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奇怪的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八章奇怪的毒

    “哈哈,志远,算你眼光好,这套官窑青花釉里红酒杯,是我最近给人看病,人家送给我的。”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给人家看病,人家送的?嘿嘿,是不是你看中了人家的东西,不要诊金,只要这套酒具?”

    欧阳志愿知道,朱文才这个人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酒,另一个就是古董。他手里的东西,从来不花钱。

    朱文才一听,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

    这件事还真让欧阳志远猜对了。

    朱文才,外号朱圣手,是一位医术极其高明的中医师,前一阵子,一家大户人家来聘请朱文才给家里的老人家看病。

    那位老人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辗转很多的医院,就是没有找出毛病。

    眼看老人不行了,家人十分着急绝望,经过多方打听,就找到了朱文才。

    朱文才来到那人的家里,一号脉,就知道老人中了毒,是慢性的,日积月累,现在终于发作。

    朱文才开了三副药,来到老人居住的地方,指着窗户前的一株开的正浓艳的夹竹桃道:“罪魁祸首就只这株夹竹桃,马上砍掉它。”

    家里的人砍掉了夹竹桃,三天后,老人恢复了健康。

    那家人祖上是江南人,祖上避祸,全家迁来傅山,隐居在大山之中。人家给朱文才诊金,朱文才不要,他早就相中了人家八仙桌自上的一套青花釉里红的酒具。

    那人是位孝子,二话没说,毫不犹豫的把这套酒具送给了朱文才。

    朱文才把情况和欧阳志远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呵呵笑道:“朱老哥,夹竹桃的毒性,一般的中医都能看出来,很容易治疗的,老人的病绝不会拖到奄奄一息的,难道夹竹桃下有碧眼七彩毒蛛?”

    任何有毒的植物,一般都半生着另外一种剧毒的生物,它们互相依附,吸取毒素,不断的壮大自己,但也互相克制。

    那位老人中毒,不是只中了夹竹桃的毒,肯定也被碧眼七彩毒蜘蛛咬伤了。

    中了夹竹桃毒性的人,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碧眼七彩毒蜘蛛极其喜欢的气味,所以,碧眼七彩毒蜘蛛就会发动攻击。

    夹竹桃的毒和碧眼七彩毒蜘蛛的毒性截然相反,如果用药,解了夹竹桃的毒,就会加重碧眼七彩毒蛛的毒。如果解了碧眼七彩毒蛛的毒,就会加重夹竹桃的毒性。

    一般的中医,根本看不了。

    朱文才要是没有认识欧阳志远,他肯定也看不了。

    一年前,欧阳志远来崮山镇收购药材,就在朱文才的药店里,看到一位六七岁的小男孩,在和朱文才下棋。

    小男孩长的虎头虎脑,极其的健壮,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机灵,脖颈上带着一个银项圈。

    小家伙的棋艺极高,琴棋书画都精通的朱文才,早已被小家伙,杀的汗流浃背,自己的一条大龙,在小家伙的凌厉攻势下,没有做活,眼看着就要被杀。

    小家伙的布局严密,带着一种密不透风的古朴大气,攻势更加凌厉,如同刀锋一般。

    眼看着朱文才要输,正好走进来的欧阳志远,看到了这局棋,也是考虑了一会,拿起一枚棋子,直接点死了朱文才旁边自己的几个子。

    那个小孩子一看欧阳志远下了这样一枚棋子,机灵的大眼睛,露出了极其惊奇的神情。

    旁边的几枚棋子一死,反而救活了朱文才的这条大龙。

    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此,朱文才就和欧阳志远认识了。

    朱文才邀请欧阳志远入座,两人谈的极为投机,谈到最后,朱文才对欧阳志远佩服的五体投地,欧阳志远在琴棋书画,并不次于自己,谈到中医的时候,朱文才彻底的服了。

    自己虽然叫朱圣手,但和欧阳志远的医术比起来,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朱文才留了欧阳志远三天三夜,两人结为忘年交。

    欧阳志远传给朱文才很多古老的药方,其中就有治疗人在中了夹竹桃的毒,又被碧眼七彩毒蛛咬伤的药方。

    现在朱文才一听欧阳志远一语道破天机,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看来,什么都瞒不了老弟你呀,不错,那个老人在中了夹竹桃的毒后,又被碧眼七彩毒蛛咬了,所以,那些庸医,根本治不了。”

    这边的陈雨馨也早就看出来这套酒具的不凡,就是三个人坐的这套太师椅和八仙桌子,也不是凡品呀,标准的明代黄花梨的。

    陈雨馨的双眼看着这套青花釉里红酒具,眼里露出极其喜爱的神情。

    “呵呵,志远,按照原来咱们的约定,你传给我的药方,收取的诊金,一人一半的,呵呵,这套紫砂茶具和这套青花釉里红酒具,都是人送的,一会,你选一套吧。”

    朱文才虽然有点不舍,但这点不舍,和欧阳志远的友情相比,朱文才当然要选择友情了。

    当时欧阳志远传给朱文才药方的时候,曾经开玩笑说,诊金两人对半。当然,那只是开玩笑。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陈雨馨对这套酒具极其喜爱的眼神。

