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杀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一章杀手

    小丫头的睡衣是露肩吊带式,属于白色的丝绸之类的半透明睡衣,阵阵淡雅的少女体香飘进自己的鼻子之中。

    刚刚经历了雨馨残酷洗礼锻炼的欧阳志远,在心里默念:老天呀,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韩月瑶亲了欧阳志远几口的同时,吓了一跳。

    “欧阳哥哥,你带的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小丫头说着话,伸手一捞。

    欧阳志远哪里敢让小丫头捞住?人家还是位小丫头,他连忙一转身,双腿夹住不听话的小欧阳,尴尬的道:“那啥?是我的钥匙扣,丫头,快下来,日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情景,让快速赶过来的韩建国和雨馨看的目瞪口呆。

    韩建国知道,自己的孙女平时对男人极其的讨厌,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见到向她示好的男人,小丫头如同被毒蛇咬了一般,甚至上前把爱慕她的男人,一顿暴打,揍得鼻青脸肿。

    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抱着欧阳志远亲脸?难道小丫头喜欢上了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了冲进来的韩建国老人和雨馨,却又不敢推开怀里的韩月瑶。

    因为自己两腿还夹着不听话的小欧阳。

    雨馨看着欧阳脸上左右四个,韩月瑶留下的红唇印,禁不住捂住嘴,笑了起来。

    外面赶过来的沈朝龙一眼看到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抱在一起,又看到他脸上的唇印,禁不住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

    我靠,欧阳志远太厉害了吧,这种小辣椒也能搞定?厉害呀,不过,有你欧阳志远受的了。

    “爷爷,您快看!”

    韩月瑶终于松开欧阳志远,跑到韩建国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兴奋地笑着。

    韩建国老人看到自己孙女脸上的伤疤,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变得光洁如玉,白里透红,比过去还要漂亮,这让韩建国大吃一惊。

    好灵验的中药!

    韩建国老人的脑子极其的灵活,他能在一件小事上,发现强大的商机。

    “志远,你这种药液生产了吗?”

    欧阳志远一听韩建国这样问,连忙微笑道:“还没有,韩老,这是我自己配置的中药,正准备生产。”

    萧眉那天和欧阳志远说过,正在联系山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准备和他们合作生产。

    韩建国老人一听,脸上顿时有点失望,不过在刹那间,就恢复了平静,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要这种药液的台湾代理权,要多少代理费,尽管开口。”

    韩建国老人亲眼看到,这种药恢复伤口的神奇价值,如果在台湾销售,价格绝对会比大陆的价格要高出数倍。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韩老,不过,还有一种药液,也要和这种药液,同时生产,那种药液的销量,要比这种药液还要高出数倍。”

    韩建国老人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采,他相信欧阳志远的话。

    “志远,是什么药液?”

    韩建国老人连忙问道。

    “驻颜膏!”

    欧阳志远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那个碧绿青翠的玻璃瓶。

    “驻颜膏?”

    雨馨一声惊呼,她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当然对驻颜之类的药物,是极其敏感的。

    “对,就是驻颜膏,现在,国内的明星为什么年龄到了六十了,还能看着好像三十多岁的样子,这些明星,每年都要到外国去注射羊胎素,一般的羊胎素每支10万,一个人的脸上最低要注射六支,就是六十万,如果我们的驻颜膏生产之后,完全可以代替那些外国的羊胎素,我们的驻颜膏是天然的中药配成,没有任何副作用的。”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韩建国老人是极其的兴奋,驻颜膏,天哪,整个台湾每年女孩子用的化妆品,要几千亿美元,要是自己取得驻颜膏的台湾地区代理权,别说自己在崮山投资几个亿,就是十几个亿,自己也是情愿呀。

    旁边的沈朝龙两眼开始冒光,看看人家韩建国老人,人家是什么脑子,一瓶药液,人家就能马上想到代理营销权,真是老狐狸呀。

    “呵呵,志远,我要山南省南州的代理权,代理费随便你要。”

    沈朝龙本来想要整个山南省的代理权,但沈朝龙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他知道,自己决不能在志远面前,太得寸进尺,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

    雨馨当然也不能免俗,她要了江南省省会京州的代理权。

    “呵呵,别光说不练,来,月瑶、雨馨,你们每人取一盆水来,试试驻颜膏的效果。”

    欧阳志远手里的药液,是自己配置的浓缩型,效果极好,萧眉就用过。

    如果生产,就要稀释做成膏状销售。

    两个小丫头一听要试验,两人早就冲进洗刷间,找来脸盆,端着水跑过来。

    欧阳志远道:“你们先洗脸。”

    两个小丫头的兴致极高,那个不喜欢自己永远的漂亮?看看人家那个六十岁的演员,现在竟然还能扮演十六岁的少女,而且演的还十分成功,羡慕呀。

    要是自己到了六十岁,看起来还那么年轻,还不幸福死了?

