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猪八戒背媳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九章猪八戒背媳妇

    朱文才给小虎子奶奶用的药,里面有几味很贵的药物,用来压制老人家疯癫的发作,这些年来,花光了谢抗日所有的积蓄。

    欧阳志远抓过朱文才给小虎子奶奶开的药,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道:“我们这就去。”

    “欧阳叔叔,你也会看病吗?我奶奶的病能治好吗?”

    小虎子看着欧阳志远,纯净的眼里露出强烈的渴望和祈求。

    “小虎子,你放心吧,您奶奶的病,抱在你欧阳叔叔身上了。”

    朱文才看着小虎子道。

    “小虎子,叔叔这就和你一起去看奶奶。”

    欧阳志远给虎子擦去泪水,抱起虎子看着朱文才道:“我们这就去石头城,你帮我查探安在喜的进货渠道。”

    “安康药行的老板安在喜?”

    朱文才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对,他卖假药。”

    朱文才最恨的就是卖假药的人,既然欧阳志远这样说,安在喜肯定不干净。

    “好的,我给你查一下。”

    朱文才一边说话,一边把那套官窑青花釉里红的酒具,装进一个专门做好的锦盒,笑呵呵的递给陈雨馨。

    “谢谢朱大哥。”

    陈雨馨微笑着接过这套酒具,和欧阳志远走出药材交易市场。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到商店里,给虎子买了两身新衣服,两双鞋子,一个新书包,还有十几本少儿读物。

    这让小虎子高兴的又蹦又跳。

    当两人要给虎子换上鞋子的时候,虎子坚决不换,虎子说,到石头城有一段山路,怕穿坏了鞋子,等到回家,洗了脚再换。

    小虎子没有做过轿车,小家伙在车里,兴奋的摸个不停,叽叽渣渣的问个不停。

    陈雨馨很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不论虎子问什么,陈雨馨都耐心的解答着。

    去石头城的路极其难走,再向前走,就是一条土路,左边是陡峭的山崖,右边是一条宽阔汹涌的大河。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前面没有路了,轿车不能向前开了,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

    三个人下了车,陈雨馨看着虎子道:“虎子,你到崮山镇,就是走着去的吗?”

    “姐姐,我一个人走路可快了,一天就能走一个来回。”

    虎子自豪的挺起小胸脯,忽闪着大眼睛,在地上来回的蹦了几下。

    陈雨馨看着虎子露出脚指头的破旧鞋子,忍不住把虎子搂在怀里,柔声道:“虎子,累吗?”

    从石头城到崮山镇,来回有六十多里地,虎子可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不累,姐姐,我抓的那些蜈蚣蝎子,卖了钱,就可以给奶奶抓药,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还认得我,可疼我了,经常抱着我睡觉,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可是现在,已经不认得我了,姐姐,你说,欧阳叔叔能治好我奶奶的病吗?”

    虎子说着话,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看着陈雨馨,又看着欧阳志远。眼睛里充满着一种担心和渴求希望。

    陈雨馨疼爱的拍了拍虎子的小脑袋,笑着道:“虎子,你欧阳叔叔的医术很好的,绝对能治好你奶奶的病。”

    小家伙一听陈雨馨下了保证,高兴地又蹦又跳,大声喊道:“我奶奶快好了,又能给我讲打仗的故事了。”

    由于前面没有大路了,欧阳志远只能把车子找个安全的地方停好。

    欧阳志远把给虎子和他奶奶买的礼物都背在身上,和陈雨馨走上了小路。虎子在前面蹦蹦跳跳的一路小跑。

    陈雨馨没有走过这么远的山路,半小时后,就已经香汗淋淋,气喘吁吁了,而且脚下磨了一个血泡。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走下去,就怕天黑也到不了石头城。

    欧阳志远回头看了一眼陈雨馨,微笑着道:“要不,我背你一段。”

    陈雨馨看着笑嘻嘻的欧阳志远,脸色微红,不过她实在走不动了。看着欧阳志远那双清澈深邃的双眼,陈雨馨娇羞的点点头。

    欧阳志远蹲在地上,把所有的礼物都放在胸前。陈雨馨有点害羞的趴在欧阳的背上,两支白皙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

    “起来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站起身来,阵阵淡雅的幽香,飘进欧阳的鼻子。

    欧阳志远迈开双腿,快速的向前走去。

    雨馨也感到,随着欧阳的步伐,上下颠簸,陈雨馨内心砰砰狂跳,同时,一种强烈温热的男子气息,在欧阳宽阔的后背上传来。

    这种气息有点让陈雨馨迷醉,这种宽阔的后背,陈雨馨很想结结实实的趴在上面。

    可是,欧阳志远不属于自己,他属于自己的好朋友萧眉。

    想到这里,陈雨馨连忙让自己的身子离开欧阳志远的后背。

    陈雨馨在欧阳志远的背上乱动,欧阳志远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连忙道:“雨馨,别乱动。”

