不要伸得太长,可是,这人太贪,办事不计后果。

    原来开发区主任蔡大伟没死的时候,蔡大伟做什么事情,他都干涉,当蔡大伟病逝后,他大权独揽,就开始肆意妄为起来。

    看来,这次,姬广元是凶多吉少。但愿姬广元不要乱说什么,否则……嘿嘿。

    当初,自己怎么会把这个笨蛋拉进自己的战斗序列里来?

    哼,姬广元,你是自作自受呀,看看你的开发区工业园,这是工业园吗?简直就是个乱石场。

    当赵丰年抬眼看到欧阳志远竟然站在县委书记王凤杰身后的时候,心里一愣。欧阳志远怎么会站在王凤杰身后?难道欧阳志远和王凤杰认识?

    赵丰年顿时警觉起来。

    不会是王凤杰和何振南要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不,不可能啊。

    王凤杰是一位极其聪明督智的人,不会犯这个低级错误的。

    所有的县委常委和副县长门看到现在的开发区工业园的模样,都知道,姬广元这次死定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赵丰年的战斗序列的人,都偷偷的看着赵丰年,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态度。但赵丰年面沉似水,显得很阴沉。

    “同志们,今天我们开个现场会,我首先向大家宣布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这个好消息。”

    王凤杰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让这些官员,摸不着头脑,今天不是说开发区工业园的事吗?怎么突然宣布什么好消息了?

    所有的官员虽然纳闷,但没有一个人出声。

    王凤杰的权威,不容任何人挑战。

    昨天早晨,县长何振南离开自己办公室后,王凤杰把电话打到了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的手机上,询问了有关台湾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投资的事情。宗鹏飞没有马上回答,在请示了市委书记周天鸿后,周书记让宗鹏飞如实的告诉给王凤杰,并指示王凤一定要万无一失的接待好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的人,力争投资成功。

    今天,王凤杰就要在这个现场会上,宣布这个好消息。

    “这个好消息就是,台湾恒丰集团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红太阳集团,投资五个亿,建设傅山县有机无污染的绿色果饮基地,一个亿开发石头城。”

    这个消息一宣布,所有的官员们脸上,都露出了极其惊喜的神情。

    好家伙,8个亿加上6个亿,就是14个亿的投资,天哪,14个亿,傅山县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大的投资?就是龙海市,也很少有一次投资14个亿的项目。

    赵丰年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已经开始布局,但他的脸上同样露出了狂喜的神情,他仿佛是刚知道的样子。

    “哗!”

    所有的官员都开始鼓掌,就是姬广元也激动的拍起手来。他知道,红太阳集团要建立果饮基地,厂房肯定要落户工业园,嘿嘿,五个亿的投资,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

    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王凤杰今天要拿他开刀,竟然还在做发财的美梦。这种人死到临头还在想着怎样贪污钱。

    “现在我宣布,成立专门接待这两个投资集团领导小组名单。”

    王凤杰现在表现的极其强势,他的任期就要满了,他决心借这次两个集团的投资,干净彻底的甩掉傅山经济倒数第一的耻辱帽子,让傅山老百姓过上真正的好日子,让傅山县,腾飞起来。有了这个政绩,那个副市长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赵丰年和何振南一听要宣布接待领导小组,两人的心都是一动。

    “接待领导小组组长,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负责,组员:由县委常务副书记邱少湖,宣传部长张成林,主要负责宣传,组织好电视台宣传的工作,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和欧阳志远五人组成。我和何县长在后面全力支持你们,不论哪各环节出了差错,不论哪个部门不主动配合,故意刁难,一经查出,领导责任人就地免职。”

    王凤杰的目光扫了所有人一眼。

    赵丰年一听,接待小组里面,有自己的两个人,宣传部部长张成林和经贸委主任吴成金,嘿嘿,加上自己就是三个,哈哈,天助我也。

    何振南听到欧阳志远也在接待小组里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就是欧阳志远不在接待小组里面,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还是听欧阳志远的。

    但剩下的领导们,根本不认识欧阳志远是谁?这个陌生的名字,让所有的人一愣,纷纷打听欧阳志远是谁?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