    两个小丫头,快速的洗过脸后,伸出来漂亮柔软的小手,欧阳志远在每个人手里滴入一滴药液,微笑着道:“均匀摊开,搓在脸上。”

    药液刚一滴在掌心,两人连忙均匀摊开,把药液搓在脸上。药液刚一沾到脸上的皮肤,一股极其清凉的舒服感,透过皮肤,刹那间传到两人的骨髓里,两人顿时感到神采奕奕,神清气爽,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

    天哪,真是舒服极了。

    韩月瑶夸张的呻吟了一声,这让欧阳志远联想非非。

    “呵呵,雨馨、月瑶,几天内,你们的肌肤就会变得很华润细腻,肤色很有光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太爽了,欧阳哥哥,等到你的产品制造出来,我要买上几瓶送给我的好友程琳琳。”

    韩月瑶高兴的跳了起来。

    程琳琳?

    台湾三栖玉女演员程琳琳,原来的世界选美小姐,亚洲的冠军?

    程琳琳的漂亮,是亚洲第一。

    “当然了,我的朋友都是极品美女,欧阳大哥,等到你的产品出来了,我请程琳琳给你当代言,保证不收取你任何的代言费。”

    “那好呀,月瑶,到时候,你可不能赖皮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那是一定的,我和程琳琳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肯定愿意。”

    沈朝龙看了看表道:“时间到了,再不去观日峰,就要看不到日出了。”

    众人一听,连忙开始准备。

    等到众人来到观日峰的时候,观日峰已经聚集了数百人。这时候,东方的天空一片鱼肚白,雾气蒙蒙。

    韩建国老人看着等待看日出的人群,脸上露出了微笑。呵呵,等到天柱峰开发成功,前来看日出的人,绝对会人山人海。山顶上的宾馆要正面向东,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口上,就能看日出。

    这时候,还是早春,山上有点凉,正在用dv拍摄的雨馨,感到有点冷。

    欧阳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雨馨的身上。

    “谢谢。”

    “快看,日出就要开始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东面的天空上,本来是鱼肚白一般的天空,在刹那间,露出一抹淡淡的金芒,顷刻间,那些鱼鳞一般的青色云彩,变得支离破碎,消失的无影无踪,露出了远处的湛蓝大海。

    一个耀眼的金点,仿佛历尽千年的岁月,艰辛跋涉,挣脱无数的约束,在海水里挣扎着向上升起。但是,一望无际的海水,仿佛不甘心那抹金点逃脱自己的约束,死命的向下拉扯。

    那抹金点,带着强劲的生命力,发出震天的轰鸣,猛地向上一跃。

    刹那间,金点就挣脱了大海的约束,发出万道耀眼的金光,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

    整个东方的天空,瞬间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彩霞满天。

    整坐山峰和每个人的全身都被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芒,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观看着这强大而磅礴的生命力,在冉冉的升起。

    雨馨把这日出的过程,都拍摄下来。

    这时候,整坐日观峰欢声雷动,人们赞叹着日出的强劲生命力。

    看过日出后,欧阳志远和韩建国老人、沈朝龙告别。

    韩老留在崮山群峰,要继续考察几天,而沈朝龙要他们设计院的设计师,来设计整个崮山群峰的旅游基础设施图。

    “欧阳哥哥,我会去看你的。”

    韩月瑶现在对欧阳志远是极其的佩服,哥哥哥哥叫的很亲密。

    欧阳志远和韩建国老人约好,三天后,和傅山县政府签约。

    欧阳和雨馨下山后,在朝云观外,等到了那位卖小米饭的老人。

    老人姓袁,和香妮一起把雨馨定的高粱煎饼卷和老咸菜、酱豆装在车上。本来雨馨定了十斤煎饼,但老人竟然给装了十五六斤。雨馨又拿出一盒巧克力,塞到香妮的小手里。

    欧阳志远本来再想去见师傅,但道童告知,说师傅已经出去云游,欧阳只得作罢。

    欧阳志远开着奔驰车,奔向崮山镇,他们要到石头城去接谢抗日的母亲马桂花,到龙海治病。

    天柱峰到崮山镇还有十里路,这段路全是盘山公路,一边是垂直的悬崖,另一边是万丈深渊。

    欧阳把车子开的很慢。

    “雨馨,收获怎样?”

    欧阳看着车,看了一眼陈雨馨。

    “很不错,欧阳大哥,真想不到崮山群峰中的天柱峰的景色这么迷人,要不是我们红太阳集团致力于果饮的开发,否则,我就要开发天柱峰。”

    雨馨看着外面的景色,脸上有点恋恋不舍的模样。

    “呵呵,雨馨,你的石头城开发之后,我估计,只要游客来崮山旅游,就一定会到你的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谷来,再加上石头城的温泉,你这个项目,将来的利润空间,绝对很大。”

    雨馨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看着欧阳道:“呵呵,这当然了,你看是谁投的资,一个亿的投资,我估计,用不了很长时间,就会收回来的。”

    “呵呵,我要是红太阳集团的总裁,我就再追加投资,直接开发崮山72群峰,顶多投资十个亿,就可以完成整个旅游开发项目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建设好以后,后期的投资就不会花费太多,而收益是长时间的,利润空间更大。”

    欧阳志远原来很想让雨馨投资崮山群峰的。

    “呵呵,欧阳大哥,人的精力有限呀,红太阳集团现在主要的精力就是把绿色有机果饮打进国际市场,别的项目,可是顾不过来的。”

    雨馨笑呵呵的道。

    “小心,前面有个之字形的急转弯。”

    陈雨馨小声提醒开车的欧阳志远。

    然而,急转弯的对过,一辆大型货车,如同吃人的恶魔一般,停在路口。远处的一块巨大岩石后面,一对血红冷酷的眼睛,透过望远镜,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开着的奔驰。

    “你死定了!”