    “呵呵,朱老哥,当年咱们交流医术的时候,诊金对半,那只是玩笑,你别当真。”

    欧阳志远不想夺人之爱。

    “志远,雨馨小姐第一次来,老哥哥没有什么好的见面礼,这套酒具,就当见面礼了,送给雨馨小姐吧。”

    朱文才看到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一起来,以为陈雨馨就是欧阳的女朋友。

    陈雨馨一听朱文才要把这套酒具送给自己,内心很高兴,自己父亲的五十大寿就要到了,自己一直想给父亲找一套他喜欢的礼物,却没有找到。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父亲总是一个人慢慢的喝酒。父亲原来有一套五彩酒具,但因为母亲的病逝,失手打碎了一个酒杯,从此,父亲再也不用那套酒具了。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朱文才送出去的东西,不会收回的。欧阳看着陈雨馨道:“雨馨,既然朱老哥送的,你就收下吧。”

    陈雨馨一看欧阳志远说话了,微微笑道:“谢谢朱大哥了。”

    陈雨馨知道这套官窑青花釉里红酒具的价值,绝对在几十万以上。从朱文才的眼光里看出,就怕朱文才误会了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了。

    陈雨馨不想欠人情,掏出一张银行卡,微笑着道:“朱大哥,这是一张50万的银行卡,请你收下。”

    朱文才一看陈雨馨拿出一张银行卡,脸色顿时一沉道:“我朱文才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的,更不会收钱的。”

    欧阳志远知道,朱文才骨子里极其的高傲,雨馨这次做错了。

    欧阳志远连忙冲着雨馨摇摇头。

    陈雨馨可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一看到朱文才生气,连忙收回银行卡道:“朱大哥,对不起,是小妹不懂事,小妹给你赔礼了。”

    陈雨馨的两句小妹,拉近了和朱文才的距离。朱文才沉下来的脸色终于露出了笑意。

    “呵呵,雨馨,没事的,我和志远是兄弟,我的东西就是他的东西,我们之间提钱,就见外了。”

    朱文才看着雨馨道。

    “呵呵,雨馨,朱老哥是大哥,他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收下吧,不要白不要,他的保险柜里,好东西,多的是,我有时间,也要抢几件。”

    欧阳志远大笑道。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我的东西,你只管拿,好东西再多,却抵不过你一个药方,我情愿用保险柜里所有的东西,来换你的那个药方,如何?”

    朱文才的眼睛里透出一种强烈的渴望。

    “呵呵,朱老哥,那个药方,是个残缺的,到现在,我也没有配齐,就是我也不敢轻易用,你如果想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可是,出了意外,我可不负责任。”

    欧阳志远撇撇嘴道。

    “别介,你都不敢用的药方,我可不敢接受,呵呵。”

    朱文才连忙摆手。

    “哈哈,朱老哥,那就不用说别的了,你现在可以尝尝这瓶酒,这可是我父亲用了一百多年前的酒曲,酿制了20年才成功的陈年花雕,去年给你一瓶,现在可不多了。”

    欧阳宁静是一位奇才,不光医术精湛,他还喜欢酿酒。

    一年前,欧阳身上就带着这么一瓶20年花雕,朱文才喝了之后,再喝别的酒,简直就是喝醋一般,前几天欧阳打电话的时候,朱文才什么不要,就让欧阳志远带来一瓶去年喝的花雕来。

    这瓶花雕,只有二两。

    朱文才连忙小心翼翼的打开小瓷瓶的盖子,一股浓烈的酒香,在刹那间,弥漫着整座房间内。

    朱文才闭上眼睛,用鼻子轻轻的吸了一下酒香,喃喃地道:“好酒呀,好酒。”

    陈雨馨看着朱文才陶醉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

    朱文才在三个酒杯里,倒出来不到小半杯,然后把白瓷酒瓶锁进保险柜里,呵呵笑道:“一人一杯,多了没有了。”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唯恐别人多喝他的好酒,那种害怕的表情,禁不住乐了。

    “来,咱们姊妹三人干一杯。”

    朱文才笑呵呵的道。

    陈雨馨也端起酒杯,三个人碰了一下酒杯,但欧阳志远可不敢让雨馨喝这小半杯酒,只要这小半杯酒下肚,陈雨馨一定会醉的。就是自己,也不敢轻易的喝下去。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摇摇头,接过雨馨的酒杯,把酒杯里的酒倒进旁边的另外一把酒壶,只留下一点,自己酒杯里的酒,也倒出来一半。陈雨馨看着欧阳这样做,知道欧阳志远这样做,肯定有别的意思。

    “呵呵,朱老哥,你想让我和雨馨喝醉吗?我们下午还要到石头城,酒壶里的酒,你慢慢的品尝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雨馨的酒杯递到她的手里。

    雨馨接过酒杯,小心的喝掉那点碧绿色的花雕,酒滴刚一入口,一种香醇绵长的酒香,如同烈火一般,透过自己的口齿,进入胃里,刹那间,自己如同被点燃了一般。

    这种感觉,吓了雨馨一跳,好浓烈的酒。

    雨馨本来极其漂亮的脸颊,变得一片潮红,增添了一份迷人的妩媚。

    朱文才慢慢的喝了一小口花雕,看着欧阳志远,微笑不语。

    欧阳志远在就从朱文才那暧昧的眼神中,看出来老家伙的不解。欧阳志远知道,朱文才肯定以为陈雨馨是自己的女朋友。

    “嘻嘻,好香的酒。”

    门帘一挑,一个虎头虎脑,戴着银项圈、闪着一双激灵大眼睛的小男孩,拎着帆布口袋,跳了进来

    “哈哈,小虎子,你来了,你爸爸有消息了?”