    “哈哈哈,欧阳叔叔,猪八戒背媳妇了!哈哈哈,猪八戒背媳妇了。”

    虎子在前面指着欧阳志远,又蹦又跳的笑着。

    “小虎子,乱说什么,小心我打你的屁股。”

    陈雨馨红透了脸,冲着小虎子挥舞着拳头。这一挥拳头不要紧,欧阳志远有差一点摔倒在地,吓得陈雨馨连忙死死的抱着欧阳志远的脖子。

    一丝坏笑在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来到一个峡谷,穿过这个峡谷,就到石头城了。

    三个人刚一进入峡谷,陈雨馨立刻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

    整个山谷,无数的桃花、杏花和各种野山花,争奇斗艳,含苞怒放,简直就是花的海洋,成千上万的各种漂亮的蝴蝶,在万花丛中,偏偏起舞,谷中的溪水,清澈透明,流水潺潺,雾气蔼蔼,竟然还有点温度。

    整个山谷如同人间仙境一般。

    陈雨馨一下子在欧阳后背上,挣脱下来,尖叫着,兴奋地满脸透红,拿着dv机,追逐着各种各样的美丽蝴蝶。

    这个山谷叫蝴蝶谷,每年都有几百万的蝴蝶,在这里安家落户。由于山谷内有温泉,整个山谷的气候,很是温暖。

    陈雨馨想不到,这里竟然有个这么漂亮的蝴蝶谷。

    她兴奋地陶醉了,在拍摄了一会后,干脆扔下dv机,忘记了脚上的血泡,开始追逐着蝴蝶。

    雨馨漆黑的秀发,随风飘舞,修长妙曼的娇躯,在万花丛中和蝴蝶的海洋中穿行,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漂亮极了。

    欧阳志远拾起来dv机,把这美丽的画面,拍摄下来。

    “雨馨姐姐,你好漂亮呀,和画中的仙女一样。”

    虎子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花丛中的姐姐,高兴极了。

    “姐姐,还有更漂亮地地方,你没见过,晚上我领你去。”

    虎子大声叫道。

    “虎子,还有什么地方,比这蝴蝶谷更漂亮?”

    陈雨馨笑呵呵的看着虎子。

    “萤火谷。”

    欧阳志远去过萤火谷,由于萤火谷附近有很多的温泉,四季如春,常年聚集了大量的萤火虫,每到晚上,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整个峡谷里,偏偏起舞,如同璀璨的夜空一般,漂亮极了。

    “萤火谷?在哪里?是萤火虫吗?”

    陈雨馨兴奋的道。

    “就在石头城旁边的一个山谷里,里面有成千山上万的萤火虫,常年不断,就和这个蝴蝶谷一样,晚上漂亮极了。”

    欧阳志远道。

    “那我们快走吧,晚上去萤火谷。”

    三个人又上了路。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三个人终于来到了神秘的石头城。

    陈雨馨刚一看到夕阳中的石头城,一下子就惊呆了。

    石头城坐落在一个峡谷之中,夕阳之下,高达十丈的城墙和城门楼,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熠熠发光,城门两旁的山峰上,山花烂漫,争奇斗艳。

    高大巍峨的石头城墙上,写着三个雄劲的大字——石头城。

    收了工的村民,牵着黄牛,一脸安详的笑意,慢慢走进宽阔的高大城门,城里面飘出了袅袅炊烟。黄牛悠扬的叫声,传出老远。

    好一个世外桃源呀。

    陈雨馨拿着摄像机,把这些画面记录下来。

    猛然,一个人影进入了陈雨馨的dv画面,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站在城门前地一块巨石上,脸上刻满了沧桑的岁月,但一双眼睛,却出奇的明亮,没有老年人的那种沧桑的浑浊,而是充满着一种不灭的希望。

    夕阳的余晖,把老人的全身,渡上一层淡淡的金芒。

    一条又高又大的黄狗,静静的坐在老人身旁,忠诚的守护着自己的主人。

    “宝儿,回家喝汤了,宝儿,回家喝汤了!”

    猛然,老人发出一声很响的呼唤,这声呼唤,仿佛穿越了数百年,回荡在山谷之中。

    “奶奶!”

    虎子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跑向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那只大黄狗,看到小主人回来,嘴里发出呜呜的欣喜,摇着尾巴,在虎子身旁撒着欢。

    “宝儿回来了,你是宝儿吗?”

