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11 迷雾重重
    上官娜娜开口:“我倒觉得顾忘哥敌视凌辰的态度绝不是最近几件事才形成的。”

    “你想啊,他那么理智的一个人,怎么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一棍子打死自己最爱的人呢,往往人们的精神被击溃通常都是遇到了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山猫喃喃重复着:“也许老大对凌辰的芥蒂,很久之前就埋下了,这一次,我没有找到关于证明赵以诺和凌辰两个人清白的证据,老大才会完全失控。”

    上官娜娜冲他扬起大拇指:“不错,孺子可教也。”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重归于好呢?”山猫给她捏肩的力度重了重。

    “傻啊,最麻烦的办法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找到能证明以诺姐和那个人之间是清白的证据了。”上官娜娜停了停,转过头有些哀伤地看着山猫:“只是证据……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

    欧诺设计公司。

    赵以诺正拿着两张不同款式的衣服部件仔细比对着,提着一支铅笔在图纸上涂了几笔。她画得出神,一边的手机响了好几声才想到赶快接电话。

    “喂?哪位?晴空疗养院?对我是顾宸皓的妈妈,有什么事儿您……”赵以诺手上的铅笔仍然刷刷刷在纸上涂画着:“什么?孩子最近有点儿拉肚子?那行,我马上就过来,顺路给孩子带点儿药。好,麻烦您了。”

    赵以诺把手机置在一边,低下头继续完善着图纸的每个地方。

    她忘了过了多久,等到再次拿起两张图纸比对终于满意的点点头的时候她才猛地一拍脑袋,对了,得赶快赶到晴空疗养院去。

    赵以诺横冲直撞地去了临近的一家药店,挑了最好的益生菌调理药物匆匆往疗养院赶。

    烈日照的她的眼前一阵阵发黑,她摇摇头,拼命把眼睛的一片片阴影甩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扶着疗养院的大门框。

    身穿粉色连衣裙的疗养院女老师扬着声音,对着赵以诺就是一通责备:“你就是顾宸皓的妈妈?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对……对不起,我手上实在是有事情没有解决好……”

    女老师更是气急:“你们这些生意人,能不能就先把手上的事情给放一放,钱钱钱,怎么脑子里尽是钱呢,孩子重要还是钱重要啊!”见赵以诺不话了,女老师声音缓了些:“别总以为把孩子送疗养院就万事大吉了,这次要不是孩子爸爸来的早,也不知道孩子还得拉到什么时候……”

    赵以诺抬头一看,一眼就看见那个里面倚着卧室门的高大身影。他依然穿着工作装,显然也是放下手上的工作就从公司赶过来了。

    “如果她们没有同时给我打来了电话,你是不是打算让病着的宸皓等你到现在啊?”顾忘根本没有给她好脸色,上来就是不客气的质问。

    赵以诺道:“我来晚了是我不对,我跟宸皓道歉。”她额头上开始出现层层细汗,眼前一阵阵的黑。

    “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所谓梦想,所谓你想做的,这一切在你心里都是能建立在宸皓之上的吗?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当初你根本就没有必要把他生下来。”顾忘站直了身子:“既然我们选择做父母,万事必须要以他为先,你这样的态度,只会让我觉得你不配做宸皓的母亲。”

    赵以诺咬着牙回他:“顾忘,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要吵架吗,我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话音刚落,身体就不听使唤地往下坠,头越来越疼,眼睛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头顶的太阳发出的刺眼的光芒,还有一个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影子。

    “以诺!!”

    这是她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像很久之前篮球场上他冲过来帮她挡住一只飞过来即将要贴上她脑袋的篮球时一样,迫切紧张。

    顾忘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赵以诺,你不过我就要以这样的方式折磨我吗?你真卑鄙。他冲过去用力把她搂入怀中,他的力道很重,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髓之中。

    “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别睡过去!”顾忘看着嘴唇泛白,额头上全是汗的她,她的刘海被细汗浸湿,没有规则的贴在她的脑袋上。从什么时候起,每次她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成了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顾忘一把将她抱起,心翼翼把她放到副驾驶座位上,踩着油门就是直冲医院。他的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紧紧握着她的左手。

    他牵着这只手,在洁白的殿堂上要和她白头到老,不离不弃,自从两个人误会产生之后,每次见面都免不了一场大吵,他承认,工作的烦心事加上她和凌辰两个人不清不楚的关系是让他更加焦躁了,但仔细想想他也没有给过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以诺,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你醒以后,我一定听你好好,我保证我不生气,也不和你吵架了,我不怪你了,我们好好的。”

    赵以诺皱着的眉松了松,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顾忘的话,她只觉得自己在一个空白的隧道里,这隧道很长很长,无论她怎么努力,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尽头,她周围都是迷雾,她拼命伸手想要拨开这些迷雾,却总是越折腾雾越浓,渐渐的,连眼前的路都看不清了。

    恍惚间,她觉得有人牵住了她的手,那只手像力量的源泉,源源不断给她虚弱的身体带来温暖,她想用力回应对方,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力,她能感觉到那只牵着自己的手越来越远,可没有一点儿办法将它挽留,她又只剩了她一个人。可怜又无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闪婚蜜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