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最后一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三章最后一针

    欧阳志远一愣道:“道童,你家观主认识我吗?”

    小道童道:“肯定认识,不然我家观主叫您干嘛?”

    欧阳志远道:“那你带路吧。”

    两人随着小道童进入偏殿,小道童对着雨馨道:“女施主,请您在此等候,这位施主随我来吧。”

    雨馨点点头,欧阳志远随着小道童进入内殿。

    进门后,小道童退了出来,关上门。

    “呵呵,孩子,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欧阳志远刚一进入内殿,一位皓眉须发、仙风道骨的老道人,从后面缓缓地走过来。

    “道长您好。”欧阳志远连忙向老道人问好。

    老道人一双眸子,精芒一闪而没,来到一个蒲团上,坐下来,慈祥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慈祥的面容,不仅一愣,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老道人,但又一时想不起来。这就让欧阳很奇怪,自己只要见过谋个人一面,绝对不会忘记的,自己怎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位老道人?

    老道人说等自己很久了,难道老人认识自己?

    老道人看着欧阳志远疑惑的表情,微笑不语,右手却闪电一般做了个的动作。

    这一个动作做出来,欧阳志远不由得大吃一惊,内心狂跳。

    老道人做的这个动作竟然是五行太乙神针的起手式——金针穿引。

    太乙五行针可是五行门中的最绝密的针灸针法,每一代弟子中,只有最杰出的两位弟子能得到这套针法。

    当年父亲在江南的五行门中,父亲和他的师兄齐凤云共同获得这套针法,可惜的是,由于战乱,父亲的师傅孙金针老人在获得针法的时候,36手金针法就已经残缺不全了,缺少了最后最重要神奇的一针,那就是最后一针——五行归一针法。

    孙金针老人,极其喜欢欧阳宁静,本来打算把五行门的掌门位置,传给欧阳宁静。但欧阳宁静生性淡泊,并不想做这个掌门职位。大师兄齐风云一见师傅想把掌门之位传给欧阳宁静,不动声色的设计陷害欧阳宁静,致使欧阳宁静离开五行门。

    临行前,师傅孙金针把残了的半招五行归一的针法,传给了欧阳宁静。

    欧阳志远从父亲那里学到了这半招的五行归一针法后,想尽办法,结合了父亲和自己的医术心得体会,补齐了36手太乙五行针的针法,但补齐的最后一招,毕竟不是原来的那招,效力明显完不成五行针法的转换效果。

    眼前的老道人竟然会太乙五行神针?这怎么可能?老人难道是五行门的人?

    “看好了!”

    老人家一声低喝,右手的指法快速的变幻。针法从金系针法开始,快速的演化到木系针法,水系针法、火系针法、土系针法。

    老人家的针法比欧阳志远从父亲那里学到的针法,更加精妙,只看得欧阳志远如痴如醉。

    “记住了——五行归一!”

    老道人大喝一声,双手十指狂舞,五根银针在双手之间如同电芒一般,一闪,在刹那间消失。

    欧阳志远的两眼露出了及其震惊的眼神,天哪,自己竟然在这里见到太乙五行神针的最后一招——五行归一,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最后的五行归一,竟然是要双手使出来,左右手互相配合的,怪不得自己和父亲研究了多年,就是没有领悟到五行归一的精髓。

    欧阳志远顾不上多想,微微的闭上眼睛,把最后一招五行归一刻在脑海里,双手不自觉的演练起来。

    老道人看着欧阳志远在演练最后一招,而切竟然有七分的相似,不由得暗暗点头。

    欧阳志远一遍又一遍的演练,最后,手里多出了五根银针,五根银针电芒闪烁,针尖划过道道的的神秘弧度。

    半个小时后,欧阳一声长啸,双手一合,五根银针消失不见。

    老道人看到欧阳志远把五行归一练得越来越纯属,脸上露出极其惊奇的神情,自己当年练这招,可是练了一个多月,现在欧阳志远在半个小时之内就领悟了,好,子哦几一生没有传人,现在终于找到传人了。