    老人的双眼,死死地盯住虎子,双手拉住虎子不丢。

    “奶奶,我是虎子,不是爷爷,奶奶,我给您请了位医生,是欧阳叔叔,来给您看病。”

    虎子说完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刻满风霜的脸庞,和那双渴求却带着迷茫的双眼,他的心充满着强烈的震撼震撼。

    这位老人一定是在呼唤什么亲人,而且一直生活在过去的某一个时段。

    “欧阳叔叔,雨馨姐姐,咱们和奶奶一起回家吧。”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走了过来,那只叫黄豹的大黄狗,双眼立刻充满着戒备,双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呲着牙,嘴里发出呜呜的恐怖威吓。

    “黄豹,这是欧阳叔叔和雨馨姐姐,是自己人,别呲牙。”

    虎子说着话,踢了黄豹一脚。

    黄豹嘴里立刻发出呜呜的委屈声,温顺中带着不情愿的向前跑去。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跟在虎子和他奶奶身后,走进了这神奇的石头城。

    虎子的小嘴很甜,一路上,爷爷奶奶的叫个不停,和行人说着话。

    石头城里人们都在吃饭,他们竟然都不在家里吃,很多的男人,都端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大海碗,蹲在自己门口的大青石上,呼哧呼哧的喝着稀饭,啃一口杂粮面的窝头,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块腊肉,不时的咬上一口,惬意极了。

    这种朴实的吃饭方式,让陈雨馨感到十分的惊奇

    整条街道都是巨大的青石板铺成,又平又宽,能开进双排轿车,所有的房子,都是大青石扣起来的,都是小楼,有的竟然有三层,漂亮极了。

    街道两旁,有很多的泉眼,股股清澈的泉水,欢快的流了出来,还带着一点温热,在巨大的青石板上流淌。

    陈雨馨干脆脱掉鞋子,赤着脚,走在青石板上,带点温度的泉水流过脚面,舒服极了,如同母亲的手。

    虎子的家,就住在不远处的十字街口旁。

    陈雨馨发现,这座石头城的布局,十分的工整方正,就好像西安的街道一扬,笔直对称,全部是汉代的建筑风格。

    这座石头城,难道是汉代人建设的?为什么汉代人,要在这个深山的地方,建造这么一座石头城?

    一个念头猛然跳进陈雨馨的脑海里,自己要开发这坐神秘漂亮的石头城。

    只要把路修通,这里的温泉、蝴蝶谷、石头城古老的风貌,还有自己还没看到的萤火谷,绝对是极大地看点,有着不可估算的强大商机。

    虎子的娘听到黄豹的叫声,早已站在自己家的门楼下,等着婆婆回来。

    她远远的看到虎子拉着自己的婆婆,后面跟着两个年轻的陌生人。

    “娘,来客人了。”

    虎子一看到娘,远远的就大叫起来。

    虎子的大叫,仿佛引回了老人的思绪,虎子的奶奶,竟然冲着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微笑起来,她那清澈的笑容,竟然那样灿烂,特别是她的眼睛,闪烁着一丝青春的灵光和羞涩。

    欧阳志远知道,这位老人的思维应该停留在她自己青春的年代,她一直活在自己青春年华的岁月里,她口中的宝儿,应该是虎子爷爷的小名,是在他们互相爱恋时候的爱称。

    宝儿,回家喝汤了。多么朴实亲切的呼唤呀。

    老人家这么长时间的病,为什么不去治疗?

    “娘,这是我请来的欧阳叔叔,这位是雨馨姐姐。欧阳叔叔、雨馨姐姐,这是我娘。”

    小虎子笑嘻嘻的互相介绍着。

    虎子的娘是一位打扮的干干净净的朴实女人,年龄也就四十出头,长的很好看,特别是她身上那件蓝底粗布白碎花的大襟褂子,穿在身上,极其的漂亮。

    雨馨没见过这种山区农村纯手工染织印花的棉布衣服。

    “大嫂,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虎子娘打招呼。

    “大兄弟,你也好,快点进家吧。”

    虎子娘看着欧阳和志远,早已一把拉住陈雨馨的手。

    陈雨馨张了张嘴,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怎么称呼虎子的娘。虎子这个小家伙,竟然称呼自己为姐姐,难道自己要称呼虎子的娘为阿姨?

    欧阳志远这下也看出来问题来了,笑嘻嘻的小声的在雨馨的耳边道:“你比我矮了一辈。”

    陈雨馨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虎子的娘一边笑着,一边向家里让着客人。虎子的奶奶,走进自己的屋内。

    虎子家的堂屋,是三间两层小楼,这次,陈雨馨是近距离的看着这种古老的石头房子。

    房门两旁的青石上,雕刻着腾云驾雾的螭虎,张牙舞爪,獠牙外露,巨大的尾巴,如同麻花拧着劲向后高高的扬起,仰天长啸,巨大的回形纹饰和雷纹,围绕在螭虎的周围。

    这种纹饰都是典型的汉代纹饰。

    难道这些石头房子,都是汉代建成的吗?

    虎子的娘把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让到堂屋,忙着给两人倒水,虎子把茶碗端到欧阳和雨馨的手里。

    欧阳志远接过胡子娘递过来的茶水,一股清香立刻弥漫在整个房间内。

    欧阳志远禁不住赞道:“好茶。”

    这种茶叶,和朱文才招待自己的茶叶,味道和香气是一样的。

    “大嫂,谢大哥不在吗?”

    虎子的娘笑呵呵的道:“你谢大哥进山两天了,今天不一定回来,咱先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