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我叫谢抗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章我叫谢抗日

    “欧阳叔叔,雨馨姐姐,快来洗手。”

    虎子跑到门旁的一个青石水槽旁边,伸手把一个木塞子拔出,一股清澈的泉水,喷涌而出。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看着这股泉水,两人都惊呆了。

    这也太天然了吧。

    虎子伸手在旁边的石匣子里掏出两枚皂角,劈开两半,递到欧阳和雨馨手里。

    山里的人洗手都不用肥皂,而是用这种皂角树上结的果实,这可是纯天然的植物洗涤用品。

    两人笑呵呵的用皂角洗了手,股股植物的淡雅清香,缭绕在手上,久久没有散去。

    这时候,虎子拉着奶奶走了过来,让奶奶坐在水槽子旁边,虎子撩着泉水,用皂角开始给奶奶洗手。

    虎子的奶奶看着虎子,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一下,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老人家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吧,竟然有一口一点都没坏的牙齿,真是难得呀。

    干净利索的虎子娘,不一会就炒出了几个菜,整个饭桌顿时香气四溢。

    众人刚一坐下,虎子的奶奶从怀里掏出一只漂亮的小老虎鞋子,笑呵呵的道:“看,宝儿的鞋子。”

    傅山县的农村,孩子没有出生前,家里的父母都会给孩子准备一双辟邪的老虎头鞋子,鞋子全部用七彩锦线,由妈妈一针一线的绣成。

    “好漂亮的鞋子。”

    陈雨馨看着老人家手里的老虎头鞋子。

    “娘,吃饭了,收起宝儿的鞋子吧。”

    虎子娘微笑着看着婆婆。

    老人十分珍爱的把鞋子又藏进怀里。

    这时候,旁边的黄豹猛然发出欢快的叫声,身体旋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我爹爹回来了。”

    虎子大叫着,跟着黄豹冲了出去。

    “爹爹!”

    一位五十出头的红脸魁梧高大的中年人,手里拎着一杆猎枪,背着几只野兔和一个帆布做的褡裢,走进来。

    虎子一下子扑进中年汉子的怀里。

    “爹爹,你回来了,你累吗?快洗手吃饭。”

    小家伙的嘴很甜。

    中年汉子拍着虎子的小脑袋,笑呵呵的道:“虎子,又惹你娘生气了吗?”

    “没有,爹爹,我可不舍得惹娘生气,等我长大了,我还要孝顺爹爹、娘和奶奶。”

    虎子一边说话,一边在爹爹的怀里下来,接过爹爹背上的几只又肥又大的野兔。

    虎子娘早已迎了出来,轻声道:“他爹,回来了,家里来了客人。”虎子娘接过自己丈夫手里的猎枪,小声道。

    “爹爹,是我给奶奶请来的医生,欧阳叔叔说,能把奶奶的病治好。”

    虎子看着爹爹道。

    谢抗日一听有客人到,连忙走向堂屋。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看着谢抗日走了进来,连忙站起来。

    谢抗日一愣,心道,好年轻的漂亮小伙子。

    “我叫谢抗日,谢谢您们来给我娘治病。”

    谢抗日伸出大手,和欧阳志远的手握在一起。

    “谢大哥您好,我叫欧阳志远,她叫陈雨馨,我们是朱文才大哥介绍来的。”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位五十出头的高大魁梧豪爽汉子,心里很是喜欢。

    旁边的陈雨馨,心里侧暗笑,心道,虎子的老爹,有五十出头了吧,虎子八岁,呵呵,四十多岁还生了一个小捞渣?小捞渣就是最后的一个小孩的意思。

    “呵呵,是朱文才老弟介绍来的,很好,欧阳兄弟,快坐下。”

    谢抗日说完话,又和陈雨馨握了一下手。

    “他爹,洗手吃饭吧。”

    虎子娘看着谢抗日,微笑着小声道,然后拿出一壶酒,两个酒杯,放在丈夫面前和欧阳前面,并倒满酒杯。

    虎子的娘,绝对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好媳妇。

    谢抗日洗了手,坐在娘的身边。

    谢抗日刚一进屋,老人家就盯着谢抗日看个不停,仿佛要想起,眼前自己熟悉的人是谁。

    “你是宝儿吗?”