    “师傅再上,请受徒弟一拜。”

    欧阳志远趴在地上,砰砰砰的给老道人磕了三个响头。

    “哈哈,想不到我魏半针,今生还能收到一位这么绝顶聪明的徒弟,哈哈哈。”

    老道人哈哈大笑着受了欧阳志远的三个头。

    “起来吧,小子。”

    魏半针坐在一个蒲团上,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什么?这位老人家就是魏半针?自己父亲的师叔?这怎么可能?自己竟然认了父亲的师叔为师傅,这以后怎么称呼呢?

    欧阳志远爬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在魏半针的身旁,欧阳有很多的话,想问自己的师傅。

    “呵呵,小子,你有很多的话要问我是吧?”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师傅,我现在感到自己在做梦一般?您怎会认得我?我好象在哪里见过您?您怎么会知道我要来崮山?您是我父亲的师叔,呵呵,我又认了你做师傅,以后怎么称呼呀?”

    欧阳志远问了一大串问题。

    “呵呵,小子,我当然认识你,我在文化街经常见到你,上次你用太乙五行针救治一个老头,我一眼就认出你的来历出身。按照你的年纪推算,你肯定是我师弟孙金针徒弟的孩子,我在龙海隐居,只有孙金针知道,你父亲来龙海,肯定是受了孙金针的嘱托,来寻找太乙神针最后一阵的。虽然你的医术是你父亲教的,但是,你并不是他的徒弟,我收你为徒,是看中你具有侠义心肠的正直人品和绝顶的聪明,你就叫我师傅,和别人无关。记住,咱们见面,我传你五行针的最后一针,这件事,你要烂在肚子里,不能告诉给任何人,就是你父亲,都不能告诉,如果你不遵守,会给你惹来滔天大祸,切记,你能做到吗?”

    魏半针神情凝重的看着欧阳志远。

    整个五行门的人,都知道,太乙五行针的最后一针早已失传,如果有人知道欧阳志远会最后一针,五行门绝对不会放过欧阳志远,一定会逼迫他拿出最后一针的。

    整个江南省的中医界,都是五行门的天下。

    欧阳志远看到师傅说的凝重,连忙点头道:“师傅,您放心吧,我不会和任何人吐露半字的。”

    “记住,五行归一这一针,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绝不能用,所救之人,一定要是为国为民的英雄和善良的百姓,在用针的时候,绝对不能让外人看到。”

    魏半针的眼神,猛然变得严厉起来。

    “我会记住的,师傅。”

    欧阳志远恭敬的道。

    “这本是五行门医术的总纲和药方,以及我毕生的心得体会,一并送给你,你要好好的参悟体会,我看你印堂紫光升腾,直冲紫府,你动了官星,小子,记住,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百姓,好好的去吧。”

    魏半针说完话,身形一转,消失在大殿中。

    “师傅……”

    欧阳志远还有很多话要和师傅说,但老人家的性格极其古怪,已经离开。

    欧阳志远看着手中的医书,好像做梦一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老一代的事情,欧阳志远隐隐的听到过父亲说过。

    孙金针和魏半针的那个年代,正是日寇踏进中国的时期,战乱很厉害,五行门的太乙五行针的最后一针,就是在那个时期失传的。

    孙金针和魏半针的师傅孔真子,极其的爱国,他率领五行门的弟子参加了抗日部队,身为大师哥的魏半针,就跟在师傅孔真子的身旁。

    孙金针是名门望族神医家族出身,聪明绝顶,他学医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家族的医术,并没有参加抗日,一直在五行门之中。

    在一次战斗中,孔真子不幸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老人在牺牲前,把五行门的医术总纲和秘方,交给了魏半针。

