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09 交锋
    “等一下!”赵以诺清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这样在医院打完人就走,究竟是把医院当成了摔跤场,还是把别人当成了受气包?现在你转身就要走,也显得太不负责任了吧。”

    顾忘心中一阵冷笑,“赵以诺啊赵以诺,究竟是谁惹出来的问题你自己心里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你不去先反思自己,现在却反而过来一味的指责我。”

    赵以诺厉声道:“不管是谁的问题,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破坏医院的秩序也是你错,你所谓的理论,不过是你一个人为自己开脱的谬论!”

    顾恒夫妇倒是先上来劝和的人。

    “好了好了,多大的两个人了,在医院里闹也不嫌丢人,就算你们不想着自己,也多为孩子考虑考虑行不行啊……”

    “你们的孩子需要静养,不如先留在医院里吧,安排两个人过来看着孩子就可以了。”一旁的医生也帮忙搭腔。

    顾恒无奈地摇头:“你们俩还怎么好意思为人父母,连自己的心智都不成熟,将来还谈什么养孩子。”

    他伸手搂住了一旁哭泣的妻子,“顾忘你先给我回去,等你什么时候情绪稳定了,不再乱发脾气了再过来!”

    “还有以诺你也是,先把身边事情处理好,再过来照顾宸皓。”

    高级病房里,宸皓盖着松软的被子,在的病床里甜甜的睡着,床头上摆着一只的玫瑰花,周围弥漫着玫瑰绽放时特有的清香,赵以诺刚刚走进病房,看到了这幅温馨的画面。

    可爱的孩子,就是她的天使,是她今生最好的幸福,她愿意付出一切保护天使的幸福,给他想要的生活。而刚才经过的一切,令她怀疑她的幸福是否真的能够长久,她的爱情是否还能坚持?

    孩子并无大碍,休息几天便能够回到以前的状态。

    凌辰坐在床边,他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尽管他的脸上挂了伤,但仍然不输他往日的风采。

    他将孩子的手握在手中,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分明,看起来优雅而不纤细,孩子的巧白嫩的手和凌辰的大手贴在一起现在十分温暖,若是不明真相的人此刻闯了进来,或许会以为他即是孩子的父亲。

    “最近我们医院在城东新建了一个儿童疗养院,各种设施都很齐全,如果能够合上你的眼,可以把宝宝安置到那里,有专人照顾也方便一点,这样你在学校的课业,还有在欧诺的工作都可以正常进行。”

    赵以诺还是十分犹豫:“如果把孩子交给我公公婆婆来带的话,不是也可以吗?某种程度上,孩子是他们家的,由他们来带,将来也会跟他们亲一点。”

    凌辰叹了口气:“以诺,你还是那么单纯,你以为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过后,你以后想见到孩子会是件容易的事情吗?”

    赵以诺默认了这样的法,很快她就去了一趟顾恒家,很坦白的,自己与顾忘之间的关系日益俱下,在他们和好之前,希望能和两位老人合理谈判,双方都往后退一步。

    她赵以诺承诺不再随意带着宸皓出走,但她作为孩子母亲,他们也要尊重她的意愿将宸皓送到儿童疗养院,有专人负责管理教育。

    “我知道从今往后,如果宸皓再住在您老这里,我日后相见孩子就难于登天了,所以我提出这个建议,不但有利于宸皓的教育培养,退一万来讲,为了我自己能够随时随地都能见到我的孩子。”

    赵以诺在顾恒夫妇面前的很是有理,让他们也不得不同意了这个看上去对孩子有些残忍的建议。

    晴空疗养院。

    一个清秀白皙的粉团儿趴在松软如云朵的被子中,他伸展着四肢,像一只刚出生的猫科动物,晶亮亮的眼睛像一汪干净的泉水。

    温柔的风划过窗沿,被风铃声所缠绕。

    卡。

    屋门轻轻打开,西装革履的男子推门而入,风卷着铃声清脆的叮咚迎接他的到来,宛如清风合着这风铃在空中歌唱。

    他坐在那粉团儿的身旁,看着他挥舞着手咿咿呀呀叫个不听,他的心像是被一团粉色的棉花糖给黏了黏。

    他双手插在孩子的腋下,眉目之间满是欢喜,孩见他在笑,自己也跟着笑起来,被他举起来后像是更加享受这样的感觉,肉肉的腿在空中胡乱晃悠。

    “宸皓,叫爸爸,叫爸爸好吗?”

    “咚咚。”

    “请进。”

    “以诺?你怎么来了?”

    赵以诺手上拿着一个医用工具箱,满怀歉意地开口:“上次在医院那个事儿,我替顾忘给你道个歉,希望你不要介怀。”

    “以诺你这是的哪儿的话,顾忘是顾忘,你是你,你不必替他道歉,实话,我完全理解顾忘的心情,他的冲动我可以不在意,所以也不会生他的气。”

    赵以诺走进来的身影一瘸一拐,让凌辰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才发现她今天穿了一双棉拖鞋,脚背上缠了厚厚的纱布。

    “你脚怎么了?”凌辰从椅子上站起来。

    “没什么事的,只是昨天送宸皓来医院的时候,路上不心把鞋子给弄丢了,然后……就不心给磨破了。”赵以诺道。

    凌辰的表情更加紧张:“什么,只是简单的缠了一下吗?”

    他过来扶住赵以诺,把她托到门口的沙发上,把她的裤脚卷起就要查看她的伤势,赵以诺觉得不妥,下意识的动弹了一下。

    “我又不是第一次帮你治疗。”凌辰并没有理会她的反抗,反而从她手里接过医用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闪婚蜜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