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重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四章真软呀

    “耿局,您好,我叫欧阳志远,傅山县医院的外科医生。”

    欧阳志远神情自若的伸出手,风轻云淡,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和耿剑锋的手握在了一起。

    耿剑锋看到欧阳志远的神情,在和自己握手的时候,没有一丝的不安紧张,神情自若,脸上还露出淡淡的笑意,心里不由得一愣。

    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神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和献媚,这人不简单呀,背景肯定很深。

    欧阳志远第一次领教了权力的重要性,一种强烈的渴望,在心头慢慢的升起。

    本来极其嚣张阴毒的孙耀武,要借助派出所所长吴常山的权势,来打压自己,但何伯伯的一个电话,就把县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耿剑锋叫来。

    本来要狠狠修理自己的吴常山,见到耿剑锋,就如同耗子见到猫一般,冷汗直流,没有丝毫的反抗。

    这就是权势,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权势。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做到耿剑锋那样威风一回?能够为民除害,还人以公道?

    这次权力的交锋,改变了欧阳志远的一生。

    耿剑锋离开后,欧阳志远握住老爷子的手,微笑着道:“何伯伯,最近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笑道:“志远,上次多亏了你呀,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早已去见马克思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何伯伯,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我再给你开个方子,您调理一下,我保证你的心肌哽塞,不再犯了。”

    “好呀,志远,正巧,你张阿姨感冒了,你去给看看,上午,到家里吃饭。”

    老爷子发出了邀请。

    “什么?张阿姨病了?何伯伯,现在就走吧。”

    欧阳志远一听张阿姨病了,内心很是着急,急忙跟着何老爷子,走出古玩市场。

    欧阳志远是在一个月之前,认识老爷子的。

    那是一个周末,古玩市场人很多,欧阳志远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个碧玺帽正后,刚刚站起身来,一个人影猛然撞了过来。

    欧阳下意识的右手向前一推,自己的手掌正推到一个温热柔软的人。这下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坏了,不会这么巧吧?怎么会推到对方这个要命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学的是心胸专业,对女人的胸部的结构,极其的熟悉,就在自己的手刚一和对方的接触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大的硬点,被欧阳志远感觉到。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胸部有病灶!

    医生碰到这种情况,欧阳的手指自然的反应,就是用手指按了一下那个极小的硬块。

    “流氓!”

    一声冷哼在欧阳的耳边传来,同时一只手掌快如闪电一般的煽来。

    欧阳志远一个闪身躲过,连忙收回手,抬头一看,一个长的英气逼人、干净利索的漂亮少女,正用一双喷火的眼睛,鄙视的看着自己。

    小丫头长的极其漂亮,一身火红的名牌运动装,把身材衬托的更加挺拔修长健美,饱满坚挺的胸脯,由于恼怒气愤,猛烈的起伏着,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好像火山爆发一般,仿佛要吃了欧阳志远。

    今天是周末,何文婕陪同自己的爷爷,早早就来到古玩市场淘宝,自己刚刚接了一个同事的电话后,爷爷已经走到了前面。

    何老爷子在退休前,就喜欢收藏古玩,现在退下来了,更有时间了,每个周末,都会早早的来到古玩市场淘宝。

    何文婕担心自己爷爷的身体,每个星期的周末,何文婕都要陪着爷爷来淘宝。

    当她打完电话后,发现爷爷不见了,心里很是着急,爷爷前一阵子,由于中风,住过一次医院,古玩市场人多,何文婕害怕爷爷被挤着,连忙收起电话,去找爷爷。但由于走的太急,一下子撞到欧阳志远的身上,却想不到被对方摸了一下。

    对方不止摸了一下,而且还捏了一下,这让何文婕极其的羞恼。

    自己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敢摸,这个流氓竟然敢暗暗地下手,真是找死,今天一定饶不了这个坏蛋。

    但自己快如闪电的一掌,竟然被对方轻松躲过,这让何文婕心里暗暗的吃惊,这小子会武功。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一脸无辜的苦笑着道:“小姐,是你撞到我身上的,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哼,不是故意的?那你的手指捏了我一下,那也不是故意的?”

    何文婕平时最恨的就是流氓,想不到,今天自己竟然被人家吃了豆腐。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个小白脸偷摸人家姑娘的胸脯。刹那间,无数的鄙视眼光,如同刀子一般,刺向欧阳志远。

    真大呀!人群中,几个目光猥琐的男人,看着何文婕饱满的身材,禁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心里在佩服这小子的胆真大。

    呵呵,看不出来,这个小白脸还真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摸人家姑娘,内心这么的肮脏,这不是欠扁吗?

    长的不错,怎么不学好呢?两个老太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欧阳,一脸的可惜。

    欧阳志远顿时尴尬至极,刚想辩解,人群中,几块白菜帮子、破酒瓶、破鞋底,还有几个臭鸡蛋,如同雨点一般飞向欧阳。

    欧阳志远一看不好,自己犯了众怒了,他大爷的,老子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是医生,你那里有肿块,我是抱着救死扶伤的纯洁思想和革命人道主义捏了那一下,又不是故意吃你的豆腐。

    欧阳志远躲闪着这些臭鸡蛋,身形一闪,消失在人群之中。何文婕想追,但担心自己的爷爷,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消失的方向,连忙去找爷爷。

    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狼狈,他大爷的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自己纯洁的人道主义思想,竟然遭到那些老太太小媳妇们的攻击侮辱,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逛了几家古玩店后,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一看手表,十点多了,连忙回家。

    当他刚走到古玩市场的西头,冤家路窄。一眼看到刚才和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个漂亮的少女,正和一位老人,蹲在那里,在看一个古朴的笔筒。

    那位老人身穿白色唐装,皓眉须发、红光满面,一脸的正气。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黄花梨的笔筒是真的,标准的明代老东西,样式古朴典雅,包浆极厚,颜色紫黑,随着老人手的晃动,层层南海黄花梨独有的那种油润的黄色荧光,不断的闪烁。

    老人明显的也认出来,这是一件很难得的珍品。

    老人看着这个黄花梨的笔筒,轻声道:“请问,这个笔筒多少钱?”

    这个笔筒是摊主在乡下收的,当时,人家当筷笼子使用,里面放了竹筷子。

    “呵呵,你老是行家,这个筷笼子是件老东西,可是我花了一千块,在乡下收的,老人家,你要想要的话,加200,给个茶钱,这个笔筒,就是你的了。”

    这个摊主很年轻,显然刚进入这行不久,他并不知道,这个筷笼子,是明代的笔筒,要价太低了。

    老人微微笑道:“呵呵,好的,文婕,给钱。”

    何文婕知道,自己的爷爷对古董很有研究,看到爷爷很高兴的样子,她知道,爷爷肯定买到了好东西。

    老爷子知道,今天自己捡漏了,很是高兴,拿着笔筒站起身来。

    这下坏了,老爷子蹲在那里已经很长时间了,这猛一站起身来,只觉到眼前一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爷爷!”

    何文婕一声惊叫,一把扶住倒在地上的爷爷。

    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不好,一步冲了过来,抓起了老爷子的脉门。

    但由于何文婕的慌乱,一下子又碰到李建的胳膊上。

    何文婕一看,又是那个碰了自己的流氓,这个家伙竟然在这里,再次碰到自己,真是找死呀。

    何文婕一掌闪电一般的煽向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