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小蝌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章小蝌蚪

    西江村早起放羊的孙寿田老汉,赶着羊群,从那个土台子经过,他的羊群有六十一只山羊。老汉抽了一口旱烟,两眼眯着,哼着王大宝赶集的山南小调,惬意极了。

    现在山羊的价格,一路飙升,过去没人吃的羊肉,又回到了城里人的餐桌上。

    你说,现在城里的人,什么东西都敢吃。过去的羊肠,羊鞭和羊蛋什么的,都是扔了,或者喂狗,现在倒好,城里人竟然和狗争食,抢着吃这些脏东西,还说吃什么、补什么。简直是扯。羊脑吃了也没见谁多聪明!

    孙寿田一脸的鄙视,自己嘿嘿的笑着。

    “普通!”

    一声闷响在前面传来,一只怀了孕的母羊,凭空消失。

    这声闷响吓了孙寿田老人一跳,他连忙跑过来,一个黝黑黝黑的洞,出现在自己面前,黑洞里,隐隐传来,自己的那只怀了孕的山羊的惨叫声。

    胡志雕他们,由于匆忙,最后的一个盗洞,没有封好,老汉的山羊掉了进去。

    “是那个和狗日的,在这里闲的蛋疼,胡乱挖地洞。

    孙寿田看到洞口旁边,隐隐约约的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他拿起来一看,好家伙,这是一块青铜器的碎片。

    孙寿田的干儿子都在乡里的中学教书,自己在干儿子的书上见过这种东西。

    去年国家考古队,在西江村的南面,挖掘几个古墓群,自己见过这种东西。

    难道这是一个盗洞?

    孙寿田想到这里,立刻跑向西江村的支书孙天河的家里。

    西江村距离傅山县新城不远,属于新城派出所的管辖。今天夜里值班的是新城派出所指导员王志良。

    王志良接到报案后,立刻向傅山县公安局回报。

    然后,带着值班的警察,开着警车,奔向西江村。

    半个小时后,傅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周玉海驾驶着警车赶到,副局长崔德成也赶了过来。

    天亮后,龙海市文物局和考古队也赶了过来。

    经过一天的时间,通过对盗洞的勘探,龙海市考古队对外宣布,西江村发现大型西周王侯古墓群八座,但被盗墓分子偷盗了六座。

    这一消息,震动了整个山南省,山南省文物局和考古队下午就赶到了傅山县西江村的现场。

    山南省公安厅立刻责令刑侦一处处长何文捷尽快破案。

    这个新案子,让何文捷有点措手不及。自己一直在张岱和西江村附近布网,盗墓分子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作案,而且是一气盗了六座大墓,这是何等的张狂。

    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下令副局长周茂航亲自下来,协助省厅的何文捷办案。

    晚上,傅山公安局的会议大厅,灯火通明,会议室里的气氛,极其的压抑。

    身穿一身笔挺的警官服的何文捷,更显得英气逼人,英姿飒爽。

    她静静地坐在会议室主席台上最中间的位置。

    右边是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和副局长焦兴赞。左边是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副局长崔德成。

    首先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周玉海回报今天的案情侦破工作。

    经过一天的排查,西江村除了长期外出打工的工作人员外,大多数的村民都被问讯了一遍,但却没有见到孙福山和孙二瘸子。

    周玉海一下子就把这两人列为重点排查对象。

    但这两个人竟然凭空消失,查不到任何的踪迹。

    就在这时候,副局长崔德成怀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崔德成一看号码,是副县长姬文峰的儿子姬广元的号码。

    崔德成和姬文峰的关系很好,都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得力干将,两人走得很近。

    崔德成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耿剑锋,走了出来,按下接听键。

    “崔叔叔,我看到了欧阳志远了,他今天在天柱峰上打了我和柴正山,你想办法替我教训一下这个王八蛋。”

    崔德成一听欧阳志远在天柱峰,他的眉毛一挑,两眼顿时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他挂上电话,脑海里出现了赵丰年暴怒的眼神。

    欧阳志远那天打了赵宗亿,事后,堂堂的公安局副局长崔德成被赵丰年骂的狗血喷头,并指示他,一定要想法把欧阳志远手里那段视频的录像带销毁。

    崔德成暗中派人到文化街欧阳志远的家里搜查,没想到,被欧阳宁静在夜里揍的鼻青脸肿,差一点没回来。他这才知道,欧阳志远家里还有高手隐藏。

    嘿嘿,欧阳志远竟然在天柱峰,真是找死呀,那可是一个杀人的好地方。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了狰狞的诡笑。