    但整个五行门都一致拥护势力很大的孙金针做了五行门的掌门,他的家族派人逼迫魏半针交出医术总纲和药方,并开始追杀他,魏半针不满孙金针家族的做法,离开了部队,隐姓埋名,逃到龙海,参加了龙海抗日的八路军115师,做了军医。

    解放后,他就隐居在龙海崮山镇的朝云观。

    老人的医术极其高明,他知道,五行门自己肯定不能回去了,中国的医术精粹,决不能失传在自己的手里,他一直想找个传人,想不到,在龙海的文化街,碰到了欧阳志远在救人。

    让他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是孙金针的徒弟欧阳宁静的儿子。

    魏半针一直在考察欧阳志远的人品,他发现欧阳志远不光嫉恶如仇,而且心地善良,聪明绝顶,再加上有医术的深厚功底,他就打算把自己毕生的医术传给欧阳志远。

    正巧他发现,欧阳要来崮山,他也回到朝云观。

    老人的化妆术很是高明,就是欧阳志远现在看到的浩眉须发的魏半针,并不是老人的本来面目,五行门的养生术和驻颜术极其的高明,如果老人不化妆,他的容貌,就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

    孙金针的家族,一直没有放弃追杀寻找魏半针,所以,魏半针在江湖上出现,都是那副浩眉须发的老人的样子。

    欧阳志远愣了一会,连忙把书贴身藏好,在小道童的带领下,来到偏殿。这时候的陈雨馨还沉醉在偏殿的壁画之中。

    整座偏殿的墙壁上,画的都是真武大帝寻道求仙的过程,画工极好,人物的形象栩栩如生,和泰山岱庙的壁画,不分上下。

    两人离开朝云观,开始攀爬天柱峰。

    朝云观到天柱峰的百米悬崖之间的路,全是古人留下的一条一米左右的青石台阶,青苔斑斑,曲折回环,好像泰山的十八盘一样,极其的险要。

    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天柱峰的百米悬崖下。

    天柱峰的百米悬崖,地势极其的险要,要想到达峰顶,必须攀爬这百米、接近70度的陡峭悬崖。

    如同明镜一般的悬崖上,古人留下了一道锈迹斑斑的粗大铁锁链。粗锁链连接着粗大的铁棍,铁棍死死地嵌进悬崖的裂缝中。

    高大的悬崖上,隐隐刻着四个大字:抗日救国。

    这四个字,历经数十年的风雨侵蚀,早已锈迹斑斑。

    朝云观在过去,曾经驻扎过115师的八路军,陈毅大元帅,当年的总部,就在傅山崮山镇。

    人们攀爬这一百多米的悬崖峭壁,必须一只手抓住铁锁链,脚蹬峭壁上人工开凿的小窝坑,另一只手死死地扣住上面的窝坑,如同壁虎一般,慢慢的向上攀爬。

    解放前,这里的马子土匪,个个练就一身好武艺,每个人扛着近百斤的麻袋,攀爬这铁锁链,如同玩的一般。

    陈雨馨看着眼前的百米悬崖,只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吃惊的样子,不由得呵呵笑道:“雨馨,你放心,我一会把你背上去。”

    雨馨脸色一红,想起来在去石头城的路上,欧阳背着自己的情景。

    “呵呵,先吃饭,吃过饭,游览白水大瀑布,然后攀登天柱峰,在天柱峰上过夜,明天返回。”

    欧阳志远这一说吃饭,陈雨馨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早晨在虎子家吃的早饭,早就消化完了。

    天柱峰的旅游还没有形成规模,游人不是很多,这个地方没有饭店。但有很多的聪明的农民,早就知道游人的钱好赚。

    这时候,几位老农民跳着担子,沿着青石台阶,唱着山歌,攀登上来。

    歌声悠扬古朴,仿佛在很远的时光中传来,带着历史的沧桑,让人遐想不已。

    其中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白发白须,满面红光,跳着担子,手里领着一位六七岁的小丫头,慢慢的走上来。