    王凤杰微笑着一指欧阳志远道:“他就是欧阳志远,这次14亿投资的引荐者,他现在就在党校的青干班学习,十五天后,就进入县政府工作,希望大家在以后的工作中,互相帮助。”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欧阳志远。人们都被欧阳志远的年轻,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位叫欧阳志远的小同志,年龄有20出头吧,这么年轻,竟然能引荐来14个亿,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14亿的投资,光是奖励的奖金,就会超过100万,天哪,100万。

    有几个人开始眼红了。那时候的100万,相当于现在几百万了。

    欧阳志远?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这家伙不是前一阵子,打断了赵丰年小儿子赵宗亿的胳膊的那位,当时挨打的还有焦志增、郑晓波。

    这家伙的背景绝对深不可测,打了赵宗亿,竟然没有任何事,真是牛逼呀。以后,要离这家伙远点,千万不要招惹他。

    “各位领导好,我叫欧阳志远,现在,在党校学习,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帮我一下,谢谢。”

    欧阳志远微笑着向大家打招呼。

    人们都连忙答应回应着。但赵丰年的那边人,没有一个人翻眼皮的。

    “同志们想一想,人家红太阳集团来投资,在哪里建厂呀?大家都一定知道,台湾的恒丰集团是生产什么的,他们是亚洲最大电子元件生厂商之一,他们很有可能也来建厂,生产电子元件,你们说,他们能相中这里的工业园吗?红太阳集团能看中工业园吗?如果他们看不中咱们的工业园,不在这里投资,我们的工作不是白费了吗?我们将会失去一次腾飞的机会。”

    王凤杰的语气在刹那间,变得很犀利,剑锋直指姬广元。

    所有的人终于明白,县委书记王凤杰在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姬广元身上。

    赵丰年在王凤杰的眼里看到了浓烈的杀气,他知道,姬广元完了。

    “现在我宣布,撤销姬广元同志开发区主任的职务,姬广元同志,将不再担任傅山县的副县长职务,现在,常委会举手表决。”

    县委书记王凤杰终于出手了。他的目的就是借机拿下姬广元,敲打一下赵丰年。赵丰年是常务副县长,主管工业,工业园就属于他的管辖范围,现在竟然管成这样,真让人痛心。

    王凤杰严厉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掠过所有人的眼睛。

    何县长、政法委书记耿剑锋、纪委书记张建设、组织部长桥万春、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县委常务副书记邱少湖,连同王凤杰,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茂田,没有举手。

    赵丰年这边,一直有四票的优势,就是赵丰年、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茂田的四票,而何振南在平时只有三票,自己一票、政法委书记耿剑锋、纪委书记张建设,两票,共计三票,县委书记王凤杰那边有也有四票,组织部长桥万春、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县委常务副书记邱少湖,连同王凤杰自己。

    一般的情况下,政协主席宋世兵都投弃权票。

    姬广元一看票数,脸色顿时煞白,嘴角猛烈的抽动着瘫倒在地。

    赵丰年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毕竟姬广元,属于自己的战斗序列。

    王凤杰看也不看赵丰年一眼,直接大声宣布:“票数过半,撤销姬广元副县长的职务和开发区主任职务,正式通过有效,纪委介入调查姬广元同志的问题。”

    今天,何振南和赵丰年终于领教了王凤杰的强势,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呀,行事雷厉风行,不带一点泥水,干净利索的就砍掉赵丰年的一条胳膊。

    “开发区主任,暂时由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兼任,现在举手表决。”

    王凤杰的这个提议,直接毫无争议的通过。

    县委书记王凤杰这次和赵丰年的对决,成为最大的赢家,他敲打了权力之心极重的赵丰年,警告了正要大展宏图的何振南,威慑了正要进入政坛的欧阳志远,打击了所有向姬广元这类的官员。

    王凤看了看手表,现在正好七点整。

    “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留下,立刻开始清理工业园容貌的工作,要在和恒丰集团签约前,把工业园整理好,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参加这期党校青干班的开学典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