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10 流露
    “疼吗?我轻点,忍一下就好,处理不当的话弄不好会感染的。”

    凌辰将白色的药粉均匀的洒在伤口上,又扯下一段纱布,细细将伤口裹好。

    他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她,赵以诺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许多年前,当她跌倒在篮球场上,着急的背着她飞奔去医务室的是顾忘,为她上药的也是顾忘,她一向讨厌狗血的言情句子,可现在却不得不信了那句‘我最爱的人伤我最深’。

    “我也帮你把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好不好?”赵以诺唯唯诺诺的开口,凌辰本来还想拒绝,但赵以诺抢先道:“就当我是在谢谢你,不然,我会觉得我欠你很多很多……”

    凌辰还是直视着她的眼睛,那幽深如潭水般的星眸像是透过了她的身体,触及到了她的灵魂。

    当赵以诺的手附到凌辰脸上的时候,他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挠,其实他一直忍着受着。

    顾忘打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四分五裂开来了,可当她坐在他身边,细心帮他处理淤青的时候,凌辰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赵以诺呼出的气息洋洋洒洒在凌辰的脖颈上,那灼热的气息瞬间就点燃了凌辰那颗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装作宁静的心。

    他伸手握住了赵以诺纤细的手腕,他的拇指按在她的掌心,有来自她掌心的温度不断传递到他身上,他沉醉于这种温度,贪恋她的气息,他渴盼看见她眼瞳中他的倒映。

    赵以诺粉色的嘴唇微张,像两片薄薄的樱花瓣,她的脸颊若有若无地染上一抹嫣红,她真像一个无比精致的芭比娃娃,而他,就像隔着玻璃远远欣赏的孩童。

    这世界那么大,我却只想得到你。

    凌辰的手环上她雪白的脖颈,当更多的属于凌辰的陌生气息扑面而来时,赵以诺猛地反应过来,挣脱了他的手,唰地一下站起身来。

    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她赵以诺还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还清楚的知道该怎么面对面前的人。

    她提了带来了医疗箱就往外走,她的心脏何尝不是跳得很快,她在脑海中反复挣扎,但理性最终战胜了感性。

    赵以诺告诉自己,你要清醒一点,理智一些……

    一个手捧大捆鲜花的姑娘沿街叫卖,约莫十七**的样子,模样清纯秀丽,她束着简单的麻花辫,美好的像上个世纪的女学生,浅笑嫣然,纤弱的手臂伸到赵以诺面前。

    “姐姐,你要买一支鲜花吗?”

    赵以诺看了她一眼,她接过那支玫瑰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那女孩。

    “我买了花,却不知道应该送给谁。”这样想着,她也不留心的了出来。

    “当然是送给你爱的人了。”女孩随口应答了一句,却像一块干净的布,将她心里的那扇窗擦得透亮。

    从头到尾,她爱的始终都只有那一个人罢了。

    无论他再怎样误会她,伤害她,他都是她深爱到骨子里的人,也正是因为太爱,才会因为对方的不信任不理解而痛彻心扉。

    赵以诺冲她笑了笑:“谢谢。”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热情的绽放,点燃了每个人的心。

    凌辰靠着椅子背,仰头看着天花板。

    他双眼紧闭,纤长的睫毛薄若蝉翼,他的脑海中反复浮现的都是她的样子,耳边回荡的都是她的声音。

    三轻两重的敲门声从门口传过来,凌辰将椅子背过去,他揉了揉太阳穴:“进。”

    “哟,你这是干嘛呢?怎么着,计划实行的不成功?”来人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陷在一旁的皮质沙发。

    凌辰背对着他,声音中满含疲倦:“成了又怎样,她还是放不下那个顾忘的。”

    男人点燃一支烟,眯了眯眼,一脸享受的样子:“对了,我听那姓顾的把你给揍了,要不要兄弟找人替你报个仇?”

    凌辰转过身来:“不用,起顾忘,我倒是要谢谢他那天招呼了我几拳。”

    “凌辰,你被他打傻了?还谢他,兄弟我要是你,管他是谁,给他一刀再!”

    凌辰皱着眉:“沈珏,做事要经过头脑,任何事情都是双面的,会给你带来坏的,也会给你带来你意想不到的。”

    沈珏又深吸了一口烟:“随你了,看他俩感情也不怎么样吗?还不是被我随意弄了两下就搞成这个样子了,还什么真爱至上,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你以后别跑到我这儿来抽烟,把烟灭了。”凌辰无比嫌弃的用手挥了挥空气中的蓝烟。

    沈珏扯着不怀好意的笑:“哟,现在这回了国就是不一样了,见着那女人也不一样了,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你可不这样。”

    凌辰随手抄起一本文件开始翻看起来:“行了,你没事儿就出去,我要开始做研究了。”

    “哎哎哎,有有有,当然有了,你以为我来这找你聊白天来了?”沈珏连连应声:“我身上没多少钱了,资金空缺,您可尽快补上。”

    “我知道了,你快出去吧,我要……”

    沈珏打断道:“做研究?在我面前就不要装啦,做什么研究啊……”

    凌辰一记白眼飞了过来,沈珏双手抱拳:“得了,我走了,咱们这革命尚未成功,凌辰仍需努力!”

    上官娜娜跪坐在床上给山猫揉肩:“你宸皓这孩子也真可怜,周岁生日都没过呢,这顾忘哥和以诺姐就吵得这么不可开交的。”

    “都怪我不好,如果我们早一点跟老大把事情了,或许他就不会那么敌视凌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闪婚蜜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