    那人冲着远处的大型货车做了一个手势。车内一个蒙面大汉点点头,眼里露出了狰狞的诡笑。

    欧阳志远听到雨馨的提醒,不由得呵呵笑道:“雨馨,你放心,我的驾驶技术可是一流的。”

    说话间,奔驰轿车快速开进之字形的拐弯。

    就在欧阳志远的车子刚拐过这个弯道的时候,一辆大型货车,发出震天的轰鸣,猛然出现在奔驰的正前方,高速的疯狂冲了过来。

    雨馨一看到一辆大型货车恶狠狠的撞过来,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

    这辆车出现的极其突然,特别是车上蒙面司机的那一双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透出浓烈的杀气,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右边是悬崖峭壁,左边是万丈深渊。

    这辆大型货车,一定是有预谋的埋伏在这里的,有人想杀了自己。

    欧阳志远明白,只要自己迟疑一下,、或者减速停下,立刻就会被这辆大货车撞到万丈深渊。欧阳志远猛然一声大吼,猛加油门,并没有减速停下,奔驰车如同一道闪电,反而冲向大型货车。

    这段公路的路面很窄,只能刚好错开两辆车,而大货车正好占据着公路的中心,任凭欧阳志远怎样躲闪,都会和大货车撞在一起。

    货车上的杀手猛然看到奔驰车不退反进,高速而疯狂的冲了过来,顿时一愣。

    心道,麻痹的,这人疯了,这个人比自己还要疯狂。

    杀手为的是钱,但他也知道,自己要是没有命了,再多的钱也是白搭。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时候,两辆车的距离已经很接近了,欧阳志远已经看到大车司机那双狰狞的眼睛。

    欧阳志远和那个杀手司机,在疯狂的对撞中,比的就是不怕死的强大意志力。

    果然,火车司机杀手是怕死的,这家伙知道,以对方的高速,奔驰轿车一定会飞起来的,如果两车相撞,自己一定难逃一死。

    货车司机在最后的关头,两眼里露出了恐怖的目光,双手下意识的打了方向。

    欧阳志远的脑子极其的聪明,他绝对不会和杀手拼命的,他只是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手,让杀手出现错误。

    果然不假,这个杀手胆怯了。

    欧阳终于把握住了机会,就在杀手下意识的一打方向盘,欧阳志远猛打方向,奔驰车猛然侧立起来,只有右边的两个轮子着地,车顶擦着悬崖,冒着一溜火星子,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冲了过去。

    货车但其挨着巨大的惯性,如同一颗重型炮弹,摩擦着悬崖峭壁,做了一个蛇形运动,冲下万丈深渊。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猛烈爆炸,冲下深渊的大货车,发出猛烈的爆炸,火光冲天。

    就在货车冲下山谷的时候,一道人影从驾驶室里冲出。

    货车杀手看着深沟里火光冲天的货车,擦去脸上的血迹,破口大骂道:“比老子还要疯狂,这简直不是人。”

    货车司机看了正在爆炸起火的货车,身形一弓,就想逃走。

    “你走的了吗?”

    一声冰冷至极的声音,如同来自万丈寒冰下,在他背后传来,紧接着,股股浓烈的杀气,如同狂潮一般,高速的涌来。

    货车司机的身体一僵,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恐怖杀气让他不敢转过身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是谁指使你的?”

    欧阳志远的声音冷的如同刀锋一般,直刺这个杀手的心神。

    “嘿嘿,我能告诉你吗?”

    蒙面杀手定下神来,慢慢的转过身,他看到的是一位全身充满着浓烈杀气的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不告诉,你就得死。”

    欧阳志远说着话,瞬间释放出强大的威压和杀气,如同一座山峰一般压向那个蒙面杀手。

    蒙面名杀手的呼吸一滞,胸口顿时感到,如同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冷汗立刻湿透了全身。

    “嘿嘿,不说是吧,我会有一百多种的方法让你说出来。”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抬手,一根银针飞了出去,打进了杀手的胸口。

    杀手只觉得胸腔内,好象有几万只蚂蚁和蝎子,在疯狂的撕咬着自己的心脏,痛彻心扉。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杀手的嘴里发出,如同一只被活剥的野狗。

    “说,是谁指使你的。”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这个杀手。

    杀手的身体弯成一个大虾一般,在地上翻滚着,全身不住的疯狂的抽动着,冷汗直流,全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啊……啊……你杀了我吧!”

    杀手的双眼透出怨毒的恐怖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