    老人家小声的问道。

    “娘,我不是宝儿,我是你的儿子谢抗日。”

    谢抗日说着话,拿起一块热气腾腾的白馍馍,放到娘的手中。

    老人家的眼里露出失望的神情。

    “宝儿是我爹的小名。”

    谢抗日看着欧阳志远,小声解释道:“五十多年前,我娘一个人流浪到石头城,神情就有点不清醒,头上还流着血,当时我娘正怀着我。好心的刘大娘让我娘在她家养好伤,刘大娘看到我娘一个人,而且还怀有身孕,很是可怜,就收留了我娘。我娘的病,时好时坏,她老人家在清醒似清醒的时候,告诉我,我的名字是爹早已起好的,叫谢抗日。”

    “爹爹,我怎么没见过爷爷呀?”

    虎子一边啃着杂粮面的窝窝头,一边依偎在爹的怀里,天真的问道。

    “小虎子,爹爹都没见过爷爷,你怎么能看到爷爷呢?”

    谢抗日疼爱的摸着自己儿子的小脑袋。

    “谢大哥,你带着大娘,到医院看过吗?”

    欧阳志远看着谢抗日问道。

    “看过,药吃了无数副,不见效,最后到龙海医院看,大夫说我娘脑子里有东西,要动手术,但是,动手术极其危险,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最后我没有同意。”

    谢抗日说到这里,端起了酒杯道:“欧阳兄弟,来,咱喝酒,你是朱大夫介绍来的,吃过饭后,好好给我娘看看,要是能看好我娘的病,我给你磕头。”

    “当!”

    谢抗日说着话,酒杯和欧阳碰了一下,仰起头,一饮而尽。

    谢抗日是一位豪爽的男人,更是一位孝子,饭桌上,就是虎子吃的也是杂粮窝头,老娘手里却是白面馒头。

    小家伙三下五除二的一个窝头就下了肚,他走了一天的路,肯定饿极了。陈雨馨连忙把手里的白面馍硬塞带虎子的手里。

    “雨馨姐姐,我不喜欢吃白馍,粘牙,你吃吧。”

    小家伙虽然很想吃白面馍馍,但他还是懂事的忍住了。

    虎子说着话,又把白面馍塞回雨馨的手里,一抹嘴,笑着露出两个小虎牙道:“欧阳叔叔、雨馨姐姐,我去写作业了,您们吃。”

    “虎子,怎么称呼的?怎么能叫雨馨姐姐?叫陈阿姨。”

    谢抗日的脸色一黑,瞪了虎子一样。

    虎子猛一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笑着道:“好的爹,雨馨阿姨,我去写作业去了。”

    虎子冲着陈雨馨一皱鼻子,跑向自己的小屋去了。

    “呵呵,谢大哥,我很喜欢虎子叫我姐姐,很好的。”

    陈雨馨道。

    “小孩子不能惯坏的,从小就要让他学会尊重人。”

    欧阳志远和雨馨,都把白面馍馍放回,拿起杂粮窝窝,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谢抗日一看两人吃起窝头,连忙道:“兄弟,雨馨,你们吃白馍馍吧。”

    说着话,又把白馍塞到两人的手里。

    雨馨和欧阳几乎同时道:“白馍粘牙,我们喜欢吃窝头。”

    谢抗日看到两人坚决不吃白膜,就没有再坚持。

    吃过饭后,欧阳志远给老人仔细的把了脉。

    老人的头部受了外伤,而且已经很久了,脑子里的异物,压迫神经,才使老人精神失常。要想治好老人的病,必须动手术。

    “谢大哥,给大娘做过ct吗?”

    欧阳志远想看看老人脑部的情况。

    “做过。”

    谢抗日回答道。

    虎子娘早已把老人过去的病例和装有ct片子的袋子拿过来。

    欧阳志远仔细的借着灯光,看着老人脑部的ct片子,看了好长一会,久久没有说话。

    虎子娘和谢抗日紧张的不得了,两人手里的杂粮窝头,都被自己的手指在不自觉中捏碎。

    “欧阳兄弟,怎么样?

    谢抗日的声音有点颤抖。

    老人脑子里的异物,是一片豆粒大的东西,很像弹片,三角形,但由于时间长久,异物的外面,早已形成一层角质膜,压迫着脑神经,这个位置竟然是个死角,在手术中,如果不小心的话,就会伤到脑主神经,所以,医生不敢冒险,害怕承担风险,故意夸大手术的危险性。

    “谢大哥,大娘的病能治好,两天后的下午,你准备好大娘住院的东西,我来接大娘。”

    欧阳志远道。

    “什么?欧阳兄弟,你是说,我娘能治好?”

