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我怀孕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八章我怀孕了

    萧眉的脸色变得十分的可怕冰冷。

    旁边的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打了一个冷战,萧眉的母亲,为了迫使萧眉嫁给楚浩南,难道派人对林志远下手?

    这样的母亲,也太狠毒了吧。

    旁边的萧秋鹏一听母亲这样说,顿时吓了一跳。

    不,母亲绝不会对林志远下手的。

    魏海娟情急之下,竟然说漏了嘴。虽然林志远不是她派人暗害的,但楚浩南在下手暗害林志远之前,曾经向魏海娟暗示过,魏海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并没有阻止。

    “眉儿,你别瞎说,妈妈怎么会这样做?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这个穷鬼受苦。眉儿,听妈妈的话吧,回南州吧。”

    魏海娟有点心虚的看着萧眉。

    魏海娟一再侮辱欧阳志远,但她是萧眉的妈妈,欧阳志远并没有发火,但当他听到萧眉的妈妈,用自己的安全,威胁萧眉的时候,欧阳志远再也忍受不了,他一步跨出来,看着魏海娟,冷冷的一字一句的道:“伯母,萧眉这辈子,任何人都不会嫁的,我们互相爱慕,至死不渝,她爱我,我爱他,任何人都不能拆散我们,我更不怕任何人威胁我,我更不许任何人伤害她一丝一毫,如果有人伤害柳眉,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欧阳志远说着话,用力握住萧眉的手,把萧眉拉在怀里。

    欧阳志远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股股强大滔天的威势,在身上狂涌而出。

    欧阳志远的话,让萧眉的眼泪哗哗流下,极其的感动。

    生活中,男人就是女人可以依靠的一座坚实的大山。

    “哈哈,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萧眉是我的女儿,我在教训我自己的女儿,你滚一边去,我的女儿是你这种低等人爱的吗?你有什么资格爱我的女儿?你能娶的起我的女儿吗?”

    魏海娟恼羞成怒的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透出不屑的鄙视,咄咄逼人的侮辱着欧阳志远。

    萧眉从母亲心虚的表情,终于知道,林志远的死,肯定和自己的母亲有关,天哪,母亲竟然参与了暗中杀害自己爱人的过程,这……这还是从小疼爱自己的母亲吗?

    萧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脸色突然变得极其苍白,眼泪已经不再流。萧眉的眼睛里放射出冰冷至极的寒芒,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字一句的道:“你听好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爱人,欧阳志远是我的丈夫,我现在郑重其事的告诉你,欧阳就是个乞丐,我也同样嫁给他,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我对他的爱,现在我们已经同居,而且,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欧阳的孩子,从今以后,我萧眉的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要伤害欧阳,我就死给你看。”

    萧眉终于绝望了,她的眼里透出极其可怕的目光。在她的心里,母女关系,已经恩断义绝,她的嘴里,已经不再称呼自己的母亲为妈妈。

    她想不到,自己的母亲,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暗害林志远。

    在今天见到母亲之前,萧眉的心里,还是有母亲的位置的,但现在,母亲已经在她的心里,永远的消失。

    萧眉说和欧阳志远同居,而且怀了欧阳的孩子,就是要魏海娟死了逼迫自己嫁给楚浩南的心。

    欧阳志远再次受到魏海娟的侮辱,但是,欧阳志远没有任何不尊重魏海娟的言辞。

    “什么?你……你……有了这等贱民的孩子?你尽然作出这等丢人的事情?”

    魏海娟听到自己的女儿这样说,顿时气得全身发抖。

    不远处,隐藏在暗处的楚浩南,一听萧眉这样说,他的双眼顿时爆射出两道凌厉的寒芒杀气。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给老子戴绿帽子,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嘿嘿,不久的将来,你就可以去找林志远那个王八蛋了,哈哈哈……

    楚浩南的专车,消失在黑夜之中。

    “欧阳,咱们走!”

    萧眉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冲向自己的轿车。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萧秋鹏,坐进驾驶室里,他不敢让萧眉开车,萧眉现在的情绪极其的不稳。

    看着雅阁轿车消失在黑夜之中,魏海娟身形一晃,差一点摔倒。

    萧秋鹏连忙扶住自己的母亲,轻声道:“妈妈,您别生妹妹的气,萧眉已经不是过去的小丫头了,她的性格,您不是不知道,只要她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她的主意,妈妈,萧眉既然已经和欧阳在一起,他们又有了孩子,您又何必再继续逼迫她嫁给楚浩南?现在,爸爸对仕途的念头,已经淡漠了,爸爸已经深深地后悔,过去那样对待萧眉,如果您再逼她,萧眉肯定会和您真正断绝母女关系的。”

    萧秋鹏暗暗地替萧眉高兴,自己的妹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了。但愿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不要辜负妹妹对他的一片痴情。

    魏海娟的脸色,被萧眉气的蜡黄,眼泪也下来了,哆哆嗦嗦的道:“秋鹏,你说,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爸爸和你?你爸爸如果不能更进一步,他的仕途,就到此为止了,只要你爸爸退下来,你还能指望谁?你现在羽翼未满,如果没有你爸爸在后面支持,你想升迁,想也别想。”

    萧秋鹏连忙给母亲擦干眼泪,扶着母亲坐进了轿车,轻声道:“妈妈,你就别再为这件事操心了,您的儿子是很优秀的,就是爸爸退下来,我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打出一片新的天地的。”

    魏海娟看了一眼萧秋鹏,叹了一口气道:“秋鹏,中国的官场,并不是凭借你的能力大小来提升你的位置的,所有各派系的势力,都以自己的利益为前提,你的能力再大,不是他们派系的,人家根本不提你,你爸爸如果退下来,你的前途不妙呀,奥,对了,钱副部长有位千金,叫钱婷婷,据说还没有对象,我想托人给你介绍一下,怎么样?”

