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快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七章快滚

    嘿嘿,何文婕,我一定要追到你。

    这家伙的丑恶行为和自私心理,再次耽搁了案情的进展,最终导致,我国42件一级青铜器文物,被偷运到香港、澳门。

    何文婕和欧阳志远告别,留下两个警察,继续察看,自己带领刑警,去了龙海,他们要终点排查这两个古玩市场,看看孙二瘸子和什么人接触了。

    周玉海负责调查和傅山县相近的古雪县古玩市场。

    “欧阳大哥,今天上午我请客,水上人家饭庄。”

    周玉海笑呵呵的道。今天是来到周玉海的地盘了,水上人家饭庄,就在傅山水库旁边,窗外就是碧波荡漾的湖光山色,景色漂亮极了。

    “晚上吧,你们警察可有禁酒令的,这个错误不能犯。”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周玉海道:“咱们俩到小吃一条街去喝羊汤,嘿嘿,山泉水煮出来的小山羊肉,又鲜又嫩,加上辣椒油和香菜,泡个缸贴,给个神仙都不换呀。”

    “好,就到小吃一条街,晚上再到水上人家。”

    两人笑呵呵的坐上车,直奔小吃一条街。

    两人找地方停好车,周玉海在车里换了一身便装,和欧阳志远走进了小吃一条街。

    傅山县最著名的小吃,就是羊肉汤,有着天下第一汤的美名。

    傅山的山泉水,傅山的小山羊,再加上淳朴憨厚的傅山人,让所有来傅山县的远方客人,大饱口福。

    两人刚走进小吃一条街,股股让人馋延欲滴的浓烈肉香,就飘了过来,两人口水横流。

    “欧阳大哥,小吃一条最座著名的羊肉汤就是冯二羊肉汤。

    小吃街的街首,挂着几个大字——傅山羊肉天下第一汤。

    冯二羊汤,是一座两层小楼,小楼打扫的干干净净,窗明几净,很是宽敞。一个漆黑描金老招牌挂在正中,上写:冯二百年老羊汤,

    现在已经11点了,马上就要上人,两人来的正好。

    看样子,周玉海经常来,他带着欧阳志远直奔二楼,要了一个靠窗临街的单间,可以一边喝着羊肉汤,一边欣赏沿街的风景。

    由于是上午,两人都不喝酒,周玉海就要了2斤羊肉和汤,外加一斤缸贴,和凉调羊肝、羊尾、羊耳朵、羊蹄。

    不一会,两个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就把切好的羊肉和和汤,以及调料,都端了上来。

    一般的羊肉汤,都是服务员调好端上来,但是冯二羊肉汤不这样,他和老北京炸酱面一扬,在客人面前当场调制。

    羊肉和汤刚一端进来,股股香气四溢的肉香就弥漫了房间。

    “先生请看,这都是当年四个月大的小山羊的嫩肉,我们给你现场调制。

    女服务员带着透明的手套,快速的切着羊肉,而另一个服务员测开始向碗里加调料。

    四个月大的小山羊,肉质细嫩,肥而不腻。

    二斤羊肉,要搭配着吃才香,要有三分之二的腿上的精肉,配上三分之一的五花。服务员把一斤羊肉分成两碗,配上薄皮野辣椒熬制的红色辣椒油和碧绿的湘菜,加上两片解毒的蒜瓣。

    那位服务员,用大勺子舀起香醇白色、透着骨香的汤水,浇到调制好的羊肉上。

    碗里的羊肉汤,快速的旋转着,香气四溢,红色的辣椒油和碧绿的香菜点缀在上面,漂亮极了。

    “先生,请您们慢用。”

    服务员躬身退出单间。

    周玉海和欧阳志远看着服务员退出单间,两人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羊肉汤,口齿间立刻充满着一种浓烈的香气和辛辣。

    两个人不再客气,拿起烤的又酥又脆又香的缸贴,大嚼起来。

    真香呀。

    欧阳志远虽然精通烹饪,但这里的冯二羊肉汤,世代相传了几百年,他们有自己的独特配方。

    不一会,两人吃的满头大汗,但爽快极了。

    这时候,一位服务员走进来,手里的托盘里有这两条热气腾腾的白色毛巾。

    两人每人一条,擦去脸上的汗水。

    服务员退了出去。

    “呵呵,真是很有特点,老板很会做生意,这毛巾也是我们买下的?”