    谢抗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瞪得老大,嘴唇哆嗦着,眼泪流下来了。

    自己从小就不知道,爹是谁?惹得整个石头城都看不起自己,大骂自己是个野种。

    娘虽然有时清醒一点,但却又说不清楚自己的身世,要不是老村长护着自己孤儿寡母,早就被石头城的人们赶出石头城了。

    后来在自己的努力下和老村长的帮助下,自己终于在石头城站住了脚,而且还坐到村长的位置。

    这些心酸和快乐,自己都不能和娘一起来分享。

    欧阳兄弟说,能治好娘的病,这让谢抗日欣喜若狂。

    “我先给大娘开三幅中药,调理一下,一会在针灸,延缓疯癫的发作,到龙海医院后,我亲自请燕京的专家给大娘做手术。”

    老人的手术虽然有难度,但有燕京的章教授、萧眉和自己,老人脑中的异物,绝对能顺利的取出来。

    关键的是,手术前,能把老人的身体调理好,增加老人的免疫能力和身体机能,毕竟老人的年纪大了。

    “谢谢,欧阳兄弟,我们石头城就有个药铺,你开药方吧。”

    谢抗日恨不得马上就治好自己娘的病。

    欧阳志远开好药方后,虎子娘拿着药方去抓药。

    欧阳志远给老人针灸。欧阳这次用的针法是乙木清灵开窍针法,主要功能就是梳理老人混乱的思绪,开启老人的灵智。

    陈雨馨是第一次见到欧阳志远施针,简直看得她眼花缭乱。

    就是谢抗日,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欧阳下针极快,认穴很准,不到十分钟,十几根银针就已经布满老人的头部。

    陈雨馨知道,欧阳志远是心胸科的大夫,没想到,欧阳志远的中医针灸,竟然这么高明。

    20分钟后,欧阳志远起针,老人慢慢的睡去。

    这时候,虎子娘把药抓回来了,欧阳志远亲自熬药,又在怀里取出一个药瓶,滴入几滴药液。

    “这种药要文火慢熬,两个小时后停火,喊醒大娘,给大娘喝下。”

    欧阳看着虎子娘道。

    虎子的娘点头答应。

    当谢抗日知道,欧阳志远和陈雨馨想到萤火谷看看的想法,吩咐虎子娘照顾好娘,拿起猎枪和手电道:“我带你们去吧。”

    旁边的黄豹一看主人要出门,顿时兴奋的呜呜直叫,眼里露出祈求的神情,围着谢抗日转着圈。

    谢抗日点头道:“一起去!”

    黄豹听到主人的命令,一声欢叫,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虎子早已写完了作业,拎起一个小铁皮桶,和一个网兜,手里也拿着一个手电筒。

    “虎子,你拿铁皮桶和网兜干吗?”

    陈雨馨一边带好上山的手电,一边用dv机拍摄着虎子和谢抗日。

    “呵呵,雨馨姐……不,”

    虎子看了一眼正在狠狠地瞪着自己的爹爹,连忙改口,美色飞舞的道:“雨馨阿姨,萤火谷里有一种极其好吃的磷虾和银鱼,我保证你绝对没吃过,我捉来给你和欧阳叔叔煮吃,味道太鲜美了。”

    虎子说话间,连忙擦去自己嘴角的口水。

    “呵呵,虎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吗?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

    陈雨馨在野味饭庄已经吃过了磷虾和银鱼,味道确实很鲜美。

    “雨馨,萤火谷里的磷虾、银鱼,味道比野味山庄的磷虾、银鱼更鲜美,因为它们有种绝活,不过,现在不告诉你,等到了萤火谷,你自己看。”

    欧阳志远买了一个管子。

    虎子娘吩咐虎子、谢抗日,路上小心。

    四个人和一条狗,走向萤火谷。

    萤火谷就在石头城后面不远的山谷,距离石头城只有几里路,半个小时后,就到了。

    刚一进入山谷,本来很文静的陈雨馨,就开始忍不着尖叫起来,漂亮的小脸兴奋的透红。

    整个山谷之内,雾气蒙蒙,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如同漫天的繁星,翩翩起舞,跳着各种漂亮的舞蹈。

    有的萤火虫,飞舞在一起,汇成一条璀璨的银河,河中无数的萤火虫组成团团巨浪和漩涡,左右翻腾。有的萤火虫包成一团,如同璀璨的星云,缓缓移动。有的萤火虫汇成一条巨龙,摇头摆尾,在山谷里上下飞舞。

    整个山谷如同梦幻一般,被萤火虫照的一片皎洁荧光,根本不用手电,就能看到十几米远的树木山林,朦朦胧胧,犹如仙境一般。

    “太美了!太漂亮了,想不到傅山县还有如此美丽漂亮梦幻的地方,简直就是仙境,神仙居住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