    朱文才一看小虎子进来,不由得大喜。

    小虎子就是刚才提到的,谢抗日的小儿子,也是和朱文才下棋的小家伙。

    “嘿嘿,朱叔叔,你以为捕捉金背银翅蜈蚣是捕蚂蚱?我爸爸已经进了大山了,还没回来,今天我先把这些蜈蚣和蝎子,给你送来。”

    小虎子闪着机灵的大眼睛,笑嘻嘻的举起手中的口袋。

    “小虎子,我来了。”

    欧阳志远上前一把抱起虎头虎脑的小家伙。

    “哈哈,欧阳叔叔,你怎么来了,小虎子想死你了。”

    小虎子说着话,伸出小嘴,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脸上,啵啵的亲了两下。

    “呵呵,小虎子,叔叔也想你呀。”

    欧阳志远伸出手,捏了捏小虎子胖乎乎的脸蛋。

    朱文才接过小虎子手中的帆布口袋,倒出两个大瓶子,瓶子里装满了铁背大蜈蚣和金线大蝎子。陈雨馨看到瓶子里张牙舞爪的蜈蚣蝎子,吓得一声惊叫,靠近欧阳志远的身旁。

    别说是陈雨馨,就是一般的男人,见到瓶子里狂舞着夹子和毒尾吧,狰狞之极的蜈蚣和蝎子,也吓得不敢乱动。

    “姐姐,你长得好漂亮呀,和我姐姐长的一样漂亮,我喜欢你。”

    小虎子看着陈雨馨,两眼露出惊奇的神情,笑嘻嘻地道。

    “呵呵,小虎子,你雨馨姐姐肯定也喜欢你。”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陈雨馨。

    朱文才把那些蝎子蜈蚣过了秤,倒进大缸里。

    让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咯咯的叫声,在大缸里传来。

    陈雨馨看着这个漂亮聪明的小男孩,很是喜欢,连忙从欧阳志远怀里接过小虎子,也是禁不住的捏了一下小虎子的脸蛋道:“小虎子,姐姐也喜欢你。”

    小虎子一听,高兴地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嘻嘻地道:“漂亮的姐姐,你做我的姐姐好吗?”

    陈雨馨微笑道:“好呀,小虎子,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姐姐了。”

    “哈哈,好的,我又有一位漂亮的姐姐了。”

    小虎子高兴的手舞足蹈。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笑嘻嘻的道:“雨馨,你比我矮了一辈。”

    雨馨一听,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伸手就去掐他。

    “小虎子,你奶奶的病情好点了吗?”

    朱文才一边算账,一边看着小虎子道。

    朱文才一提奶奶的病,小虎子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下来,泪水再也忍受不住,扑簌的流了出来。

    小虎子一下子扑到朱文才的面前,噗通跪倒在地,流着泪大声道:“求求你,朱叔叔,你快救救我奶奶吧,她已经不认得小虎子,她现在看到我,就叫爷爷的名字,我奶奶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朱叔叔,求求你,救救我奶奶吧。”

    小虎子哭诉着,给朱文才磕着头,小脑袋上都磕出血印子来了。

    看到小虎子的样子,陈雨馨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朱文才一把抱起来小虎子,给小虎子擦去脸上的泪,轻声道:“小虎子,叔叔一定看好你奶奶的病,你放心好了。”

    “呜呜,谢谢朱叔叔。”

    小虎子一听朱叔叔能治好奶奶,禁不住的又笑了起来。

    陈雨馨看着小虎子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忍不住把小虎子抱在怀里。

    城里的孩子,在这个年龄,正是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而小虎子自己却能山上,扑捉各种毒虫子,给奶奶治病,这让陈雨馨很是感动。

    “小虎子的奶奶什么病?你朱圣手都治不了?”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

    “小胡子的奶奶,早年头部受到过伤害,脑子里有东西,日积月累,压迫神经,很早的时候,就疯了,我的药物,只能起着镇静作用,延缓疯癫发作的时间,要想根治,必须动手术,取出脑子里的异物,但老人家的年纪大了,就怕经不起折腾。”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道。

    “我去看看吧。”

    欧阳志远看着小虎子含着泪的脸蛋。

    “你不是要到石头城吗?正巧,小虎子的家,就在石头城,下午,就让小虎子带你们去吧。”

    朱文才道。

    “什么?小虎子的家在石头城?”

    欧阳志远心道,这也太巧了吧。

    “对,就在石头城,有你去看看,我的这些药,就不用再服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