    欧阳笑呵呵的问,他并不是心疼买毛巾的钱,而是佩服这位店老板的精明。

    “不,毛巾是送的,用完之后,客人可以带走。”

    “呵呵,毛巾的钱,肯定在肉里,不过,这毛巾送的很及时,不错呀,呵呵。”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只有单间的人,才可以享受毛巾和当面配制汤水,下面大厅里,就没有毛巾的。”

    两个人正说着话,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长的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的家伙,走了进来。

    周玉海这几天,为了这件盗墓案,弄的很是紧张,特别是欧阳志远说的那个武功极高的杀手,连杀两人,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更让周玉海的精神蹦的很紧。

    现在一看一个长的十分凶恶的大汉,没有敲门,推门就走进来,吓了周玉海一跳。

    “你是谁,干什么的?”

    周玉海的口气十分的严厉。

    陆景顺本来就一肚子气,现在又被周玉海呵斥,他的火,再也忍受不住了,一双三角眼凶狠的瞪了两人一眼,冷冷地道:“这个单间是我们定下的,怎么会被你们占了,相识的,赶快滚!快滚!”

    周玉海和欧阳志远两人吃的正起劲,猛然听到这个家伙这样说,顿时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他娘的,这是什么社会,傅山县的刑警大队长请人吃个饭,都被人威吓,你说,老百姓还能活吗?这个狗日的真是找死。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没理会这个找死的家伙,两人继续吃着饭,啃着羊蹄和羊耳朵。

    你别说,羊蹄、羊耳朵和羊尾巴,做的还可以,别具风格。

    这个三角眼一看到对方竟然没有理会自己,不由的暴怒,三角眼一瞪,张嘴就骂:“妈个逼的,我日你妹,你们两个狗日的聋了,还不快滚……”

    他嘴里的滚字还没有说完,一只手掌如同闪电一般拍了过来,在自己的眼前无限放大。

    “啪!”一声响亮的脆响,如同放了一个炮仗,这家伙高大的身躯,就从敞开的门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狠狠地砸在走廊上。

    欧阳志远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文明人,更不喜欢打人,不喜欢暴力,就连读者也说,欧阳志远动不动就打人,哪有这样当官的?

    可是,你说对这种人,该怎么办?不吱声?当太监?报告公安局?

    切,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就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次傅山县举行的青干培训班,主要是抽调各个大乡镇的乡长和镇长,以及要求进步的各大局的青年干部,进行为期十五天的短期培训,目的就是转变思路,招商引资,把各个乡镇的经济搞上去,一举摘掉傅山县在龙海市经济倒数第一的帽子。

    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白水镇镇长赵宗彪、崮山镇镇长肖永成和东集镇镇长陆景顺,都来参加学习。

    这三个人都是赵丰年的嫡系。整个傅山县,没有人敢看轻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傅山的三个大镇的镇长,都是他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今天这三个人也是上午就到了,他们上午,一起拜访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傅山县委书记王凤杰,三个人向领导回报完了工作,本来想去喝酒,但下午要到党校报道,三个人就没有去酒店。

    赵宗彪在过去,只要来傅山新城,都会到冯二百年羊汤老店来喝羊汤。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那个房间,赵宗彪每次来,都要这个房间。

    今天他们三个人预先打电话,预定这个房间,可是没打通,他们虽然提前来了半小时,防止没有单间,但在路上却耽搁了一会。

    今天崮山镇镇长肖永成请客,东集镇镇长陆景顺快步上来占房间。

    东集镇在三大镇中,是最偏远的乡镇,东集镇镇长陆景顺脾气火爆,独断专行,在东集镇极其的强势,就连东集镇党委书记张学冬,都让他三分。

    今天陆景顺开着一辆桑塔纳,带着赵宗彪和肖永成来冯二羊汤店吃饭,但没想到的是,在十字路口拐弯处,一个喝的醉薰薰的老头,骑着自行车,一头倒在桑塔纳的前盖上。

    陆景顺开的不是很快,老头一倒,他急忙刹车,但老头还是被桑塔纳拱倒在地上。

    这时候,正是下班高峰,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围了上来。

    老头躺在地上,嘴里哼哼唧唧的不肯起来,也不知道伤着没有。交警过来的时候,呵斥了陆景顺。

    三个人好不容易才脱身。

    陆景顺本来脾气就很火爆,今天碰到这个倒霉的事,让他内心的火没有地方发泄。

    赵宗彪虽然看不起陆景顺,但他知道,陆景顺就是父亲手里的一条枪,父亲要用这条枪控制东集镇,打压东集镇的党委书记张学冬。

    张学冬是傅山县党委书记王凤杰的人,赵丰年和王凤杰两人虽然在工作中,互相配合,但也暗中互相打压,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和互相平衡。

    三人来到冯二羊汤店的时候,赵宗彪先让陆景顺上楼,去看看房间。

    陆景顺推开门,没想到,房间里已经有了人,而且被对方大声呵斥,这让陆景顺终于受不了啦,怒火爆发,不由得破口大骂。

    陆景顺在东集镇,对手下的人,张口就骂。山高皇帝远,他习惯骂人了,可惜的是,这是在傅山县城,碰到了刑警大队长和天不怕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哪里被人骂过?而且骂人的话,简直就不堪入耳。