    萧秋鹏一听,差点晕了过去。

    钱婷婷那个女人,萧秋鹏早就见过,人长得又矮又胖,身高一米五,体重竟然达到200多斤,满脸的雀斑,一口大龅牙,就是打死自己,自己也不会娶她的。

    “妈妈,你儿子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得了,今天咱们回去吧,我明天还开会。”

    奥迪车慢慢的启动。

    欧阳志远开着车,慢慢的行驶在龙海的大街上。

    萧眉哆嗦着手,掏出一颗香烟,哆嗦着手,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欧阳志远拿过打火机,给萧眉点卓香烟。萧眉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让烟雾在肺里慢慢的循环,然后徐徐的吐了出去。

    欧阳慢慢的把车停在路旁,看着萧眉的情绪稳定下来,伸手把萧眉的烟拿过来,扔到窗外,看着萧眉道:“吸烟对胎儿的健康有害。”

    萧眉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眼泪下来了,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呜呜的抽泣起来。

    “呜呜,死欧阳、坏欧阳、小坏蛋,现在还笑话人家,我不这样说,妈妈能放过咱们吗?妈妈这次来,肯定是楚浩南叫来的,呜呜……想不到,她竟然暗害林志远,呜呜呜”

    欧阳志远搂住萧眉,眼里的寒意越来越浓烈起来。

    楚浩南,我不问你的后台有多硬,以后只要你再惹萧眉和我,老子一定要让你不留痕迹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萧眉哭了好一会,终于抬起头来。欧阳志远给萧眉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别再哭了,在哭就成了小花猫了。”

    萧眉静静地看着欧阳,轻声道:“欧阳,你不想知道我的过去吗?你怎么不问我?”

    欧阳志远盯着萧眉,伸手握住萧眉的手,轻声道:“眉儿,你听好了,我不问你的任何过去,我更不在乎你什么家事,我爱的是现在的眉儿,就像你说的,你是一个乞丐,我欧阳志远照旧爱你,照旧娶你。”

    “呜呜,欧阳,我也一样,呜呜,你就是乞丐,我萧眉这辈子,跟定你了,欧阳,呜呜。”

    萧眉再次扑进欧阳的怀里。

    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

    “眉儿,苦了你了。”

    “欧阳,上天让我遇到了你,眉儿以后再也不苦了。”

    漆黑的浓云渐渐散去,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整个天空变得异常璀璨。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静静的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欧阳递过来纸巾,笑呵呵的道:“眉儿,我就这一件喝茶的衣服,你的鼻涕眼泪,都粘满了,我怎么出门呀。”

    萧眉一听,连忙抬起头来,看着欧阳身上,被自己哭的一塌糊涂的西装,禁不住笑出声来。

    欧阳志远看着又哭又笑的眉儿,笑嘻嘻的道:“呵呵,眉儿,我倒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你给我生个儿子。”

    “呸,谁给你生儿子。”

    萧眉的脸色,如同红透了的大苹果。

    欧阳志远把车子拐个弯,开向文化街。

    “欧阳,你这是到哪儿去?”

    萧眉看着窗外的马路。

    “眉儿,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刚才看到,远处有楚浩南的车子,我怕他对你不利,你跟我回家吧,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行吗?”

    欧阳说着话,伸手用力握着萧眉的手,两眼深情的看着萧眉。

    家?自己还有家吗?欧阳的话,让萧眉很是感动。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这句话,让萧眉破碎的心里充满着暖意。

    今天,欧阳志远在母亲面前说得那些话,已经永远的印在自己的心里。

    萧眉感受着欧阳志远大手里传来的温暖热力,看着他深情的目光,点点头,轻声道:“谢谢欧阳,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欧阳志远轻轻的拍了拍萧眉精致的脸颊,心里也是一片温暖。

    欧阳即使是一个乞丐,我也要嫁给他。

    萧眉的话,同样感动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到现在还不清楚萧眉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但他从萧眉母亲的强大气势看出来,萧眉的家事,绝不是一个平民的家庭。

    自己爱萧眉,是爱她的个人,这与萧眉的家庭无关,自己只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工作吃饭,可以轻松养活萧眉的。

    自己参与的药业集团,已经开始分红,自己的一个药方的价值,就可以带来极其丰厚的利润。

    现在,欧阳已经整理好几个药方,样品自己已经配制出来了,他准备把药方给自己参与的药业集团,当然,核心机密的药方,关键的几味药,自己还不能放手。

    “欧阳,我要给叔叔、阿姨带什么礼物?”

    萧眉看着欧阳道。

    “呵呵,眉儿,你婆婆公公喜欢喝茶,咱就买二斤龙井吧。”

    欧阳志远调皮的眨着眼道。

    “呵呵,小坏蛋,你先别说得那么近乎,什么婆婆公公呀,本小姐还没有答应嫁给你!”

    萧眉娇嗔的看着欧阳志远,心里甜丝丝的,刚才的忧伤,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什么这么近乎呀,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怎么不能叫我妈婆婆公公?”

    欧阳坏笑道。

    “小坏蛋,谁怀了你的孩子呀?再说,看我不掐死你。”

    萧眉满脸透红,娇羞之极,伸出龙爪手,狠狠的掐向欧阳腰间的软肉。

    “救命呀,谋杀亲夫了?”

    欧阳志远夸张的大声叫着。

    “哼,我看你以后还乱说吧,咯咯咯!”

    一串开心的笑声,在萧眉嘴里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