    崔德成拔了一个神秘电话,压低声音道:“做了他,你的账户上会多出20万。”

    ……………………………………………………………………………………………………………

    陈雨馨有个早起的好习惯,五点半的时候,她醒了,在她还没有睁开眼的时候,她就感到自己躺在一个很温馨柔软宽阔厚实的怀抱里,这怀抱让她感到很安全温暖。

    但女人的本能让她吓了一跳,她挣扎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睡的极其香甜、如同婴儿一般恬静的英俊面孔。

    这一刹那间,欧阳志远的睡容拨动了雨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弦,一种强烈的母爱竟然弥漫在自己的心头。

    雨馨没有太大的慌乱,他相信欧阳志远并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如果自己没有这种直觉,自己也不会让欧阳志远陪自己来到天柱峰。

    雨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此时的她,就想躺在欧阳的怀里,永远的不要起来。

    欧阳志远在陈雨馨醒来的一刹那,他也醒了,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怀里雨馨柔软幽香的娇躯,是那样的温润,这让他却有种如同做梦一般的感觉。

    欧阳志远这时候,也是极其的尴尬,他醒也不是,继续装睡也不是。

    雨馨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欧阳志远的脸,她更不敢再乱动。

    而欧阳志远的意志,在猛烈的挣扎一阵之后,欧阳想到了自己的眉儿,欧阳的冷汗一下子把后背湿透,他一咬舌尖,一阵剧痛在舌尖传来,让他清醒过来。

    雨馨的内心叹了一口气

    “小丫头,快起床了,晚了就看不到日出了。”

    欧阳伸出手,轻轻地捏住了雨馨小巧的鼻子。

    雨馨连忙睁开眼,装着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看着欧阳志远,嫣然一笑,红着脸连忙那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爬起来。

    雨馨的笑,美丽极了。

    欧阳志远有点后悔了,嘿嘿,真是个漂亮的丫头。

    两人互相看着,停留了几秒,然后都笑了。这一笑,把两人之间的尴尬笑的无影无踪。

    “干什么雨馨?傻笑什么?快去洗涮,咱们到日观峰去看日出。”

    欧阳站起身来,若无其事的伸着懒腰。

    雨馨偷偷地瞟了一眼欧阳志远原来坚硬的地方,她看到,欧阳志远那个地方竟然有一小片湿润,这一下让雨馨吓了一跳,一声惊叫,跑向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一见雨馨逃掉,连忙低头一看,顿时尴尬不已。

    我靠,不会吧,自己记得没有磅礴喷发呀?难道是自流井里的小蝌蚪跑出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跑到洗涮间,洗了洗,换好衣服。

    这时候,人们都已经开始起床,晚上在天柱峰留宿,目的就是看这比泰山还要壮观的日出。

    雨馨跑回自己的房间,冲向洗刷间。

    天哪,不会怀孕吧!死欧阳、坏欧阳,你那个阀门,难道不能关上?难道里面的闸板脱落了吗?

    这可怎么办?不会爬进去吧。

    自己可在网上看过,一个外国女人在用泳池里洗澡,一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了。那个外国女人就和游泳池打官司,后来竟然打赢了。

    雨馨红着脸,洗刷之后,换上了一套米黄色的套裙,把湿润了的内衣装进塑料袋内。

    欧阳志远换好衣服后,刚走出自己的房间,韩月瑶的房间里就传来一声震天的尖叫。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不好,韩月瑶不会被虫咬了吧。

    天柱峰山上有很多的蝎子蜈蚣毒蛇之类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被咬到。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冲向韩月瑶的房间,一脚踹开房间,一眼看到韩月瑶穿着睡衣,正在一面镜子前大叫着。

    韩月瑶一夜并没有睡的很踏实,她担心自己的脸是否能留下伤口。自己还没见过不留伤疤的灵药,他对欧阳的医术和药液,一直在怀疑。

    当她早晨醒过来之后,顾不上穿衣服,就跑到镜子面前看自己的脸。

    当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精致绝美的漂亮脸蛋时,韩月瑶忍不住惊喜的尖叫起来。那道伤口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不出一丝一毫,整张面容变得白里透红,泛着一种好看的健康红润光泽。

    天哪,这也太神奇了。

    门一声巨响,被人踹开,欧阳志远冲了进来。

    “欧阳哥哥,我爱死你了!”

    韩月瑶如同旋风一般冲了过来,抱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就不丢,伸出红润的小嘴,狠狠地在欧阳志远左右脸上亲了几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