    小丫头长的很是漂亮,穿着红棉袄绿裤子,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如同清泉,清澈透明,一双羊角小辫,随着台阶,左右摇摆着,漂亮极了。

    挑担子的老人,漂亮的小女孩,背后是飘渺的云海和灿烂的花树,很是好看。

    雨馨的dv机一下子扑捉到这个美丽的画面。

    老人和小女孩来到山崖旁的一个平台上,笑呵呵的大声吆喝着:“开饭了,又香又甜的绿豆米南瓜稀饭、香酥可口的柴火高粱煎饼果子、又纯又糯的老咸菜、香辣的酱豆子,快来吃呀。”

    老人吆喝着,打开一头的大瓦罐,一阵香醇的小米饭香,飘了过来。

    这个平台肯定是过去上山人的临时休息场所,有很多的青石凳子和青石桌子,上面被摩擦的油光瓦亮,看样子,这些青石桌子和凳子,已经有很长的岁月了。

    “欧阳大哥,真香呀。”

    陈雨馨顿时饥肠辘辘,早已忍不住跑了过去。

    欧阳志远提着背包,走了过来。这时候,还没有攀爬天柱峰的游客,都走了过来。不一会,又有几位农民兄弟,挑着担子走上来,纷纷打开盛满稀饭的瓦罐和提篮。一时间,整个平台散发着浓郁的小米饭南瓜汤的香气。

    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大声吆喝着道:“纯绿色无任何污染的有机食品了,快来品尝呀。”

    欧阳和陈雨馨来到老人面前,捡了一个石桌坐下来。

    “大爷,来两碗小米南瓜稀饭,所有的菜都来一份,再来两份高粱煎饼卷子。”

    欧阳微笑着道。

    “呵呵,好的,年轻人。”

    老人一边笑呵呵的给欧阳盛稀饭,这次,陈雨馨没有让欧阳拿出包里的碗筷。

    那位漂亮的小女孩,伸出白嫩的小手,帮着老爷爷拿出烤的整整齐齐的高粱煎饼卷子,递给陈雨馨,小声道:“给你煎饼,姨姨。”

    雨馨看着漂亮的小女孩,接过煎饼后,早已把小女孩抱在怀里,狠狠地在小女孩子的脸上亲了一下道:“呵呵,你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被雨馨亲的咯咯直笑,脸色红红的道:“姨姨,我叫香妮,姨姨,你也很漂亮。”

    “呵呵,香妮,你更漂亮。”

    陈雨馨连忙在包里拿出一合包装透明的巧克力,塞到小女孩胖乎乎的手里道:“香妮,姨姨给的,拿着。”

    香妮看着手里的巧克力,知道这是好东西,他在村里电视室里的电视里,看到过巧克力,但没有吃过。

    香妮看着巧克力,又回头看了老爷爷一眼,小声道:“谢谢姨姨,老爷爷说过,不许要陌生人的东西。”

    “呵呵,谢谢闺女了,小孩子不能惯坏的。”

    老人说话间,把欧阳要的饭菜,都盛好,放在石桌自上。

    “老人家,您的身体真好,您老高寿八十了吧,这是您重孙女吧。”

    欧阳志远接过老人盛好的小米南瓜绿豆稀饭,喝了一口,一股又甜又香的甘醇饭香,在刹那间充满着自己的口齿之间。

    很久没有喝到这种纯正的农家饭了,现在城里的稀饭,喝到嘴里,一嘴的饭渣滓,已经没有任何的味道了,还是农家的饭香呀。

    老人笑呵呵的道:“年轻人,你真有眼力,我今年正好八十了,这是我的重孙女,现在年景好,我还有一位耳不聋眼不花的老娘,我们家现在是五代同堂,呵呵。”

    五代同堂?真不错呀,现在农村的空气好,没有污染,有很多老人能活到一百多岁,但城市里已经不行了,污染严重,地沟油、苏丹红、三氯氰胺、毒食品太多,很多的人都活不到50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