    周玉海刚想发作,欧阳志远一掌早已把陆景顺拍飞。

    赵宗彪和肖永成点完菜,刚走到这个房间门口,一声脆响,一个人影在房间里飞了出来,狠狠的砸在地上。

    赵宗彪和肖永成两人下了一跳。

    陆景顺那里吃过这种亏,身子刚砸在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嗷嗷叫着,破口大骂:“你妈个比的,你敢打老子,老子找人弄死你。”

    说着话,又冲了进去。

    周玉海站起身来,轻蔑的看着陆景顺,冷声道:“找死。”

    周玉海说着话,一脚揣在陆景顺的肚子上,陆景顺一声惨哼,再次飞了出去。

    赵宗彪一看,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难看,身形一闪,一步跨进房间内,他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殴打自己的人,还有王法吗?

    当赵宗彪看到一脚把陆景顺踢出去的那人时,顿时一愣。

    “周玉海,你身为刑侦队长,怎么能随便打人?这位是怎么回事?”

    赵宗彪认识周玉海。

    刚把那个大汉踢出去的周玉海,猛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连忙一看,竟然是白水镇的镇长赵宗彪。

    赵宗彪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自己刚才踢飞的那个是赵宗彪的朋友。嘿嘿,赵宗彪,你就结交了这样嚣张跋扈的朋友。

    “呵呵,原来是赵镇长,我们正在吃饭,那个疯狗进来就狂吠咬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是谁呀?这么嚣张?如果你不认识他,我一会就把他弄进局子里,好好的认识一下。”

    周玉海虽然认识赵宗彪,但和赵宗彪没有什么深交。再说,赵丰年和何县长一直在明争暗斗,自己和赵宗彪也就没有什么来往。

    赵宗彪知道,周玉海是何振南的人,有些事情上,并不给自己的面子,现在明知道陆景顺是自己的朋友,还要装着不知道,拐着弯骂自己,这个王八蛋太过分了,竟然还威胁自己,要把陆景顺弄到局子里,真是岂有此理,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周玉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打的可是东集镇镇长陆景顺,他可是来参加傅山党校青干班培训的。”

    赵宗彪故意在威胁周玉海。

    “赵镇长,不会吧?陆镇长能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我们滚?而且进来就辱骂我们?”

    周玉海心道,他妈的,参加党校培训班怎么了?参加党校培训班,就可以随便骂人吗?只要骂人,老子照揍。

    “他确实就是东集镇镇长陆景顺,你要是把他打伤了,党校那边,就怕不好交代。”

    赵宗彪冷冷的道。

    这时,肖东成扶着陆景顺一瘸一拐的走进来,陆景顺两眼死死的盯着周玉海和欧阳志远,双目中,露出阴森森的怨毒寒芒。

    “嘿嘿,赵镇长,你不要威胁我,你要听听陆景顺进来的时候,二话没说,上来就骂人的录音吗?这种人真是欠扁。”

    周玉海说话间,拿出手机,按下一个键。

    电话里传来陆景顺的声音:“这个单间是我们定下的,怎么会被你们占了,相识的,赶快滚!快滚!”

    “***的,我*****,你们两个狗日的聋了,还不快滚……”

    周玉海的手机,是警察专用手机,里面有自动录音功能。

    “赵镇长,你听听,我们正在吃饭,这个叫什么陆景顺的人,上来就辱骂我们,如果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的上来就骂你娘,日你妹的,你能答应吗?”

    周玉海在故意骂赵宗彪。

    赵宗彪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可又说不出来什么,陆景顺的脾气火爆,赵宗彪是知道的,再加上,路上差一点碰死那个老酒鬼,内心肯定十分生气,在来到这间单间的时候,他发觉有人,就想把人威吓走,没想到,正在吃饭的是傅山县的刑侦大队长。

    这下踢到铁板上面了。

    “呵呵,这是一场误会,陆镇长,来,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傅山县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长周玉海周队长,这位是东集镇镇长陆景顺,呵呵,你们认识一下。”

    陆景顺一听对方竟然是傅山县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靠,不会吧,自己怎么会碰到这个变态的家伙,看来,今天这一顿,算是白挨了。

    两人看了对方一眼,最后,两人同时伸出了手,握在了一起。

    “周队长,后面的那位是谁呀?”

    欧阳志远听到周玉海喊对过这个人为赵镇长,就知道这个人就是赵丰年的大儿子赵宗彪,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

    “我叫欧阳志远。”

    欧阳看着赵宗彪,冷冷的道。

    赵宗彪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你说什么?你就是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